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嗯~啊~嗯嗯~呃呃呃~小说这边芳菲亭一

嗯~啊~嗯嗯~呃呃呃~小说这边芳菲亭一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49:11

这边芳菲亭一切都已准备妥当,靳可儿、宋司司等几个人早已等候在哪里。宋颜看着快到的时间,心里有些忐忑问道:“她不会看穿我们的计策,不敢来了吧?”
靳可儿却说道:“她胆子那么大,这天底下还有她不敢做的事儿吗?更何况咱们这段时间又没有漏出什么风声,她如果想踏踏实实地做这个玄辩门的副掌门,以后在江湖上继续混下去,就得花心思跟咱们交好。所以她一定会来的。司司,你说是不是?”
宋司司流露出一股十分担忧的神色。“咱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呀?我担心若是被师父知道了的话,她会责怪我的。”
靳可儿满脸恨铁不成钢:“你呀,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总是被她欺负!若是你有我这份心性,这玄辩门上下早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还有她梁清子什么事儿?”
“可毕竟这绝世秘籍……”
“什么秘籍不秘籍的!咱们这段时间修习的秘籍,虽然让咱们的心法有些提升,但也都是最基本的提升,那梁清子并没有将核心的秘籍传给我们,恐怕她也也不会这么轻易地传给我们。如果我们现在不把她的名声搞臭,将她彻底踩下去,等她以后练成了秘籍,指不定要欺负我们到什么程度呢!到时候不光是你,你玄辩门满门,还有整个江湖,岂不是都要在她的统治之下了?难道你想看着她成为武林至尊吗?”
宋司司神色犹豫:“可是……梁清子她真的有这个本事吗?”
“好了好了!”靳可儿不耐烦地说道,“司司,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说话了,这件事情你就当不知道,就算是有人问起,你也一定要闭口不言,知道了吗?”
宋司司像是被威胁到了一样,故作惶恐地点了点头。
这边,梁清子在自己的房间内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却迟迟没有动身。她知道今天这场品茶会不会那么简单,她要给那几个自作聪明的女人足够长的时间,让她们在湖边布置一切。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群女人应该想在湖边动手脚,无非就是在茶里下药,或者是让自己跌入湖中。大家都在品茶,如果单单只有自己一个人中了毒,未免太过明显,所以让自己失足不小心跌下湖中,再“不小心”来个溺毙,这是最简单又最直接的方法。
梁清子不由得有的得意!看来自己之前那些宅斗宫斗小说,也不是白看的!
梁清子在房间中百无聊赖地等着,偶尔随手翻看着那本记载着所有帅哥的花名册,突然,“叮”的一声凭空响起!
【系统任务:将三个男人引入宋司司的房间。】
梁清子一愣,随即想到了原书中的情节。原书的端阳节的确也不太平,只不过作妖的人换成了梁清子。在这一日,她私自引着三个男人进了宋司司的房间,企图破坏她的名节,却被宋司司和正巧来玄辩门拜访的苏瑾发现,苏瑾将那三个男人打晕,倒悬在了梁清子的房门口。
得!这又是系统来送任务了!
“我说,”梁清子没好气道,“下次你再推送任务的时候,能不能提前告诉我一声,或者你直接出现告诉我。这时不时‘叮’一声,搞得这么郑重其事,总是吓我一跳!”
刚刚推送完任务的系统,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以为我想啊!这就是推送设定,我也没办法。”
梁清子有些苦恼:“原书中的梁清子,提前好长时间就找到了三个陌生男人,可是我把这一茬完全忘了,现在临上场了,让我上哪找男人去啊!”
系统老神在在:“我掐指一算,那三个男人已经走上原定的故事线了。”
“啥?”梁清子的脑中一阵暴风思考,“没了我,还有谁会找他们干这猥琐的事?”
话音刚落,梁清子便觉得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意识也开始不太清醒了。一阵强烈的困意突然袭来,没等到系统的回复,她似乎知道答案了。
——靳可儿。
恍惚中,梁清子只见有一串身影从窗户跳了进来。
等等!一串?
她确信自己没有看错,那一个接一个的额,至少是3个男人!
梁清子的脑中瞬间响起一个bgm的旋律!
危险!危险!危险!危险!危险!
梁清子一个激灵便站了起来,迅速先后战略性地撤退了一大步,紧接着,她的身上像是被一根银针瞬间扎了一样,清楚的刺痛感瞬间驱散了所有的困意。
陌生男人闯入屋内,而女主角却无故困倦……
这个情节怎么有点熟悉呢?
是了!自己在穿书之前看的那些宅斗宫斗小说里,基本上都有这样的情节——恶毒女配为了毁女主角的清白,放一个登徒子进她的房间,再引来众人围观。当所有人都在场的时候,毁掉女主的名声。
果然是极恶毒的心思!
梁清子不由得扯了扯,没想到的那些宅斗宫斗小说,竟然在这里派上了用场!看来这几个女人还真看得起自己,竟然会想到用这样龌龊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毕竟在这个时代,女人的名节要比性命重要的多。若是自己直接死了,说不定还会以玄辩门副掌门的名义下葬,光凭自己一出了绝世秘籍,就足够让自己名垂千古了。
但若是自己失了清白,毁了名声,即便侥幸留下了这条性命,以后也没脸再在江湖上活下去了。
梁清子这边还没来得及对自己自怨自艾,一个猥琐的声音便从飘了过来。
“小娘子!你长得可真是国色天香呀!快过来让哥哥香一个!”
梁清子强忍着恶心,回想着刚刚自己身上的那一阵强烈的刺痛,应该是系统为了帮助她恢复意识而下的狠手。
那三个登徒子见梁清子没有理会自己,以为是被吓怕了,于是便更加大胆,大步上前,一块一把便拉住梁清子。
“小娘子,你已经中了我们的软筋散,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无力?”
“没错!你放弃挣扎吧!今天你是逃不出哥几个的手掌心儿的!嘿嘿!”
“等哥哥让你舒坦了,你就知道滋味儿了……”
说着,几个人如饿狼扑食一般,一起向梁清子扑了过来!梁清子站在却原地没动,依旧不言语,在电光火石之间,仔细端详着眼前的这三个男人。
他们长得属实是丑了一点。不仅丑,还猥琐。
恶毒女配找的人果然都往最丑了来,使劲恶心女主——宅斗小说诚不欺我!
面对即将扑过来的三个男人,梁清子一个连环侧身,便躲开了这波攻击。
“不知三位是谁的客人,莫不是走错了?”
三个人见梁清子开口,语气轻松,一点都没有闺中女子被吓到的样子,心中一愣,随即很快意识到,她应该只是在假装冷静,拖延时间。
“嘿嘿,小娘子,别硬撑着了,今天你是绝对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的!”
“不过你放心,我们会非常温柔的……”
说着,那几个登徒子便向梁清子又是一扑!梁清子飞身一闪,登徒子扑了个空。
“没想到小娘子还是个烈性的!不过没关系,越是烈性,哥哥我越喜欢!”
“有什么能耐你就尽管使出来吧,今天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梁清子莞尔一笑,双眼露出危险的气息。“哦,是吗?那不如我们试试?”
梁清子生的本就绝美,如今这一笑更是让三个男人慌了心神!几个人哪里见过这样的绝色美人?心想今儿这雇主真是对自己不错,就算没有赏钱,能得到这样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也算值了!
“小娘子,小娘子!”其中一个男人迫不及待地说道,“你可真是太美了,快!快过来让哥哥香一个……”
这人似乎笃定梁清子已经中了软筋散,除了用尽全力躲开自己,便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他对其他两人使了个眼色,三个人瞬间将梁清子围在中间,企图将她困在里面。然后,三个人一起向中间扑去!
正当他们以为自己下一刻就要将梁清子扑倒的时候,梁清子却一个侧旋踢,飞身半空,一脚解决掉了三个人!房间中碎裂声不断传来,三个人分别撞上了床架、屏风和桌子,屋内顿时一片狼藉。
倒在地上的三人满眼震惊:“你……你没有中软筋散?”
“软筋散?”梁清子似乎浑然不将眼前的人放在心上,一个回旋踢之后,紧接着一个侧身,惯性转了个圈,优雅地坐了下来,顺手捋了捋丝毫不混乱的发丝。
“小小的软筋散能奈我何?就你们这点小伎俩,真以为能骗得过我吗?”
三个登徒子顿时大惊:“你……你的功夫……你的功夫居然……”
梁清子简直要笑出声来:“你们这种人,长得丑也就算了,偏偏还笨得很!我,堂堂玄辩门副掌门,功夫定然不弱!你们居然妄想只凭着软筋散就拿下我?你们也不仔细想想,若是我今天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凭我玄辩门的地位,你们能够活着从这里出去吗?”
三个人瞬间眼神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你是谁?你说你是玄辩门的副掌门?可是那个人……”
梁清子眼神嘲弄:“那个人是不是说,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外门弟子?就说你们笨吧!丑人多作怪!”
躺在地上的三个人似乎心有不甘,企图站起来,但因为受伤太过严重,动了几下之后,只能倒在地上充当一个大蚕蛹。
“你……你想怎么样?”
梁清子眼神突变,脸上的笑意却不变。
美人笑,温柔刀。——这是三个人此刻脑中唯一的想法。
只见梁清子足尖一点,瞬间移动到了三人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锁住对方的喉,然后在对方绝望的目光中,一掌拍晕一人。
看着昏倒在自己眼前的三个大男人,梁清子利落地拍了拍手。
“统子,这次你表现不错。要不是你及时叫醒我,姐真的悬了。”
系统不屑地说道:“知道就好,以后长点记性。穿书一次,别光知道下毒。这三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梁清子对这三个人仔细搜了搜身,发现他们的身上没有任何印记,也没带着任何门派的腰牌。
“看来这三个人并不是江湖中人,不过不管他们是谁,既然他们敢应了这事,就别怪我不给他们留面子。先把他们藏起来吧,晚点再说,现在先去应付湖边那几个小妖精。”
利落地解决了这三个人,梁清子估摸着品茶的时间快到了,便迅速整理好自己,神采奕奕地朝着芳菲亭而去。
“哟!各位都到了!挺早啊!”
靳可儿、宋颜和宋司司看到梁清子完好无损地出现,全部都震惊在原地!
“你你你……你怎么来了?”宋颜像是见到鬼一样,惊叫到几乎变了声音!
梁清子一脸诧异地望向宋颜:“不是你们请我来的吗?”
靳可儿和宋司司此时恨不得捂住宋颜的嘴!这个女人,平时鬼主意不少,但到了关键时刻,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一句话险些出卖了她们!
宋司司赶紧将梁清子拉到桌边:“清清,你终于来了,咱们等你好长时间了,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梁清子不着痕迹地拍掉宋司司的手:“我比约定的时辰早来了一刻钟,应该是你们来的太早了吧,我可没迟到。”
梁清子丝毫没有给宋司司留面子。想将做托大的罪名扣到我头上!你还太嫩了点!
靳可儿见宋颜和宋司司相继吃了亏,便使出了自己的绝技——扮柔弱!
“清掌门,您别多想,的确是我们来早了,司司只不过是担心你,怕你出什么事而已。”
梁清子自顾自地坐到桌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茶倒是好,香气悠远,只不过眼前的这些苍蝇属实是讨厌。
“青天白日的,我能出什么事儿?难不成这大白天的,还会有陌生男人翻到玄辩门中,再跑到我的房里,对我图谋不轨不成?”
三个人脸色一变!
难道她知道了?!
“清清,你真是……”宋司司尴尬地笑道,“咱们玄辩门是何等地方?怎么会有人随便闯进来呢?”
“是啊!”梁清子双眼探究,似乎在观察着什么,“外人的确闯不进来,但若是有人带着,那就可以了。你说是不是,七丫头?”宋司司看了一眼靳可儿,只见靳可儿脸色一变:“司司你看着我干什么呀!这是你们玄辩门的事情,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最好。”
靳可儿只觉得自己一身本事没有地方施展,往常自己对付别的门派那些女人,总是三两下就能够让她们跳进坑内。可对这个梁清子,好像不管自己用什么招数,她都不接招。而且总是不按套路出牌,自己对她毫无还手之力。这让靳可儿觉得十分挫败!
她甚至有些惶恐,此时的梁清子,应该在房内被三个男人凌辱,她的房间内应该传出一片尖叫声,然后她们几个会带着所有的人堵在梁清子的房门外,等着看她出丑,看她身败名裂,看她被赶出玄辩门……但如今,所有的事情都没有朝着她预期的方向发展……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难道那几个人临时反悔了,没行动吗?
“可恶!”
原定计划被打破,靳可儿和宋颜便再也没有了别的心思,反倒一直提心吊胆,没多一会儿,就借口还有别的事情,匆匆忙忙地就离开了。
从头到尾,宋司司都在冷眼旁观。虽然她没有参与,但是看到这样镇定自若的梁清子,多半也清楚是靳可儿那边出了差错,忍不住在心里又骂了她一遍。
入夜,夜深人静,梁清子在昏暗的烛光下,对着躺在地上的三个男人伤脑筋。
“这三个男人跟猪一样,到底要怎么才能运出去呀!?”
系统道:“白天你不是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能搞得定吗?这会儿怎么反倒傻眼了?”
梁清子无奈地扯着头发。这夜深人静的,就算能成功运出去,也无法保证不被人发现。若是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反倒惹人怀疑。
梁清子虽然想死,但也不想背负着这样不清不楚的污点去死。
“算了!先拖出去再说吧!”
说着,梁清子将袖子一挽,正费劲拉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腿,向外拖拽时,猛然发现窗边站着一个人!
梁清子被吓了一跳,一个激灵跌坐在了地上!
“妈呀,什么鬼?”
看到梁清子的反应,温一灼也是一愣,本想以一个十分潇洒的姿势出现,却不想反而把人家给吓到了。
“我,是我,温一灼。”
温一灼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想要拉起梁清子,但手伸了一半,又觉得这样做对人家姑娘来说实在太过唐突,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伸出手去。
没想到梁清子却没想这么多,趁势一把拉住了温一灼伸过来、又半道缩回去的手,借着他的力道,勉强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温一灼又是一愣!
她摸了自己!
她摸了自己的手!
她居然碰了自己的手!
她的手好光滑……好细嫩……好软……
“喂!喂!”
梁清子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裙子,抬头便看到温一灼傻愣在那里,连眼睛都直了。
“想什么呢你?大晚上的,你来我这干什么?从哪进来的你?”
温一灼反应过来,但思绪还停留在那双柔荑的留恋中,只是老老实实地说道:“窗户。”
梁清子咬牙切齿!这个窗户真的是个祸害!你也进,他也进!明天我一定要让玄九给彻底封上,否则也太没有安全感了。
怕自己被误会,温一灼正想着自己怎么开口跟梁清子解释一下自己今晚的来意,谁知梁清子仿佛浑不在意一样,丝毫没有“半夜闺中闯入陌生男子”的小女子的惊慌,反而大剌剌地请他坐下,还给他倒了杯茶。
“坐吧,找我有事儿?”
梁清子这么一来,反倒让温一灼对她刮目相看!
看来自己的眼光没错!
这个女子果然不一般!
温一灼看向地上的三个男人,一本正经:“我是来帮你善后的。”
“啊?”梁清子摸了摸鼻子,显着有些心虚。虽然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大半夜的,让她心中的温小可爱看到这幅情景,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奇怪,有点别扭。
可是,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你不问问他们是怎么回事吗?”
“我知道。”温一灼道,“白天的事情,我都看见了。”
温一灼看向梁清子的眼神带着点揶揄:“原本我是想进来帮忙的,没想到清掌门的身手如此之好,连软筋散都不在话下。”
“你怎么知道有软筋散?”
在梁清子焦灼又好奇的目光下,温一灼喝了一口茶,动作慢慢吞吞。
“说呀!”
温一灼笑道:“若不是我将那软筋散的分量减轻,恐怕还看不到这样一场好戏呢!”
“是你?”梁清子更加震惊,“你既然知道他们朝屋子里面吹了软筋散,为什么不组织他们?”
温一灼双手一摊:“原本打算英雄救美来着,没想到,清掌门没给我这个机会。”
温一灼笑得十分不要脸,完全没有白天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怯懦和胆小。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温一灼……梁清子怔怔地想着。
“天快亮了,我先帮你处理了他们?”
听“处理”两个字,梁清子便想到了,那天晚上在小树林里寒冷的月光之下,温一灼的眼中现出的冷酷与寒冷。她丝毫不怀疑,温一灼此刻说的“处理”,便是让他们永远消失的意思。
“不不不,不至于,不上天有好生之德,虽然他们行事猥琐,但还罪不至死。”
温一灼却颇有正义感地说道:“他们既然做了这种事情,就不配活着!”
说着,温一灼的手已经摸上了自己的剑!
梁清子赶紧阻拦道:“我要他们有另外的作用。”
“哦?”温一灼这才将手从剑上拿下来,“这样的烂人,留着有什么用?”
梁清子见温一灼不再轻举妄动,便说道:“想必你也知道,这玄辩门当中有人想要对我下手,这三个男人是帮凶,也是见证,若是将他们杀了,太便宜他们了,对那个幕后的人未免太过宽容。”
温一灼的双眼中闪出一丝探究的神色:“那你想怎么做?”
“很简单。”梁清子转了转眼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知道幕后的人是谁了?”
“想对我下手的人无非就那么几个,要么就是宋司司,要么就是靳可儿,我不确定是她们俩中的谁,但只要她们中的其中任何一个人跟这三个男人有交集,总归会被查得到。”
梁清子嘿嘿一笑,眼睛里满是算计。
“我打算将这三个人倒挂在学堂门口,明日一早,一定会引起三位主事师兄的注意,到时候事情闹大了,不难查出幕后的人是谁。”
温一灼听到梁清子这一番话,眼神中颇带着些赞赏,但却说道:
“这个主意倒也可行,只不过未免太过拖沓,而且出手不够果断,也不够过瘾。”
梁清子眼睛一亮:“那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办?”
温一灼笑道:“前几天,你告知有人要对我下毒,这件事情我已经在调查了。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这三个男人我会带走,你不用再管,包你明天满意就是了。”
梁清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但她知道,温一灼既然这么说,就决计不会让她失望。
“好啊!那就多谢你了,温小可爱~~~”
梁清子在说“温小可爱”四个字的时候,还不忘对着温一灼抛了个wink!
温一灼不知道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她对自己有意思?
嗯……从她对自己做的事情来看,从她为自己付出的努力来看,很有可能是这样的!
可是,此时的温一灼却丝毫不敢对梁清子有任何不敬之心,因为他私心里总觉得,梁清子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她跟自己以往见到的其他任何的女人都不一样,她身上有自己独特的魅力,也有自己独立的思想。
他,似乎总是读不懂这个女人。
他不得不承认,梁清子在他的眼里,就是个谜。
送走了满腹心事的温一灼,梁清子此时倒是神清气爽,连系统都不由得开口道:
“你倒是心大,就将这件事情完全交给了温一灼,一点都不担心他会对那三个人做什么?”
梁清子成个大字型,舒服地躺在床上,只在腰间扯了一条被子——这便是她从小的习惯了。天气炎热,她不想盖着被子,但是不盖的话,又总害怕肚子会着凉,因此每每便织扯过一条毛毯,盖在肚子上,既舒服又清凉。
梁清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左右我知道他不会将那三个人杀了。就算他真的嗜血成性,杀了那三个人,死了便死了,也算是死有余辜。那些人敢害我一次,就必有第二次。敢在我身上打主意,就别怪我要着他们不放。”
系统不由得咋舌,最毒妇人心,古人诚不欺我。
“不过,话说你对着温一灼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可提醒你,要时刻记住咱们的系统任务,你可是恶毒女配,是要谋害宋司司的人!作为拉仇恨关键的一环,你就算要勾引,也只能去勾引苏瑾,可是你现在又跟这个温一灼不清不楚的,算怎么回事儿,原书中他可没有多少戏份啊!”
“没戏份,可以加。”梁清子皱着眉头,有些为难,“不知道作者怎么想的,那苏瑾一看就油腻的很,有什么可勾引的?虽然那张脸长得还算过得去吧,但是你看看咱们这个学堂,别的不说,那李彤、曹启明、张子玉,哪一个不比苏瑾的相貌更好?也不知道那宋司司到底什么眼神,怎们就看上了苏瑾了呢?还不如我的温小可爱呢!”
系统显然见惯了这样重色轻统的梁清子,便懒得回话。得了清净的梁清子,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一夜好梦。
梁清子梦回现代,她梦到温一灼穿着一条浅色的牛仔裤,脚踏白色的运动鞋,上身配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衬衫刚刚好解开上面的两颗扣子,那锁骨在阳光下分外鲜明。抛却了古代的长发,在现代的短发的衬托下,他那刀刻一般的脸部线条,分外鲜明。他单肩背着书包,一手插着口袋,站在图书馆的台阶下,一脸微笑着看着自己,仿佛是在刻意等着自己。
而梁清子刚从图书馆出来,便看到了这样的美景。
这不就是梦想中的白马王子吗?
囚曦谷中终年苦寒、不见天日、嗜血成性的大反派,与眼前阳光明媚的青春少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无论书里还是书外,这都是梁清子的理想型。
“啊!~~~~~~”
梁清子尖叫出声,然后便冲着台阶下的温一灼跑了过去!
她要抱住眼前的这束光!
可是就在她马上要扑到温一灼怀里的时候,脚下却一顿,踩空了!下一秒,她就要从台阶上摔了下来!
巨大的失重感,让梁清子瞬间醒了过来!
她尖叫着坐了起来,系统也被她吓了一跳!
“怎么?昨天脑补得太多,做噩梦了?”
梁清子回魂了半天,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仍然在书中的世界里,并没有穿回到现代世界中。回想着梦中的那个温一灼,梁清子发现自己居然脸红心跳了!
这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哪怕是在原世界中看惯了各种帅哥,她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都说少女怀春总是梦,原来她这梦里深闺人,竟然就是以温一灼为原型的吗?!
梁清子揉了揉头发,甩了甩头!
不不不!不行!这只是个系统!是系统啊!
现实当中是没有温一灼这个人的,她必须要保持清醒!
保持清醒啊!
回过神来的梁清子,听到外面实实在在传来了几声尖叫。这叫声与梦里重合,让梁清子竟然一时间难以分辨现实和梦境。
难道不是梦?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门外有人进来禀告:“副掌门,同安派的靳可儿小姐那边出事了,几位主事师兄已经到了,但因为有女眷,多有不便,三师兄让我请您来,赶快过去帮着料理。”
“出事?”不知为何,梁清子的脑中突然浮现出了温一灼昨天临走时的笑容。“靳可儿出什么事了?”
“这个……”侍女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多肉质量好的短篇 李世民一听顿

下一篇: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额&&&rd

本文标签: 芳菲 嗯嗯 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