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刺激的虎狼之词这段水域是黑

刺激的虎狼之词这段水域是黑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1:59:45

这段水域是黑河最宽最深的部分,水下果真有三个偏神位形成的结界。
从上面泛着血气光芒来看,这些家伙对自己吞噬生灵精血元力的事实连一点隐藏掩饰都没有。
这也跟村民们“心甘情愿”为他们献上“新娘”有关,既然是用生人祭祀而形成的偏神位,里面供奉的自然就是邪神了,人家也用不着去掩饰自己吞噬生人的本质。
已经有过很多次与精怪打交道经验的枔靖,此时已经完全放开了手脚。
根本用不着跟这些家伙虚伪客套,虚伪客套的前提是对方至少还有一点点可以争取的余地。
眼前这几个水怪么?大可不必了。
枔靖身周悬浮着六瓣符文神盾,冲上去就一通元能箭伺候。
能量结界顿时摇晃不稳,而在里面的水怪也顿时被惊动了。
且说这三个水怪在没有祭祀以及偶尔出去打翻船只吞噬过往旅客的闲暇,都窝在里面睡觉。
这次也是,他们本来正睡的好好的呢,毕竟这个时节不会祭祀时间,河面上也没有船经过,不睡觉干什么。
却没想到一缕若有若无的魂力牵引穿透结界,直接落到他们身上。
正要发怒,一看,哟,原来是这些渺小的人类竟然主动给他们祭祀?
在这丝牵引的魂力中,还有他们在人间代理者传给他们的一些祷告,什么给他们送来新娘子,让他们笑纳,保佑他们长命……诸如此类的。
对于这些代理者祈求的那些什么保佑之类的,他们完全不屑,管的你那么多,把供品送来就行,不然就兴风作浪!
呵,要说这些人类就是贱骨头呢,瞧,每年他们给这几个村子发一下大水,打翻一些船只,这些凡人连p都不敢放一个,反而对方他们磕头作揖虔诚敬奉,自个儿就送上三牲祭祀,还有他们最喜欢最美味的人牲。
这次不是送一个人牲,而是六个,足足六个呢!
看在这些凡人如此懂事的份上,他们便暂且按捺下心中怒火,原谅被打扰的罪过。
他们三个水怪已经在内部分配这六个人牲了:到时候每个都能分到两个……大大地饱餐一顿!
所以在枔靖前来砸场子前,三个水怪都呆在自己的偏神位结界里,眼巴巴地望着上方的祭祀台——看着那几个跳来跳去家伙就烦,丫的,本神早已经在你魂魄上留下印记,早已经和你联系上了,还跳个p啊,虚伪。倒是赶快把准备好的人牲给献上来啊……
罢了,这是他们人类的事,他们设置在村子里的代理者想通过这种方式蒙蔽那些愚昧又低贱的村民,那就随他们去吧。
反正他们已经看到那些给他们准备好人牲了,虽然在他们的眼光看来这些据说是他们精挑细选出来的女子,身上的精元倒是很足,但是也太瘦了,精气血气肯定没有那些肥肥大大的多……罢了,看在这次数量足够的份上,他们大度地原谅那些凡人了。
……嘭,嘭嘭——
剧烈结界震颤让内部的偏神位也开始不稳,三个水怪被震动的在里面东倒西歪。
丫的,究竟谁这么没长眼,没看见他们正等着被投喂的吗?难道是什么超级大船撞倒了他们老巢……哼,看他们不掀翻了丫的!
然而当他们回过神时,首先便感觉到结界外传来强烈气场震撼,就是那种强烈的能量和等级威压。
刚一回头,就看到身披炙亮神光,撑着金色符文神盾的家伙,一上来就照着他们的神位结界攻击。
三水怪顿时就有些慌了,虽然只一个照面,但看人家那一身的行头,一看就不是普通货啊,绝不是他们这种小水怪能招惹的?
不,他们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么厉害的人物?他们压根儿就去招惹啊。
而他们这些小水怪也就从今年水灾后,那黑龙大人被击杀后,他们才逐渐冒出了头。
哪里见过这等高级的神祗?
他们好歹也是这里的地头水怪,别人都打上门了,而且连一点规矩和尊重都没有,于是纷纷操起钢刀铁叉长戟等武器对准了枔靖。
一个长着巨大嘴巴,两侧嘴角留着两根长长胡须的鱼头人身的水怪将手中的长戟往枔靖方向对着,色厉内荏地叫嚷着:“喂,你究竟是哪里来的小妖,竟敢到黑河三英闹事,还不速速报上名来!”
呵,还哪里来的小妖?干的就是你们这些小妖!
随着他的叫嚷,长长的胡须随着荡漾,身体却下意识往后趔趄。
左右两侧分别是一个螃蟹精和一蚌壳精。
螃蟹精身体基本上有了人的样子,只是两只手臂仍旧是巨大的鳌钳,一手夹着一柄钢刀,另一个钳子夹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
那蚌精看起来最像人,白白嫩嫩一书生的模样,只是背后背着一个比他身体还要大的蚌壳,蚌壳半张着,几乎将他半个身体都包裹了进去。
蚌精手里拿着一柄生锈的钢叉,看样子好像是农具改装而来。
他们此刻都躲在结界里,叫嚷着以助声势,但都下意识往别人身后躲。
枔靖在甩出元能箭的间隙抽空扫了一眼这些家伙:跟自己一样,遇到比自己强的秒怂。只有缩在自己结界里的份。
不过这些家伙就算是认怂就算是缩在结界里也于事无补了,因为她这次势必要将这些伪神邪神鱼肉生灵的精怪铲除掉。
披着肃清吏治的名义,抱着庇护百姓的正义使命,她现在是理直气壮正义凛然……看着这些家伙简直就是一块块肥肉,错,是能量,是功德。
已经快要到手的功德,哪里跑?!
啪啦——
一声细微的类似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面前重叠在一起的三层结界应声而碎。
三个精怪见自己不管好说歹说,对方根本就不搭腔,就明白这次是遇上硬茬子,是来收他们命的。
于是在结界碎裂档口,三个家伙分别朝不同方向逃遁。
咻,一根绳子悄无声息地追上那黑鱼怪,一眨眼便将其捆成了一个长条的粽子。一大把困灵符很快缠上那蚌精,蚌精的防御最高,而螃蟹精逃跑一流,所以枔靖三两下困住另两个,然后专心对付这个螃蟹精。
几次元能箭后,螃蟹精变回原形,乖乖,这体型比磨盘还要大两圈……
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前世吃的大闸蟹:啧啧,这么大个,想必里面的蟹黄很多很好吃吧。
可惜啊,她现在还不能吃物质的食物,只能吃信徒供奉的。想来信徒也不会供奉这么大一只螃蟹。
虽说现在吃喝完全不愁,但是枔靖好像又开始有点怀念可以正儿八经吃实实在在物质食物的感觉了。
唉,你说这人怎么就这么难满足呢。
螃蟹精的攻击也很是厉害,巨鳌的攻击力跟她那个被黑蛇精毁掉的骷髅头有得一拼,将她的防御盾上能量消耗近三分之一!
枔靖却是丝毫不在乎,甚至还眼睛发亮——终于找到一个连神盾术的机会了啊,只要不是一下子就将防御盾毁掉她就不怵。
当然,就算是能量罩一个照面就被击破她也虚,她现在对神盾术的召唤速度绝对比对方破坏速度更快…
螃蟹精高高举起自己的两个大鳌,左一下右一下朝枔靖夹去,可是他发现这家伙好像有些不怎么对劲,竟然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完全不惧他的攻击,反而一步一步直杠杠地朝他逼进。
他每用巨鳌夹对方一下,对方就在他身上打出两三只能量箭了…
这简直就是互相伤害似得打发啊,他发现自己夹了对方那么多下,人家好像连一个咒语都没念,连手指头都没挥动一下,身上的能量罩立马恢复最佳状态。而他自己的甲壳却出现了裂痕。
不,不能跟这家伙你一下我一下地打了……他开始逃,可是对方就像黏在他身上的狗皮膏药,就是甩不掉。
他用钳子夹对方两下,对方就打他三下,他不用钳子夹,人家还是追着他打……
螃蟹精真的致郁了,以前是他扬着大大的钳子追着那些船只猛夹,看着那些低贱凡人在船上恐惧痛苦哀嚎就特别爽,甚至还来来回回地戏耍把他们戏耍了才吃掉,别提多过瘾了。
可现在,他被对方追着打,而且看对方那悠哉悠哉的样子还没有完全把真正实力拿出来。
他是真的绝望了,求求你不要再跟着我打了,我的壳都破了,破了,蟹黄都要流出来了……
且说枔靖发现这家伙的攻击对自己完全造不成威胁,但看在对方攻击两三下她就召唤一次神盾术的份上,多多少少还能积累一点法术经验值,正好用来积累熟练度。
哪知这家伙也太脆皮了,没练两下手竟然就碎了?
咔嚓,噗哧——
哦豁,这下子没得练了。
枔靖看着自己的元能箭彻底将螃蟹精击穿,壳里面的黄黄白白的东西飘散在水中,蟹足徒劳地挣扎几下便失去了生机,一缕魂魄飘了出来。
不仅没得练,这蟹黄也没得吃了。
枔靖一边用聚灵瓶将这魂魄收了起来,一边淡淡地表示遗憾……她的神盾术的经验还差不到一千点就能升级了,升级后最低的防御就是三万!
为了这个目标她要更加努力——然后朝着白嫩嫩的蚌精飞掠而去。
蚌精刚刚挣开那些困灵符,可是他逃的太慢,如果变回本体的话,就只剩两团软乎乎的白肉在地上蠕动,更慢。
蚌精刚才可是眼睁睁看着这个家伙完全不惧蟹二哥的巨鳌攻击,换做他的话,身上的蚌壳倒是还可以夹一下人,但那只是对普通凡人有用,一夹就夹死了,或者是那些祭祀给他们的人牲,干脆用蚌壳往自己身体里一包,然后再慢慢享用。
可是面前这个家伙他是万万不敢去夹得,对方可以毫不停歇释放的能量箭的法术,连蟹壳都能击破。若是自己再敞开白嫩嫩的身子给对方,岂不是把自己亮给对方打吗?
逃也逃不掉,打也打不过,关键是他还不能去攻击对方……
蚌精身上顶着两扇大大的壳,趴在地上不停给枔靖求饶:“大仙饶命啊,我我都是被迫的,我从来没有害过人,都是他们自己把人投进水里,我也是没办法啊。那些船只也不是我打翻的,那些人也都是大哥二哥他们分了,我……”
“啊呸,你这个卑鄙的蚌老三,让你做事就推三阻四,让你享用就积极的很,现在死到临头还把责任推给我们,老黑头我真是看走眼了,当初怎么就……”
咔嚓——噗——
伴随着蚌壳碎裂以及穿刺的声音,蚌精也死翘翘。
大头黑鱼精的咒骂也戛然而止…他身体从头到尾被捆仙绳结结实实地捆住,也就后面的一小节鱼尾巴和大嘴还能动一动。
蚌精有了螃蟹精的经验,已经修炼出的魂魄元神想悄悄从水底遁走。
除了人以外的所有动物植物或者其他事物只有修炼成精才会逐渐有魂魄和元神,有了魂魄和元神意味着即便肉身死了还有进入轮回的机会。
而人是天生就有魂魄和元神。所谓生灵,指的不仅仅是生命,而是具有灵魂的生命体。
枔靖才不会给这些家伙还有来生的机会,吃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真以为身死就能消掉所有罪孽了?魂魄还能进入轮回,若是运气好保留了记忆岂不是比那些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人还要更爽?哪那么多的好事,想入轮回?做梦!
把蚌精的魂魄收了后,枔靖才转过头看向已经被吓傻了的大头黑鱼精。
他巨大的嘴巴将整个脑袋分成两半,长满倒三角的交错锋利的牙齿,此刻圆溜溜的眼睛直直盯着枔靖,牙齿不自觉开始打架,发出嚓嚓嚓的声音。
“你,你就是槐树村的那个土地神?小妖我有眼不识上神,求上神饶小的一命,不管让我做什么都行……”
枔靖咧嘴一笑,一步步靠近。
大嘴鱼怪拼命地摆动尾巴想要往后退,尽可能离对方远一点。当然他知道这根本没用,但总归有一个心理安慰。大嘴遇怪听对方口气是要放自己一马,只是要自己答应对方条件,死鱼眼睛顿时散发希冀的光芒。
只要能活命就好,他根本想都没想就大脑袋不停点着,他觉得身上捆的绳子实在太碍事了,严重影响了他把腰躬下去弧度,让他觉得只是点头不能完全表达出自己对对方的诚意。
…………
钟淼听从枔靖的吩咐,在岸边守着,免得等会那些人在她收拾水怪的时候把可怜的女孩子们丢进河里。
但是他对河里的战斗却看得一清二楚,落在普通人眼中河水一会掀起大浪,一会中心出现旋窝,一会凭空激起几米高的浪花。
他内心一边感叹自己当初毫不犹豫向对方投诚简直是再英明不过了,可在看到枔土地将那黑鱼精放走时又很是疑惑。
等枔靖来到岸上时,才凑近对方,小声问道:“枔土地,那黑鱼精肯定也吃了不少人,为什么……”偏偏放了他?
枔靖淡淡笑着:“等会你就知道了。”
钟淼还想问,不过看枔土地老神在在的样子,肯定有她的计划。
于是按捺下心中的焦急和好奇,那就等等看吧。
当他回过头,发现枔土地来到那几个笼子前面。
咦,她这是要做什么?难道现在就要把她们放了?可是那些村民现在基本上都被那群巫师巫婆洗脑了:不给河神送新娘子去所有人都要遭殃……
就算是现在放了的话,恐怕……
只见枔土地此刻从那些女孩子身边飘过,双手间凝聚出一团氤氲能量,分别从印堂沁入其识海。
她这是在…传音?投梦?诱导?
“枔土地,你这是在?”钟淼以前也看到过新徒弟引导村民,当时只觉得那可能是事急从权。
可是现在,看枔土地的样子就是专门去引导几个女孩子的…让她们向她祈祷,让她们去反抗去诅咒…
他有些迟疑地问道:“枔土地,这样…好不好?”
枔靖淡淡瞥了他一眼,“你觉得不好你以后不这样做就是。”
呃,这……
枔靖心道,若是小黑子在这里的话,这些根本就用不着她亲自动手。
这钟淼心底正直善良,却在这些事情上不懂变通,她知道对方是受其母亲影响颇深。
不过各人有自己的出事原则,只要大家的共同信仰原则一样就行,她也不去勉强别人跟自己一样的“不择手段”。
所以她刚才那句话完全出于真心,钟淼稍微愣了下也明白了过来,顿觉有些汗颜。
也是,这次费了这么大力气除掉水怪,可是如果不把这些居心叵测的凡人搞定,不让这些村民从心里摒弃对河神献祭人牲。那么以后就算是没有水怪作乱,他们一些人为了奴役别人以及获取利益或者其他原因,这种陋习仍旧不可能根除。
他顿了顿问道:“那个…我,我现在能做点什么?”
枔靖已经将能量意念渡入几个女孩子识海,一边飘向跪伏着的村民中,一边安慰着他:“…你也用不着自责,我这的确是剑走偏锋,教化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过事急从权,我在这里奠定基础,接下来还要靠你慢慢引导他们向善才行。”
枔靖声音柔和而亲切,让钟淼心中升起的不安慢慢消去,不由得对枔土地的崇敬更深一层。
可不是,现在枔靖的辖区越来越大,她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忙不过来的,她也不可能完全找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其实如果真遇到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的话,恐怕还真不一定能合得来。都自私并且充满算计,谁也不肯诚服与谁。所以她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维系辖区内的稳定,平衡。
她敏锐察觉到钟淼语气中的疑惑和自责,若是不及时开解的话,以后必定会对自己留下一个结。
钟淼听了枔靖的话连连应诺,枔靖则来到那几个倒霉女孩子的家人身边,开始给他们做“思想工作”。
反正就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给他们希望,只要敢向土地神祈祷敢对欺压他们的邪恶势力说不,土地神就会来保佑他们!
一切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果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枔靖用了那么多能量给他们灌输“新”思想,也仅仅是让他们的意志稍稍动摇了一点而已。
要想让他们当着那积威已久的巫师巫婆喊出信仰土地神,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还需要再加一把火才行。
……枔靖击杀水怪和给受害者做思想工作都是在暗中进行的,普通人都看不到。
而明面上的祭祀仪式还在继续。
高台上的几个人终于跳完了,然后领头巫师走了出来,朝着下方的最中间的竹笼一指。
旁边几个自称为伺候河神的神棍立马过来,扳着脸,抬着竹笼就朝河边走去……
里面女孩子面对着滔滔河水,迫近的死亡…她终于喊了出来:“你们这些杀人犯刽子手,你们不得好死,你们一定会遭报应的,天打雷劈。—神只会庇佑我们,神才不会要我们的性命……土地神,土地神救我,我不想死,救救我—”
啪啦——
一声晴天霹雳在人们头顶猛然响起,紧接着,一道闪电嗤啦一声落下,正正地从领头的那巫师头顶穿体而过。
巫师顿时间被烧的漆黑,外焦里嫩,散发出阵阵肉香。
天地一片静谧,所有人都懵住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什么了?
抬着竹笼的两个神棍也呆愣住,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恐惧,死亡阴影笼罩下来。
难道真的有报应?不,不是这样的,他们可是河神最虔诚的信徒,他们掏心掏肺地供奉着河神,瞧,他们如此积极地给河神送去他们最喜欢的新娘子,河神怎么会惩罚他们呢?
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他们是最虔诚最听话的,河神一定是什么地方误会大巫师误会他们了……
嘭,咚咚咚——
烧焦的巫师倒下,顺着石阶一直滚落到地面,已然面目全非,变成一堆分辨不出首尾的破烂。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告诉主人骚不骚 陈风在第21

下一篇: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今年的气候的

本文标签: 虎狼 这段 水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