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肉文np 众人朝门口望

肉文np 众人朝门口望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04:04

众人朝门口望去,只见宋司司和玄六走进门来。
宋司司不咸不淡地对着梁清子行了个礼,嫣然一笑说道:“咱们这个清掌门最是随和,不管是内门师兄还是外门师弟,都在她的‘照顾’范围之内,博爱精神实在令我等惭愧。”
宋司司将“照顾”两个字咬得很重,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玄六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师妹不必如此,高贵的天鹅如何能与燕雀一般见识?”
梁清子早就知道宋司司会在自己的课上捣乱,对此情形早有准备,故而也没有将她放在心上,便淡淡道:
“七丫头,今天迟到了。待会儿散学之后,你便将这屋子打扫一遍吧。”
宋司司一张精致的脸几近扭曲:“什么?你让我给你们打扫这间破屋子?”
“破屋子?”梁清子冷笑道,“此处乃是先祖参禅之地!如此圣地,在你眼里就是一间破屋子?”
宋司司顿时一愣!她是气昏了头了!
梁清子表情严肃,一扫平时的随性,威严说道:“这便是我今天立下的第一条规矩,以后的课,谁都不许迟到!迟到一次者,打扫屋子!迟到两次者,停课一天!三次以上,立刻轰出玄辩门,并告知整个江湖,这一门派并不想修习绝世秘籍!”
梁清子之话掷地有声,众人一愣,谁都不敢再说什么。毕竟,在整个武林都追逐秘籍的时候,谁不接受秘籍,随便是离经叛道,以后在江湖上也难以立足。而自己作为师门之耻,也一定会被逐出师门,为整个江湖所不容。
这一招,可谓狠毒无比了!
有了梁清子的下马威,一晃几日过去,宋司司都没能翻出太大的花样。虽然她总是几次三番想在言语上讨一些便宜,让梁清子颜面尽失,但都被梁清子四两拨千斤地怼了过去。
日子过得飞快,一晃九日过去,明日的课结束之后,便是第一次小测。
之前她所说的小测并非戏言,秘籍需要最合适的人来修炼。若是心志不坚,强行修炼很容易走火入魔。小测可以看出每个人的功力底子如何,对秘籍能够领悟多少,修习的程度如何。如此挑选出的最后的人,才会能到秘籍的核心部分。
正当梁清子思考着第一次小测的内容该出些什么题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前路被拦了。抬眼望去,一个翩翩白衣少年赫然站在他面前。
“清掌门,安好。”
“原来是青拳派的吴公子,小测在即,吴公子怎的没有回去马上用工?倒在这里,吓我一跳。”
吴依件见梁清子对自己说话的语气全然没有课上威严,便以为她对自己与旁人不同,当下便大了大胆子,上前大跨一步,对梁清子说道:
“清掌门,我的确有一事不解,想要向您请教。”
梁清子下意识后退一步,与他拉开些距离。
“如此,请讲。”
吴依说道:“在下次入玄辩门以来,日日受教于清掌门,自觉受益良多,但近日却总为一事不解。不知……清掌门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梁清子探眼望去,见吴依眼中满是挑逗,并无半点认真,便知他如自己穿书前的纨绔子弟一样,是个渣男。
撩老娘?就凭你?
梁清子笑道:“这本是私人心事,吴公子这样问出来,可叫我如何作答?”
吴依见梁清子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婉转回答,便觉得自己更加有戏,于是更大胆道:
“这有何难言?想当初门派大会上,清掌门曾一语震天地,直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想来清掌门也是喜欢长得清俊的男子。”
梁清子只笑,但不说话。
吴依继续道:“但不知在下这样的长相,可入得清掌门的眼?”
梁清子看吴依见她的表情,就像是一头饿极的豹子,已然将猎物掌握在自己的掌心之中。那种兴奋与猥琐,简直让她恶心到爆炸!
梁清子笑意更深:“这个嘛……”然后,她将自己的身体主动贴近吴依,脸也贴得更加近。
吴依只觉得一瞬间呼吸停滞,甚至可以感觉到梁清子的呼吸扑在自己的脸上,那样一种馨香,那样一种清淡,简直沁人心脾!若是能与这样的美人共度春宵,简直……
吴依还在想入非非,却听梁清子说道:
“自然不行,你太丑了。”
吴依气息一乱,几乎停滞!
他吴依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以美貌骗取过无数女子,自认长相奇佳!就比那众人追捧的苏瑾,也不差什么。
可是梁清子居然说他丑?!
梁清子犹嫌不够,用手指轻轻一推吴依,吴依当下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梁清子勾起他的下巴,以一种极其暧昧的语气,对他说道:
“你不光丑,而且还有些猥琐。你懂猥琐的意思吗?”
吴依眼下哪里还有刚刚企图撩拨梁清子时的远大志向?如今看着梁清子,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猥琐的意思就是……你、不、行……”
“不行……”
这两个字如晴天霹雳一样,在吴依的脑海中瞬间炸开!
这梁清子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啊?
她曾当着众人的面,高调宣布,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如今又当着一个企图撩拨他的男子,说他不行?
这是一个女子能说出的话吗?是一个女子能做出的事吗?
显然不是!
吴依后悔了,他就不该来撩拨梁清子!
他早就该知道,能够在偌大的江湖之内一步登天的人,必定不是个凡俗之人。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才想在小测前一走偏门来通过!
他青拳派是个小门派,无力与其他门派一争,修习秘籍本是莫大的荣誉,但奈何他们青拳派的人天资极差,总是一字一字地教,他们也未必能参悟秘籍的玄机。
可是那张能够让全武林都认可的证书又实在诱人的很。他这才心生一计,却不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此时的吴依看梁清子,只觉她的脸在自己的双眼中越放越大,最后竟成了一张吃人的怪物!
“你……你就是个怪物!”
看着吴依落荒而逃的背影,梁清子有些遗憾地说道:
“古代的男子竟然这么不堪~不过一个小套路,也能把他们吓成这样~就这点本事,还敢出来撩姑娘?”
许久,系统才说道:“作者让我给你带句话。请珍惜他在书中写的各路炮灰,毕竟都是他的心血……”
梁清子只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现在他说的可不算~”
打了一个炮灰,梁清子如得胜的公鸡般,骄傲而去。
假山之后,一个探究的眼神却始终跟着梁清子,直到她的身影消失。许久,那眼神的主人方才对着阳光展露一丝笑容。
“这个女人,果然有意思……”第一次秘籍小测,在众人的惶恐不安下,终于正式开始了。小测之后,原本30个秘籍学徒当中,有8个人不及格,意料之中的,吴依也是其中一人。但吴依并非是因为没有通过小测,而是因为——他压根就没来参加小测。
自从那一次被梁清子吓了之后,他便对梁清子避如蛇蝎,最后一天的课竟都没来上,小测也没有敢来参加。据说,他在小测当天便收拾包袱,急急忙忙逃离了玄辩门,任凭谁拦着都没有用,他神色慌张,只说山上有怪物。
众人看他如此疯癫,倒像是中了魔一般。
梁清子对此不置一词,不过是跑了一个没有能耐的渣男罢了。但几天之后,玄辩门内却意外传出了“清掌门吓退秘籍学子”的谣言。谣言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只说梁清子看上了吴依的相貌,想要以通过小测为条件,逼迫吴依就范。吴依宁死不从,梁清子便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将吴依吓得魂不附体,这才慌忙逃离了玄辩门。
梁清子的毫不在意,更给这场谣言添加了几分神秘的色彩。谣言愈演愈烈,门派内外众说纷纭。甚至在梁清子的课上,剩下的22人当中,有7名女弟子开始对梁清子产生不满。
这一天,趁着休沐,宋司司邀请其他7名女弟子,一起到自己的房间内消暑。
席间,同安派的靳可儿咬开一枚樱桃问道:“司司,你们这个清掌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之前我几乎从啦没有听说过,你们玄辩门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你给我们说说,她到底是怎么一跃,就成为玄辩门的副掌门的?”
宋司司对此讳莫如深:“说起这事,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她以前武功也是平平无奇,什么事情都办不好,但不知道怎么着,好像突然就变得很厉害了,连秘籍都能在‘无意当中’发现,就像中了什么邪一样。”
陆清派的宋颜向来与靳可儿交好,听到靳可儿开了口,她便也问道:“说来也奇怪,听说这秘籍是在玄岩洞中的,可是你们玄辩门的规矩,不是只有内门弟子才有资格去玄岩洞修炼吗?怎的梁清子当时以一个外门弟子的身份也能够去玄岩洞呢?”
宋司司表情黯然,叹了口气道:“只怪我当时身体不争气,我体内余毒未清,说来这也是清掌门的幸运吧。”
一靳可儿听闻大惊:“司司,你中毒了?!”
宋司司露出一个安慰地微笑,但那微笑中却透着十分明显的勉强和心酸:“没什么,都已经过去了。”
“这可不行,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都不知道?!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抓住那个给你下毒的人了吗?”
宋司司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个……其实是清掌门……”
“什么?”靳可儿扔掉手中的樱桃,一张精致的笑脸上满是震惊,“她居然给你下毒?!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司司的眼角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
“就是有一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出现在我房间,给我下了泻安粉。但师父却是说,她下泻安粉是为了我好,是为了平衡我体内的余毒。当然,既然师父这样说,师兄们自然也就相信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之后师父便以我身体未愈,不宜去修炼为由,让还算是外门弟子的梁清子代我去了,也就是那一次,她发现了绝世秘籍……”
宋司司的这一段话不长,蕴含的信息量却非常大。“不知为什么……”“师父这样说……”这些字眼,就足够让这些女孩们脑补到十分劲爆的场面了。
“这……不会吧?道法圣师乃是得道高人,怎会与梁清子行这种苟且之事?”
“对啊!一定是那梁清子用了什么不入流的手段!”
“她可能一早便知道秘籍的所在之处,只是一直不说,用来威胁道法圣师!”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
宋颜当下拍案而起!力道大到让桌子上的一些食物都被震到了地上!
“如此不耻之事,我们一定要将它公之于众!”
宋司司赶紧拉着她坐下。
“妹妹这是做什么?我今天可是将众位都当做了自己的亲姐妹,才将我玄辩门中这等秘辛告知于你们。回头你们可不能将我卖了呀!”
靳可儿说道:“司司,你放心,我们一定给你保守秘密,你在玄辩门中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怎么还担心在这里只做一个不咸不淡的内门弟子呢?要我说,这个副掌门的位置就该是你的!你放心,我们都在这里给你撑腰,一定不会让那个梁清子继续踩在你的头上!”
宋颜和其他女孩也跟着附和道:“什么清掌门?我呸!她根本没有资格教我们,更配不上‘为人师表’四个字!我们总应该给她点教训。”
宋司司眼中含泪,假模假样地说道:“”别乱说,她现在好歹也算是我玄辩门的副掌门,怎么好对她动手呢?
“她是你的掌门,又管不着我!我总要让她知道厉害!”
宋司司故作惊讶地问道:“可儿,这毕竟是在玄辩门内,你到底要干什么?可千万不要胡来呀!闹大了,咱们都担待不起。”
靳可儿看着宋司司,满脸恨铁不成钢。她一手抓住宋司司的手,安慰道:“要是不把事情闹大,怎么能把这个梁清子拉下来呢?不过你放心吧!就算这件事情闹出来,也都是她梁清子自己闯的祸,跟咱们可都没有关系。明日,咱们就这样……”
靳可儿压低了声音,说完,几个女孩便一起全部沉浸到了这场陷害大计中,饶有兴趣地交谈着……
宋司司一脸笑意地看着眼前的几个女孩,心中只飘过了两个字。
——蠢货!
一群蠢货!
而与此同时,梁清子还不知道宋司司等人已经给她布下了陷阱,只带她跳入。安心做着咸鱼的她,满心都是即将到来的端阳节。
按照原书的情节,端阳节,将会有一件大事发生……原书中,温一灼第一次出现,便是端阳节这一天。梁清子还记得,当时躺在宿舍的床上,看到温一灼出场时的场景,还着实为他捏了一把汗。
——月黑风高的夜晚,温一灼背负刀伤,身中剧毒,却还要应付身后一连串的追杀。
温一灼出场便如此扣人心弦,以至于梁清子自始至终,都不相信温一灼只是个无足轻重的炮灰。按照这种出场方式来说,怎么说,也该是个男二。
费力逃回囚曦谷的温一灼,身受重伤,此后便落下了体弱的毛病——这也是他命不长久、早早领了盒饭的主要原因。
梁清子每每看到温一灼的情节,便怨恨作者,从开始便没有打算给温一灼一个好的结局。
书中对温一灼中毒并没有交代得很清楚,所以梁清子也并不清楚他到底是如何中的毒,又是被何人追杀的。只知他一出场,便已身患重伤。眼看端阳节在即,自己穿书之后,温一灼也改变了原有的行程。如今在玄辩门中,是否还会有人对他下手?
思来想去,梁清子还是唤出了系统。
“统子,原书中温一灼到底是怎么了?中的什么毒?对他下手的人到底是谁?”
系统却含糊不清地说道:“不知道。这个作者又没交代,你看了原书,自己猜一猜。”
梁清子翻了个白眼。
“你作为一个高智商的系统,难道不会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系统很明显被“高智商”这三个字夸到了,乐不颠儿地说道:
“看在你第一次夸我的份上,那我就免费告诉你一条消息。对温一灼下手的人,此时正在玄辩门内。虽然这一次你改变了他的行动轨迹,但照目前看来,他依然会在端阳节那天中毒,之后的走向也会完全按照原书来。”
“靠!”梁清子暴跳,“什么?!那老娘还怎么给他逆天改命?”
系统“切”了一声。
“早就告诉你,不要轻易改变书中其他人的轨迹,所有人的结局都是设定好的,无论你怎么更改,最后都会朝着那个走向去。除非……”
“除非什么?”
系统贱贱道:“除非你决定永远留在这里,自己的命运改变了,其他的命运自然也就改变了。”
“呸!做梦!”梁清子道,“想框我永远留在这里?咋?算你KPI吗?你真的不知道对温一灼下手的是谁?”
“我真的不知道!”系统无奈,“我只知道这个人现在在玄辩门内,并且离他很近。喂,你不会要去提醒他吧?”
面前的一盘瓜子被清空,梁清子拍了拍手上的瓜子屑,又端起了面前的茶壶,毫无形象地咕嘟了一大口。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是我的温小可爱,为什么不提醒?”
系统道:“强制改变一个人的行动轨迹,会对你自己有影响。”
梁清子不屑道:“什么影响?是会让我丧命?还是重伤不起?”
系统没有再说话。
他没有告诉梁清子,这种行为在原书里就叫做“逆天改命”。而逆天改命,向来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休沐过后,第二阶段的秘籍课程正式开始。梁清子循着旧例,将第二阶段的秘籍课本发到每个人的手中之后,一向在课堂内寡言少语的靳可儿站起来,规规矩矩地像梁清子行了一个礼道:
“清掌门,我们日日都在这里修习秘籍,本该勤勉。只是端阳节在即,我们商量着,想在那一天跟清掌门告个假,休息一天。不知可否允准?”
梁清子看着这个娇弱的靳可儿,若不是自己看过原书,真的要被她这副柔弱的外表给欺骗了。她可是知道,这个靳可儿最擅长以小白兔的外表诓骗他人的同情心,原书中的梁清子便是被她这一副看似柔弱又没有主见的外表给欺骗了,完全没有将这个小白兔放在眼里,以至于后来在与宋司司交锋的时候,被这个小白兔在背后狠狠捅了一刀!
然而原书的梁清子,至死都不知道这个靳可儿在她悲惨的一生当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如今自己穿成了梁清子,自然不会再像从前那般愚蠢。她面上不动声色,尽量端出一副夫子该有的沉稳。
“这是自然。就算你不提,端阳节当天,我也会给你们放假。只不过,这样大的日子,一天假期怎么够?法定还三天呢!”
众人一愣。李桐左右看看,站起身来恭敬道:“敢问夫子,何为法定?”
梁清子一哽。
“嗯……这个嘛……玄辩们新规,以后像端阳啊,中秋啊这种节日,统统放假三天。”
系统听到这一通瞎扯,在无人看到的地方默默翻了个白眼。
听到梁清子的话,靳可儿像是得到了什么莫大的恩赏一样,受宠若惊地笑道:“如此便多谢清掌门了!我在家的时候,就常听师父和父亲,说清掌门为人是最和善不过的。如今通过这几日的修习,发现师父和父亲果然没有骗我!”
“哦,是吗?”梁清子饶有兴味地看了靳可儿一眼,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嘲弄的心态。
“上次门派大会之前,我连同安派在哪里、有什么人都不知道,但不知你的父亲和师父是如何得知我的?又是如何得知我的脾气秉性的?”
靳可儿一梗,心虚地看向梁清子。
这不过就是个场面话!
正常人谁会把这种话当回事啊!
偏偏梁清子非得抓住这个不放!
她到底有没有一点人际交往的规则啊!
靳可儿的脸上阴晴不定,尴尬地站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才安慰自己,这梁清子在以前就是一个无名小卒,不懂这些事情也是正常的。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人!这一次她居然敢让自己下不来台!看过几天自己怎么收拾她!
好在梁清子也不是真的在等她回答,只时觉得这个小姑娘里外不一,天天做戏,自己都替他觉得累的慌。偶尔牵出来溜溜,还挺好玩。
想到这里,梁清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脸上多了点点笑意。但这笑意看在靳可儿,还以为她是在笑自己蠢,当下心里对梁清子的怨毒又多了两分。
接下来的几天,宋司司都异常安分,安分到连梁清子都觉得不太正常。
这一晚,夜深人静,梁清子闲来无所事事,躺在榻上翻看着系统给她消遣的一本言情小说。
“统子,”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梁清子,突然唤出系统,“宋司司这段时间这么平静,平静得我都觉得有点奇怪了,她到底是在憋着什么坏呢?”
但系统还未及回答,梁清子的房门却被敲响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乱合集200篇阅读 他压下心里对

下一篇: 给女朋友说的虎狼之词停顿了一下,

本文标签: 门口 np 肉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