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女人都快要气

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女人都快要气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45:17

女人都快要气死了,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女人?
她连忙手脚并用的朝厉行远的轮椅爬过去。
“总裁,总裁,您要给我做主啊!我就是......”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厉行远那杀人的目光给吓住了。
凌一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厉行远的肩膀:“不错,算我没看错你。”
厉行远满头黑线,这女人,现在还笑得出来,脚不疼吗?
女人看到凌一跟厉行远的相处,更加的气了,她高贵矜持,高不可攀的冷面总裁啊!怎么就被这么个又丑又坏的女人给收服了,真是老天不公啊!
女人心里怎么想的,凌一不知道,她扫了一眼地上那一地的血和着硅胶,又看了一眼噤若寒蝉的几个前台妹子。
“送她去医院吧!再不去,假下巴和假胸就装不上了。”
那5个前台女人吓得不轻,听到凌一这么说,心里反而松了口气,只要不在这里就好。他们小心翼翼的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厉行远。
厉行远蹙眉,脸色冰冷,声音更加的冷厉:“没听到夫人的话?以后,还有哪个不长眼的,下场比她还惨。还有,你们几个,从明天开始,不用来了。今天下午自己去财务部把工资结算了。”
众人吓得又是一抖,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是总裁夫人,关键是,他们高冷的总裁,还什么都听夫人的,这个夫人,到底什么来头?
就在大家都惴惴不安的时候,就听到凌一的声音响起:“其实,他们5个不用辞职的,就留在这里吧!”
“啊?”那五个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凌一,刚刚,不是她自己说的要让他们几个人辞职的吗?怎么现在......。
凌一笑了一下,一双大眼睛里缀满了星星,看着厉行远,揶揄道:“辞退他们,你不还是要招人来做前台吗?说不定还是会招到这种不长眼的,还不如用他们5个。”
哼,用这些今天经历了她摧残的人,她才放心,毕竟,心里阴影在那里了。而且,看得出来,这5个人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像这个假女人,一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
厉行远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他也知道了她的小伎俩:“要不,我把前台换成男人?”
凌一想了一下那画面,突然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试想一下,一个国际大公司的前台,清一色的男.人.站在那里,对着来往的客户和同事说:“您好,欢迎光临,请慢走。”
想想都瘆得慌。
凌一想了想,还是摇头:“就用他们。”
“好。”厉行远再次失笑:“就听夫人的。”
那5个女人连忙感恩戴德的对着凌一鞠躬:“多谢夫人,多谢夫人。”
凌一满意的点头:“好好干,如果再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我来解决。”
众人一听,吓得抖如筛糠,哪里敢让这位大爷来解决?她来解决,那就意味着血腥残暴啊!
凌一失笑:“还不送人去医院?再晚可能性命不保。”
“是,是,我们马上去。”于是,5个人,去了两个人带着那个假女人去医院,其余三个人留在公司守着。
凌一抬起手来,看了一眼满手的硅胶很是嫌弃。
“我得下去洗手啊!”
厉行远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到满手的硅胶,皱了皱鼻子。
“算了,先上去吧!你要觉得不自在,就擦在我身上,我上去换衣服。”
听他这么说,凌一终于放心的将手上那恶心的硅胶全部擦在厉行远的衣服上。
周琛:“......”
他高冷矜贵,有着洁癖症的总裁到哪里去了?
“周琛,推轮椅。”厉行远冷漠的声音传来。
然后,苦逼的周琛,推着两个人,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厉总,你的小马甲今天掉了。”
电梯里,凌一冷不丁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厉行远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她揶揄的目光。
看到她这个样子,厉行远骨节分明的手指,宠溺的捏了一下她挺翘的琼鼻 :“我是不想对我的太太有所隐瞒。”
“是吗?”凌一这声反问,搞得厉行远的心都颤了颤,他从她的声音里,听出来了不信任。
他伸手捧着她的脸,温柔道:“当然。”
身后推着两个人的周琛:“......”这是在撒狗粮吗?你们考虑过单身狗的感受吗?
到了顶楼的总裁室里之后,周琛识趣的离开了,然后还将总裁室的门给关上。
厉行远听到门被关上,这才抱着她下来,将她放到沙发上坐着。 又蹲下身子,把她的小白鞋脱下来。
刚打算卷起她的裤腿,总裁室的门再次被推开。司南珏提着医药箱,急急忙忙的冲进来。
“表哥,怎么回事?表嫂受伤了?”
“嗯。”厉行远点头:“你快帮她检查一下,在左脚的脚踝上。”
“好。”
司南珏蹲下身体,小心翼翼的卷起凌一的裤腿,生怕将她弄疼了。结果,当他看到她的脚踝上那个淡淡的牙印时,嘴角抽了抽。
“严重吗?”厉行远担心的问司南珏。
司南珏点头,一脸的沉重:“是挺严重的,我要是再晚来一分钟,这牙印就消失了。”
厉行远:“......”
“那你也得给她好好治。”厉行远又说,还有些担心。
司南珏眼角一抽,这男人。他看向坐在沙发上,此时在咔哧咔哧吃着水果的凌一。
“表嫂,要不,你自己弄点儿药擦擦呗。”
凌一嘴里还有水果,她低头扫了一眼那快要消失的牙印,然后,从兜里摸出来一个小玉瓷瓶子,扔进司南珏的手里。
“帮我涂上这个。”
司南珏接过来,正要打开瓶子,就被厉行远抢了过去。
“行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回去吧!”
司南珏:“......”
这过河拆桥的狗男人,太可恶了。
不过,心里想归想,他还是不得不去将自己的医药箱收拾好,提着,正准备走,就闻到厉行远打开的那个小小的玉瓷瓶子里传出来的犹如百花齐放的香味......『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淡淡的香味萦绕在鼻边,让他犹如置身于花的海洋。司南珏一激动,连忙走过来,指着那小小的玉瓷瓶子,激动的问:“这是什么?”
“玉肌膏。”凌一淡漠的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回答,毫不在意的样子,弄得司南珏这个见过大世面的人都嫉妒得发狂。
“这是哪里来的?”他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那个小瓶子,仿佛是将眼珠子黏在了上面一样。
凌一扫了他一眼,看到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都是一脸的嫌弃。
“我自己做的,不行吗?”
“你自己做的?”司南珏一脸的不可置信和震惊:“你能做出来这失传几百年的宫廷御用玉肌膏?”
“很奇怪吗?”凌一仍然淡定的看着司南珏。
这时,帮凌一摸完玉肌膏,盖上瓶子的厉行远发话了:“别忘记了,她是离洛,神医离洛。”
司南珏似乎现在才回过神来,他点点头:“对啊!她是离洛,什么东西做不出来?但是......这玩意儿失传几百年了啊!”
他小声的嘀咕着,还是看着凌一:“表嫂,神医大人,女神,你能教教我这东西怎么做吗?”
凌一瞅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反而是厉行远开口了:“ 她没时间。”
“你怎么知道她没时间?”司南珏现在,一心都扑在这玉肌膏上,哪里还顾得上害怕厉行远的这件事情上来?
“嗯?你说什么?”厉行远的声音里,透露着危险的因子。
司南珏听得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不,表哥,我是真的想要学啊!你知道吗?这东西很好,只需要一点点,你身上的伤口就会很快愈合,就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这么神奇?”厉行远低头,仔细研究着这个小小的玉瓷瓶子,然后,还打开闻了闻,这味道,确实很好啊!
司南珏看着厉行远的动作,点了点头:“那是肯定的啊!神医出手,岂有凡品?”
“说的也是。”厉行远笑了,一脸的与有荣焉。
他看着司南珏,突然觉得这小子也不是那么的碍眼了。
“这样吧!你如果想要这个,我们可以卖给你。”
司南珏一听,差点儿撅倒,他一脸受伤的捂着胸口,看着厉行远。
“表哥,我可是你的亲弟弟。”
“是表弟。”厉行远毫不留情。
“可我们即使是表亲关系,那也胜似亲兄弟啊!”
“亲兄弟,明算账。”厉行远就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司南珏想要吐血,他又期待的看着凌一:“表嫂,你不能眼看着你的表弟受欺负对不对?”
凌一淡漠的瞟了司南珏一眼,然后,又认真的点了下头:“对。”
司南珏眼里燃起希望,满眼的激动:“那你是答应了?”
“所以,我赞成将这东西卖给你。你也知道,这玩意儿都失传几百年了,这可是我的独家秘方。这样,看在我们都是亲戚的份儿上,我便宜点儿,卖给你,10万块一瓶,你要多少,提前跟我说,我好准备。”
“什么?”司南珏惊得跳起来,他扫了一眼拇指大的小瓶子:“这玩意儿还要10万一瓶,你怎么不去抢?”
凌一从沙发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坐下去,懒散的靠在沙发背上。
“我没打算去抢啊!我就只卖给你,你是独家销售渠道,你可以去卖给你的那些达官贵人的贵太太,小姐们,他们不会嫌贵的。”
司南珏从厉行远手里接过瓶子来,看了又看,最后,只好同意了凌一的说法。
没办法,不同意也得同意。谁让人家是神医,关键是,神医背后,还有一个煞神呢!
而此时的煞神,看到司南珏看着瓶子那贪婪的目光,甚是满意。
“看好了没?看好了就可以滚了,别耽误我们吃饭。”
“你们要出去吃饭啊?”司南珏的眼睛里,又燃起了光芒。
厉行远一看到他这个样子,就直觉不好,果然,他直接就开口了。
“那我跟你们一起去吃饭吧!我们都好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呢!”
“不行。”厉行远直接拒绝,开玩笑,让这小子去当电灯泡,他们怎么过二人世界?
“表哥,你不能这么绝情啊!有了表嫂就不要弟弟了啊!”司南珏控诉道。
厉行远扶额,怎么会有这样的亲戚?
司南珏才不管,这好不容易才能来跟着他们去宰一顿,不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么想着,他又嘿嘿笑了起来,然后,直接摸出手机来,给贺知节打电话。
“歪,老贺,出来,我表哥今天中午请客。”
厉行远:“......”
凌一:“......”
这自来熟的表弟。
等他打完电话,就看到厉行远黑着脸,直愣愣的盯着他。
司南珏心脏一抖,直觉有大事要发生,连忙躲到凌一身后。
“表哥,你不能这样。”
“我不能哪样?”厉行远咬牙切齿的看着司南珏。
“给我过来。”
“我不。”司南珏耍赖。
厉行远无语,过了好一会儿,见他还躲在凌一的身后,只好叹气:“还去不去吃饭了?”
“去,去,去。”司南珏连说了三个去,然后连忙帮厉行远推着轮椅,厉行远坐上去,又将凌一拽着坐了上去。
司南珏一下子就不依了:“表哥,你有没有搞错,表嫂坐在你身上是怎么回事?”
“她是我老婆。”
凌一:“......”貌似没毛病。
“可是,表嫂好好的,为什么要我来推两个人?” 司南珏气得不轻,怒吼道。
厉行远转头,扫他一眼:“我老婆脚痛,你有意见?”
司南珏:“......”
这对无良的夫妻,就知道欺负他这样的老实人。
“还不走?”厉行远又回头,冷冷地扫了司南珏一眼。
“我去让周琛来推。”说着话,他就要走出去。
“你去叫周琛来推,那今天中午就你买单,顺便请了周琛。”还是淡漠的语气,可就像是钉子一样,将司南珏给定住了。
他倒不是舍不得钱,而是真的气不过,每一次都要被厉行远这个狗男人威胁。长这么大,好像被他威胁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了。他默默地叹口气,只好自己认命的去推着两个人下楼。
来到楼下停车场,这一次还好,厉行远没有为难他,而只是让他搀扶着,坐进了车子里。
凌一从另外一边上车,几个人朝着旋转餐厅而去。
当他们到达旋转餐厅的时候,正好,贺知节也刚好到了。
门童看到几人来,连忙上前迎接,还帮助厉行远坐到轮椅上,推着他一起,往旋转餐厅里走去。
他们挑了一个绝佳的位置坐下来。
陈经理听到几位大佬来了,连忙跑过来,一脸的恭敬,将菜单递上来。
厉行远接过来,递给凌一:“喜欢什么就点什么。”
“好。”凌一也不客气,点好菜,又递给了司南珏。
他们依次轮流点好菜之后,就坐在那里聊天。
刚聊了两句,就看到门口,走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是厉行楷,女的嘛,不认识,好像也不是上次,凌一在这里遇到的那个女人。
厉行楷也正好看到了他们,他直接走过来,脸上一脸的笑容。
“今天好巧。”
“是啊!巧。”厉行远一脸的淡漠,随后,又挑眉看着厉行楷:“大哥换女朋友了?”
他这话一出来,厉行楷还没有回答,那女人就娇羞的看着厉行远,然后伸手挽住了厉行楷的胳膊。
“三少真会开玩笑,我和大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了厉行楷身上的一股冷气冒了出来。
“欧小姐慎言。”他的声音,比刚刚冷了不知道几个度。
凌一听到,默默地在心里给厉行楷贴了个标签:渣男。
厉行楷说完,又看向凌一。
“弟妹很喜欢这家餐厅?”
凌一抬起头来,跟厉行楷对视,目光不卑不亢,突然笑了一下。
“喜不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跟谁一起吃饭,你说对吗?大哥。”最后两个字,凌一咬得极重。
厉行楷心里一惊,她难道看出来了?不过,表面上还是一脸的和善的笑容。
“弟妹说得对。阿远很幸运,遇到了你。”
“我也很幸运,遇到我老公。”凌一故意朝厉行远的身边靠了靠,伸手挽着他的臂弯。
她的这个动作彻底取悦了厉行远,他看着她宠溺一笑,然后,还靠近她,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站在一旁的厉行楷只觉得扎眼睛,连忙告辞。
“那我们就到那边去坐了,失陪。”
厉行远点头。
看到他们走到离他们这桌有些远的一个位置坐下,厉行远伸手拍了拍凌一的手:“以后少跟他接触。”
凌一眨眨眼,一脸的无辜:“我没跟他接触啊!”
厉行远轻笑,目光深远。
等他们吃完午餐,厉行远没有让凌一回颐景苑,而是让她跟着他一起去恒远集团,他去上班,她陪着他。
凌一有些无语,不过,的确,她没有什么事情做,便也随他了。
下午的时候,厉行远有两个会议,一个是国内公司的高层会议,一个是国际方面的视频会议。
凌一在厉行远去开会的时候,收到了之前发出去消息的回复。
大桑:【老大,凌氏集团果然有问题,他们的财务不对,而且,有不明资金在流进流出。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查到那些不明资金的来源,以及流到了哪里?】
这就难办了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凌氏集团现在在做违法的事情,那她到底是接手凌氏集团,还是不接收?即使接手,又该怎么去接手?以何种方式去接手?这些问题,都得考虑啊!
凌一看完这条消息,立刻回复:【我知道了,你继续跟进,我这边也会去查的。】
看完之后,她又看到了另外的两条今天上午发出去的消息,然后,唇角上扬。
凌一站起身来,翻开日历,算算时间,不错,正好需要他们......
她又给钱多多发了条消息,通知他来打游戏。
钱多多倒是积极,很快就上线,跟凌一组队。
等厉行远开完会回来,就看到凌一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在打游戏。
突然看到这一幕,厉行远觉得很温馨,很温暖。
凌一感觉到有人靠近,抬起头来,就看到他一双眼睛,温柔的看着自己。
“会开完了?”
“嗯,你游戏打完了吗?”厉行远扫了一眼她的手机界面,说实话,那些玩意儿,他一个看不懂。
“没有。”她摇头,然后低头看了一眼,不由得怒吼:“我屮艸芔茻。”然后,不再管厉行远,自己投入到打游戏当中。
等她将这一局打完,厉行远这才带着她回家。
到家之后,厉行远看着凌一:“老婆,你是不是有事情忘记了?”
“啊?忘记什么了?”
凌一抓抓自己的短发,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所以,她看着厉行远,希望他告诉她。
厉行远有些无奈:“离洛神医,你说呢?你现在连你自己的职责都忘记了吗?”
“啊!”凌一终于想起来了,她抓抓脑袋,有些尴尬:“抱歉啊!最近事情太多,都忘记了。十天到了?”
“你说呢?”厉行远揶揄的看着她。
凌一连忙将他推到电梯里,回到卧室,帮他打第二针。
关键是,这个不要脸的男人,非得让她给他扎臀部,说是上次也扎的这里,不能乱扎。凌一气得一针下去,让他惨叫连连。
等他们下楼的时候,正好,李爷爷和李奶奶从外面散步回来。
李奶奶走过来,看着凌一:“孩子,外面的那些事情,都解决了吗?”
凌一摇头:“还没有呢!我还是没有找到证据。”
“唉!我们老是住在你们家里,也不是个事儿啊!”李奶奶感叹道。
凌一连忙安抚她:“奶奶,您说什么呢?您和李爷爷是为了我,才搞得被那些人盯上,我一定要保证你们的安全。你们放心,我一定要将那些人绳之於法的。”
“那就好。”李奶奶说道。
“李奶奶,李爷爷,你们就安心在这里住下来,平时,这里也挺冷清的,除了我和凌一,还有刘叔都没有别人了,你们来了,反而增加了一些人气。”厉行远淡漠的说道。
既然厉行远都这么说了,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祈祷,那些坏人快些被抓起来。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大尺度激情爽文 梁清子没说话

下一篇: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一九九四年,

本文标签: 有个 第一集 傻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