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甄少泽满头黑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甄少泽满头黑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31:57

甄少泽满头黑线:这个狗男人,真是无时不刻不在他妹妹面前装可怜。
他冷冷地瞪着厉行远。
厉行远耸耸肩。
凌一见这两人还在这么幼稚的朝着,真的很无奈。
“行了,上车吧!回家了。”
说着,便搀扶着厉行远,上了车。
这一次,副驾驶的位置,留给了甄少泽。
没办法,谁让一个是病号,一个是自己的亲妹子呢!关键是,这个男人,何德何能,能够得到自己妹妹的青睐?
车子一路朝着颐景园开去,甄少泽回过头来,看着凌一,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厉行远看着他这欲言又止,又是一脸无奈的样子,咬了咬牙。
“四哥,我就那么入不得你的眼?”
甄少泽回过头来,盯着厉行远,盯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点头:“对。你说得没错。你知道的,我上面还有三个哥哥,要是被他们知道你娶了我妹妹,你知道什么后果吗?”
“那你们也不能棒打鸳鸯啊!再说了,古话不是说得好吗?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会吗?”
“那是对别人,你应该知道,你是什么身份?而我们,只想要我们的妹妹简单快乐的活着。”
“我会保护好她。”厉行远说道,声音虽然有些轻,但是,很坚定。
“你说你能够保护好她就能保护好了?之前,你在意大利的时候,遭受了什么?你连你自己的保护不好,何以来保护我妹妹?”
甄少泽越说越激动。
“那是我的失误,也是我人生的污点,这样的失误,这样的污点,我不会允许我自己再经历一次。四哥,你放心。、”
“呵。”甄少泽冷笑:“你让我怎么放心?你面临的处境和压力,我以及我们家的人都清楚,所以,我们才不想让我们的妹妹身处险境。”
“放心,四哥,我会好好保护好她的。”这是他对自己的信念,也是对凌一,以及甄家的承诺。
凌一见他们说话都剑拔弩张了,连忙开口。
“四哥,你们都认识厉行远,为什么你们都没有跟我提起过?”
甄少泽在面对凌一的时候,脸上的冰冷,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温柔。
“那时候,你还在训练基地,后来,你回来了,又游历各国,所以,这件事情,就没有告诉你。”
“哦,原来是这样。”凌一了然,是了,当初,她10岁的时候,就被送去训练基地了。
在训练基地一待就是6年。当她学成回来,立刻捡起了母亲的医学来学习。
学医花了她四年时间,然后,接下来的几年,就是游历各国,说是游历各国,不如说是去那些炮火连天的战场,去当了一名国际军医,去救死扶伤。
她神医的名头,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传播开来。
思绪拉远,她又想起了很多往事,历历在目。突然想到什么,她回过头来,盯着厉行远。
“你去过意大利?”
“嗯。”厉行远一双眼睛,一直黏在她的身上,见她反应过来,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他的女孩儿,终于想起他来了。
“你什么时候去的?”
“三年之前。”
凌一掐着一算:“四年前,我也去过。”
说到这里,她又叹了口气:“可惜,我们好像没有缘分诶,都没有遇到。”
厉行远一听,满头黑线,都到这个地步了,她都没有想起来,看来,真的是见过的人和事太多了,根本就没有想起来他这哈号人物啊!
想到这里,他便有些失落。
不过,这负面的情绪没有影响他多久,立刻就被甄少泽幸灾乐祸的声音打断了。
“还真是没有缘分啊!他在意大利的时候,被人追杀,弄得就像是乞丐一样的狼狈。被人下毒,腿也断了。幸好,他有个医术高明的亲表弟,帮他把腿接回来。”
“啊?你的毒是在意大利被人下的?”凌一惊讶的问道。
“对。”厉行远点头。
凌一似乎又在回忆什么,突然,眼前一亮:“你是不是佛罗伦萨?”
“对。”厉行远点头,真好,她终于想起来了。
“啧。”甄少泽觉得没趣了:“对的,妹妹,你那次救的那个人,就是他。”
“呵呵,还真是巧啊!”
“这就是缘分。”厉行远连忙为自己脸上贴金。
甄少泽翻了个白眼:“厉行远,要不是我妹妹,你早就死了。”
“所以啊!我说这就是缘分。缘分让我们相遇,缘分让她救了我,我会用一辈子来爱护她,保护她。”
“我们只求你不拖累她就好。”
甄少泽一脸的不爽。
厉行远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四哥,我们可是好兄弟,难道就不能好好的做姑舅?”
“不能。”甄少泽断然拒绝:“兄弟是兄弟,我妹妹是我妹妹,不能混为一谈。做朋友,我可以为你两肋插刀,但是,你想要做我妹夫?我只想插NI胸口两刀。”
“老婆。”厉行远又可怜兮兮的看着凌一。
凌一对于这两人的吵架,很是无奈。
“哥,好了,他也是个病患。”
“好吧!”对于自己的妹妹,甄少泽向来都是妥协的。但是,这口气,他却憋着。
就这么憋着一口气,一直憋到了颐景园,憋到了餐桌上。
为了化愤怒为食欲,今天,甄少泽吃了不少。他发誓,一定要将这个狗男人,这个贱人给吃穷了。
凌一一回来就去给厉行远处理手上的碎玻璃碴子了。
她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将他的手上的细小的玻璃用镊子给夹出来。
没夹出来一颗,她都低头在他的手上吹了吹。
厉行远看着她这仔细又心疼的样子,心里暖暖的,为了她这关心,别说是玻璃碴子,就算是钢刀,他都愿意。
凌一帮他把碎玻璃弄了好久才确认全部弄出来了。
弄出来之后,她又帮他上了药,然后用绷带缠好。
“这双手,半个月之内,不要碰水。”凌一吩咐道。此时,餐厅里,甄少泽和司南珏还在吃饭。
厉行远举着他受伤的双手,看着满桌子的菜。
这是他在车上的时候,让司南珏打电话给刘叔,吩咐刘叔弄的,他就是故意让凌一看到他的大度,他对她家人的好。
凌一也扫了他一眼,知道他的手不方便吃饭,便说:“要不,让刘叔喂你吧?”
“我不要。”厉行远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凌一看着他这个样子,也知道他要面子,便叹了口气:“我喂行吗?”
“嗯。”厉行远满脸笑容,就连眼睛里,都盛满了笑意,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司南珏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表哥的这一幕,这......他这等的就是这一幕吧!他表哥,真的是心机深沉啊。
一旁的甄少泽再也看不下去了,腾地一下站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厉行远,然后,走到厉行远的身后,一把将凌一给拽了起来。
“妹妹,既然是我把他打伤的,那就我来负责,从今天开始,我来伺候厉三少,一直到他痊愈为止。”
厉行远没有想到,他这个昔日的好兄弟,今日的舅哥,竟然是他婚姻路上的绊脚石。
没有办法了,他只好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凌一:“老婆。”
这声音,可怜又委屈。
谁知,凌一根本不买账,她才不想要伺候这只腹黑的狼呢!今天这件事情,根本经不起推敲,前面,两人打得那么欢,结果,就在她喊了一声四哥之后,厉行远就开始落下风了。
而且,事情就那么巧,就在她转头跟四哥说话的时候,他的手就受伤了。他早不受伤,晚不受伤,偏偏就在那个时候受伤,这也太巧合了。
这么想着,她又笑眯眯的看着厉行远,然后,趴在他的肩上,轻声安抚:“阿行,既然你的手是四哥弄伤的,我觉得四哥说的话合情合理。”
厉行远这次,是真的没话说了。
所以,他将视线转向甄少泽:“少泽,吃了饭之后,我们去书房,聊聊。”
最后两个字,说的极重。
甄少泽才不怕他,现在,他就一个病号,他有什么好怕的?所以,他也似笑非笑的回答:“行啊!顺便,我也有事情要问你。”
厉行远翻了个白眼。
甄少泽端起饭碗,用勺子舀了一口饭,直接塞进厉行远的嘴里。
厉行远心里那个苦啊!
这真是,给自己找罪受。
就这么郁闷又心闷的吃了几口,实在是吃不下了,对于自己的舅哥,还真是......打不得也骂不得,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宠着呗。
甄少泽见他不吃了,重重的搁下碗,然后,推着厉行远,两个人,去了上面书房里去谈判。
司南珏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偷偷挪动椅子,来到凌一的面前,挤眉弄眼,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喂,女神,你说,他们会怎么谈?”
凌一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垂眸,继续吃。
“他们愿意怎么谈,怎么谈,反正,你表哥是个心机婊,吃不了亏。”
“这你都看出来了?”
“切”凌一冷嗤:“我又不眼瞎。”
“那我上去帮你打探打探情况?”司南珏又兴致勃勃的问道。
凌一白他一眼:“你不怕你表哥?”
一提到他表哥,司南珏就缩了缩脖子。然后,连忙转移话题。
“女神,上次你给我的那个玉肌膏全部卖出去了,再给我来100瓶。”
“好啊!”凌一倒是爽快,摸出自己的手机,将微信的收款码调出来,递到他面前:“先转账。”
司南珏撅撅嘴:“能不能看在亲戚的份儿上,给我打个折?”
“呵,这东西销路这么好,我没有涨价,都是看在亲戚的份儿上了,你还想打着?我看你是想要被打得骨折吧?要不要?不要拉倒,毕竟,我也不是很缺钱。”
说完,她就作势要将手机收起来。
司南珏立马伸手按住她的手机,陪着笑脸,一脸的狗腿:“哪能呢?女神,来,我转账,1000万。”
凌一没有动,等着他转账。
很快,1000万到账了,凌一收到到账信息,心满意足,零花钱,到手了。
“等我吃完饭,我去帮你拿。”
“好。”
司南珏对于自己的财神爷,向来客气,和有耐心。
等凌一吃完饭,便起身往后院走去。
司南珏也跟着她,凌一转身,看着他:“你跟着我做什么?”
“去拿玉肌膏啊!”司南珏说得理所当然。
“我说过我要去拿玉肌膏吗?”凌一反问。
“那你去干什么?”
“拉屎。”
司南珏一下子就停了下来,脸色也不好看。
“喂,女神,你彻底在我心目中,跌下神坛了。你能不能文明一点儿啊?”
“那我要怎么说?”凌一故意问道。
“你......”
司南珏无话可说,对于这个曾经的女神,此时的表嫂,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
“算了,你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司南珏也妥协了,毕竟,这是表哥的老婆,表哥都不在意,他在意个啥?再说了,也许表哥就是喜欢她这个样子的呢?
这么想着,司南珏的心也放宽了些。
凌一见他不再跟着自己了,也放心了,毕竟,让他看到自己做的玉肌膏,估计要跳起来。
她去了后院的阳光房里,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来几天前定制的玉瓷瓶子,摆在桌子上。
100个啊!那还真是有的忙了啊!
想到这里,她连忙摸出手机来,给刘叔打电话。
当刘叔来到阳光房里,看到夫人正在摆弄桌子上那一堆密密麻麻的小小的玉瓷瓶子,如果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恐怕会犯病。
他走过去,恭敬的开口:“夫人。”
凌一转过头来,看到刘叔,笑得眉眼弯弯。
“刘叔,快来帮忙。”
“哦,好。”刘叔卷起衣袖,拿了一个裱花袋,学着凌一的样子,将那满满一大缸子的玉肌膏,装进裱花袋里,然后,一点一点的挤进玉瓷瓶子里。
“好。”厉行远的一双眼睛,从凌一帮他处理伤口,就没有离开过凌一的脸。此刻,他正嘴角噙笑,看着她,温柔的回答。凌一和刘叔在阳光房里忙活得腰酸背痛。等终于将100个玉瓷瓶子挤满之后,凌一直起腰来,捶了捶。
“看来,我得买个装瓶的机器啊!”
刘叔看着桌子上那些小小的瓶子,无不赞同的开口道:“是啊!看来,还得招两个灌装工人来。”
凌一转头看着刘叔,嘿嘿一笑:“还是先买机器吧!等以后需求量大了,再招工人。”
“也行。”刘叔说道。
就100瓶,咱们两个人能够装好。
“对。”
凌一点头:“刘叔,你拿个塑料袋来,装起来,拿去前面,司南珏在等着呢。”
“好。”
刘叔点头,恭敬的离开。
他家夫人,还真是一把做生意的好手。就这么倒腾一下子,这1000万就到手了,这成本价,连100万都不到,还是在加了他的工资的情况下,都不到100万。
他这心里话,要是被钱多多知道了,估计得笑出胃病来。
凌一哪里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了?坑人才是一把好手吧?她的生意,可全都是他和颜荼,白鹿在打理的。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刘叔去找了个塑料,将那100瓶的玉肌膏装好之后,便拎去了前院,去找司南珏去了。
只是,他来到前院,找了一圈儿,都没有找到人,正疑惑呢,就看到他家表少爷正鬼鬼祟祟的从电梯里出来。
“表少爷。”
刘叔立马上前,将手里的塑料袋递上。
“这是夫人让我交给您的。”
“好,谢谢。”
司南珏伸手接过塑料袋,检查了一下数量,这才满意的点头。
“我先把这些玉肌膏放车里去。”
“好。”刘叔一脸的恭敬又和蔼。
这时,厉老爷子和李爷爷,李奶奶从外面回来,看到司南珏手里提着的塑料袋,便开口问。
“小珏,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神神秘秘的?”厉老爷子挑眉问道。
“玉肌膏。”正往外走的司南珏停下脚步,将塑料袋打开,给厉老爷子看。
厉老爷子打眼往里瞧,然后,伸手摸出来一个,打开来,闻了闻。
“这可是个好东西啊!你从哪里来的?这么多?”
“我在表嫂那里买的。”
“哦?”厉老爷子挑眉:“你表嫂有?”
“对啊!表嫂会做这个。”
“哦。”厉老爷子点头,然后与有荣焉:“我家凌丫头就是能干。”
然后,想到什么,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声音也严厉了许多:“厉行远也回来了?”
“嗯呐,在书房呢!”司南珏看到厉老爷子脸色不太好,赶紧脚底抹油:“那个,厉爷爷,我医院还有点儿事情,就先回去了,你们慢聊哈。”
厉老爷子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滚了。
司南珏赶紧麻溜儿的滚了。
厉老爷子背着手,往大厅里走去。
刚走进去,就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推着厉行远出来。
“厉行远。”厉老爷子大声以后,这一声,中气十足。
把他身后的李爷爷和李奶奶都吓了一跳。
跟厉老爷子相处这么久,还没见他这么生气过。
厉行远眉头一跳,看向自家爷爷。
“爷爷,怎么了?”
厉老爷子见他还在这里装疯卖傻,气得不行,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也不能落了他的面子,毕竟,都是成年人了,他也要给厉行远留几分面子的。
于是,他沉住气,声音冷沉:“跟我去书房。”
“爷爷,有什么话,您直说就是了,我才刚从书房出来呢。”听听,仿佛书房是座监狱一样的,还刚刚才出来,怎么能又进去?
厉老爷子气得不行:“真要在这里?”
“对。”厉行远点头,一副没有做错事的样子。
“好,好得很,既然你自己都不给自己留面子了,我也不会给你留了。”
“爷爷到底想要说什么?我又哪里做错什么了?”
“你哪里做错什么了?”厉老爷子冷笑:“厉行远,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不知道吗?”
“我到底做了什么?”厉行远百思不得其解。
“呵。”厉老爷子再次冷笑:“厉行远,你也好意思问。你今天,是不是又看上一个姑娘了?我警告你,厉行远,不管你看上了谁?你都得给我守好了你自己的心和裤腰带。要是你敢做出对不起凌丫头的事情,小心我不念及祖孙情。”
“我没有啊!”厉行远冤枉得不行:“我哪里看上什么姑娘了?我现在,心里眼里都是一一啊!”
站在一旁看好戏的甄少泽看得这一幕,无比得意,心里也爽快不少。
“你还说你没有?”厉老爷子气得直接抓起茶几上的茶杯,就朝着厉行远扔了过去:“司南珏都打电话给我了,说你又抢了他的女神了,你还说你没有。”
厉行远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接住扔过来的杯子。如果他再接晚一点儿,那茶杯都要砸到他的额角了。
“爷爷。”厉行远气得想要跺脚,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在装瘸子,又生生的忍住了。
“爷爷,司南珏的话你也信?上次他说我抢了他的女神,结果,把您急吼吼的喊过去,结果是凌一啊!”
厉老爷子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他手上缠着的绷带。
“你的手怎么了?”口气虽然严厉,但是声音里还是难掩关心。
厉行远脸色难看:“知道关心我了?知道心疼了?”
“我关心你个屁。”
厉老爷子直接来气了:“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呢?”
厉行远白了厉老爷子一眼:“爷爷,司南珏那个榆木脑袋,能有什么好话?上次你就知道,凌一会易容术了。”
“所以......这一次又是凌丫头?”
厉行远再次白了他一眼,仿佛是在说:算你识相。
厉老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摸了摸花白的胡子。
“你说是凌丫头就是凌丫头了?”他还死鸭子嘴硬,自己做错了还不承认。
厉行远无奈:“刘叔,你去叫凌一过来。”
“是。”
刘叔去了后院。
不一会儿,凌一和刘叔一起从后院过来了。
凌一看到人都在这里,有些奇怪,她走过去,先给三位长辈打招呼。
“爷爷,李爷爷,李奶奶。”
“凌丫头,今天,司南珏说厉行远又抢了他的女神,是怎么回事?”厉老爷子一点儿都不给厉行远面子。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女孩子喘的文案厉行远的豪车

下一篇: 我给主人当母狗的经历小说 第1871章

本文标签: 放进 宝贝 甄少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