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多肉质量好的短篇 徒儿觉得六师

多肉质量好的短篇 徒儿觉得六师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56:40

“徒儿觉得六师兄刚刚说得很对,若是师父确定十一师妹译的这份秘籍,就是真正的秘籍,我们不妨开一个门派大会,将各门各派都请到我们这里来,共襄盛举。”
“这……”
道法圣师有些犹豫,他不是没有想过召开门派大会。只是如此一来,秘籍的事情就会彻底传扬出去,这对他们门派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天下想得到这个秘籍的人太多了,偏偏被他们玄辩门得到了,又偏偏是被一个汲汲无名的小外门弟子译了出来,无论哪一条传出去都很难使人相信。
更何况,当初道法圣师力排众议,将玄岩洞收入自己门下,已经惹了很多门派的不快。如今虽然已过去了四十年,但当初与玄辩门敌对的那些人却并没有故去。若是这些门派起了争端,岂不又是一场天下大乱?
宋司司看出了道法圣师的犹豫,便继续说道:“”师父不必苦恼。秘籍的消息无论如何都是藏不住的,各门各派的人早晚都会知道。与其到时候我们被迫防御,不如现在主动出击,如此天下皆知秘籍在我们这里,若是将来谁得到了这个秘籍,那必然是从我们这里用不正当的手段偷去的。如此令人不耻的手段,也难在江湖立足。想来那些想打秘籍主意的人,也该掂量掂量。
老九看着老六和宋司司之间的眼神交换,深知他们没安好心,因此出言提醒道:
“师父,秘籍事关重大,万不能轻易下结论。更何况我们现在要考虑的不光是秘籍的安全问题,更是十一师妹的安全问题。若是天下人知道了这个秘籍是由十一师妹发现的,难保不会对她下黑手。”
道法圣师来回思虑,觉得宋司司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天下人的眼睛都盯着秘籍,这个消息早晚都会传出去,早一点公开这个消息,玄辩门便多一分安全。
“清丫头,这秘籍究竟也是你发现的,你觉得为师该如何处置?”
梁清子本以为自己将秘籍奉上之后,便可以安心等死了,却不想宋司司给自己找了一个如此大的麻烦。梁清子不由得在心里笑了笑,难不成是自己的战斗力太强了吗?原书的梁清子似乎并没有这么多戏份啊~
正在天人交战的梁清子,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道法圣师点了名。
梁清子原本并不打算将这一潭浑水引到自己的身上,但看到宋司司一脸得逞的表情,竟破天荒地好奇她们究竟给自己下了什么套。
再者,毕竟门派大会是宋司司的提议,若是自己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便也勉强算得上死在宋司司的手里吧?
如此好的机会,怎么不抓住呢?
或许,是时候给宋司司加点戏份了。
因此,梁清子只是讨巧地说道:“这秘籍既是在玄岩洞中发现的,便属于师父,属于玄辩门,我没有任何意见,任凭师父处置。只不过……”
宋司司仿佛早就知道梁清子要拒绝一般,当下拦住了她的话头:
“只不过什么?十一师妹放心,不管怎样,玄辩门都一定会护你周全的。师父既然已经允诺玄辩门弟子皆可修习秘籍,你的功法自然也会有所长进。”
话行此处,梁清子才明白,原来宋司司急着开口,并不只是要将她逼到绝境,更是为了确定她的身份——向众人确认,她两清仍然只是玄辩门的外门弟子,而非一人之下的副掌门。
梁清子暗暗摇了摇头,心中叹道,难怪自古女主女配水火不容,到底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谁又能甘心做了别人的垫脚石呢?
这不就巧了?
今天就让宋司司遇到一个!
梁清子巧笑倩兮:“七师姐别心急,我是想说,只不过,若只是让各门派来观礼,似有不妥。秘籍到底不是我玄辩门一家之物,虽是在玄岩洞中被发现的,却也算是整个江湖的大事。若我玄辩门独吞,未免将来落人口实。因此徒儿建议,不如将秘籍浅层内容摘取一部分,传授于众门派。如此一来,不仅可以平息各门派对我玄辩门的敌意,也可请众人助我们共同参悟秘籍。”
道法圣师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好!为师不曾想,清丫头居然有如此眼界和心胸!不愧是我玄辩门的副掌门!传我命令,自今日起,三日后,众弟子齐聚居安殿,给清掌门正式行师礼!十日后,给各大门派广发请帖,邀他们齐聚玄辩门,共贺秘籍出世。”
!!!
由此,宋司司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身份既定,门派大会近在眼前,道法圣师遂了心愿,老九却心疼起这么涉世未深的十一师妹。
不对,现在应该叫清掌门了。
“十一师……掌门,你明知宋司司她们没按好心,为何还要应承她们去开个什么门派大会?你可知,这门派大会一开,你的性命难保!”
梁清子的嘴角微微上扬:“什么掌门不掌门的,九师兄快别笑话我。多只是宋司司说的也对,秘籍的事情迟早是瞒不住的。秘籍既是我译出的,以后总归免不了一身麻烦。”
老九的眉头拧成个“川”字:“话虽如此,但毕竟……”
“九师兄。”梁清子打断了老九的话,“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
这边玄辩门内勾心斗角,另一边,各大门派接到玄辩门的帖子,也开始纷纷揣起了鬼胎。秘籍一出,江湖震荡!门派大会的日子还没到,玄辩门倒是来了一拨又一拨试图盗走秘籍的人。
道法圣师和三个主事师兄早有防范,自然不会让秘籍这么容易就被盗走。好在各门派也不是傻子,派出的力量并不下死手,只是试探。
夜黑风高,某处高山中的规整小院里,烛火摇曳。
“主子。”
一个黑衣人,带着斗笠,整张脸隐在阴影下,看不清表情。
一张宽大的木桌后面,一个青衣男子正闭目养神,听到黑衣人的话,也不睁眼,只是问道:
“玄辩门,可查清楚了?”黑衣人低头道:“属下已查清,玄辩门发现的那本秘籍,的确是在玄岩洞中被发现的。据说这本秘籍是被玄辩门的一个小姑娘译出来的。”
“小姑娘?”男人语气冰冷,似是不信。
黑衣人冷汗直下,赶紧说道:“据属下探查,这个小姑娘本是玄辩门的外门弟子。秘籍译出之后,现在已经破格成为玄辩门的副掌门了。”
听到这话,男人的眼眸微动,从阴影中走出,刀刻一般的轮廓映照在烛光之中。
违和的是,那张鬼斧神工般的右脸颊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主子。”黑衣人继续道,“那玄辩门如今为了秘籍广开门派大会,遍邀各门各派。如今玄辩门已成了众矢之的,很多人都在暗地打秘籍的主意。现在的玄辩门热闹得很,只是属下最近得知,我们苦苦寻找多年的古玉,很有可能也在玄辩门内。主子,我们可要接着秘籍的机会,去一趟玄辩门?”
温一灼笑了笑,只是这笑扯动一侧嘴角,带着右脸的刀疤也跟着动了动。
“有好戏看,自然要去。”
已经荣升副掌门的梁清子,完全不知道此时各门各派打得主意,只一味关注眼下的幸福。自从当上副掌门之后,她的衣食住行的档次直线上升,大权在握,颇有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气势。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好的话,那就是三位主事师兄一直来“请求”副掌门,尽快接管门派事务。
换句话来说:一天天的,别光吃不干活。
然而梁清子是天下第一潇洒人,穿书之前便不喜欢这些来往应酬的人际事务,穿书之后更是将这一特性贯穿到底。
因此她也只是担了一个副掌门的虚名,一切事务都有九师兄来代她处理。
转眼十天已过,门派大会如期举行。
早在门派大会前几天,各门各派就陆续提前到了玄辩门,纷纷拜访梁清子,美其名曰是一定要见见将秘籍译出的“神人”,实际上都是想看看这位短时间一跃成为玄辩门副掌门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有没有可以拉拢过来的可能。
各大门派想得很清楚,一个不入流的外门弟子,一跃成为副掌门,不服气的人一定如过江之卿,因此现在梁清子最着急的事情,莫过于笼络人心。他们这些各门派有头有脸的人亲自去见她,她还敢端着架子不见吗?
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梁清子真的敢。
是以,玄辩门外出现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后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一幕:各大派的掌门齐聚朝一堂正厅,求见的却是副掌门。
而此刻的梁清子,为了躲清静,早就悄悄跑到玄岩洞去了。
玄岩洞内,梁清子正悠闲地晒着太阳。
系统突然冒出来道:“清清宝贝,门派大会快开了,你一直躲在这里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梁清子眯着眼睛,将一只手伸到阳光里。“不就是一群老头子吗?有什么好看的。”
系统的声音也懒懒的:“谁说掌门都是老头子了?”
梁清子双眼一亮,将头转向虚空中的某处:“怎么?有帅哥?”
系统白了她一眼:“原书中也开过门派大会,你难道忘了谁来了吗?”
“谁?”
“苏瑾。”
梁清子这下子彻底清醒了。苏瑾是谁?那可是原书的男主啊!宋司司的官配!端朝雄霸一方的墨南王!虽然当今皇帝几次三番想要除掉他,但偏偏苏瑾每次都用主角光环躲了过去。
如此人物,梁清子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也要来门派大会。
像是看透了梁清子的心思,系统提示道:“苏瑾不光是端朝的墨南王,还是紫灵山庄庄主的亲传弟子。”
梁清子恍然!
原书苏瑾和宋司司的结局,就是荣登九五,一个称帝,一个为后。如果苏瑾早就存了夺位之心,那么江湖势力就是他必不可缺的助力!
苏瑾对宋司司,那可真是一往情深,完全承袭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撩妹套路,对宋司司一脸痴汉表情,对别人则是“生人勿近”,万年不化冰块脸。梁清子在看原书的时候,将完美男人苏瑾从里到外YY个遍,做梦都想有个苏瑾一样的男人,脚踏七彩祥云,来成为她的盖世英雄
那是梁清子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穿书,成为书中的一个角色,有机会认识真实的苏瑾。
系统贱贱的声音再次传来:“男主驾到,你不去刷一下存在感?”
对此,梁清子对自己有十分清醒地定位:“男主的标配是女主,所以苏瑾只能是宋司司的。”
系统正要开口,只听梁清子继续道:“不过,为了找死,勾搭男主,义不容辞!”
浩浩荡荡的门派大会,就在一片对梁清子的期待声中开始了。
众目睽睽之下,梁清子作为副掌门,随着道法圣师走向尊座。刚刚落座,最近求见被拒的掌门们便迫不及待地开始发难。
“想来,这位便是清掌门了吧!这几天清掌门倒是清闲自在,让咱们几个真是好找啊!”
梁清子听这话茬,便猜是来找茬的,于是毫不畏惧地对上来人的眼睛,坦然说道:“原来是千机阁的莫掌门,在下琐事繁多,不善应酬,失敬。”
说完,梁清子还给了一个颇为挑衅的眼神,心中暗想:顺利一点的话,说不定今天就能完成寻死大业了。梁清子越想越兴奋,当下眼神也越发凌厉,她身着一身稳重的紫粉色掌门服,又处于高高的尊座之上,乍一看去,颇有种普天之下,唯吾独尊的气势。
梁清子的眼神突然变化,让莫宏深心中一惊!
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个靠运气上位的小姑娘,没什么本事,莫宏深才敢上前喊话。如今看来,这清掌门却与传言很是不同。眉眼之中的挑衅,竟透出一丝狠绝和凌厉!
看来这是个高手!
否则她怎么会有这样的胆量?
莫宏深不敢再托大,当下变了口风:“清掌门客气了……咱们几个也没有旁的事情,只是对您好奇而已。如今得见真人,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呀!”
梁清子一愣!
这个茬找的,怎么有点不太对味呢……梁清子强行淡定了一下。
看来自己得激一下这些自诩清高的老头子。
“这个……”梁清子故作深沉地说道,“在下初登副掌门之位,琐事繁多,分身乏术,还请各位掌门,见谅!”
梁清子故意将“见谅”两个字咬得很重。
小样,让你们装清高,我故意踩你们的痛处,不信你们还不发飙!
这下子,不光是莫宏深,在场众多掌门皆是变了脸色!
好猖狂的口气!
好傲人的气势!
江湖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如此猖狂的人了!
一个默默无名的小丫头,敢如此口出狂言,要么她有强大的靠山,要么她有高深的功力。
放眼望去,能在江湖上留名的屈指可数,梁清子若真有靠山,也不至于只在玄辩门做个外门弟子了。
难道说,梁清子发现秘籍并非偶然?
难道说,梁清子隐藏了自己的功力?
难道说,梁清子是个绝世高手?
震惊于自己的想法,莫宏深不敢再造次,默默退了下去。
宋司司看着十分着急。原本以为在门派大会开始之前,挑拨各门派的掌门请见梁清子,再故意透漏褚梁清子故意躲着不见的消息,就会引起各大门派对梁清子的厌恶。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梁清子根本不在乎各大门派对自己的态度,反而自己推波助澜,巴不得各大门派越讨厌自己越好。
为什么?
为什么梁清子毫不在意自己的声誉?
凭什么?
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凭什么梁清子好不珍惜?
宋司司越想越气,当下心生一计。
“师父,弟子斗胆。今日既然是门派大会,我玄辩门就有责任让各位掌门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道法圣师为了秘籍闭门苦修三十余年,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的盛事了。更何况,这次门派大会由玄辩门主办,这更让他觉得面上有光。
“依你该如何?”
宋司司巧笑倩兮:“依弟子所见,清掌门初登掌门之位,众弟子都还没见过清掌门的功力,只怕下面有不服的人,清掌门日后难以服众。故而,弟子斗胆,请清掌门接受众人的挑战。今日各掌门皆在,也可给我们做个见证。”
宋司司此话一出,老九的目光便像刀子一样甩了过来。
宋司司却似没看见一样,继续说道:“但若只是我门中比武,未免乏味。因而其他门派若有好奇者,也可向清掌门请教。若是清掌门能将咱们一一打过,想来就不会有人再说清掌门的闲话了。”
“师父,万万不可!”
老九腾的一声起身,上前行李说道:“纵使比武,也应是我玄辩门内部的事情,怎可在门派大会上解决一派事务?未免太煞风景了。门派大会本是各大门派争奇斗艳的日子,既然七师妹想要看比武,比如就请各门派高手们随意挑战。”
“玄九此话,可是把咱们都当成供人取乐的猴子了吗?”
一道悠然的声音从座席上传来,众人寻声看去,却是苏瑾。
老九拱了拱手道:“原来是紫灵山庄的苏少侠。我并非此意,请您不要……”
“并非此意?”苏瑾不依不饶,“那便让台上那位打一回合,又有何不可?”
“可是清子她……”
“退下!”
道法圣师的声音传来:“既然如此,清丫头,你尽力就好。”
道法圣师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早知道,秘籍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必会在江湖上掀起一阵血雨腥风。而作为这场风暴的核心,梁清子无论如何都是躲不过去的。他玄辩门能护得了梁清子一时,护不了她一世。早晚都会有人找她的麻烦。
更何况,紫灵山庄乃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名门正派!苏瑾作为紫灵山庄的亲传弟子,地位本就不低。他开了口,就连道法圣师都要给他三分颜面。
玄九焦急地看向梁清子,却什么办法都没有。
这边,梁清子终于觉得看戏看够了。以前身在书外,看着宋司司和苏瑾,是带着主角滤镜的,只觉得男帅女美,天造地设。
可是如今她与书中的梁清子易地而处,身临其境,才发现这苏瑾帅则帅已,但是对上宋司司,多少显得有那么点脑残。
梁清子起身,缓缓走到中央。
“你们,谁先来?”
没有虚伪至极的客套,没有虚头巴脑的谦虚,甚至没有任何铺垫,梁清子上来直指众人。在场众人皆是老狐狸洞中修炼成精的,促进面对如此直白的挑战,倒是没了刚刚那股兴致勃勃想要看戏的念头。
梁清子等得不耐烦,在中央十分不雅地伸了个懒腰。
“到底有没有?我还等着回去吃冰西瓜呢!”
宋司司环视周围,见没有任何一个人有上来的意思,心中暗骂果然是一群老狐狸。这个话题是她起的头,此刻她再不上,那真是打了自己的脸了。
“想来各位一定是畏惧清掌门的大名,这才不肯赐教。既然如此,便由我先来吧。”
宋司司脸上笑意不减,话音刚落,便利剑出鞘,飞身向梁清子刺去!
宋司司这一件十分自信。因为以他对梁清子武功的了解,这一刺,梁清子一定会向左闪躲。于是宋司司故意向右虚晃一招,紧接着整个人全力向左刺去!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梁清子不仅没有向左躲闪,她就站在原地,一步都没有动!
怎么可能?!
宋司司大惊!
梁清子居然转变了路数?
难道这是绝世秘籍中的招式吗?
无暇顾及宋司司的震惊,梁清子此时简直是心花怒放!
刚刚听到宋司司要挑战自己的时候,梁清子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简直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早知道用武功逼迫宋司司,就能引得她挑战自己,那她还费这么多事做什么?
直接假装不敌,然后往她的剑上一摸脖子,不就完了吗?!
是而,刚刚梁清子故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喜滋滋地等着宋司司的剑刺来。
可是啊可是,她也万万没想到,宋司司的剑,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刺偏了……偏了……了……
众人看去,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奇怪的场景:
宋司司全力刺去,梁清子纹丝未动。
不知什么原因,宋司司突然整个连人带剑就跑偏了……
梁清子甚至没有出手,就打败了玄辩门入室七弟子,宋司司!
众人建简直觉得难以置信!
这到底是多么强大的功力?!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虎狼之词女生版“进来坐吧。

下一篇: 大叔好棒快一点txt小说|苏瑾原本在江

本文标签: 肉质 徒儿 六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