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是一封信!以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是一封信!以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19:00

是一封信!
“以前只在看电视剧的时候,才能看到这种传信的手法,冷不丁这么一来,还真吓了我一跳!这到底是是什么东西啊!”
梁清子从榻上一跃而起,站起身来捡起那枚石子,打开了字条。
——“端阳有鬼,万事小心。”
梁清子的眼珠飞快地转了几圈,透过窗子望出去,院子里黑漆漆地一片,只有几株白色的玉兰花,在夜晚的微风中摇曳着,偶尔还送来阵阵清香。
“别看了,人早就走了!”
本来也没有抱着什么希望,梁清子收回目光,回到榻上,再次展开字条,认真看着上面的娟娟小字。
“统子,你知道是谁吗?”
系统咬牙切齿道:“清清宝贝,为什么你总是给我出这种超纲的题?我再说一遍,这不是原书剧情!不是不是!所以我也不知道!”
梁清子像是完全没有留意到系统的语气:“这字迹看着倒是熟悉,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但一定就是修习秘籍中的几个人……”
突然,梁清子想到了什么,突然坐了起来!
“对了,林玥璇!流月阁的林玥璇!”梁清子激动道,“我记得原书中,这个流月阁没什么戏份的,也没听说林玥璇跟梁清子有什么交集,怎么这大晚上的还给我递消息?难道是看上了我的美貌?”
“阿嚏!”系统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然后旁若无人道,“不好意思啊,没忍住,您继续。”
梁清子白了一眼:“宋司司安静了几天,我还以为她是长记性了,没想到是在蓄大招。这一次连林玥璇都知道了,估计是撺掇了其他门派的人,要一起对我下手。”
系统道:“哼哼,你总算是聪明一次了。不过这上面也没写宋司司到底要干什么,你想怎么防范?要不端阳节那天你闭门不出算了,就当一天缩头乌龟!”
“我呸!”梁清子怒目道,“会不会说话?什么叫当缩头乌龟?!既然她们想对我下手,不管是谁主导的这一次的事情,我一定要帮帮场子!”
梁清子激动地搓了搓小手,想着即将到来的端阳节,心里有点激动。月光从窗口透进来的,微风轻轻吹起她衣衫的一角。这让梁清子觉得十分舒适。没有全球变暖,也不需要空调和风扇,这样的天气,跟现代比就是舒服。
她走到窗边,感受着习习的晚风,手中握着林玥璇的那张字条,心里却在想着,若是没有这倒霉的穿书,自己在现代社会,会正在做什么。突然,远处一个黑影轻轻掠过,速度极快,却正好落在了梁清子的眼睛里。
“温小可爱?他这是要去哪儿?”
瞬间,无数的念头闪过梁清子的脑中。端阳节马上就快要到了,穿书之前自己无从知晓温一灼在这端阳节前后到底都经历了什么,但他中毒的情节近在眼前,保不准就是这一次。
“不行!我得跟上去看看,不能让我的温小可爱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又中一次毒!”
说着,梁清子飞身就要从窗外飞出去,但刚刚一点脚,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随着功力飞出窗外,而是一把被拽了回去!
“你干嘛呀?赶紧放开我!再过一会儿就追不上了!”
系统沉着声音说道:“那你好歹穿件衣服再追上去,凭你现在这个样子追上去,人家不但不以为你是去救人的,反倒以为你是去勾引人家的!”
梁清子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如今只穿着里衣,唯一穿这个外套还是个透明的薄衫。
“行了行了,不早说……”
来不及换衣服,梁清子只将搭在榻上的一件宽大的披风一抓,将自己从上到下裹了个严严实实,着急地追了出去。
当她追出去的时候,只看到了温一灼披风的一角消失在拐角处。梁清子催动系统,用内力轻点脚尖,赶紧跟了上去。一路尾随他到了一处茂密的林子。
“真是奇怪……”梁清子蹲在一处灌木丛中,借着一棵粗大的树挡住了身形,感觉到外面渗透进来的丝丝凉意,裹了裹身上的披风。
“我穿书过来之后,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玄辩门,最远的地方便是去了玄岩洞,这处林子我从来都没有来过,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系统道:“虽然你人穿过来了,但是还遗留着原书梁清子的一部分记忆,想来是原书的梁清子从前来过这片林子吧。”
梁清子看着不远处的温一灼就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什么人,自己就蹲在树后面,一边观察着温一灼,一边仔细思考着原书,但似乎并没有搜索到原书的梁清子来过这一片林子的情节。
难道真的有什么隐藏的剧情,作者没有写出来,
这时,温一灼那边突然传来了响动,只见一个被黑色斗篷的人,出现在了温一灼面前。两个人就那样静静地站着,似乎是在交谈着什么。
梁清子蹲在那里,看着自己身上的斗篷,往树后面缩了缩。
——这古代人真是奇怪,动不动就要穿一身斗篷,严严实实地裹着自己。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不过……这斗篷,嗯,说实话,还挺好用的……
“这人到底是谁?他会是那个下毒的人吗?”
远远看上去,这黑影并不像温一灼的下属,倒像是他一个十分熟稔的朋友。但既然这么熟悉,又为什么会在深夜之中,身着一袭黑衣来见他呢?还要两个人大老远的躲到林子里来,而不是直接去他的房间?
这件事怎么瞧怎么可疑!
梁清子再抬起头的时候,前方两个人都已经不见了!
“哎,人呢?怎么两个人都不见了?什么情况?!”
梁清子豁然站起!
“什么时候走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呢!统子,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一声!完了!我的温小可爱一定是出事了!”
“温小可爱?”梁清子只感觉到头上一个惊雷炸开!
这不是系统的声音!
梁清子瞪着惊恐的眼睛,缓缓转过身子,只听自己躲着的那棵树上面,又传来一个声音。
“你是在找我吗?”
上一章|“你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嗯?不然我应该在哪里?”温一灼悠闲地坐在树上,居高临下,此时他已经完全褪去了白天那股软糯可欺的外表,周身的煞气,在冰冷的月光之下,正360度全方位地散发出来。
梁清子咽了一口口水,强迫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淡定!冷静!
大不了就是个死!
死了就能回去了!
于是,温一灼便看到了梁清子犹如川剧变脸的一幕——上一秒还在震惊惶恐中透漏着强烈的求生欲望,下一秒就突然转变成了大无畏地从容赴死!
温一灼一愣!
这个女人,有点意思啊!
换做普通人,看到自己前后这样的反差,不吓死也得脱层皮,可是她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迅速冷静下来,然后……从容赴死?
要么就是这个女人诡计多端!要么就是她真的想死!
鉴于温一灼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个梁清子刚刚成为玄辩门的副掌门,又是绝世秘籍的发现者和翻译者,道法圣师对她极其器重,其他各门派都对她趋之若鹜……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之下,她一个以前默默无名的外门弟子,没有理由一心找死。
那么,看来这个女人……心机和城府果然不一般!
温一灼一个翻身,施展轻功跳下来,轻飘飘地落在梁清子面前。
“大晚上不睡觉,清掌门跟踪我做什么?嗯?”
温一灼的语气并不重,但是最后的一个“嗯”,却让梁清子听出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他对自己有杀意?
不知为何,梁清子顿时生出一股莫名的邪火!
自己放弃了大晚上看帅哥花名册的时间,放弃了温暖的房间,大半夜大老远地一路跟踪到这里,就为了让他别再中毒,不要重蹈以前的覆辙……结果……等着她的就这待遇?就这一句要死不死、爱答不理的冰冷一问?
早知道就不该管他的死活!爱死不死!关她毛事?!
是以,梁清子怒气值飙升,横眉冷对:“怎么?跟踪你还要挑日子吗?老娘就跟踪了!你能拿我怎么着吧!”
温一灼又是一愣!
她这是生气了?
被跟踪的是他,生气的难道不应该是他才对吗?
她为什么一脸莫名其妙地被辜负的表情?
“不是我就问一嘴,你也不用反应这么大吧……”温一灼又如丈二的和尚的一般,“再说了,大晚上的你跟踪我,总的有个像样的理由吧……我问一句怎么了……”
问一句怎么了?
问一句怎么了!
“老娘乐意!”梁清子郁结于心,大吼道,“作者果然都是骗人的!亏我以为你应该有个不一样的人生,亏我还认为你有个不一样的身份,亏我觉得你过得太苦了应该给你一个更完满的人生……老娘就是想得太多!还不如就让你被别人一下子毒死算了!不管了!老娘不管了!你杀了我算了!”
!!!
温一灼的瞳孔随着梁清子的话,一点点地变大!他的内心有如翻江倒海般掀起了巨浪!
这个女人!
她居然知道自己有别的身份?!
她居然看出了自己过得太苦?!
她居然……居然还想给自己一个完满的人生?!
而且……如果自己的人生不能完满,她居然情愿赴死?!
她是谁?
她为什么对自己如此了解?
她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温一灼沉浸在震惊之中:“你怎么知道……我会中毒?”
梁清子一愣:“你知道你会中毒?!”
温一灼努力平复着心绪,此刻面对梁清子——这个对自己用心良苦的女人,完全卸下了周身反而防备,耐心解释道:
“刚才那个人是我的朋友,因为他的身份,不适合出现在玄辩门内,怕有人看到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刚刚告诉我,端阳节那天,会有人给我下毒。”
梁清子一听,瞬间警觉:“没错没错!的确要有人给你下毒!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下毒的人是谁?”
温一灼疑惑道:“他说这个消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调查出来的,你怎么也知道?”
梁清子一滞,顺口胡编道:“在玄辩门内听墙角听来的。”
看着温一灼探究的目光,梁清子赶紧补充道,“不过你别问我是谁说的,我也不知道,等我要看看到底是谁的时候,人早就走了。”
说完,梁清子还向温一灼投去一个略带心虚的目光——自己编的这么像,应该没被看出来吧!
温一灼看到梁清子投来的目光,心中更加内疚——一个女孩子,为了我居然去投听墙角!而自己反倒还怀疑她!真的是太不应该了!
梁清子此时却没空理会温一灼内心在想什么。抛去跟自己相关的情节,其他的故事应该都与原书故事是一样的,不会有什么变化。按照这样的道理来说,原书温一灼既然知道有人会给他下毒,为什么还会中毒呢?就算他知道了中毒这件事情,将计就计,也不可能让自己真的中毒,以致短命。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下毒的这个人,是温一灼打死都想不到的人!
梁清子感觉脑中有一个线索飞快地闪过!
“你那个朋友是什么人?”
温一灼看着梁清子的眼神,由刚刚的从容赴死,到嗔怪,到愤怒,到怨恨,到疑惑,现在又变的冰冷探究,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像一本永远都读不透的书一样,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页到底是什么内容。
“这个……”提到朋友,温一灼显然不愿多说。
对于温一灼的欲言又止,梁清子也理解。毕竟两个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也没什么交集,温一灼费尽心机藏拙多年,如今乍然被一个陌生人洞悉了所有的事情,自然有所防备。如果温一灼此时将所有的事情都和盘托出,梁清子反而会怀疑它的真实性。
“没什么。”梁清子摆了摆手,“不方便就不用说了。我只是提醒你,小心身边的人。”
梁清子看向温一灼的目光十分坚定,坚定中还透着一丝恳求——至少在温一灼看来是这样的。
“感谢清掌门的关心,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不,你没明白。”梁清子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所有的人。”温一灼双眼一眯,似乎察觉到了梁清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望向刚刚黑影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然后坚定地摇了摇头。
“他不会。”
梁清子不知道那是什么人:“我也只是提醒你。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跟你说的,只不过……依我看,背后的人发狠要给你下毒,必定不是什么普通的毒药。这世上比死更难受的,是生不如死。我知道你不怕死,但若是你从此之后重病加身,余生只能躺在病床上,靠着药罐子吊命,所有的筹划都付之东流……你仔细想想,这样的人生,你能忍受得了吗?”
梁清子的一席话,犹如一把刀子,深深扎进了温一灼的心里。
囚曦谷终年苦寒,不见天日。他自认为看透了鬼蜮人心,心中对人世间的感情从没有半点留恋,也没有半分奢求。如今残留着的唯二的两份真心,一份是对温晨的信任——那是从小陪他一起长大侍卫,是跟他一起经历过一切考验的生死兄弟;一个是武英——这是他唯一的朋友,亦是掌管天下玄机奥秘的千机阁阁主。
若是这两个人当中有人背叛了他……温一灼不敢想象,自己的人生会成为什么样子……
“你到底是谁?”温一灼还在纠结这个这个问题。
梁清子白眼一翻:“大哥!你是复读机吗?”
“……”也许是看到梁清子丝毫没有答复的意思,温一灼也不再追问。“那你可否告诉我,作者是谁?”
梁清子:“……”
今晚自己的脑子一定是抽搐了!
否则怎么会说出这么不过脑子的话!
系统默默:“该!叫你冲动!看你这下子怎么圆谎!”
“咳咳。”梁清子假装神秘地说道,“这个作者嘛,是个世外高人。实不相瞒,你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再短时间内成为玄辩门的副掌门的,又为什么会破译的出绝世秘籍。其实,我原本师从一个世外高人。只因高人参透了太多将来之事,泄露天机,有损寿元,早些年仙逝了。我看破红尘,这才甘愿到了玄辩门,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外门弟子。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温一灼的眼睛眨了眨,似乎在消化梁清子说的这些信息。
系统:“你这编的也太假了吧!他要是能相信就见鬼了!”
只见温一灼看向梁清子的目光,由探究变得热切,由热切转为质疑,犹豫不定之后,最后成了坚定!
“我相信你。”温一灼道。他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一个刚见过没几次面的女孩,一段破绽百出的自白,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在骗他,可是此刻感性战胜了理智,温一灼的内心在不断说服着自己——
相信她。
没错的。
至于为什么相信?
管他呢?!
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眼前的这个女孩,聪明、睿智、狡黠、冷静,而又独具慧眼。她似乎完全不惧怕世俗的眼光,行为举止只随自己的心意;她好像完全不在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再烂的结局在她眼里,不过是个死。
不把生死看在眼里,这是温一灼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地方。
为了自己的复仇大业,温一灼强行给自己戴上各种各样的面具。在囚曦谷,他是冷若冰霜、不容置疑的谷主;在江湖中,他是一个软弱可欺、没什么能耐的闲散门派中人;哪怕是在武英和温晨的面前,他也不是完全的“温一灼”。即使他信任他们,也没办法完全呈现出真正的温一灼该是的那个样子……
各种面具戴的久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原本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直到看到梁清子,看到她眼睛里面的灵动、看到她无惧人言的高傲、看到她故意挑衅后的得意、看到她对自己不加掩饰的温柔和真诚、看到她对生死无畏的态度……他才恍然明白,这就是他原本想要的人生——那个不加任何掩饰,不用戴任何面具,面对所有人永远都能够从容自信、无所畏惧的人生。
自己本该会拥有这样的人生,可是自从他失去双亲,门派被灭,他失去了所有可以依靠的东西——他只有自己。
他不知道梁清子说的师从世外高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那么他羡慕她;如果不是,那么他佩服她——佩服她没有依靠,还能够活得那么自我。
温一灼静静地看着梁清子,就那么站着,半晌才从一系列的震惊中,找回自己的语言。
“为什么……叫我温小可爱?我……可爱吗?”
梁清子:“……???”
敢情这大哥还没忘了这一茬呢?!
“这就是……就是个昵称……夸你……是夸你的意思……懂吗?毕竟……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不就……看你长得还挺好嘛……呵呵……哈哈哈……”
温一灼的头顶飘过三道黑线……
梁清子尬笑了几声,觉得今晚追出来这个决定实在是太过草率,也太不明智,决定赶紧脚底抹油。
“那个……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了。反正,一切你自己多加注意吧!记住我的话!”
说完,生怕温一灼再问出什么脑残的问题,梁清子赶紧催动着系统,将轻功发挥到极致,一股风似的闪人了!
温一灼望着梁清子消失的方向,经久,嘴角微翘,自言自语道:
“轻功不错……”说完,又意犹未尽般,“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长得挺好……我会记住你这话的……”
端阳节这一天,在副掌门梁清子的提议下,玄辩门上下休沐三天。原本道法圣师是极不同意这个提议的,奈何三个主事师兄轮番上场,劝解清子初任掌门,这是她的第一个提议。若是坚决不允许,不仅会影响清子以后管理玄辩门日常事务的积极性,对清掌门在玄辩门内立威也很不利。大家会觉得道法圣师不重视梁清子,所以才连这点小事都不同意。道法圣师一想也有道理,这才同意。
由此,玄辩门内外得知即将休沐三天的消息之后,上下对这个新上任的清掌门一股脑的好评。原本看梁清子不顺眼的弟子,如今看着梁清子,也心甘情愿地叫一声“清掌门”了。玄辩门的“法定休沐制”传到江湖上,瞬间引起了一片轰动!引得江湖众门派纷纷相仿,传位一时佳话。梁清子也因此名声更噪!
但此时,依然缩在玄辩门内的梁清子自然不知道江湖上的这些变动。一个时辰之前,秘籍班的那些女弟子,主动来邀请她到芳菲亭品茶。
至于品茶的目的嘛……
眼看着死亡的曙光就在不远的前方,梁清子极力忍着不要笑出声来……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弗兰切斯卡和

下一篇: 1v1高肉养成双处 “一个在学校

本文标签: 一封 小东西 手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