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小骚狗的羞耻任务 密林之中,突

小骚狗的羞耻任务 密林之中,突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51:04

密林之中,突然传出了一丝异响!
玄九和温一灼互看一眼,分别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警惕。
钟兰雪和李彤也已经做好了防备。
梁清子放心不下,便问道:“统子,这一波是什么人?是敌是友?是来抢武令碎片的,还是宋司司派来杀我的?”
但系统却没有回音。
梁清子皱了皱眉头。
系统现在回复她的频率越来越低了,很多时候她叫了很多次,系统都不会回复她。
难不成这系统出了bug了?
梁清子有点慌,她要回去全靠着系统提示,若是系统出现了bug,她就永远都回不去。
这边梁清子还在神游,密林之中却突然窜出了一伙神秘的黑衣人,拦住了五个人的去路!
温一灼和玄九跳到前面护着三个人。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当街拦路?!”
为首的那个黑衣人说道:“受人之托,向各位求一样东西,若诸位将东西留下,我们不会为难各位。”
玄九道:“笑话!我们武林中人身无常物,有何东西值得你们抢去?”
黑衣人说道:“不是别的东西,正是诸位身上的武令碎片!”
温一灼冷声笑道:“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音一落,黑衣人群起围攻,将五个人牢牢的围在了中间。
玄九和温一灼抵了大部分黑衣人,但奈何黑衣人的数量太多,钟兰雪和李彤也在拼命厮杀,四个人竭尽全力将梁清子护在中间!
黑衣人也逐渐发现,武令的碎片一定就在梁清子的身上!
“攻击那个女人,武令的碎片一定就在她的身上!”
为首的黑衣人命令一下,剩下的黑衣人全部都用尽全力,朝着梁清子的围攻过来!
清子本来武功并不高,能够成为武林盟主,靠的是系统给她的提示。如今系统无辜消失,她一方面担心系统bug,一方面又想着身上的武令碎片,一时失神,猛不妨被黑衣人砍了一刀!
梁清子吃了一痛,只能由着身体的惯性,去躲过这一招!
“清子!小心!”
温一灼见梁清子今日身手不佳,便飞身到她身边,将她护在了一侧。
“小心!”
温一灼抬脚踢开了一个黑衣人!
玄九也发现了梁清子今日的异常,不再恋战,两个人一左一右护着梁清子,以免她再受伤。
黑衣人见这么多人都打不过这五个人,心下一狠,便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都集中在梁清子一人身上!
他自己去引开温一灼和玄九的注意,用眼色暗示另一个黑衣人,趁着梁清子不妨,向她身后猛攻一掌!
噗!
梁清子身受重伤,吐出一口血来!
与之前受内伤的时候感觉都不一样,梁清子仿佛觉察到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周围的声响也越来越小……
自己是要死了吗?
这些人是宋司司派来的吗?
如果自己就这样沉睡过去,再次醒来,会回到自己的世界吗?
梁清子任由自己的思想不断发散,最后留在她眼中的景象,是温一灼和玄九两个人大惊失色的神情!
然后,梁清子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当梁清子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回到原来的世界,却也不是书中的世界了。
她只觉得周围一片黑暗,只有远处一束金光投下。
这是什么地方?
系统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清清宝贝,欢迎来到你的精神世界。”
梁清子被吓了一跳!
“统子!你回来了?!你能听到我说话了?!”
系统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方才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有听到你叫我,只不过我没有能力回答你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出bug了?”
系统说道:“由于你强行更改了许多原书的故事情节,导致情节与原书背离太多,系统出现了重大的故障,没办法,系统只能强行升级,更新故事线。在这更新的过程当中,我只能陷入沉睡,不能再给你任何提示了。”
“什么?”梁清子大惊失色,“不行呀,没有你我可怎么办?我连江湖人的截杀都躲不过去,恐怕明天都活不过!那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更新完?”
系统说道:“这个可说不定,可能一两天,可能一两个月,也有可能十年二十年……”
梁清子头上飞过三条黑线~~~
“你是在逗我吗?”
系统道:“你看我这严肃的样子,像是在逗你吗?”
“到底怎么样才能更快的恢复,我能替你做什么?”
系统说道:“如果你能在原书的世界中,找到五颗能量石,用来修复系统,不出十天我就可以更新好。”
“能量石是什么?”
系统介绍道:“这能量石是我们埋在书中世界里,为了拯救自己铺的后路。之前,我也遇到过许多像你这样的宿主,为了改变书中某些人的命运,不得不更改一系列的情节。这都是蝴蝶效应,一旦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后面的故事线都将跟着更改。比如你改变了钟兰雪的命运,她不会在嫁给惠志轩,那么她后面势必还有其他的情节,会牵扯到其他的人。而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就说不定就会引起主线的大变动!这些大变动对于我们系统来说,是一次次巨大的挑战!若是改动的太大了,牵扯到了主线的更改,那么系统就会出现bug。若是宿主仍然强行改变主故事线的话,系统就会崩溃。那么宿主将永远留在原书的世界中,无法回去。”
梁清子第一次被系统说的话镇住了!
原本系统对她说,书中的情节不可随意更改,她还没当一回事。她固执地认为,只要不改变主线的故事,其他炮灰的命运基本上是能救就救。
但她却忘了”蝴蝶效应“这四个字。
她现在拯救了钟兰雪的命运,还想将钟兰雪和玄九放在一起组CP。这玄九虽然在原书当中也只是一个路人甲,但两个路人甲放在一起,还会只是路人吗?
梁清子第一次对自己的选择陷入了思考。
“五颗能量石要怎么找?”系统说道:“这五颗能量石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分别对应五种不同的方位。金属性的能量石,位于西方名,叫革石;木属性的能量石,位于东方,名叫展石;水属性的能量石,叫做润石,位于北方;火属性的能量石,叫做炎石,位于南方;土属性的能量石,叫做沃石,位于整个端朝的中心,便是京城。若是你能够找到这五种能量,我便能尽快修复自身,完成更新,尽快回来帮助你。”
梁清子说道:“可是这五块能量石,除了那块沃石在京城,地点确定,其他的四块,东南西北,这范围也太大了,我要到底要去哪里找?”
这时,系统的声音渐行渐远,越来越小。
“我的能量只能支撑着我到这里了,其他的都要靠你自己了,希望你尽快找……”
说到这里,梁清子突然感觉四周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连那仅有的金光都没有了!
“统子!统子!你别走啊统子!你再跟我说一说……”
但系统却再也没有了回音。
“清子!清子!醒一醒清子!”
梁清子听到仿佛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温一灼的脸。
“清子,你终于醒了!”
看到梁清子终于睁开了眼睛,温一灼的眼中绽放出了狂喜的神色!
“你已经昏迷七天七夜了,可吓死我们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梁清子只觉得自己躺在床上,浑身虚弱,浑身汗津津的。
温一灼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梁清子便知道,这几天他都没有休息好。
“你的脸色现在十分苍白,没有一点血色,我这就去叫大夫。”
“别……”
梁清子虚弱地抓着温一灼的手。
“我这是怎么了?”
温一灼担心地说道:“我们在郊外被那群黑衣人设了埋伏,你受了重伤。千钧一发之际,云城派的人发现了异常,赶到这里,救了我们。你昏迷了三天三夜,伤势一直不好,反复高烧,后来还是云城派的人请了当地的名医,才救了你一命。但是你却一直都昏迷不醒。”
云城派……
梁清子想了半天:“哦,是曹启明的门派……其他人呢?九师兄呢?”
温一灼说道:“武令碎片的消息传了出去,不光咱们这里受到了截杀,连青山派和楚门也未能得幸免。现在江湖上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得知兰雪和李桐也参与到了武令的碎片当中,青山派和楚门全部都遭到了劫杀,损失不小。兰雪和李彤担心,便要回自己的门派看一看。但这边又放心不下你,因此为难了好几日。我想着咱们现在在云城派修养,他们在这里也是干着急,不如回去看一看,倒可以放心。兰雪一个女孩子家,武功一般,我便让玄九送她回去了。但玄九走之前对你非常挂心,让我们务必留在这里,等着他回来。”
梁清子点了点头。
没想到自己竟然昏迷了这么长时间!
再回想到自己梦中梦到系统的事情,心中更加觉得匪夷所思。
她原本觉得作者送她进来体验原书女配角的行为,十分荒诞,却万万没想到这个全知全能的系统,竟然会因为自己改变了情节而崩溃!
看来以后不能够再随便更改情节了……
“清子,你现在觉得怎么样?饿不饿?渴不渴?需要什么我去帮你做。”
梁清子看着温一灼疲惫的神情,心中不忍。
“你去,好好休息。”
温一灼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我一定要陪着你!”
梁清子无奈:“你休息好了,才能照顾我。”
温一灼还是摇头:“不行!我答应了玄九,会寸步不离地看着你!我不累,回去了也睡不着。能陪着你这样静静地聊着天,我高兴。”
梁清子叹了口气,这才问道:“这云城派出端朝的什么地方?”
温一灼一愣,不知梁清子问这个问题有何深意,却也回答道:“云城派位于整个端朝的西方,我们最一开始说要来西侧找寻那一片武令的碎片,云城派便是最后一站。”
云城派就位于端朝的西侧?
那这里会不会有能量石?
会不会有武令的碎片?
梁清子心下焦急,恨不得自己马上就好!
“我想洗个澡,觉得身上乏得很。”
温一灼点头:“你身上有伤,此时还不宜沐浴。我让侍女进来服侍你吧!”
苏醒后的梁清子恢复得很快,或许是因为云城派调养有方,没过两天梁清子就痊愈了。
虽然心里着急,想要去找能量石和武令的碎片,但温一灼却劝她虽然痊愈,也许疗养,一定要在这里再休息一段时间,顺便等着玄九回来。
曹启明见梁清子恢复,也十分高兴。
这一天,他怕梁清子病中烦闷,便提出要带她去云城逛一逛。
一行人在街上逛着,曹启明在兴致勃勃地对他们讲着云城的各种趣事,梁清子却觉得兴致缺缺。
突然,一群人慌里慌张地从对面跑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曹启明问道,“出了什么事?”
这些人见是曹启明,纷纷说道:“不好了,曹少侠!山上的野兽又发了性了!”
“什么?!又发性了?!这才过了几天呀!”
“唉,谁知道呢!那些野兽现在发性的时间越来越短了!以前还能摸着个规律,现在竟然三天两头的发起性子来!隔壁村子的李大哥,听说昨天被那野兽咬伤了腿呢!现在大家都不敢再到山上去了!”
说完,这人便慌里慌张地跑了!
“这是出了什么事?”梁清子和温一灼问道。
曹启明叹了一口气:“我云城派一向太平,只不过……哎!山上的一些个猛禽野兽,每隔一段时间总会不知为何,性情暴躁,下山伤人。若说春天里,这些野兽性情难免暴躁。但近些日子,我们却发现这些野兽暴躁的期限越来越短了!甚至每三五日就会下山伤人一次!开始云城派经常去巡视,但谁想到,这些野兽发起性子来,那体力竟比平日强十倍甚至百倍!我们云城派一众人上去,进却抵不过一只猛兽!这些猛兽已经伤了很多人,我云城派为此也是十分苦恼,只能再加强巡逻,多加派点人手,可是却治标不治本。”
温一灼问道:“野兽不会无缘无故的暴躁,它们一定是受了什么东西的影响,你们有没有上山巡查过?说不定是人为的!”曹启明摇了摇头。
“你说的这些我们全部都探查过,但山上却并没有任何异样,我们几乎快要把那山上翻了个底儿朝天了,也没有发现什么药粉,或者是捕兽夹之类的。山上十分太平,但这猛兽就是无缘无故的暴躁。对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怪事,那就是不光是野兽暴躁,人也会莫名其妙的暴躁。据这里的村民反应有,的时候,他们家里的人会突然间不知为何就性情大变!像是完全不像他平时的这个人一样!而这些人在发了疯之后,一两个时辰便会恢复正常。可是据他们说,自己完全不知道那一两个时辰之内发生了什么,自己又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这么邪门儿!
梁清子皱眉,脑中快速思索。
这事情竟然跟青山派山洞里的事情一模一样!
“咱们去山上看看吧!”
温一灼有些担心:“可是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我没事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体真的已经恢复了,梁清子还上下跳了几下。
“你看,我真的已经恢复好了!”
曹启明平时见到的都是在课堂上严肃的梁清子,倒是没有见过她私下这么活泼的一面。
“没想到清掌门私下里的性格是这样的,倒是让我吃了一惊。”
梁清子笑着说道:“玄辩门修习的时候,咱们是夫子与学生的关系,但是私下里我们年龄相仿,就别搞那些有的没的了,没得闷坏了人。”
曹启明也笑着点头。
“刚才清掌门说要到山上去看一看,但师父不会同意的。毕竟那山上现在野兽正在伤人,莫不如过了这几天,等山上消停了,然后咱们多带点人手再去。”
温一灼点头表示同意。
但梁清子心急如焚:“就是要赶在野兽暴躁的时候去,才能查得到到底是什么情况。到时野兽全部都恢复了正常,还去调查什么呢?”
“可是如今你二位都在我云城派,若是玄辩门和囚曦谷追究下来,有个什么万一,我云城派……”
“放心,玄辩门和囚曦谷都是讲道理的门派,不会让你们白白受冤的。再说了,就凭我们的本事,也不会轻易受伤,你说是吧,温一灼?”
温一灼看了看梁清子:“若是以前,你还未必真的能受伤,但是现在嘛,可是说不定。”
这一言倒是提醒了梁清子。
她现在是没有系统在身的人了,若是再遇到什么危险,很难保证自己不受伤。
但没办法,自己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先集齐五块能量石,才能召唤回系统。
看来在这之前,只能自己先挺一阵的。
耐不住梁清子的要求,最终温一灼和曹启明还是带她一同上了山。
几个人在山上仔细探访,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原本梁清子以为,这云城山上定是会有跟青山派相似的磷粉,或是其他物理手段,营造出的假象。但仔细一一找,却什么都没有。
但这野兽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暴躁呢?
要么是药物所为,要么是人为!
可这方圆几里之外都没有人啊!
难道是撒了什么药物?
三人又在山上仔细检查了一边,并没有发现药粉一类的东西,就连山上的气味也并没有什么不对。
难道这野兽是因为吃了什么东西吗?
“算了,清子,今天天色已晚,我们改天再来吧。”
众人寻访未果,只能先回了云城派。
晚膳,梁清子茶不思饭不想,觉得这件事情越想越可疑。
山上什么都没有,怎么就会引得野兽性情大变了?
曹启明注意到了梁清子的异常。
“清掌门还在想山上的那件事啊!”
梁清子没有回应,没点头也没摇头,曹启明便知他没有听清自己的话。
“清掌门?”
曹启明推了推梁清子,梁清子这才反应过来。
“啊,我还在想,只是百思不得其解。”
曹启明说道:“这种事情,在云城也发生了好些年了,若是这么好解的话,也不会耽误到今天了。”
看到梁清子为了此事闷闷不乐,曹启明便说道:
“吃过饭之后,我带两位去看一下我们云城派的宝贝吧!”
梁清子一听来了兴趣。
“什么宝贝?”
曹启明说道:“是我师父几年前在山上得的一个宝贝,一块闪闪发光的金色的石头,好看的紧!有大师说,这是云城的祥瑞之物,供起可以保佑我云城一派平安祥和。故而从那时起,师父就把它奉为了我们云城派的宝贝!”
一块石头?
梁清子兴致缺缺。
影视剧里经常有古人赏石的情节,这些所为的奇石,要么奇形怪状,要么上面刻着一些不知所云的文字。
曹启明带着梁清子和温一灼到了存放金石的地方。
那石头在外形上看着与其他的石头无异,但若仔细一看,对着阳光,倒也有几分晶莹剔透。自身向外散发着光芒,果像宝石一般。
“的确是个宝石,难怪会成为你云城派的宝贝。”
突然,梁清子心下一转!
金色的……石头?
金……石?
“你们云城派出现怪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曹启明思索了半天,说道:“我也记不太清了,大约也是七八年前吧!”
梁清子心里存了个疑影,半夜睡不着,索性不睡了,打算去找温一灼聊聊。
但还没等到温一灼的房间,便听到温一灼在房间里面大发雷霆!
梁清子觉得奇怪。
认识温一灼这么长时间,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
“温兄,这是怎么怎么了?”
温一灼见梁清子到来,本能地想要压下火,却又抑制不住心里的一股暴躁,只能忍着脾气说道:
“没什么,我累了,要睡了。”
梁清子却察觉到了温一灼的异常。
“这是怎么了?没事吧你?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大家帮你参详一下……”
“我都说了没什么事情!你烦不烦?赶紧走吧,赶紧走!”
今天的温一灼似乎十分反常。
或许是因为囚曦谷出了什么事?
梁清子不再问,独自关上门,留温一灼一个人在房间里。
她叫来随身跟着的暗卫。
“你们家主子最近有什么异常吗?囚曦谷中可发生了什么让人烦心的事?”
那暗卫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有发生呀,最近囚曦谷中一切正常,主子一直都跟您待在一起。“
这就奇怪了!
温一灼为什么会突然间心性大变?
等等!
突然心情大变?!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 北凝没有想到

下一篇: 去床上等我 跪下趴好|罗太太变了脸

本文标签: 密林 羞耻 小骚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