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枔靖看到从老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枔靖看到从老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1:47:18

枔靖看到从老妇身上浮现出小黑子的样子,会心一笑。
哟呵,这家伙不仅有眼力,动作也挺快的嘛。
刚才她之所以能慢条斯理地把村民推上岸,就是小黑子在水下拖住水鬼的原因,这样她才有时间来作秀啊。
现在,当需要舆论引导的时候,他又连忙附身到一个村民身上,喊出至关重要的第一句。
……于是,有人吼出这一嗓子,所有人都跟着喊了起来:“槐树村的土地神来救我们了…土地神显灵了…”
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人吼这么一嗓子,枔靖自觉已经学到了那些挑头闹事带动舆论的精髓。
看着神牌中陆陆续续传来的“叮叮”声,有各种求救许愿,也有感恩的功德汇聚。
毕竟不管她这个时候怎么利用了舆论民情,但从本质上讲她的的确确救了这些人,尽自己最大能力在帮助这里的村民,在这个基础上再尽可能地获得他们的感恩,这不为过吧。
当然,只是她这样的行为…就像阿黄他们说的那样,枔靖与那些通过“隐晦暗示”和“惩罚”相结合来提示村民应该怎么怎么做相比,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的确没那么“含蓄”高洁。
当初枔靖魂体没有提升,连像样的法器都没有,都能将恶灵和作乱精怪整治的服服帖帖,更何况现在魂体六级,还有各种法术法器,在这些小鬼小妖面前不要太有优越感啦。用所向披靡来形容也不为过。
枔靖首先将那些被困和被恶灵坑害的村民救出来,然后才是那只兴风作浪的鳖精。
话说这只鳖精看上去有三四张桌面那么大,比钟淼的体形还要大一倍。
黢黑油亮的坚硬甲壳,就像一个比较扁平的锅底盖在身上,从下面四个角分别伸出一只粗壮的长着又长又锋利的爪子的脚。
甲壳的前端是一个长长脖子,短吻鳄一样嘴巴。
大嘴一张,露出尖锐的三角形的交错而生的牙齿,可以直接将一个人给吃下去。
这鳖精弄水的本领很强,原本这里只有一条比村民屋子周围排水沟大不了多少的小水沟,平时也只是用来村中排水所用。
而此刻,那鳖精不知道怎么折腾的,竟然将黑水河通往这边的地方钻出一个洞,于是洪水直接灌入村子里。
而后鳖精便在洪水里肆虐起来,随着他的折腾,水位越长越高,掀起一层层巨狼,将村民的房屋冲垮,甚至将村民裹进水里,一口一个……
鳖精很显然是憋坏了,难得这么好的机会让他尽情折腾。
不过现在他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枔靖器宇轩昂威风凛凛地站在鳖精前方洪水中,指着那鳖精开始一番义正辞严的演讲——
枔靖已经计算过了,绝对的实力碾压。
所以现在她除了担心这鳖精看见自己的威武霸气而溜掉外,剩下的一点也不担心,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中。
好在隐藏在水底下的小黑子死死缠着鳖精,为她解决了唯一的“担心”。如此,既然这鳖精已在自己掌控,也逃不掉。
在半山腰上眼巴巴望着自己的百姓,都那么虔诚膜拜着她,若不趁这个机会好好再刷一波自己身为土地神的威风,彻底奠定在他们心中的印象,岂不是太浪费了。
果真,村民们隐隐看到远处洪水滔滔的浑浊水面上,那个极其年轻的土地婆凌然不惧地对战欺负他们的鳖精。
顿时间,人们崇拜和虔诚达到了一个顶点!
枔靖见这一波的信仰念力收割的差不多,直接下了杀手。
有小黑子的牵制,以及捆仙绳的阻扰,手中的元能箭简直是招招都往鳖精致命的地方攻击。
算起来这还是元能箭升级后正儿八经的第一次施展,只见每一箭射出便在鳖精长长脖子与甲壳身体连接处,爆出一团团血水。
至于骷髅头法器,这个时候当然不能施展出来让村民看到。也用不着,因为她的元能箭就能将这家伙搞定。
鳖精在水里挣扎翻滚,连连求饶。
实际上从他发现这个土地神真的有两把刷子后,他就生了退意,不料却被一个长相无比狰狞的妖物缠住,这才造成他现在想逃也逃不了的局面。
几十个回合后,枔靖毫无悬念地胜出。
看着鳖精终于不再动弹地慢慢沉入水中,而泛滥的洪水也在慢慢退去,百姓发出劫后余生的欢呼。
“土地神,谢谢土地神保佑,谢谢土地神保佑……”
“你就是我们的土地神……”
枔靖一扫刚才对战鳖精的狠厉,换上一副慈爱的样子,也不说话,只朝着殷殷期盼的村民笑笑再微微点点头。
于是大家就立马会意过来:“土地神同意当我们的土地神了……”
识海中,一块地图碎片就像是从一个无名的虚空中飘来,静静悬停在她的识海中。
枔靖眼睛闪烁着晶亮的光芒,又获得一块地图碎片了。
心中说不出的成就感,还有一丝小小的窃喜和安慰——因为早在之前她就钟淼说这几个村子对天机娘娘非常信奉,而且村民对天机娘娘的供奉达到让她都感到嫉妒的程度。怎么说呢,就连她过年收到的在她眼中无比精美和数量庞大的供品,可是在天机娘娘这儿,这些都是日常。
所以她在出手之前还有些担心这个村子已经是天机娘娘的辖区了呢,没想到……哈哈哈……让她再骄傲一小会儿。
她现在终于相信一句话了:世界上但凡是人(独立意识的生灵)做的事情,不管看起来多么的公平也好正义也好逼真也好,这一切都是可以作假的,可以欺骗所有人包括自己,比如这些村民以前连他们自己都笃信,他们就是信仰天机娘娘的。但实际上呢,村子的地图碎片却并没有落进天机娘娘的口袋里。
所以,唯一无法作假的是天地法则。
法则自有一套判定谁才是真正维护这个界域稳定的,准确地说是,维系界域稳定并让小世界可持续发展才是法则界定谁是正统的唯一标准。枔靖帮千家村的村民解决燃眉之急,洪水慢慢退去,剩下的家园重建还是要靠他们自己。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上树村。
她在这里耽搁了小半天,当她赶到上树村时,已经有了一点舆论基础,所以已经有村民开始在请她这个“槐树村土地婆”出马了。
也算是师出有名名正言顺。
这边情况相对好一些,基本上都是一些小鬼小妖们作乱。
这些有一部分就是之前赶来归附天机娘娘的那些,可是天机娘娘迟迟没能“转正”,而且现在看来是黄了。
而这些小鬼小妖的修炼本来就没有一个固定的位,就像三娘那样,没有正式的修炼道场。
正好这个地方的百姓已经被天机娘娘驯服的像圈里的小绵羊一样,予取予求也不敢反抗,越是索取便匍匐的更低。他们索性也留下来,时不时在这些村民身上打一打秋风,吞噬一两个魂魄,或是搞一些恶作剧什么的。
枔靖毫不手软地又割了一拨韭菜。
叮——
又一块地图碎片到手。
枔靖此刻竟生出些许感动:感谢天机娘娘苦心培育起来的韭菜,若是遇上一个正经修炼妖,不滋扰百姓,不惯坏那些小妖。她就很难让百姓再信任她。精怪不作乱的话她也不能这么干脆利索地痛下杀手并获得能量和功德……
总的来说,她打心底感谢天机娘娘给出的这道送分题。
分,她拿了。
这个送分的家伙么?也要拿下!
反正出都出来了,而且枔靖与小黑子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不断收获信仰和能量,配合的越来越默契越来越有经验了。
不到两天世间,她把旱水沟两岸几十里范围内的村子全部捋了一遍,基本上把这一大片区域都纳入到她的管辖范围。
枔靖来不及骄傲,因为那个阿黄气喘吁吁地找来了,朝她“汪汪”地叫着。
枔靖心中一动:什么,旱水沟水位暴涨,钟淼撑不住了?
枔靖看看天,因为接连下了几天的暴雨,天上的云层已经慢慢散去,虽然看起来阴沉沉的,但是雨量已经比开始小了很多。
自己在圆顶山那里基本上把那一片山上的水都蓄了起来,而旱水沟这边她也趁机打开一条新河道,算是分流了一部分。
按理说以钟淼的能力,这个水量完全在他控制之下。就算是略有超出,也不可能到变成洪水泛滥进村子的程度。
她又风风火火地赶回钟淼那里,果真,这里简直是洪水滔天,只见天边卷起几十米高的昏黄巨狼,朝着这边席卷而来。
而钟淼已经完全变回自己的本体,从口中吐出水灵珠,拼尽自己力量对抗这层巨浪。
枔靖心中骇然,要是让这巨狼冲击过来的话,莫说是槐树村,就是她才刚刚纳入辖区的千家村,上树村也要被洪水淹没!
枔靖忙冲过去施展神力进行抵挡,可是力量终究有限,只是稍稍减缓巨浪推进的速度,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怎么办怎么办?
分流?现在来不及了,而且两岸都有百姓居住。
干掉在背后兴风作浪的家伙?也不太现实,至少眼下这并非最佳解决巨狼的方法——能搞出这么大阵仗的妖必定是非常厉害的角色,就算是她现在对上也要好生掂量一下。既如此,也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掉的…
她想,现在要是能有谁能将这些水吸走该多好…
当她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时,一道灵光闪过。
——既然天机娘娘可以召集那些小妖们为自己造势,自己为什么不能?
而且这几天收集地图碎片时,她发现其实只有一部分精怪才把人类当作食物,还有一大部分是比较中庸,就是那种彼此相安互不相干的类型。而还有一小部分就像阿黄大绿小绿一样,因为自己的生存和开启灵智多多少少都受到过人类的恩惠,所以他们实际上还是感恩人类,属于相互依存的类型。
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为何不召集大家一起来。
对了,许以管理职位!
毕竟她现在管理这么大的地方,也不可能事必亲躬,理所当然找一些小妖代劳……
思及此,她再次向自己的辖区内下达了第三道敕令。
因为这次敕令覆盖范围更广,消耗了她将近三千点能量!
但是效果也是杠杠的,因为这道正式的来自正儿八经土地神的敕令具有类似于法则一样的效力。
所以之前不管是保持中立在观望中的小妖,还是想要做出点什么的小妖,此刻都纷纷汇聚到了这条汗旱水沟。
枔靖给他们命令就是: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将这些水弄走,不要伤害到百姓和其它有灵智的生灵就行。到时候论功行赏,封他们当地方上的管事小妖!
给正儿八经的土地神当管事小妖?好像比在偏神的天机娘娘当手下更正式啊。
虽然天机娘娘在这一带名声很大,但……终究是偏的,她任命的管事就是像是凡人世界里给一个普通人家打杂一样。
而枔靖土地则不同了,她是真正的天庭在凡间的神祗,她任命的管事就相当于也跟正统搭上了边儿……
瞧人家钟淼。
当初被一个镇河的石牛精压的大气儿不敢出,现在呢?傍上人家土地神后,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修为暴涨不说,据说还得了一个啥宝物,啧啧,还天天往人家土地神那里跑刷存在感……
瞧把他嘚瑟的那样儿,舔狗…不舔蛤蟆一枚。
哼,要换做我的话…我也能舔,而且更殷勤!
至于之前这土地神斩杀了不少阴魂妖物,其实明白妖心里都清楚,杀的都是蹦达的欢的。
毕竟人各有志,妖也是各有想法。对于这些喜欢安静修炼的妖而言,他们也非常讨厌那些蹦达的欢的,到处搞事情。
奈何有那个厉害的天机娘娘给他们撑腰,他们也无可奈何。
现在好了,那些蹦达的欢的被土地神清理了,可不就轮到他们的好日子了嘛。
于是,枔靖的敕令刚刚发出去,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那些平常都见不到影子的小妖们,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就钻了出来,纷纷涌向旱水沟。
蛇妖,兔子精,甚至还有蜘蛛精…全都道场了。众小妖们好歹也是有些修为的,此刻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各显神通,竟然真的阻挡住了水墙,并且巨浪的高度也在缓慢降低。
枔靖心中感叹,果真是人多力量大啊,要不是这些小妖们,恐怕她这个才刚刚得了一点小势的土地神就要被打回原形,而且还会输的非常惨。
嗯,等事情过后,她一定要好好梳理一下,言必行。
且说这边的局势才稍稍稳定,枔靖发现天边貌似又有更大的浪子打了过来……看来必须要从源头解决才行。
枔靖抽身出来,循着巨浪溯回,来到黑水河。
旱水沟是黑水河的一条支流,黑水河流经驴儿岭…
不过她现在还没进入驴儿岭范围,就看到了这巨浪的源头。
一条黑色的蛟龙盘绕立在河面上。
这就是黑河里修炼成精的黑蛟,在枔靖所知的信息中,黑河虽然一直并不怎么太平,时常有过往船只商旅翻船失踪,但是并没有发生大的洪涝灾害。这次竟然呼云唤雨兴风作浪,想来又是三娘和的法师boss与其勾结的杰作吧。
河水把河岸附近全部淹没,现在看上去一片汪洋,浊浪滔天。
而在翻涌河水上方,这条黑蛟盘绕着庞大身躯,矗立其上,昂起比卡车还要大一圈头颅,低头一副睥睨众生的样子。
在黑蛟的头顶上,是如墨一样的厚重云层,随着黑蛟的的搅动,云层聚集的越来越多,里面隐隐传来闪电和雷鸣。
大雨就像是直接从黑厚的云层中直接倾泻下来一样,天地间被一堵没有边际的雨墙充塞得满满的。
嘶,这哪里是在下雨啊。而是将天上的水直接倾倒下来啊。
这样下去的话,莫说是槐树村,下游绝大部分地区都要万万。
…………这些想法在枔靖意识中只一个念头,她看到这黑蛟第一眼就知道,这就是暴雨和洪水持续不断还愈演愈烈的罪魁祸首。
所以一个照面便直接撑着神盾术冲了上去——在这种紧要关头,不管说任何话都是在浪费时间。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尽一切办法阻止对方施法。
就算是无法阻止,好歹也要干扰一下,哪怕为钟淼为小妖们为下游减轻一点负担也行。
所以,枔靖在出现时没有任何征兆便突然发动了攻击。
咻咻咻——
几只能量箭在黑蛟身上连一个白印子都没留下,竟被其鳞片直接给反弹了。
而她一惯使用的明暗结合的招数,用元能箭攻击吸引对方注意力,然后用捆仙绳偷袭的手段也没任何作用。
捆仙绳被她温养了那么久,就算她自己都能捆住,可见威力还算可以了。但是在这黑蛟面前,人家身子稍稍鼓了一下,便从捆仙绳上传来嘎嘎快要被崩断的声音…
丫的,好厉害。未免自己的法器一个照面就泡汤,枔靖连忙识趣地把捆仙绳招了回来。
如此,她的元能箭和捆仙绳都没这家伙造成任何影像,反倒是她,因为要在三十米范围内攻击,让对方直接落下一道闪电在身上。
嗤啦啦——
身上的神盾术的几个盾牌顿时间闪烁了几下就灭了…
要不是她动作够快再次召唤了几个盾牌出来,恐怕她魂体就要被这闪电烧个里焦外嫩了。
枔靖连忙退了回来,脱离对方的闪电的区域。
好厉害!
刚才的攻击虽然没占到什么便宜,不过看得出她还是干扰到了对方搅动云雨的步骤。
嗯,只要有丝丝能影响到对方,那就不是无用攻击!
继续。
枔靖总结刚才失败经验:最主要是这家伙防御实在太厉害了,身上鳞片就像是自带反弹buffer的护甲,而且不止一层,是三层!
还有对方自带控水和召唤云雨的神通,简直与龙无异!
之前对战鳖精,虽然他的甲壳防御非常厉害,她的元能箭也击不穿,但是他还有弱点,就是五肢与甲壳连接地方就是薄弱点,照着那里攻击准没错。
所以才会被枔靖压着打……
但是这黑蛟……枔靖一时间没看出这玩意儿哪儿有弱点。
至于说什么七寸三寸……那是对于小蛇而言,这么大的家伙,就算把七寸亮给她,她也掐不动啊。
不管了,先上去干,牵制住对方的施法,边打边找机会吧。
嗤啦——
盾牌又报销。
再召唤。
嗤啦——
继续……
枔靖发现这种打斗就是有些费盾牌,还有就是考验她的施法速度,若不然,哪怕被一股最小雷电击中,也让她“全身通透”,那个酸爽,差点就要洗白。
经过几次后,枔靖并没有洗白,她发现在魂魄被闪电劈过后,虽然大部分魂力消失,但是剩下来的魂体变得更加精纯了!
怎么说呢,就像是淘洗面筋一样,洗着洗着,就剩下韧性最好的了。
枔靖发现这个窍门儿后,虽然身体受伤,甚至几次还差点洗白白,但是竟从心底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
难道是有受虐偏好?
且说枔靖在庞大的黑蛟面前,就像一只苍蝇一样,明明干不动人家,却又一次次锲而不舍地往人家身上凑。
渐渐的,枔靖感觉自己已经打出经验来了,一边召唤神盾术,一边施展元能箭,不定地从各个角度各个部位对黑蛟进行攻击,不断地试探。
她还有闲心去看小黑子,呼,还好,这家伙没有像以前那么直接莽过来。刚才的战斗这家伙没参与进来实在是明智之举啊。
毕竟自己虽然是魂体,但有神盾术保护,而对方看起来有一个异形的样子,实际上什么防御手段都没有,一旦被雷电击中,直接飞灰湮灭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家伙哪去了?别不小心挂了啊。
虽然实际战斗力不咋样,但是在自己几个手下中是最有想法也最有眼力价的一个。
意念一动,她注意到小黑子的气息了。
原来在她这方的主战场旁边,还有一场战斗。
这么重要的战斗怎么能少的了天机娘娘呢?
这里准确地说是槐树村地界和驴儿岭之间的交界,枔靖跟黑蛟缠斗,天机娘娘岂会放过在暗处放冷箭的机会?!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香炉1和谐部分 龙傲天哈哈一

下一篇: 含蓄版虎狼之词文案山顶?众人纷

本文标签: 小东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