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额&&&rd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额&&&rd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51:04

“额……”梁清子感觉有些尴尬,“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吧……我……”
梁清子挠了挠头发,不知道下面的话该怎么解释。
温一灼的眼神却异常温柔:“不必多说,我都懂。”
???
梁清子头上冒出一串问号!
懂?
他懂什么?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就懂了?
“哦,对了。”梁清子将刚刚藏好的那块玉髓拿了出来,“你瞧瞧这是什么?”
温一灼探眼看去,随即整个人如雕塑一般愣在原地!
“玉髓!你从哪里得到的?谁给你的?”
温一灼的反应在梁清子的意料之内。
“这是我掉到湖里的时候,在湖底看到的。湖底还有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装着玉髓。我猜应该是有个人特意放在那里的,但不知道是谁。”
玉髓触手生温,给温一灼带来一种十分久远的熟悉的感觉。
这是他的传家之宝。
早在门派覆灭的那天,玉髓就不见了踪迹。
多少年来,他无数次在梦中寻回了玉髓,治好了自己这一身的伤病。
但最终只发现是黄粱一梦。
此刻,他将玉髓拿在手里,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梁清子摇了摇头:“看质地,应该是个价值不菲的宝物。”
(内心OS:废话,老娘当然知道这是啥!)
“既然知道价值不菲,为什么要拿给我看?你就不怕我占为己有?”
梁清子释然道:“占就占了呗,咱俩谁跟谁啊!”
温一灼第一次将目光避开了梁清子的眼睛。
他害羞了!
“这块玉你要不要?”梁清子故意问道。
温一灼看梁清子的表情一如往常,并没有任何异常,这才说道:“实不相瞒,这块玉是我的家传的,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在找。所以今天在你这里见到,我特别意外。不明白失踪多年的玉髓,为何竟然会出现在玄辩门?”
梁清子装作一副很震惊的样子。
“看来我这次掉进湖里是亦获得福,歪打正着了。”
说完,她咧着嘴对温一灼甜甜一笑。
但不知为何,温一灼看着这样的表情,心中却有点难受。
这个傻姑娘,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过不去的事情,一心寻死,还在为自己高兴……
“你打算怎么处置这块玉?”
“既然现在我知道他在哪里了,便也安心了。这块玉,暂时将它放回原处,我会派人看着。”
梁清子点了点头。这是找到幕后之人的最好的办法。
“那个……”最要紧的问题解决了,梁清子觉得神清气爽,连精神都轻松了许多。
“你今晚来,是有什么事吗?”
“……”温一灼一愣,“其实也没什么事……”
他下意识地就像拒绝,但是握了握手里的玉髓,又觉得,如果自己说没什么事情的话,好像显得自己是专门为了玉髓来的一样。
“对,我是来探病的。”
但说完这话,温一灼突然意识道自己还是说错话了。
奇了怪了!
自己一向思路清晰,怎么一遇到梁清子,所有的理智都不在线了呢!
“反正……你好好休息吧!玉髓的事情多谢你了,我先走了!”
温一灼抬脚要走,顿了顿又说道:“多保重,别再做傻事了。”
说完,温一灼一个空翻,便从窗户飞了出去!
梁清子看着温一灼落荒而逃的背影,心想:这窗户我是封呢,还是不封呢?
梁清子坠河的事情,在玄辩门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玄九不遗余力地描绘当天的事情,反复言说当天梁清子是如何当机立断救了玄六,又“不经意”地说出玄六是如何“不小心”反手将梁清子推入河中的。
现在整个玄辩门的人对梁清子的感情,由最开始的不服,到后来的慢慢接受。经过玄九这么一渲染,现在玄辩门上下,对这位新的副掌门,已经上升到了敬佩的地步!
而对于玄六,他们全然没了以前的尊敬,总是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就连三位主事师兄,都开始对玄六颇有微词。
“玄六啊,不是师兄说你,这件事情你真的做的太过分了!就算你要为小七打抱不平,但清子现在毕竟是副掌门,你总要有点尊卑之分。以后见到清子,要端正态度,知道了吗?”
什么叫做有口难言?
这下子,玄六算是明白了。
刚开始,玄六以为,如果梁清子知道外面对自己的这些“偏见”和“误解”,会主动开口跟他们解释。
只要她开了口,别人自然就不会再说什么了。
但玄六万万没想到,梁清子这一病就病了十日!
当自己实在忍受不住外面人的目光,硬着头皮去找梁清子,要求她为自己解释的时候,她竟然拒绝了!
“这个……六师兄啊!按理来说,我是应该出面给你解释一下的。但是你看,我现在为了救了,都卧床不起了,咳咳……”
梁清子虚弱地咳了两声,脸色惨白。
意思很明显:本来就是你害我,现在你好意思吗?
玄六被气得面色铁青,拂袖而去!
梁清子!你别犯在我手上!
很快,秘籍的第3次小测就到来了。
这次小测的结果,决定了最后有多少人能够留在玄辩门,继续修习高阶秘籍。
有了之前几次教训,玄九觉得这次一定不会太平,所以派了许多人,保护梁清子的安全。
小测结束之后,通过的外门派弟子只有五个人——紫灵山庄的苏瑾、求溪谷的温一灼、青山派的李彤、云城派的曹启明,还有襄山派的张子玉。
对于小测结果,梁清子十分满意。她以玄辩门副掌门的身份,对外宣布了最终的名单。
同时宣布的,还有一份违禁名单。
在这次小测之前,很多人企图用歪门邪道通过测验。有来偷试题的,有想对她图谋不轨的,有要来威逼利诱的,还有来装可怜求她网开一面的……这些人,梁清子当时并没有处理,如今一并发作,并昭告江湖,发还原门派!
一时间,江湖哗然!所有的门派都惧怕了这位玄辩门的新任副掌门!
原以为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丫头,没想到一出手竟然如此果断!
梁清子以一己之力,改写了江湖武林的门派规矩,这在当时传为一时美谈。
有人说,梁清子的这一做法,功在千秋,一扫江湖门派内的污垢,其贡献可与开宗立派相比!
这是后话。
高阶秘籍课开始之前,众人有半个月的休沐。
入夜,子时,烛火全熄,玄辩门陷在一片沉寂当中。
这时,一个黑影静悄悄地潜入了梁清子的房间。
他看了一眼床的方向,发现床幔放下,以为梁清子在熟睡,当下便放轻了脚步,走到书架旁边,一本一本书翻看起来。
他完全没有发现,在他的头顶上,一块瓦片已经被拿了起来。
黑夜中买两双眼睛正在盯着他……梁清子和温一灼正坐在房顶,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这个贼怎么笨成这样?他就不怕你突然间醒过来,或者有什么人突然进来?胆子还挺大的。”
半晌,没人回话。温一灼再看过去,见梁清子刚刚把一盘扒好的瓜子仁一股脑倒进嘴里,嚼得正香。
温一灼无奈地笑了笑:“你慢点吃,扒了这么半天,我还以为是给我的。”
梁清子勉强嚼完,只觉得满口留香。
“你不懂,瓜子就是要这样吃才有感觉。你刚才说什么?贼笨?他才不笨。既然敢深夜潜入我的房间,就说明他自是有一点本事的。想来在他眼里,我的功夫一定比不过他的,所以他才这么有恃无恐。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他这样大胆,也足以说明,他背后的那个人,势力不小。”
温一灼深以为然。
“你这房间里,就真的没有什么东西,怕让他搜出来的?”
“我倒是不怕。但拿东西如果让他找到,他必定如获至宝。”
话音刚落,就听到屋内的书架传来一阵响动,
二人朝屋内望去,那人似乎是翻到了什么东西,兴奋之下碰到了书架,发出了一阵响动。
那人赶忙扶住书架,静静的待了一会儿,发现床上没有传来任何动静,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将那本秘籍揣在身上,蹑手蹑脚的潜了出去。
温一灼笑道:“看来还真给他反倒宝贝了!”
梁清子不无遗憾:“对我来说,那还真是个宝贝。”
第二天,秘籍被盗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玄辩门。不出半日,所有人都知道了绝世秘籍被盗。道法圣师将梁清子叫去问话,连三大主持师兄都不许在房内。
众人都以为,秘籍丢了,梁清子这一次罪责难免,不死也得扒层皮。
然而道法圣师跟梁清子聊完之后,却没有一点反应,只是吩咐人严加查访,并将这件事情全权交给了梁清子。
这么大的事情,道法圣师竟然甩手不管了?!
这一定是道法圣师给梁清子的惩罚!
而此时,苏瑾的房内,气压也低得吓人。
一个男人哆哆嗦嗦地跪在苏瑾的脚下。而苏瑾脸色铁青,坐在主位上,手中握的正是昨天被盗出的那一本“秘籍”。
“你告诉我,这就是那本绝世秘籍?”
跪在下手的人声音颤抖,连头都不敢抬。
“属下……属下只是看到上面写着‘秘籍’二字,以为这一定就是那本绝世秘籍。可是万万没想到……这……清掌门的房间里会有……这种东西……当时天色太黑,属下……属下……”
绝世秘籍被偷的消息,今早便已经传遍了。苏瑾就算再笨,现在也知道这一定是梁清子故意的!谁会把那么重要的秘籍放在自己的房间内,还会被那么轻易的找到?
这分明就是等着人去偷!
而偏偏这笨贼却是他的人!
要命的是,苏瑾现在根本就分不清,真正的绝世秘籍到底是不是真的被盗了!
说道这本“秘籍”,苏瑾简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他只知道梁清子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女人,但他却没有想到如此不同寻常!
这本书表面上正正经经的写着“秘籍”两个字,打开一看,却是一本花美男册!
这里面详细地记载着每一个外门派弟子的生平简介,姓甚名谁,年龄籍贯,后面还带着梁清子自己写的长相批注。
她甚至还将这些人按照帅的等级,严格划分,五星帅、四星帅、三星帅等等,以此类推,最后还加了一个丑!
但“丑”这一章节,只有名字,没有画像。
苏瑾简直要被梁清子气笑了!
因为他发现,被梁清子排在五星第一帅的男人,竟是青城派的李桐!排名第二的是温一灼,而他苏瑾,居然被排在了三星开外!
他,苏瑾,端朝有名的墨南王!多少女人的深闺梦里人!紫灵山庄亲传弟子!
这么一大串名头砸下来,在梁清子这里,居然只能都排不上号?!
梁清子以秘籍丢失为借口,大张旗鼓地要求搜查所有人的房间,故意将事情闹大。
苏瑾退无可退,只能将秘籍往手下的前面一扔。
“自己闯的祸是自己去承担,该怎么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手下的心一沉,主上这便是要舍弃他了!
苏瑾面色一缓:“放心,玄辩门不敢要了你的性命,顶多就是受点苦,这也算是给你的惩罚。”
“是,主上。”
本以为梁清子会亲自带人前来调查,却不想派来的是玄九
苏瑾原本准备好的笑容,被瞬间敛去了。
若是梁清子,他还能顺便跟梁清子套套近乎,但这个玄九,他打心眼里不喜欢。
玄九以师兄的身份,在任何场合都可以主动维护梁清子,毫不避嫌。但凡是个男人都能看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偏偏梁清子现在只信任他!
也许连苏瑾都想不明白,现在自己是在潜意识里,把玄九当成情敌了。
“苏公子。”
玄九浩浩荡荡地带着一群人来,与苏瑾见礼。
看到地上跪着一个人,玄九佯装不知,故意问道:“不知苏公子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若有不便,我们就先行离开了。”
苏瑾知道玄九这是在故意与他客套,便说道:“来的正好,我听闻最近绝世秘籍被盗因此你做了自查,不想却是我们家出了家贼。”
说着,便向下手一指。
“这人本是我紫灵山庄从小养到大的弟子,十分衷心,只是有些太痴了,为了我竟然什么事情都敢干得出来!我发现之后,十分为难,但这秘籍毕竟是整个江湖的大事,苏瑾不敢擅自做主,所以还是将他交给玄辩门处置,由此也算是我紫灵山庄给玄辩门的一个交代。”
苏瑾这话说得极有水平,一方面敲打了玄九,这人对自己和紫灵山庄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玄辩门动不得。
另一方面,他也表明了紫灵山庄对这件事的态度——我已经我把人交给你了,这便是我们的态度,紫灵山庄对玄辩门并没有什么可亏欠的。
苏瑾想着,自己这番话说完,玄九一定会卖他一个面子。
谁知玄九一笑,浑然不在意地说道:“苏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本就没什么大事,哪里就说到交代不交代这样的话?紫灵山庄和玄辩门相交多年,万不能因为这点事就起了龃龉。”
苏瑾眉头一皱:“秘籍的事情,怎么能说不是什么大事?玄九笑道:“嗐!这事儿说起来有些为难。”
他向苏瑾使了个眼色,二人同时屏蔽了左右。玄九这才笑着说道:
“其实丢失的并不是那本绝世秘籍,而是清掌门的一件心爱之物。”
“清掌门的心爱之物?”苏瑾想到刚刚手里那本小册子,脸色十分难看。
“没错,当初门派大会上,清掌门一言惊动四座,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想必这事儿苏公子还记得吧?”
苏瑾点了点头。
“其实啊,清掌门有一个小册子,你也知道她平生最爱看美男子。这不,这小册子不知道被谁顺走了,这可是咱们清掌门的命根子呀!但是这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找,这才找了一个借口,没想到竟被苏公子理解错了。”
说完,玄九还颇为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然后看了看下面跪着的人。
“不知这人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他真的将绝世秘籍偷了出来吗?”
苏瑾进退两难,一时不知该答什么。
玄九给了苏瑾一个台阶:“那应该不会吧!不过,不管他偷了什么,能够将人交出来,那便是苏公子大义灭亲!我若今天不将人带走,便是不给苏公子面子!既然苏公子如此深明大义,那我便不客气了!来人,把人带走吧!”
“等一下……这……”
玄九却没有给苏瑾说话的机会。
“苏公子请放心,咱们现在带他回去,不过是为了堵住悠悠之口,让大家安心罢了,不会真的为难他的。等过了几天风声散去了,我再悄悄地将人送回来。但这人以后却不能出现在玄辩门了,只能劳烦您把他送回紫灵山庄。这也是清掌门的意思。”
玄九的话一句接着一句,逻辑上毫无漏洞。
苏瑾在心里边恨得牙根直痒痒,却也没有办法,只能任由选择玄九将人带走了。
虽然玄九说过要私下处置这件事,但绝世秘籍被盗的消息却不胫而走。
为了安抚人心,玄九“无奈”,只能将紫灵山庄推了出来做挡箭牌。
这下子苏瑾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原本紫灵山庄在中江湖面前是绝对的正派,而如今为了秘籍,却也做出这等鸡鸣狗盗之事。此事一出,江湖上对紫灵山庄议论纷纷。
入夜,梁清子正拿着失而复得的美男册一页一页地翻着高兴。
突然!窗户一响动!
她抬头一看,果然又是温一灼。
“你来我这里翻窗翻得越来越熟练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封窗了!”
温一灼却毫不在意。
“快走!有好戏看!”
说着,他便带着梁清子翻出了窗户,腾空而起!
月色正好,繁星点点。晚风习习,十分凉爽。
温一灼带着梁清子来到一处偏僻的院子,悄悄的落在房顶,隐在一处树荫后面。
梁清子左右看看,四下无人,抬头却正见一轮明月当空而照。
如此良辰如此夜……这温一灼,不会是带自己出来约会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
正在梁清子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到了下面窃窃私语。仔细一看,原来竟是宋司司和苏瑾!
“他们二人怎么会在此?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的?”
温一灼笑道:“怎么?没想到心中的君子竟是会密会佳人的人?”
梁清子瞪了他一眼。
“谁心中的君子?要不把我的小册子给你看看,那苏瑾在我的册子上都排不上名!太油腻了!”
温一灼显然没有理解“油腻”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他们两个在这做什么?”
梁清子虽然这样问着,但他庞大的古风小说体系中,却蹦出了两个字——私会!
原来他们两个这么早就已经“暗度陈仓”了吗?
温一灼笑得颇有深意:“你仔细听一听,他们说的是什么?”
房下凉亭中,宋司司的语气听起来颇为担心。
“你是说,老庄主让人给你传话了?”
苏瑾语气不佳。
“师父说,偷盗秘籍,这次我们做的大错特错!不光没偷到秘籍,反而惹得一身腥!紫灵山庄多年来积攒的好口碑,竟毁于一旦!”
宋司司将一只素手,附在苏瑾的背上,轻轻地抚着。
“谁知道梁清子他们到底在玩什么花样?还无端地连累了你。老庄主也是被这件事惹得急了,所以才派人给你传话,不是真的要怪罪你。瑾哥哥,你别想太多。”
苏瑾听着这话,心中觉得宽慰了许多。
“”司司,还好有你在我身边,
宋司司柔媚一笑,在月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清雅。
从前,宋司司也对着自己这样笑,他总是忍不住想,司司这样美好的女孩子,不应该处在这乱世江湖之中,与他人争斗。
她这么美好,自己真应该找一个大房子将她珍藏起来!
可这一次,不知为何,宋司司再次这样笑着,苏瑾的脑中浮现的却是梁清子的形象!
那个女人,对自己从来是冷若冰霜。
若是她也能这样对自己笑的话……
苏瑾的反应落在宋司司的眼里,却是有些愣神。
宋司司心中一凉,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瑾哥哥,你怎么了?”
苏瑾回过神儿来。
“没事,也许是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压力有点大。司司,我们是不是太过于执着那本秘籍了?反正你是玄辩门中的人,还是内门弟子,道法圣师无论如何都会让你们修习的……”
宋司司却摇了摇头。
“这本秘籍毕竟是梁清子译出来的,我不相信她会把所有的秘籍都交给师父!她一定还会留一部分,留给自己保命用!所以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秘籍!若想真正拥有秘籍,就一定要偷出来!瑾哥哥,你知道的,我做这些事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以后的大计!”
提到大计,苏瑾眼中的光芒又坚定了许多!
“你说得没错,但眼下我已经被师父警告,我们还能怎么做呢?”
宋司司说道:“我这里有一个消息,也许能够帮瑾哥哥一臂之力!”
“哦?是什么?”
房顶的梁清子努力伸长了耳朵!宋司司说道:“谨哥哥可曾听过浑天派?”
“倒是有所耳闻。浑天派修习功力,从不问是否正道,招招夺人性命,十分狠辣,故而被称为魔教。宋妹妹怎么会无端端提到浑天派?”
宋司司笑道:“那梁清子不是造谣说绝世秘籍丢了吗?她们到现在都没有给同门师兄弟一个说法,不如我们就索性让它真的丢了吧!”
苏醒眼睛一亮:“宋妹妹的意思是……”
宋司司阴险地笑道:“那魔教本就没有什么良心,若是他们知道绝世秘籍可以让人瞬间增强功力,他们会怎么做呢?”
苏瑾笑道:“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得到这个秘籍,哪怕去偷、去抢,不择手段!”
“没错,就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魔教,让他们自相残杀。等到魔教灭了梁清子,我们再以正义之师出来灭了魔教!到时候,这天下人敢不把秘籍双手奉给紫灵山庄?!你也可以积攒人王,对大业亦颇有助益!”
苏瑾手一紧,搂住宋司司的腰!
“宋妹妹真是我的智囊!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宋司司娇羞地一推苏瑾的胸膛,却没用力。
“瑾哥哥惯会打趣我,你府上有那么多的师爷,我算什么智囊呢!”
“那些师爷天天拿着我发的月银,却不做事,哪有你贴心呢!司司,你放心,待我真正继承了紫灵山庄,回归朝廷的那一日,定会娶你进门为正妃!”
宋司司心满意足的笑了,整个人在月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柔美。
听完了最重要的信息,温一灼,趁着两人情到正浓,便带着梁清子离开了。
回到房间梁清子才敢出声,
“这宋司司好奇绝的心思啊!为了帮苏瑾,竟然还敢跟魔教有所联系!”
温一灼问道:“你就不好奇,这个浑天派是个什么样的所在吗?”
梁清子耸了耸肩,像是丝毫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魔教嘛……刚刚都听苏瑾说过了,不是说招式很辣、招招凌厉吗?还有什么来着……哦,为了争夺绝世秘籍,不择手段。”
“你都知道,不害怕吗?”
“怕有什么可怕的,他们还能找上我不成?”
温一灼实在不知道,梁清子是真的心大,还是仗着功力深厚真的不在意。
“那秘籍是你发现的,又是你译出来的,现在又是由你教授和保管。放眼整个武林,魔教不找你,还能找谁?”
“哦!”梁清子这才反应过来,“合着宋司司这一顿操作,都是冲着我来的!”
温一灼用扇子轻轻敲了敲梁清子的头!
“真不知道你这小脑袋瓜长着是干什么的,你是真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
“还不就是个死了,多死几次就知道了,死没那么容易的。”
说完,还怕温一灼不相信,梁清子又补充道:“真的。”
温一灼以为梁清子只是在开玩笑,却不知她说的是真的。
对梁清子来说,在这个书中的世界,找死真的比一切事情都要困难得多!
不过这一次宋司司倒是给她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宋司司撺掇魔教,自己若死在魔教的手上,那岂不是省了很多事情?!
毕竟,那魔教出手便是杀招,自己想要活下来也会很不容易吧!
这样想着,梁清子甚至都有些等不及魔教的人赶紧找上门来!
高阶秘籍课正式开始,剩下的几个人学习的态度也都比以前端正了很多。
毕竟这高阶秘籍不同于秘籍入门的心法修行,稍有不注意便会走火入魔,那便是危及生命的大事!
而在这一众修行秘籍的人当中,梁清子却发现,玄六最近有些不对劲。
以前为了帮这宋司司,玄六总是有事没事就跟自己吵两句,哪怕是小到芝麻大点的事,都会跟自己吵上几句,就为了恶心一下自己。
而最近玄六却似乎异常安静,就连自己上课对他的敲打,玄六都没有说什么,反而是一心都扑在修行秘籍上!
这玄六以前也不见他有这样上进的心呀!
玄六的不对劲儿终于引起了梁清子的注意。因为她发现,玄六最近似乎功力大涨,不光是在心法方面,出招方面也似乎比以前凌厉了许多。
出招凌厉……
梁清子想着这四个字,脑中蹦出了一个与之相关的词——
魔教。
难不成……这玄六竟然跟魔教有了什么关系?
梁清子一边让玄九帮忙试探玄六的武功,看是否与魔教有所关联;一边留意江湖上的消息和魔教的动静。
果然过不多久,魔教重出江湖企图灭玄辩满门,夺得绝世秘籍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武林!
一时间,玄辩门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了魔教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些门派每天都在打探玄辩门中的消息,看魔教是否已经对玄辩门动手。
就连在玄辩门中修行秘籍的几大门派,也纷纷派人前来,想要接回修行秘籍的徒弟,以免受到玄辩门的波及。
但是李李桐、曹启明和张子玉这三个人却打定了主意,不会离开。
他们的意思很简单——玄辩门曾为了整个江湖考虑,要将秘籍传授给江湖中人。而他们三人好不容易过五关斩六将,才能留在玄辩门中修行绝世秘籍。如今玄辩门一有危难,便要弃他们而去,这绝不是君子所为!所以无论玄辩门如何,他们都要留下来共患难!
苏瑾的场面话说得最为漂亮——紫灵山庄与玄辩门相交多年,不管看在哪一个情面上,苏瑾都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
而温一灼作为所有秘籍修行者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存在,竟然没有人去注意他到底要不要走。
这一天,刚刚结束了课程的梁清子满身疲惫。
教授高阶秘籍与初阶秘籍果然不同。需要摒弃凝神,稍有不慎就会出差错。
这还多亏了系统的帮忙,否则她真是不知从何入手。
但她刚一进门,还没来得及休息,玄九便紧跟在后面,踏入了房门。
进门之后,玄九还特意隔着门听了听声音,左右看了,见没有人跟着他,这才放下心来。
“九师兄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
玄九正色道:“前几天你让我打听玄六跟魔教的关系,已经有结果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嗯~啊~嗯嗯~呃呃呃~小说这边芳菲亭一

下一篇: 污段子套路开车秒湿 面对我的问题

本文标签: 岳坶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