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粉嫩系馨儿被两大叔视频 不久,北条家

粉嫩系馨儿被两大叔视频 不久,北条家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1:39:11

不久,北条家的人前来参会,来人是北条氏康的姨母北条幻庵,北条家的外交尼。

致哀之后,北条幻庵入本阵幕府与两位主君密谈,其余人等纷纷回归自家营帐,等候后续的命令。

山中幸盛回到营内,对跟随而来的本庄繁长与加地景纲说道。

“我要随御台所回返近幾。”

两姬听得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不该接口。

山中幸盛虽然贵为关东侍所执事,但她的权力其实并不大。

大熊朝秀一系的奉行所,管理关东侍所政务商务,直接向斯波义银负责。

岛胜猛身为御统战众,位列统战众之首,根本看不起山中幸盛这个庸才。

真田信繁原本就被斯波义银寄予厚望,此次关东攻略更是大放光彩。虽然名为御台人序列,其实已经独立一方,不听招呼。

山中幸盛真正管辖的部众,是本庄繁长与加地景纲这些,从旧扬北众转换而来的越后国下越武家。

但下越众追随她,不是认可她本人,而是斯波义银刻意在帮她收拢基本盘。

山中幸盛的能力一直为人诟病,忠心事主是美德,但只有一个忠字,别人也不服气。岛胜猛就认为她德不配位,两人关系恶劣。

可别人再怎么看不起她,都不妨碍她步步高升,因为斯波义银非常信任她。外面也不乏风言风语,说她以色侍君。

山中幸盛并不在乎这些,她这两年在武家斗争中几度磋磨,早已褪下稚气,城府也越发深沉,早不是当初莽撞的愣头青。

加地景纲因为新发田之乱,为保护扬北众佐佐木党一系的亲族,自愿投效山中幸盛。她要敢反水,加地家以后怎么在关东侍所混?

本庄繁长身负叛徒之名,得罪了太多人。她是被斯波义银高抬贵手放过,留给山中幸盛的人才。除了山中幸盛麾下,别处无法容身。

这两姬与山中幸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算另类的忠心耿耿。

将军被弑的噩耗传来,斯波义银必然有所反应,她们也有心理准备。但她们却没有想到,山中幸盛会决定跟随斯波义银回近幾。

本庄繁长想了想,说道。

“京都事变,御台所自有决断,我们听从派遣便是。”

这话是委婉的劝告,下越众的利益在越后,在关东,近幾动乱干她们p事?

山中幸盛要想回去,不论是她一人走,还是带着下越众精锐同行,都不符合她们的利益。

关东侍所内,没有山中幸盛这个执事压阵,下越众会被其他派别边缘化。关东侍所外,上杉家臣团也不是善茬。

武家政治就是大圈套小圈的抱团游戏,越后武家集团对外开拓,与其他武家集团抢好处。对内分好处的时候,也是要掰掰腕子的。

斯波义银回去近幾,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没有了山中幸盛这个领头人,谁来保证御台人下越众这一武家集团的利益不被别人侵蚀?

山中幸盛早就猜到她们的担忧,说道。

“这次关东攻略,真田众屡建奇功。岛胜猛也有带铁甲骑兵冲阵,一锤定音的功勋。

我们的功劳,没法和她们比。”

听到山中幸盛的话,本庄繁长气不打一处来。

当初佐野领合战之时,本庄繁长就提醒过山中幸盛,要考虑自家功业,别白白帮别人抬了轿子。

可山中幸盛呢?玩什么高风亮节!仗是打赢了,她们自己却当了陪衬红花的傻绿叶。

如今山中幸盛还有脸提起自家军功不够,本庄繁长能骂人吗?

本庄繁长自诩智勇双全,当初可是连上杉辉虎都忌惮的扬北众少壮派领袖。

谁知道斯波义银来到越后,连消带打把她折腾得灰头土脸。最后在川中岛合战被人坑害,沦落到给山中幸盛这个蠢才打下手的地步。

更可气的是,山中幸盛还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想法,根本听不进谏言。要不是无处可去,本庄繁长早特么的跑路了!

她这时候还得强压怒火,耐心和山中幸盛探讨。

“山中大人的意思是?”

山中幸盛看了眼面色难看的本庄繁长,当然知道这家伙心里肯定在埋汰自己,但她不在乎。

本庄繁长就是一头难以控制的恶狼,山中幸盛有自己做事的思路,可不想被她牵着鼻子走。

山中幸盛想过,自己若是留在关东,即便拥有关东侍所执事这个头衔,其实能做的事并不多。

对内,她的权限无法制约各方大佬。对外,上杉辉虎也不会把她放在眼里。在关东看似地位崇高,其实大概率是虚度光阴。

与其这样,不如跟主君回近幾做事。

斯波义银回归近幾,不可能带太多人,关东斯波势力的高阶武家大半要留在关东,消化胜利果实。

山中幸盛如果回归,一定是仅次于斯波义银的关东军实权人物。

斯波义银不可能真的空着手,带几个人回去。不说路上安不安全,回了近幾也很难压住场子。

当初近幾斯波领为了支援关东,抽调了大量姬武士过来,几乎把旧伊贺众与旧北大和众的青壮姬武士抽空。

近幾斯波领号称二十万石,其实实力相当虚弱,斯波义银一定会考虑这一点。回归之时,他会抽调关东姬武士组军随行。

关东战事平息,近幾却有立功的机会。

要是关东侍所的下越众,能担任这次回归近幾的关东姬武士团主力。她山中幸盛在斯波义银心中,将会是个什么地位?

不谈公事,山中幸盛心里还埋着自己的一点点私欲。足利将军死了,主君不必再为嫁入御所之事烦恼,重新成为自由身。

这次回返,她一定要跟回去,近水楼台先得月,有些事拖不得,不能让别人占了先机。

面对本庄繁长的质疑,加地景纲的面色看起来也不是很赞同,山中幸盛必须说服她们。

自己不能一个人灰溜溜跟回去,要回去,就得带足人手,才能有说话的底气。

山中幸盛正色道。

“主君不会很快回返,冬季北陆道大雪封路,最早也要等到开春化雪之时。

在此之前,主君一定会安排好关东攻略的后续。首先就是分配这次的军功恩赏,让大家得到好处,安定军心。

我们在这次关东攻略中,并没有建立耀眼的功勋。大熊朝秀后勤有力,真田信繁表现惊人,岛胜猛也有骑兵冲阵的惊艳。

我们争不过她们,想要多分一杯羹,只能剑走偏锋,另辟蹊径。”

两姬不禁点头。

不管山中幸盛在佐野领合战的表现如何大公无私,军功就是军功。别人不会因为你当了**,就多分你一份,武家没这么好心肠。

事情已经变成这样,本庄繁长再计较山中幸盛的战场决策也是无济于事,不如听听她有什么想法。

山中幸盛见她们听了进去,心中有了一丝把握。不怕你们贪婪,就怕你们无动于衷,只要你们肯上套,一切都好忽悠。

山中幸盛继续说道。

“关东攻略之后会进入停滞,开始消化这次的战果。主君要回归近幾处理幕府诸事,在他回来之前,关东攻略不会再有大动作。

这也就是说,在主君回来之前,关东侍所没有什么立功的机会了。”

本庄繁长有点明白过来,山中幸盛是个什么意思,她问道。

“您的意思是,我们的军功不够,干脆随御台所去往近幾,再立新功。”

加地景纲在旁听得面有难色,不是很赞同。下越众根在关东,对近幾没什么兴趣,只是为了立功去近幾作战,很难说服麾下武家。

山中幸盛摇摇头,说道。

“当下属的,哪有和主君讨价还价的道理?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不论御台所给多给少,我们都要满怀感激。

只是我等武家根基在越后国,却愿意主动请缨,不远千里去近幾为御台所而战。如此忠君义勇的表现,主君一定会很感动吧?

御台所做事一贯公正严明,不可能让大家流血又流泪,我会去向主君恳求,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本庄繁长与加地景纲对视一眼,有些心动。

山中幸盛在斯波义银那边非常受宠,这也是她们甘愿听令的一个原因。

能力再强也要跟对了人,不然做得再多也是替别人立功架梯蹬云霄,自己在下面流口水抹嘴。

山中幸盛虽然本事不咋地,但她在斯波义银面前真能说上话,就值得大家跟随。

她的意思是,御台人扬北众还未出兵,就可以先拿一大笔好处。到时候去了近幾作战有功,御台所一定还会有所恩赐。

重赏之下必有勇妇,只要好处给够,凡事都可以商量。

山中幸盛见她们意动,顺势加码说道。

“虽然我们这次军功不显,但我有意请御台所加大恩赏。

毕竟下越众愿意派遣精锐姬武士,随御台所回归近幾作战。这份忠心可嘉,不可辜负。

加地姬,新发田城与五十公野城在新发田之乱后,归属管辖权就一直很模糊,不利于长治久安。

这次我想请御台所下令,将这些领地全部划为加地家的知行地,给予正式的安堵状。”

加地景纲双目圆睁,直接给山中幸盛跪下了,伏地叩首道。

“非常感谢,山中大人,加地家永世不忘您的恩情。”

新发田之乱波及新发田城,五十公野城,加地城三领,当初平定叛乱后,斯波义银下令由加地景纲继承加地家,暂管三家旧领。

但这件事其实留了一个口子,那就是关东侍所驻地被安置在新发田城,镇压可能发生的再次叛乱。

旧扬北众四党,佐佐木党一系被新发田之乱连累,除了竹俣家投靠上杉辉虎逃过一劫,其他三家皆是元气大伤。

加地家身为旧扬北众佐佐木一党的宗家,加地景纲责任重大。山中幸盛许她统御三领,就是给佐佐木党重新做人的机会。

佐佐木党三家的领地位于越后国下越地区的核心平原,竹俣家则贴近越后山脉,地理上反不如三家领地富庶。

加地家虽然管理三家领地,但没有正式的安

堵知行,加地景纲心里一直吊着一丝不安。

只要领地归属划分清晰,加地景纲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不管关东侍所的驻地是否还在这里,都不会动摇加地家对三领的支配权。

这个恩赏足够加地景纲感恩戴德,派遣三家精锐姬武士追随山中幸盛去近幾作战。

山中幸盛回头对本庄繁长说道。

“即便我们愿意前往近幾作战,御台所也不方便给予我们军功之外的土地。

你知道,武家最重视土地,非军功得领地,总要为人诟病。”

本庄繁长点点头,心中其实有些失望。

她看到加地景纲的恩赏有点眼馋,但事实上,加地景纲并没有得到军功外更多的领地,斯波义银也容易给予这份恩赏。

武家重土地,她们的军功不够,请求出兵近幾的忠心换点别的可以,换土地不太实际。

就在本庄繁长失望之际,山中幸盛笑了笑,说道。

“虽然无法得到更多的土地,但可以争取一下阿贺野川的商路线。

本庄家在新发田之乱中立功恩赏,主君给予了通往庄内地区的商路经营权,想必从中受益匪浅吧?”

本庄繁长的双目发光,气息都重了三分,鞠躬道。

“御台所大恩,本庄家确实收获颇丰。”

越后通往奥羽两国的主要商路,是从阿贺野川穿越山谷,进入越后山脉另一头的会津四郡。

本庄繁长得到的,下越北部通往出羽国庄内地区的商路,只是九牛一毛。可就是这一毛,已经让本庄家非常满意。

商路不但代表着商业收入和关卡税收,总重要的是与周遭武家领地的交流。

本庄繁长在旧扬北众心目中就是叛徒,本庄家以后要想长久生存,必须缓和周遭领地武家对自家的敌意,而商务就是最好的办法。

商路控制在本庄繁长手中,她愿意与周遭武家分享利益,大家就是好朋友,过去的事就可以过去。

说到底,谁愿意和钱过不去,以前的不开心还不是为了家业,为了利益?

山中幸盛说道。

“安田家投靠了上杉殿下,她家的安田城位于阿贺野川上游北岸,山脉溪谷入口。虽然地利人和,但她家的手也未免伸得太长。

我听说她家私下了不少货,并没有经过账上运转。”

本庄繁长正色道。

“竟有此事?这不是公然破坏关东侍所与上杉家臣团之间,对于北陆道商利的分配方案吗?

安田家督长秀竟敢以权谋私,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本庄繁长已经品出味来,装出一副正直无私的模样,给山中幸盛当捧哏。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第一章 咬一咬舔一舔|当阿莎蕾娜与

下一篇: 啊啊啊不行了 沈修染收拾行

本文标签: 粉嫩 大叔 馨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