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主人问骚奴你骚不骚 厉行远看了一

主人问骚奴你骚不骚 厉行远看了一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20:55

厉行远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无奈的笑了一下,然后,走到一旁的淋浴房里。
“好了。”
凌一转身,尽量将自己的视线抬高,不要往下看。然后,去挤了一些沐浴露在手心里。
“转过去。”她大声的吼道。
厉行远听话的转过身。
凌一抬高胳膊,先帮他搓背。搓着搓着,那手就不老实了。MMP,一个大男人的,这皮肤这么好干什么?搞得她都嫉妒,然后,邪恶的手就在他的背上摸了两把。
厉行远的身体一僵,咬牙:“老婆,前面更好摸。”
凌一的手一抖,连忙继续搓背,整个人,尴尬的很。
搓背就搓了好久,厉行远无奈:“老婆,你洗澡只洗后背?”
“额。”
她发出这声音,厉行远就当她是承认了,突然转过身来,眼睛里都是邪笑:“我来检查一下。”
说着,他的手就袭了过来。
凌一吓得连忙后退,气愤道:“流氓,你给我住手。”
厉行远看着自己那包的跟粽子一样的手,无奈的叹气。
然后,将手伸到凌一的面前:“老婆,你即使现在让我做什么,我也做不了啊!”
凌一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果然......
她撇撇嘴:“行了,开始洗前面。”
“等一下。”
“又怎么了?”凌一的语气,很明显的不耐烦。
“我要尿尿。”
“那你自己去。”
凌一直接背对着马桶而站。
厉行远果然自己走向了马桶。
到了马桶边,又传来他的声音:“老婆,我的手没办法脱裤子啊!”
“我不是帮你脱了吗?”凌一吼道。
“可是不是还有内裤吗?而且,内裤还被水弄湿了。黏在身上,不好脱。”
凌一气得想要跳脚,没有办法,只好又转身走出去,来到马桶边,视线不经意的一扫,我的天,又看到了,不该看的,她连忙将视线移开。
她绕了一下,来到他的身后,从后面帮他把内..裤脱了下来。
“可以了。”
“不可以。”
“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凌一气得咬牙,这个男人,婆婆妈妈的破事儿太多了。
“我没有出什么幺蛾子,只是,老婆,你不了解男人的生理结构吗?你知道男人该怎么尿尿吗?”厉行远说得委屈又理直气壮。
“我不知道。”凌一直接吼道。
“你不知道那我教你啊!”相对于凌一的坏脾气,厉行远就像是个很有耐心的好老师,一直都是轻言细语,只是,那轻言细语的声音里,总是藏着邪恶和揶揄。
“我不想学。”凌一又吼道,要不是真的知道他的手受伤了,她才懒得管。
“可是我这样会尿得到处都是,你不也要上厕所吗?乖,过来帮帮我。”最后面的那句乖,过来帮帮我,听得凌一的老脸,再次翻红,就像是血液倒流一般。
“好,我马上去拿剪刀来帮你。”凌一决定一不做二不休。
“你拿剪刀来剪掉了,以后你会后悔的。”
“鬼才后悔。”
“快点儿,要尿出来了。”厉行远催促。
凌一没办法,只要磨磨蹭蹭的走过去,然后,闭上眼睛,伸手,刚一碰到,就像是触电一样,又弹了回来。
“啊......我不要。”她吓得尖叫一声。
厉行远看着她脸上的红晕,还有吓成这样,心里觉得好笑,她怎么能这么纯情?
“乖,不怕。”他轻声哄道:“习惯了就好。”
“我不要,呜呜呜呜......”凌一直接吓哭了。
厉行远看着她这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心疼不已,但是,今天这关,她必须要过了,要不然,以后可怎么办?
所以,他再次硬下心肠说道:“乖,不怕,我只是尿个尿,没什么的。你闭着眼睛就好了。”
凌一听到他那蛊惑人心的声音,颤颤巍巍的再次将手伸了过去,试了好几次,终于......
等他尿完,凌一连忙去洗手台,挤了好多洗手液,将手洗了十几遍,都还是心理难受。
厉行远看着她那个样子,脸色黑了黑,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福利,他又赶紧调整了脸色。
“好了,走,帮我洗澡去。”
就这样,在紧张又急促的情况下,凌一帮厉行远洗了个难受的澡。
不光凌一难受,厉行远也难受。
两个人都憋得难受,只是,两个人的憋法不一样罢了。
洗完澡,凌一终于解脱了,连忙跑到床上去,躺下来,将被子拉到头顶,就像是有鬼在追着她一样。
看着她的样子,厉行远再看看自己的......额,无奈啊!这......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神医吗?这还是那个Lancer的幕后大老板吗?怎么成这样了?
她这个样子,这么害怕,他倒是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肉?
厉行远带着无奈和委屈,上床,抱着她,睡去。
------
时间再往前一天拉一拉。
凌世成从谢律师的律师事务所离开之后,便回了凌氏集团。
现在,他的主要事情就是要将凌氏集团,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所以,他又来鼓动那些股东们,站在他这一边。
“各位,我大哥凌世峰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因为我大哥的一时糊涂,所以,我大哥在凌氏集团的股份,我会全部买下来。”
他的话音刚落,特助姜坤就急匆匆的走进来,小声在他的耳边耳语几句。
凌世成听到姜坤的话,脸色大变。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凌董。”
凌世成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啪的一声,一支钢笔拍在桌子上,。
“这个Lancer简直太可恶了。”
众位股东不明所以的看着凌世成,一时间不明白他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凌董?”
陈董站出来,开口问道。
凌世成咬紧牙关:“Lancer,他们已经将我大哥的股份全部收在了他们的手里。”
“怎么会?不是已经解决了他们的事情了吗?”王董疑惑的问道。
“就是啊!”陈董也说道:“难道厉老爷子的面子都不给了?”
然后,众股东又看向凌世成,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凌一刚洗漱好下楼,就接到厉行远的电话。
“什么事?”
“老婆,我发个东西给你看看。”
“嗯。”
凌一也没理会,直接将电话挂断,手机随手扔到沙发上,然后去餐厅里吃饭。
吃完饭之后,她又去后花园里溜了两圈去。现在,晚上,她是不敢去后花园了,虽然厉行远说了无数次,后花园里已经没有蛇了,可是,她还是害怕。所以,只好白天来。
刚到后花园里,就看到李爷爷和李奶奶,还有厉老爷子,三个老年人在用锄头刨着什么。
凌一好奇的走过去:“爷爷,奶奶,你们做什么呢?”
三个老人同时抬起头来,看向凌一。
李奶奶笑看着她:“我们在种菜,这园子里这么大片地,放在这里也是浪费,反正每天都要吃菜,我们就每一样种一点儿,自己种的菜,吃着也放心。”
“是啊!正好,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就来种点儿菜了。”厉老爷子说道,他的手里还拿了一些蔬菜的种子。
平时,这个高高在上,沉稳大气,驰骋商场的大亨,此时,却是如此的接地气,竟然在这里种菜了,还真是......她怎么感觉,现在的厉老爷子,才是他真正的人设呢?貌似,他自己也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一样。
“要我帮忙吗?”凌一假装客气的问道。
“不用,不用,你自己去玩儿吧!我们也没种多少。”
“好。”凌一也不客气,在花园里走了几圈儿,回城堡之前,她又去看了一眼三个老人种菜的进度,竟然已经种好了,在浇水了。
看着那一片被翻过的新鲜泥土,凌一只觉得新鲜。真好,以后,这里就有一片绿油油的菜地了。
回到客厅里,就听到她的手机在响,她连忙走过去,拿起手机来一看,还是厉行远的电话。
她这才想起来,他说过发东西给她看的。她接起电话,果然是厉行远在问她,有没有看到照片。
凌一有些尴尬,支支吾吾的,厉行远就知道,这家伙是把他的话当耳旁风了。
“行吧!你赶紧看看,应该是你想要看到的东西。”厉行远说道。
“好。”
凌一赶紧挂断电话,然后,翻开厉行远给她发来的消息,当她看到照片的时候,整个眼睛都亮了起来,唇角扬高。
她又拿起手机,给厉行远打电话。
“我马上去你公司,。”凌一的心情很好,声音里都是激动和愉悦。
“好。”
厉行远就知道,凌一看到这照片的时候,一定会很高兴。
挂断电话之后,他又给发来照片的人打电话:“好好给我盯着他们,不管他们有任何举动,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是,爷。”对方恭敬的说道。
厉行远挂断电话,坐在老板椅上,思考了一会儿,又继续埋头处理公务。
“咚咚咚”
“进来。”厉行远仍然低着头,眼睛落在文件上面,一目十行的看着那些合同。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然后,就响起贺知节调侃的声音。
“哟,这么努力啊!”
“没办法啊!打工人,身不由己。”厉行远头都没抬的说道。
“啧,这狗粮撒的。”贺知节咂咂嘴:“不知道这里还有只单身狗啊?还是你故意的?”
厉行远拿起钢笔来,签上自己的大名。这才抬起视线,看向坐在沙发上,像个大爷似的贺知节。
“都有。”
贺知节:“......”
这男人,怎么变成这样了?原来那个高冷的大总裁,哪里去了?是谁将他的老大变成了这个样子?
正想着呢!总裁办公室的门再次被人推开,这一次,连个敲门的步骤都没有。
贺知节挑眉看着门口,就看到一个女人,大波浪的卷发,一双狐狸眼,显得很是魅惑,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机车皮衣,皮裤,脚上一双深筒马丁靴。绝美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
她双手插兜,大喇喇的走进来。门外,似乎也没人来拦她。
她径直走到厉行远的办公椅边,然后,坐在了老板椅的扶手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很忙?”
厉行远抬起头来,目光温柔缱眷的看着她,嘴角噙笑。
“来了?”
“嗯。”凌一点头,笑得很灿烂。
厉行远伸手,将她嘴角的一丝头发给撩到耳后。动作轻柔又宠溺。
贺知节看到这一幕,差点儿从沙发上摔下来。
“咳咳。”他将拳头放到唇边,假咳两声,发出声音来,示意这两人注意一点儿。
凌一似乎现在才发现,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她有些尴尬的坐直了身体,看向贺知节。
“这位是......?”
厉行远根本就没有看向贺知节,还是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贺知节,我小弟。”
贺知节满头黑线,这个男人,无时无刻不在炫耀自己的强大。
凌一对着贺知节礼貌性的笑了一下,又悠悠的开口问:“照片在什么地方拍到的?”
“H城。”
“什么?”凌一腾地站起来,看着厉行远。
厉行远点头:“对,就是H城。”
凌一握紧了拳头,明显有些咬牙了。
“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对。”厉行远赞赏的看着凌一,为她的聪明机智而感到欣慰。
“我.....”
凌一正要说什么,凌一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摸出来,看到竟然是凌世成的电话,她挑眉,将手机拿给厉行远看。
厉行远看到凌世成的电话,脸上净是揶揄之色。
“你又对他做什么了?”
“没做什么,只是将凌世峰的股份全部收了而已。”
厉行远了然:“难怪。接吧!”
凌一将凌世成的电话接起,还顺便开了个外放。
立时,手机里传来了凌世成焦急的声音。
“一一,你在家吗?”
“没有啊!”凌一说实话实说。
“啊?那你在哪里?”凌世成紧跟着问。
“你问这个做什么?”凌一明知故问。
“我......我在颐景园大门口,我有事情要见厉老。”凌世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哦。”凌一挑眉,尾音拉长:“那你进去见就是了啊!”
“可是......厉老说,没有你的允许,他不会见我,还不让我进去。”
听到凌世成这么说,凌一差点儿笑出声儿来,她心里为厉老爷子点一万个赞。
“哦,这样啊!那你到底找爷爷是什么事情呢?”凌一故意问道。
“我......”凌世成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今天,Lancer收购了凌氏集团的股票,所以我......”
凌世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凌一给打断了。
“爸爸,因为这件事情,您已经麻烦了爷爷一次了,难道你还要再麻烦他老人家一次?上一次,爷爷为了凌氏集团,已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了。”
“我知道,一一,但是,爸爸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一一,就当爸爸求你了,你能不能帮帮爸爸这一次。你也知道的,要是别人,爸爸也许会自己想办法,但是,Lancer,爸爸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凌世成心里也难受,他但凡有一点点办法,也不至于这样低声下气的来求这个逆女。但是Lancer实在是太强大了。
“好吧!”凌一勉为其难的语气开口:“我可以带你进去,但是,至于爷爷会不会帮你,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好的,只要你愿意带我进去,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好,你先在门口等着,我马上回来。”
“好。”
挂断电话,凌一看向厉行远:“我先回去?”
“我跟你一起。”厉行远起身,去拿衣服架上的大衣。
贺知节就这么看着他们的互动,眯了眯眼睛。
“大哥,这就是你的新婚妻子?”
凌一转头,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叫贺知节的男人:“我不是,难道你是?”
“可你......”贺知节指着凌一的脸,他记得,之前,不是这个女人啊!虽然身高一样,但是,容貌却是完全是两个人啊!
“哈哈。”凌一大笑起来,伸手豪气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小伙子,你家老大,他换人了。”
厉行远正拿着大衣走过来,听到她这话,无奈的直摇头,这小妮子,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果然,贺知节在听到凌一这话的时候,不可思议的看着厉行远,声音都拔高了:“大哥,不会吧?你。”
厉行远视线一转,目光凌厉的盯着贺知节:“说话之前,动动你的脑子。”
贺知节抓抓自己的短发,自己没有哪里说错啊!这话,不是这个女人说的吗?
厉行远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贺知节,为这些家伙的脑子捉急。
不过,他也没有时间来管此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贺知节,而是穿上外套,然后牵着凌一的手。
“走了。”
“好。”
凌一也没有去管还在眨着眼睛,满脸问号的贺知节。
厉行远坐在轮椅上,让凌一推着,朝外走去。
到了门口,又回过头来,看向还在疑惑的贺知节。
“好好看着公司,今天,我不一定回来。”
“知道了。”贺知节委屈巴巴的,这公司是他的吗?怎么一遇到什么事情,就让他来顶包?
厉行远和凌一没有理会贺知节的,直接开门出去了。
贺知节看着他们离开,蹙眉,立马给司南珏打电话。
“怎么了?”电话里,司南珏问道。
“司南珏,老大到底有几个女人?”
“女人?”司南珏疑惑的声音传来:“什么女人?”
“我记得我看到过他老婆一眼的,结果,我今天看到的女人,好像不是之前的那个。”
“哦,你说的就是这件事情啊!”司南珏了然:“唉,这事情,你就不要大惊小怪的了。”
“什么意思?”贺知节更加的疑惑。
“意思就是,你以后就会知道了。唉,我马上还有一台手术,不跟你说了。”
说完,司南珏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本来就一头雾水的贺知节,现在更加的摸不着头绪了。
正好,徐谦从外面进来,看到贺知节,连忙将文件递给他。
“贺总,这是南非那边传过来的传真,您看看。”
“好。”贺知节伸手接过来,眉头蹙的更高了。
他拿着那份文件,仔细看了看,然后看向徐谦:“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你先去忙其他的。”
“是。”
徐谦恭敬的离开。
等徐谦离开之后,贺知节拿出手机来,给厉行远打电话。
“哥,我马上要去南非一趟。”
“出什么事儿了?”
“有人抢了我们的矿。”
“嗯,你去解决吧!注意安全。”
“好。”
挂断电话,贺知节又让徐谦进来,吩咐了几句话,这才走出了办公室。
------
凌一和厉行远的车子回到颐景园大门口,就看到凌世成站在大门口,焦急的看着路上,东张西望。
看到他们的车开过来,立马迎了上去。
凌一降下车窗,看到凌世成焦急的脸,嘴角噙着浅浅的笑。
“爸爸,上来吧!”
随着凌一的话音落,副驾驶的车门已经被司机给推开了。
凌世成连忙坐上去,看到厉行远冷着脸坐在车里,连忙谄媚的打招呼。
“三少也回来了?”
厉行远只是略微点头,并没有回答。
凌世成也不尴尬,又转移视线看着凌一。
“一一,这次的事情,很是蹊跷,你大伯的事情,确实是你大伯的错,是你大伯对不起你。但是,这......前天才发生的事情。而且,根本就没有发到网络上去,怎么......Lancer的人就知道了?还趁火打劫。”
凌一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一副惊讶的样子:“啊?又是Lancer吗?”
“嗯。”凌世成一副难堪的样子。
厉行远看着他们这父女俩的戏,一个比一个戏多,关键是,这当父亲的......简直不配为人父。连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拥有什么身份都不知道,还真是失败。要是有一天,当他知道他的女儿竟然是他一直害怕的人的时候,不知道会是个什么表情。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1v1高肉养成双处 “一个在学校

下一篇: 一上到底小说凌一挑眉看着

本文标签: 看了 主人 骚不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