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秦问权是聪明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秦问权是聪明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07:41

秦问权是聪明人。
仅仅一个扫视,就对两人的关系有了判断。
他这话一出。
杨旭对他的好感果然倍增。
微微沉默了一下:“条件是有,恐怕你难以办到,等治完你父亲秦山,我再提吧!”
他是指父亲杨家旺的案子,和压制洪海山的事。
秦问权没有多问,只是郑重的点头道谢:“谢谢先生。”
接着,杨旭看了刘雨婷一眼说道:“雨婷,我给秦总治疗需要脱去衣服,你先出去吧!把门锁上,不要让任何人打扰。”
刘雨婷点头离去。
秦问权急忙起身把门反锁。
杨旭指了指无靠背沙发:“把上衣脱了,坐到那里。”
秦问权连忙听令行事。
杨旭随口问道:“你们秦家,是武者家族?”
他还是第一次,接触真正意义上的武者。
秦问权刚说是家族内鬼所为。
所以难免非常好奇。
“算是吧!但能修炼出真气者极少。”
说着,秦问权脸上闪过一道仇恨。
他是家族的武道天才。
十年前,突遭厄难。
每运行真气,就似肝肠寸断般疼痛。
去医院做过检查,得出的结果是没病。
请过江湖郎中,同样查不出病因。
两年之后,父亲秦山突患老年痴呆,大哥秦问华掌权。
他的事,变得无人问津,一代天骄就此陨落凡尘。
直到三年前。
他在岭南之地寻医时,医师翻阅残本,上面记录着一种专毁武者修行的毒药。
和他的症状一模一样,这才知道中了剧毒。
可惜没有解毒之法。
剧毒未解,时间已过七年。
秦问权心中有恨,但从未表露。
“你中这毒有些年头了,与真气产生了融合,即便继续压制,也最多撑五年。”
“我需要把你体内的毒素和真气一同排出来。”
听了杨旭所说,秦问权脸色一白。
体内那点真气,是他修炼二十多年的成果。
但他更知道,杨旭说的是事实。
起初他还能发挥几分实力,现如今是一分都发挥不了。
“好!”秦问权艰难的回应了一个字。
“不过不用担心,你根基已成,这些年应该也没落下修炼,等清理干净之后,很快就会修炼出新的真气。”
“嗯,谢谢先生。”秦问权郑重点头道谢,脸上满是激动。
随后杨旭没再多话。
先用银针控制他六处大穴,手指做按摩引导。
秦问权瞬间惊大了眼睛。
他能感觉到,丹田里的真气,像水流一般,顺着杨旭的引导,缓缓流走、下行。
大概三十分钟的样子。
杨旭引导着真气毒素行至秦问权的肛门处。
他手指猛然下划。
然后房间里响起了“噗嗤、噗嗤……”的放屁声。
那味道,像千年大粪陈酿似的,臭死个人。
杨旭急忙捂着鼻子退开。
我了个去。
医皇经没提醒这么臭啊?否则他肯定换个通风口位置治疗。
秦问权却丝毫不感觉尴尬。
甚至脸上洋溢着欣喜。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轻松,身心的愉悦。
折磨他整整十年的巨毒,终于解了。
“你自己把银针拔了,等身上没味了,再来找我复查。”
交待了一句。
杨旭急忙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这时,一阵鸡飞狗跳的吵闹声,闯入他的耳朵。
他往旁边走了几步。
只见一楼正厅的位置,一男两女正发生着争吵。
当事人之一,竟是刘雨婷。
另外两个男女,男的身穿白色西装,英俊帅气。
女的一袭红裙,五官精致。
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讨论声响成一片。
距离较远,环境吵杂,他也听不清所因何事。
于是快步下楼,向现场走去。
刚一靠近。
便听到女子愤声嚷道:“现在把我当妹妹,在床上时,你怎么不说?”
“是不是因为她这个骚狐狸,让你变了心?”
“你不要胡搅蛮缠,说了我和章伦只是同学,没有任何其它关系。”这是刘雨婷的声音。
“你闭嘴!我没让你说话。”
在红衣女子的愤吼声中。
杨旭穿过人群,走到刘雨婷面前:“雨婷?发生了什么事?”
刘雨婷起伏着酥胸,脸色一片铁青,明显被气得不轻。
她伸手挽住了杨旭的手臂。
娇声吼道:“你们的事情,和我无关,这是我男朋友!”
“再说一遍,我以前没喜欢过章伦,以后也不会。”
刘雨婷真是要气死了。
杨旭让她出来之后。
她就到会场转悠。
因为杨旭出手,高端旅游对接项目十拿十稳。
她还想做一下供应商对比。
酒会现场有很多食材供应公司,像进口海鲜、进口原料、各地特产等。
都是她们酒店需要用到的东西。
在场商家很多,竞争激烈,往往可以拿到平时拿不到的折扣。
没想到会碰到高中同学章伦。
高中时,章伦一直想要追求她,她没同意。
多年后的再次相遇,哪知章伦又一次追求示好。
却突然冒出这么个女人,对她一阵恶毒攻击。
用杨旭的话说,这真是日了狗了。
“雨婷,他是什么人?你刚才明明说,不想谈男朋友!”男人章伦出声了。
他指着杨旭,眼睛里满是仇视。
刘雨婷脸色一寒:“章伦,你闹够了没有?还不嫌丢人吗?”
“我说不想谈男朋友,是给你面子,你真听不出来?”
章伦脸上一片青一片红的。
太打脸了。
若换一个人,指不定扭头就走。
而这家伙,却咬了咬牙指着杨旭又问:“他是什么身份?”
“他是什么身份,关你什么事?他就是我男朋友。”刘雨婷再次怒怼。
甚至还抬起脚尖,在杨旭脸上亲了一口。
杨旭美爆了。
章伦却差点原地爆炸。
愤愤说道:“别以为你找个挡箭牌,我就会相信。”
杨旭不诧出声了:“亲爱的,这男的谁啊?是不是脑子有病?都和他讲明白了,还纠缠不休。”
刘雨婷脸色微红,伏在他耳边小声交待:“别乱说话,他是金章集团的公子,家里很有势力。”
看着两人咬耳朵的动作。
章伦则直接炸了:“小子,你特么说谁脑子有病?”
“章伦,你够了!”刘雨婷又一次出声维护。刘雨婷一次又一次的维护杨旭。
章伦又嫉又气。
他没朝刘雨婷发火。
而是把目光投向杨旭:“自己不敢出头,跟个小白脸似的,躲在女人后面,算什么本事?”
杨旭呵呵笑了:“当小脸也是一种本事,你倒是想当,有人肯收吗?”
激将法失效,还被反呛。
章伦的脸色都被气成了猪肝。
“伦哥,我收!”
红衣女子上前一步,替章伦出头。
真特么狗血啊!
都说烈女爱渣男,一点没错。
当着她的面争风吃醋不说。
上床之后,说把她当妹妹。
摆明是想玩完不认帐。
还特么咬着不放。
这女人是没见过男人么?
不过,她这话也表达的有问题。
什么叫:伦哥,我收?
听着好像章伦真是小白脸似的。
章伦像吞了苍蝇一样郁闷,偏偏无法发作。
这时。
杨旭又一次开口了:“我说的‘有人’是指我家亲爱的,不是某些专捡残羹剩饭的人!”
太毒舌了。
章伦和蔡凤婉差点气抽。
他们两人,一个是金章集团的公子。
一个是润家集团的公主。
皆是身份高贵的人。
怎么到了杨旭嘴里。
一个变成了残羹剩饭,一个成捡拉圾的了?
“你胡说什么?什么残羹剩饭,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刘雨婷恼怒的瞪了杨旭一眼。
这算是神补刀吗?
杨旭拍了一下嘴巴:“亲爱的,你看我真是不会说话,晚上回家,任你惩罚!他不是残羹剩饭,应该是垃圾烂菜叶。”
杨旭话里,有故意误导的成份。
刘雨婷红着脸,在他腰间拧了一把,再次嘀咕:“不让你多事,还乱说?还嫌麻烦少啊?”
“麻烦再多,也不能看着我的女人,被欺负!”
“谁是你的女人了?”
“你啊!这都不想承认了?”
看着两人郎情妾意嘀咕。
章伦差点忍不住挥出拳头,往杨旭那张大帅脸上招呼。
他最终强忍一口怒气,‘哈哈’笑了。
气极而笑!
怒极而笑!!
然后死死的盯着杨旭。
一字一顿说道:“敢说我是垃圾烂菜叶的,你是第一个!”
“咱们今天就好好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垃圾烂菜叶。”
接着。
章伦扫视全场自我介绍:“我叫章伦,是金章集团的继承人。”
“我还以为你自己有多大成就呢?”
“原来就是一个靠妈拼爹的二伍仔罢了,难怪我家亲爱的瞧不上你!”
杨旭不失时机的嘲讽,差点没把章伦噎死。
但丝毫不影响,围观者的震惊。
听到‘金章集团’四个字。
现场瞬间炸开了锅。
金章集团在永南省城都排得上号。
企下涉及房地产、渡假区项目。
省城最有名的金盛渡假区,就是金章集团的产业。
甚至有不少人掏出名片。
准备争吵一结束,就上前做自我介绍,混个脸熟。
注意到众人的反应。
章伦顿时优越感丛生,看向杨旭的眸子里,满是举高临下的鄙视。
“逞口舌之利,不算什么本事。”
“今天到场的,都是永南省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也不要做藏头露尾之辈,把身份亮出来,让大家认识认识。”
杨旭淡淡一笑,说道:“我背后没有家族,也没有企业,只是一名中医而已。”
“你是小中医?”章伦一愣。
永南省够层次的公子哥他都认识,早就猜到杨旭不是什么大人物。
可当杨旭说出身份职业时,他还是感觉很震惊。
甚至下意识把目光看向刘雨婷:“他说的不会是真的吧?你会堕落到看上一个小中医?”
刘雨婷脸色一冷:“看上中医怎么了?中医又没吃你家饭,你凭什么瞧不起中医?”
冷冽犀利的语气。
证明杨旭没有说谎。
章伦差点抑郁了。
自己争风吃醋了半天,对手竟然是一名上不了台面的小中医。
他感觉很跌份。
随后,他再次把目光投向杨旭:“小子,告诉我你在哪家医院任职?”
“找我看病啊?对不起,我不看脑科!”
章伦听出来,杨旭在拐着弯骂他脑子有病。
却微眯着双眼道:“不敢说就算了,逞什么口舌之利?”
杨旭玩味笑道:“我叫杨旭,任职于伏川市第一人民医院。”
章伦露出了一个残忍的冷笑:“很好!从现在起,你被开除了,接下来,你会感受到什么叫做烂菜叶垃圾。”
说白了。
他要针对性报复,把杨旭玩死。
杨旭笑了:“想开除我?你以为你是我们院长啊?”
就连刘雨婷那略显担忧的脸上,也带有几分喜感。
“我不是你们院长,但你们院长听我的。另外我还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让你在永南省再也找不到一份工作。”
杨旭掏出手机:“别光吹牛,先把我开除了,再说后面的话;来,我帮你找个号码,你现在打。”
“不需要!我这里有。”冷冷的回应了一句之后。
章伦拿出手机,翻了一个号码出来。
在杨旭面前晃了晃:“看到了没有,陈天华是不是你们院长?”
“是的,没错!但这又能证明什么呢?我这里也有。”杨旭轻佻回应。
“我让你再嘚瑟一会儿,很快你就会哭!”
说着,章伦当众拨了号码出去,还摁了免提键。
杨旭差点忍不住笑了。
这孙子自找着打脸,他自然不好阻拦。
很快,电话拨通了。
“喂,陈叔叔吗?我是章伦。”
“我知道,你小子很久没给我打电话了,找我有啥事?”陈天华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听口气,两人关系还不错,很可能是世交之类的。
章伦很得意的看了杨旭一眼:“陈叔叔,你们医院是不是有一个叫杨旭的中医,很年轻。”
“对啊!怎么了?你想找他看病?”陈天华问道。
他还以为杨旭神医的名头,传到省城了呢!
“不是的,你帮我把他给开除了。”
“啊?开什么玩笑,这不可能。”陈天华很直接回应。
章伦脸色一恼,急忙补充:“那小子不识抬举,得罪我了!”
“得罪你了也不行,他是我们花大力气,特聘来的全科中医专家,就是把我开除了,他都开除不了。”
掷地有声的话落。
章伦傻逼了!
这小子是专家?怎么可能?就在章伦愣神的刹那。
杨旭隔空搭话:“院长,你这话也太过了,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小子也在啊!还好我没说错话,要是你因为此事而跳槽,那我真得哭晕在厕所了。”
听到两人互动。
章伦脸色一黑。
‘吧嗒’一声,挂掉了电话。
附近的吃瓜观众们,一阵面面相觑,这泥玛都叫个什么事?
装逼不成反被抡?
杨旭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笑道:“我就想问某些人,吹出去的牛逼无法实现,打脸痛不?”
本来就够难堪了。
听到挤兑,章伦脸色一阵黑红。
咬牙切齿回应:“你别高兴的太早,别忘了他也是被人管的人!”
“我说了会把你开除,就一定会实现,也一定会让你找不到工作。”
“章伦你不要太过份了!今天主动生事的是你们。”刘雨婷又一次出声力挺杨旭。
章伦没有回应。
而是看向某位工作人员道:“周经理,今天这种场合,怎么会请个小中医来?这不是晦气吗?”
听到章伦的话。
周经理黑着脸,快步走向杨旭:“先生,请出示你的请柬。”
“我没有请柬。”
“他是……”刘雨婷刚想解释。
杨旭拉了一下她的玉手,给她使了一个眼神。
刘雨婷瞬间收声。
她还以为杨旭和秦问权之间,有什么约定呢!
殊不知,杨旭只是不想把他给秦问权解毒的事,泄漏出去。
涉及到秦家内斗,而且还是身份特殊的武者。
以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他是什么?”周经理追问了一句。
“他是我带来的。”刘雨婷回应。
“一张请柬,只有一个名额!他没有资格进入酒会现场。”
说完,周经理一指门口位置,看向杨旭:“请你立刻出去!”
“周经理,只是把人请出去,也太不严谨了吧!万一会场有人丢了贵重物品怎么办?”章伦搭话说道。
这货存心生事,让杨旭难堪。
“哎呀!我的戒指不见了!那是我的生日礼物,价值八十万呢!”
“是他,肯定是他偷的,周经理你快报警。”红衣女子蔡凤婉惊叫起来。
这尼玛也太假了吧?
瞧她那妆模作样的姿态。
一看就不是北影系毕业!
分明就是为了配合章伦,想故意栽赃杨旭。
“你胡说,阿旭根本没有靠近过你,你这是栽赃陷害!”刘雨婷大叫说道。
蔡凤婉得势不饶人:“是不是栽赃陷害,你说了不算,和谐查了才算!”
“周经理,把这女人也抓起来,人是她带进来的,她当以同谋罪共处。”
这尼玛还整起连坐了。
章伦看了她一眼:“凤婉,雨婷是我同学,家境优渥,她不会有问题的。”
“优渥又怎么样?这世道有钱做贼的人多去了,我看她就像个贼。”
章伦一句话,打翻了醋坛子。
蔡凤婉话音里带着嫉恨。
得到吩咐。
周经理拿起对讲机说道:“喊四个保安进来,会场有人混入,涉嫌盗窃贵重物品,需要移交巡安机关。”
“你们是酒会主办方,应该公平公正,而不是听信他们信口雌黄。”
刘雨婷急了。
她很清楚这些人的实力。
真的落到他们手中,假事都能弄真事,那才叫个说不清楚。
杨旭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俯首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不用紧张,别忘了我今天来的目的,会有人相救的。”
听到这话,刘雨婷瞬间安定了许多。
杨旭若不提醒,她都差点忘了。
说话间。
四个保安到了。
周经理一个眼神。
保安们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把杨旭和刘雨婷围在中间。
杨旭呲着牙笑了:“周经理是吧?你确定这么做不会后悔?”
“后悔?你当你中医专家的名头很了不起啊?”
“这里是省城,不是伏川,所谓的专家一抓一大把!真是小地方来的。”
“不想遭受皮肉之苦,最好老实点。”
周经理没来得及吭声,章伦先跳了起来。
杨旭没搭理他,侧身对刘雨婷说道:“你继续参加酒会吧!不用管我,我不会有事儿的。”
“不行,我必须跟着才放心。”刘雨婷摇头拒绝。
“呀!还真是郎情妾意,苦命鸳鸯;即然她不肯走,就成全人家呗!”蔡凤婉讥笑着搭了一句。
“带他们走,直接送去巡安局。”周经理开腔了。
随着话落。
一左一右两名保安各自侧移一步,想要控制杨旭和刘雨婷。
杨旭脸色一冷:“我们自己会走,你们离远点。”
“别听他的,此人涉嫌巨额盗窃,如果逃跑了,我找你们赔偿。”蔡凤婉出声恐吓。
听到这话。
两名保安上前,执意要控制他们。
杨旭火了,抬手推开了欲摁刘雨婷香肩的大手。
看似随意的推开,力道可一点不小。
那名保安一连退了几步,撞翻了一台茶桌。
“竟敢动手,上,制服他!”
周经理一声吩咐,另外三名保安,立马向杨旭冲了过来。
杨旭抬腿一脚一个,瞬间把三人踹翻在地。
全场刹那间傻眼,他们谁都没想到,杨旭是个练家子。
周经理两眼一眯,阴沉着脸道:“会几招庄稼式,就敢来这里撒野,好大的胆子!今天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发生了什么事?”
不等周经理话落,秦问权的声音响了起来。
杨旭心说,你丫的可算来了。
再晚一会儿,该去巡安局捞我了。
好吧!
杨旭是闻到臭味就逃了。
秦问权穿好衣服之后,感觉自己就像刚从千年粪坑里捞出来的一般。
于是急忙跑到会议中心天台通风。
过了这么久,身上的味道才飘散干净。
哪知刚下来,就看到了乱糟糟的一面。
众人瞬间退开一条通道。
秦问权移步上前。
周经理迫不及待说道:“秦总,此人没有邀请函非法混入酒会,还涉嫌盗窃蔡小姐巨额戒指,我让保安送他去派出所,他竟敢动手伤人。”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
周经理脸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五指印,嘴角淌着血迹。
众人懵逼了,这特么什么情况?
秦问权怎么打周经理。
随后只听他淡淡说道:“杨先生是我的客人,怀疑他就是怀疑我。”
“你被开除了!经理位置,由张家清担任。”好霸道的解释。
好冷酷的决定。
这一刻,秦问权简直化身小迷妹们心中的霸道总裁。
说完。
他身体微微前倾,歉意说道:
“杨先生、刘小姐,让你们受惊了!”
“我会查明真相,还你们一个公道。”
杨旭微微一笑:“不必查了,跳梁小丑拙劣表演而已!”
说着,他的目光从章伦和蔡凤婉身上扫过。
秦问权瞬间看向两人。
冷冽的目光似乎直透人心,吓得两人连忙低下脑袋。
只听秦问权再次说道:“张经理,把故意找事者赶出去!”
新经理张家清上前一步,走到两人面前:“章先生,蔡小姐,请吧!”
“秦总,我是金章集团的章伦,我爸是章永泰。”
“秦总,我是润家集团的蔡凤婉,我爸是蔡正刚。”
章伦和蔡凤婉先后出声了。
今天这场酒会,来的都是永南省餐饮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就这么被赶出去。
他们真的要成为茶前饭后的笑话了。
“我不管你们什么身份,在我这里一视同仁。”
“别说你们,即便章永泰和蔡正刚本人,我也照赶不误!”
掷地有声的话落。
两人再也没脸皮呆下去了。
心说,特么的知道不自爆家门了,这会儿更家丢人。
看着两人离去。
秦问权伸手摆了一个请的手势:“杨先生、刘小姐,请跟我来!”
客气的姿态,简直前后若判两人。
杨旭微微点头,牵着刘雨婷的玉手,跟在秦问权身后。
等三人身影消失。
会场瞬间炸开了锅。
那小子不是一个小中医吗?
他到底还有什么身份?
为了他,秦总把章伦和蔡凤婉都赶走了。
最没法承受的,要属周经理了。
大腿没攀着,还把自己给整失业了。
到现在,他还感觉像做梦似的。
不敢相信事实。
直到张家清从他手里拿过对讲机,劝他离去。
他才黯然泪下,痛心疾首。
……
就在众人猜测杨旭真实身份的同时。
他们跟着秦问权出了会议中心。
加长林肯车里,秦问权驱离了保镖和司机。
又一次把手臂伸到杨旭面前。
“杨先生,还请你再为我复查一下。”
杨旭伸手探在他的脉搏处。
然后说道:“毒已经解了,你以后可以放心修炼了。”
“谢谢!真的太感谢了。”秦问权再次道谢。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罢了,如果方便,现在就带我去给你父亲医治吧!”
秦问权面色稍暗,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不方便?”杨旭问道。
“没有没有,现在就可以去!”说着,秦问权看向刘雨婷道:“刘小姐就不用跟了,你先在酒会等着,或者我让人给你安排个地方休息。”
“我在酒会等着吧!刚好有还一些业务要谈。”刘雨婷爽利答应。
看病的事情她不懂,不掺合挺好。
秦问权点了下头,把手伸出窗外招了招。
保镖领队快步走了过来。
他吩咐道:“你们保护好刘小姐的安全。”
“好的,秦总。”
随后。
秦问权亲自开车,带着杨旭离去。
路上。
秦问权欲言又止了几次,才说道:“杨先生,到了地方,可能要委屈你一下,说是我的保镖。”
“为什么?”
杨旭有些疑惑了。
儿子带人给爹看病,为什么不敢正大光明的进行。
秦问权迟疑了一下回应:“我家老爷子患的是老年痴呆症,很严重那种,很多时候大小便都不避开人,随处拉撒。为了维护家族形象,我家大哥秦问华一直禁止我们带外人看病、探视。”
“这有些说不通吧!给老人看病和家族形象有什么关系?”杨旭提出质疑。
“秦问华的说词是,怕不熟悉的人,把老爷子的情况说出去。”
杨旭从秦问权的话语里,听到了那么一点儿不信任。
于是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同意,雨婷让我来治病的提议?”
秦问权轻咬了一下嘴唇:“实不相瞒,我对老爷子的病,存有想法。”
“因为来得太突然了,而且记忆力衰退的太快,短短半个月时间,他就分不清我们兄妹几人。”
“你的意思是,怀疑秦老爷子也被人做了手脚?”杨旭皱眉应道。
秦问权点了点头:“以前没有,自从三年前得知我这情况不是病,而是中毒后,就忍不住回忆当年老爷子生病的事。”
“虽说这些年,秦问华一直有让人医治,但我仍想找一个其它的人,核查一下。”
“刘小姐说你能治老年痴呆症,有成功经验,我就忍不住动心了。”
说完,他又感慨道:“但愿我只是疑神疑鬼吧!”
听了他所说,杨旭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他隐隐感觉到,自己这次搞不好,要跳入什么内斗漩涡。
“杨先生,不管老爷子这边结局怎么样,你的所有要求,我都会全力以赴。”秦问权做出承诺。
杨旭苦笑了一下,决定和秦问权说说自己的事。
“秦总,洪海山这个人你知道吗?”
秦问权皱了下眉头:“挺熟悉的一个名字,一时想不起来了。”
“洪兴集团的老总,今年六十八岁,膝下无子无女。”
经他这么一提醒,秦问权拍了一下脑壳:“我知道此人,怎么?你们有过节?”
随后。
杨旭便把刘雨婷的事,及父亲杨家旺的案子等,全盘托出。
秦问权皱眉点头应道:“伯父案子的事,我可以帮你周旋。”
“但洪海山此人,我说话就不太好使了;如果老爷子痊愈,解决此事肯定没什么问题。”
谈话间。
秦问权把车子开到了某郊区大院前。
高高的土黄色墙壁上方,系着铁线网,像监狱似的。
大门紧闭。
门口打扫的还算干净。
秦问权上前摁响门铃。
大概十分钟的样子。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推开门走了出来。
“秦强,我们来看老爷子。”秦问权说道。
秦强看向杨旭,微皱眉头回应:“权少,请不要为难我,家主有训,外人不可以进。”
秦问权脸色一寒:“他不是外人,是替我挡子弹的兄弟,让开。”
“对不起!我不能让,除非我接到家主的允许电话。”秦强依旧坚持。
秦问权没再废话,伸手把秦强推到一旁。
迈步进入院子,示意杨旭跟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乱系列第九十部分阅读 地球镇。云栖

下一篇: les文案秒懂以怒狮一族精

本文标签: 对着 双腿 镜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