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一上到底小说凌一挑眉看着

一上到底小说凌一挑眉看着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21:45

凌一挑眉看着厉行远,见他扶额,不禁好笑。这家伙,今天估计司南珏又告状了。
她走到厉老爷子身边,伸手扶着他:“爷爷,那个女神就是我,我化妆了,司南珏没有认出来。”
“啊,原来是这样。”厉老爷子顿时眉开眼笑:“我们家孙媳妇魅力就是大,连眼高于顶的司大少爷都一连认错了好几次了。”
众人看到厉老爷子这双标的处理方式,不禁咋舌,这凌一,何德何能,能够得厉老爷子这么欢心?
特别是李爷爷和李奶奶,他们看在眼里,然后,又想到自己的孙子也上高中了,没几年,应该也要带女朋友回来了,他们应该向厉老学习啊!
厉老爷子没有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别人学习的标杆。
他轻咳一声,又看向甄少泽:“这位是?”
厉行远连忙介绍:“爷爷,这是我四舅哥,甄少泽。”
“哦,原来是甄家四少爷啊!哎呀,我们太失礼了,来来来,快,快来坐。”
厉老爷子热情的邀请甄少泽去沙发边坐。
甄少泽还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这闻名于整个南越国的厉老爷子,私底下,竟然这般的随和和平易近人。
“谢谢厉老、。”甄少泽显得很有礼貌。
厉行远在一旁撇撇嘴,都在这儿装呢!
凌一这才得空,走到他身边来,看到他手上全是茶水,将整个绷带都给浸湿了。而且,刚刚因为接杯子用了力,此时,手上的绷带上还有血迹。
看到这些血迹,凌一的心也跟着紧了紧。
她牵起厉行远的手,仔细检查:“疼吗?”她柔声问,仿佛他的手是个易碎的瓷器一般。
厉老爷子看到凌一这么心疼厉行远,心里甚是满意,但是,嘴巴上却换了一个口气。
“哼,就是被热茶烫了一下,死不了。”
凌一听到是热茶,连忙将厉行远手上的绷带给解开来检查。
看到上面果然有些红,她的心揪得更紧了:“我去拿药。”
说着,她转身便往旁边的偏厅走去,那里的柜子里,放了医药箱。
厉行远看着厉老爷子洋洋得意的样子,给他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而甄少泽看到这一幕,只为自己那傻傻的妹妹掬一把心酸的泪。
她遇到这祖孙俩,怕是在渡劫吧?这厉老爷子表面对厉行远严厉又不近人情,可,真到了实际利益,紧要关头,还是他的孙子最重要。
他本来很是反对厉行远娶自己的妹妹的,毕竟,厉行远的身份......实在是很微妙,他不想让自己的妹妹掺和到无休无止的争斗中去,他更不想自己的妹妹处于任何的危险当中。
但是,现在看来,他这反对,似乎有些晚了啊!妹妹她,已经对这个贱人上心了。
作为哥哥,他太了解自己的妹妹了,一旦上心,她决定的事情,那是十个火车头都拉不回来的。
罢了,厉行远,他不仅认识,还十分的了解。
这个人是不错的,有担当,有责任心,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唯一的缺点,就是他微妙的身份。
罢了,这些都是后话了,毕竟,活在当下最重要。只要妹妹开心,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力挺到底。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将来,大不了,他多看着点儿,多帮帮妹妹。毕竟,她有四个哥哥,都不是吃素的。
这么想着,他心里也豁然开朗。
等凌一将医药箱拎下来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的四哥,已经替她将整个终身的幸福都考虑了。
她拿出双氧水来,帮厉行远的手再次消毒,然后上药,裹上纱布。
厉行远看着她仔细的样子,心里柔软成了一汪春水、。
甄少泽立刻摸出手机来,将这一幕拍下来,发到相亲相爱一家人的群里。
刚发出去,顿时,群里就炸开了锅。
首先出来发声的,就是他的母亲大人。
一支糖葫芦:【???一一在干嘛呢?那个男人是谁?】
甄老大:【厉行远?????】
甄家有个三帅哥:【老大眼力真好,就是那厮。一一怎么会牵着他的手?】
大洋彼岸:【同问。】
一只冰糖葫芦:【四猴子,说话。】
甄少泽看着母亲大人和三个哥哥在催,连忙那手打着字。
四爷很拉风:【一一结婚了。对象就是这个男人。】
接下来,群里没声音了。
紧接着,凌一的手机响起、。
凌一将厉行远的手包扎好,这才摸出手机来。好家伙,竟然是舅妈打来的。
她二话不说,赶紧接起。
“舅妈。”
“一一,听说你结婚了?”舅妈唐秀英的声音响起。
凌一将头转向甄少泽。
甄少泽耸了耸肩膀,表示他也很无奈。
凌一只好先客气的应付舅妈。
“舅妈,这件事情太紧急,我也没有想到,后来,因为太多事情了,所以就忘记告诉你们了。”
“你这孩子,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跟家里说一声?那个厉行远,靠谱吗?”舅妈关切的问道。
凌一看向厉行远,唇角一扬:“舅妈放心,我很好。如果,他敢对我不好,我立马拍屁股走人。我有舅舅,舅妈,还有四个哥哥。”
“就是,咱们女人,不能委屈了自己。好孩子,如果有什么委屈,要跟舅妈说,或者,跟你哥哥他们说也行,知道吗?”
再次听到舅妈关心的话语,凌一的鼻头开始发酸,从小到大,从母亲去世之后,她就一直都是舅舅和舅妈照顾着,他们把她视若己出,四个哥哥更是对她宠爱有加,她就是他们的亲妹妹。
她稳了稳自己的情绪,这才又开口:“好的,我知道了,舅妈,你和舅舅也要保重好身体。”
“好。你们方便的时候,带厉行远回来一趟,这孩子,我们也认识,人还是不错的,但是,我们甄家的女儿,不能在外面受委屈,所以,即使他是我们认识的人,我们也不要委屈了自己,知道吗?”
“知道了,谢谢舅妈。”凌一再次表达感谢,舅舅,舅妈对她的好,她会铭记一辈子。
“舅妈,那就这样,等这边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就回去。”
“好。”
凌一挂断电话,她不是不想说,而是怕自己说多了,泄露情绪。凌一的电话刚挂断,厉行远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可是,厉行远现在两只手都受了伤,听到电话响,他有些无奈,又有些希冀的看着凌一。
“老婆。”
凌一只好走过去:“在哪里?”
“裤袋子里。”
凌一:“......”
这男人绝壁是故意的,但是,没有办法啊!她只能伸手去拿。谁让他们是夫妻呢?在别人的眼里,那是啥事儿都发生了的夫妻啊!
凌一将手伸进去,刚一摸,厉行远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痒。”
我屮艸芔茻,现在,她笃定了,这个混蛋就是故意的。
她心里还在吐槽的时候,又听到厉行远那怪异的笑声:“哈哈,老婆,真的好痒,你别挠我啊!”
凌一:“......”
特么的,脸好烫,怎么回事?
她伸出另外一只手,摸了一下脸颊,确实好烫。
她瞪着还在笑得花枝乱颤的厉行远,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你给我老实点儿。”
“好,好,我老实,我已经够老实了。哈哈......”
我屮艸芔茻,这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啊!
“你裤袋子怎么那么深?”
凌一实在是忍受不了了,特别是,还有这么多人,用怪异的目光在看着她,她真的想原地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简直太丢人了。
好不容易,凌一终于将那裤袋子里的手机给摸出来了。
看到上面的电话号码,她不得不佩服厉行远这男人,真是厉害啊!连她大哥的电话都有。
她直接滑动接听键,接了起来。
“大哥。”
“一一?”听筒里传来甄少渊的沉稳的声音。
“嗯,大哥,有事吗?”凌一问道。
“厉行远呢?”
“他不方便。”
凌一顺口一说,可是,说完之后,她想要咬舌自尽。
果然,就听到甄少渊的声音比之前更冷了。
“什么不方便,你让他接电话。”甄少渊严肃的开口。
“大哥,他的手受伤了。”凌一只好解释,要不然,她真的是不光要跳黄河了,连长江,黄浦江都要跳了。
“那你开外放。”
“好吧!”凌一只好将手机外放给开启。
厉老爷子挑眉看着厉行远,小声在他耳边开口:“看到没有,被团宠的孩子,就是幸福,就是肆无忌惮。”
厉行远转头,挑眉看着自己的爷爷,揶揄道:“爷爷很时髦啊!连团宠都知道。你不会告诉我,你还看了那些没有营养的霸总小说吧?”
“不可以?”厉老爷子一点儿都没有不好意思:“就你们能看,我老头子就不能看?”
“我不看那些没营养的。我只奉劝爷爷一句,小心看了你心脏受不了。”
“臭小子。”厉老爷子没好气的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紧接着,便听到甄少渊的冷厉的声音。
“厉行远,你胆子还真是大啊!敢娶我妹妹。”
“大哥,我爱你的妹妹,所以我娶她啊!”
“哼,少跟我来这套,你是什么人,我清楚得很,你们既然结了婚,那我们作为哥哥,也不好让我妹妹去离婚,但是,厉行远,你给我记住了。你将来,要是敢做对不起我妹妹的事情。我会让你后悔做人。”
满满的威胁,厉行远当然知道甄少渊说的话,从来都不是空话,而是说到就会做到。
“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一一好的。”厉行远保证道:“我一定将一一视作比我的命还要珍贵的存在,请大哥相信你我。”
“这些都是空话,等做到了,我们才会相信。你要清楚,一一有亲人,有四个哥哥,我家一一绝对不能受委屈。”甄少渊说道。
“是,大哥的话,我都知道,我一定会好好对一一的。”厉行远再次保证。
甄少渊的语气,这才软和了一些。
“行吧!既然你们结婚了,那你什么时候和一一回来一趟,还有,你们的婚礼,是不是也没有办?”
“大哥放心,这些,我都会为一一补起来的。别人有的,一一一定会有,别人没有的,一一也会有,我会让她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希望你说到做到。等选好了日子,通知我们一声,我们一家人回来,好好的祝福你们。”
“是,大哥,我知道了。”
然后,甄少渊就挂断了电话。
厉老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厉行远:“还有两个哥哥。”
厉行远点头,果然,不一会儿,二哥甄少洋也打了过来。
反正,一开始,先威胁一通,然后又动之以情,晓之于理。
最后,接到三个甄少淇的电话,他们的说法,都是大同小异。
凌一听着三个哥哥的话,简直哭笑不得。
这四个哥哥,平时都忙得脚不沾地,今天倒是为了她,都挤出时间来,来威胁厉行远了。想想,心里都是暖暖的。
等电话打完,凌一这才看向甄少泽:“四哥,你这次回来......”
“帮你打官司啊!怎么?厉行远没告诉你?”
“哦,原来是这样。”凌一这才了然,原来,昨天他说的交给他来做后续的,是因为她的四哥。
她当时,是不想麻烦四哥的,没想到,厉行远竟然去找了她四哥。还真的是......
好吧!有了四哥压阵,这场官司,想输都难了。
大家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然后,甄少泽就又跟厉行远去了书房。
“把第一个抽屉打开,里面有凌世峰所有犯罪的资料。”到了书房之后,厉行远直接说。
“好。”
甄少泽去将抽屉打开,将里面的资料全部拿出来,翻了翻。
当他看到那些资料,密密麻麻的记录着凌世峰所有的犯罪证据的时候,挑眉看着厉行远。
“准备得这么齐全,是想了很久就要治他了吗?”
“对。”厉行远起身,去了沙发边坐下。
“这个凌世峰,简直该死,竟然敢毒杀一一,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甄少泽在听到他这话的时候,赞赏的看着他。
“对,现在关键是,要看看还有没有人跟他合谋,我们得将所有的犯罪嫌疑人全部清理干净。”晚饭同样是甄少泽喂的厉行远。
两个大男人这样喂饭,确实挺尴尬的。特别是厉行远,那张脸,都黑透了。好不容易才吃完饭,两个人似乎都解脱了一样。
凌一看着他们两个尴尬的表情,只想要笑,但是,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她还是憋住了。
吃过饭之后,厉行远直接把这一大堆人赶去睡觉了,真是太膈应人了。
临走之前,甄少泽还转回头来,不还好意的问道:“你洗澡要不要我帮你?”
“滚。”
厉行远气得恨不得站起来揍他,但是,现在,他不能,原来是哥们儿的时候,倒是想揍就揍,现在突然关系变了,就不能再揍了。
他忍了忍,才将即将要爆发的怒气给忍下去。
甄少泽见他气呼呼的样子,也不再逗他。
“你以为我想给你洗?你想得美。”
说完,甄少泽大喇喇的离开了客厅,回到客房去睡觉。
厉行远见大家都走了,这才松了口气,他按动了一下轮椅的开关,然后,轮椅自动的朝着电梯口滑去。
回到房间里,没有看到凌一,倒是听到了浴室里的水声。
厉行远将房间里所有的窗帘全部拉下来,然后起身,坐在床上等着。
半个小时后,凌一从浴室出来,穿了浴袍,看到他坐在床上,身上还穿着衬衫西裤,不禁蹙眉。
“还没洗澡?”
厉行远举起自己的双手,给她看。
凌一扫了一眼他举起的双手,蹙眉:“你没让四哥帮你洗?”
厉行远满头黑线:“我让他帮我洗算怎么回事儿?我正常得很。”
“哦,那你打算不洗了?”
“不行,不洗臭死了。”
“那怎么办?”凌一耸肩,然后走到床边,掀开被子,就上了床。
厉行远看着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在自己的心里,为自己默哀3秒钟。
“你就这么睡了?”
“你想怎么样?”凌一听到他这声音,警惕的看着他,生怕他有什么不轨行为。
“呵。”厉行远冷笑:“你哥哥把我手弄成这样,你不负责的?”
“我哥哥弄伤的,你找我负责干什么玩意儿?而且,我哥哥说了他会负责的啊!他还说了,他会照顾到你痊愈为止。他今天可是喂了你一天的饭。”
厉行远听到她这推卸责任的话,气得差点儿背过气去。
“喂饭就算了,可是我要洗澡。”
“那我去喊他上来伺候你。”
说着,凌一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却被厉行远伸手给拦住了。
“我不要外人给我洗澡。”他气愤的说道。
“我哥哥不是外人。”
“他相对于我们两个之间来说,就是外人。”厉行远争辩道。
“那你自己洗?”凌一歪着头,看着他。
“你就不能帮我洗?”厉行远气得差点儿跳起来。
凌一摇头:“不能。”
“你......”厉行远气得胸口起伏。
“行,你不帮我算了,就让我自己洗吧!反正伤口感染了,以后两只手废了,受苦的是你自己,不是我。”
说完,他直接起身,怒气冲冲的冲进了洗手间。
凌一看着他进去,嘴角噙笑,然后,去楼下,找到一卷透明胶带和剪刀,又回到卧室里。
厉行远一个人赌气在卫生间里,他想要脱衣服的,但是,他看了一眼自己包的跟粽子似的手,又叹了口气。根本就是无能为力。
正想着该怎么脱衣服的时候,就听到了敲门声。
厉行远一喜,以为凌一改变主意了,赶紧开口:“门没锁。”
凌一推开门,看到他还站在镜子前,什么都没有做。
“手抬起来。”
厉行远以为她要帮他脱衣服,连忙将手举高。
凌一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胳膊。
“想什么呢?我让你把手抬起来,我给你想办法。”
厉行远蹙眉,将手放平,就看到凌一拿出来一卷透明胶带和一把剪刀。
他满头黑线:“你这样把我的手裹起来也不是办法,我脱不了衣服,也洗不了早,最多就是不把手弄湿了。”
凌一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便放弃了这个办法。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镜子前,大眼瞪小眼。
瞪了一会儿,凌一败下阵来,没有办法,她不可能这么晚了还陪着他在这里耗时间。
“行吧,我帮你洗。”
不就洗个澡吗?哪个帅哥她没见过?学医的时候,那是人体什么结构,她了解得一清二楚。
这么想着,她便伸手帮他脱衣服。
厉行远也相当配合,顺着她,将衣服给脱了。
可是,轮到裤子的时候,凌一还是有些尴尬的。毕竟,一个活生生的MAN站在自己面前,然后自己还要去给对方解裤腰带,怎么想,怎么尴尬。
“怎么了?”厉行远见她站在那里没动,疑惑又促狭的看着她,声音里有些沙哑。
“没,没什么。”凌一立刻调整情绪,伸手,去解他的皮带。
厉行远就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脸越来越红,心里想笑,但是,得憋着,不能把人给惹急了,要不然,这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洗澡福利就没有了。
凌一给他解皮带,解了好久,都没有解开。
“你这什么玩意儿?怎么解不开?”她红着脸,蹙眉问道。
厉行远更加想笑,但是,他还是得憋着,憋了一会儿,忍下去之后才声音沙哑的开口:“皮带上面有一个按钮,在卡扣内侧,按一下就解开了。”
“不早说。”凌一没好气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厉行远无奈。
这一次,凌一终于将皮带给解开了。
脱下外面的西装裤,顿时,脸上直接就充血了。
她赶紧将脸转到一边,咬牙道:“你自己坐在浴缸里去。”
厉行远低头一看,这不还有一件吗?
“你让我穿着内裤洗澡?”
“对的,你想要占我便宜,门儿都没有。”凌一死鸭子嘴硬。
“哈哈。”厉行远笑了起来:“现在是我被你看光了,什么叫我占你便宜?这分明是你在占我的便宜啊?”
凌一气得跺脚:“你进不进去?”
“进去。”然后,他的声音更加的沙哑,还有一些隐忍。
凌一不疑有他,继续说:“那你进去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主人问骚奴你骚不骚 厉行远看了一

下一篇: 第一次什么感觉描述 最终,陆远明

本文标签: 看着 小说 凌一挑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