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1v1从头h到尾甜宠 秦山话带风云

1v1从头h到尾甜宠 秦山话带风云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38:29

秦山话带风云。
威严十足。
秦问权却是一阵苦笑:“爸,人全都搬走了,老宅空了。”
“是啊,老爷!就我和几个长佣留在这里照顾你、看宅子。”
秦山愕然。
变化太大,一时间有点不能接受。
随后烦躁的挥手:“那你就给他们打电话。”
秦问权点了点头。
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阿福先去给我准备洗澡水。”秦山又一次催促。
作为曾经威慑震动永南全省的人物。
实在忍受不了尿裤子和大便味。
何福点头,退去。
刚打开房门。
便看到秦强带着六名暗卫,拦在门口。
于是出声呵斥:“秦强,你们想干什么?让开!”
秦强冷冷一笑:“老东西,家主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没有他的吩咐,你们谁都出不了这个房门。”
“是吗?连我都不能出去?”秦山突然出现在门口。
他是武道强者,真元仍在,六识灵敏。
第一时间,便听到门口的吵闹。
“老……老爷……你……”
秦强立马结巴了。
他是秦家分支旁系子弟。
秦山痴呆时,他已经四十多了。
深知秦山的权威。
他身后的暗卫,也是脸色大变。
“啪!”
秦山身影一闪。
一巴掌把秦强抽飞。
然后盯着六名暗卫说道:“把秦豹给我叫来!”
秦豹是暗卫统领。
六名暗卫虽然紧张,但没有行动。
秦山两眼一寒:“连我的命令,都敢不听了吗?”
其中一名暗卫低头抱拳应道:“回老家主,秦豹统领已于七年前去职了!”
秦山微微愕然了一下:“你们现在的统领是谁?”
“现在暗卫一分为三,分别归秦奋、魏虎、韩彪三位统领管理。”
秦山眼神一厉。
秦奋是秦豹之子,撸掉老爹换上儿子,有手段啊!
即便秦豹忠心依旧,那也得思量儿子的处境。
魏虎此人他听过,虽是高手,但江湖名声不好,这种人怎么能当秦家暗卫统领。
唯独韩彪来历不明。
这么看来,最尖端的战力确实被老大牢牢把控了。
就在这时。
外面传来呼呼啦啦的脚步声。
秦问华带着十二个人走了进来。
父子俩八年后的第一个对视。
让秦问华心中一惊。
他分明从老家伙眼里,看到了愤怒。
什么情况?
老家伙清醒了?
“孽障!滚过来跪下!”秦山愤怒吼道。
秦问华胆寒了刹那。
把震惊隐没眼底,取而代之的是狰狞狠戾。
冷声说道:“老家主患了老年痴呆,经常说胡话,大家不必放在心上。”
回应完。
秦问华又扭头吩咐:“你两个守着大门,没有我的允许,今天任何人都别想走出去。”
“孽障,你这是要弑父吗?”秦山紧握着双拳,眼睛里差点没喷出火来。
“老家主的病又严重了!魏虎、韩彪,你们把人制服了,我等会儿让医生来看病。”
随着秦问华话落。
一左一右站出来两名黑衣武者。
一看就是高手。
秦山差点没被气死。
秦文权快步走出来说道:“秦问华,老爷子已经清醒了,你却要颠倒黑白,你这是想干什么?”
“又来一个犯病的,一起控制了。”秦问华满脸戾气回应。
枭雄之资,心硬如刀,他这是想快刀斩乱麻,一锅炖。
“喂,妖妖零吗?秦家老宅有人要杀他亲爹,你们来一趟!”杨旭拿着手机,闪亮登场。
秦问华的脸色立马黑了。
他势力虽大,但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一堆和谐的面乱来。
当看清杨旭的长相时。
秦问华两眼差点没瞪出体外,咬牙切齿吼道:“原来是你!”
杨旭当了一次绊脚石,又把他亲爹治好了。
偏偏这两件事,都严重的破坏了秦问华的布局。
他撕吃杨旭的心都有了。
杨旭冷冷一笑:“看来昨晚的暗杀,真是你让人干的,咱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想杀我?”
“这话你留着到了地下问阎王吧!杀了他。”秦问华厉声指令。
“我看谁敢!”秦山爆戾出声。
他声如炸雷,目扫四方。
刚欲动身的暗卫们皆是身形一滞。
八年时间虽久,但老家主的余威仍在。
“魏虎、韩彪!”秦问华又一次喊道。
“老家主这是犯病了,我和老韩解决,赵震对付那个小崽子。”
魏虎接了一句,然后和韩彪对望了一眼。
两人身形骤然加速,朝秦山围攻而去。
名叫赵震者,快速冲向杨旭。
此人右眼上方有一道刀疤,斜切整个眉毛,若伤势再低半公分,他非成独眼龙不可。
这是一个高手。
硕大的拳头,猛然挥出,空气都带着震动。
而且速度也比普通人提升很多,看在杨旭眼里,只是稍慢一些而已。
杨旭猛然侧身,拳头贴着他胸口而过。
赵震眼中一惊,刚想变招。
杨旭右臂肘关节猛然下击。
“咔擦!”
骨碎声响起。
赵震极速退去,左手扶着右臂,脸上带着痛苦,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
他在暗卫之中,素有奔雷拳之称。
这小子不仅躲过了他最强一击。
还刚巧反击在他的暗伤位置,造成右臂骨折。
这一幕,同样给秦问华造成了震惊。
但他随即回神,冲左侧猛一挥手:“你们四个,上!”
瞬间又有四人冲出,向杨旭围攻而来。
这一次,秦问权没再闲着,主动站到杨旭身旁。
秦问华眼神微惊,再次挥手:“再上四个!”
暗卫训练,每四人一小组。
相互之间配合得非常默契。
杨旭从没经历过这种阵仗,一时间如同秋风中的落叶一般,飘飘荡荡。
仅能凭借速度的优势,使自己不受伤罢了。
秦问权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
至于秦山,老爷子心有不甘,怒吼连连。
听声音都知道,被全面压制了。
败落只是时间问题。
看着一面倒的场面。
秦问华凌厉的脸上闪过一丝后怕。
还好他带了足够的人马来,否则麻烦就大了。
他这些年没对秦山动手,起初是因为家主之位不稳。
后来感觉没了危害,就不想被上弑父之名。
既然你们不安份,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咬牙想着。
秦问华变得满脸狠戾,杀机毕露。
今天,他要一劳永逸的解决麻烦。
除了暗卫,老宅中的其它人,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就在秦问华暗下杀心的同时。
杨旭这枚落叶,边打边移到了他三米开外的位置。
突然。
杨旭猛一挥手。
一道黑影从他手心飞出。
“家主,小心!”
有暗卫示警。
秦问华也心有警觉。
但一切还是晚了。
他的胸口上,赫然趴着一只十多公分长的黑蝎子。
“让所有人停下,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先去见阎王。”
杨旭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其实黑寡妇早就申请出战了。
但被杨旭拒绝了。
他有注意到。
秦山在魏虎和韩彪的围攻之下,处于下风。
到底是年龄大了,又经过多年毒蛊的折磨,反应上也不够灵敏。
若等到秦山落败被擒。
他今天很有可能会交待在这里。
所以暗藏一张底牌,以奇取胜。
没等秦问华回应。
众人的攻击就放缓了许多。
下意识把注意力放在秦问华身上。
“你吓唬我?”秦问华咬牙吼道。
“实话告诉你!你派去暗杀我的那四个杀手,就是被它干掉的!”
“不信,我让它给你点颜色瞧瞧!”
不等杨旭的话落。
秦问华急忙仰起了双手:“不要,我信!”
胸口这玩意儿看着都让人胆寒。
别外,四名暗卫被杀,找不到一点线索。
若说凶手是一只蝎子,一切都讲得通了。
魏虎、韩彪及暗卫等,全部退开。
秦山、秦问权、何福三人,靠拢到杨旭左右。
“把它收走,我放你们走!”秦问华大声说道。
杨旭淡淡冷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收走后,你反悔咋办?”
“我秦问华一口唾沫一颗钉,并非背信弃义之人,说出去的承诺从不反悔。”
“切,连亲爹都敢下毒手的人,也配提信义?”
秦问华脸色一片铁青,咬了咬牙怒道:“你想怎么样?”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先和我说清楚,为什么让人暗杀我?”
这问题不整明白,杨旭就感觉心里极不舒坦。
“因为你给陆长鸣治病。”
“因为我给陆书纪治病?”杨旭有些大脑短路。
答案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他一时有点想不通,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关联。
秦问华咬了咬嘴唇:“陆长鸣阻挡了我的人上位,他若动手术,就会把位子退开。”
反正事情已经败露了。
没有继续行动的可能。
他索性就坦白说了。
杨旭听完,那叫一个郁闷。
你们斗争,却要杀老子,是看老子好欺负吗?
“畜生!你这是想把秦家害死。”秦山骤然出声了。
他是前任老家主。
仅仅听了只言片语,就分析出事情大概真相。
秦问华咬了下嘴唇,最终没再说老家主犯病之类的话。
这件事影响太坏,确实会带来很多麻烦。
但这些,不是杨旭所关心的,他只关心现在怎么收场。
杨旭看了秦山一眼。
老爷子身形一动,骤然出现在秦问华面前,一拳砸在对方丹田位置。
秦问华的丹田瞬间下陷。
喷出一口鲜血,人也飞了出去。
太突然了。
突然到所有人没反应过来。
魏虎和韩彪刚想施救,老爷子已经把不知生死的秦问华控制在手里。
并朗声说道:“所有暗卫听令,秦问华残害父亲兄弟,猪狗不如,老夫今日废除他的家主之位!”
暗卫成员瞬间骚乱了。
“不要听他胡说!这老鬼重新上位,不会放过你们的。”魏虎大声说道。
暗卫成员更慌了。
“你们之中,有很多是秦家血脉,暗卫成员后裔,老夫当年是怎么对待自己人的,你们很清楚。”
“这些年发生的,罪在秦问华,和尔等无关,不要再执迷不悟。”
秦山的话落。
一多半暗卫成员,立马俯首报拳,行面见家主之礼。
剩下的人,踌躇了一下,也有样学样起来。
秦山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魏虎和韩彪:“两位如果愿意继续为我秦家效力,老夫既往不咎,一视同仁。”
“如果不愿在这艘破船上继续呆了,我会备上一份送别礼,恭送你们离开。”
“谢谢秦老爷子,再见。”韩彪猛一抱拳,转身消失在门口处。
秦问华被拿,没了主事人,他们继续拼下去没什么意义。
魏虎见孤木难撑,只得闷声说了句:“再见。”
同样快速消失。
杨旭上前,先是把黑寡妇收回。
随后说道:“老爷子!我先告辞了,等你忙完家事,我再来拜访。”
秦山郑重鞠躬:“谢谢小先生仗义相助,等我处理好这些破事,一定登门拜谢。”
说完,他吩咐秦问权道:“小权,你先去送送先生,然后把家族所有重要成员,全部请到老宅来。”
“好的。”
出了四合院。
秦问权说道:“杨先生,等家族琐事稍稍明朗,我就向老爷子汇报你的事情。”
“谢谢秦总。”
“不要这么客气,你是我们秦家的恩人。”
“另外我想问一下,老爷子头顶的失魂蛊能休眠多久?可有注意事项。”
虽然秦问华被拿下,但秦山是秦家的扛鼎人物。
他若再次失去理智,对秦家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半年时间应该没问题;最好让他少参与打斗,最好不要用水或其它液体清洗头顶。”
秦问权面带忧虑的点了点头。
半年时间,实在太短了点。
“你们可以找其它人医治,或者过上四个月我来复查一次,加固一下针灸休眠封印。”
秦问权面露微喜:“是不是理论上讲,可以一直持续加固?”
杨旭摇了摇头,伸出三根手指:“针灸休眠封印效果,最多持续三年,所以三年内必须解决掉。”
秦问权郑重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说着,他们走到了外宅院墙门口。
秦问权随手把车钥匙拿了出来:“杨先生,我就不送你了,你开我车走吧!”
“那行,我把车子开到酒会,交给你的保镖。”
“好的,我先去忙了。”
秦问权转身离开。
杨旭拿着钥匙,走到加长林肯旁边。
打开车门,坐到驾驶室,他一下子懵逼了。
我了个去。
没开过这么高档的车子啊!
此前他也没注意,秦问权是怎么开的。
这可咋整?
打电话把人喊回来?也太丢人了吧!
就在这时,杨旭的手机响了。
“您好!请问刚才是你报的警吗?”里边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
杨旭愕然了一下。
赶紧回应:“不好意思,刚和你们开玩笑呢!”
秦问华已经被控制了。
怎么解决,是别人的家事。
他自然不会多事到,再把和谐招上门去。
电话里话音骤然一冷:“玩笑?你这是报假警知道不?属于犯法!”
上纲上线起来了。
杨旭只得硬着头皮道歉认错:“对不起,我一时糊涂,保证以后不再犯了。”
话间没落,一辆白色警车在他跟前停下。
见情况不对,杨旭急忙挂了电话,把对方拉入黑名单元,手机塞进兜里。
车门推开。
走下来一位身穿蓝色短袖制服,头戴警帽,英姿飒爽的漂亮女和谐。
身材高跳,足有一米六八左右,制服短袖略显宽松,但难掩高耸傲人的身姿。
绝对是警花一枚。
可惜摆着一张冷脸,好像杨旭吃了她家饭似的。
恶声恶气道:“现在知道错了?晚了!”
“上车,跟我回派出所学习,学习完了,再视情况认错。”
“和谐同志,你认错人了,我刚在给别人打电话。”杨旭连忙狡辩道。
对于假报警被逮去学习这种事。
他门清。
读初中哪会儿,一个二逼拿着手机去学校显摆。
一会儿给这个打电话,一会儿给那个打电话。
业务哪叫个繁忙。
好像全国各地都有他家亲戚似的。
嗓门还大,快顶上高音喇叭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打电话似的。
把整个宿舍给给整火了。
一起玩的时候,悄悄拿他的手机,打了十几次报警电话。
最后整个宿舍都被逮去学习报假警的坏处。
在派出所学习了三个小时,还被学校通报批评。
至今记忆犹新。
听了杨旭的话。
女警花随即掏出手机,摁下了重播键。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杨旭自作聪明的摊了摊手:“听到了吧!报假警的人不是我。””
“不是你,你怎么知道报假警?”女警花质问。
“呃……你刚说要去派出所学习,我一下子就猜到了。”
杨旭语塞了半秒,急忙应道。
他正为自己的急智悄悄点赞。
女和谐从口袋掏了另一部手机出来。
我去!
和谐同志啥时间配起两部手机了,我咋不知道?
傻眼了半秒。
杨旭急忙拿出手机,想要关机。
“别动!”女警花呵斥了一声。
随手按下了拨打键。
“大姐,你不用打了,我承认错了行吗?”杨旭说着,双手微举一脸苦逼。
然后他的手机响了。
女警花丹凤眼一瞪:“你叫谁大姐?”
“口误口误,应该是小姐。”杨旭急忙摆手改口。
“你说谁是小姐?”女警花身上的气势更冷了。
“姐,我叫你姐行吗?”杨旭改口的速度那叫一个快。
女和谐绷紧的脸丝毫没有放松,玉手一挥娇声说道:“上车!”
杨旭很蛋痛。
想耍小聪明没耍成。
瞧这样子,是要罪加一等。
老老实实拉开车门。
“坐后面去!”又一声训斥。
看来刚才的小伎量和不当言辞把人家惹火了。
必须得灭火啊!
否则到了派出所,人家给穿小鞋咋整?
“我都认错了,还发嫩大的火干啥?”
“都说警民一家亲,对待亲人,要如春天一般温暖,我现在感受到的,是猎猎寒冬。”
女警花猛一侧身,丹凤眼瞪得滚圆。
但杨旭分明从他的眼眸里,看到一丝笑意。
故意对她眨眼笑了一下。
“噗嗤。”女警花被逗笑了。
“对嘛!你这样笑起来好看多了,别老板着一张脸,容易老的。”
“谁和你笑了?闭嘴!”女警花又换回了冷脸,不过有一丝羞红。
“呃,你是学过川剧吗?变脸这么快?”
警花丹凤眼再瞪:“再废话我把你嘴巴封上!”
“另外我告诉你,警民一家亲,指的是良民,而不是你这种刁民!”
杨旭不干了:“我咋就成刁民了呢?”
“让你闭嘴没听到?再废话,到了所里我让你多学两遍。”
这话还是很有威力的。
杨旭老老实实闭上了嘴巴。
女警花油门一踩,车子驶了出去。
大概五分钟的样子,警车里的即时通讯器响了。
“柳青柳青,你这边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报假警,人我逮回来了。”女警花回应。
“东鸣路有人持刀伤人,定位发给你了,你过去处理一下。”
“好的,收到!”柳青应了一声。
随手点击屏幕下方的链接。
显示仅有三分钟车程。
很快,他们就到达事发现场附近。
远远看到,一个年近二十的小年轻,正挥着西瓜刀叫嚷。
地上躺着两个人。
一个没了动静,一个正紧张呼救。
柳青随即把车子停在路边。
杨旭刚推开车门。
便听到柳青厉声呵斥:“老实坐着别动!”
“别动个毛线,我是医生,没看到有人受伤了吗?”
杨旭怼了一句,快速下车向现场走去。
柳青紧跟在后。
隐约还能听到她在嘟囔:“你最好真是医生,若在骗我,罪加一等。”
杨旭没有理他,最先跑向没有动静的大姐。
他刚蹲下,小年轻挥刀便向杨旭砍来。
“小心!”柳青刚出声,西瓜刀已经劈到杨旭后背。
她想掏枪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一刀劈实,估计杨旭非重伤不可。
眼看惨案就要发生。
杨旭猛然侧身。
在起身的同时,右腿顺势踢出,一脚踢在年轻人的胸口处。
对方连人带刀飞了出去。
柳青一颗悬着的芳心,刹那间落地。
她跑过去一看,凶手嘴角带血身受重伤,昏迷了过去。
然后才走到杨旭身边问道:“你没事吧?”
“我还以为你要训斥我出手太狠呢!”
“你……”柳青秀眉一瞪:“我是不讲道理的人吗?”
杨旭没有理她。
伸手探在大姐脉搏处。
微微愕然了一下,拍了拍大姐的手臂。
“大姐,起来吧!一点小划伤而已,用酒精消毒别感染就可以了。”
“你这人,怎么……”
柳青一句话没说完,大姐从地上坐了起来。
有些不好意思道:“太吓人了,我这是装死才逃过一劫!”
杨旭冲她竖了竖大拇指:“求生意识强是好事,但方法不可取,万一他给你补上一刀,那就太冤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小骚奴把这个穿上+发生了什么?

下一篇: 男友抱着我站着做 明镜关上卧室

本文标签: 到尾 风云 秦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