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刺激的虎狼之词城南冷冻厂很

刺激的虎狼之词城南冷冻厂很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1:14:50

城南冷冻厂很大,里面还有分区,比如屠宰区、冷冻区、加工区等等。

而屠宰区里面又划分了好几个区域,足以说明这座冷冻厂的规模。

我们来到屠宰一区,就看见厂房门大开着。

商务车在门口停下,我们下了车,直奔厂房里而去。

厂房里面黑灯瞎火的,没有光亮,依稀可以看见前面站着两个人,左边是一个扎着马尾,身材玲珑的女孩,右边是一个穿着风衣,身材高挑的男人,正是慕容灵和谢一鸣。

我当先走上去,跟谢一鸣打了个招呼,开门见山地问道:“什么情况?”

谢一鸣努了努嘴巴,让我们看向前面。

慕容灵举起一支小手电,照向正前方,一幕恐怖的画面顿时映入我们的眼帘。

“天呐!”刘佩佩忍不住失声惊呼,双手捂住嘴巴。

其他人的反应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脸色巨变,脸上的表情极其难看。

前方是一个铁架子,上面挂着很多铁钩子,锋利的铁钩子上面血迹斑斑。

通常来说,这种铁钩子上面挂着猪牛羊等牲畜,方便宰杀。

但是,此时此刻,前面这一排铁钩子上面挂着的,并不是什么猪牛羊,而是一排人!

男男女女,有老有少,约莫有十数个之多,他们就像牲畜一样,被杀死之后,挂在了铁钩上面。

那些铁钩穿透了他们的咽喉和胸口,其状惨不忍睹,淌落的鲜血把下面的案台都染红了。

那些血渍有的已经凝固发黑,有的颜色还比较鲜艳,证明这十多个人并不是一次性被杀死的,有人先遇害,有人后遇害。

从尸体特征也能看出,有的尸体布满尸斑,肿胀发黑,有的尸体还未腐烂。

恶心恐怖的事情我见过不少,但是像这样把人当牲畜一样挂起来,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心中也是非常的震惊。

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眼前的这一幕景象,都会成为在场众人的梦魇。

我摸了摸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这些人都是什么人?是谁杀了他们?挂在这里,又是几个意思?

谢一鸣对我说:“师父,慕容灵已经确认了这些死者的身份,他们全都是本地有名的能人异士、出马弟子、驱鬼大师等等!”

什么?!

我浓眉一挑,没有想到这些死者的身份竟然如此特殊。

按理说,这些出马弟子,驱鬼大师,都是一些厉害角色,他们怎么会被人像猪牛羊一样宰杀了?杀死他们的凶手,究竟是何方神圣?

慕容灵转过脑袋,眼眶红红的,声音哽咽:“他们全都是我的朋友!上个月我们还在一起聚会吃火锅,然而现在……他们……他们全都……我说群里怎么没有人回应我,原来他们全都死了……”

我深吸一口冷气,问慕容灵:“你之前不知道他们来这里抓鬼?”

慕容灵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问慕容灵。

慕容灵说:“冷冻厂的大老板周永生托人联系的我,说冷冻厂里闹鬼,这个鬼很凶,给我一百万的报酬抓鬼!但是让我保密,这个生意就交给我一个人做,不能对外声张,以免影响公司的名誉和生意!”

“这是一笔怎样的生意?”王侦件插嘴问道。

慕容灵说:“按照周永生的说法,之前有个屠宰工人因工作疏忽,导致操作失误,结果自己被铡刀斩掉了脑袋。据说当时的景象十分可怕,那人的脑袋滚出老远,两只眼睛还瞪得圆鼓鼓的,而断颈处的鲜血,就像喷泉一样往外喷,到处都是血。

后来这个工人冤魂不散,变成一个无头鬼,每晚提着斩骨刀在厂房里走来走去,找人索命。

这个鬼太凶了,没人敢招惹他,所以老板周永生只好开出一百万的暗花,寻找能人异士来搞定这件事情!”

我眯起眼睛,眉头紧皱:“你刚才提到,周永生跟你说,这个生意只交给你一个人,但是你的这些同行又是怎么知道的?他们怎么会全都来了这里?”

慕容灵脑瓜子转得很快,她说:“很简单,周永生说了谎,我被周永生骗了!我相信我的这些同行,每个人都接到了周永生所说的这笔生意!”

我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开,立即对众人说道:“离开这里,这是一个陷阱!”

我不认识周永生,也不知道周永生那边是什么情况,但我可以肯定,周永生绝非善类。他用一百万暗花做诱饵,将这些出马弟子挨个引到屠宰场,再挨个杀死他们。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把冰城当地的出马弟子、驱鬼大师、道家传人全部铲除。

这是一个陷阱!

一个致命陷阱!

那些出马弟子,每个人都被周永生骗了,周永生巧妙地安排了不同的时间,让他们分批次来到这里,再将他们分批次杀害。

这些人因为“保密合同”,都是孤身一人来到这里,没有支援,没有战友,一走进这里,便不能活着离开。

这个周永生到底是何许人?

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我转过身,当先往厂房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王侦件说:“我需要周永生的全部资料,并且,我要找到这个人!”

王侦件点点头,招呼其他人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撤!这是周永生设下的死亡陷阱,在这里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慕容灵望着那十多个同伴的尸体,脸颊突突直跳,娇躯也因愤怒而发抖。

谢一鸣走过去,拉了拉慕容灵,示意她快走。

慕容灵愤怒地说:“我不走,我要留下来,我倒想看看,周永生到底能使出怎样的阴招?”

谢一鸣劝慰道:“我知道你想为你的朋友们报仇,但是,你现在更需要的是冷静!”

“我没法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慕容灵用力推开谢一鸣:“你走你的,不要管我!”

而后,慕容灵扯着嗓子,对着空荡荡的厂房大喊:“姓周的,滚出来,躲着做什么,有种出来!出来啊!”

慕容灵的叫喊声在厂房里回荡,但是却无人应答。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乖我还没出来再来一次 昨天晚上在电

下一篇: 大叔 舌头 好棒|“什么是阴七

本文标签: 虎狼 城南 之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