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肉肉多的文 清晨一早,《

肉肉多的文 清晨一早,《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09:23

清晨一早,《橙蒙厚爱》剧组就集体动迁来到了Z国一个偏僻的山林里。
山林很大,去往山顶的路很陡峭,因此北凝和米之儿还有其他的演员爬的都很费力。
而走在前面的林宇回头看到身后正喘着粗气满头是汗的北凝后,停下了脚步,低头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水杯然后递给了女人道
“喝口水吧,补充下体力。”
北凝抬头,看到递过来的水杯,此刻林宇正逆着光站在她的身前。打眼看去,仿佛是像梦中走出来的王子。
当然,做为天天面对着封迟暮那张脸的她,北凝早已经对其他男人免疫了。
伸手接过水,女人的笑容依旧甜美
“谢谢”
仰头喝了一小口,然后转身又递给了没比自己好到哪里去的米之儿
“之之,喝点。”
北凝顺势坐在了一旁的大石上,看着那望不到尽头的山顶,
也不知导演是怎么找到这么大的山林,光是顺着修好的山路走,都需要三个小时才能到达山顶。
虽说风景是好看了些,但也确实是有些废人。
米之儿见到身前女人递过来的水,用袖口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然后倾身接了过来。
犀利的目光在男女之间转了转,故意问
“这是谁带的呀,太贴心了吧!”
北凝看向身前的林宇,打趣道
“林老师,之之说你体贴呢!”
只见林宇伸手从包里又拿出黑巧,上前放到北凝的手里,到是没有在意她的玩笑话
“请低血糖的北凝老师把巧克力吃掉,防止一会儿体力不支晕倒。”
北凝看着手里的糖,有些惊讶林宇会准备的如此周到
还记得前两天他们两个拍对手戏的时候,当时天太热了,加上又有很多消耗体力的运动,结果北凝拍着拍着当场就晕倒了。
当然了,她晕倒这事没让封迟暮知道。当时米之儿挣着命要给封迟暮打电话,告诉他他们家媳妇不好好吃饭。
结果北凝硬是拉着他没让她打出去,本来这段时间公司那边就已经很忙了。
自己每晚和封迟暮打电话时,虽然表面上好像一切都正常,但是她能感觉的出来男人满满的疲惫。
站在后面的米之儿,看着眼前这副场景,在心里忍不住咂了咂舌,望向两人的眼神也变得耐人寻味
不寻常呀不寻常!
从她进剧组的第一天,就感觉到了林宇对北凝的态度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只不过可惜的是,林宇显然错过了最佳时期呀。
现在自己这姐妹眼看着结婚证都扯了,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他们家那个封先生…
黑色瞳眸转了转,抬腿走上前道
“凝凝你手里的是黑巧嘛!林老师,你怎么知道我们现在都需要补充体力呀,那我们可就不客气喽~”
说着,没等北凝做出反应,米之儿就把黑巧接了过来然后也分给了其他同事。
凝凝她老公呀,能帮你的我可是都帮了哦~
北凝随即也反应过来闺蜜这是在替自己解围,毕竟这黑巧她是吃也不对,不吃也不对。
任她再傻,在剧组的这些日子也是感觉出来林宇对自己的感情。
只不过这份情北凝受不了也不能受。
视线看向身前的男人,林宇的脸上还是保持着刚才的笑容,没有因为米之儿的举动而生气什么的。
朝着他笑了笑,北凝抬眸看向距自己大约二十米远的李深,喊道
“李导,咱们还有多久才能走到山顶呀!”
李深仰头喝了口白酒,回头朝身后的他们答道
“快啦,大约再有二十分钟就到了。大家再坚持一下,今天的戏份顺利拍完后剧组就给你们放个小假!”
一听到放假,山腰上的四个主演激动的那像打了鸡血一样,连跑带爬的就往山顶赶去。
终于,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后,一群人来到了山顶取景的地方。
坐在椅子上,化妆师给北凝和米之儿一起补妆。米之儿抬头,见北凝一直看手里的剧本不说话,忍不住小声开口
“我说凝凝,林宇的事你打算怎么办呀?”
视线从剧本上离开,转到一侧女人的身上,见闺蜜一副八卦的样子,给了个白眼
“之之,你别想用这件事来威胁我,反正我呢行得正坐得直,就连结婚证现在都还在酒店床头压着呢。”
说着伸手摸了摸心脏的位置,一脸陶醉道
“我这里呀,就那么大点地儿,把我们家封先生放进去之后呢,其他人可是一点地方都没有了。”
“呕…”米之儿嫌弃的做了个恶心的动作,撇了撇嘴,吐槽
“切,不就是结个婚嘛,看给你得瑟的。赶明儿个我也找一个,看凝凝你还怎么在我面前秀恩爱。”
听到米之儿说要找人结婚,北凝立刻来了兴致,一脸好奇的凑了过去
“诶!你这个语气难道是已经有些眉目啦?”
“唉…”
米之儿忍不住叹了口气
“哪有什么眉目呀,我连男人的影子还没看到呢!凝凝你傻呀,我说什么你都信。”
得,白高兴一场。
北凝失望的坐回椅子上,无趣的低头看向手里的剧本。
也不知是凑巧还是冥冥之间自有安排,只见在她那第二句台词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字,让北凝立刻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米之儿,神神秘秘的又凑了过去,小声说
“那你觉得沈锐哥怎么样?”
对!当她看见台词中那个沈的性氏时,脑子里立刻想到了沈锐。
这不是现成的好男人嘛,还用去找啥!
到是米之儿这会儿正喝着水呢,听了北凝的这句话后整个人一激动一口水喷了出来
“咳咳咳咳”捂着嘴咳了好久,这才缓了过来。
米之儿抬眸,狠狠地剜了北凝一眼
“凝凝你能不能不要瞎点鸳鸯谱!
我和沈先生都没有过太多的接触,怎么可能…”
到是北凝,一脸不在乎道
“没有接触怎么了,那你当初醉酒的时候不还是人沈锐哥把你带回家的嘛!
况且你单身他也单身,你张着美他长的帅,你们两个在一起多般配呀。”
“得得得!你可赶紧打住”米之儿实在听不下去了,伸手叫停
“我和沈先生只是单纯的普通朋友,凝凝你在瞎说我可就把林宇的事告诉你们家封先生了哈。”
到是北凝,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挺了挺脊梁
“我们家封先生可是很通情达理的,我没做错什么事,他才不会和我生气。
倒是你呀之之,我就简单的这么提了几句沈先生,你就反应这么大,一看你就有鬼!”
米之儿吃惊,难道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吗?好歹也是个差不多的演员,不至于两句话就被北凝看出些什么吧…
见自己小姐妹犹豫了,北凝的心里更加确定这两人不简单了!继续穷追不舍的问
“快说快说,你和沈锐哥到底有什么事是我和岑岑不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米之儿见自己这一句是躲不过去了,想了想还是把那天的事告诉她吧,应该也不算是什么太丢脸的事吧…
“其实吧,就是你和封迟暮回商都的前一天,我吧原本是在…”
米之儿的话还没说完,一边走过来的林深不合时宜的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小凝之之呀,你们两个准备好了就赶快过来拍哈,这边摄影道具都已经准备好了。”
北凝和米之儿一起点头
“好的导演,我们马上过去。”
说完北凝不甘心的看了眼自己的姐妹:“这次没说完,一会回酒店的路上在跟我讲!”
只见米之儿侥幸的摊了摊手,一副得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道
“不怪我哦,这可是导演不让你知道的。”
两人化好了妆,手挽着手有说有笑的走去了拍摄场地…“小凝小林呀,咱们今天这场戏主要是讲夏橙在得知自己父母被害的真相后意外被夏正光(男主父亲)的心腹南宁劫持到山崖上后,和夏付郅(男主)的一段对话。
你们俩个都先酝酿一下情绪,小凝你要注意这场戏我不太想很快的看到你的眼泪。我希望能从你的眼睛里感受到在极度绝望后的心死的情绪。”
北凝认真听着导演的话,点头表示接收到了。在和林宇相互对望了一眼后转过身去酝酿情绪。
而李深对他们两人说完后,又和一旁的米之儿以及饰演男二夏付辛(男主的亲弟弟)的男演员邢卓道
“之之和邢卓,你们两个这场戏是起到了至关作用的。一会南宁劫持了夏橙后是抱着将她灭口的决心的。
但是邢卓你的出现让之之动摇了自己的决心。在面对自己一直深爱的男人还有主人之间,我希望之之你能够给到观众那种内心在光与暗之见徘徊的挣扎感。
然后是邢卓你,看着自己暗恋的夏橙马上就要被推下悬崖了,你要表现出对南宁的愤怒以及深深地恐惧。还有在得知自己家族的所作所为真相后,对自己亲人的失望。”
米之儿和邢卓朝林深点了点头,然后相互看向对方。
米之儿忍不住露出了苦笑
“看来今天这是场硬仗呀。”
邢凡点头,表示赞同
“估计是整部剧中最重要的一场戏了。”
话落,男人感觉到了来自搭档身上的压力,伸手拍了拍米之儿的肩膀
“没关系,我们都能做到的。”
见男人贴心的安慰自己,米之儿朝邢卓投起感谢的目光,笑了笑道
“嗯,我们两个都能做到。这一回咱俩可不能在被凝凝和林宇老师的气场压的忘词了。”
“哈哈哈哈”
邢卓捂嘴大笑起来
“可别提那场戏了,简直可以是我们两个从事演员以来最大的耻辱了。”
米之儿一想起半个月前他们四个人在船艇上拍的那场戏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时的那场戏,是北凝饰演的夏橙失踪三年从国外归来后与林宇饰演的夏付郅不小心碰面随即在潜艇上发生了口角争执。
当时米之儿和邢卓是做为劝架的身份跟上了潜艇,结果因为北凝和林宇互相飙戏时吵的过于激烈,一个个更是气场全开。
导致一旁的米之儿和邢卓全都被两个人的气势镇住,一时看傻了眼。
等到要他们说台词时,两人更是光顾着看吵架,完全忘记了台词是什么。
这件事呀当时还被李深连续一星期拿来做为整个剧组的反面教材。
其实,对于演戏这方面,米之儿最初选择影视学院是因为她文化成绩较差,再加上那时候家里条件还比较优渥,也就没想过以后有什么大抱负。因此专业方面较北凝来说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而邢卓,做为爱豆出身,才出道两年。虽然之前的出演了一两部戏之后被一些导演夸有天赋,但在北凝和林宇这种视后视帝面前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来吧!一起击个掌互相鼓励一下!”
米之儿见邢卓抬手,笑着拍了上去
“加油!”
演员全部就位,林深坐在影棚里,看着已经准备就绪的现场,朝着麦喊
“3、2、1
action!”
拍摄开始
只见一身黑色衣服,高扎马尾的南宁此时正将手中的匕首架在身前女人的脖子上。
那白嫩修长的脖颈此刻已经隐隐被匕首割伤了外层皮肤,渗出血丝。
南宁一边谨慎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边将夏橙带到了悬崖边上。
此时的夏橙双眼空洞,脸色煞白,嘴唇上没有一丝丝血色。一袭白色长裙的她站在风中,如同一个破碎的瓷娃娃,仿佛只要南宁一松手女人就会被风吹下那深不见底的悬崖。
“南宁,为什么是夏家。”
女人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平静的缓慢的吐出这句话
南宁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看着身前的女人道
“你真的想知道真相么?”
“哈”
夏橙的失笑
“你已经接了指示要把我除掉,自然知道我是逃不了的。既然怎么都是死,还不如让我死个明白。”
南宁看着身前女人那明明无比清醒却好像没有任何求生意思的状态后,到是第一次对自己的猎物有些不想下手
“那好,我就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你。这样等你死了,心里也就别在怨我了。”
说着,她伸手将女人推倒了地上,然后也跟着坐了下来。
“二十多年前,夏氏集团在洛阳还没有这么高的地位,而你们沈氏集团处处压着夏氏一头。
在你四岁的那一年,夏家经历了一次经济危机。而这次危机的源头就来自于沈氏对整个商业资源的垄断。
夏氏眼看着要倒,而做为夏氏家族的第四代继承人,夏正光不甘心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产业毁在自己手上,因此只身前去沈家,想求沈秋生出手相助。”
夏橙看着脚下的万丈深渊,听着身后女人的话,一双眸子毫无波澜
“但是我的父亲没有帮助夏氏,夏正光因此怀恨在心,想要给我父亲一个教训。
于是在我五岁生日宴会那晚,他找人在父亲开的那辆车上动了手脚,想要给我们家一个小小的教训。但他却没想到当初只是吩咐手下剪掉车子的挂档线,结果却被误剪了刹车线。
以至于我的父母在经过陡峭的岭坡时连反应都还来不及做,就连人带车一起冲下了悬崖在熊熊爆炸中连尸骨都被烧的认不出模样了是么…”
南宁沉默,因为夏橙说的对。当初那场人为意外将沈氏夫妇害的很惨,现场的尸体也是惨不忍睹。
感受到来自女人的默认后,夏橙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灵魂般坐在悬崖边上,目光直直的盯着悬在半空的那一双脚
“为什么当年那天夜里我没有和爸爸妈妈一起乘车回家,而是去了外公家呢?要是我也跟着回家了,是不是就可以和他们永远的在一起了呢…”沈氏夫妇意外死亡的消息传到了夏橙外公的耳朵里时,年迈的沈老人因为心脏不好,并且情绪激动,当场犯了心梗倒在老宅里。
等到送去医院时已经晚了,连手术室都还没上去,就被医生宣布了死亡。
而沈家夏橙的那些个叔叔婶婶,在她父母还在的时候一个个还是迁就奉承着,为了能在沈氏集团谋个职位。
结果在沈氏夫妇去世后,全部开始翻脸不认人,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扶养年幼的夏橙。
最终无奈,管家只能把她送到了孤儿院。
失去了爸爸妈妈,没有了外公和家庭的夏橙那时候才五岁而已。
一夜之间,五岁的小娃娃什么都没有了,一个人待在陌生的孤儿院,没有合脚的鞋子,也没有漂亮的公主裙。
那时的夏橙每天都哭着要找妈妈,要爸爸带自己回家。可是负责照顾她的那个阿姨却告诉她说
她的爸爸妈妈已经死了,永远不也会来接她了…
夏橙缓慢的抬头,遥望着远方的天空
“南宁你知道吗?小时候每到深夜,我都是这样坐在房间的窗沿边,一颗一颗的数着夜空里的星星。
那时我就在想,还要多久,我才能和爸爸妈妈们团聚呢?”
南宁心中渐渐浮起一丝不安
“你想做什么?”
只见女人瘦弱的肩膀抖动了两下,看不出是在笑还是在哭
就在夏橙刚要开口时,身后传来了两个男人的声音。
“南宁,快点放了夏橙!”
“南宁你在做什么!”
身后的声音响起,南宁抬头,再看到是夏付郅和夏付辛时,立刻站起身来拿着匕首走到夏橙的身边,作势将匕首抵在女人的脖颈处。
赶来的两人在看到她这一举动时,心中一惊,脸上的神情瞬间凝重。
“南宁,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动她的,我命令你立刻把匕首给我放下!”
夏付郅的双眸变得狠厉,脸上的神情已经阴暗到了极点。
而一旁的夏付辛看着身前站着的这个自己仿佛从不曾了解的女人,伸手质疑道
“南宁,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完全认不住现在的你了。”
男人的话仿佛一记无形的耳光,狠狠地扇在了女人的脸颊上
南宁看着那双望向自己时满是失望的双眼,心里一疼,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夏二少爷,此刻你眼前的这个我才是真正的南宁呀。和当初的那个每天都跟在你身后,被你嫌弃是跟屁虫管闲事精的南枝呀。”
夏付辛看着女人,摇头
“不,你不是南宁。我认识的南宁从来不会害人性命,更不会如此一副歹毒的样子。”
歹毒…
这两个字如同一把利刃猛地向南宁的心脏刺去,疼得她喘不过气来。原来自己在这个男人的心里竟然是歹毒的样子…
可笑呀…真的是可笑
再次抬起眸子时,原本残存的情感已经完全被吞噬
“夏二少爷,你今天看到的才是真正的南宁。是那个被您的父亲从福利院收养,并且从小当做他手里的一把匕首来养的南宁。
是呀,我很歹毒。因为您的父亲让我帮他做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有的选择吗?!
不听话,他会把我关在漆黑的地下室里。不给饭不给光,零下二十度的天他想把我活活冻死在那里
夏二少爷呀,你说我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我的生活自己有的选么?嗯?”
夏付辛听着女人的话,一颗心不受控制的往下沉了沉:原来当年自己在地下室看到蓬头垢面的那个女孩是,她并不是在和自己玩捉迷藏,而是被父亲惩罚关在了那里。
原来他的父亲真的狠心做出来那么多残忍的事!
“南宁,我知道你受命于我父亲。但是夏橙不是你能动的了的,如果你足够聪明,就应该知道现在该怎么做。”
夏付郅的声音总是有种魔力,让听的人忍不住的会被震慑到。
看着眼前那双冰眸透过眼前的镜片投射过来的视线,南宁有了些许的动摇。
在夏付郅没有继承夏氏之前,她确实是听从夏正光的命令。但自从他坐上了夏氏主位后,南宁就按照夏正光的吩咐继续替夏付郅做事。
他们父子两人长的很像像,在商场的手段也可以说是如出一辙,向来果断狠厉,不留一丝情面。
但,夏付郅比他的父亲有人性。至少他从来不在背后做手脚。
“大少爷,这件事我是受夏先生的命令,所以还请您不要逼南宁。
夏付郅轻笑,笑声中满是不屑
“南宁,你觉得现在的夏家你的那个夏先生还能插得上手么?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夏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清楚。”
就在南枝陷入迟疑时,悬崖边的夏橙却忽然开口
“我的存在意味着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沈氏的全部财产,对么?”
只见女人一点点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目光从身前的悬崖转到了身前的夏付郅一字一句道
夏付郅显然没有想到眼前的女人会这样想,神情有些诧异
“丫头,你在说什么?”
“哦?哥哥你是真的听不懂妹妹的话,还是装着听不懂呢?”
美貌轻挑,一张好看的脸蛋上此刻是一副嘲笑的表情
女人这个样子,让夏付郅心中产生了强烈的不安,忍不住向前靠近
“丫头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别过来!”
原本安静的夏橙因为男人的靠近突然变得暴躁起来,一双眼睛渐渐染上了猩红
“你以为我还是那个一心一意只想着和你在一起,其他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么?!
我的父母和外公是你的父亲害死的,沈氏是被你们夏氏暗中控制的,我被领养回夏家,也是你们一早就计划好的。”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les文案秒懂以怒狮一族精

下一篇: 还在体内乖吃饭h “秦师弟,我

本文标签: 清晨 肉肉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