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大尺度激情爽文 梁清子没说话

大尺度激情爽文 梁清子没说话

作者: 来源: 2021-10-23

梁清子没说话,静静地等着玄九说结果。
只见玄九正色道:“他的武功的确是魔教中的!”
梁清子的眼睛突然增亮!
“九师兄当真?”
玄九看着梁清子眼中的兴奋和雀跃,有些怀疑自己看错了。
“清子,你怎么好像看上去有点高兴呢?”
梁清子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试图让自己脸上的兴奋转为担忧。
但努力了一下变失败了。
“怎么可能?六师兄无端跟魔教扯上关系,我怎么可能还会高兴呢?九师兄一定是看错了!”
玄九也觉得自己是看错了。
“自从你任副掌门以来,这门派之间就再也没有消停过。早知如此便不让你出头冒尖儿去争什么秘籍,当什么副掌门了。不过这样也好,那宋司司和玄六以后也不会再欺负你了,只不过以后门派外的争斗和危险又要多了许多……”
说到这里,玄九便止不住地担忧。
“没关系的,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我命这么大,这么多次我都死不了。想来我头上真的有一个全知全能的神仙在保佑着我呢!”
她说完这句话,便听到系统在虚空中哼唧了两声,以示回应。
“那魔教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魔教来势汹汹,并且已经放出了消息,便是要看我们的回应。此时若我们大张旗鼓的去做各种防范,想来也是无济于事。毕竟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想来早就把我们玄辩门上上下下都盯上了。就是玄辩门内,我看也不见得一定干净,连六师兄都跟魔教有所关联,下面的人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我们做的一切防范,在他们的眼里都是透明的,不如以不变应万变。”
“清子的意思是,我们什么都不做,静静的等着他们来偷袭?”
梁清子微微一笑。
“我们什么都不做,就等于我们什么都做了。”
玄九茅塞顿开!
“清子说的是啊!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他们并不知道我们要怎么应对。如此一来,便是他们在明,我们在暗!”
“九师兄,聪明!”
玄九笑了笑,但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话虽然这样说,但清子,私下里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没事的话别往外面乱跑,注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如果你有什么行程,千万不要告知别人,但一定要告诉我,我好派人保护你的安全。”
“好的没问题!放心吧,九师兄。”
玄九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一本正经讨论如何针对魔教的小丫头,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受!
这个小丫头终于长大了,要操心的事情却比以前多了好多。
梁清子虽然表面上这样跟玄九说,但实际上却是怎么作死怎么来。
她每天故意跟别人说了自己第二日的行程,甚至具体到了什么时辰要去哪里。
这样过了十几天,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梁清子说了自己的行程,明日便一定会去做什么,从来都没有错漏。
这是自然传到了魔教的耳朵里。
浑天派掌门迟冒祖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微微一笑。
“听说那玄辩门新上任的副掌门梁清子,是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但她的心思却属实很深呢!”
手下的人不解:“掌门,这梁清子已将行程暴露出来,岂不是更方便我们动手?怎么还说她心思深沉呢?”
迟冒祖爽朗一笑。
“她越是这样明目张胆,便越表明了她们的目的。你不想想,这梁清子以前有过这样的行为吗?谁会将自己每天的行程都提前告别旁人?这岂不是等着别人去杀她?正常人谁会这么做?所以她这就是故意将自己的行程泄露出去,引得我们动手。其实她的身边早就藏了绝世高手,只等着我们出现,便将我们一网打尽!”
手下疑惑道:“可是据属下观察,最近有几个门派想,要对那梁清子动手。暗中保护她的人竟一个都没有出手,都是她自己一个人解决的。”
迟冒祖说道:“这小心思,不更印证了我们的观点?那些小门小派的人身手能有多厉害?自然不需要惊动暗中保护他的人,但我们魔教出手便不一样了!我浑天派个个都是取人性命的高手!他们现在不出手,便是要等着钓我们呢!都把心思给我放稳了!那梁清子就算武功再高,想来也敌不过我们浑天派的人!”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梁清子日日都提前向旁人泄露自己的行程,但这魔教却始终都没有动手。
梁清子不由得对这情节产生了疑惑!
到底有没有魔教啊!
这宋司司作事到底靠不靠谱?!
说好的让魔教来截杀自己,怎么到现在还不行动呢?
系统说道:“你当那魔教是傻的?人家说不定还以为,你这样就是故意给人家泄露行程,让人家去杀你呢!这样大张旗鼓,谁还敢真的露面?”
梁清子一拍脑门儿!
“对啊,这古代人怎么这么聪明?!也是我作死心切了,你怎么不早提醒我?”
系统不屑地白了一眼:“早提醒你,早让你找死吗?”
第二天,梁清子便没有公布自己的行程。
迟冒祖得到消息之后,立即召集浑天派所有人!
“目标——玄辩门、夺秘籍!行动!”
“是,掌门!”
沉寂多时的江湖,瞬间掀起了腥风血雨!
浑天派围攻玄辩门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武林!
与此同时,紫灵山庄、青山派、云城派和襄山派,全部都派了人前来帮玄辩门助阵,其他各门各派也纷纷前来!
在他们的眼里,这已经不只是玄辩门一门的争斗,而是魔教与名门正派之间的正邪之争!
处在这场漩涡当中的梁清子,却换上一袭红衣,在一众青白色的人当中,显得格外显眼。
玄九说道:“你这是做什么?还怕他们认不出你来吗?赶紧!去把这一身衣服换下来!”
梁清子却说道:“难道我今天不出来,那迟冒祖便不知道我是谁了吗?九师兄,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梁清子今日一人身死不要紧,重要的是向魔教传递一个态度,——邪不胜正!”
“清丫头!说得好!”道法圣师盖棺定论,“不愧是我玄辩门的副掌门!你当得起!”
梁清子这一番话,引的各门派众人心中一片敬意油然而生!
原以为这清掌门不过是凭着偶然的功劳上位,现在一看到颇有种大将之风!
这简直就是菩萨战神呀!
“掌门,副掌门,魔教众人已经到了打到山门之下!”众人众门派围困下山不多久,梁清子便与迟冒祖打了个照面!
准确来说,梁清子是主动找到迟冒祖的。
迟冒祖不由得感叹:“没想到这小女娃娃胆色倒好,平常不到二十岁的女娃娃,看到这阵仗早就被吓得叫娘了,你倒是有胆子,还敢穿红衣,主动挑衅我们!”
梁清子笑道:“迟掌门威名在外,我哪里敢挑衅您呢?穿着红衣不过是让您尽快找到我,早点解决了我,也免得死那么多人,生灵涂炭不是?”
迟冒祖笑道:“你这女娃娃,想得到跟别人不一样。少废话,出招吧!我倒是要看看,别人眼中的你这个高手,到底有多厉害!”
迟冒祖手中的两把大刀虎虎生风,冰冷的刀刃映出寒光!
梁清子确是将兵刃一扔。
“我怎么敢在迟掌门面前动手?我这花拳绣腿的,入不了迟掌门的眼,不如您给我个痛快吧!”
说着,她便将脖子一梗,一副待宰的羔羊的模样。
迟冒祖一愣:“你这玩的是什么花样?”
梁清子急得不行!
“我能跟您玩什么花样啊?您一大把年纪了,我不管玩什么你不都看得透透的?!我真的是一心求死,你快杀了我吧!”
但梁清子越这样说,迟冒祖越不敢动。他仿佛觉得梁清子浑身上下都是陷阱,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为了向迟冒祖表达强烈的求死意愿的,梁清子还主动向迟冒祖靠近了一点。
但迟冒祖却觉得,这个小姑娘怎么如此多的套路!
梁清子向他靠近一步,他便向后退一步!
——这便是神奇的一幕:威风凛凛、威名在外的堂堂浑天派掌门迟冒祖,竟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逼得节节败退!
这足可以称得上是梁清子的高光时刻了!
终于!迟冒祖被梁清子逼得退无可退,终于忍无可忍!
“你这个小姑娘,到底想干什么?!”
梁清子翻了个白眼:“都说了,您就给我一刀痛快的吧,求求你了!来吧!我准备好了!”
迟冒祖左右一看,这小姑娘手中已无兵刃,左右没有帮手,而且在自己咫尺之间,只要自己手起刀落,便能断了这个小姑娘的性命!
但不知为何,看着这个红衣小姑娘,他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
“罢了!这绝世秘籍本是整个江湖的事情,我杀了你也无用。你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片子而已,杀了你与我的威名有损。”
梁清子一愣,说好的跟自己不共戴天!怎么又不杀自己了?
“别啊!别不杀啊!我可是秘籍的发现者,翻译者和传授者。没了我,以后江湖中人谁都无法再修习秘籍。所以只能杀了我,才能斩草除根!”
迟冒祖却摇了摇头。
“那我就更不能杀你了,没了你,我也不能修习秘籍。不行,我一定要保你一命!谁若想伤你,先得问问我的刀答不答应!”
“……”
!!!
完了!
梁清子觉得五雷轰顶!
这叫什么事儿啊?!
这时,林子中乱箭飞出有一支箭,正正地射向梁清子的胸膛!
“小心!”迟冒祖一把揽过梁清子的腰,带她飞了空中,转身将她带离了危险区!
而两人还没有落地,一个黑影便闪现,将梁清子从迟冒祖的怀中抢了出来!
是温一灼!
梁清子大喜:“温小可爱,你来救我啦!”
温一灼略一点头,目光如箭一般射向迟冒祖,并用冰冷的刀尖对准了他!
梁清子赶紧阻止!
“不不不,他不是坏人,他没想伤我的性命。”
温一灼目光冰冷:“他抱着你!”
梁清子:“……”
这时,却听迟冒祖说道:“你是温家的人?”
温一灼问道:“你是谁?”
迟冒祖却像突然发现什么秘密一样,大步上前问道:“你的左肩,可有一处蝴蝶形的胎记?”
温一灼大惊:“你怎么知道?”
迟冒祖顿时大喜,仰天狂笑!
“是你,真的是你!少主!属下终于找到您了!”
属下?!!!
迟冒祖却对着对着温一灼深深一拜!
“属下年轻时被温老庄主所救,但彼时已误入歧途,入了浑天派,成了魔教中人。温老庄主说人各有志,他不强求我入山庄,但求我以后一定要修一个立根之本,为人正派。我虽未入山庄,但一直奉温老庄主为主人,发誓要效命于他!只可惜当时我尚且年幼,还在学艺阶段,当我学成之时才得知,温氏山庄已被灭。我四处找寻少主的消息,但却多年来都没有结果,只能努力支撑着浑天派,只盼着有一天寻到少主,便将整个浑天派拱手送给少主,少尽绵薄之力。”
温一灼回想起来。
父亲曾跟他说了,救过一个外门派弟子的事情。他还告诉自己,一定要以仁义待人,凡事不能强求。他曾问过父亲,为何不让那个人改邪归正,去拜名门正派。父亲只说每个人各有因果,走的路也有所不同,但即便如此,有一天大家总会殊途同归。
“难道……你就是父亲说的那个人?”
“是我!少主!”迟冒祖掏出一半玉珏:“这便是当时老庄主送给我的纪念之物,我一直奉为圣物,随身携带,请少主一观!”
温一灼拿过来一看,果然是温家旧物。
“快起来,快起来!”他赶紧将迟冒祖扶了起来。
“早知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便不会擅自发动这场恶战了!哎!我这边去叫他们停下来,束手就擒,供少主驱策!”
温一灼却摇了摇头,说道:“我家的灭门之仇,如今还是秘密。在一切调查清楚之前,我家的大仇不能展现于人前,否则跟着我的所有人都会有危险。”
梁清子也劝道:“若是你如今公然将浑天派交到温一灼的手里,不但不会成为他的助力,反而会成为别人诛杀他的理由!以后他在别人眼里,便是邪门歪道!”
迟冒祖挠了挠头:“那怎么办?难道我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的门派,对少主却没有作用?我真是没用!”
梁清子看着这憨厚的汉子一脸懊恼,心中顿生一计!
上一章|返回目录|“我有个主意,但是需要二位配合。”
迟冒祖眼睛一亮!
“什么主意?只要能够归顺少主,什么我都愿意做!”
温一灼也表示同意:“只要不伤害到你。”
山下的人很快就找到了这边。
玄九冲在所有人的前面,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梁清子。
他一边发疯一样,用剑气震开周围的魔教众人,一边大声喊道:
“清子!清子!你在哪里?”
受玄九的影响,众人纷纷开始声呼喊梁清子的名字。
“清掌门!”
“清掌门!你到底在哪里?”
经过今天的这场大战,所有江湖中的人都认可了梁清子!
敢以一己之身,殉道整个江湖!
这样的人足以配的上玄辩门副掌门的位置!
毕竟,这样的胆识可不是谁都有的!
而宋司司和玄六跟在众人身后,心照不宣地对望一眼,巴不得梁清子死在乱箭当中。
看到众人正在向他们移动,梁清子心中一急,便对迟冒祖说道:
“快!劫持我!”
“什么?”迟冒祖一愣,“你说什么?”
“劫持我,然后打伤我,这样才能救浑天派!”
吃帽子当即摇了摇头!
“这绝对不行,少主不让伤害你!”
梁清子心中一窒!
这迟冒祖!
武功高强、高大威猛!
脑袋怎么这么轴呢?
温一灼不肯点头,迟冒祖便不肯。
“温小可爱!你快!快让他按照我说的去做!否则就来不及了!”
温一灼皱眉:“让我来,总之不能伤害到你!”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放心吧,我不会真的伤到!何况不过一场戏而已,都是做给外人看的!”
玄九已经带人出现在了那边的山头上!眼看着就要过来了!
“快!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梁清子拾起兵器,旋身一转,惯性抬起迟冒祖的两把大刀,便把它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用力拍了自己一章!
噗!
原来受内伤是这种感觉!
这是从未有过的极度窒息!
温一灼和迟茂组,都被梁清子这一系列行运流水的操作给弄懵了!
太狠了!
这个女人!
居然对自己都下得去狠手!
玄九及时赶到,见梁清子受伤,瞬间慌了神!
“住手!放开她!”
迟冒祖虽然脑袋慢,但他并不笨。看到众人围了上来,又见梁清子已经受伤,便索性做起戏来!
“放我们走,我就放了她!”
这时,所有江湖门派众人全都围了上来!浑天派被包围了!
玄九见迟冒祖那两把大刀,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放了她,我来做你的人质!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都可以答应你!别伤害她!”
宋司司忍不住大喊道:“玄九!你疯了吗?只要我们将他们彻底消灭,就能灭了魔教了!这对玄辩门乃至整个武林都是一件好事!难不成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玄九此时却恨不能掐住宋司司的脖子!
“给我闭嘴!清子还在他的手里!”
玄六却阴阳怪气地说道:“咱们清掌门不是一向武功都很好吗?门派大会上,清掌门大放异彩,现在做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有若是以往,玄六说这话,定会引起其他人的躁动和猜疑。
但如今乃是大家同仇敌忾的时候,其他门派,乃至玄辩门的弟子,听到玄六说着风凉话,不由得纷纷对他侧目。
没想到玄六竟然如此不分清红是非的人!
梁清子开了口。
“迟掌门,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今天以一门派之身,抵挡我们整个武林!这份胆量,我梁清子佩服!但如今的形势你也看到了,若你一意孤行,就算你杀掉我一个,将来整个武林也都会将浑天派灭门。何至于此?”
迟冒祖手中的大刀一颤,却像是砍在了玄九的心上!
“别激动!你别乱来!”
“什么正邪?整个武林与我何干?!只要我浑天派想得到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除非你们今天将绝世秘籍拿给我,我就放她一命,否则的话……”
玄九慌忙说道:“好!我答应你!我把绝世秘籍给你!”
众人心里皆是一惊!
梁清子却断然呵斥道:“玄九!我已玄辩门副掌门的身份命令你!不得将绝世秘籍交给任何人!”
“清子!”
“清掌门!”
玄辩门中的人,见自家掌门如此大义凛然,纷纷落下了泪。
梁清子继续苦口婆心。
“迟掌门听我一言,回头是岸。若你一意孤行,今日不光你会葬身于此,想想你的三千门人,难道你忍心让他们都跟你一起命丧于此吗?你忍心你浑天派的武功以后无人继承吗?”
迟冒祖一愣。
“不!妖言惑众!我才不信什么正邪不两立!我便是天!这江湖中,谁敢与我并立!”
梁清子悲凉一笑,那笑容站在众人的眼里,像是一朵飘零在风中的花……
“今日梁清子以死殉道,希望迟掌门一代大侠,能看得清自己的责任,和身上的重担!”
说着,梁清子发狠,一脖子撞上了迟冒祖的刀!
迟冒祖一愣,完全没想到梁清子竟然会如此!再想去收刀,已经来不及了。
梁清子那细长白嫩的颈上,撞出了一道刺眼的血痕!
温一灼眼疾手快,一把将晕倒的梁清子捞到了怀里!
梁清子气若游丝,但好在性命无虞。
见梁清子的脖子见了血,江湖众人的血性被瞬间唤醒了!
“杀了他们!”
“铲平魔教!”
“为清掌门报仇!”
这个气氛这是宋司司所要的!
她赶紧冲着苏瑾打了个眼色,苏瑾暗自召唤所有紫灵山庄的弟子,准备给这魔教致命一击!
可是关键时刻,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这迟冒祖竟然“duang”的一声,将两把大刀一扔!冲着梁清子当即一跪!深深叩头!
“清掌门大意!你今日不惜以身殉教,我迟冒祖苟活这么多年,可惜今天才明白这个道理!以前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样的话!今日听君一语胜,胜过修炼十年!”
众人纷纷愣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
这传说中无恶不作的魔教教头,就这样被梁清子说动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肉肉多的文 佩德罗不知道

下一篇: 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女人都快要气

本文标签: 尺度 说话 激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