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几个教练大叔轮流 凌世成回到家

几个教练大叔轮流 凌世成回到家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30:48

凌世成回到家里,人已经累得虚脱了。
舒红梅看着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家门,连忙过去,温柔的问:“老公,事情办得怎么样?”
凌世成累瘫在沙发上,端起桌子上的杯子,猛地灌了一大口水,这才点头:“办妥了。”
听到这个消息,舒红梅也松了口气,不过,她的这口气还没有松完,就听到凌世成的声音再次传来。
“不过,厉老爷子有条件。”
“什么条件?”舒红梅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就听到凌世成说:“我答应了他们,转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凌一。”
“什么?”舒红梅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声音猛地拔高,人也腾地站了起来,紧紧地看着凌世成。
“你答应了?”
“我不答应能行吗?你也看到今天Lancer的势头了,我要是不答应,过不了3天,凌氏集团,就会彻底易主。”
“可是,你现在将你手里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转让给凌一,不也等于是将整个凌氏集团交给凌一了吗?这跟凌氏集团易主,又有什么区别?”舒红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对着凌世成吼道。
“这怎么能一样?我把这些股份转让给凌一,我们后面还能够拿回来,只要度过这个难关,我就会想办法拿回来,但是,如果,凌氏集团真的被Lancer控制了,我连他们的人都不知道在哪里?”
凌世成今天一天,也憋着一肚子气,现在,只想要发泄,所以,他的声音也控制不住的抬高。
舒红梅看着他现在这个样子,现在,木已成舟,既然他会想办法拿回来,那也只能是这样了。
这么想着,舒红梅看向凌世成,声音也温柔了许多。跟着凌世成这么多年,她最清楚凌世成的脾气,吃软不吃硬,所以,当初他才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让他成为自己的裙下之臣。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会在甄贞面前完胜。
所以,她立刻改变策略,对着凌世成温柔了许多:“你打算转让你的百分之二十的股权给凌一?”
凌世成也知道刚才自己的脾气不怎么好,所以,现在,看到舒红梅柔软了下来,他也不再硬钢,而是转头,温柔的看着她。
“你刚刚也说了,如果我把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转让给凌一,那跟易主有什么区别?所以......”
“怎么了?”听到这里,舒红梅眉头一跳,直觉不好的预感来临。、
果然,就听到凌世成蹙着眉头说:“为了能够将凌氏集团还是控制在我们的手里,所以,我打算将少杰和你手里的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转让给凌一。你放心,等这次风波过后,我会原封不动的将那些股权全部转入你和少杰的名下。甚至,会更多......”
“不可能。”
舒红梅再次站起来,冲着凌世成咆哮:“凌世成,我警告你,别打我和少杰的股份的主意,我和少杰的股份已经够少了,你将那些股份拿走了,将来,我和少杰连个傍身的都没有了。”
“舒红梅。”凌世成也生气了,声音抑制不住的大吼。
“我刚刚说的话已经够清楚了,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那就算了,让Lancer来将凌氏集团收购了算了,让你们手里的股权,全部变成一堆废纸,让我们一家人都去睡大街,喝西北风,这样你就高兴了?”
“凌世成。”舒红梅又吼了一声,然后,哇的就哭了出来。
“凌世成,你这个混蛋,你不是人呢。我这辈子,跟着你,前面不图你的名利,地位,甚至忍气吞声,当小三,被别人骂,顶着那么大的压力给你生儿育女。现在,好不容易日子好过一点儿,你却将我和儿子的股份,说拿走就拿走,你还有没有良心?上一次,你为了讨好凌一,已经将我的股份拿走了一半,甚至,将女儿的股份全部拿走了,我们没有说过一个字。现在,你连儿子最后一点点东西都要拿走吗?”
舒红梅的控诉,似乎一点点都没有激起凌世成的同情之心,反而让他更加的烦躁,冲着舒红梅咆哮的声音更大了。
“舒红梅,上次你手里和冰冰手里的股权是怎么被转让出去的,你心里难道一点儿B数都没有吗?你自己教的好女儿,自己惹了祸,怪得了谁?”
“凌世成,那能怪冰冰吗?那只能怪你自己没用,连你自己生的女儿都镇压不住,你有何脸面在这里跟我凶?有本事,你去朝着凌一凶啊?”
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可是,凌世成,没有办成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就这么被舒红梅吵两句就妥协的。
他深深的知道,如果今晚谈不妥股权转让的事情,那么,明天,凌氏集团的股价还是在地板砖上。所以,他又看向舒红梅,这一次,声音温柔了许多。
“老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这件事情 ,也确实难办。如果不是Lancer,我或许还能够搏一搏,但是,现在,除了厉老爷子,没有人能够帮的了我们。而厉老爷子的唯一条件,就是要让我们将股权转让给凌一。”
“就不能不转让吗?”舒红梅红着眼眶,看着凌世成。
凌世成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很明显,是没有了转圜的余地了。
她咬了咬牙,然后又坚定的看着凌世成:“老公,等到这件事情之后,你可一定要为我们报仇啊@!你可一定要将我们失去的东西,全部拿回来啊!”
“我知道。”凌世成叹着气,伸手圈住舒红梅的肩膀,轻轻拍拂着,安慰着她。
“你放心,不用你提醒,我都知道,这辈子,我和凌一是没有办法和解了。等事情过后,我会一步一步的实施我们的计划。”
“好。”舒红梅拿起手绢,擦了擦自己哭红的眼睛,然后起身,上楼,回到房间里,打开她的私人保险柜,取出了她和凌少杰的那两份股权证明。
看着那些股权证明,舒红梅的眼睛闪烁着浓浓的杀意。当晨曦再次温暖大地,虽然已经进入了冬季,但是,因为S城地处海边,所以,即使在冬天,只要不下雨,阳光依然很好。
温暖的阳光,挤过窗帘的缝隙,跳进城堡顶楼的主卧里。照射在6米宽的大床上。
凌一在被子里,蠕动了一下慵懒的身体,因为阳光照射进来的缘故,此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娇嫩的脸颊上的细微绒毛,温暖的阳光下,闪烁着光芒。
床上躺着的另外一个人,就这么看着她,目光就没有移开过,仿佛是看痴了一般。
凌一抬手,想要去揉眼睛,手却被另外一只手给握住,拉了下来。
“不要揉眼睛。”
轻柔的声音,带着清晨的慵懒与沙哑,厉行远说着话,人已经坐了起来。
他伸手捧着她的脸,薄唇对着她的眼睛,轻轻的吹出几口气。
看着他这动作,凌一怔愣了一会儿,然后,就看着他的脸,就那么看着,差点儿流口水。
厉行远看到她此时正看着他,又大又黑的狐狸眼,整个瞳仁儿里,全部都是他的脸。
他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
刚刚触碰到她柔软娇嫩的唇,“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厉行远眉头蹙起,不想理会,继续加深这个吻。
可是,凌一突然清醒过来,伸手用力推开他。
“我去看看。”
说完,她直接下床,穿了他的拖鞋,刚走出去两步,又被厉行远给叫住了。
“你回来,我去开门。”
他的声音虽然温柔,但是,凌一总觉得那声音里,透着不满。
“没事,我去吧!我都下床了。”
凌一一边朝着门口走,一边说。
她话音还没有落,就撞进了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
凌一一怔,抬起头来,看着他:“你干嘛?”
厉行远目光朝她的身上一扫:“你就这样去开门?”
凌一不解的看着他,狐狸眼里盛满了疑惑。
厉行远轻笑,再次扫了一眼凌一的胸脯。
凌一这才反应过来,MMP,还挂着空档。
她连忙转身就往床上跑。
厉行远轻笑,光着脚,朝门口走去。
拉开门,脸色黑沉得可怕,语气也凉飕飕的:“着火了?”
“啊?”站在门口的刘管家一懵,一时半会儿没明白自家主子是什么意思。
“这么早,敲门做什么?不知道打扰别人的好事,很可耻?”
刘管家听到他这话,老脸一红,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厉行远,只小声说:“先生,是......是凌先生来了。”
厉行远的目光更加的凌厉:“让他等着。”
说完,“砰”门被关上。
如果刘管家再站进去一厘米,绝壁会将鼻子给撞烂。
刘管家摸摸鼻子,又抬眼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打扰到先生的好事儿了?
突然福至心灵,眉开眼笑起来。先生终于开窍了啊!看样子,离小少爷的来临,不远了。
想到某些好事,刘管家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转身便朝着电梯走去。
厉行远回到床上,直接扑到凌一的身上。
然后低头,便要吻上去,却被凌一的手给撑住了脸。
“什么事?”凌一问。
厉行远脸色有些凉:“没事,我们继续。”
说完,又低下了头。
凌一还是伸手撑着他的脸,一脸的坚持和严肃:“到底什么事?”
她知道,如果不是紧急的事情,刘管家不会轻易来敲他们的门,所以......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厉行远见她这么坚持,叹了口气,坐直了身体,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你爸爸来了。”
“你不早说。”
凌一边说边起身,往衣帽间走去。
厉行远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无奈的轻笑,他就知道,一旦告诉了她关于她父亲的事情,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处理。
果然,凌一从衣帽间出来,已经换好了衣服,她又急匆匆的跑进卫浴间里。
厉行远看着她这火急火燎的样子,也只好起床,穿好衣服,去了外面起居室的卫生间。
------
等凌一推着厉行远来到客厅,看到凌世成正焦躁的搓着手,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而厉老爷子,正襟危坐的坐在他的老太爷椅子上,一脸的淡定。
凌一推着厉行远朝着厉老爷子走去。
凌世成见到厉行远和凌一终于下来了,顿时松了口气,虽然,现在股市已经开盘了,不出意料,凌氏集团的股票仍然在地板上,动都没运动一下。
他连忙迎上去,脸上堆满了慈爱又讨好的笑容。
“三少,一一。”
厉行远微微点头,脸色不是很好。
凌世成还不知道这大早上的,自己是哪里惹到了这位爷了。
他又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凌一。
凌一轻笑,语气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爸爸,这么早到我家来做什么?”
“一一。”凌世成陪着假笑开口:“昨天晚上我们不是说好了,我将凌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转让给你,好请老爷子帮帮我们吗?”
凌一看向厉老爷子,脸上立马堆出真诚的笑容:“爷爷早。”
“嗯,丫头,早啊!”
厉老爷子也是一脸的和蔼可亲的笑容,看着凌一,就像是看着自己的亲孙女儿一样,甚至,比自己的亲孙女还要亲。
凌世成看着他们的互动,心里很是不爽,但是,也没有办法,谁让他现在有求于厉老爷子呢。
他又舔着脸,对着厉老爷子阿谀奉承:“老爷子,我现在就将股权转让书给一一。”
厉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点头,表示同意。
凌世成立马从自己的公文包里取出了股权转让书,递给凌一。
凌一也不客气,直接接过来,然后递给厉行远。
“老公,这些东西,我看不懂,你帮我看看吧!”
厉行远很想吐槽她:你什么东西看不懂?在这里装什么装?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他不能拆他老婆的台啊!所以,他直接接了过来,翻开那转让书,一目十行的看起来。
厉行远动作很快,两分钟,直接将股权转让书全部看完了。
看完之后,他看向厉老爷子,点了下头。
厉老爷子便慢悠悠的摸出自己的手机,又戴上了老花镜,这才开始拨号。
凌一看着厉老爷子在拨打电话,不知道他到底是打的谁的电话,不过,很快,对方就接了起来,一口的英语。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粉嫩少女馨儿被两位大叔 说干就干,大

下一篇: 侄女小婷在线阅读全文_这些黑衣人,

本文标签: 几个 回到家 大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