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侄女小婷在线阅读全文_这些黑衣人,

侄女小婷在线阅读全文_这些黑衣人,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32:58

这些黑衣人,大多已经被钱多多和颜荼,白鹿,阿刚他们解决掉了,现在,剩下的,也就五六个,他们抱成一团,此时的战况,完全被扭转了过来。
原先是凌一他们被包围,现在,虽然人数上是一样多,但是,在气势上,明显,这些黑衣人输了一大截、。
凌一一步一步朝着这些黑衣人走去,每走一步,都仿佛是踩在了他们的心脏上一般,声音却是吊儿郎当的,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
那几人要紧牙关,就是不说,只是吓得抱作一团。
“呵,不说也没关系,反正,他们一个也别想跑掉。”
说完,她又轻声对阿刚和钱多多他们开口:“这几个,给我解决吧!我也好久都没有打架了,手痒。”
听到她这话,这些黑衣人,吓得腿肚子都在发颤,这特么叫打架吗?这完全是单方面的虐杀好吗?
阿刚当然也没有要去帮忙的意思,以前,他还以为他家夫人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神医,但是,没有想到啊!武力值这么爆棚,刚刚看到她那帅气的瞬移,他简直吓了一跳,当时,他还拿手机出来,拍了一段他家夫人打架的视频。
不行,夫人这么帅气,一定要让爷知道。
这么想着,阿刚又站在了一旁,还退远了一点点,摸出手机来,这样才能录制全屏。
那几个人,已经吓得面无人色,退无可退了。
凌一好笑的看着他们:“怎么?怕了?”
她话刚说完,就朝着那五六个人攻了过去。没办法,敢来杀她,那就要做好留下命的准备。
又是3分钟,所有的人,全部解决掉。
此时,阿刚和钱多多已经在负责调查这些人的身份了。
“老大。”
钱多多的声音响起,凌一寻声望去,就看到钱多多抬起了一个尸体的手臂。
凌一走过去,看到钱多多撩起了那具尸体的袖子。
只见,尸体手臂内侧的臂弯处,纹了一个像是蝎子一样的图案。
阿刚,颜荼和白鹿见到钱多多撩起的是左边手臂的袖子,他们也连忙撩起那些尸体的左边袖子。
果然,在他们左边手臂内侧,都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蝎子图案纹身。
“蝎子?”
凌一自言自语的开口,蝎子到底代表什么呢?
她在这里,走来走去,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厉行远带着人,终于赶来了。
当他看到这满地的横尸,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啊!
凌一一个转身,就看到了轮椅上的厉行远,她眉头挑了挑,语气有些嘲讽:“您来得可真是及时啊!”
厉行远也是没有想到,自己赶过来的时候,他们都打完了。
看着一地的尸体,四十几个黑衣人,竟然被他们这五个人全部给干掉了,心里有点儿酸是怎么回事?
不过,好在,他的老婆没事。
凌一冲着他招手:“既然来了,就过来帮忙看看,这个是什么玩意儿?”
厉行远嘴角一抽,让周琛推他过去。
来到凌一身边,凌一将那尸体左手臂的袖子撸起,正好露出左边手臂内侧的蝎子纹身。
厉行远蹙眉,眼眸一冷,声音更加冷厉:“这些人怎么在这里?”
“你认识?”凌一看紧他,紧接着问。
厉行远摇头:“不认识,但是,听说过。”
“说来听听。”
凌一倒是很有兴趣,毕竟,这些人是来杀她的,她总得要知道这伙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才是。
厉行远看着她,伸手握住她的手,手紧了紧,心,也跟着心疼起她来。
他抬头看着凌一,轻声问:“你是怎么惹到H城的宋家的?”
“宋家?”
凌一蹙眉:“我不认识什么宋家的人啊!就连H城,我都没有去过,怎么去惹他们?”
厉行远听到这里,眉头皱得更高:“难道是买凶杀人?”
“这倒是有可能,毕竟,这里,看不惯我的人还是有的。”这么说着,她便猜到了是谁,今天接连两次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
呵,还真是煞费苦心啊!这连环的套路,如果她自己没有点儿实力,还真是在第一关的时候,就被这帮人弄死了。
现在,她需要确认的是,这件事情,跟她的渣爹到底有没有关系?到底,他凌世成,知不知情,这直接关系到她将要怎么对付他。
而凌世峰,可能不是真的不想要在S城混下去了吧?
厉行远见她一直没有说话,在思考着什么,他也没有催她,就一直等着她。他的老婆很聪明,一定是猜到了是谁要害她。
果然,没过多久,凌一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看着厉行远,又是眉眼弯弯。
“下午有空吗?”凌一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如果不了解她的人,还以为她是个傻白甜。但是,亲身经历过的阿刚,此时,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心里只有佩服。
他家夫人就是牛B,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连表情,都变换了十几种,更不用说她那逆天的武力值和医术了。
厉行远看着她轻笑:“有空,怎么?又要请我看戏了?”
“嗯。”
凌一点头:“不过,这一次,我倒是没有证据了。”
凌一有些苦恼,早知道,就应该将刚刚想要杀她的人,留两个活口的。
厉行远看着她蹙眉,立刻伸手,将她蹙起的眉头给抚平:“别蹙眉,这不是有现成的证据吗?”
“啊?”凌一看着他,疑惑的眨眨那一双又大又黑的狐狸眼。
厉行远轻笑,宠溺的伸手点了一下她的眉心:“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对于刚刚咽气的人来说,神医离洛绝对有把握将人从鬼门关上拉回来。
凌一心领神会,刚刚没有想到,只是觉得不想要救想要杀自己的人,但是,如果要人醒过来,也不是不可能。
想着,便蹲下身体,从口袋里摸出来一粒黑色的药丸,塞进一个刚刚咽气不久的尸体嘴里。
过了一会儿,那尸体就像是抽羊癫疯一样,在地上抽了抽,就醒了过来。
当他醒过来,看到周围全部杀了他们的人,特别是在看到凌一在盯着他看的时候,吓得直往后缩去,就像是见了鬼一样,说话舌头都捋不直了。
“你......你,你,别......别过来。”凌一从来都不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特别是那些曾经伤害过,或者试图伤害她以及她身边的人,她绝对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此时的凌一,满脸都是深不可测的笑容,走过去,一把揪起那黑衣人,就像是拎小鸡儿一样的将那人给拎起来。
“走。”
简单直接的一个字,然后,抬步朝着他们的破面包车走去。
厉行远看着这个暴力的女人,有些无奈,只好让周琛跟着。
到了面包车旁边,砰的一声,黑衣人被重重地砸在了车的座椅上。
啪,看吧,又从座椅上掉到了下面。
凌一拍拍手上的灰,转身,就看到某人那揶揄的目光。
“他这样摔,可能很快就死了。”
“嗯。”凌一点头:“没事,他死了,我就带个尸体去我大伯家。”她说得云淡风轻。
厉行远好笑:“那你刚刚不是浪费了一粒药?”
“也是,我只是想要有人指证我的亲大伯,既然这人遭不住我遭,那也是他的命,我不强求。走吧!上车。”
说完,她自己率先走向了厉行远的座驾。
周琛连忙将厉行远推着跟上。
上了车之后,厉行远就将凌一给揽在怀里,还用手宠溺的揉了一下她的发顶。
“老婆,既然他们不仁,我们不需要给他们手下留情。你怎么高兴,怎么来,一切,都有你老公我。不管遇到任何事情,我都站在你的身后,一直支持着你。”
林荫抬起头来,看着他,满眼的星星:“有你这句话,我就心里有底了。”其实,有很多事情,她不需要别人,她自己就可以做到。但是,这一刻,她还是上头了。
厉行远伸手捧着她的脸,低头,在她诱人的唇上,轻轻啄了一口。
“抱歉,今天,我来晚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还有些颤抖。幸好,她自己不弱,要不然,他会后悔死的。
凌一在他的怀里摇头:“不晚,恒远集团离这里,要将近两个小时,你能来,我就很感激了。”
“傻瓜。”厉行远的声音越发的沙哑,眼睛里,有一簇小火苗在燃烧。
凌一看到那簇小火苗,便觉大事不妙,连忙从他的怀里起来,将他推远了一些。
“别闹,还有正事呢!”
凌一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脸颊上已经染上了绯色。
厉行远看着她的脸,还有闪躲的眼神,轻笑,然后伸手握住她的手,调侃道:“你的意思是,办完正事就可以了?”。
凌一这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中,给自己挖了个坑,差点儿将自己给活埋了。
她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厉行远,给我正经点儿。”
“我没有不正经啊!我现在说的事情,就是最正经的了。”
凌一白了他一眼,干脆不说话了。这男人,这嘴巴是吃了八十斤千年玄铁吗?这么利索?
她看着车窗外,决心不再理会这个狗男人。
厉行远看着她有些生气的样子,心里好笑,但是,也没有再逗她。他怕真把她给逗生气了,今晚就只能睡书房了。
凌一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准头看着厉行远,表情无比严肃。
“车上有电脑吗?”
厉行远眉毛一蹙:“没有。”
“先去你公司。”
凌一当机立断,现在,很有可能,凌世峰已经跑路了,所以,她必须要知道凌世峰现在在哪里?毕竟,如果想要报复人家,结果连人都没有找到,这岂不是很尴尬?
厉行远也不多问,直接对前面的司机吩咐加快速度。
此时,他们的车已经上了高架,而且,现在这个时间,不是什么上下班高峰期,所以,高架上车辆很少,他们的车速确实可以提高到最快。
“今天这件事情,是谁干的?”
“凌世峰。”凌一淡漠的说了出来,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愤怒,但是,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凌一生气的时候,她就是这副表情。
“很好。”厉行远吐出这两个字,然后,摸出自己的手机,给自己的下属打电话。
“阿城,带人去把凌世峰家给围了。哪怕是一只苍蝇,都不许飞了出去。”
“是,爷。”
阿城挂断电话,便将车子调转车头,带着手底下的一众保镖,朝着凌世峰的别墅开去。
当他再次那手机,准备打第二个电话的时候,凌一伸手阻止了他。
“这件事情,我自己来。”
“好。”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都知道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厉行远收好手机,车子已经下了高架,朝着恒远集团开去。
------
而此时的凌世峰及其家人,正坐在机场的贵宾休息室里,焦急的等待着广播里通知登机的消息。
从他一接到凌一打的那一通电话,他就知道,这次刺杀凌一失败了,必定会招致凌一和厉家疯狂的反扑,所以,他必须得抓紧时间跑路。
可是,作为他的家人,却觉得他小题大做了。
“爸爸,你怎么那么怕凌一啊?她就是个傻子。”
凌冰冰气得直跺脚,她明明跟好姐妹还在外面商场优哉游哉的逛街的。突然接到她爸爸火急火燎的电话,拼命的催促她赶紧回家。
当时,她还以为家里着火了,没有想到,等到家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她爸爸要杀凌一,失败了。就这么点儿小事儿,值得这么兴师动众的吗?
关键是,她一到家,她的行礼什么的,都被她妈给收拾好了,一家人就等着她回家,然后直接就出发去机场了。
“就是。”凌浩也搭腔了,没好气的看着他爸爸,眼神里还有些怨怼:“爸爸您就是太把凌一那个傻子当回事儿了。她能掀起多大的浪?”
他刚刚还在床上,跟他昨晚在酒吧里认识的女人滚床单了,就被他爸给直接从床上拽了下来。简直扫兴。
凌世峰瞪着她们冷哼:“凌一是不足为惧,但是,你们别忘记了,她身后还有个厉家。厉家要是知道我去刺杀凌一,指不定我们都得交代在这里。”凌一在听到凌世峰的话的时候,完全嗤之以鼻。
“爸爸,不是我说您,我们在这里经营了这么久,现在,我们在凌氏集团还有股份,也有很高的职位,如果我们就这样跑了,这些东西,不都便宜了凌一了吗?”凌浩分析道。
“浩儿,你放心,凌氏集团的那些东西,迟早,我们会回来拿的,现在,我们先去国外,避避风头,等这阵风头一过,我们又回来。”凌世峰说道。
“爸。”凌淑清跺着脚撒娇:“我们就这么去了国外,在那边,人生地不熟的,多难过啊!在这边,不光有朋友,还有,我们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上流社会的的生活。”
凌世峰瞪了凌淑清一眼:“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你也不学学冰冰,也在凌氏集团弄个职位,好好去上个班。”
“爸爸,你还好意思说冰冰,冰冰也就挂个总经理的头衔,还不是没有去上班?这段时间,还跑去H国了,听说是去整容了。”凌淑清反驳道。
凌世峰叹了口气,现在,他只想着,广播里能够快些通知他们上飞机,只要一登机,凌一和厉家的人,就拿他们没办法了。
可惜,很多事情,都事与愿违,就比如,此时,凌世峰他们,等来的不是让他们登机的消息,而是,贵宾休息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
然后......凌一和厉行远一起进来了。
凌一看着凌世峰,又扫了一眼他们身边的那几个超大的行李箱。
她双手抱胸,目光里都是嘲讽:“大伯这拖家带口的,是要往哪里去啊?莫不是,要跑路吧?”
凌世峰见厉行远的人,将整个贵宾休息厅围得水泄不通,吓得腿肚子打颤。
“一一,三少,我们......就是好久没有一家人出去度假了,所以......我们只是出去度假。”
“度假啊?”凌一故意拖长了尾音,转头,目光如刀,紧紧地剜着凌世峰。
“大伯,不会这么健忘吧?你今天中午才给我下了毒,然后想要用汽油烧得我灰飞烟灭。紧接着,一计不成,再来一计,又买凶在半路截杀我。我的好大伯,你对我,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一一,你说什么?我不明白。”凌世峰故作镇定,然后又是惊讶,又是心疼的表情:“一一,你说你被人下毒了?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对我凌世峰的侄女儿下毒?还想用汽油烧死你,简直岂有此理?你告诉大伯,大伯帮你出气。”
嘴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的是:怎么就没有毒死你?
“呵呵,。”凌一冷笑,锐利的目光,盯着凌世峰。
“演,继续演。”
“一一,你对大伯,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怎么可能那么恶毒,来毒杀自己的亲侄女儿呢?”
“是啊!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恶毒的亲大伯。”凌一顺着他的话说,但是,那声音,就像是寒潭里的千年寒冰。
“凌一,你说我爸爸给你下毒,你有证据吗?如果没有证据,就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凌淑清站出来,对着凌一吼道。
一开始,她被进来的厉行远给深深地迷住了,虽然他是坐在轮椅上,但是,那张逆天的脸,邪魅的笑容,无不让女人为之倾倒。
直到,厉行远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一直在盯着他看,他直接一个凌厉的眼神,眼神里的刀子,差点儿将凌淑清给刺死。
凌淑清这才缩了缩脖子,思绪拉回来,就听到了凌一在跟自己的父亲的争执。
“证据?哈。”凌一笑着开口,然后,双掌一击,厉行远的保镖立刻将一个黑衣男人给拎了过来。
“Duang”
一声,黑衣男人被厉行远的保镖推得倒在了地上。
凌一走过去,一脚踩在那男人的心口。目光挑衅:“认识这个人吗?”她指着凌世峰,问道。
黑衣男人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凌世峰。
凌世峰看到这个满身是伤的黑衣男人,心里抖了抖。
凌一前面说的下毒和用汽油杀死她,这些,都是他干的,但是,后面说买凶截杀她,他却是不知道的。
“一一,我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人,我也不认识。”凌世峰一脸的苦瓜脸。
“哈?”凌一冷笑:“我被人下毒,追杀,这一切,都是你做的,现在,你却在这里,将你做过的恶事推得一干二净,你还真是一个推土机。”
“你......”
凌世峰被凌一气得,恨不得当场能够摸出一把刀来,宰了她。可惜,这里没有刀,相反,此时,厉行远就仿佛是一把悬在他头顶的刀。
凌一却不理会他,而是脚上用力,在那个黑衣男人的胸口碾了碾。
“认出来了吗?”声音冰冷无情。
“认......认出来了,他......咳咳......”他说话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凌一将脚松开,让他呼吸顺畅之后,又盯着那个黑衣男人。
“他到底是不是雇你们来杀我的人?”
“是。”
黑衣人捂着胸口,点头。
凌世峰被气得不轻,直接弯腰,拎起那个黑衣男人,目露凶光:“你胡说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怎......怎么能够不认识呢?”黑衣男人被凌世峰拎着,嘴巴张大,呼吸着新鲜空气。
“哦,对,你......你确实不认识我们,但是,你认识我们的老大,就是你,花了100万,让......让我们......我们老大来截杀......截杀凌大小姐的。”
“你胡说。”
凌世峰咬紧牙,“砰”,一拳头,砸在了这个黑衣男人的面门上,然后,又是一拳头,砸在他的心窝上。
顿时,那黑衣男人,直接软倒在地上。
“啊,杀人了,杀人了,好可怕。”
站在身后的白鹿很配合的大吼起来,那声音,就是一个惊吓过度的人。
凌一差点儿为白鹿鼓掌,她回头,看着阿刚:“视频录好了吗?”凌一满意的转头,看着凌世峰:“谢谢大伯给了我最直接的证据。”
她这句话刚刚说完,机场的和谐就进来了。
和谐看到厉行远也在,连忙打招呼:“三少。”
厉行远点头,然后,指了指他前面的凌世峰,一脸淡定和从容:“我太太的亲大伯,雇凶杀人,想要我太太的命,我将凶手抓来跟他对质,他却将人给打死了。”
凌世峰一听他这话,这不明显就是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了吗?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厉行远,眼睛里有愤怒,但是,更多的是绝望,这件事情,有厉家插手了,那基本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他回头,恶毒的瞪着凌一,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凌一,你阴我。”
凌世峰突然清醒,咬牙切齿的盯着凌一,似乎要将她用目光杀死一般。
凌一朝着他耸了耸肩膀,一脸的天真和无奈:“大伯,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只是找人来跟你对质而已,没想到,你却将我的证人给打死了。动手打人的是你,我又没有拽着你的手,强迫你打人啊!”
“你......”凌世峰气得手指头发抖的指着凌一:“凌一,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连你的亲大伯都害。”
“我害你了吗?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害你了?不都是你在害我吗?”凌一一脸的无辜:“大伯忘记了?我今天中午打电话给您说的?我给您留了什么?”
“你......贱人。”凌世峰气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咔嚓”一副冰冷的银手镯,戴着了凌世峰的双手的手腕上。
和谐看向地上的尸体,对着站在贵宾厅门外的其他同事开口。
“你们进来,将尸体抬出去。”
“是。”
又有两个和谐进来,此时,整个休息厅里,就只有凌世峰一家,凌一和厉行远,还有几个和谐。
其他人,全部在看到和谐来的时候,就已经退了出去。
凌淑清和凌浩看到和谐来,都吓得像两只鹌鹑一样,缩着脖子,不敢再动。
而莫月仙看着自己的丈夫被和谐铐住了,气得直发抖,她猛地冲上去,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就上手,想要挠凌一的脸,却被凌一一把推开。
“大伯母,莫不是舍不得大伯去吃国家公粮,想要去陪陪大伯?大伯母和大伯还真是鹣鲽情深啊!”
“凌一,你这个贱人,你做了这么多的恶事,就不怕报应吗?”莫月仙一边哭泣,一边控诉凌一。
凌一摊了摊手,又耸肩膀,看向众人。
“大家都看到了,是我亲爱的大伯母动的手,我可是一直站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做啊@!”
“凌一......”莫月仙气得咬牙切齿。
凌淑清害怕母亲也被和谐抓走,连忙过来,抱住想要上前打凌一的莫月仙。
“妈,妈,你冷静点儿,冷静点儿,我们马上回家,马上回家。”凌淑清红着眼眶,抱着莫月仙,眼泪就流了下来。
“哥,我们回家。”
被吓得不轻的凌浩,似乎听到妹妹的这一声呼喊,才回过神来,连忙走过来:“哦,哦,来了。”
凌浩也连忙搀扶着激动的莫月仙,往休息厅外面走去。
刚走到门口,又听到凌一那吊儿郎当的声音:“哥哥,姐姐,别忘记给大伯请一个专业一点儿的律师。要不然,可能会是死刑。”
凌淑清和凌浩在听到是死刑的时候,身体均是一抖。
特别是莫月仙,在听到死刑这两个字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挣脱了凌淑清和凌浩,冲过来,抓着凌一,直接打了几拳。
厉行远看到凌一挨打,气得想要站起来直接一脚将这个该死的老女人给踹出去,但是,他的肩膀却被凌一的手按住了。
现在的他,还不是暴露的时候。她就是故意的,故意激怒莫月仙。
想要她命的人,她从来都不会手软。
果然,两个和谐,直接冲过来,就打凌一的莫月仙给摁住了,又是一副冰冷的手铐,靠在了莫月仙的双手上。
此时,凌淑清和凌浩才终于清醒过来,也终于为刚刚自己没有冲动的冲过去打凌一而感到庆幸。
凌一似笑非笑的看着凌淑清和凌浩,眼里都是揶揄,当然,还有......额,赞赏。
“哥哥,姐姐,记得多请一个律师,大伯母当众寻凶,寻衅滋事,恐怕......,得好好去陪陪大伯一段时间了。”
“你.......”
凌浩握紧了拳头,想要冲出去,但是,手腕却被妹妹凌淑清给抓住了。
“哥,冷静点儿,咱们不能上了她的当,她这是故意的,她想让我们一家人都进去。”
凌一自然是听到了她的话,顿时给她投来赞赏的目光,不错啊!她大伯家里,还是有一个人头脑是清醒的。
凌淑清拽着凌浩,灰溜溜的离开了。
等他们离开之后,和谐也带着凌世峰和莫月仙上了警车,开去了和谐局。
厉行远立刻拉住凌一的手腕,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看。
“刚刚有没有受伤?”
他的眼睛里,盛满了担忧,凌一的心里暖暖的,她摇头:“没事。”
“去医院检查一下。”
厉行远不放心的说道。
凌一摇头:“不必了,我就是医生,她那几下,给我挠痒痒都算不上,。”
厉行远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呀!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那就别说了。”凌一说道:“对了,你认识这S城有名的律师吗?”
“认识。你放心,后续的事情交给我,我一定不会让凌世峰有任何的机会。死缓都不可能。”敢伤他的老婆,胆子不小。
“嗯。”凌一点头,然后又说:“回家吧!好戏也演完了。”
“还没有呢!”厉行远说道。、
“嗯?”凌一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大眼睛眨啊眨。这件事情,基本算是结束了啊!怎么还没有完?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厉行远牵起她的手:“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当车子停在凌世峰的别墅面前,大概1000米的位置。这里,已经被厉行远的保镖,围了个水泄不通。凌一这才明白,厉行远让她来干什么?
特别是,现在,凌淑清和凌浩被厉行远的人架着,不让他们进他们的家,凌淑清被人架着,又哭又闹。
“你们,你们凭什么这么做?这是我的家,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凌淑清一声声的质问着架着她的保镖。
看到凌一和厉行远过来,凌淑清似乎是找到了发泄脾气的出口,她恶毒的剜着凌一。
“凌一。是你,是你这么做的,对不对?你到底想要怎样?”
凌一扫了一眼气得跳脚的凌淑清,嗤笑一声:“呵,我到底要怎么样?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你亲爱的爸爸?他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要置无于死地?”
“你现在不好好的站在这里吗?现在,我爸爸已经被你陷害的被和谐抓走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家?啊?”凌淑清对着凌一咆哮。
凌一轻轻一笑,嘴角上扬:“凌淑清,我说过,你们若不来找我的麻烦,大家自然相安无事。可是,谁叫你爸爸非要自己作死,想要杀我呢?难道,你们家的人想要杀我,我就站在那里,任由你们杀死,而不反抗吗?凌淑清,你想得可真美。”
“凌一,你个贱人,你不得好死。你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会被厉家扫地出门,你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
“哈哈。”凌一好笑的看着她:“哦,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你看不到这一天了。或者,我会让你先尝尝被当成过街老鼠的滋味。”
说完,她看向厉行远,声音温柔又委屈:“老公,怎么办?她都欺负我了。”
厉行远憋住自己想要笑的冲动,伸手摸了摸她的脸。
“别怕,老公给你出气。”
说完,他看向阿城:“阿城,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可以开始了。”
凌淑清和凌浩还不知道厉行远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看到阿城手里拿出来一个遥控器。
看到那遥控器,凌淑清和凌浩只觉得眼皮一跳,瞳孔瞬间放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厉行远。
凌浩挣扎着,想要来到厉行远的面前。
“三少,三少,求求你,不要,不要炸了我家的别墅。求求你了。”凌浩哀求着。
厉行远笑了一下,没有理会凌浩,而是给阿城做了一个手势。
阿城接收到厉行远的指示,按下遥控器。
“轰,轰,轰”
只见1000米开外的那一栋豪华的别墅,刚刚还好好的,不过就是眨眼的功夫,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残根断壁,看起来很是凄凉。
微型zha.蛋炸出来的水泥粉尘,漂浮在空气里,到处都是。
厉行远牵起凌一的手,往远处走去。
阿城让人将凌淑清和凌浩放开,让他们好好看看自己曾经的家园。
凌淑清和凌浩此时,被保镖们丢开,已经无力的瘫软在地。
一旁,有很多其他的邻居,在听到爆炸声的时候,以为是地震了,都纷纷跑出来。
一跑出来,才看到原来是凌老大家的别墅,被人给炸了。
于是,一众人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
“这不是大凌家的房子吗?怎么被人给炸了?”
“是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
“这个大凌家,平时也嚣张得很,大家邻里邻居的,他们家的人就是瞧不起个人。”
“谁说不是?昨天晚上,我还看到他们家那个儿子,带回来一个未成年的姑娘呢!唉,遇到这样的花花公子,那姑娘也是作孽哦。”
.......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闯了进来。
“凌一。”这是凌世成的怒吼声。
凌一本来和厉行远都快要走到车子旁边了,被凌世成这么一喊,转过身来,看着凌世成。
“爸爸有事?”
凌世成气得发抖,都忘记了凌一身边还有一个厉行远。
他颤抖着手指,指着那被炸成废墟的别墅:“这是你干的?”
“不可以吗?”凌一扬起天真的笑脸。
凌世成气得咬牙切齿,他冲过来,就要去扇凌一的耳光,却被凌一身旁的周琛给截住了他的手腕。
“凌先生,在你打我家少奶奶之前,麻烦你想清楚了,你打了她的后果是什么?”周琛的语气冰冷。
厉行远凌厉的目光,射向扬起手的凌世成:“凌先生是不打算要你的凌氏集团和你自己的别墅了?”
听到厉行远冰冷的声音,凌世成彻底清醒,连忙放下手来,后退了两步。
“三少。”他舔着脸,心里恨不得杀了这对狗男女,但是,表面上却要装孙子,没办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凌世成,什么都不是。
厉行远满意他的识时务,便点头,冷漠的开口:“凌世峰的别墅,是我让人炸的,你要报仇,可以找我,我会直接将你送去陪着你的哥哥。”
“不,不敢。”
凌世成抬起手来,擦着自己额头上的冷汗。
“不知三少为什么要炸了那栋别墅。”
厉行远深深地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没有看到他脸上有过多的表情变化,这才慢悠悠的开口。
“你的哥哥,想要杀我厉行远的太太,所以,他总得付出点儿代价。”
听到这里,凌世成的冷汗冒得更厉害了,他又抬手擦了擦:“三少,对不起,是我哥哥糊涂了,他怎么能够做出那样的事情呢?再怎么说,一一也是他的亲侄女儿啊!”
厉行远又看了他一会儿,这才点了下头。该震慑的人,也已经震慑了,就没必要留在这里了。
“老婆,走了。”
说着,他便伸手牵着凌一的手。
凌一临走前,看了凌世成一眼,然后,跟着厉行远上了车。
凌世成一直目送着他们离开,心里的不甘和恨意,再次席卷他的心头。
他攥紧拳头,转身,正要离开,就感觉到有人从后面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几个教练大叔轮流 凌世成回到家

下一篇: 看了会高潮的小说片段梁清子暗自催

本文标签: 在线 黑衣人 侄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