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他叫藤江明义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他叫藤江明义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53:44

“他叫藤江明义,今年二十二岁,港南高中毕业,和我在同一个高中毕业的,如今在角红商事上班,我们从高中毕业之后分手了,我一头扎进了娱乐圈,顺风顺水,更被誉为平成世代的少女歌姬,在各个荧屏上星光璀璨,而另一个却泯然众人,干着一份平庸的工作,吃着垃圾食品,看着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肥胖,渐渐变得不愿意出门。”冲野洋子回忆到。
“我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了!”源宗神再听完叙事之后点点头看着尸体以源宗神的感觉这很有可能是一起诬陷杀人案,而且还是那种十分狗血的诬陷杀人案。
“现在的问题就是证据了!”源宗神看着房间,每一起案件的判断都需要有足够的证据,尤其是自杀和意外事件,这是对于一个生命的负责。
“冲野小姐你先去外面等着吧!”源宗神点点头:“凭借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你暂时是无罪的,但是你还需要配合接下来的调查!”
“是!”冲野洋子点点头:“我明白的!”
“源检!”九条玲子的声音传来,只见九条玲子带来了七名手拿工具箱,身穿检察官制服的男人:“七科到了!”
七科,东京最高检察厅特别搜查补特殊调查第七科,这个科室是村上渡木部长在看见警视厅的废物之后向德田有希检察长申请的科室,目前由源宗神负责,主要是对犯罪现场进行勘察,源宗神特地从东京地检那边要来了不少经验丰富的检察官。
“源检!”带头的检察官向源宗神敬礼。
“出警速慢了3分钟,回去加练!”源宗神说到:“好了,现在去给我把现场勘探了,让那些警视厅的废物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勘察现场!”
七科专业性还是很强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和谐和无关人员赶了出来,目暮警部对此还有很多的意见,七科拿着封锁线把整个屋子都给封锁!
“不用检查地面了!”源宗神看见刚刚拿出足迹勘探仪:“警视厅那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已经把现场足迹了,你现在现在看见的脚印没有丝毫意义!”
“九条!监控拿下来了吗?”源宗神看向九条玲子就问道:“冲野洋子小姐有没有作案时间?”
“就目前来看并没有!”九条玲子说到:“但是我们发现了另外一个人!”
“长官,我们发现了一个耳钉,根据冲野洋子供述这不是他的!”另外一名检察官拿着一个物证戴走了过来:“这是一名叫池泽优子的女明星的东西!”
嫌疑人锁定了一个叫池泽优子的女明星,源宗神蹲下身来:“池泽优子,不应该啊?”
“长官,地面上的液体已经鉴别出来了!”一名检察官接了一个电话马上跑进来说到:“地板上的液体鉴定其主要成分为纯净水。”
地面上的液体痕迹分部不符合“液体垂直或倾斜落在水平面上的飞溅痕迹”。
“另外,地面上发现一个新的凹陷处,根据比对确认是刀柄撞击产生,但是这个姿势就很怪!”检察官拿着一份刚刚发到邮箱里的报告说到
正常来说液体落在地上或别的地方即使发生飞溅也一定是中间。
即落地点的水最多,周围一定范围内有溅出的比较少的水,而且面积最大的水痕——落地点总是位于近似于整片水痕的几何中心的位置上。
“给微痕迹课做对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结案了!”源宗神把痕迹的照片递给九条玲子:“用冰块冻住的刀子,刀尖朝上固定在地上,死者的身躯重重的砸了上去,很愚蠢的手法但是很经典!”
此时警方对池泽优子的询问也已经接近尾声,如果以前的话目暮十三早就把池泽优子抓回警视厅了,但这次有检察院的人在,目暮十三也不好那么抓人。
而池泽优子也是死活不认账,现在只能从源宗神寄托希望了。
几分钟后
“抱歉啊,池泽优子小姐!”目暮十三又在一脸尴尬的道歉,但是这次源宗神没有发火,目暮十三刚才只是遵守自己的义务罢了。
“呵呵,我就说不是我做的啦,你们还不信,好了,我要走了,我可是很忙的。”池择优子一脸绿茶样,在场的所有人都厌恶的看着这个女星。
“谁说你可以走了!”源宗神一下子拦住池泽优子说到:“你不是杀人案的嫌疑人没错,但是有些事情你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
源宗神拿出了手机,只见视频中池泽优子用工具打开冲野洋子的门不就之后藤江义明进入,之后池泽优子快步离开,而藤江义明没有出来。
“虽然我们已经认定其为自杀。”源宗神露出一个自认为和蔼可亲的笑容:“你入室盗窃的问题!”
“什么……”池泽优子也愣住了。
“对了,我们还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你挪用了冲野洋子的税款给你自己报税,导致冲野洋子逃税漏税近乎三万美金,盗窃罪落实了!”说着源宗神就给我池泽优子拷上了从和谐身上顺的手铐,反正和谐不需要,等会还回去就是了
“你们……”
“等等,池泽优子小姐不是杀人案犯!”突然一阵声音传来,然后毛利小五郎直接刀在沙发上不管不顾的进入了推理模式:“首先,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地板上在死者的附近有一个圆型的凹坑,周围还有一些水………所以说,凶手就是无法把刀插入死者后背,却能让死者倒在刀上的——死者本人。”
“额,毛利老弟啊,死者是自杀的我们已经知道了,多亏了源宗神检察官呢!”目暮十三很尴尬的拍了拍源宗神的肩膀。
“那你们为啥抓她?”沉睡着小五郎很好奇
“偷税,入室盗窃,反正剩下的你不需要!”源宗神说到:“目暮警部,我们先走了,这个人给你们,做好笔录,东京地检估计快来接受了!”
“是!”目暮警部说到。北海道
十胜市
“严惩贪官,还我钱来!”
十胜市市役所大门紧闭,门前的防爆和谐全力控制着冲击着的人群。
“河井君,这样也不行啊!”在人群的后面两个年轻人走到一个老年人面前说到:“这样吧,我们合计了一下,凑了一点钱,这是我们的请愿书,您见识广,去趟东京都的最高检吧,再这样下去真的要死人了啊!”
“这……早坂君,不好吧!”河井真也看着面前的一打日元:“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冷了,这没了这笔钱日子会更不好过的啊!”
“没事!”早坂香摇了摇头:“我们大家都合计好了,我们派人去便利店打工怎么也能坚持一下,河井君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那好吧!”河井真也点点头。
…………………………………………………………………………………
东京都
“老人家,你需要帮助吗?”源宗神刚刚停下了车他就看见了河井真也在最高检门前来回走动,虽然日本老人并不希望有人去帮助他们,他们与其希望被当做弱势群体更希望被当做同样的人。
“那个,您是?”河井真也抬头看见了源宗神的检察官制服:“您是最高检的人?”
“哦,是的我是最高检特搜部的检察官,我叫源宗神!”源宗神说到。
“诶呦,可算见到特搜部的人了!”河井真也一下子给源宗神跪下了:“检察官啊,那十胜市太不是人了,他们和企业同流合污,贪污了我们的寒冬补助,这眼看就要冬天了,我们怎么活啊!”
“这老人家,你别这样!”源宗神这辈子头一次遇到这事,一下子也不知道咋处理,赶忙把河井真也扶了起来:“到里面说吧!”
“羽仁五郎,准备一间会客室!”源宗神扶着河井真也进了最高检的会客室,羽仁五郎给河井真也倒了一杯水。
“老人家,北海道那边怎么了?”源宗神看着河井真也问道,他也比较好奇,北海道最近几年的确有点问题,源宗神也了解过,贪官不少,但是好官也不少。
比如这个铃木直道,是目前的北海道知事,政绩一直不错,民声和官声也不错,但是北海道贪污腐败问题一直存在,尤其是与俄罗斯交界之处,前两年最高检还办过叛国案。
铃木知事做出了不少努力,但是北海道那边和俄罗斯美国方面勾结太深了一直无法根除,甚至出现了市级单位控制新闻舆论等问题。
“你看看,这是我们写的申诉信!”河井真也颤颤巍巍的从袋子里拿出一个信封说到。
“额……”源宗神接过信件却没有打开:“你向北海道地方检察厅申诉了吗?”
“怎么没有!”河井真也叹了一口气:“他们给我们的回答永远都是正在逐级反映,我也是被逼无奈才来东京都的啊!”
“稍等!”源宗神打开信封。
“这……”源宗神双手紧紧握着信封:“真是辜负了国家与人民对他的信任啊!”
源宗神转身看向河井真也:“老先生,这样您先住在最高检招待所,我会尽快办理手续,你放心这个案子,最高检特搜部接了!”
“谢谢!”河井真也又要跪下
“别!”源宗神干忙拦住河井真也:“这是我们的过错,行政方面试人不准,纪委方面纠察不严,检察方面办事同流合污,我们应该给你们道歉!”
“羽仁五郎,给这个老先生安排一个住处,招待所没有位置就给老先生开一个酒店。”源宗神把羽仁五郎叫了进来:“费用我出!”
“知道了!”羽仁五郎点点头:“另外有新案子下来了!”
“你先负责吧,如果不行把这些案子交给九条玲子也可以”源宗神拿上车钥匙冲出办公室:“我去特搜部一趟!”
日本最高检特别搜查部
“这是真的?”村上渡木部长看着面前的申诉信问道:“这可是极其严重的事情啊!”
“就是因为严重所以才要管!”源宗神严肃的看着村上渡木:“长官,让我带七科去吧,他们也该接触一下正业了!”
“这……”村上渡木迟疑了一下,严格来说他不想趟这浑水,但是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再不管可就是失职了
“手续下来还需要一点时间……”村上渡木还没说完就被源宗神打断:“没事,这次出行费用我掏,现在拖越久越不利于现在的局面!”
“这……”村上渡木愣了一下:“算了,你们去吧!”
“是!”
“收拾一下,准备去北海道一趟!”源宗神走进了七科的办公室:“贪腐案件,带好工具,五分钟后门口集合!”
车上
“源检,怎么突然要去北海道了?”一名七科的检察官问道。
“正常,这种跨区域办案很常见,这种临时没有通知就出发也很常见!”源宗神把信封交给那名提问的检察官:“自己看!”
“这……太不是人了!”那名检察官说到:“我们日本国还有这样的笑呲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源宗神冷笑一声。
检察院的车直接来到新干线车站,九条玲子带着河井真也已经等候在哪里了:“还有二十分钟发车!”
源宗神看了一眼表:“派个人去申请一间静室,现在进行询问!”
新干线车站提供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员工休息室
九条玲子坐在源宗神旁边,一名检察官在后面支上摄像机。
“姓名?”
“河井真也”
“民族?”
“大和族”
“年纪?”
“七十一岁!”
“描述一下吧!”源宗神点点头:“具体原因请描述一遍,谢谢!”
在经过基本询问后源宗神得到了以下信息
1994年5月至2017年2月期间,十胜市某部长安排某公司出纳被告人曾某某用和谐公款为其支付党费、购车费、家庭电费个人、家庭生活开支及支付其朋友的餐费、烟酒费、旅游费、修车费等私人开支53笔共计人民币三千一百万日元。
这位部长明知以上私人开支情况下,仍以虚开发票、虚列支出等方式在在和谐账目报销,在尝到甜头之后几人利用权利审批拆迁。
其在条约不公平下签署了条约,转让了海瑟株式会社的全部股权,但接收方与被接收方签订了补充协议,接收方没有义务帮助被接收方的债务进行偿还。“各位说说吧!”源宗神看着面前的各位同僚:“整整三亿日元,我严重怀疑这个十胜市的根子是不是已经烂掉了!”
“我认为有这种可能!”九条玲子点点头:“哪位老先生也说了十胜地方检察厅和北海道高级检察厅根本没有受理,北海道高级检察厅是没有特搜部的只能移交给我们东京地检或者是大阪地检进行搜查但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同志们!”源宗神看了看众人:“这次我们的工作可能很难开展,不仅是外患我们还有内忧,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不管是北海道高级检察厅还是十胜地方检察厅估计已经行成一条巨大的利益链条,这条巨大的锁链把一切都锁了起来!”
源宗神又把上辈子从事反贪总局时候的经验拿出来了:“我们可能会因此丢掉我们胸前的这枚徽章,但我们无愧于心!”
“源检,下命令吧,我们从那开始查!”一名检察官说到:“做法律这行的最不怕的就是报复,我们通过过国际法考试,不管去哪都能混的很好,离开日本司法界之前为人民除去一个毒瘤很值!”
“苍蝇老虎要一起打!”源宗神看着众人说到:“但是呢既然我们接受的是河井君的委托那我们就要从这个小苍蝇开始打,先把群众的问题解决了连萝卜带泥一起拔!”
“那我们先去十胜地检?”另外一名七科的检察官问道。
“不!”源宗神摇了摇头:“这就是我们的问题,之一我怀疑十胜地检也烂掉了,甚至在北海道高检里面有一只大老虎,所以我要求你们不到万不得已不准联系北海道高级检察厅,任何时候不许联系十胜地检!”
“那我们从东京地检拿支援?”九条玲子问道:“就凭我们这点人手,查个账本都费劲!”
“这是我们的第二个问题!”源宗神很郑重的看着大家:“说实话我对不起各位,其实这次行动并没有授权,意思就是这次行动我们是走在法律边缘的,根据村上部长的意思审核这次行动的文件需要三天,这三天内我们的支援只有远在东京的七科剩下科员!”
“这……源检,那调查令!”九条玲子突然说到。
“没事,我是正厅级一个地级市而已,我还是有权签署调查令的。”源宗神顿了一下,摸了摸口袋里的美联调身份证:“没事,你们只要知道调查令我可以负责签署就可以了!”
……
“真冷啊!”九条玲子摸了摸肩膀,十胜鹿追町虽然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但是目前也快进入冬天了,温度还是很低的,而源宗神一行人只穿着检察官的西服,哪怕是在东京都可以感觉到寒冷更不用说是在北海道了。
“找地方住吧!”源宗神看了看周围拿出一张一万日元钞票:“老爷子,谢谢你大老远跑去东京告诉我们这些,来给你,大冬天的谁也不好受,带我们去一下你们集合的地点吧!”
“这,不好吧……”河井真也虽然对面前万元钞票面露贪念,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收下钱。
“没事的!”源宗神摇了摇头:“我们应该对这次事件负责,日本地方小管理也方便,一个地区这么大的一个事件中央没有丝毫的察觉,这是我们的责任。”
日本最高检
会议室
村上部长,德田有希检察长,法务省大臣,和谐厅长,警视厅总监围坐在一章办公桌前,桌面上是七科的文件,源宗神个人资料和这次北海道的情况。
“各位,我相信各位应该也看见了,我们坐在这里就是为了讨论这次北海道的问题!”德田有希检察长率先说到:“这次贪污腐败的原因是因为北海道应东京都要求进行民生规划,本来就是利民工程,但是没想到现在变成了这样!”
“这个我知道,北海道偏远新城市修建公园和商品房吗!”法务省大臣点点头:“就是为了这个那些商人才贿赂这个叫佐伯鹰臣的知事?”
“根据目前的证据来说,确实是这样”村上渡木部长点点头:“但是这个市知事绝对没这么简单,群众都闹到市役所去了我们没有一点消息,这难道不是有问题吗?”
“这里面有问题!”法务大臣当机立断:“村上渡木部长,你们特搜部我看需要对你们检察官内部进行一次搜查了,别只盯着我们和谐!”
“这个问题我知道,以前我们特搜部没有管理好执法力量一直重怕和谐失控!”村上渡木点点头:“我做的不对,我做检讨!”
“话说!”德田有希检察长皱着眉头:佐伯鹰臣的事我们都不知道,源宗神那小子先知道了?
“对啊!”法务大臣看向警视厅总监:“就是啊,这都怎么回事啊?”
“唉!”警视厅总监白马说到:“有位老人是这次受害者他千里迢迢从北海道来到这里,在最高检门口源宗神知道了!
“话说这个源宗神谁给我介绍一下!”法务省大臣看着各大家问道。
“我来吧,他是我直属下属,我还是了解过的!”德田有希检察长拦住了将要起身的村上渡木。
在德田有希检察长解释下他了解了源氏第二顺位继承人,源氏集团太子,其实法务大臣很不满,这要是被检察厅方面带走了,这位同学情何以堪?
和谐厅的人小心地提出了个建议:既然这样,你们考虑一下,是不是先让地方检察厅把佐伯鹰臣规起来呢?我派人协助执行!
法务大臣立即表态:哎,厅长这个意见好,就由我们双规吧!那口气似乎已经代表这次会议做了决定,也没去征求一下主管警视厅的意见。现在是能最没做没做换怎么想的不知道,只见老师下意识地用指节轻击着桌面,看了看他,
会议渐渐显露出意见分歧,且针锋相对的意味越来越浓。
不行,太困了,明天两更给各位配个不是,现在我先睡了,太困了,受不了,各位也晚安哈,明天中午一更晚上一更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去床上等我 跪下趴好|罗太太变了脸

下一篇: 虎狼之词女生版“进来坐吧。

本文标签: 对着 他叫 卫生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