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看了会高潮的小说片段枔靖不敢想象

看了会高潮的小说片段枔靖不敢想象

作者: 来源: 2021-10-25

枔靖不敢想象,若是刚才没有将那些外放的魔雾收了,当所有一切收拢变成和那僵尸身上黑气一样具有生命力和主动防御,这场仗会变得更艰难。
僵尸掉落的手臂的断面上才刚落地上,便飞快长出一条条红色的丝线,而肩膀地方也有红色东西蠕动。
那些丝线极具生命力,很快便在空中相互连接交缠,试图将断臂拉回去。
还能这样?
不能让他修复回去,否则所有攻击都白费了。
枔靖试图把那断臂直接收到自己虚数空间,却发现根本拿不动,她隔空取物的力量无法将其收了。
既然无法收了这条断掉的手臂,那就盯着对方断臂地方释放元能箭,扩大战果!
于是僵尸愈合速度大大降低,并且逐渐将臂膀里面的东西也在能量灼烧中露出更大的孔洞。
哐当一声,僵尸肩膀上的护甲掉落一块。
枔靖明白了,对方身上的护甲看起来十分厉害,连自己元能箭都很难破开,但实际上就像他身上的魔雾一样,是由本身的身体支撑。
甚至是这看起来类似钢铁的材质也并不是真正的钢铁所造,而是它自身修炼出来的一层铠甲。
而一旦身体出现缺损,这层护甲也就失去了“生命力”。
僵尸暴怒,整个布满符文的石室中顿时变成一个光怪陆离的炼狱,所有的符文在僵尸的嚎叫中纷纷亮起,然后纷纷变成一道道符文光芒飞向枔靖。
枔靖在石室里辗转腾挪地躲避,但是符文光芒落在僵尸身上没有任何问题,甚至还帮着对方恢复身上的伤势。
她发现自己好不容易在对方左肩地方打的缺口,正以眼见的速度修复。
若是等地上的断臂在红线牵连接了上去,那么相当于刚才的战斗白打,一切又回到原点。
单个的符文光芒对枔靖的伤害也很低,但是架不住数量多,石室中的每一寸空间都充斥着符文的光芒。
身周旋转的盾牌不断抵挡飞来的符文,吸收攻击,盾牌的光芒飞快变弱然后皲裂开,溃散。枔靖不得不紧急召唤新的神盾术,她现在几乎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召唤能量盾上…
小辛在这样的空间根本不可能待下去,刚才符文刚刚被僵尸激活时,不小心被几道符文光芒穿透,身体立马出现破损,被灼烧掉将近三分之一,然后连忙从那个小孔中遁出。
看着里面依旧坚挺的枔掌柜,神情还算淡定,不过目光中还是多了一丝微微的担忧。看来自己果真是跟着蹭经验的啊。
只是一个连推动实物的能力都没有的魂体,当然也可以动用法术移动物品,只是这里一切都有符文,就是专门针对法术的。
他差一点就劝掌柜:这次干不过等一下次再来,只要这个僵尸在这里就跑不掉。
当然,若是这次放弃,一旦离开这里便会存在很多变数:比如那些通过孔洞外放的带魔气的白雾究竟从何而来?这个地方很明显就是有人故意做成的,背后肯定隐藏一个大boss,恐怕现在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对方,甚至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只可惜他除了啃了两口对方的虚魂外,现在这种程度的战斗是一点忙都帮不上。
他见枔靖仍旧在坚持,虽然有些吃力但还没到最后时刻,便只能在心中暗暗鼓劲……突然发现,自己这样好像与夭夭每天那眼巴巴望着小土地的样子也没啥区别了。
整个石室就像一个竖着的鸡蛋,上下高大概二十来米,左右直径十米左右,从底部升起一个十米高的笔直的石台,石台上有一各人形凹槽,大概就是原本这僵尸躺的地方,也正好处在这个椭球型空间的正中央。
周围石壁穹顶以及石台,所有一切可以看见的地方都刻满比蝌蚪大不了多少的符文,枔靖刚才进来的时候一下子就被僵尸身上黑雾吸引进入战斗状态,这些连成一整片密密麻麻的符文也没有被激活,看上去更像是石壁上的一些阴影。
而此刻,当僵尸遭受到致命攻击时,这些符文便被激活。
这就是一个复杂的大阵,平时这些符文便温养着僵尸,通过那魔雾吸收外面生灵的元能,或者吸收对他有用的能量。而当僵尸受伤时则变成辅助攻击和修复损伤。
也就是说只要这些符文存在,她就不可能战胜对方!
枔靖当机立断,反正不管把那僵尸身上打下来多少块肉,都会在符文能量下被那些红色丝线给修复回去,那还打什么打,先把符文破坏了再说。
硬扛着飞舞的符文的攻击……心中估算了一下,每间隔四五秒召唤一次神盾术,还可以坚持一下下。
然后转过身操起一柄短刀就开始戳这些符文,根据她在黑水村的经验,只要符文破坏掉,阵法就基本上没用。
就在这时,只听“嘭”的一声,悲催了,枔靖身体就像一团吐出的烟圈一样被符文上覆盖的光芒震飞了出去。
枔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丫的,栽了。
相对行动迟缓的僵尸此刻也终于逮到机会,抡起大手一巴掌朝枔靖呼来。
近在咫尺,被能量反弹到半空,避无可避……枔靖只来得及重新召唤一次神盾术。
紧接着又是一声“嘭”的闷响,枔靖身上的六面能量盾应声而碎,化作光点消散。
小辛顿时一急,下意识从孔洞钻了进来,可是还不等他有什么动作,魂体便被几个符文光圈穿体而过,在身上留下几个空白地方。
于是又连忙缩了回去……
好在,在僵尸发动第二次攻击的时候枔靖已经再次撑起了能量罩,并且掌控身体的控制权,凌空一转,避开攻击,落到石室的另一边。
那柄短刀已经不知道被震飞到什么地方,看着周围符文光芒闪烁的石壁还心有余悸。
丫的,刚才在毫无防备下被石壁上附着的能量层自动反击了,要不是她现在魂体等级提升以及防御盾,恐怕已经散架了。
看来这玩意儿要破坏这上面的符文不能动用神力啊,那就用实体力量试一试。枔靖稍稍调整了下状态,在那僵尸再次冲了过来时便直接避到石台的另一边。
她现在懒得打了,反正元能箭的伤害值还抵不上这些符文的修复速度。
意念一动,手中又出现一柄短刀,这次学乖了,不用神力,直接以魂体的力量开凿。
咔嚓一声,这次她倒没有被弹飞,但是刀尖直接折断,石壁上只留下一个白印子。
这,这也太硬了吧。
这些石头质地原本十分坚硬,加上长年累月浸在阴寒魔气中,所以比花岗岩都还要硬。
不过像锉刀一样一点一点地磨的话,几分钟也能破坏一个符文,可这个石室里的每一寸都密密麻麻布满符文,要把这些磨光要整到什么时候?
丫的,法力不能用,一用人家就反弹。不用的话速度也太慢了。
那僵尸刚才被枔靖压着打的郁闷,此时终于缓过劲,也不顾身后吊着一只手臂,在石室中追着枔靖打。
不过那些红色丝线连接的更多,不断把断臂向肩膀拉,距离越来越近,现在只差不到一尺就接上了。
枔靖现在一心对付这些可恶的符文,它就像是僵尸的一个永久回血buffer,只要它存在就无法伤害到僵尸。
心中发狠,丫的,这次还真杠上了。
而且这一小会儿她也想明白了,这件事还真只有她能干——
这个符文密室也就能量体能进的来,可要破坏符文又必须实物能量……或许那些修炼的法师们的身体力量比她强,但是他们进不到这个空间;那些阴魂或者修炼的精怪可以元神离体进入这里,却没有实物力量,就像夭夭和小辛。
所以,想要破坏掉这个地方还真就只有她才行。至少从目前她所知道的群体里,也就她不仅是能量体还拥有实体力量!
刚才的缠斗虽然凶险,但自忖还有一战之力。
现在小辛虽没有直接参与战斗,但是有他在那小洞口守着,后路有保证。没啥说的,继续干!
枔靖拿出一柄…不,一颗毒牙。这好像是战黑蛟收集的战利品,上次连接商城清理存货的时候留了两条狐狸尾巴和这两颗毒牙,主要是看中这玩意儿十分坚硬锋利,两尺来长,弯弯的弧度,握在手里很合适。
好像现在虚数空间就只剩下这个还能一试,若是再不行…她只能放弃。
枔靖硬扛着符文光芒对自己的攻击,一手凝聚元能箭甩向僵尸进行干扰,另一手拽着毒牙,习惯性地用尽力气朝石壁的符文狠狠凿了下去,然后……发现毒牙竟然没入石壁两三厘米,好像她戳的不是石壁,而是一块…豆腐,嗯,略略老了点的豆腐。
枔靖心中大喜,有种困窘无助时突然有人告诉她你已经成功了一样。
有了这开凿神器,枔靖在石室里尽情地折腾,将毒牙抵在石壁上再猛地划拉过。
哗——地一声,枔靖绕着石室转了一圈,便在石壁上留下一圈深深的划痕,整排的符文被破坏,它们闪烁了一下黯淡下来。
枔靖再接再厉,将另一颗毒牙也取了出来,也顾不得跟僵尸捉迷藏了,双手同时划拉…
哗——嗤啦——
石室里符文光亮逐渐变暗,枔靖再接再厉,直到所有符文全部熄灭。
没有符文对她的干扰和对僵尸的治愈,剩下的就好办了。
枔靖只需要避开僵尸攻击就行,很快便再次占据上风。
胜利只是时间问题…从子夜一直打到凌晨,枔靖发现对方力量越来越弱,打在自己身上都不怎么痛了。
而自己元能箭对其伤害更大,一下子就掀掉一块布满红色丝线的肉块。
最终,在太阳彻底收服这片天地时,这个顽强的僵尸只剩下一地凌乱的盔甲碎片,以及地上偶尔还在蠕动着红色肉块。
终于结束了啊。
对了,这僵尸身体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刚才她明显感觉到其体内有一个很强大的能量源,还以为像那些精怪一样,有内丹或者元灵之类的。
枔靖紧绷的精神终于松懈下来,石室内的能量场被破坏,周围的石壁变成普通的石壁,转过头,抡起一圈将那个小孔扩大。
虽然她可以变得很瘦,不过孔洞太小总让人觉得憋仄。
啃了一根蜡烛快速恢复精力值,然后开始收集地上的碎片。
这些玩意儿邪门的很,几乎都快被她元能箭戳成肉酱了,里面那些红色丝线竟然还在顽强地蠕动。
不管了,先弄出去好好晒个太阳,再给它弄个火焰浴。
就在枔靖开始收集这些东西的时候,整个石室开始晃动起来,而后,旁边看起来完整的石壁上出现一道石门。
枔靖微微皱了眉,石门后面又是什么?难道说这大战了半天只是开胃小菜?真正的boss还在里面?
她仔细感应了一下,没有阴气妖气……压着心中强烈的好奇,回过头继续规规矩矩地打扫战场。
咦,碎块里血色丝线正往石头里渗入。
呵,如果是普通人的话钻进石头还真没办法,但是她是土地神啊,土地在她眼中就像空气一样来去自如。
所以伸手一捞,手便自然穿过石头,将那些丝线给揪了回来。
而当枔靖的手指一接触到它们,不等用神力亲切问候,便缩进碎块中。
枔靖仔细搜索,确认没有任何碎块和红色丝线遗落,才原路返回——先把这些残渣解决了再说,一码事了一码事。
来到开始进来的那个石洞时,发现果真被封上了,上面还有淡淡的能量残留。
好在枔靖先前留的那只烤鸡,此时还留下一个缺口。
如果石室里面的阵法没有破掉,僵尸没被干掉,那么现在这里恐怕已经被完全封住了,就像那石室一样,形成一个封闭能量空间。
当然,即便如此,这只烤鸡上的能量也会成为枔靖最后的逃生契机。
外面天已经大亮,但是因为在谷底,四周仍旧迷蒙一片。
枔靖收了烤鸡,不做停留,飞快遁到山顶,寻了个稍微开阔地方,准备彻底解决掉这些战斗残渣。枔靖蹲下来,伸开手在地上虚抹一下,形成一个两尺见方的小小能量结界……有了刚才在石室里的经验,怕那些碎块里的丝线钻进地面,还是在地上布一层能量稳妥些。
然后将那些乱七杂八的东西丢上去,拿出一张火符,手腕一抖便燃了起来,扔到这些碎块上,火焰呼地一声便剧烈燃烧起来。
那些隐藏在碎块中的血色丝线在烈焰中挣扎扭曲,恍惚还传来十分怨毒的咒骂。
枔靖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究竟什么,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所化,只知道肯定不是好玩意儿,除恶务尽。
她一直在旁边守着东西燃烧,免得一转眼有漏网之鱼。
枔靖料想没错,一开始虽然丝线挣扎的很厉害,很快就化为飞灰,一切看起来都很平静。
然而突然,只听“噗”地一声轻响,一大团的血气从火焰中喷了出来。
就像一条红色的长长飘带,速度极快地朝着远处遁去。
火符的火焰对这红飘带没有丝毫影像,这让枔靖想到黑水村的那些血雾。
相比之下这个看上去更凝练也更有灵性。
枔靖将手中早就准备好葫芦聚灵瓶直接凑了上去,瓶口小小旋窝一下子摄住那红色飘带的头,哧溜便吸了进去。
飘带的身体还在空中兀自扭动挣扎,奈何总挣不脱聚灵瓶的吸力,最后被彻底吸了进去。
枔靖看着地上剩下的一抔灰白尘土,心道,这下里面没再藏着什么猫腻了吧?
在手上渡了一层神力后去刨了刨,内丹呢?元灵呢?僵尸果真没有这玩意儿吗?在等待时间又随手拿出一根蜡烛补充精力。
等了足足半个时辰,确定里面没东西了后,枔靖这才再次折身回到谷底,从原来的路进入石室。
里面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她用毒牙划的痕迹,地上散落着石头碎块。
总觉中央矗立的那石台怎么看都碍眼…心中嘀咕,她虽然把表面的符文给破坏力,不知道里面会不会藏着什么猫腻呢?
毕竟这个空间建造就不简单,若是自己的话肯定也会在但凡能做手脚的地方都整点小玩意儿上。
况且那石台十米高,三米长,两米宽,要在里面放点什么东西太容易了。
意念一动,操起毒牙凌空飞起,从上至下划拉下去,然后不断沿着划痕重复…
猛地,她感觉手上的力量一松……心道,这里面果真有猫腻。
而后转到另一边,挑选与对面相对应的地方下手,继续重复刚才的动作,最后,她终于把这石台劈开,一分为二。
中间露出一个两米高一米宽的石腔。
石腔内镶嵌着一个透明的水晶棺,水晶棺里立着一个……人。
一个穿着白色袍服,双手交叉叠放胸前的面容绝美的男子。
眼睛微阖,面容沉静而恬适,就像刚刚睡着一样。
这……才是这里的正主?
丫的,还在我面前装高深是吧?别以为长得好看本神就下不了手……
且说小辛因为刚才一直没能帮上忙,心里有些难过,此时也一直跟踪枔靖旁边警戒。
在看到对方竟然从石台中心找出这么个玩意儿,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是……不好,小土地千万不要被蛊惑了啊。
“小心……”啊
就在他忍不住想提醒一下对方时,只听得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传来,然后是密集的法术碰撞如烟花般爆裂开。
……待一切平静下来后,只见枔靖撑着能量罩,一手扣着元能箭,戒备地来到被她打成一团的糟污面前。
一些黑乎乎东西就像软乎乎的史莱姆一样,还在地上缓慢蠕动。
枔靖瘪瘪嘴,丫的,空撑着那么好看的一张皮囊,原来里面竟是藏着这么一个玩意儿啊。
手中元能箭毫不客气射在黑乎乎的史莱姆上,元能箭尽数没入其中,但是史莱姆的体积却飞快缩小,颜色也逐渐变浅。
最后,地上只留下一个白白嫩嫩小圆球。
枔靖凌空抓摄,一个拳头大小圆球落入手中。
手上覆盖了一层法力,她低头看了看,然后试探着握紧手指……秀眉微蹙,咦,这玩意儿捏上去软嘟嘟的?
竟然还有这样的元灵?
看这玩意儿就像橡皮泥一样,难道是想把自己塑造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吗?
枔靖本来想把这东西留着研究研究,但想到刚才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有些邪门儿。
虽说她的那些空间都有一定的禁锢作用,但毕竟自己的实力摆在那,好不容易才拿下的,万一出了什么茬子就不好了。
还是放葫芦聚灵瓶里安全些。
小辛看着最后那一声“啊”的尾音还没落下,就看到枔掌柜已经三下五除二将这玩意儿给收了…了。
枔靖这才转过头看向他:“刚才你在叫我?”
小辛顿了顿,有些结巴地解释:“那个,已经没事了…”
枔靖嗯了一声,随口应道:“没想到在里面藏了一个小帅哥,哼,别以为长得帅我就……”
小辛紧紧盯着对方,听到她下意识的咕哝,几乎是脱口而出:“你,你说你看到的是一个…帅气的男子?而不是…你曾经见到过的某个人?”
枔靖听对方语气有些不对劲,看向他:“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小辛顿了顿:“那个,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里面其实酝酿的是一个无相元灵,当人们看到它时便会…会呈现出对方心底最最喜欢的那个样子…”
枔靖张着嘴愣在原地,好一会才回味过来——所以她心底最喜欢的就是那个样子?怎么平时都没觉得呢?不过话说她乍一看到水晶棺里的人时的确有一种由心而发的赏心悦目之感。
现在仔细回忆下,前世虽说没有亲自谈过恋爱,但是对于里面的弯弯道道却一点也不比旁人差。
而心目中喜欢的男子那更是隔三差五就换一拨,一部影视剧就喜欢上一个,或者在这部剧喜欢的不要不要的,可在另一部剧就索然无味。
刚才她在水晶棺里看到的那绝美男子正是糅合了她所有喜欢的明星的点,所以并不是的具体某个人。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被主人各种姿势调教惩罚txt 沉吟了一下,

下一篇: 大叔好厉害好棒小婷 来到天庭之中

本文标签: 看了 片段 高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