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我就蹭蹭不进去 私人会馆,一

我就蹭蹭不进去 私人会馆,一

作者: 来源: 2021-10-23

私人会馆,一辆银魅劳斯莱斯停在门口。只见车上的一男一女相继走了出来。
北凝来到封迟暮的身边,挽上了男人的胳膊
“迟暮哥,大家都已经到了吗?”
封迟暮将钥匙丢给身边的服务员,带着身边的小人儿走了进去。
“他们一听到我要请客,恨不得坐着飞机跑过来。”
听了男人的话,北凝的脑子里已经有了几个男人的画面。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经理的引领下,北凝和封迟暮来到了整个尊皇最大的VIP包间。
两人还没进去时,就听到了房间里热闹的声音。
经理上前推开门,封迟暮拉着北凝的手一起走了进去。
原本热闹的众人在看见进来的两人后,先是安静,随后边喊边拍着手
“快点欢迎咱们今天的大金主封大老板,还有我们的小美女小挽挽!”
段方祺说着,一旁的众人便跟着一起欢呼起来
原本北凝还以为只是沈锐他们几个好友一起而已,却没想到今天来了这么多人。
有些她也认识,比如赵氏科技的公子赵奕柯,孟氏酒店的孟延皓
雷氏房地产雷峥。还有很多她不认识的。
不过可以说,这一屋子的人都是和封氏集团向来交好,想来和她迟暮哥,不对,是老公的关系也不错。
见一屋子人的哄闹,封迟暮笑了笑,带着身边的小女人坐到主位上。
两人坐下后,桌子旁的一群人也跟着坐了下来。
“我说迟暮呀,你今天很反常呀。咱们这些个人可是很久没聚的这么齐了。我们大家刚刚还说你是不会平白无故把我们叫出来的。”
说话的是孟氏房地产的孟峥,北凝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听说两年前结婚了。
果然,发福了…
听到孟峥的话,一旁的赵奕柯紧跟着道
“这还不明显嘛老峥,你没看我们小美女北凝坐在迟暮的旁边吗!还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可还记得大家上次聚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一年前哈,那时候咱们这一屋子人都带了女朋友和女伴来。结果就迟暮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
“对对对,我记得这事!当时呀咱们还和迟暮说让他赶紧找一个,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还一个女朋友没有。
我还记得当时老孟急得就差把自己女朋友给迟暮了。”
北凝听着那些男人的话,转头看向身边面带笑容的男人,挑了挑眉,小声问
“老公你这么可怜的嘛?”
到是封迟暮,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贴在北凝耳边说
“不然怎么能等到我这么好的挽挽呢?”
北凝听到男人的话后开心的咧起嘴笑起来。
到是一边的男人在看到他们两个人贴耳私语的样子,表示很不满道
“我说迟暮,你这就不太厚道了。今天你把大家叫来,为了好好玩我们都没带媳妇,结果你还把小美女带来了。
然后又把我们这些兄弟丢在一边,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就是就是!你这太过分!”
“你们当初难道忘了,自己有了女朋友之后是怎么虐迟暮来着了?怎么今天看人家带了这么个大美女来,一个个眼红?”
说话的男人是孟氏酒店的孟延皓,北凝在酒会上和他碰过几次面。
因为为人磊落绅士,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封迟暮听着周围兄弟们那带着醋味的话,笑着拿酒起酒杯站起来
“今天呢把大家叫出来,一是想和大家聚一聚,毕竟这一年来大家不是生孩子就是结婚再就是追女朋友,很长时间都没聚在一起了。
二呢,毕竟我在没有找到挽挽之前呀被你们虐了这么多年,今天也是该报报仇了。”
说着搂过身边跟着站起来的小人儿,或许是心有灵犀吧,就在他说完这些话后,北凝从包包里拿出了两张结婚证聚在空中
原本就红艳的本本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亮眼。
在看到女人手里的结婚证后,房间里的男人们全都愣在原地,
眼睛盯着那两张本看了好一会儿,原本安静下来的房间下一秒顿时沸腾起来。
段方祺丢下手里的酒就跑了过去,拿过北凝手里的结婚证,打开看里面的名字
“我的天哪!老封,你这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刚把小挽挽搞到手一个月就扯了证,你小子行呀!”
沈锐跑过来跟着看结婚证,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封迟暮的肩膀感叹
“迟暮,太不容易了。你能结婚真是太不容易了!”
男人看着自己兄弟那马上要哭出来的架势,眉心忍不住皱了皱
他有那么差吗?不就是结个婚嘛,怎么就像完成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要不是遇到他们家小人儿的时间有点长,之前那几年还轮得着他们在自己面前秀恩爱?
“不是我说迟暮,咱们这大美女小凝长的是真好看呀,我经常听手下那些小弟拿着小凝的照片说是自己梦中情人
你说这么好的一个白菜怎么就被你给拱到手了呢!”
“噗嗤”
北凝终于忍不住笑出来,看到脸黑的已经不能在黑的封迟暮,对着那说话的男人道
“我哪有那么好呀,不过是大家看我都带着滤镜而已。到是我们家封先生,能入的了封先生的眼才是我的荣幸呢。
你说是吧老公…”
歪头,看着身前男人的完美侧颜。只见封迟暮在听到女人的话后,眼底是一片柔情,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还是我更幸运一点。”
周围的男人们对两个人亲亲我我的肉麻互动表示受不了,全部“咦”了起来,声音嫌弃的不得了
“不过小凝呀,我倒是想问问,你们娱乐圈里还有没有和你比较好的小姐妹了。
能不能给我们这些单身的兄弟介绍介绍呀。”
“对呀对呀小凝,你别看这些人现在在饭桌上有些不靠谱,我这兄弟一个个可都是纯正的钻石王老五呀”
说着还指了指身边的赵奕柯和孟延皓。“有的呀”
北凝想到了米之儿…
“我呀在圈里还真有一个特别好的姐妹,人也长的特别飘亮。
对了还是方祺哥公司的艺人呢!你们问方祺哥是不是很漂亮?”
段方祺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立刻来了兴致,点头
“那必须的,我挑选的艺人能差吗,况且还是小挽挽的姐妹。
不过呀,我看老赵和老孟你们两个要是追人家美女,估计是悬。”
说着眼神漂到身边一直低头不语的男人,接着道
“但是我看老婶儿应该没问题!毕竟都把人家带回家了!你说是吧老婶儿”
一旁的北凝听到段方祺的话后,心里不禁有了些疑问。
之之竟然和沈锐哥有过关系?怎么自己都不知道呢。
不过沈锐哥…好像也不错呀
沈锐抬头,镜子下那双狡黠的眸子在灯光的反射下到是让人琢磨不出他在想什么。
修长的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笑道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呀,天天想着把小女生往家里骗。”
男人的话到是得到了周围人的一致赞同。
雷峥突然想到一件旧事,指了指一边的凌梓云问
“对了老凌,这以后老段那小子没在去你家偷小岑岑了吧!你可得看住他喽”
凌梓云放下酒杯,看着男人笑道
“我爸妈早就把他送到门卫黑名单了,他现在连进凌庄都费劲。”
“啊哈哈哈哈哈!老段你这混的也太惨了吧。”
段方祺不服,拿着酒杯就朝凌梓云走了过来,又给他伸手到了一杯,放到男人的手里
“来来来老凌,今天我敬你一杯,然后你回去和咱凌妈凌爸说说,以后就别防着我了。
岑岑丫头都长这么大了,我想偷以后也偷不了了呀。”
见眼前的男人满脸真诚的样子,凌梓云勾着唇说
“不行,我闺女马上就要出生了,老话说的好,狗改不了吃粪。我要为我女儿以后的安全着想。”
被残忍拒绝,段方祺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要我看呀,老段你把人家小岑岑偷了好几次。现在你都老大不小,小岑岑也长大了,
要不你和梓云商量商量把小岑岑光明正大的领走吧,不然人家小姑娘顶着小时候被大色狼偷走的名声,以后谁还敢娶了。”
段方祺还没做出反应呢,凌梓云已经拿起筷子朝说话的孟延皓丢去了。
“延皓你就盼着凌岑点好吧!”
凌梓云的话回荡在段方祺的脑海里,怎么越听越不对呢?
这怎么在自己兄弟心里小岑岑和他在一起就不好了?!
“我说老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敢发誓,对谁不好也不会对岑岑那丫头不好的。
当然了,岑岑在我心里可一直是亲妹妹一样。我对她的好难道不比你这个亲哥多呀!”
北凝靠在封迟暮的怀里,听着这些男人把岑岑安排的明明白白的话,忍不住对封迟暮说
“老公,你说岑岑和方祺哥怎么样?还有之之和沈锐哥?”
见怀里的小人儿一脸媒婆上身的架势,封迟暮忍不住在那光洁的额头上弹了一个脑嘣
“一天这小脑袋瓜里都想什么呢?你真想把自己的小姐妹丢到这两个男人手里呀?”
北凝到是觉得没什么不好的,揉了揉额头不服气
“那不也挺好的嘛!之之没有安全感,沈锐哥人幽默又踏实。
岑岑一天咋咋呼呼的,到是每次在方祺哥面前就变得老实了。
他们两两正好很般配呀!”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我看那两个木头估计还得做一段时间的王老五。”
说着眼神扫向了那两个还在拿着酒杯傻乐呵的男人。
自己的兄弟,自己最了解。虽然平日里嘴上说个不停,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但是在感情这个问题上,这两个人还真是不如他和梓云。
梓云就不用说了,二十七岁岁喜欢上白夕,猛追两个月后两人在一起。
隔了一年两个人就结婚了。
而自己,虽说单身三十一年,但是在找到小人儿后这还不到三个月,两人就已经领证了…
没办法,实力证明一切…
“对了迟暮,你这和小凝都领证了,那打算什么时侯办婚礼呀。兄弟们还等着闹洞房呢!”
北凝听到办婚礼,视线看向了男人。
这件事他们两个好像还真就没有讨论过,毕竟今天自己是突然提的领证。估计迟暮哥都还没想到这件事吧。
到是封迟暮,一副气定丹田的样子看看怀里的小人儿,一字一句有模有样道
“九月十号,记得都包了红包再来。”
九月十号?这是什么日子。
北凝看着男人的脸,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为什么是九月十号呢?”
只见封迟暮笑了笑,在女人耳边说
“因为在十九年前,某个人就是在九月十号把小皮球丢到我的旁边的。”
女人眼睛一亮,恍然大悟。
原来九月十号是这个寓意!
感受到男人对自己沉甸甸的爱侯,北凝看向他的眼神又温柔了不少
“老公你真好~”
周围的男人看着腻歪的让人受不了的两个人,忍不住吐槽
“即将办婚礼的那对新婚夫妇注意点市容哈,光天化日在我们这群单身狗面前腻腻歪歪,成何体统。”
“说的就是,吸取这次经验,以后和你们这群人聚会我必须把老婆带上!”
“我看行,咱们大家就这么办,等到下次九月十号迟暮和小凝的婚礼上,大家有老婆的带老婆,有女朋友的带女朋友!
然后咱们在看一看,都奔三的人了,谁还单身呢!”
“唉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奔三单身怎么了?我们这叫好的都在后头!你看你天天出来和兄弟吃个饭都得和老婆商量半天,都怂成什么样了!”
北凝抱着封迟暮,看着眼前男人们一人一句谁也不服气的样子,脸上的笑容绽放的越来越明艳。
真好,自己也是有了老公的人呢…竖日
正午的骄阳已经高高的挂在空中半晌了,高耸的大厦下的行人来来往往,街上也早已是车水马龙。
暖人的光束透过窗帘的细缝照进昏暗的到处充斥着暧昧气息的房间,宽敞柔软的大床上,紧贴在一起的男女此刻还在睡梦中
原本安静的房间里,却被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打破了沉寂的安宁。
还窝在封迟暮怀里的北凝在听到手机铃声后,那张安静的小脸立刻皱了起来,懒洋洋的翻了个身,将手机拿了过来,接通。
手机那边传来男人愤怒的质问声
“言北挽,你现在都学会背着家里偷户口本和别人结婚了?”
紧闭的双眸瞬间睁大,原本还沉浸在睡梦中的北凝听到言墨尘那冰冷的声音后整个人好像被突然浇了盆冷水,乍得从床上坐了起来。
废了!把他哥这茬给忘了!
女人忍不住伸手敲了敲头,心里诽谤着
北凝你是真蠢呀!上次官宣就把言墨尘的事忘了,这次结婚官宣又给忘了!
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睛时,看见的就是身前小人不停的垂着自己脑袋,一副恨不得捶掉的架势。
起身,上前拿过女人手里的手机,放在耳边,沉声开口
“言先生你好,我是挽挽的丈夫封迟暮。关于我和挽挽的事,我正有意想跟你聊聊,还请你稍等一分钟”
手机那头,言墨尘在听到男人的声音后,不假思索道
“好。”
北凝转身,只见封迟暮拿着手机下了床,然后弯腰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声音温柔到了极致
“乖,再睡会儿,剩下的交给我来解决。”
朦朦胧胧,迷迷糊糊,北凝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的急躁和不安渐渐褪去,乖巧的点头
“好。”
见男人拿着手机走出房间,北凝这才回过神儿,环视了眼身边,床上那抹红色提醒了她昨晚发生在这个房间的一切。
脸颊绯红,两人缠绵悱恻的画面在脑海里如同潮涌般不停翻滚
拿起枕头按在脑袋上,整个人躲进被子里
天呐,自己和迟暮哥昨晚…
羞死了!羞死了!
不对!有什么好羞的,他们两个都已经领了证了,这夫妻之间做这样的事不是很正常么!
脑袋从枕头下面钻出来,穿着浴袍光脚跑进来洗手间。
虽然是领证了,但是这形象还得是有的。
洗脸,刷牙,梳头…
北凝在洗手间一顿操作后刚走出来,正好见到门外的封迟暮拿着手机走了回来。
满脸激动又好奇的北凝赶紧跑过去搂着男人的肩膀迫不及待问
“怎么样?我哥同意了吗?”
封迟暮低头,看着怀里满脸着急的小人,又看那双没有穿鞋的脚,蹙眉,弯腰将女人抱了起来。
“在不穿鞋下床,就把你拴在床头哪都不许去?”
北凝咧着嘴吧笑得开心
“老公你不就是我的鞋子嘛,有你在我还要穿鞋干嘛。”
封迟暮看着女人笑得弯弯的眼睛,好像说的也对。
抱着怀里的小人儿坐到床上,伸手在北凝的鼻尖上刮了下
“那以后我不在的时候必须穿鞋。”
“嘻嘻嘻,好吧好吧,那老公你在的时候我可就不穿了哦~”
封迟暮嘴角上扬,眉眼带笑
“好,依你。”
看着眼前这个快要把自己宠上天的男人,北凝忍不住在想
如果以后封迟暮不在自己身边了,那她可怎么活呢?
“对了老公,你和我哥说了什么呀,他怎么说?”
望着怀里的小人儿,封迟暮想起刚刚和言墨尘的通话,眼底带着笑意
“你哥说让我们两个有时间了回去看看你的妈妈,我的岳母。”
听到妈妈两个字,北凝先是一愣,紧接着干净好看的小脸上布满的内疚
“怪我,如果哥哥不说妈妈的话,我都忘记这件事了。”
其实,也不是忘记。只不过从相遇到交往,再到结婚,这一切都进行的太快了,以至于北凝完全还没有计划好之后的事。
手掌在女人的柔软的脸颊上摸了摸,封迟暮安慰
“不怪你,这段时间事情太多,等到你现在的作品拍摄结束,我们就去Z国,去给你哥还有岳母一个交代。”
望着那双温柔的眼睛,北凝点了点头
“好,等我结束了我们就去看看妈妈”
“不仅要给岳母一个交代,我还要给我们挽挽一个交代呢?”
见男人神秘的表情,北凝歪头
“是什么?”
发现身前的小人儿忘性太大,一副呆萌的表情忍不住让封迟暮低头在那张粉嫩的樱桃唇上轻啄一口道
“怎么?难道挽挽不记得我们还要举行婚礼了?”
听到婚礼,北凝立刻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小脑袋点个不停
“当然要婚礼啦!既然老公你这么说,那婚礼的事我就全都交给你了哦!”
这种事,北凝自认为还是他们家雷厉风行的封先生比较合适
不然按照自己这选择困难症,光是在选婚礼场地这个问题上估计就已经缴械投降了吧。
到是封迟暮,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好了婚礼的事全部由自己来亲自负责。
毕竟领结婚证的事已经是北凝做的了,如果他不多做点什么,顺便把没有求婚的遗憾弥补上的话,身为一个男人岂不是太失败。
就这样,夫妇二人在商量好婚礼的事后便开车离开了。
而此刻的封园,早已经被季婕布置成了喜气洋洋的样子。只见站在门口一直望着大门处,就等着两个小夫妻回来了。
季婕一想起昨天北凝朝她要户口本,说是要和自己儿子结婚,嘴上的笑容就不受控制。
感觉前段时间自己还在为儿子一大把年纪了还单身的事整天郁郁寡欢,结果谁成想,一个月不到,这结婚证都搞定了!
想着,这小两口还真是有她和封晨海当年的风范,二话不说就扯证!
见到大门口银色的跑车驶了进来,季婕的脸上笑容更加灿烂了
封迟暮和北凝牵着手从车库走了出来,抬头就看见站在台阶上望向他们两人的季婕。
只见北凝松开男人的手,开心的跑了过,朝妇人喊
“季妈妈!我们回来啦!”
季婕见到了自己期盼已久的儿媳妇,更是乐得合不拢嘴,伸手抱住怀里的北凝忍不住说
“你这孩子,还叫什么季妈妈,不是该改口啦!”
眼睛一转,只见北凝笑嘻嘻的开口道
“妈!”
听到身前女人管自己叫妈,季婕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激动的抱着北凝
“诶!”
抱着怀里的人,季婕的眼睛看向头顶那片蔚蓝的天空,只有一片白云,心中忍不住道
言渝,你看见了吗,我们的愿望成真了。挽挽呀真的做了我们封家的儿媳妇,以后迟暮会好好照顾她的,你在那边可以放心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哥哥好厉害饶了我吧表情包 【多元宇宙中

下一篇: 梁医生不可以19章 大哥凌世峰的

本文标签: 我就 会馆 不进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