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在客厅从后面挺进去了 大夫神色复杂

在客厅从后面挺进去了 大夫神色复杂

作者: 来源: 2021-10-23

大夫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宋司司。
“这……老朽也不敢说,或许是老朽医术不精。只不过……不知之前给夫人看整的是哪个大夫,为何之前一直都相安无事?”
苏瑾面色一变!
早在最初得知宋司司怀孕的时候,他欣喜若狂,自然是一切都依着宋司司的喜好。
她说自己有一个相熟的大夫,怀孕以来一直都是他给自己看诊,苏瑾便请来了那位大夫到默南王府王府,好吃好喝地供着。
宋司司也只允许那个大夫给她把脉。
就连父皇说要请几个御医给宋司司把脉,他都以为宋司司会不高兴,全部拒绝了。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宋司司居然敢欺骗自己!
她怀的竟然不是自己的骨肉!
他,苏瑾,堂堂端朝默南王,居然被戴了绿帽子!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忌!
“贱人!”
苏瑾扯着宋司司的头发,一把将她拽下了床!
宋司司撞到了肚子,疼得冷汗直流!
“王爷!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王爷……”
“你还敢说那是我的孩子!说!这到底是谁的孽种?”
宋司司表情隐忍,咬了咬嘴唇,就是不开口。
“既然你不想说,那就让老夫来说吧!”
一个浑厚的声音,夹杂着内力,从门外传了进来。
温一灼、玄九和梁清子,竟然带着一个老头,来到了主舱!
“惠掌门?”
苏瑾看着惠弘深,又看了看一旁带着神秘表情的温一灼,心中有了防备。
“你怎么来了?”
惠弘深看着躺在地上、疼痛难忍的宋司司,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你这个贱女人!勾引了我儿子!害他送了命!我恨不得立刻杀了你!”
“你说什么?他跟令公子的死有关?”
“当然!因为他怀的是我剑风山的骨肉!”
“什么?!”
惠弘深的话,让苏瑾直接黑了脸!
宋司司居然跟惠志轩有一腿!
他突然间想到了楚门那一晚的罗生门!
那一晚,本已经离开的惠志轩,突然出现在楚门,离奇死亡。仵作断定,死之前还曾经跟人发生了关系。
后来经调查,原来是紫灵山庄的丫头。
没想到,竟然就是宋司司!
苏瑾想到,宋司司在前一天,以吃醋为由,只给自己留了一封信,就一个人离开了剑风山,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找到踪迹。
他一直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也曾经旁敲侧击地问她,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宋司司每一次给他的都是同一个答案——那就是这件事情与她无关!
问多了,就连苏瑾也觉得,自己一定是太多疑了!
一个女人如果真的出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还这么淡定?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怀疑竟然是真的!
他一把抓起宋司司的头发!
他走到宋司司的面前,挑起她的下巴。
“若想让我救你的儿子,就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告诉我!这到底是谁的孩子?否则的话,我立刻杀了你!”
宋司司打了一个冷战!
她太了解苏瑾了!知道他此刻完全干得出来!
“是……是惠志轩强行闯入我的房间,强暴了我!我……我不是自愿的,呜呜……瑾哥哥,你相信我……与我无关……后来……我知道自己对不住你,所以就提前离开了,我也是被迫的……瑾哥哥,我也是受害者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你撒谎!”
惠弘深大喝一声!
“明明是你挑唆我的儿子,说楚门的钟兰雪和钟明森父女解除婚约,是清盟主的意思,鼓动他去找清盟主报仇!你打算一举两得,既可以把这件事情嫁祸给楚门,又可以毁了清盟主!你可真是好很多的心肠啊!可怜我儿子,死的不明不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做了你手里的剑!”
苏瑾震惊地望向宋司司!
一箭双雕……这的确是宋司司做事的风格……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如你所说,如果我真的想让惠志轩去毁了梁清子的清白,为什么最后吃亏的是我?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
惠弘深脸上恨意滔天!
“因为楚门的每一间客房,布置和结构都是一模一样的!你和清盟主的房间,刚好左右相对!我儿子因为不分左右,找错了方向,你自食其果,你活该!你怕事情败露,就杀了我儿子!又企图把这件事情嫁祸给楚门,让楚门替你背这个黑锅!若不是清盟主,我们整个剑风山都要被你欺骗了!”
钟兰雪瞬间炸了!
“没想到竟是你这贱人害我楚门!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爹!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你宋司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要脸的贱女人!呸!”
“贱人!”苏瑾狠狠打了宋司司一巴掌,然后飞脚就要踹向她的肚子!
关键时刻,莫宏深大喝一声!
“苏公子!手下留情!”
“虽然这女人该死,但她怀的毕竟是我剑风山的骨肉,我打算将她带回剑风山,待她生产完之后,我自会将他送回默南王府,任君处置!”
苏瑾的脸色十分难看。
这个女人不能留,孩子也不能留!
这个孩子留在世上,唯一的作用,就是会时刻提醒他,自己戴了绿帽子!
难怪宋司司要趁着自己酒醉的时候趁虚而入!
原来是怕自己清醒的时候,发现她已非处子!
她这是让默南王府、让端朝的皇家,替她养野种!
好大的胆子!
苏瑾怒不可遏,但脑筋还算清醒。
现在大业未成,他还需要江湖力量。既然如此,便不能与剑风山彻底搞僵。
就让惠弘深将人带回去。
他苏瑾想杀的人,有一百种方法,谁都拦不住!
苏瑾缓了缓脸色。
“惠掌门随意,她现在已不是我默南王府的人了!”
宋司司脸色大变!
她不能去剑风山!
惠弘深一定会将她软禁起来,等她生产完之后,便会立刻杀了,替他儿子偿命!
“不!不要!瑾哥哥,我们那些美好的日子你都忘了吗?你曾经说过你会爱我一生一世的,你不能抛弃我,否则我就必死无疑了!你想想我们说过的话,想想我为你做过的那些事情,瑾哥哥你是需要我的对不对?你还需要我为你出谋划策……我……”
苏瑾一根一根地掰开宋司司的手指,声音冰冷。
“我苏瑾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去玄辩门,认识了你!”
一句话,彻底断了宋司司所有的希望!船刚已在扬真岛靠岸,大着肚子的宋司司就被惠弘深强制带走了。
很快,惠洪深在扬真岛带回一个身怀有孕的女子这件事情,就在江湖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还有人爆料出,那名怀孕的女子,正是昔日玄辩门的内门弟子,宋司司!
而宋司司已经被玄辩门逐出了师门,曾经跟在苏瑾的身边,多次进出紫灵山庄。
一时间,江湖上各路猜测不断,人人都在猜测,这惠弘深跟宋司司到底是什么关系,剑风山跟紫灵山庄又是什么关系?
是以,紫灵山庄再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名声一度跌到谷底!
袁明子一连给苏瑾发了三封密函,催他回去尽快解决这个事情。
但苏瑾却以有圣旨在身为由,推脱了!
他现在满心都是梁清子!
在他看来这简直是天赐的机会!
宋司司离奇落水,梁清子主动承担了这个罪名。
他原本觉得不能理解,但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宋司司知道怀的不是苏瑾的孩子,想要一箭双雕,弄掉孩子,嫁祸给梁清子。
而他的清清,为了保全他的面子,保住默南王府的面子,保住皇家的面子,第一时间站出来,承担了罪名!
这样深明大义的女人,他苏瑾绝对不能错过!
这一边,梁清子一行人来到了扬真,却见这里又是另一种景象。
他们想过最南边的扬真岛天气炎热,却不想干燥至此!
地上寸草不生,这分明就是大旱!
可是这里四面环湖,为什么会大旱呢?
梁清子想不明白。
扬真岛的严夏严夏早就迎了出来。
梁清子不懂玄学,但一见着严夏,脑中浮现的第一句话就是——
眉间带煞,血光之灾!
严夏面黄肌瘦,似乎身上只有骨头,一点肉都没有。他穿着素色的道袍,拿着拂尘,还蓄着长胡子,远看颇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
但近一看,会发现这个人十分病态,就像瘾君子一样。
“清盟主好,各位好。”
严夏说话倒是颇为客气,只不过面无表情。
玄九解释道:“扬真派的人历来如此,对谁都不会有太多的表情。他们不会大喜,也不会大悲。据说修仙让他们摒弃了无感,没有任何私心杂念。”
但梁清子却不信。
一个活生生的肉体凡胎,又如何能够真正做到摒弃五感呢?
这扬真派,还真有些邪门儿!
她将展石交给严夏。
严夏接了过来:“江湖有您为盟主,这是我们整个江湖的大幸,你是我们整个扬真派的神仙真人!”
他的话说的漂亮,但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不敢当,不敢当。”
梁清子赶紧摆了摆手,“你们才是真正的神仙真人。”
“客房已经为诸位安排好了,请随我来吧!”
随着严夏走这一路,梁清子却发现,这里简直就是现代版的火焰山!
“恕我多言,扬真派这种干旱多长时间了?”
严夏叹了一口气。
“实不相瞒,大概有六七年的时间了。从前我们扬真岛树木葱郁,也不知什么原因,那一年,天气突然变得非常炎热。自从那时起,这里便再也没有下过一滴雨了……”
“不下雨?这倒是很奇怪。”
梁清子几乎第一时间就确定,炎石一定在这里!
六七年的时间太巧了,跟润石、展石出现的时间是一样的!
“你们就没有想过突然干旱的原因吗?”
严夏摇了摇头。
“怎么没想过?但就是没有找到根源到底在哪里。”
梁清子脚步一顿。
“严掌门,客房就先不去了,先带着我们到扬真派最干旱的地方去看看吧!”
“这……”
严夏有些为难。
“那最干旱的地方非常可怕,地面温度非常高,即便是穿着鞋子,一脚踏上去,连鞋底儿都会被烧焦!你们这样贸然前去,恐怕有危险哪!”
“管不了那么多了!”
梁清子有了找前几块能量石的经验,当机立断!
“请严掌门尽快为我们安排吧!”
很快,在严夏的安排下,梁清子一行5人,每个人戴着厚厚的面纱,在身上围着一圈又一圈的宽布,防止身上被阳光桌山。
后面跟着几个侍从,推着一个大车,大车上面放了好几桶水。
这是给他们降温消暑用的。
最干旱的地方,就在扬真岛最中间的地方。
这里的地表,因为缺水,已经开裂了。
严夏看到这幅情形,不由得叹气。
“六七年以前,这里还是扬真岛最繁华的地方。如今却寸草不生,就连牲畜都不愿再往这边走了。清盟主你看看吧,这就是最干旱的地方!因为六七年都没有下过雨,别说庄稼种不出来,就是连树根都没得吃。每年因为挨饿而死的人不在少数。再这样下去,扬真派恐怕就要灭门了……”
梁清子蹲下,想用手搓搓这里的泥土。
但他的手还没有触碰到地上,就感觉到了一股热浪席卷而来!
“小心!”温一灼连忙将她拉了起来。
置身在这片干旱的土地上,梁清子尝试着向系统发出了许多次询问,但是都没有得到回音。
难道炎石不在这里?
不可能啊!
她不由得问道:“你确定这里是最干旱的地方吗?”
严夏肯定地点了点头。
“不会有错的,一定就是这里。”
梁清子环顾四周,原地转了很多圈,都没有听到系统“滴滴”的声音。
玄九、温一灼、李桐和钟兰雪,早已经习惯了梁清子这个样子。
他们知道,她这种异常的行为背后,一定可以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天气太热了,站在这里,整个人都像要蒸发了一样。
但是梁清子还在思考着。
温一灼问道:“要不我们深挖下去试试?”
梁清子抬头看了看大大的太阳。
“不用挖了,炎石不在这里,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深夜,梁清子独自待在房间中,思考着扬真岛的问题。
按照前三块儿能量石的经验来看,他们的藏身之处,一定在情况最糟糕的地方。
但炎石却偏偏例外。
难道扬真岛的干旱,另有隐情?梁清子正在想着,房门却被敲响了!
“清子,你睡了吗?”
是温一灼!
梁清子打开房门,却没有让他进来,生怕上一次在囚曦谷的事情再次重演。
那简直是太尴尬了!
温一灼也没打算进来。
他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伸手便拉着梁清子走!
“走!带你去看点儿感兴趣的!”
“看什么?”
还没等梁清子反应过来,温一灼足尖一点,就带着他飞上了屋檐。
她低下头,看着一家一家的屋檐,只觉得这一幕十分玄幻。
原本她以为,这样的场景只能出现在影视剧当中,没想到身临其境就是这样的感觉!
这是她第一次感谢原作者,给了她如此奇妙的穿书之旅。
不到半炷香的时间,温一灼带她来到了杨真派后山的一个小山洞前。
这里说是一座山,但因为寸草不生,久未下雨,山上光秃秃的,连一根草都没有,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巨大的石堆。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这个洞里有什么?”
温一灼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别出声,仔细听。”
远处的车轮声越来越近!
而这时,山洞里走出了一个戴着山神面具的人!
两个戴着面具的人,送来了一个巨大的箱子,将它交给了“山神”。
“山神”将箱子打开一条缝隙,朝里面看了看,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随后,便带着两个面具人,进了山洞。
梁清子有些懵。
“他们看样子在验货?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温一灼解释道:“白天咱们在最干旱的地方没有见到炎石,不光你疑惑,我也觉得很奇怪,于是我就派暗卫私下去调查了一下,没想到,却查到了杨真派的一个大隐秘!”
“什么秘密?”梁清子的八卦之心瞬间被点燃了!
“扬真派信奉道教,每过三个月就要向神仙真人供奉一对童男童女,以求上天原谅自己祖上的过错,早日消解诅咒。而那严夏之所以瘦弱,是因为神仙真人命令他们,不得吃荤,就连素食也不能吃饱。是以他们并不是得了什么病,而是纯属饿得!”
梁清子万万没想到,扬真派居然这么虔诚!
“他们到底为什么信奉神仙真人?是谁告诉他们的?”
温一灼摇了摇头。
“这就不得而知了,需要回去问问玄九,或许他会知道。走吧,咱们跟进去看看。”
两个人躲在山洞外面,可以明显听到里面有几个人在说话。
“你们怎么还敢做这样的事情?不知道那几个人已经到了扬真岛吗?要是让他们发现了可怎么办?”
“山神”说道:“不过就只有吴个人,你怕什么?”
“什么五个人?你当我们不知道?那个默南王苏瑾也来了!他可是皇族的人!”
“山神”不屑道:“他是跟着那清盟主来的,是为了给梁清子传旨,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你慌什么,咱们做这样的事情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出过差错,再说了,要是中断了祭祀,你能承担得起这个后果吗?”
面具男不再说话了。
“总之,明天要尽快把他们打发走,不能让他们在这里,继续耽误我们的事情。”
“行了!祭司做事,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你们赶紧回去吧,千万别惹人注意了。”
在几个人出来之前,温一灼就已经带着梁清子悄悄离开了。
回到房间,梁清子还在回想着刚刚山洞里的那些人说过的话。
“看来他们是怕我们发现什么隐秘,所以才打算尽快把我们打发走的。那今天严夏带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到底是不是最干旱的地方?”
“这个他不会撒谎,依我所见,严夏是真的很想解决扬真岛干旱的问题,只不过他们的确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若是我们告诉他这里有炎石,想必他们就算将整个扬真岛翻过来,都也要将这块炎石找出来。”
梁清子面色不渝。
“原本我是打算顺便解决扬真岛的干旱问题的,可是现在他们居然私下里做这种龌龊的事情!简直是天理难容!”
温一灼明白她的意思。
为了祭奉不知根本存不存在的神仙真人,竟然每三个月就要供奉一对儿小孩子。
这跟杀人夺命有什么区别?
第二天,两个人将昨晚看到的事情都告诉了玄九。
玄九想了想说道:“这扬真派大概是在六七十年前才开始信奉神仙真人。而那个时候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个掌门失踪了一个多月,回来便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不断重复说自己见到了神仙真人,还说自己曾经得罪了他们。所以不光是他自己,以后每一代都要为此付出代价。但是他们到底犯了什么过错,却从来都没有人知道。”
梁清子的脑中顿时浮现了这三个字:原罪说!
这不就跟亚当夏娃伊甸园的故事是一个套路吗?
只不过,不知道这扬真派后面的“上帝”到底是谁。
“九师兄,扬真派除了掌门执掌教务之外,还有其他的职位吗?”
“当然有。扬真派与其他的门派都不同的地方,是有一个大祭司祭司握有实权,掌管扬真派的所有事物。掌门只是徒有其名,其实根本没什么权力。只负责对外讲话。”
梁清子一愣!
这关系,竟是该死的熟悉?
这不就是……岛国天皇和首相吗?
“那这个祭司又是怎么产生的呢?”
玄九继续解释道:
“所谓祭司,也是大概六七十多年前,从第一代开始信奉神仙真人的掌门那里传了下来。据说第一代的祭司,因为治好了掌门的心病,所以被尊为祭司。而之后每一代的祭祀,都由前人指派。据说祭司有能够直接和神仙真人对话的本领,能够将杨真派的忏悔转告给神仙真人,同时将神仙真人的命令下达给扬真派。”
说到这里,梁清子算是彻底明白了!
扬真派自以为虔诚,却不知早就已经碰上了江湖骗子!
这骗术并不高明,在现代社会分分钟便会被看破!
但是在这个时代,却坑了扬真派这么多年!
她摩拳擦掌!
没想到,穿书居然还会碰上这么好玩的事情!
铲奸除恶,义不容辞啊!
她一定要让祭司,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神仙之人!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柚子多肉 第二天一早,

下一篇: 嗯啊 不要 苍蓝城的第三

本文标签: 去了 神色 大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