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不带污字的虎狼之词此时,天空中

不带污字的虎狼之词此时,天空中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1:20:21

此时,天空中所有雷劫都汇聚到一个点,像一柄炙亮的利剑,从云层中朝着黑蛟直刺下来。
饶是他马上就要完成蜕变,即便他有很多层无比坚硬的鳞甲,然而这柄利剑还是将他身体刺穿……
既然周围没有散乱的闪电落下,黑蛟此刻痛苦地扭动躲避利剑攻击,而枔靖则可以再靠近些,更加肆无忌惮地攻击。
小黑子更是嗷了一嗓子扑了上去,嗤啦啦——
黑蛟身上缠绕剩余闪电将他差点弄散了架,他却是丝毫不惧,只是差点散架而不是真的散,不退反进,身形一动便钻进对方身体。
反正是能量体,张口就朝对方的魂体咬了下去,最好的修复就是攻击和吞噬。
所以很快,黑蛟身体就出现了一段魂体空白,之前小黑子咬了他的尾巴,就少了一块魂体。这家伙的攻击十分刁钻。
小黑子就像一条寄生虫,钻进黑蛟的身体里啃食其魂体,以至于他的很多手段根本没办法施展。
只能嗷嗷叫着在洪水中扭动腾挪,还有那可恶土地神,也是不停往他伤口射箭,伤势越来越严重,骨头都露出来了。
“饶命,饶命……”
那个矗立在天地间不可一世的睥睨众生的黑蛟也求饶了。
毕竟只有活着才有无限可能,只有活着才有机会自己给自己的存在和生命定义,一旦死了,那就只能任由别人怎么去编排了。
所以,当面临真正的死亡时,强大而高傲的黑蛟也不能免俗,开始求饶起来了。
此刻,枔靖的攻击动作未停,但是小黑子却停下了继续吞噬魂魄。
黑蛟不敢也不能将自己的蛟魂脱离身体,那样的话惩罚雷劫会直接将其轰得飞灰湮灭,连挣扎余地都没有。身体就是最好的保护。
只是这个狰狞的妖灵竟然无视他蛟魂的反噬,毫无阻碍地伤害到魂体,实在太恐怖带刁钻。
不能继续强硬下去了,真正的好妖就是要能屈能伸。
所以黑蛟求饶了。
“求土地上神住手,只要你能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意永生永世成为你的奴隶,供你驱使……”
收一条蛟龙当小弟?
对方有呼云唤雨的神通,好像的确能做很多事情哈……
而且,连刚才芫天师都能临死忏悔,反将了黑蛟一军。要知道她和芫天师几乎可以说的上是死敌了,她毁了人家的宝贝,对方不惜押上国运参了她一本,此时还打算利用制造天灾来嫁祸她除掉她,而她也是毫不留情地反击……简直就是没有任何和解可能的仇敌了。
但,就算是这样,人家临死却用自己毕生的修为法术还有生命来扭转乾坤,竟然将盘踞在黑水河里的“黑龙”搞的奄奄一息。
如此算来的话,简直除掉一大害了!
那么,她又有什么理由不相信这条黑蛟也能弃恶从善呢?
不过嘛,这好像跟信不信无关,而是与生死和实力有关。
若不是那惩罚雷劫将这黑蛟重伤,若不是他们现在将其打的要死了,他会诚服给一个小小土地神?
再说了,就算黑蛟现在愿意当她的手下,以她的实力也无法签订灵魂契约,只能类似夭夭和小黑子的主仆契约。
她可不觉得自己有实力和人格魅力让对方在脱离险境后还能心甘情愿诚服自己。
对于这种没有绝对把握的事儿,枔靖压根儿就不去想不去奢望,干吧——刚才她在收回因果灵镜的时候,光束从蛟龙身上划过,啧啧,别看其看起来黑亮中透着金光,很是威武光鲜,实际上在灵镜中黑雾缠绕,怨煞气弥漫。
所谓怨煞之气就是怨气残留和所杀生灵的孽力沉积,枔靖不知道所谓的杀生和孽力之间是怎么计算的,有些人杀了很多动物和人身上有杀气,却没有孽力纠缠。而有的却充满了孽力。但既然她已经进入神道,当然要相信神道体系。
简言之,这个黑蛟身上带了很多命债,杀了他的话就是她的一大笔功德——有点类似那种送分题。别人作恶累积恶果,然后将作恶之人干掉,这些恶果就会转化成自己功德。
……枔靖就当的没听到黑蛟的求饶,现在又不是在村民面前做秀,而且也没有实力碾压,所以根本就不废话。
手中的元能箭朝着一个地方攻击…她瞟了眼停下来小黑子,咦,这家伙怎么不攻击了?难道真的信对方要与他当同事?
小黑子传音:“这黑蛟原本是一千年前被镇压在黑河底下的蛟龙妖灵,后来他悔悟了才逐渐解开封印,却褪化成了蛇的样子,然后经过几百年的修炼,他的实力越来越强,与蛟无异,但是始终无法突破而重新长出爪子,便无法变成真正的蛟龙。”
枔靖听了后眉心微蹙,语气中不自觉地有些冷淡:“你的意思是说他已经受过惩罚了,想说他修炼不易?”
小黑子:“我的意思是,这是有人故意让他在此修炼的……”
枔靖听到这里,攻击的动作也稍微顿了一下。
丫的,也就是说这是一条有背景的妖?
虽然过去了几百年,也不知道当年那位大佬是轮回了呢还是飞升了亦或者还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角落,要是知道她把人家养在这里的宠物给灭了,那……那……她才刚刚了结了法师boss这笔帐,再来一个?
枔靖下意识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按理说这黑蛟有这么深厚的背景,求饶时就是一重要筹码,他为什么不自己说出来?
还有,小黑子又怎么知道对方原本是被镇压而退变成了蛇形的?
小黑子道:“我……看看到了他魂体元灵中的那个印记了,只有仙人级别的修炼者才能下这样的烙印。相当于在对方元灵上套了枷锁,以后不管修炼到如何境地都要为其所用…”
枔靖心中一惊,这大家伙还果真是大能者豢养在这里的宠物啊。
呵,美其名曰将恶蛟镇压,实际上则是另一种形式的豢养而已。
怪不得刚才小黑子啃噬人家的魂体啃的挺欢,可突然间就停下来了,原来是发现了这个秘密啊。
枔靖看着河面上脑袋几乎和身体快要分家的苦苦求饶的黑蛟,她脑海中莫名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里面大概讲的就是师徒几人经历很多磨难最后取得真经的故事,途中会经历很多磨难,都是些妖魔鬼怪给他们设置的关卡一样,没有背景的基本上一棍子打死就死了,而但凡有些背景的最后都被其背后大佬救了。

——他们不管在地方吃了多少人做了多少恶,只要大佬降临,呵斥一声“畜生,还不变回原形”,于是那些妖物变回原形乖乖回到主人温暖怀抱里,继续享受神光照耀,至于以前作下的那些事情受到伤害波及的凡人……自然是一句“那本是他们前世作下的孽,今生该有此劫”给打发了事。

呵,前生作孽今生该有此劫。

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前生的孽不在前生就报应,一定要等到来生去报?最为关键的是,这一世又没有上一世的记忆,在旁人眼中就是明明规规矩矩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却要凄惨而亡,却硬要给这悲惨强加一个前世的借口,总觉得太过牵强。

枔靖当时看到这些的时候就在想,自己真要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成为里面的普通百姓的话,那该多憋屈啊。自己都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却要这辈子来承担——有本事你就让我拥有前世的记忆啊,好歹让我死的明白一点啊!

言归正题,可见就算是在影视剧里,人家有那么强大的实力都不敢跟这些有背景的妖物硬刚,都要把妖放了,她现在又凭什么去硬刚?

渐渐的,枔靖手中已经凝聚出来的元能箭渐渐收了回来,她怂了,真的怂了。

这黑蛟在黑水河那么多年,每年河上都要死很多人,每年附近的人都要举行大型祭祀。

难道那些强大的捉妖师除魔师们都不知道这里盘踞一条作恶的“黑龙”吗?既然知道又为何没来处理?

是因为黑蛟本身很强大,也因为他背后有靠山啊。

——费尽千辛万苦除掉黑蛟后,再引来强者的记恨,岂不平白给自己招来祸事?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得。

枔靖好歹也是在职场上混过的人,就像公司里总是有一些人,事儿不干工资却拿的比干活的还高,关键是脾气还忒坏,动不动就对别人呼呼喝喝……就是因为人家有后台啊,某个七大姑八大姨的侄子侄女神马的。

遇到这种人的话要么就忍着舔着,要么就敬而远之。

至于说你比较刚直敢直言不讳什么的,抱歉,社会的生存规则可不是书本和影视剧里那么“量化”,好像只要是站在正义和规则的一边,不管多么大的势力最后都要向规则低头。被美化和篡改过的东西,看看愉悦一下心情就好,千万别当真,否则只有成为规则的边缘人物。

是以,枔靖这个老油条终究还是犹豫了,一个芫天师就让她差点彻底洗白,要是再来一个真正仙人级别的大佬…不敢想象。

枔靖停下攻击动作,黑蛟也觉出一些味道,心中虽然很是疑惑,这个家伙怎么就停手了呢?

刚才自己那么求饶都不为所动的,难道是终于感受到自己的魅力了?

他虽然无法探知到自己元灵深处的印记,但是从小黑子和枔靖的反应来看,想来是自己身上定然有什么让他们忌惮的东西了。

不管了,只要给他喘息时间,肯定会翻盘。

一旦恢复了实力,堂堂蛟龙一族给这渺小的人类土地神当奴隶?

土地神?也就自己把自己称呼为神,实际上在神道体系中就是个……怎么说呢,连天庭上一个打杂的小仙儿都比他们的地位更高,实力更强。

所以,趁着这两人停下攻击的档口,他也终于脱离惩罚雷电的攻击范围。

强大的生命力让创口地方开始以肉眼的速度愈合,裸露的白骨逐渐重新覆盖上了肌肉,脉络……

只可惜魂体受损厉害,不然,他可以直接先灭了这两只苍蝇再继续历劫。

轰隆——

一声响彻天地巨响在枔靖面前炸开,顿时,黑蛟身上覆盖上了一层电光,周围的河水开始围绕着他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旋窝。

旋窝越来越大,逐渐波及到整条河流,并越来越高,一直耸立到天顶,在弗一接触到天上的云层时,那道惩罚雷电之力被分散了。

他这是要继续未完成的雷劫?!

——以水的力量将惩罚雷电的威力分散,如此便在他能够承受的范围。

只要完成蜕变,重新长出爪子,便能真正遨游天地间,甚至飞升妖仙界域。

枔靖自从知道黑蛟来历后,脑袋里就有些嗡嗡的,心中充满了惶恐和忌惮,没办法,前世短短几年的职业生涯给她的经验教训太深刻了。

而此刻,当她看到黑蛟的动作后才恍然明悟过来。

这个世界上要是真有仙人的话,就算只是做做样子,这些妖魔鬼怪也不可能如此猖獗啊,神道也不可能没落如此啊。

还有,这黑蛟实力如此强横,刚才她和小黑子对他不遗余力地打击,等人家一旦蜕变完成,人家还会认这个契约吗?当然不可能。

又不是落在元灵上的印记,只是魂体上的约定而已,当灵魂足够强大后是可以自动修改灵魂约定。

就像是普通灵魂契约只在身体表面刻字,人家只要忍着点痛就算是割掉一层皮就能洗掉了。

只有元灵上的印记才是在身体内的心脏上刻字,反正自己是没办法给自己洗掉地。

至于哪个大佬留下印记的事,枔靖也想明白了,如果她现在不干掉这黑蛟,最多不过一天的时间,等黑蛟恢复和蜕变完成,便是她的死期。

直接干掉黑蛟的话,就算是那大佬要找她算账,那也要等到大佬发现并下到这个凡人世界才行。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枔靖整个人再次恢复高昂的斗志,干就完了!

然后毅然决然地冲进旋窝。

嗤啦啦——

好强的电弧,只是穿过旋窝便瞬间耗掉枔靖好几层神盾术的防御。旋窝中心相对平静,黑蛟已经将那惩罚雷电的力量分散开,变成一片散乱的细小闪电分布在旋窝中心。
这些小闪电的力量就在他承受范围又恰好可以让其蜕变。
枔靖再次开始疯狂攻击——还好,黑蛟身上那个巨大的创口还没有完全修复,元能箭没有任何阻碍地给对方造成最大伤害值。
很快,伤口地方再次被戳开,露出里面的白骨……
嗷呜——
“你这个卑鄙家伙,你出尔反尔,我诅咒你将受到永生——炼狱——之苦——”
永生什么之苦来着?永生也是一种苦吗?为什么听起来好期待的样子呢。
“永生?你确定是在诅咒我?”
枔靖施法不断,双手配合越来越默契,大概是精神太过紧绷了,在一片轰轰的嘈杂中,她恍惚听到对方说要诅咒她永生什么的。
她顿时就吃了一惊,什么,自己也有如此牛逼的待遇?以前看过一电影,有个女巫便诅咒主角长生不老,说是这样才能让主角体会亲人离别的痛苦,她当时就乐呵了:只要是正常人的寿命都能体会到吧,还有永生?这样的敌人多给我来一点,啧啧,连诅咒都这么让人爽快啊。
黑蛟看着枔靖一脸懵懵的还很认真的样子,丫的,他觉得这家伙肯定是故意听错故意说错来激怒他的。
我已经这么愤怒了,还要来激我?谁想让你永生了?永生是所有修炼者至高追求好伐。我是要你受苦懂不,永远受炼狱之苦!
啊不好,翻云覆雨之术出现了破绽,周围的水旋窝开始崩溃…
天空的惩罚雷劫再次将他锁定,与此同时没了旋窝阻挡,小黑子再次加入战团。
黑蛟发出震天的怒吼,可是不管他如何挣扎如何愤怒,都无法阻止这两个疯子的攻击。
两个时辰过去,终于,这条两米多粗一百多米长的黑蛟,在惩罚雷劫主攻,枔靖和小黑子联手助攻之下灭掉了。
黑蛟的魂体已经进了小黑子的肚子。
这可是强大的黑蛟魂魄啊,不是普通阿猫阿狗的魂魄,这家伙却一点事儿都没有。可见对方的魂体融合能力实在太强了。
小黑子将一条大概手指粗的金色蛟龙交给的枔靖。
枔靖:“这就是他的元灵?”
原来,元灵就是本体形象的缩影,那么自己以后修炼出来的元灵是不是一个缩小版的自己?
那么小黑子呢?好像上次对方实力最弱的时候她用神识瞟了一眼,一片黑乎乎的混沌。
后来也就懒得去查看了,而且总是用神识去探人家的底很没礼貌,一点也不尊重人家的隐私。
萌萌哒的小金龙在枔靖掌心努力扭了扭手指粗的小身体,发现被力量禁锢着,睁着大大的眼睛无辜地望着枔靖……
没想到将一个凶神恶煞的外壳剥开后,原来里面却是一个如此可爱的小家伙。
小黑子点点头,爪子指着小金龙说道:“你看,这,蛟龙的额头上…”
在对方指点下,枔靖看到了那个隐现的符文,一个“Ψ”型的字符,就像是长在元灵上一样。
枔靖未免自己会把这个符号忘记便随手扯了一片树叶记下,虽然现在看起来挺简单挺好记,但是为防以后经历事情多忘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
小金龙可怜兮兮地望着枔靖,传递着求饶的信息。
还真是让人有些不忍心下手啊。
枔靖一边给自己催眠:这一切只是表象,只是表象,不能被对方外表所迷惑了……他是黑蛟,你没能力真正驯服对方……
然后一边抓着小蛇往葫芦聚灵瓶里塞去。
小金蛇四个软乎乎的爪子紧紧抱着她的手指,从嘴里发出嘤嘤的奶音……
小黑子在旁边看看小金龙,又看看小土地。
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不过最后还是转过脸,直到枔靖这个冷硬心肠的家伙彻底将小金龙塞进聚灵瓶里。
此刻,他的意识深处浮现出另一幅画面。
那个人收了很多宠物,每次战斗时便会召唤出一个大妖军团……
…………
黑蛟一死,天空的劫雷逐渐散去,露出明晃晃的太阳。
下面滚滚浊浪也逐渐平静,水位也在慢慢下降。
呼,总算是雨过天晴了。
枔靖感觉刚才的战斗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明明她在对方面前是那么的渺小,对方是大象,她是蚂蚁,就算是站在那里她都无法撼动。
然而却有了一个最好的结局:黑蛟竟然真的被她和小黑子干掉了,这不是做梦是什么?!
高台上的道场,一个细微的亮点引起枔靖的注意。
飞遁过去,发现亮点上传来让她很是熟悉的气息——芫天师?
她捆仙绳都被爆炸毁了,对方一丝元灵未散?
芫天师传音:“当年我鬼迷心窍想要走修炼捷径,给自己留下一生的污点。后又执迷不悟想要报复,如今我终尝恶果,也算是咎由自取。好在这次劫难有土地神力挽狂澜没有酿成更大的错误,还请土地神看在我用自己的修为和生命弥补过失的份上,给我一个往生的机会……”
枔靖此刻心情很复杂,以她斩草除根睚眦必报的性格,觉得既然结下了梁子那就应该铲除所有隐患。
然而她终究还是下不了手——如果不是对方临阵醒悟,以乾坤之力击杀黑蛟,这场灾难何其恐怖。
好吧,她可能会见势不妙逃走,但是她再也不可能是土地神了…只是一个从异世而来的普通孤魂野鬼而已。
她毁了他的“根基”,他参了她一本,他布局又破局……
枔靖没有搭芫天师的话,总觉得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有种小人得志的感觉。
以前就特别看不惯那些以胜利者姿态去指指点点的人,她不想成为自己不喜欢的类型,反正尽量吧。
她把头偏向别的地方,四下查看着,一手拿出因果灵镜说道:“让我照看看这里还有没有黑蛟的同党……”
因果灵镜的光束照在道场上,凭空出现一个小小旋窝……
芫天师看了看枔靖,枔靖却故意看向其他地方。
他轻声叹息,成王败寇,没想到最后却要蒙受来自“敌人”的成全才能前往往生。
光点缓慢飞进了旋窝……
枔靖将灵镜往其它地方照了一圈,咕哝着:“…好像没有同党,收工吧。”
小黑子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小土地一个人的表演,的确,怎么处理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在功和过之间作为事件中的一个角色很难抉择。
不管是放过还是不放过,都只能代表和满足一部分的立场。
既然不能顺了每个人的心,那就顺自己的本心吧。一代国师不管是风光的还是暗藏龌蹉的一生就此落下帷幕,虚弱的光点缓慢地通过界域通道,前往灵该去的地方。
他刚才说的话一半的确出于真心,还有一部分则是求生欲望下的小小算计。
真心是因为他最后关头的确醒悟了,小算盘则是想通过那些话作为打动对方放自己一条生路,甚至是帮自己开启往生通道的铺垫。
他临死前的醒悟是:他明白了,就算他拚尽一切也不可能报复这个土地神,就算是想与她同归于尽也做不到了。而黑蛟临阵背叛了当初的承诺,他不逆转的话对方会毫不意外地成为最后凌驾在人类之上的赢家。就算死也不能便宜这个蛇妖啊!
所以,他要么被枔靖用困灵符,捆仙绳和法术直接干掉,这样死了的话真的太不值了,还不如拼一个来生。于是他将阵法扭转,从辅助雷劫变成了惩罚雷劫……
施法后,他以为自己会连一丢丢意识都不剩呢,没想到这个黑蛟身上的孽力超出他想象,竟是让他保留了一丝丝意识。只可惜他已经无力自行进入轮回通道。
没错,他说那么多就是想让枔靖帮他一把。作为一个土地神要帮助阴魂进入轮回通道太简单了,可以说就是对方的举手之劳。
然而他深知,就算是举手之劳,他也没有资格去要求人家就应该“举”这个“手”。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所有假设:被对方直接灭杀;
或者被义正言辞地训斥——比如为什么不顾天下苍生,为什么作下那歹毒阵法等等;
再或者再语重心长地让他“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好像以前他没少跟那些被他降服的精怪说这样的话呢…唉,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然而,他做好了所有的假设,所有的心理准备……对方却什么都没说,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搭。
然后装作“不经意”地默默地帮他开启了前往轮回的通道……
——丫的,这次算是正儿八经欠了对方一个人情了。
这是芫天师此刻唯一的念头。
从他的角度而言,被这个土地神坑惨了不说,最后还落得欠人家一个人情,连不想承认都不得行。
唉,罢了。
…………
枔靖取出黑蛟内丹,本打算直接把黑蛟身上的材料整理出来,不过想到这次洪水肆虐将近三天时间,虽然提前有所防范,也召集所有力量挽救,但是两岸受灾情况还是很严重。
所以决定先把村民安抚好,再来收拾剩下的吧。
房屋冲毁不少,生活物资和粮食也损失很多,庆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
而且经过这次灾难后,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更紧密了,对土地神信仰的人更多也更虔诚了。
一些开启灵智的动物精怪有意识地参与到灾后重建中,或多或少收获了一些人类的感恩,有了功德的力量,算是正儿八经走上正经修炼之路。
至于天机娘娘,在她的临时基点被黑蛟毁了后就直接逃回驴儿岭的娘娘庙里,没有再出来。
实际上她那里也进行一番激烈战斗,就像之前说的那样,她的神位没有神牌,谁都能坐。所以她不能离开太久和太远。
本来上次战斗在驴儿岭和四方山之间的交界,她也算是没有出自己的范围,奈何当时情况太复杂。
所以在兰若寺修行树精姥姥因为一直被她压榨,心有不甘,便联系上黑山老妖,趁着混乱以及她陷入与土地神的战斗中而来个釜底抽薪,夺取她的神位……
……枔靖回到自己神室时已经是从她离开后的第四天了……
看着面前变了样子的山谷,到处都是被洪水冲刷沟壑,被连根拔起的树木,还有被淤泥掩埋的藤蔓杂草。
她的神位!
神位旁边泥土被冲刷掉,反而显得土地神的石头格外突兀地矗立着。
周围都是光秃秃,唯独在两块石板夹缝中长出来的那棵小桃树依旧顽强地坚挺着。
桃树虽然很小,但是看得出他此刻的根系竟然将整块石头都包裹起来,另一部分深深地扎进地下……
夭夭——
枔靖一眼就看到了小桃树根须和树身上被扯断的和被啃的印子。
可是仍旧坚定地紧紧地包裹着神室……
那一刹那,枔靖眼眶湿润了。
夭夭撑着只剩下鹌鹑蛋大小,极度虚弱的身体,顺着自己的一根小小枝桠爬到叶子上。
细小手臂紧紧抓着叶片,一手努力向枔靖挥舞着:“小土地,你回来啦…我把神室守住了…”
因为终于看到期盼的小土地,因为紧绷精神力终于放松,所以小小的身体顿时失去了支撑,一下子从叶片上掉了下来……
掉进一个温暖的柔柔怀抱里。
枔靖眼里闪烁着泪光,小心翼翼地捧着缩了水的夭夭。
她离开的时候,夭夭都有碗口大小了,头顶也长出了两个花瓣。
而这次,夭夭的身体却只有鹌鹑蛋大小,甚至比她刚刚接手神室的时候还要小一圈。
他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的是与细小桃树树干极不相称的超级发达的根系,将神室的石头与地面牢牢绑定在一起。
正是因为这样,神室才没有被洪水冲走。
枔靖缓缓地温柔地将能量灌注给对方,小家伙太过虚弱了,反而不能一下子吸收太多。
夭夭此刻是真的累极,他那芝麻一样的小眼睛努力睁开看着枔靖,确定是小土地回来了才彻底放下心来。
嘴里咕哝着:“小土地回来了,真是太好了……”小小身体努力地在枔靖的手中蹭了蹭,然后放心地沉沉睡去。
枔靖将夭夭放回灵室中休养,视线从折断的桃树杆,扯断树根上扫过,用手轻轻抚摸过…
感应到从上面传来的轻微的颤栗,就像这些痛苦还残留在树身的记忆中一样。
这绝对不是简单洪水冲刷那么简单。
这个地方洪水淹不过来,而山上的水也不可能那么大…唯一解释就是,有人在这里动了手脚。
她让小黑子先会灵室修炼,又给了一万能量,刚才恍惚看了眼能量,好像挺多的。
小黑子在这次洪灾中出力不少,这是他该得的,让他安心进阶就是,剩下的不用他担心。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前进小组在巨

下一篇: 好看的肉文 小师叔早这个

本文标签: 虎狼 不带 之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