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特别隐晦的开车短句手机振动,北

特别隐晦的开车短句手机振动,北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13:13

手机振动,北凝打开一看
帅气哥哥。
“唰!”
一个激动,手里的手机一下子飞了出去。
封迟暮抬头,看着眼前女人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不禁担心到
“发生什么了事,挽挽?”
只见身旁的小人儿小脸皱巴,一言难尽的看着自己
“我哥…”
男人的眸子微不可察觉的闪烁,视线看向地上不停振动的手机。
“我来接?”
北凝见状赶紧摇头
“不行不行,你接的话我哥更炸了。他现在一定在气头上,我得先用个缓兵之计。”
说着噔噔噔跑到地上把手机捡了起来,见已经不在响了,打开微信,找出言墨尘,打了一串文字发过去。
只见对方秒回一个字:好。
北凝这才缓了口气,重新坐回沙发。
左思右想后,心中顿生一计,看来现在能救自己的就剩下她那美丽善良,体贴大方的准嫂子了。
播通对方电话,北凝忐忑的抱着怀里的靠枕,在收到身边男人投来的视线后,咧着嘴嘻嘻的笑了笑,说
“一会儿迟暮哥你不要发出声音哦~”
封迟暮见着眼前的人儿满脑子小算盘的样子,摇了摇头,继续看自己的文件。
没办法,自己这媳妇,大小心眼儿多,在有些事上他到是很放心。
比如小时候去幼儿园,放学后拉着自己要去吃炸鸡和薯条,虽然他也不想给小丫头吃那些快餐,却是耐不过小人儿对自己百般撒娇。
结果在回来当天晚上,小丫头就上吐下泻。
当时季婕担心的问她是不是又偷吃快餐了,结果小人儿瘪着嘴,眼泪兮兮可怜道
“迟暮哥哥说少吃一点不会有事的。”
好家伙,原本还自责自己不该心软答应小丫头的封迟暮脸色一沉,小丑竟然是他自己…
坐在沙放上的北凝紧张兮兮的看着手机,在电话被接通的那一刻,赶紧对着电话道
“乐歆嫂嫂,你可怜的妹妹这回可真的需要你救了!”
身处M国,此时正坐在客厅沙发上五官小巧,长相精致的披着一头柔顺长发的女人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担心的问
“怎么了挽挽?发生了什么事。”
只听电话里的声音慌慌张张道
“我哥知道我谈恋爱的事了,刚刚还给我打了电话。”
乐韵吃惊,连问
“还是你之前说的那个姓高的男生么?”
只见一直低头看着电脑的男人渐渐抬头,视线投到身边小人儿的身上。
北凝一听,赶紧关掉扬声器,在感觉到头顶那抹炽热的目光后,好像被人抓了包一样,朝着封迟暮尴尬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男人的大腿
“嘿嘿,误会,误会。一会儿和你解释…”
手机那边的,女人听得有些模糊
“你说什么挽挽?我听的不是很清楚。”
北凝赶紧将手机放到耳边,解释
“不是那个嫂嫂,他都结婚了,是另一个。”
乐韵挑眉,没想到小丫头换男朋友的速度还挺快。
忍住笑意,继续问
“那你和这个新的男人进展到哪一步啦?”
北凝皱眉,脑袋里出现了一堆问号
为什么她嫂嫂这句“新的男人”说的这么奇怪,感觉自己是个海王…
“哪有呀嫂嫂,我们才刚在一起。只不过上午的时候在他公司楼下被狗仔拍到了。我又忘了我哥那一茬直接在网上官宣了”
北凝心里大喊,这都是造孽呀!
乐韵听着解释,有些明白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墨尘给你打电话了?”
想着他们刚刚吃饭晚饭的时候,男人接了一个电话后又打了一个电话,估计就是给挽挽打得了。
回忆被自己丢掉的手机,北凝欲哭无泪
“是的,而且我还没接,所以说嫂嫂,你一定要在我哥再次给我打电话之前好好给他洗洗脑,
告诉他,作为他的妹妹,29岁之前才可以谈恋爱这事太过于妄断了。”
“21,22结婚的都一大把,29才能谈恋爱,他这不是想让自己妹妹一辈子单身嘛!他自己24就和嫂嫂你谈恋爱了,哪有道理不让自己妹妹谈的呀。”
“所以说呢嫂嫂,你一定要好好劝劝我哥,让他别那么封建了。还有你最好给他打个预防针,没准我明年突然结婚也是说不定的”
“嗯,差不多就这些了。嫂嫂你千万别告诉我哥我给你打过电话,不然他肯定又来临城抓我回去了。”
北凝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结果手机那边却是一直沉默没有说话,她迟疑了一下,问
“嫂嫂,你在听么,我刚刚说的那些话你不会没有听到吧?”
只见,手机那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道
“嗯,听到了。”
男人的声音仿佛一道闪电从北凝的头上劈下,脑袋瞬间翁的一声,整个人坐在那里动弹不得。
封迟暮看到自己的小女人好像被石化了的身体,担心的摸了摸有些抽搐的脸颊
“怎么了挽挽?”
只听手机那边传来女人有些喘息的声音
“对不起挽挽,刚刚你哥捂住我的嘴拿手机抢走了。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他做思想工作的,先不说了哈,我挂了。”
听到手机传来嘟嘟的声音后,北凝这才缓了过来,一张小脸苦巴巴的看向封迟暮,身体向前,窝到男人的怀里
“呜呜呜…迟暮哥,我死了。”
男人抱着怀里的小人儿,摸了摸脑袋
“放心,有我在,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处理。”
女人抬头,眨了眨眼睛:“你可以吗?”
封迟暮点头。
“可是我哥很难搞得,我的其他事他可以不管,但是在找男朋友这件事上,他已经管了我十年了…”
说来也是一把心酸泪,北凝想不明白,谈恋爱本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为什么她哥就是不允许呢?
还说必须在29岁之后才可以找,他难道是想自己妹妹变成老尼姑么!
虽然这些年来,北凝除了再来临城后和高宇轩在一起过之外,没在谈过恋爱。
但是在m国的时候,但凡那个男生给自己写情书或者是来家里找她。被她哥知道了无非两个结果
要么不许再纠缠他妹妹,要么被打一顿。
看着眼前的封迟暮,伸手摸了摸男人的身体。
嗯,有腹肌…还有肌肉…不错,还是八块!
这回自己应该可以放心了,他们两个到时候要是打一架的话,迟暮哥应该是不会受伤。
封迟暮看着身下的小人对自己动手动脚,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薄唇不禁勾起,原本平静的双眸隐隐燃起了火光。
“挽挽,我是个男人。”
北凝不解,歪头
“我知道呀,迟暮哥不是男人是什么?”
男人勾唇,的低下了头,凑近女人的耳朵,低沉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和蛊惑
“所以你现在的动作很容易走火…”
女人看看自己手的位置,再看看男人坏笑的表情,紧接着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握着通红的小脸说了句“你耍流氓”,然后跑开。
封迟暮坐在沙发上,看着女人逃似的背影,脸上的笑意更浓。
右手摸着下巴,眼神一直盯着楼梯的方向。
脑海里响起刚刚怀里小人儿打电话时说的那句话
“没准我明年突然结婚也说不定。”
结婚?
看来这个假设自己可以实践一下,总不能让他的小女人假设失败吧…国…
沙发上的女人望着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
静…静的连外面燕子叫的声音都可以听得到。
乐韵抬手,似是小心翼翼,试探性的碰了碰男人的腿
“墨尘,别气了,我真的是第一次帮挽挽瞒你。”
乐韵的气质很好,光是瞧着那张一瞥一笑神情优雅,平静温婉的脸就能知道,这一定是出身名门望族的世家小姐。
哪怕是低头认错的样子,也不会给人一种卑微低下的感觉。
言墨尘抬头,心里虽然是气着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妹妹,但是对眼前的女人却也是一点脾气没有。
“挽挽打小爱胡闹,你知道了还由着她。”
小手拉大手,乐歆的一双眸子中浸含的皆是柔情
“女孩子嘛,谈恋爱本就是常事。况且她都二十六了,还能真像你说的那样,二十九之前一律不许谈恋爱呀。”
心中不服气,男人刚想开口,结果被女人抢先继续道
“我知道,你是怕挽挽重蹈覆辙阿姨的过去,但是挽挽不是小孩子了,她已经有了辨别好坏的能力。”
男人蹙眉,握着女人的手紧了紧
“我是怕她被不怀好意的人蒙了心思,毕竟娱乐圈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什么人都有。”
言墨尘一直不明白,自己这个妹妹,当初怎么就一门心思的想要进娱乐圈呢?
虽然他对娱乐圈没有歧视,但是一个女孩子把自己处在风口浪尖上,总归会招来一些乱七八糟的人。
当年他亲眼目睹了他们母亲的悲惨经历,又怎么能真的放心把自己这唯一的妹妹在丢到那个圈子里
但是,奈何当初他怎么阻拦,那个丫头还是想尽办法跑去了E国,就读了影视学院。
言墨尘这才给言北挽立了规矩
二十九岁之前不许谈恋爱!
而他心里想的是,或许等到自己那妹妹有了一定阅历,有了辨别好坏的能力后就有了一定的自我保护能力了。
如果说这个世上谁最了解言墨尘,那只能是乐歆了。
回想当初两人相遇时,还是在一个家族晚宴上,
那时言墨尘的公司在M国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并且有意向国际发展。
而乐歆却是刚刚从国外学成归来,回到家族里的集团工作。
不知是命运弄人还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在某企业的商业晚宴上,乐歆代表yg集团,也就是她父亲的公司前来参加商宴。
而在晚宴上乐歆好巧不巧的就遇上了她的追求者安哲。
她和安哲是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两人都是当时学校的优秀交换生。
机缘巧合下两个人认识了,一来二去的接触后,安哲就考试对乐歆展开了追求。
不过乐歆并不喜欢安哲,所以一直没有答应和他交往。
在国外的这两年,乐歆自己都已经记不清她拒绝过安哲多少次了
到是安哲,一直对她念念不忘,总是不死心,绞尽脑汁的追求她。
这不,自己才回国三个月不到,男人就已经反复出现在她面前n次了。
而此刻,乐歆在看到眼前拉着自己的手腕,作势一副不甘罢休的男人时,脸色黑的不能再黑,眼中也早已满是不耐烦了。
“安哲,我已经和你说了很多遍了,我们之间没有可能的。”
见女人态度不是很友好,安哲伸手将酒杯放到路过的服务员的托盘上,靠前一步道
“歆,为什么你能这么狠心的一次次拒绝我呢?我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
扶头,乐歆忍不住叹了口气,压低声音
“安哲,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喜爱。但是我说了很多遍,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真的不合适。
与其最后闹得不欢而散,为什么你不能选择放下我去做真正的自己呢?”
她的一番话让男人缓缓的底下了头,脸上一副满是受伤的的表情。
就在乐歆以为这一次他真的要放弃了时,只见男人猛地抬起头,眼神真挚,语气诚恳
“歆,你觉得我哪里不好,我可以改的。我真的很喜欢你!”
天,谁能来救救自己…
乐歆接着又重重的叹了口气。垂着眸,思考着…
既然他这么都不肯死心,那自己只能这么做了…
只见下一秒,女人抬起了头,对上身前男人的视线,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一字一句道
“安哲,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在听到“男朋友”三个字后,男人的瞳孔瞬间放大,仿佛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
但是,自己和她接触了这么多次,却也没有见过什么男人出现过…
“歆,我知道你是想让我死心才故意这样说的,我不相信你有了男朋友。”
强忍着不让自己翻白眼,乐歆努力保持着优雅的姿态,把手腕抽了回来。
怎么办?空口无凭安哲是一定不会信的…
视线在周围扫荡,有没有人,有没有人里拯救一下她呀!
好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着墨蓝色绒质西装,身形修长,的男人正朝自己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就在男人走即将走过她身边时,乐歆的大脑飞快旋转
没办法了,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只能这么做了!
狠狠地咬了下牙齿,闭了闭眼,只见乐歆伸手一把将男人拽到自己身边,然后满脸柔情似水的看向他说
“老公,你跟他解释一下嘛,我怎么说他都不相信我们两个在一起了。”
而被突然拉住喊老公的言墨尘看向身边的陌生女人时,深邃的眼眸中罕见的出现了诧异的神色
眉头微蹙,目光直视着身前的女人,沉默…
乐歆见他没反应过来,赶紧背过安哲,然后朝他眨了眨眼睛,摆着嘴型道:
摆脱帮帮忙!
精致的五官努力的朝着沉默的男人传递恳求的信息
看了看女人的神情,又轻瞥了眼身侧的男人。言墨尘好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狭长的黑眉轻轻挑起,唇角微勾
低沉有力的声音从那张没有弧度的薄唇中缓缓吐出
“这位先生,我要带着我的爱人先离开了,烦请让一让。”
就这样,在那么一个荒诞的情况下他们认识了彼此。
也是在这一夜,那张朝自己眨着眼睛着急的努力的恳请帮忙自己的容颜永远的住进了言墨尘的心里…
乐歆起身,坐到男人身边,伸手搂上他的腰,温柔舒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墨尘,我知道你是关心挽挽,但是这个世上不是所有男人都是坏人,就比如…你。”
言墨尘就知道,只要怀里的女人一开口,他永远都无法拒绝。
谁让乐歆是他的命呢…坐在车里的北凝看着身边认真开车的男人,又看了看两个人紧握的手
“迟暮哥,你怎么握的这么紧,我的手都出汗了”
封迟暮挑眉:“怕你半路跑掉。”
“切,我才不会好不好,见个家长而已,丑媳见公婆嘛,况且还是从小就生活在一起的公婆。”
男人被北凝的话逗笑,歪头看了看女人的脸
“丑么?还好。”
北凝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撇嘴
“什么嘛,明明就是很美好不好。还好是什么?”
“我们挽挽说什么都对,不过看来对于即将见到的公婆这件事挽挽到是一点都不害怕?”
北凝脸上立刻浮现傲娇的小表情,昂着脑袋
“那当然了,我这么人见人爱,季妈妈可是打小就喜欢我呢。”
封迟暮点了点头,想起昨晚家里打来的电话,嘴角憋着笑
“挽挽说的对,一会见了他们,他们一定会很开心。”
北凝却是没有察觉到男人眼神中的异样,一脸肯定道
“那是。”
车子驶到封园时,院子里的下人们正在认真的打扫着别墅的卫生,见封迟暮回来,都开心的打着招呼
然而在看到自家少爷身后牵着一个长的漂亮的小女人时,一个个的脸上都惊喜的不得了。
他们家少爷终于有女朋友了,这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两个人一起走进别墅,只见别墅的大厅里,一个穿着连衣裙的中年妇女来回踱步,而沙发上的男人带着镜子认真看着手里的报纸
“爸妈,我们回来了。”
封氏夫妻二人朝着门口看去,只见一男一女两个人站在门口朝着夫妇二人打招呼。
季婕见到许久不见的儿子,激动的跑过去抱住封迟暮。
“我的儿子呀,妈都要想死你了。”
说着,上下左右仔细的瞧了瞧开心道
“还好还好,这次回来没有瘦。”
封迟暮看着母亲,笑了笑
“都好。”然后低头看向身边的小女人,说
“而且这回我还把你们的儿媳妇带回来了”
听到儿媳妇几个字,北凝的小脸止不住的红了起来,娇嗔的拍了下男人的胳膊。
然后看向季婕和封晨海,开心的跟他们打招呼
“季妈妈封爸爸,你们好呀。”
只见在看见北凝后,站在对面的季婕一愣,而坐在沙发上的封晨海也是放下报纸站了起来看向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女孩是谁,但自己儿子说是儿媳妇,脑子再笨的人也知道这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了。
季婕突然眼睛一红,上前捂住女孩的手
“太好了,我们家迟暮终于找到女朋友了。”
说着,就拉着北凝朝沙发走去
“来来来,姑娘你快坐下,让阿姨仔细瞧瞧你。”
女人的这番举动在北凝看来还以为是太多年没见到自己,有些激动。到也没说话跟着走了过去。
季婕和封晨海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北凝看,愣是把原本笑着的北凝看得浑身发怵
就算十几年没见,但是季妈妈和封爸爸也不用这么看自己吧。这眼神好像要把她看穿一样。
还是封迟暮见到此情此景,强忍住笑意搂过女人的肩膀,对父母说
“爸妈,你们把凝凝看紧张了。”
季婕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露出和蔼的笑容对女孩说
“姑娘你别介意啊,我和你叔叔是看到你太激动了。”
北凝乖巧的点了点头:“没事的季妈妈,我能理解。”
嘴上没说话,但季婕心里不禁犯着嘀咕,这姑娘怎么这么自来熟,还没进家门就管自己叫妈妈,管她老公叫爸爸。
不过虽然是有点没分寸,但长的是真漂亮,一张小脸精致的让人忍不住想摸摸。
只不过总感觉有些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一直没有说话的封晨海,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开口道
“姑娘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北凝心中有些异样,但还是乖乖回答
“封爸爸,我现在是演员,之前一直住在临城。”
季婕听到演员后,眼睛一亮:“原来凝凝和阿姨是同行呀。”
对于季婕是演员这事北凝自然是早就知道的,点了点头
“对呀季妈妈,我们现在是同行呢。”
不错不错,对于工作这一点季婕很满意,以后婆媳矛盾应该是能少一点,想着,又继续问
“那你今年多大呀?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嗯?
北凝忍不住蹙眉,难道是自己消失太久了,季妈妈都忘记自己的年龄了?
还有她妈妈
难道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母亲已经去世了?
“我今年二十四,父母…都去世了。”
这样的回答应该算没有撒谎吧,毕竟那个对她来说可有可无的父亲,说不在了也对。
夫妇俩在听到女孩家人都不在的消息,明显有些吃惊,想不到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真是可怜的孩子。
季婕看着身前的姑娘,心里突然想到了自己闺蜜的那个女儿。
言渝的女儿如果现在长大了,估计和这个小姑娘差不多大吧。
唉,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到那苦命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这么想着,季婕忍不住上前将北凝抱住,伸手轻轻的拍着女孩的薄背
“没事的姑娘,以后我和迟暮的爸爸就是你的父母。我们家迟暮也会好好疼爱你的。”
嗯?
北凝的脸已经不能再皱了,这季妈妈到底再说什么?
他们不是一直都是自己的家人么?
而坐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的封迟暮,忍不住伸手挡在嘴前,以此掩饰那张已经疯狂上扬的嘴角,还有低弯的双眸。
“咳咳咳,”
男人干咳了两声看向母亲
“妈,是不是该吃晚饭了,我和凝凝一天都没吃东西呢。”
女人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拉起北凝的手道
“你看阿姨,见到你一激动把吃饭这事都忘了。快快快,晚饭林嫂早就做好了,就等你们两个回来了。咱们快开饭吧。”
北凝还没点头,就被季婕拉到了餐厅,按在椅子上。
女人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对北凝道
“阿姨还给你准备了礼物,你坐在这里,我去楼上取下来。”
北凝见状赶紧起身,跟在季婕后面
“季妈妈,我和你一块去。”
说着,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并肩走向餐厅的父子俩,谁也没有说话,还是封晨海犹豫了一会开口道
“这回这个女孩你是认定了?”
封迟暮点头,顺手将身前的椅子帮父亲拉开
“认定了,爸。”
男人坐下,看向坐到对面的儿子
“既然认定了,那打算什么时侯回封氏。”
封迟暮薄唇微抿,双手交握,放在身前
“北封那边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但我想先和她商量一下,再决定什么时侯回来。”
封晨海点了点头:“也对,这种事还是要和人家姑娘商量,不能不尊重人家。不过你也不要在那边耽误太长时间。”
“我老了,封氏这边总是有些力不从心。况且封氏现在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不小,不少人盯着这块肥肉想封氏捞点油水。所以你要是回来了,也有助于集团以后的发展。”
封迟暮看向父亲,神情严肃,认真的点了点头。
而在二楼,季婕的化妆间里,婆媳两人正在认真研究盒子里的翡翠镶金的手镯。
刚刚季婕从柜子里拿出装着手镯的带密码的盒子想要打开,结果输入了一个密码后却显示是错的。
这下好了,一直以为对的密码却错了,季婕看着盒子坐在椅子上不停的发着愁。
北凝看着手里的盒子,想了想安慰道
“没事的季妈妈,虽然现在是打不开,但或许以后就想起密码了呢。
你能给我准备礼物我已经很开心了,所以我就连着手镯和盒子一起收下啦”
季婕见女孩笑得开心,一张阳光的小脸到是找人喜欢,伸手握住女孩的手道
“你喜欢就好,说起来这还是我和你封叔叔第一次到封家时,我的婆婆送给我的。
后来结了婚,我还总是丢三落四的,为了不把这镯子弄丢呀,还特意跑去商场买了个最结实的密码盒,结果我自己还把密码忘了。”
女人的脸上,显然是很懊悔
“不过你放心,等阿姨想起密码后,就立刻告诉你。”
北凝点了点头,看着盒子说
“嗯,我知道了季妈妈。其实我也喜欢丢三落四的,所以放在盒子里也挺好。”
见女孩通情达理还会说话,季婕欣慰的拍了拍她的手
“刚刚在楼下,其实阿姨就想问你了,你和迟暮真的是两情相悦么?”
北凝到是没想到季婕会这么问,难道自己从小的性格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当然了季妈妈,迟暮哥对我那么好,我也是最近才看清自己的心意。”
季婕点头:“那就好,我还怕你是他为了找来打发我和他爸爸帮他演戏的呢。”
“怎么会呢季妈妈,我和迟暮哥是真心喜欢对方。”
打发他们?难道迟暮哥之前被家里逼着找女朋友了?
季婕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不过转念一想,又有些不放心的问
“姑娘,其实阿姨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可是不讲,我又怕你日后和迟暮因为这件事在有什么误会。”
北凝文言抬头,认真的看向妇人
“季妈妈你说。”

季婕见状,缓缓道
“迟暮这孩子,打小就是一根筋,一旦这心里认定了谁,那是怎么都不肯退步的。
之前呀他的心里就一直记挂着一个姑娘,这些年为了等那姑娘从没找过女朋友。
而和我们封家交好的韩家那姑娘到是从小喜欢迟暮,但是他却对人家姑娘没有那个心思。”
我和他爸一直以为再这样下去,迟暮呀可能就要一辈子打光棍了,结果谁也没想到他竟然把你带了回来。
到是挽挽呀,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活着,过得怎么样。”
北凝抬头,一双大眼有些疑惑的看向身前的女人
挽挽过的怎么样?
北凝疑惑了…
自己不就在这么?
“她还活着,也过的挺好的呀。”
季婕一愣,对上北凝的视线
“你怎么知道她还活着,难道你和迟暮见过她了?”
北凝皱眉,伸手指了指自己不解道
“因为我就是挽挽呀季妈妈。”
刹那间,女人原本姣好的容颜好似瞬间被冰冻一般,瞪着一双大眼直勾勾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女孩,整个人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样愣在原地。
北凝见她看向自己的神情仿佛见了鬼般,伸手拉过女人的胳膊
“季妈妈你怎么了?难道迟暮哥没有跟你和封爸爸说我就是挽挽么?”
季婕盯着北凝的脸,缓解了好久才从刚才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眼前出落标准的丫头竟然是失踪了多年的挽挽!
怪不得从刚进门开始自己看着这张脸就觉得眼熟,
这不就是她昔日好友言渝那张脸么!
只不过眼前的人儿出落的比母亲更精致了…
想起昔日好友,在看着好好的北凝,季婕的泪水忍不住浮出眼底,抬起的手有些颤抖,抚向身前女孩的脸,
“你真的是挽挽?我的儿媳妇挽挽?”
北凝被这个一直以来在自己的心里都被当做母亲的女人情绪所感染,也跟着红了眼眶
伸手抱过女人,北凝不停的点头
“是的季妈妈,我是你们的挽挽,我是在封家长大的言北挽。”
我回来了,迟暮哥找到了我,把我带回来了。”
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倾身向前伸手紧紧的抱住身前的人儿
“言渝你看到了吗,你的宝贝女儿回来了,这些年我一直在心里和你说对不起,我以为我把你的女儿弄丢了。
但是她竟然回来了,还长的这么像你…呜呜呜…挽挽,你终于回来了。”
是感动,是许久不见的思念,
总之此刻的北凝被季婕的情绪所感染,抱着她哭的很是激动
房间里的母女俩就这样抱着哭了很久,直到楼下的两个男人觉得不正常,这才上楼来找她们。
餐桌上,季婕和封晨海一脸严肃的看向对面的儿子,也是这场闹剧的罪魁祸首。
就连北凝一想到刚刚的场景,都忍不住瞪向身边的男人。
怪不得刚刚和季妈妈他们介绍自己时叫她凝凝,她当时还纳闷,平常封迟暮不都是叫自己挽挽么?怎么突然改口了。
果然,她们都被这个男人骗了!
见周围的三个人对她投来的审讯的视线,封迟暮发现自己此刻的处境好像有些危险,伸手捂嘴尴尬的咳了两声
“其实我是想当着爸妈的面和你们讲挽挽的事的,不然这么大的事在电话里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
季婕眯了眯眼睛,故意放慢语气道
“是吗,”
封迟暮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的点头
“是的妈,但是你和父亲从见到挽挽开始问题就一直没停过。”
后面的话没说,但言下之意是,你们没给我解释的机会,所以这事不怪我。
季婕没招,只好瞪了眼自己那腹黑的儿子,然后将封迟暮身前的排骨和菜花放到一旁北凝的身前
“来挽挽,我们多吃点,别给你迟暮哥留。”
北凝见到肉,立刻开心起来,拿起筷子给对面的夫妻二人一人加了块放在碗里
“季妈妈封爸爸你们也吃。”
然后又夹了一块秋葵放到身边男人的碗里
“迟暮哥,给你最“爱吃’的秋葵。”
封迟暮看着那绿不拉几黏糊糊的东西,桌子下面的右手握上了女人的左手,咬着牙将秋葵放到了嘴里。
嗯,真“好吃”…
北凝见到男人那假装镇定却还是忍不住皱齐眉毛的样子,心里这才多少有些解气。
真是的,刚刚她从今封家开始一直热情了那么久,估计被身边这个腹黑的男人在心里嘲笑了好多遍吧。
真是想想就很气!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大叔好棒快一点txt小说|梁清子是在一

下一篇: 云芬第1部分阅读 转眼间,就到

本文标签: 短句 隐晦 手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