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柚子多肉 第二天一早,

柚子多肉 第二天一早,

作者: 来源: 2021-10-23

第二天一早,封迟暮来到北凝的房间,看了眼睡得正熟的女人,放了杯温水在床头,又掖了掖被子后才起身离开。
等到北凝醒来时,只看到了那杯水。拿起来全部喝光,伸了个懒腰后才这下楼。
保姆看到她醒了,将早餐端了出来
“北凝小姐,封先生让我告诉你公司今天有事他提前去过去了,让你起来后必须吃完早饭再去。工作室”
北凝点了点头,坐到餐厅,喝了口粥然后对正给自己端早餐的保姆说
“怎么称呼您呢?”
中年妇女赶紧回答:“北凝小姐叫我李嫂就行了,我是封少爷前几天从封园调过来的,和我来的还有一个女孩叫倩倩,主要负责老宅卫生。另一个叫老郑,是负责老宅外面的花花树树。”
北凝点头:“李嫂你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小凝就可以了。”
“那怎么能行,这上下还是有别的。你要是觉得北凝小姐叫的生分,我以后就叫你小凝小姐。”
见自己拧不过,北凝也只好妥协
“好吧好吧,李嫂你怎么叫都行。对了,你们是从商都那个封园过来的吗?”
“是的小凝小姐,之前我们都是在封园。”
“那你知道季妈妈和封爸爸现在怎么样了么?”
想当初在封家的时候,两位对北凝就像亲闺女一样。一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到是有些想念他们。
“夫人和先生都很好,两个人也一直都很恩爱。就是对封少爷迟迟不结婚这事一直有点着急。”
北凝笑了,果然,迟暮哥都这么大年纪了,季妈妈着急还是很正常的。
不过自己现在找到了迟暮哥,理应过段时间回去看看他们了…
吃完早饭后,北凝接到了郝晴的电话
“今天晚上庄氏集团有一个商业晚宴,刚刚庄老板和庄夫人给我打电话希望你能去参加。说是好久没见你了,庄夫人很想你。”
庄氏夫妇是北凝的母亲言渝生前的好友,当年母亲就是签在庄家旗下的影视公司,可以说和他们夫妇的关系不错。
后来庄氏集团再一次融资中出现了资金链条断裂,还是北凝的哥哥言墨尘出手相救借给庄氏一笔钱这才把链条补上。
所以在北凝回到临城后庄氏夫妇也是拿她当亲女儿般对待,经常叫她去家里吃饭。
而庄氏夫妇只有一个儿子,和北凝同岁,当初在M国上高中时还追过北凝一段时间,但是却被她成功的处成了兄弟。
到是后来,因为庄修浩继续留在国外上大学,而北凝回了国内上学,两个人才渐渐少了联系。
想来,他现在应该还在国外,不然也不会一直没他的消息。
“你帮我准备一套简单一点的礼服,然后让玥玥下午提前一个小时来接我。”
“好,我一会去准备。”
挂掉电话,北凝拿着剧本坐在沙发上,认真的研究起来。
过了会儿,手机消息响了起来
本人有点美:“太过分了北凝!你是什么时候回临城的!”
北凝拿起手机看了眼消息,这才想起来自己走的时候好像是忘通知她们两个了,有些心虚。
一言难尽:嘿嘿,这都被你发现了,当时走的急就忘记通知你们两个了嘛~
老鼠爱大米:这个理由不接受,不过看到好牛奶粉的事了,凝凝你现在没什么事吧?
一言难尽:“没什么大事,应该很快就能解决了。”
老鼠爱大米:“那就好。”
本人有点美:奶粉的事能解决,老娘的事你可解决不了。我刚回国两天你就跑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一言难尽:哎呀~人家错了嘛!只不过迟暮哥公司这边有些事要处理,我过两天也要进组了就着回来了。下次去商都补偿你啦~
本人有点美:我不管,除了你搬到商都来住这个补偿外,其他一概不接受。
老鼠爱大米:岑岑这个建议不错,要我说凝凝你就搬到商都嘛,这样一来我们还能经常见面。
搬去商都?北凝想着闺蜜的建议,到也不是不可以。而且自己当初来临城
一是因为这是母亲的老家,二是因为以为能在临城找到迟暮哥和季妈妈他们。
现在迟暮哥已经找到了,姥姥也在几年前去世了,搬去商都也是个不错的想法。
一言难尽:可以考虑…
坐在咖啡厅床边的两个女人见到群里北凝发来的四个字后开心的击了个掌。
“耶!计谋成功!”
只见凌岑一脸得意:“那当然,本姑娘一出手,什么都能有!”
“还是岑岑你厉害,之前我劝了凝凝那么久她都不肯来商都,你一出手,就让她心动一半了!棒!”
吃了一口甜点,米之儿的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
“她之前不肯走估计是舍不得那个高渣男吧。”
凌岑喝了口咖啡:“一想起这个渣男我就生气,真后悔那天在电话里没再骂的狠一点。”
“岑岑你还别说,我现在也后悔当时没骂他对他手下留情了。你知道昨天我在商场拍广告时看到什么了吗?
我看到高宇轩带着他那个未婚妻在逛街。而且还是手牵着手,别提多恩爱了!”
凌岑一听,手掌猛的拍在桌子上,吓得周围客人都看向她们。
“别激动别激动”
米之儿赶紧把她拉到座位上
“后来我拍完广告,故意在商场门口假装偶遇他们。高宇轩看到我后到是客气。
结果我才说两句,他的那个未婚妻就和我吹胡子瞪眼的,还说
商品就要摆对位置,把白酒放在红酒架上,不管存了几年的白酒,照样不能被拿到上流社会的餐桌上。”
“那个女人真这么说?”凌岑气不打一出来。
“一字不差。”
米之儿真的是记得不能在清楚,还有当时秦婉莹的那副嘴脸,要不是因为在公众场合,她早就上前去挠花那张脸了。
“但是,她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当时我就怼了回去说
有些酒可不是包了个好的外皮就真是好酒了,买的时候不好好看看,可别等尝的那天突然发现变馊了。”只见两个穿着白蓝休闲装的男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咖啡厅。
其中蓝白运动装的男人在扫视了周围一圈后锁定了方向,和另一个男人一起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凌岑无意间抬头,看到身前戴着墨镜的两个男人,惊讶的指向两个人
“方祺哥,沈锐哥,你们两个怎么在这?”
米之儿回头,看到两个男人后立刻打了个招呼。
段方祺走过来,自觉的坐到凌岑的身边,剩下的沈锐只能坐到米之儿旁边。
“刚刚和老婶儿在周围办点事,刚出来隔着一条街就看到你在这,所以过来看看你。
怎么样,上次喝完酒老凌把你带回去没打你屁股吧?”
一提到上次喝酒的事凌岑就就觉得丢脸,撇了撇嘴
“方祺哥你可别说了,都丢死脸了。谁能想到你们就在隔壁,要是知道我打死也不喝。”
沈锐看着凌岑,开口
“岑岑,你应该庆幸我们在隔壁,不然那天晚上就凭你们喝成那样,就算是被坏人带走你们可能都不知道。”
一旁坐着的米之儿听着男人的话,
怎么总感觉是在说自己呢?醉死的难道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吗?
凌岑和北凝至少还能反抗反抗,自己是直接睡过去了啥也不知道。
“哎呀,沈锐哥,你就别再说了。我哥昨天都给我上了一天的思想教育了,要不是我嫂子帮我挡着,他还真能像小时候那样揍我屁股。”
“没事丫头,老凌要是揍你了你就给我打电话,你方祺哥我一定立刻赶过去救你。”
见男人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样子,凌岑不信
“算了吧方祺哥,你都被我爸妈列入凌家黑名单了,当年是防着你偷我,现在是防着你偷我小侄子。还是保安看见你都拉报警系统那种”
对面的两个人被凌岑的话逗得哈哈大笑…
剩下段方祺一个人很是尴尬的喝了口咖啡
“这种往事丫头你就可以不用再提了,当年都是你方祺哥我对你那深深地爱。不过你小侄子就算了,我怕老凌炸我家房子。”
一旁的米之儿有些不太能理解,小心翼翼的问道
“段总真的会有偷孩子这种癖好么?”
沈锐见她还不知道段方祺的光荣历史,到是不嫌麻烦的给她从头到尾从古到今详细的讲了一遍,
听得米之儿那是瞠目结舌,看着一向在自己心里都是高高在上的老板,简直不敢想象那是他们方嘉娱乐的总裁。
段方祺被揭老底,显然是有些坐不住了
“我说老婶儿,你能不能不在我的艺人面前毁我形象。你是忘了当初被前女友甩了之后半夜找我哭鼻子的事了是吧。”
沈锐拿起咖啡,表示满不在乎
“我是被动,你是本性,概念不一样。”
“切!等你以后在失恋,我一定给你留存一份影像给你当纪念。”
米之儿看向身边的男人,此时好像和昨天早上的他不太一样。或许是在朋友面前的原因,感觉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靠近。
“对了丫头,过两天我和老婶儿要去临城,要不要跟着哥哥一起去玩玩?”
临城两个字到是让两个女生瞬间打起了精神
“去临城干嘛?我哥也去?”
“你哥说是要在家陪你嫂子,临城的高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要结婚了,邀请我们去参加婚礼。
我和老婶儿正好没什么事,而且你封大哥也在那,所以我们两个打算过去玩几天。”
“高宇轩要结婚了?”
只见两个女生同时拍着桌子,朝着段方祺喊道。
到是给段方祺吓了一跳,往后靠了靠:“你们怎么这么激动。”
“高宇轩这个混蛋,竟然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凌岑眼里冒着火星
米之儿看向她:“岑岑,我们得去!”
凌岑点头,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么热闹的地方怎么能少了我们,方祺哥,我们跟你一起去。”
沈锐敏锐的直觉感觉到她们两个和高家有问题,有些好奇的道
“你们认识高宇轩?”
“哼,那岂止是认识。”
只见凌岑手里的铁勺逐渐变了形状
“这边把我们凝凝抛弃了那边就和其他女人结婚,这种男人怎么能让他的婚礼太幸福!”
后来在米之儿的解释下,两个男人终于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段方祺捏着下巴,饶有兴趣道
“这么说来,我觉得咱俩有必要和老封说说这件事了。”
沈锐:“怎么,你不怕迟暮揍你呀。”
“你这是什么话,”段方祺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小挽挽被高家这个二公子伤了感情,老封必须得给自己的小宝贝报仇呀。”
喝了口咖啡,沈锐想了想
“要是这么说也对,但是迟暮喜欢挽挽,而这高宇轩又是挽挽前男友,那他们两个分手了按理来说迟暮不应该是开心的么?”
一旁坐着的凌岑和米之儿听的是云里雾里
“等等等等,你们口中的挽挽是谁?难道是凝凝?”凌岑问道
沈锐点头:“是呀,挽挽,言北挽。”
米之儿和凌岑一惊
“嗯?为什么凝凝告诉我们的一直都是她叫北凝呢?”
“对呀,从大学认识的第一天她就告诉我们她叫北凝呀。那到底哪一个是凝凝的真名字?”
段方祺摆手:“哎呀,名字什么的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要不要告诉老封还有小挽挽。”
四个人集体陷入了思考中,还是米之儿先开口
“封先生可以待定,但是凝凝就不要告诉了吧,毕竟高宇轩结婚对她来说算是很大的伤害了。”
三个人一起点头
“说的有道理。还是瞒着凝凝吧,要是她知道了或许还会阻止我们的计划呢。”
段方祺拍手:“那就这么定了。下周一我们提前一天去临城,然后玩够了再回来。”
米之儿有些犹豫:“可是我下周好像还有两个广告要拍。”
沈锐:“段老板在这呢,交给他解决。”
段方祺拍了拍胸脯:“我让她们给你调档期。”
“真的嘛!那真是太好了,”
米之儿举起咖啡和沈锐还有段方祺碰了下杯子
“谢谢段总,谢谢沈先生。”
段方祺看着眼前的女人,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既然是你丫头的朋友,以后也不用和我们那么见外,随丫头一样叫我们哥哥就行。”
凌岑跟着附和道:“是呀之之,你就叫方祺哥和沈锐哥就好了,不要见外,都是自己人。”
米之儿看向身边的沈锐,见他也点了头,这才开心的应到:“好。”从房间换好衣服走下来的季婕抬头便看见了坐在沙发上一直发呆的女人,想了想,然后走了过去
“还在想白天的事?”
北凝缓过神,看向身边的季婕,点头
“嗯,在想佳璐姐。”
虽然对于这个情敌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威胁和敌意,但是女人白天的那些心猿意马的话确实是让她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儿媳妇你放心,迟暮我了解,这些年来,他的心呀可以说是全部放到了你的身上。”
北凝摇头:“迟暮哥感情我知道。”
妇人那张温婉慈爱的脸颊上多了些笑容
“其实佳璐这孩子吧,我也算是看着长大的,小时候呀她为了迟暮,时不时的就跑来我们家。
那丫头心思善良,就是比较要强些。她认准的事就一定会全力以赴。”
“不过之前是因为迟暮一直单身,所以她一直抱有希望。但现在不一样了,挽挽你和迟暮已经在一起,我想等佳璐那丫头自己想清楚之后应该就能放下心思了。”
北凝沉默了一会儿,道
“其实我不是担心佳璐姐和迟暮哥的事,而是想到佳璐姐白天说的那些话,在回想迟暮哥之前为了找我,付出了很多。所以心里有心内疚。”
自己消失十多年,而这十几年来,迟暮哥身边一定出现过很多喜欢他追求他的女人。
可是迟暮哥的心里却始终只住着自己一个人。
反观自己呢?
当初还为了高宇轩伤害了真正爱着自己的男人。
“其实两个人之间的缘分是很奇妙的,迟暮为了你做这些,自然是因为挽挽你值得被他深爱。
所以说呀,你这小脑袋瓜里与其想着这些,不如想想什么时侯呀和迟暮结婚,在给我和你封爸爸多带几个孙女孙子回来!”
北凝的脸一红,朝季婕的手拍了下
“季妈妈你又打趣我了,哪有那么快呀!”
“哎呦,我跟你讲呀儿媳妇,孙女孙子这个可是说来就来的呀!
你们这么年轻,一个个血气方刚~”
季婕的话显然已经让北凝听不下去了
“季妈妈你说的越来越过分了,我和迟暮哥可没有您想的那样呢!”
季婕坏笑,感情他们家儿子还没把人给搞到手呢!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实在呢…
就在婆媳两个有说有笑聊的开心的不得了时,门外,封晨海走了进来。
“让我听听,你们两个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呀。”
季婕抬头,看到自己老公回来了,笑容更是灿烂,起身走上前去。
男人见状牵过妻子的手,低头在额头处落下一个吻。
沙发上的北凝也跟着站了起来,探着脑袋看向封晨海的身后,却是什么都没有。
“封爸爸,迟暮哥呢?他没跟您一起回来嘛?”
封晨海看着她那着急的样子,笑道
“迟暮去车库停车了,一会儿就进来。”
季婕看向北凝,忍不住逗起了她
“老公你看,咱们这儿媳妇还没过门呢,就开始关心咱儿子了。这以后要是嫁了过来,怕是一会不见都想呢。”
见身前的夫妻二人都在看自己,北凝的捂着红彤彤的小脸,害羞的朝客厅外面跑去。
还没跑两步,正好迎面撞上了朝自己走来的男人。
封迟暮顺手抱过女人的细腰,凝视这那张红润的小脸,忍不住勾唇
“投怀送抱,嗯?”
声音低沉,充满磁性,真的是让人听了后欲罢不能。
北凝抬头,见那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然后顺势搂上他的脖子,一个香吻落在男人的唇上
“喏,下班福利。”
这个吻可以说是瞬间将封迟暮一天的疲惫全部驱赶,紧崩了一天的俊颜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的笑容
“难道挽挽是怕下班福利过期?鞋都不穿就跑了出来也不怕着凉?”
北凝听闻低头,看了看那双光溜溜的小脚,然后踮起脚尖踩在男人黑色的皮鞋上,摇了摇头撒娇道
“才不是呢,是季妈妈和封爸爸刚刚笑话我,我才忘了穿鞋就跑出来了”
封迟暮好奇:“哦?他们笑话你什么?”
“她们笑话我一会看不到你就想你。还说要是以后和迟暮哥结婚了的话怕是连分开一会都不行。”
男人挑眉,眸子里的的神情更浓
“那你会么?”
北凝到是认真的想了想:“那要等结了婚才知道呀。”
发现小人儿上勾了,只见封迟暮脸上的笑意此刻是藏也藏不住,
“那要不要试试?”
“啊?”
北凝先是没有反应过来,结果认真的想了一下两人的对话后,恍然大悟。
见到眼前那张得意的脸,伸手拍了下男人的肩膀
“迟暮哥你过分!怎么你也和季妈妈一样老套路我。”
说着两只小脚从男人的鞋上下来,转身就要离开。
到是封迟暮,长臂一伸,将小女人从地上抱到怀里
“都说了会着凉,一点也不乖。”
话落,便抱着北凝走进了客厅。
餐厅里,一家四口坐在桌子上吃着饭
季婕看了眼正给媳妇夹菜的儿子,开口道
“迟暮呀,白天我和挽挽去逛街的时候还碰巧遇到了佳璐呢。”
听到母亲的话,只见男封迟暮抬起了头。
季婕还以为他会问都说了什么,结果却没想到眼前的儿子扭头看向一旁低头吃饭的小女人问
“你和妈去逛街了?”
女人扶额,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心里眼里自始至终只有他那媳妇一个人。
北凝也是没想到封迟暮完全忽略掉了佳璐这个名字,将嘴里的饭咽下去后说
“嗯嗯,买了好多衣服。”
男人点头
“有给我买吗?”
听到男人的话后,北凝抿了抿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封迟暮见她的表情,还以为是把自己忘了不好意思说出口。伸手摸了摸女人的头
“没事,我的衣服够穿。”
北凝强忍着嘴角的笑意,摇了摇头
“不是的迟暮哥,是买的所有衣服都是给你的。”
封迟暮这倒是有些惊讶
“都是买给我的?”
女人想着那些和眼前男人的风格完全不同的衣服就很想笑,但又憋住
“因为我觉得迟暮哥你穿上它们一定特别帅!所以你不能辜负我的心意知道嘛。”
还以为封迟摸会问自己买了什么衣服之类的问题,结果令北凝更没想到的是,封迟暮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好。”
嗯?回答的这么快?
难道迟暮哥都不怕自己给他买奇怪的衣服嘛?
到是一旁的季婕,看着自己儿子和媳妇说的开心,完全忽略了自己话的本意。
“我说迟暮呀,你也不能满脑子只想着我儿媳妇,佳璐的事你应该明白妈的意思吧。”
总不能让人家姑娘一直等下去,那样的话,等到了最后对她们三个人来说都是没有好处的。
封迟暮转头看向语重心长的母亲,一双眸子里平静淡然,缓缓道
“妈,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十年了,但是如果她真的想要睡觉的话,任谁都是喊不醒的。
佳璐是个聪明的女人,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想明白的。如果我过于明显的去和她解释,反倒是更伤害她。”
季婕听着封迟暮的话,到是感觉也有道理,无奈,只能叹了口气说
“好吧,那就让佳璐那孩子自己想明白。”
感受到一直注视着自己的那道视线,封迟暮扭头看向身边的小女人
只见北凝带着崇拜和爱慕的眼神对男人说
“迟暮哥你真帅。”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我给主人当母狗的经历小说 第1871章

下一篇: 在客厅从后面挺进去了 大夫神色复杂

本文标签: 第二天 柚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