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乱合集200篇阅读 他压下心里对

乱合集200篇阅读 他压下心里对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2:02:45

他压下心里对凌一的恨,当他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睛里又满是真诚,他温柔的开口,再不复刚才的咄咄逼人。
“一一,你想要凌氏集团的股份,你直说就是了,何必绕这么大个弯子呢?我是你爸爸,你要的,只要不过分,只要爸爸能够给的,都会尽量满足你。只是,你也要考虑到,你还有妹妹和弟弟,还有我们一家人也需要生活。”
这一番话一说出来,反而显得凌一在无理取闹,在蛮横不讲理。
凌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直接看得凌世成毛骨悚然,最后,凌世成败下阵来。主要是,他要面对的,不是凌一这一个人的视线,关键是,还有一道不可忽视的冰冷视线,仿佛就是在告诉他,他如果继续废话下去,很可能,就真的在S城待不下去了、。
他还不容易在这寸土寸金的S城里,混得有头有脸,怎么可能就这样被人赶出去?所以,现在,他不得不妥协。
“咳咳。”
凌世成握拳,放在唇边假咳两声,然后对凌一开口:“一一,这样吧!为了表示这次我们 的歉意,我把凌氏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转让给你。”
“百分之五?”凌一挑眉,心里冷笑,这个凌世成还真是以为她是纸糊的了?
“对。你知道的,我手里,一共也就百分之六十。上次你们结婚,我拿了百分之十作为嫁妆给你,现在又是百分之五,那我现在手里才百分之四十五了。”
“呵。”
凌一冷讽:“你还真是大方啊!”
这时,厉行远抬起头来,看着凌一,嘴角扬起笑来。
“老婆,我看不必这么麻烦了,我们不需要什么凌氏集团的股份,直接将凌氏集团收购了,交给你玩儿就行了。”
凌一差点儿为这男人鼓掌,太给力了,简直就是神助攻啊!特别是看到现在的凌世成的脸色,那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简直就跟吃了屎一样。
他连忙又朝前走了两步,一脸的恭敬:“三少,我,我也就是跟一一开个玩笑。您看这样行不行?我给一一百分之二十,您看怎样?”
凌一心里鄙夷,这凌世成,还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小人。
厉行远抬头看向凌一,征求她的意见。凌一自然是点头 的,非必要的情况下,她还真的不愿意厉行远来插手她的事情。
并且,妈妈的东西,她不想被搞得乱七八糟,她现在就是想要一步一步的将妈妈的东西夺过来。她要让凌世成和舒红梅看着他们最在意,当初他们千方百计得到的东西,是怎么从他们的手里,一点一点的流走的。
而厉行远则不同,他想的是,只要是自己想要的东西,直接简单粗暴的掠夺过来就行了。但是,看到凌一这么在乎凌氏集团,他又不忍心让她伤心难过,所以......
“你回去拿转让合同,你的小妾留下。”
厉行远大方的发话,凌一差点儿为他鼓掌,简直太能了。
舒红梅在听到厉行远和凌一左一个小妾,又一个小妾的叫她,恨得牙痒痒。但是,又不能有所作为,真的是气死了。
哼,凌一,等着吧!你总有一天会败在我的手里,等到了那一天,老娘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凌世成看了一眼舒红梅,最后只好叹气的转身离开。没有办法,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些东西,他早晚会从凌一的手里再次夺回来的。这么想着,他便加快了步伐。
凌一看着他急匆匆的样子,心里的悲凉传遍四肢百骸,浑身都是冷的。
厉行远感觉到身边人的手突然变得很冷,他连忙将她的手放进自己的手心里揉了揉。然后还在她的手上哈着气,想要给她温暖。
“一一,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他直接问了出来。
凌一这才反应过来,她连忙抽回手,将自己心里的难受给压下去,笑意染上唇角,看着坐着的厉行远:“我没事。”
说完,她又转头,这一次,她终于想起来,那些被她叫来的和谐还被自己晾在一边,她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她连忙跟和谐叔叔道歉:“抱歉,和谐叔叔,耽误你们时间了。对于今天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
和谐们连忙摆手:“没事,三少奶奶,事情解决了就好,那我们先回局里了。”
“好,多谢了,慢走。”
“好。”
和谐们开着警车离开了旋转餐厅。
厉行远的手又伸了过来,牵起凌一的手,握了起来。
“老婆,以后,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吗?”厉行远提醒道。
今天,要不是陈经理给他的助理打电话,他都还不知道,他的老婆竟然在外面被人欺负了。真是越想越气。要不是凌一有自己的打算,他早就将那凌世成的小妾大卸八块了、。
“知道了。”
凌一嘴巴上是这么说,但是,她心里知道,她的事情,她要自己解决,虽然今天还是沾了厉行远的光,但是,以后,她会更加的小心谨慎,不会让人钻了空子。
今天的这件事情,绝对不会是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能将她打发了的,她说过,这次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将妈妈的东西全部夺回来,所以她才火急火燎的将白鹿和颜荼紧急从M国召回来。
此时的白鹿和颜荼,仍然站在凌一的身后,对凌一成一种保护的姿势。
虽然从厉行远一来,他们就知道,这个男人会保护他们的老大,但是,他们还是不放心。
同时,他们也在用他们的目光在审视着这个叫厉行远的男人。
今天之前,他们都不知道他们的老大已经结婚了,没想到,还嫁了个残疾人。一开始,他们很是为凌一愤愤不平。
毕竟自己的老大可是一位神一般的存在,怎么能嫁给一个残疾人呢?
可是,就在刚刚,这个男人那么霸气的维护他们的老大的时候,他们才恍然大悟。
其实,他们那惊才绝绝的老大,如果自己不愿意,是没有人能够强迫得了的。
想到这里,白鹿和颜荼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默契。凌世成倒是快,不过二十分钟,他就赶了过来,对于他这个小妾,还真的是上心。
他来到凌一和厉行远的面前,直接将那份股份转让协议递给凌一。
“一一,你看看。没有问题的话,我就带着你阿姨离开了。”
凌一接过来,一目十行的扫了一眼股份转让协议,看到上面的那些数字,她脸上讽刺一笑:“爸爸对阿姨还真是用情至深啊!”
凌世成听到她这阴阳怪气的话,气得想要打她一顿,但是,又奈何厉行远在这里,他只能隐忍,将心理的愤怒和不甘,全部隐藏。
“一一既然看过了,那我就带着你阿姨离开了。”
“嗯。”
凌一点头,然后又看向那些围着舒红梅的保镖开口:“你们都让开吧!让我爸爸好好保护他的小妾。”
凌世成握紧了拳头,简直不能忍。但是,不能忍又能怎么样呢?厉家的权势太大,他们也惹不起,只能暂时隐忍。
他走过来,伸手去扶舒红梅。
舒红梅身体一歪,直接倒进了凌世成的怀里。
她抬起眼眸,可怜巴巴的看着凌世成,声音里全是温柔和自责。
“老公,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你才损失这么多的股权......”
凌世成听不得舒红梅自责,连忙打断她的话。
“都说的什么傻话,我们是夫妻,本来就应该相互扶持,如果今天你换做是我,你也会这么做的,对吗?”
“嗯,老公,我们回家吧!哇......呜呜呜呜......”
说着,舒红梅就扑在凌世成的怀里大哭起来。、
凌世成搂着她的肩膀,带着她上了自己的车子,这才绕到驾驶座,将车子开走。只是,在离开之前,他还不忘恶毒的瞪了凌一一眼。
凌一看着凌世成这个样子,心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等凌世成带着舒红梅离开之后,凌一转身问厉行远。
“你还回公司吗?”
“嗯,回去,还有会议还没有结束。”厉行远说道。
“所以你是丢下了一屋子的人,来这里来给我出气来了?”
“不可以吗?”厉行远看着她,笑得更有深意了。
凌一满头黑线,连忙催促周琛:“周琛,快,把你家老板带回去开会。”
“你不跟我一起去公司?”厉行远问道。
凌一指着自己满脸的抓痕:“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好意思去你的公司?”
“那是你的公司,现在你是老板了。”厉行远的声音柔柔的,又有些深沉和磁性,特别的好听。
凌一笑了一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行了,我得先回去处理我的伤了。”
“你真没事?”厉行远又不放心的问。
“真没事,放心,赶紧去上班。”凌一催促。
厉行远叹了口气,转头,凌厉的视线扫过站在凌一身边不远处的两个女人,一个男人。
“他们是你的朋友?”
钱多多反应最快,毕竟,作为生意人的敏感度,那是相当的灵敏。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他身上有一种上位者的威严。、
他连忙走上前,来到厉行远的身边,还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凌一的朋友,我叫钱多多,很高兴认识你,厉三少。”
厉行远并没有伸出手来跟钱多多握手,只是挑眉看了钱多多一眼,然后......说了一句让钱多多摸不着头脑的话。
他说:“钱先生最好是摆放好自己的位置,要不然,我不介意让我老婆身边多一个姐妹。”
说完,他直接让周琛将他推着,上了他自己的车。
钱多多还站在原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白鹿和颜荼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两人都捂嘴在偷笑。
钱多多更加的疑惑:“你们笑什么?”
白鹿和颜荼又转头看向凌一,那眼里的揶揄让凌一看得直蹙眉。
“你们两个鬼丫头又在想什么坏主意?”
“没有啊!”白鹿笑着摇头,然后走到凌一身边,用胳膊撞了一下凌一。
“老大,有人吃钱多多的醋了。”
凌一瞪了白鹿一眼,没好气的开口:“怎么?今天请你们吃了那么贵的菜,都没有堵住你们的嘴?”
“老大,你这是在害羞吗?”白鹿继续目光猥琐的看着凌一。
凌一有些无语,她又看向颜荼,见颜荼的目光跟白鹿一样的充满了猥琐之光,她翻了个白眼。
“喂,你们的脑子里成天都在琢磨些什么玩意儿?你们的老大这么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沉鱼落雁,倾国倾城。谁见了不爱?他会喜欢老娘,很正常的好吧?”
白鹿和颜荼一听她这话,似乎很有道理啊!
关键是,他们原来那个成天只知道打架斗殴的老大又回来了,他们那个狂拽霸气的老大,又回来了。两人高兴得差点儿喜极而泣、。
凌一看着他们这个样子,白眼直翻,没见过这么没见过世面的。
“行了,现在,带你们去你们的住处、。”
“好。”白鹿第一个响应凌一的号召,还狗腿的跑到凌一的前面,去给凌一打开车门。
站在一旁的阿刚:“......”这女人到底有几张脸?
阿刚还没有想明白,大家就都已经上车了。关键是,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钱多多还将车窗给降下来,朝着阿刚吼。
“喂,阿刚,你站在那里喝西北风吗?”
阿刚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走过来,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上车,将车子开出去。
“夫人,去哪里?”
“盛宇澜庭。”凌一报出地址。
阿刚将方向盘一打,车子朝着左边的车道驶去。
钱多多转过身来,问凌一:“老大,你给颜荼和白鹿买的房子也跟我一个小区?”
“不可以?”凌一反问。
“当然可以啊!这样,我就不会那么孤单了,关键是,我可以到他们俩那里去蹭饭。”钱多多大言不惭的说道。
凌一和颜荼,白鹿满头黑线。
“钱多多,我看你说的这句话,重点在后面。”白鹿直接给他点出来。
谁知,钱多多毫不在意:“对啊!你们知道就好,记得每天做饭的时候,多做一个人的份儿。”
凌一看着钱多多直翻白眼:“钱多多,你这个样子是找不到媳妇儿的。”
“我这么省,不就是在省老婆本儿吗?你们知道,在南越国娶个老婆的成本是多高吗?我得好好计划,努力赚钱才是。”听到他这话,白鹿直接开怼:“钱多多,你还不够精打细算吗?你成天吃最便宜的,穿最便宜的,还要从别人那里今天坑一点儿,明天坑一点儿......”
“喂,你白鹿,难怪你嫁不出去,你能这么拆台的吗?我好歹也是个男人,你这样说我,我不要面子的吗?”
两个人直接就在车上就开始了怼人的战争。
白鹿被气得不行,双手叉着腰,对着钱多多怒目而视:“钱多多,你还知道你是个男人?你还知道你要面子啊?你在坑人占小便宜的时候,你想过你是个男人吗?当在跟别人因为几毛钱吵架就像个老妈子的时候,你想过你要面子吗》?”
“你......”钱多多被白鹿气得胸口上下起伏:“你还是个女人吗?你这么凶,嫁到别人家去,早晚被婆家的人打死。”
“呵,那也总比你被人鄙视而死要强。”白鹿在怼钱多多的时候,真的是毫不手软。
钱多多气得,转头看着凌一就告状。
“老大,你不管管白鹿的吗?你就任由她来欺负我吗?”
凌一对于他的控诉,只能耸耸肩,摊摊手,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钱多多多快要被白鹿气死了:“白鹿,要不是看在老大的份儿上,我早把你打成肉饼了。”
“呵,谁怕谁?”白鹿一边怼着钱多多,一边撸袖子,就要跟钱多多干仗。
颜荼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两人,这么久没有见面,还是见面就掐,简直欢喜冤家。
“你俩要打就下车去打,别污了我们的眼睛。”
“喂,颜荼,你不能这样啊!咱还是不是好姐妹了?”
“当然是。”颜荼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你还帮着钱多多说话。”白鹿控诉着颜荼。
颜荼有些无奈,得,这战火又烧到她的身上了。
“我没有啊!”
“我说有就是有。”白鹿吼道。
要不是知道白鹿就是这性子,估计没有人能够忍受得了她。
凌一不想让他们继续吵,便开口:“行了,你们别吵了,快到了。”
凌一一句话,三方均歇菜。
白鹿立马又换了一张撒娇脸,双手趴在凌一的身上,撒着娇。
“老大,今晚我们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凌一低头看着她。
“嗯,我想吃S城最有名的火锅鱼,据说超级好吃的。”说着,她还舔了舔唇瓣,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颜荼和钱多多看着她这个样子,直翻白眼,这个白鹿,别看平时就是一个乖乖女的样子。但是,她也只是在老大的面前是个乖乖女,在别人面前,那就是一个十足的河东狮,狠角色。
凌一扫了一眼白鹿,然后一锤定音:“行,今晚我们吃火锅鱼。”
坐在前面驾驶位的阿刚,在听到凌一的决定的时候,不由得为自家爷捏了一把汗。
这夫人这架势,好像又将他家爷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啊!
她在这里,分明就是一个大姐大的身份嘛。那他家爷在夫人这里算什么?两个人都这么强,将来该如何相处?
阿刚想得有些投入,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开车,所以,正当他想得入神的饿时候,就听到后面的尖叫声。
“喂,阿刚,阿刚,你在干什么?不要命了是不是?”
听到尖叫声,阿刚彻底从恍惚中惊醒过来,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车子直接撞到了旁边的绿化带上,好在,撞得并不严重,连安全气囊都没有弹出来。
阿刚满脸歉意的回头看着凌一道歉:“对不起,夫人,是我刚刚走神了,抱歉,以后再也不会了。”
凌一扶了扶额,摆手道:“好好开车,如果累 了,就让你旁边的钱多多开。、”
钱多多一听,立刻激动起来。哇塞,看着这豪车,他就流口水,他都好久没有开过豪车了。自从从M国回国之后,他别说是豪车了,就连普通的二手货车子都没有摸过、。
此时听到凌一让他开车,他兴奋不已,立刻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阿刚坐在驾驶位上没有动,只是对凌一说:“夫人,没关系,我只是刚刚走神了而已,以后不会了。”
钱多多见他不愿理动,便直接上手去推阿刚。
“喂,阿刚,你家夫人都吩咐了,让你休息一下,让我来开,你赶紧到副驾驶来,我来开车。”
说着,他便将自己的安全带打开,然后下车,绕到驾驶座,硬生生的将阿刚从驾驶座上拽了下来,然后自己坐上去。
阿刚也没有跟他硬钢,直接下了车,去了副驾驶。
钱多多摸到豪车,开心不已,连忙发动车子,将车子开了出去。
大约又开了20分钟,才终于到了盛宇澜庭。
凌一给白鹿和颜荼只买了一套房子。很简单,因为他们两个是女生,要相互照应,而且,两人的关系也好,所以不需要再多买一套、、。
看到白鹿和颜荼只住了一套房子,只是这套房子要比钱多多的大上许多,钱多多的心里也稍稍平衡了一点点。
白鹿和颜荼去参观了自己的房子之后,便回到沙发上,看着凌一此时正拿着他们的笔记本,手指在笔记本的键盘上翻飞,他们就知道,老大这是又要搞事情了。
他们都开心不已,一个个的脸上都闪动着激动的光芒。
白鹿更是搓着自己的小手,看着凌一打在电脑上的一串串代码。
“老大,你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凌一的手指仍然不停,过了好一会儿,手指在enter键上敲了两下,然后,将笔记本递给白鹿。
“我已经将凌氏集团内所有的财务报表,资金流水全部打包发进你们的邮箱了。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后天,我们在这里,商量凌氏集团的收购方案。”
“是。”白鹿和颜荼的神色无比认真,跟之前在车子上那个只会吵架的泼辣女人简直判若两人。
相比颜荼和白鹿的严肃,此时的钱多多更加的潇洒自如,他去冰箱里,拿了一些水出来,递给凌一和阿刚。、
阿刚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们,虽然,从知道他家夫人是神医以来,他就觉得他家夫人不简单。但是,今天,他家也不是明明就是要帮助夫人夺权的吗?为什么当时夫人不同意?现在却又......钱多多似乎看出来了阿刚的疑惑,他走过去,伸手拍了拍阿刚的肩膀,一脸同情的开口。
“没事,习惯就好。有些事情,自己做起来,才够爽。”
阿刚眉毛一抬,看着钱多多:“他们都有活儿干,那你干什么?你在他们这里,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钱多多看着阿刚的疑惑脸,神秘一笑:“还不该我登场的时候,等我登场了,会亮瞎你们的眼,等到那时,不要太惊讶哦。”
阿刚更加疑惑了,但是,他也知道,既然钱多多这么说,那就是摆明了不打算告诉他了。所以,他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白鹿和颜荼在认真的看着凌氏集团的财务报表和资金流水。
而凌一和钱多多同时摸出了手机。
凌一看向阿刚:“阿刚,来开黑。”
“啊?”阿刚一愣,他没有想到,夫人竟然让他拿手机出来,跟他们一起开黑,这简直是出人意料。
他抓抓脑袋,又看向坐在沙发上两个看着财务报表,认真工作的两个女人、。
“夫人,我们不用......”
凌一咧嘴一笑,看着阿刚:“阿刚,术业有专攻,懂不懂?”
停顿了一下,她又抬手指着坐在沙发上的白鹿和颜荼:“那些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数据,我看得头疼,可他们两个看着这玩意儿就像是在吃蛋糕一样的开心。所以啊,我是个不学无术的傻子,就应该打打游戏,逗逗人,其他的,什么也干不了。”
阿刚看着自家夫人这么说,有些无地自容,更加的羞愧。夫人已经是别人望尘莫及的存在,还在这里谦虚,说她是个傻子,请问,哪个傻子能当神医?
他什么都不敢说,只能默默地摸出手机来,打开账号,和凌一,钱多多开黑。
------
这边,凌世成带着舒红梅离开之后,舒红梅一直在哭,一直在自责。
“老公,对不起,是我让你损失这么多股权的,对不起。”
“没事,你是我老婆,我不帮你谁帮你?”
凌世成在面对舒红梅的时候,满脸的温柔。在他的眼里,舒红梅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她崇拜他,仰慕他,自从嫁给他之后,她不仅要当好一个贤内助,还多次帮助他度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当初,凌一的妈妈甄贞去世之后,留下来那么庞大的凌氏集团。
对于他这个从山沟里出来的金凤凰而言,虽然之前跟着甄贞学习了很多经商之道,但是,当他真正扛起凌氏集团的时候,才感觉到有多吃力,多力不从心。
那时候,凌氏集团面临着很多问题,特别是董事长的突然离世,然后是他上任、。
那时候,每一个董事都对他不信任,都对他咄咄逼人,想要让他退位。是舒红梅站在他身边,给他力量,给他资源,并且,用铁腕手段,镇压了那些闹事的股东、。
那些人这才一下子老实了下来、。
后来,凌世成一步步坐稳了凌氏集团董事长的宝座。而舒红梅,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凌氏集团的老板娘,董事长夫人。
对于舒红梅,凌世成是感激的,在她这里,他得到了在甄贞那里得不到的男人的尊严。舒红梅懂尺度,知进退,不像甄贞和她的娘家人,看不起他、。
他伸手,握着舒红梅的手,一脸的温柔。
“老婆,只要有你和冰冰还有少杰在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至于那些股份,我如果能够拿回来,当然会义不容辞的拿回来,如果拿不回来,那也没什么好争的,毕竟,凌一的身后,还有一个厉家、。”
舒红梅在听到凌世成这么说的时候,明显怔了一下,她的眼里闪过寒芒,不过,很快就又用手绢擦了擦眼睛,小声啜泣。
“老公,我知道,凌一和冰冰,还有少杰都是我们的孩子,可......凌一她终究......”
凌世成伸手拍着她的手,安慰她:“你放心,剩下的,凌氏集团的一切,都是冰冰和少杰的。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给凌一一分钱、。”
“老公......”舒红梅的鼻子又红了,一阵感动,眼里也噙着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凌世成认真地开着车,车子很快驶进了医院里。
凌世成先带舒红梅去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在确认只是一些擦伤之后,这才放了心。、
他们拿了药,这才走向凌冰冰的病房。
此时的凌冰冰,早已在病房里翘首以盼、。
今天,爸爸妈妈都去找凌一算账了,可是,去了这么久,她也有些担心起来、。
看到他们回来,凌冰冰很是高兴,连忙走过去,一手牵着一个、。
“爸爸,妈妈,怎么样?有没有......”
她话还没有问出来,就看到母亲眼睛红肿得厉害,很明显,是哭了的。
凌冰冰的门牙被颜荼打落了两颗,说话还在漏风,可是,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看着舒红梅的眼睛,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升起。
“妈,是不是凌一......?”
舒红梅一把抱住凌冰冰,眼泪又大颗大颗的滴落。
“冰冰,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没用。呜呜呜呜......”说到这里,舒红梅又哭起来了、。
凌冰冰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妈,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不是去找凌一为我讨公道了吗?你们怎么......?”
“唉。”凌世成探口气,看着凌冰冰:“冰冰别再说,今天,厉行远也去了,我们不仅没有讨到公道,还被凌一讹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什么?”凌冰冰腾地一声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凌世成:“爸,你是说我们家的股份,被凌一讹去了百分之二十?”
“对。”凌世成唉声叹气的坐下来,坐在舒红梅的旁边。
凌冰冰不可思议的看着凌世成,很明显,是有些激动:“爸,那可是我们家的股份啊!那些将来可都是我和少杰的啊!你怎么说送就送了呢?”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虎狼之词 “我这里有一

下一篇: 肉文np 众人朝门口望

本文标签: 合集 压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