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床戏片段小说多肉杨旭这才看向

床戏片段小说多肉杨旭这才看向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43:07

杨旭这才看向柳青,问道:“我这人怎么了?”
柳青脸色一红。
刚她还以为杨旭是在乱说呢!
结果被现实打脸。
“没怎么,你快去看那个人吧!”
杨旭白了她一眼。
快步走向大声呼救的大哥。
大哥的伤口在左肩膀上。
右手摁着,往外淌血。
看着挺严重的。
“大哥,不用紧张,松开手,我帮你看看伤势。”
“不能松,一松血都飙出来了。”
这大哥求生意识也挺强的。
但言词让人有些想笑。
“我是医生,只会让你止血,不会让你飙血。”
“松开吧!”
终于,大哥松开了手。
杨旭随即摁住他的穴位。
见血液基本控制住了,才让他把身上的衬衣脱掉。
然后拿出银针,针灸了几下。
血液果真不流了。
柳青快惊呆了,她是和谐,见过的红伤事件很多。
像这么轻描淡写,就把流血控制住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家伙没有吹牛,他是真有水平啊!
“血止住了,常规包扎一下就可以了。”只听杨旭说道。
“好的,谢谢!太感谢了?我是不是该让他赔偿医药费?”道谢完,大哥指向地面小青年。
“这你就要问我们这位柳警官同志了,我先帮他看一下。”
说着,杨旭上前蹲下。
探了下小青年的脉搏。
微皱眉头,侧身冲柳青说道:“昏迷了,轻微脑震荡,另外胸骨断了四根。好在没伤到肺腑,需要住院休养。”
“你不是胡说吧?”
虽然见识了杨旭的手段,柳青仍表示质疑。
这家伙只是诊了下脉,说得跟拍了片子似的。
“废话!这我能乱说?不要质疑我的医德。”杨旭很臭屁道。
“你……”柳青差点发飙,最终咬了咬牙:“我暂且就相信你一次。”
随后,她拿出对讲机说道:“韩冰韩冰,东鸣路有人受伤,初步判断为胸骨断裂四根,伴有轻微脑震荡,帮我叫救护车。”
她特意加了初步判断四个字。
意思是不确定。
说白了,仍对杨旭的诊断保持怀疑。
“收到,收到!”对讲机里传来回应。
柳青看向另外两位伤者:“你们是因为什么事,发生的矛盾?”
大姐急忙摇头:“我不认识他,路过这儿,他拿着西瓜刀站在那里。”
“看他手里有刀,我怕得晃,就想跑,他就冲我砍过来了。”
“我也是路过,看到他砍人我就喊了几句阻止,然后他就冲我来了。”大哥跟着搭话。
“学成,我的儿啊!你别吓妈!”
这时,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姐走到了现场。
隔着十几米远,就哭泣起来。
柳青急忙上前问道:“阿姨,你是他的家属吗?”
“你们谁把我家学成打成这样?”大姐瞬间发飙了。
“他拿着刀具当街行凶,我们不得已才出手制服。”
“他目前处于昏迷状态,初步判断胸骨断了四根,伴有轻微脑震荡。”
柳青的话音刚落。
大姐跳得更厉害了:
“什么?你们这是谋杀!草菅人命!”
“我儿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虐待一个学生?”
“胸骨断了、脑震荡,你们让他怎么高考啊!”
“我……我……”
大姐说着,身体一软往地上倒去。
柳青急忙扶住,看向杨旭道:“快来,人晕倒了!”
“你不是不相信我的医术吗?”
“废什么话!”
斗嘴归斗嘴,杨旭仍把救人放在第一位。
上前切了一下脉说道:“内火过旺,急火攻心所致,另外她有高血压、糖尿病等;我先把她弄性,好继续和你吵。”
柳青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他。
杨旭拿出银针,在大姐头顶扎了三针,虎口扎了一针。
大姐幽幽睁开双眼,立马哭嚷道:“学成是我们家的希望,是我们家的全部,你们这是把我们家毁了啊!”
“大姐,没那么夸张。”
“高考是人生的一次大考没错,但不是人生的全部,更不是你们家的全部。”
“你这样会给他太多压力。”
“他刚才拿着西瓜刀当街砍人,说明心理压力极重,甚至已经产生病变。”
听杨旭这么一说。
大姐终于稍稍冷静。
随后杨旭又说:“你尽管放心,二十天内,我会还你一个身体健康的儿子。”
“倘若脑子被压力压坏了,我就治不了!”
“我现在把他救醒,你们母子好好沟通一下。”
说完。
杨旭走到年轻人面前蹲下,解开对方上衣,伸手摁在胸口处,输入丹田能量。
之前,他还以为这家伙是个精神病呢!
就没有急于救醒。
原来是一个被高考压力、家庭压力,压垮的孩子。
做为过来人,他很庆幸有一个开明的父亲。
记得父亲当时的说词时:“尽力了就行,大不了跟着我搞工程。”
等丹田能量完全覆盖伤口位置。
杨旭拿出银针,在年轻人头顶刺了六针。
年轻人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看到儿子醒来,大姐一下子泪如雨下:“学成!你这孩子怎么这样?”
年轻人哭着回应:“妈!别叫我学成,我学不成!我什么都记不住,别逼我,我不想活了!”
“好了,不就是个高考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还要死要活的。你妈有高血压,糖尿病,你想把她气死啊?”杨旭出声搭话。
年轻人难以置信道:“妈,他说的是真的?”
大姐点了点头。
“你怎么不告诉我?”年轻人激动了。
“我不敢说,怕影响到你的学习。”
“妈……”年轻人红着眼眶,喉咙堵得难受。
这一幕,让不少围观者沧然泪下。
“别激动别激动,看把大家都煽情哭了!”
“高血压、糖尿病不是啥大病,我帮着调理一下,开两幅中药喝着就是。”
杨旭破坏气氛的声音响起。
救护车也在“哎要……哎要……”的警铃声中到了。
杨旭再次交待:“年轻人也放宽心点,不就是个高考吗?有必要走极端吗?”
还想嘚啵两句呢!
杨旭的手机也响了,刘雨婷打来的。
他只好说道:“得,你先跟着救护车去医院,晚点咱们再聊!”
说完,他划动了接听键。
“喂,雨婷,我在这个……东鸣路,你过来接我吧!”
“接什么接?还没跟我去派出所学习呢!”柳青在一旁接话。“有没搞错?我刚救了人,怎么还要跟你去派出所?”
“救人归救人,报假警归报假警,能不一样吧?”柳青毫不客气回怼。
“我说你这人咋嫩轴呢?没听过将功补过吗?”
柳青丹凤眼一瞪:“没听过,我只知道一码归一码。”
听到争吵。
刘雨婷在电话里问道:“你那边什么情况?”
“被一个女暴……”‘龙’字刚吐到嘴边,觉察到杀人似的目光,杨旭急忙改口道:“被一个女和谐盯上了,非要让我去派出所学习。”
“发生了什么事?”刘雨婷又问。
“两句三句说不清楚,总之你做好准备,到派出所领我就行了。”
“你等下,我问她要把我带到哪个派出所。”
说完,杨旭看向柳青:“柳警官,请问你准备把弄到哪个派出所?”
“东城区分局。”柳青冷冷的吐了五个字。
杨旭纳闷了:“你刚不说是派出所吗?怎么这会儿变成分局了?”
“刚才是报假警,现在外加一条:侮辱和谐。”
“我怎么侮辱和谐了?”杨旭懵逼了。
话音里带着恼火。
这女人是要给他穿小鞋啊!
柳青冷声问道:“你刚说我女暴什么?”
“呃……”
这时,医生走了过来。
“柳警官,我们先带伤者去医院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协助的吗?”
大姐母子及受伤的大哥等均已坐上救护车。
“暂时没有,我会通知同事到医院调解,如果有需要,他们会通知黄院长。”柳青回应。
“好的,那我们先走了。”
医生上车,救护车在“哎吆”声中离去。
柳青瞪了杨旭一眼:“跟我走!”
杨旭只得对着电话说道:“你等下到东城区分局接我吧!”
“好的,你和人家好好说话,别发火。”
“嗯,我知道了。”
挂完电话。
杨旭跟着柳青回到了警车上。
车子启动。
柳青嘴巴咬了又咬,最后出声问道:“你真的能治好,高血压和糖尿病吗?”
“请问,这是侮辱和谐和报假警的审问吗?”杨旭不冷不硬回答。
“你……”柳青差点再次冒火,最后化为一句:“小气的男人!”
“我日,有没搞错,我就说错了两个字,你就要把我送到分局去,还说我小气?”
“你日谁?”
“我……我日天行吗?”
“咔擦!”天上响起一个炸雷。
杨旭缩了缩脖子,这是巧合,还是上天对我的警示吗?
“噗嗤!”柳青忍不住笑了。
但很快,她就收住了笑容。
两人也没再说话。
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警车驶进了天源路派出所。
“你不说要送我去分局吗?”
柳青丹凤眼一瞪:“你真想去分局?那我把车子调头。”
“不想不想,我只是问问。”杨旭连忙摆手回应。
他算看出来了。
这女人脾气臭了点,但人不坏。
还有点舍不下面子。
于是,他主动问道:“你想给谁看高血压和糖尿病啊?最好把人领来,让我诊脉瞧瞧。”
“你真能治好?”
“废话,人家都喊我神医,我只是没好意思跟你说。”
柳青嘴角一翘。
差点呸杨旭一脸。
心说,你能要点脸吗?
审讯室。
柳青拿了一套资料,放在杨旭面前。
“仔细看,看完了我会提问。提问过关了,你才能走。”
杨旭看着厚厚一本资料。
心里那叫个卧槽。
时代变了,资料也厚了。
记得他初中那会儿,没几条啊!
这才几年,都发展成一本书了。
还特么要提问考试,有没搞错?
无奈。
杨旭先给刘雨婷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被送到天源路派出所了。
学习资料很厚,不知道要学到什么时候呢!
挂完电话,杨旭开始翻阅资料。
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
饥肠辘辘,头晕眼花,看啥都像包子,实在记不住啊!
柳青坐在办公室里。
通过监控,看到杨旭那学混子模样,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
看了眼号码,她随手接通招呼:“喂,黄院长!”
“柳警官,和你打听个事,刚才送来那位背部受伤患者,伤口是谁处理的?”
“怎么?处理的有问题吗?”柳青疑问。
“没有没有,处理的太好了!我们急诊科就需要一位这样的,专业止血医生,你可否帮我们推荐一下?”
柳青愕然,搞了半天是来招工的。
“哦,那我帮你问问。”回应完,柳青忽然问道:“王院长,那个高中生的情况怎么样?”
“断了四根肋骨伴有轻微脑震荡,已经做了微创手术,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柳青又一次震惊了,和那家伙说的丝毫不差。
他真的是神医吗?
结束通话。
柳青快步走进审讯室。
杨旭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先出去,我还没记完;本来就记不住,你在这儿我更记不住。”
柳青的丹凤眼瞬间又瞪了起来。
“你别误会,我意思是你太漂亮了!你在这儿,我心都被你叼走了,哪还记得住资料。”
柳青的脸色瞬间红了。
她轻咬了一下嘴唇:“我这里有一份工作,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什么工作?”
“东城区人民医院急诊科,需要一个专业的止血医生……”
不等柳青说完,杨旭竖起了手掌:“打住,你这是对我的侮辱懂不?”
“喏,看看我这工作证!”
说着,他从口袋里把证件掏出来,放在桌面上。
柳青拿起来一看。
傻眼了。
‘伏川市第一人民医院,职位:特聘专家,姓名:杨旭,右侧还有一张本人小照片。’
这家伙竟然是一个特聘专家。
若不是见识杨旭的医术,她真要怀疑这是一张假证。
“看到了吧?我是全科中医专家,每周只上一天班,你让我去当止血员,这不是对我的侮辱是啥?”
杨旭牛逼哄哄的话音刚落。
柳青拿出一张学习通过登记表:“来,在这里签字,留上电话。”
杨旭心里顿时腻歪了。
早知道这证件如此奇效,他还在这儿学个屁啊?
签完字。
柳青抓住他的手脖子就往外拉。
“你这又是要干嘛?”杨旭纳闷。“有没搞错?我刚救了人,怎么还要跟你去派出所?”
“救人归救人,报假警归报假警,能不一样吧?”柳青毫不客气回怼。
“我说你这人咋嫩轴呢?没听过将功补过吗?”
柳青丹凤眼一瞪:“没听过,我只知道一码归一码。”
听到争吵。
刘雨婷在电话里问道:“你那边什么情况?”
“被一个女暴……”‘龙’字刚吐到嘴边,觉察到杀人似的目光,杨旭急忙改口道:“被一个女和谐盯上了,非要让我去派出所学习。”
“发生了什么事?”刘雨婷又问。
“两句三句说不清楚,总之你做好准备,到派出所领我就行了。”
“你等下,我问她要把我带到哪个派出所。”
说完,杨旭看向柳青:“柳警官,请问你准备把弄到哪个派出所?”
“东城区分局。”柳青冷冷的吐了五个字。
杨旭纳闷了:“你刚不说是派出所吗?怎么这会儿变成分局了?”
“刚才是报假警,现在外加一条:侮辱和谐。”
“我怎么侮辱和谐了?”杨旭懵逼了。
话音里带着恼火。
这女人是要给他穿小鞋啊!
柳青冷声问道:“你刚说我女暴什么?”
“呃……”
这时,医生走了过来。
“柳警官,我们先带伤者去医院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协助的吗?”
大姐母子及受伤的大哥等均已坐上救护车。
“暂时没有,我会通知同事到医院调解,如果有需要,他们会通知黄院长。”柳青回应。
“好的,那我们先走了。”
医生上车,救护车在“哎吆”声中离去。
柳青瞪了杨旭一眼:“跟我走!”
杨旭只得对着电话说道:“你等下到东城区分局接我吧!”
“好的,你和人家好好说话,别发火。”
“嗯,我知道了。”
挂完电话。
杨旭跟着柳青回到了警车上。
车子启动。
柳青嘴巴咬了又咬,最后出声问道:“你真的能治好,高血压和糖尿病吗?”
“请问,这是侮辱和谐和报假警的审问吗?”杨旭不冷不硬回答。
“你……”柳青差点再次冒火,最后化为一句:“小气的男人!”
“我日,有没搞错,我就说错了两个字,你就要把我送到分局去,还说我小气?”
“你日谁?”
“我……我日天行吗?”
“咔擦!”天上响起一个炸雷。
杨旭缩了缩脖子,这是巧合,还是上天对我的警示吗?
“噗嗤!”柳青忍不住笑了。
但很快,她就收住了笑容。
两人也没再说话。
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警车驶进了天源路派出所。
“你不说要送我去分局吗?”
柳青丹凤眼一瞪:“你真想去分局?那我把车子调头。”
“不想不想,我只是问问。”杨旭连忙摆手回应。
他算看出来了。
这女人脾气臭了点,但人不坏。
还有点舍不下面子。
于是,他主动问道:“你想给谁看高血压和糖尿病啊?最好把人领来,让我诊脉瞧瞧。”
“你真能治好?”
“废话,人家都喊我神医,我只是没好意思跟你说。”
柳青嘴角一翘。
差点呸杨旭一脸。
心说,你能要点脸吗?
审讯室。
柳青拿了一套资料,放在杨旭面前。
“仔细看,看完了我会提问。提问过关了,你才能走。”
杨旭看着厚厚一本资料。
心里那叫个卧槽。
时代变了,资料也厚了。
记得他初中那会儿,没几条啊!
这才几年,都发展成一本书了。
还特么要提问考试,有没搞错?
无奈。
杨旭先给刘雨婷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被送到天源路派出所了。
学习资料很厚,不知道要学到什么时候呢!
挂完电话,杨旭开始翻阅资料。
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
饥肠辘辘,头晕眼花,看啥都像包子,实在记不住啊!
柳青坐在办公室里。
通过监控,看到杨旭那学混子模样,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
看了眼号码,她随手接通招呼:“喂,黄院长!”
“柳警官,和你打听个事,刚才送来那位背部受伤患者,伤口是谁处理的?”
“怎么?处理的有问题吗?”柳青疑问。
“没有没有,处理的太好了!我们急诊科就需要一位这样的,专业止血医生,你可否帮我们推荐一下?”
柳青愕然,搞了半天是来招工的。
“哦,那我帮你问问。”回应完,柳青忽然问道:“王院长,那个高中生的情况怎么样?”
“断了四根肋骨伴有轻微脑震荡,已经做了微创手术,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柳青又一次震惊了,和那家伙说的丝毫不差。
他真的是神医吗?
结束通话。
柳青快步走进审讯室。
杨旭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先出去,我还没记完;本来就记不住,你在这儿我更记不住。”
柳青的丹凤眼瞬间又瞪了起来。
“你别误会,我意思是你太漂亮了!你在这儿,我心都被你叼走了,哪还记得住资料。”
柳青的脸色瞬间红了。
她轻咬了一下嘴唇:“我这里有一份工作,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什么工作?”
“东城区人民医院急诊科,需要一个专业的止血医生……”
不等柳青说完,杨旭竖起了手掌:“打住,你这是对我的侮辱懂不?”
“喏,看看我这工作证!”
说着,他从口袋里把证件掏出来,放在桌面上。
柳青拿起来一看。
傻眼了。
‘伏川市第一人民医院,职位:特聘专家,姓名:杨旭,右侧还有一张本人小照片。’
这家伙竟然是一个特聘专家。
若不是见识杨旭的医术,她真要怀疑这是一张假证。
“看到了吧?我是全科中医专家,每周只上一天班,你让我去当止血员,这不是对我的侮辱是啥?”
杨旭牛逼哄哄的话音刚落。
柳青拿出一张学习通过登记表:“来,在这里签字,留上电话。”
杨旭心里顿时腻歪了。
早知道这证件如此奇效,他还在这儿学个屁啊?
签完字。
柳青抓住他的手脖子就往外拉。
“你这又是要干嘛?”杨旭纳闷。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爸爸哥哥不要了 总之青鸾护法

下一篇: 又舒服又浪的岳 这四菜一汤在

本文标签: 这才 看向 片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