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大叔好棒快一点txt小说|苏瑾原本在江

大叔好棒快一点txt小说|苏瑾原本在江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56:44

苏瑾原本在江湖中人的名声还好,但因为他长期深居简出,大多数时间都留在紫灵山庄内习文练武,甚少出门,因此江湖上的人对他也只是只知其名而未知其人。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他在玄辩门中做的一些事情,虽然没有波及到他自身,但却条条都带着他的大名。紫灵山中的名声也是因其而受损。
因此江湖中的人对苏瑾多少都有些看法,再加上武林大会上苏瑾这么一来,谁都知道他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大家对苏瑾和紫灵山中就更加不服气了!
青山派以李桐为首,向来对苏瑾和紫灵山中不看好。
因此这一次,当苏瑾带着宋思思等人到了青山派的时候,门口连个接待的人都没有。李伯雄和师叔祖早就知道苏瑾的人已经朝着青山派来,但却谁都没有在意。
当苏瑾带着宋司司等人出现在青山派门口的时候,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他们等了大概有半个多时辰,才等到了姗姗来迟的李伯雄。
从通报到出山门,需要用得上半个时辰吗?
显然不用。
苏瑾也知道李伯雄不待见自己,但他此行是来办大事的。若要入青山,就必得拜见青山派!
在做面子工程上,苏瑾向来是周全的。
但李伯雄却依然看不上苏瑾。
“不知苏公子前来我青山派有何指教?我并未收到贵派师父给我的拜帖。不知您到我这青山是路过,还是有何要事?但我想紫灵山庄,一向如坐云端,我青山派乃是一小门派,两门派之间并无任何事务往来,想来我们也没有什么旧情与紫灵山庄可叙的。”
李伯雄这一番话,算是将所有的退路全都说死了。
苏瑾脸色一僵!
他没有想到,这个老头竟然如此不给自己留情面!
“李掌门客气了。此番前来也是师父的意思,他说之前跟贵派师叔乃是多年的好友,但如今却长久未联系,实在想念得很。奈何师父身体不好,故而遣我得见师叔祖,这也是替他老人家请罪呢!”
李伯雄冷哼一声!
“苏公子若是这个理由的话,便不必进青山派了,直接打道回府吧!二十年前,师叔与你师父袁明子是如何演变到今天这一步的,我想我不说,你自己心里也清楚。既然当初道不同、不相为谋。如今您为何来到青山派呢?师叔不是一个轻易改变自己主意的人,他也知道你师父也会坚定自己的想法。因此,苏公子来这里的目的不需要对我说,我青山派也不想知道,若是没什么事,苏公子请回吧!”
苏瑾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李掌门,就如此不讲情面吗?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如今带着各样花红礼物当面拜见,你就不怕这件事情传出去江湖上,会对青山派有所非议吗?”
“非议?”
李伯雄笑了笑。
“若说现在江湖上非议最多的,还是紫灵山庄吧!我青山派小门小派,就算是再非议的话,随便说几句也就完了。但紫灵山庄可不一样,这一件接着一件的消息传来传去,苏公子还是仔细想想,如何维护紫灵山庄的名声吧!来人,送客!”
说完,李伯雄便让仆人,毫不客气地将几个人拦出了山门外。
“可恶!”
苏瑾面色铁青!
“这青山派!竟然如此不识抬举!”
乔装易容成小厮的宋司司说道:“瑾哥哥,不如我们偷偷地到青山上去看一看,反正我们也已经来青山派算是拜见过了,他们不见,传出去那是他们不要脸面。但我们既然已拜见过了,就无需再理会青山派的态度,找到武令的碎片才是关键。”
苏瑾这才脸色好看一点。
“我们先回客栈休息,待夜深人静再来青山上探访。”
不提苏瑾和宋司司谋划着什么。他们这边刚刚一走,李伯雄便立刻给李桐飞鸽传书,将苏瑾带着人来到青山的消息告诉了他们。
此时,李桐等五人正在一处客栈中歇脚,收到飞鸽传信李桐面色凝重。
“父亲说,苏瑾带着人到了青山,虽然他们没说为什么,但是他们一定为了武令的碎片。”
梁清子点了点头。
“看来这苏瑾背后有高人给他指点,否则武令的碎片这个消息他怎么知道得这么快?”
钟兰雪对苏瑾的印象也不太好:“还好我们先下手为强。”
玄九皱了皱眉头说道:“他既然找到了青山,就不会那么轻易地放弃武令的线索。我猜他可能会夜探青山。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武令的碎片已经不见了。看来我们要改变行程了,以免被他们追上。”
温一灼说道:“这事儿就交给我吧!我们本来要先去东边的,但现在刚好我们在东西的交界处,明天我们就转到先向西边。沿途的这一些痕迹,我会让暗卫处理好。”
玄九挑了挑眉毛:“你什么时候培养出暗卫了?”
温一灼笑着抛给了玄九一个“你看我厉害吧?”的眼神。
玄九被温一灼的眼神堵得异常烦躁!
这个家伙!
总是爱在清子的面前向他炫耀自己的厉害!
梁清子没去管两个幼稚的男人。
她在心中想的都是,苏瑾这一次出来,到底有没有带宋司司?
而宋司司又会以什么样的办法继续加害她?
众人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行了五日。
这一天,五个人在路边的茶摊休息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十分讨人厌的声音。
“清掌门,你们还是让我好找啊!”
梁清子抬头看去,正是苏瑾!
而那背后已经易容化装成他小厮的人,可不就是宋司司!
宋司司看着梁清子的眼神有些闪躲,显然是怕被他们看出来。但她似乎又对自己的易容术非常的自信,只闪躲了几次,便敢与梁清子眼神对视了!
只不过那眼神中藏着的妒忌和怨毒,实在是让梁清子无法忽视!
这还是以前那个宋司司!
抬头看到苏瑾,玄九并不意外。
毕竟以苏瑾和紫灵山庄的能力,若是找不到他们,那才是奇怪呢!
但他却没有理会苏瑾,却将一个挑衅的眼神抛给了温一灼,眉毛微微上挑!
——你不是说有暗卫负责处理我们的痕迹吗?怎么还是被人追上了?看来你这能力还是不行呀!
温一灼的目光如箭一般射向玄九!
苏瑾这只烦人的大苍蝇!
怎么追的这么近紧!苏瑾寻了梁清子这么久,如今终于见到了,心中送了一口气,但是面上却并不好看。
这段日子他们过得着实不好,夜探青山之时,苏瑾原本以为以没什么难度,但他们却忽略了,能够存放武令碎片的山洞,必有古怪。
深夜,当苏瑾和宋司司以及几个属下到了青山的时候,刚刚来到山洞附近,就看到了诡异的光!
苏瑾想到,青山上还流传的洞中有怪兽的谣言!
宋司司和苏瑾十分谨慎,但折腾了大半夜,他们才发现那光只是偶然,并没有什么怪兽!
他们大着胆子,终于摸进了山洞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存放武令碎片的盒子,可是却因为移动盒子,紧接着两侧墙壁的机关被强行开启!
无数支箭射了出来!苏瑾的部下当即被射死了三个,就连宋司司的腿上也中了两箭。
苏瑾为了救宋司司,肩头被箭擦伤,一行人损失惨重,不敢继续,只得在山洞中休整了两日。
而这两日,因为不敢让青山派的人发现,苏瑾等人只能小心谨慎地行事。在这里打猎、喝泉水,过得十分狼狈。
又过了两天,苏瑾终于将机关参透,成功拿下了盒子。打开一看,却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武令的碎片,而是小石子!
苏瑾又想把盒子拿出山洞带回去,细细研究,看是否还有夹层。但没想到盒子还没有出山洞,就引发了山洞巨大的坍塌!
他们毫无退路,那山洞竟彻底坍塌了!将几个人埋在了里面!跟着苏瑾去的所有属下全部都被砸死了!苏瑾和宋司司大难不死,被一块大石头压在了下面!
宋司司伤得很严重,苏瑾的腿也被砸伤了。
最后还是青山派的人发现山洞异常,去禀报了李伯雄,苏瑾和宋司司才被青山派的人救了。
虽然李伯雄看不上苏瑾,怪他们夜探青山,心中贪婪,又没本事避开机关,根本就是活该!
但毕竟同是江湖中人,青山派不可能见死不救。
所以,苏瑾和宋司司就在青山派休养了半个月。
半个月之后,苏瑾和宋司司的伤有所好转,虽然没有痊愈,但二人也再没有脸面继续在青山派赖下去了。
这时候,紫灵山庄的一些人也到了青山派,护送着苏瑾和宋司司,声称要回紫灵山庄。但很快就调转方向,朝着梁清子一行人而去了。
苏瑾本以为梁清子和玄九等人,一路上也只是游山玩水,并不会太难查,但没想到这一路却并没有找到他们太多的踪迹。
后来他们发现,竟然有专门的人跟在后面隐藏痕迹!
苏瑾不知这些到底是谁的人。
难道是玄辩门的人?
苏瑾终归还是发现了梁清子的踪迹,最后终于追上了她!
眼瞧着梁清子就在眼前,苏瑾只觉得心中百感交集。
他原本以为梁清子对他情根深种,两个人两情相悦。没想到如今梁清子的身边陪着这么多男人,却没有一丝一毫他的位置!
苏瑾看到这一幕,心中十分气闷!
为什么?
为什么陪在她身边的不是自己?
她为什么偏偏对自己这么冷淡?!
跟在苏瑾旁边的宋司司,看着苏瑾这样的神情,心中一惊!
她知道,苏瑾只有在动情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而这样的眼神,苏瑾以后只有对她才会有。
不知道多久了,自从梁清子出现,苏瑾对她再也没有了这样的深情。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陪着苏瑾来追梁清子,但只是在心中不断地暗示自己——苏瑾来找梁清子,不过是为了武令的碎片!
而她跟着苏瑾,也不过是要将碎片追回来,让一切都回归正!
对,没错,就是这个样子!
两伙人这样对面站着,都不说话,只有苏瑾的目光,一直在梁清子的脸上徘徊。
玄九对苏瑾看着梁清子的眼神十分厌恶。
“不知苏公子大老远的追我们追到这里,到底有何事?”
苏瑾朝着玄九攻拱手说道:“想必诸位已经知道了青山派藏有武令碎片的事情,清掌门如此着急的从青山派出发,想必是得了武令的碎片。在下孤陋寡闻,想要跟清掌门求碎片一观,以了心愿,”
梁清子心中对苏瑾翻了个白眼儿:我信你个鬼!
对于苏瑾,五个人同时装起了愣。
什么武令的碎片?
什么是武令?
为什么会有碎片?
“九师兄,你知道吗?”
玄九摇了摇头。
“温一灼,你呢?”
温一灼看了看天,表示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而钟兰雪和李桐默契地在一旁说话聊天,根本没有理会这一点。
苏瑾看着一同装傻的五个人,心下便更肯定,武令的碎片一定就在他们的身上!
“清掌门,借一步说话。”说完,苏瑾还向梁清子抛了个眼神儿。
他以为梁清子会懂,但梁清子却压根儿没注意到。
苏瑾为什么要当众跟自己抛个媚眼?
他就不怕旁边的宋司司生气吗?
果然,再看过去,宋司司看着梁清子和苏瑾的眼睛里满是怨毒。
梁清子还没说话,温一灼便斜眼说道:“苏公子自从武林大会变一路尾随,先是挑战清掌门,后又百般纠缠,如此行为,实在令人生厌!”
苏瑾白了一眼:“我不知温公子有何立场说这话,你跟清掌门是什么关系?”
温一灼冷哼一声:“就算我们没关系,也轮不到你来过问!”
苏瑾一听这话,当场怒道:“哦,是吗?跟我有没有关系,可由不得你说了算!”
话音一落,苏瑾便一掌向温一灼袭来!
温一灼反应也并不慢,立刻足尖一点,跳出三米开外,远离了梁清子,以免误伤到她。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招,我一式地对起招来,且招招凌厉!皆是杀招!好像非要致对方于死地不可!
梁清子有些担心。
从剧情上来看,现在温一灼还不是苏瑾的对手,毕竟现在苏瑾还是男主,而温一灼只是一个炮灰。
万一不小心伤了温一灼,自己现在所做的努力不就全都白费了!
梁清子只能在一旁着急:“喂,两位别打了!有什么事情我们说开不就好了?”
宋司司怨毒的目光落在梁清子的身上。
“这还不是都因为你?你这个祸水!”
说着,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向梁清子偷袭出招!
梁清子被打了个猛不防,后退两步,一个闪身,堪堪避开了这一招!
玄九看到梁清子这边有危险,当下大喝一声,跳到了梁清子面前,对上宋司司!但他的招式,却让玄九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玄辩门中的招式?!看到玄九出手,宋司司立刻收了招数!
她知道,再打下去,玄九一定会识破自己的身份!
这一边,温一灼和苏瑾打得如火如荼!
苏瑾本来没有将温一灼放在眼里,毕竟在玄辩门的时候,他也经常跟温一灼过招,但温一灼几乎从来没有打败过他的时候。
在他眼里,温一灼这种小门小派的人,能够修习武功到这种地步,已经算是很厉害的了!
但是没想到,今天再一过招,他竟然对温一灼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怀疑!
这个人之前一定是隐藏了自己的功力,否则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进步这么快!
温一灼这一次对苏瑾也是下了狠手的,不光是因为他破了自己的暗卫,让自己在玄九和梁清子面前失了面子,更是因为他看不惯苏瑾看着梁清子的眼神
青紫已经多次跟苏瑾说过,自己对他并没有什么想法,可是他竟然还敢这样明晃晃地看着清子!
他到底将清子的清誉置于何处?
只要是伤害清子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见两个人打得差不多了,玄九当中一劈,堪堪分开了两个人!
“苏公子,我们这一行实在还有要事!没有时间陪你继续玩下去了,若有事,还请直说,若没事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各不相扰,岂不好?”
苏瑾恨恨地看着温一灼和玄九,这两个男人一直都绕在梁清子的身边!玄九是梁清子的师兄,他不能说什么。但这个温一灼与他一样,同是修习秘籍的外门弟子,为何如今跟梁清子的关系能如此之好?
难道就因为自己身边有一个宋司司吗?
宋司司看着苏瑾的脸上阴晴不定,心中拿不准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主意。
“诸位,抱歉,我家公子以为你们的身上有武令的碎片,这才赶来想要一观。既然你们说没有那边,就当我们没来过吧!多有得罪还请谅解!”
说完,易容成小厮的宋司司,又对着大家拱了拱手,态度十分恭敬!
梁清子看着伪装的宋司司,不由得心中一阵感叹,没想到女主角竟然能够为了男主角,委屈到如此地步!
只是不知,如今苏瑾的心中对宋司司的爱意还剩下多少?
“这位是苏公子的新小厮吗?”
梁清子眯着眼睛,用探究的眼神看着宋司司,看得宋司司心中一惊!
“怎么以前没见这位公子?”
苏瑾一看梁清子开始对他身边的人和物开始留意,心中瞬间大喜!
原来清子的心里还是有他的!
否则连他身边的小厮是谁都知道?!
“没错,这是我新招的小厮,我看他人还算机灵,就留在身边。清子,原来你对我身边的人这么熟悉!你果然对我……”
梁清子却笑了笑,立刻打断了苏瑾接下来的话,
“我对你身边的人可不熟悉,只不过我看你这个新小厮有些面熟,好像以前见过一样。”
宋司司心中顿时一惊!
难道被他看出来了?
不可能!
为了配合易容术,自己甚至还加粗了声音!
无论如何,梁清子都不会看出来的!
苏瑾心中也有些心虚。
此地不宜久留!
若想得到武令的碎片,以后只要偷偷跟着几个人。
苏瑾打定主意,便对众人拱手说道:
“今日是我多有冒犯,改日若有缘再遇到,我定当赔罪!”
说着,苏瑾便带着宋司司离开了。
望着宋司司离开的背影,玄九的目光充满探究!
“清子,你觉不觉得苏瑾的那个新小厮的背影有些眼熟?”
梁清子点了点头,却没有点破宋司司的身份。
“的确有些眼熟。但管他呢,反正是苏瑾的人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看着苏瑾和小厮离开,李桐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个苏瑾,追的还真紧!他还会不会跟着我们?我们接下来的路到底该怎么走?”
温一灼向说道:“我们还是照常向西走,若是我们现在就改变了方向,难免他不会起疑心,只不过以后我们行事要更加小心。至于暗卫的方面,我会多多增派一些人手。”
玄九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个苏瑾未免也太闲了,也应该给他找点事干才是。”
离开了梁清子的苏瑾,心情非常不好。他的脑中一直在玄九和温一灼之间来回徘徊。
这两个男人对梁清子都这么献媚,还天天都陪在她的身边。若是再这样下去,自己是不是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可是清子她明明心里是有自己的!
苏瑾心下千回百转,自己现在还离不了宋司司的智谋。在自己确定完全得到梁清子之前,他还少不得宋司司。
宋司司心中怨毒。
“瑾哥哥,我们就这样暗中跟着梁清子吗?若是我们两个联手的话,那武令的碎片未尝不能抢过来。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
苏瑾却说道:“别傻了,你我的武功的确不弱,但是若想同时打败那五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李桐、钟兰雪、温一灼,哪一个武功都不弱。武令的碎片初出江湖,我们不能打草惊蛇。”
既然苏瑾已经下定了主意,宋司司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暗中再想办法。
但事情却没有按照苏瑾的想法去推进,第二天,苏瑾就接到了朝中的密信,说朝中有大事发生,必须他亲自回去一趟。
无尽进退两难,一方面朝中的事情是大事,他必须要回去;另外一方面,他还放不下梁清子这边。
苏瑾最终咬了咬牙,狠下心,决定自己回到朝里去,而这边交给下面的人,继续盯着梁清子的踪迹,时不时还要在温一灼和玄九等人中间捣乱,让他们不要太过靠近梁清子。
交代完之后,苏瑾便带着宋司司赶往的京城。
只是,这样的安排,宋司司却十分不满意。
她暗中收买了几个人,让他们在江湖中开始广为传播武令碎片的消息,并宣称,如今武定的碎片就在梁清子的身上。
没过多久,江湖中关于武令碎片的消息,便风波渐起。
危险正逐步靠近梁清子一行人……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多肉质量好的短篇 徒儿觉得六师

下一篇: 多人运动 楚青已经杀疯

本文标签: 大叔 好棒 苏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