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被主人摆成各种姿势调教惩罚|原本定在三日

被主人摆成各种姿势调教惩罚|原本定在三日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1:50:26

原本定在三日后把女儿小倩嫁给黑山老妖进行联姻巩固自己地位的树精姥姥,临到了前一天得到消息:黑山老妖竟然要推迟婚期。对方给的理由是,小倩对一个凡人动了心,对他不忠,必须给个说法。
得到这个消息的牢牢并没意外,不过内心还是把天机和黑山给骂了一顿。
本来按照原计划顺利进行的话,大家各得其所,但现在这两个想联合起来把她抹干吃尽!那就陪他们玩一玩吧。
树精姥姥本体是兰若寺后山一株修炼多年的巨大榕树,树冠覆盖上千平方,遮天蔽日。
从树枝上垂下无数气根或是如蛛网样密布空间,或是再次深深扎进土里,里面就是一个自成一体的世界,一个天然的迷宫。
而下面的根须更是四通八达,几乎覆盖了兰若寺所在的半座山。
原本兰若寺所在是这驴儿岭这一带连绵山峰的山鞍处,是黑河通往城市最便捷的路线,曾经寺中的香火也是非常地旺盛。
大概在一百多年前这里陆续出现过往行人离奇失踪的怪事,于是渐渐荒废了下来。
人们只知道这古刹被精怪占据,蛊惑行人,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
实际上在更早的时候,这古刹后山就有一株修炼成精的老榕树,与古寺与人们相安无事。
后山有一个断崖,那里经常会有人村民丢一些死婴,若是还有魂魄未消的,这老榕树便将他们收容到自己的身体中。
有一年,一人家的小姐来寺中为家中老人祈福,不料被几个歹人看中并生了歹意。
几次试探下来发现这小姐谨慎的很,身边还有一个警觉的丫鬟,不好下手。
正好,他们发现小姐身边跟着一个自称“表哥”的男子,巧的是这个男子之前被他们仙人跳过,被一个小寡妇迷住被骗了钱财不说还耽搁了赶考时间,但是他回去却对家人说是路上遇到了山贼抢劫钱财还差点害了他性命……
所以他们手中有他的把柄。于是他们便威逼利诱男子,让他牵线搭桥,还保证绝对不会对小姐怎样也保证绝不会暴露他。
歹人的话怎么能信?!他们不仅侵犯了小姐,因为对方激烈反抗还将其残忍杀害,最后为了掩盖罪行将其尸骨埋在那株榕树下。
带着滔天怨气的小姐魂魄与榕树之灵融合,对那些见色起意的男子深恶痛绝,自此兰若寺便不再太平。
融合后的榕树变成了如今的榕树精姥姥,将附近惨死冤死的女鬼救回,然后让她们再去报复那些人面兽心以及精虫上脑的男人们,色诱他们,趁着他们沉迷“温柔乡”时便夺其魂魄,炼制成元灵丹。
又特别是那种看起来一副柔弱的知书达礼的,口口声声念着“非礼勿言非礼勿视”的道貌岸然的书生。
聂小倩便是树精姥姥收留的众多女鬼的一个,不是被谋害的冤死鬼,而是相思成疾的短命鬼。
长得花容月貌,因为生前家世不俗,所以即便变成女鬼也比其他女鬼更有才情。
一次机缘巧合下被在这群山中另一边修炼的黑蛇精见到,便有了一些心思。
后来树精姥姥找黑山老妖寻求庇护时,对方便提出的要求便是让姥姥将小倩嫁给他。
……就在山上各路精怪博弈时,驴儿岭山脚下的百姓陆续得了怪病。
这种病非常怪异,一旦中招就喜欢咬东西,渐渐的会连话也不会说了,只会吱吱地叫,最后屁股上还会长出一截老鼠尾巴。
人们惊恐万分,这是被老鼠精给缠上了啊,连忙去找天机娘娘保佑。
要问为什么不求土地婆消除灾祸呢?因为虽然几个村子大部分村民转而信奉了枔靖土地神,但是在山脚附近的村民受天机的影响最深。
他们信奉天机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像上次偷偷去给天机报信的那几个槐树村村民差不多吧,为了供奉天机娘娘,别说是财富了,连至亲甚至自己都可以祭祀给对方。
且说天机这两天被枔靖吓的不轻,本来与黑山老妖谈好的合作表面看起来挺顺利的,但是也觉得总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一样,本来就很郁闷了,没想到在这节骨眼儿上自己的义子义女们竟然又给她挣出这些幺蛾子。
毕竟出现这种症状,那肯定就是被老鼠精缠了啊,而且还是通过灵魂契约的方式,说白了就是一种深层次的夺舍。
天机心道:平时对这些小鼠精照顾修炼,也严令他们不得随便去滋扰那些凡人……如果硬要搞事情的话就去搞那些路人或者别人家的信徒都行,别搞自己家的信徒啊。
眼看着附近的信徒都转而信仰土地神了,就算有些还没有明确倒向土地神的,但是也明显对她的供奉少了很多,也没以前那么虔诚了,连带着供品的质量都大打折扣。
真正信仰她的就那么一丢丢,现在还搞这么一出,要是把最后一点点的信仰基础都给整没了,她这个天机娘娘的神位不等别人来夺,自个儿就崩溃掉了,到时候就跟那些普通山精野怪一样了。
天机娘娘对小崽子干出的这些事儿郁闷鬼郁闷,但问题还要解决啊。
这让她感到非常的为难:如果要保住这些信徒的话就要杀了寄宿在他们身体里的义子义女,如果要保义子义女的话信徒肯定活不了了。
被困在人身体里的小老鼠精也很委屈:“娘娘,我们真不是有意的,是,是他们要在家里供奉守护小仙儿,哪知我们进去后就,就变成这样了,我们也控制不了啊…娘娘救我,娘娘…”
“住嘴,说白了就是一个个的偷吃货,被人坑了都不知道。”天机心中郁闷,眼下自己恐怕神位都保不住,这些小老鼠精就是最后的助力,若是连他们都放弃的话,不仅少了助力,以后恐怕也很难有小妖再追随她了。
于是一咬牙,救小鼠精。
几乎一夜之间,驴儿岭山脚下几十户人家接连传出暴毙而亡的消息。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得了怪病去敬奉了天机娘娘后,回来的当天晚上就死了。
一下子死了几十个人,死气弥漫,怨气冲天,妖气肆虐。“你小心点儿,不要把神树树枝弄断了…”
“我知道,这可是我们土地婆的桃树,怎么能弄坏呢。”
“桃树仙有怪莫怪,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
一个老婆婆小心翼翼在瘦小小桃树上系了一溜红布,低头嘀咕着双手合十拜了拜。
人们没看到的是,他们口中的小桃树仙夭夭就坐在那里,每当有人系上一条红布就咻地爬上去将上面的念力吸了过来。
夭夭身上扎的红丝带也越来越多多,随着他的跳动而纷纷飘扬了起来。
他敏感地察觉到,经过上次土地公神位事件后,小土地好像都不怎么愿意抱他了。
枔靖当然不可能再将他当作特殊灵宠那么对待了,人家都说想当她的土地公了,若是还腻腻歪歪那才别扭呢。
所以,枔靖重新找了一个夭夭替代品——大大的毛绒玩具。
好歹她现在物资丰富了,只要她愿意,做一个抱枕或者毛绒玩具还是很容易的。
关键是这些抱着揉捏着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枔靖看着夭夭的小桃树灵室在村民念力加持下变得更加稳固,并且逐渐具备成为一个独立神位的潜质。
心里很是安慰。
……太阳又要落山了,枔靖伸了一个懒腰。算起来又有一个多月没打架了呢。
话说枔靖为了杜绝再有各路鬼魂精怪上门“逼婚”,便斥重金下达了一则敕令:所有鬼物精怪不得议论土地公神位之事,更不能以任何借口干扰到她的正常工作,否则以妨碍神祗之罪重罚!
这个世界果真安静下来了。
她知道这个安静只是暂时,她的敕令只是对辖区内的普通鬼魂精怪有用。
从上次“神室”的一次又一次“备注”来看,自己的这个土地公神位恐怕已经被天庭给盯上了。
毕竟这个小世界已经不是一年前濒临崩溃的世界,现在再派一个土地神过来基本上就是躺赢分功德分信仰念力。
不过对方现在唯一能拿捏她的,好像除了晋升城隍一事也没别的了。
他们对神牌的干预也就仅限于信息提示一类,只能选择提示或不提示却不能提示错误信息,更不能限制上面的功能。
枔靖想明白这些后心中大定,现在神牌四级,小黑子说神牌达到十几就能开启商城里的“自由贸易”的权限。
因为接连两次下达敕令,枔靖兜里的能量只有不到五十万,就算是全部用来升级神牌最多升两级,所以神牌一事暂时搁下。
神室外敬奉的善男信女早已经离开,就在枔靖一边吃着自己炸的米饼,准备例行巡逻辖区时,一个人影从远处急急遁来。
枔靖拦下来人,问道:“钟淼,你这么急干什么?来找我的吗?发生什么事了?”
钟淼现在跟她关系是比以前更近了,不过也都是白天前来,这大晚上的,还这么急匆匆的跑来干什么?
钟淼回过神,神情中难掩焦急,“枔土地,我我有事找你。”
枔靖看对方样子,脑海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又有来惹事精怪或者棘手案子了?
不由得眼睛中都有了光亮,忙问:“是不是有精怪来找你麻烦?走,我们边走边说…”
说着便拉着钟淼的往旱水沟方向遁去。
钟淼道:“…不,我我说的不是那个,没有其他妖修鬼修来找麻烦…”
枔靖心中竟略略有些失望,停了脚步,问道:“那是什么事?”
“小郭村那边出事了,好几个靠近驴儿岭山脚的村子,里面的村民莫名其妙开始变异而亡……”
枔靖惊呼出声:“变异?究竟怎么回事?这么严重?”
她连忙点开许愿录,上面只有十几个祈愿是来自那个村子的,但都是许愿自己发财生儿子之类,并没有涉及到攸关人命的大事啊?
钟淼见枔靖的动作就叹了口气:“看来他们果真还没有真正信仰你,所以你这里才看不到。”
然后把这些天那一带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一开始人们无缘无故地行为怪异,逐渐变得像老鼠,不会说话,咬人咬东西,身上长出鼠毛,屁股长出尾巴,然后身体也开始变形,逐渐变成老鼠那样。
而人本身在这个过程中十分痛苦,最后在完全变成老鼠样子时彻底死去。
枔靖听了,觉得着很有可能跟天机娘娘有关。难道是……把她逼急了,连自己的信徒都要害,收割最后一波韭菜?
那些被天机当作韭菜的村民的确可怜,但是让枔靖就这么平白去帮的话,心中那道坎又有些迈不过去。
想洪灾时她拚尽所有力量庇护他们,帮他们重建家园,事后却对她一点感恩都没有,转头就去敬奉天机娘娘,说感谢天机娘娘的庇佑之类。
如今,那几个村子的地图碎片纳入她的辖区几个月了,但是靠近山脚的上百户村民仍旧对她非常排斥,甚至是敌视。
她知道要转变一个人的信仰很难,其中肯定还有天机娘娘作梗,但是……总不能因为你“愚昧”“可怜”所以她就应该无底线去帮助吧?到时候不过是给天机做了嫁衣,还被倒打一耙。
可若是不出手的话,那几个村子毕竟都是自己的辖区,他们在自己的管辖下出事,自己这个地方守护者怎么也脱不了干系。
唉,真是难办。
哦对了,可以这样……
枔靖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若是这个时候出现一条新的委托任务,那么她再插手这次事件就师出有名,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去找天机的茬了。
就在这时,【许愿录】突然冒出一条新的祈愿,旁边还出现一个小小的星号。
表示祈愿中涉及到的人是她曾经“标注”过的。
比如以前她对某个人有了特别关注,那么以后在遇到与这个人相关的信息时就会出现这个星号。
【赖二蛋的许愿】:土地婆显灵保佑我们吧,可怜可怜我爹吧,他以前是被别人哄骗了才会去信天机娘娘的,现在身染怪病,生不如死,求土地婆不计前嫌救救他吧,信徒二蛋子来时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
赖二蛋,赖老头?那个在洪灾前蛊惑村民挑拨离间,还跑去给天机娘娘通风报信的那个?
枔靖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对钟淼道:“我有办法了……”枔靖将这条许愿录单独拎出来,意念一动,前方的面板便呈现更为详细的信息:
赖老头去天机那里告密后身体就开始出现问题,先是全身长满脓疮,渐渐的连路都走不了,他儿子赖二蛋雇人把他接了回来。
人们看着他的境况觉得凄惨无比,可他自己却觉得无比幸运: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他之所以还能活着就是因为他对天机娘娘的虔诚,那两个死在路上的就是因为心不够诚。
人们也懒得理会,信奉天机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本来一个多好的家庭整的破败不堪,你高兴就好。
赖老头回来后情况越发糟糕,脓疮溃烂,痛不欲生。
他不寻医问药,而是通过天机娘娘的信徒网络,从另一个信徒那里卖来被天机娘娘赐福过的灵水。
其实就是住在驴儿岭山脚的天机娘娘的信徒从自己家的水井里随便舀了一碗井水,往里面丢一撮草木灰用手指搅拌而成。
赖老头喝下后身上脓疮一点没好,身体开始长出长长的毛,从脊背逐渐蔓延到全身,渐渐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一开口就“吱吱”地叫。
到现在整天都吱吱叫,身上的毛长得更多,加上脓疮溃烂,有些地方已经露出下面的骨头,身体也开始变形,看上去十分瘆人。
枔靖看完冷笑一下:这就是当天机的舔狗的下场!果真是报应不爽啊。
当初她要是早知道这几个老东西在乱嚼舌根子后还会去天机那里告密的话,她早就在路上整一整他们了。
不过现在嘛……
钟淼看枔靖在面前凭空比比划划一通,他看不见对方的面板,但是看对方样子应该是在操作什么,而且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他问道:“枔土地,你可是想到解决那几个村村民的办法了?”
枔靖偏头看了他一眼,笑着道:“如果我料想不错的话,现在就有一个契机,不过还要等到明天才行,你先回去忙吧。”
这家人信仰天机娘娘,毕竟她不是天机娘娘,人家不领情不信仰她就去整人家。
但这次落到自己手里就不一样了啊!
在枔靖眼中这赖老头就是村民精神世界中的一颗毒瘤,不仅挑拨村民还处处diss她这个土地神。
这次就从你开刀,揪出天机!
钟淼看着枔靖样子没有丝毫怀疑,不过他正要离开时又停了下来:“对了枔土地…”
枔靖脑海里正想着怎么以这个为契机,名正言顺插手那几个村子的事并彻底搞死天机,听到钟淼的话下意识抬头看向他:“还有什么事吗?”
“就是上次你问我兰若寺的那个女鬼小倩的事情,昨天我听到一个关于她的消息,听说她,她真的要嫁给黑山老妖了,原本婚期就在后天……”
“啊?”话说连枔靖自己都差点忘了以前八卦的这件事,没想到这钟淼还给她记着。
“不过就在我刚刚过来的时候,我又突然听一个从兰若寺那边来的小妖说,好像这次婚礼又取消了……”
“嗯?”
“听说好像北方的黑山老妖有些蠢蠢欲动,要跟天机干起来一样”
枔靖:“……”
钟淼:“枔土地,若是这次他们真的互掐起来的话,对于我们或许是一个机会。”
枔靖不置可否,只道:“你的这个消息对我很重要,我还有些事情处理,你先去忙吧。”
……钟淼应诺离去,前段时间他都在巩固河段,修炼水灵珠。得知枔土地多了一个神位,还是土地公的神位,顿时就激动起来。
紧赶慢赶想去竞争一下,虽说他现在管理一方水域过的也算滋润和安稳,但是……他愈发觉得跟在枔土地身边很有安全感。
可是他心中又有些纠结,毕竟他的本体是一只蛤蟆,而枔土地的本体是人类,也不知道枔土地会不会介意…
最后,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将自己变成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在水镜面前前前后后照了几圈,确定这就是人类的审美的美男子后,这才带着一大堆的礼物,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前往土地神位…可他刚刚赶到山脚就看到枔土地将那些先一步赶去的鬼魂扫荡的场景,登时就吓的差点变回原形,紧接着意识中出现土地神下发给辖区每个鬼魂精怪的那道敕令。
看着敕令,他所有的勇气和希望都扼杀在摇篮中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又有些小庆幸,幸好自己还没有赶到土地神那里,也幸好没有跟对方表达出来。
否则就算对方可能不会像对待那些阴魂一样灭杀他,可一旦戳破这层窗户纸又被拒绝了的话,以后再面对都会有个疙瘩了。
同时他心中还有些小小安慰,因为枔土地的这道敕令是对所有阴魂精怪,他没希望,别人也没希望。
——此时,从土地神位归去的钟淼回想刚才与枔土地的交流,嗯,还是和以前一样平淡中带着些许亲和,这样也挺好的。
第二天正好是祭神之日,定然有很多村民前来祭拜,到时候再把赖二蛋的祈愿拿出来审理。
在一片香烛纸钱的氤氲之气中,宽阔的神位前跪了几十个善男信女,为首的正是赖二蛋。
他身形枯瘦憔悴,腰背佝偻成弓形,双眼布满血丝,整个人充满颓败的死气,露出的脖子和手背上开始长出稀疏的毛发。
枔靖当在一团熠熠的神光中显露了一点真身,神情威严地对着下方跪拜众人说道:
“赖二蛋父亲因信奉邪神并达成契约而被精怪反噬,实乃他的报应。他的行为虽有违天道,但毕竟是赖二蛋父亲,所以本神并不会阻碍你想要孝顺父亲回报亲恩的孝心,然则这份因果业力本是你父亲的自私和贪欲所致,只有血亲才能为其超脱,因而这份因果业力也会转到你自己身上并要追根溯源除掉阴邪源头才能了却。你,可愿意?”
也就是说,你别以为在那里一跪一拜神仙就能救你父亲了,你真那么有孝心的话就代父受过。
众人深觉有理,赖二蛋趴在地上:“小民……愿意,求土地神指点…”
他可是有名的孝子,当着这众人的面怎会说出不愿意救父亲的话来?再说,他现在好像已经被那邪力侵蚀了,痛苦不堪,索性就拼一把。
枔靖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对方回答在她预料之中。
意念一动,因果灵镜落在手中,朝着下方的人照去……
在人们眼中,已经鼠化变异的赖老头“安详”死去,实际上他的魂魄已被枔靖收入聚灵瓶。
赖二蛋像个提线木偶一样木然地站起身,指了一个方向——驴儿岭。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肉肉写得很细致的床戏王弃终究是完

下一篇: 被主人各种姿势调教惩罚txt 沉吟了一下,

本文标签: 三日 姿势 主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