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女孩子喘的文案厉行远的豪车

女孩子喘的文案厉行远的豪车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30:04

厉行远的豪车,紧赶慢赶,终于,在他们到达机场停车场的时候,看到了那辆街霸的身影。同时,也看到了街霸上的女人。
“司南珏,你给老子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了,这街霸上的女人,到底是谁。”厉行远冷声呵斥道。
司南珏撇撇嘴:“还能是谁?当然是我的女神啊!”
两人斗着嘴,不过,两双眼睛,却都是在紧紧地盯着前面街霸上的女人。
此时,女人取下头盔,帅气的撩了一下她的大波浪卷长发,然后,大长腿一挥,直接从街霸上下来。
女人将她的头盔抱在怀里,直接朝着身后的豪车走来。
看到那女人那帅气又痞痞的样子,司南珏和厉行远的心,都跟着砰砰砰的跳动起来。
司南珏更加是屏住了呼吸:啊,她是看到我了吗?她是不是也喜欢我啊?啊!原来是两情相悦啊!太好了。老子终于要脱单了,老子终于也要撒狗粮了。
而厉行远,在看到女人时,嘴角的笑,是怎么都藏不住。
女人直接朝着他们的车走来,来到后车座,拉开车门。
“厉总,巧。”
厉行远满头黑线,这个不正经的女人,在这样的场合,还要这样来开玩笑。
还没等厉行远回答,司南珏直接抢先了。
他伸出手来,递到女人的面前。
“嗨,美女,认识一下,我是司南珏,很高兴认识你,对了,这位厉总已婚人士,不适合你,我是单身。”
凌一将视线转移到说话的司南珏身上,似笑非笑:“我知道啊!”
“你知道?”司南珏一惊,然后,受宠若惊的看着女神,捂着嘴:“我的天,你知道啊!那说明,你也在关注着我是不是?你也喜欢我是不是?”
“对啊!”凌一从善如流。
司南珏心里狂喜,都有些手足无措了,他从来没有在哪个女人面前这般的不知所措过。
厉行远扫了一眼司南珏,然后伸手,直接拦住了凌一的腰身。
“今天怎么来机场了?”声音温柔。
凌一挑眉:“认出来了?”
“呵。”厉行远嗤笑一声:“你是我的女人,我能认不出来?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你还真是给我的惊喜越来越多了。”
“你们......”
司南珏指着厉行远搂着他女神的腰的手,满脸的痛惜与失落。
“你们不能这样,女神,他是已婚的人啊!”
“我知道啊!”凌一继续逗他:“怎么了吗?”
司南珏气得跳脚:“你明明知道他结婚了,你还跟他牵扯不清,你知不知道这对你很不好?”
“我知道啊!”凌一继续逗司南珏。
司南珏一脸的惋惜:“女神,我知道我表哥长得好看,但是,你也不能这个样子啊!”
“我哪个样子?”凌一继续这么问。
“哈哈,好了,别逗他了。”
厉行远放在他腰上的手,拍了拍:“你还没告诉我,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厉总来这里做什么?”
凌一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
“我来接人。”
凌一也挑眉看着他:“那不就得了?”
“行吧!你扶我一下,我要下来。”
凌一白他一眼,但是,也只好照做,都不知道,一个好好的人,要装瘸子,有多不容易。
厉行远下了车,司机立刻给他推来了轮椅。
司南珏还在看着他们,眉头都打成了一个死结:“美女,你真犯不着跟着一个已婚男人,天底下好男人多的是,比如,现在,你的面前就有一个。”
厉行远就像是看智障一样的看着司南珏。
“你脖子上长着的是肿瘤吗?”
“噗”凌一直接笑喷了:“没想到,厉总这么毒舌。”
厉行远没好气:“你来接谁?”
“等会儿不就知道了?”
说着,她抬腕看了一眼时间:“时间还早,我们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好。”
厉行远从善如流,让司机推着他,和凌一一起去了贵宾休息室。
服务小姐给他们送来了咖啡,水果,和饮品。
凌一口渴死了,拿起一瓶巴黎水,拧开盖子便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一瓶巴黎水,被她喝了一大半,还剩下一半,她将瓶子放到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拿出手机来,打两把。
厉行远看着她这豪放的样子,还有刚刚下车时的样子,真的彻底迷住了他。
此时的司南珏,坐在位置上,看着凌一,一直到她摸出手机来打游戏,这才跳起来,一脸的惊悚。
“我靠,表嫂,不带你这样的啊!你这,两次把我带沟里了。”
凌一掀起眼皮,睨了他一眼,然后笑呵呵的问:“怎样?我是不是特别美,你是不是被我给迷住了?”
此时的司南珏,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啊!聪明如他,竟然两次栽在了这个女人手里,她还真是......有魅力啊!
厉行远听到这话,瞪他一眼:“是你自己笨。”
司南珏哑口无言:可不就是笨?两次都被这个女人给迷住。关键是,被迷住了,还不是自己的,这就真的很惨了。
凌一看到司南珏的表情,突然想到什么,连忙从口袋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瓷瓶子,然后,关掉游戏,站起身。
“我去洗手间。”
“要不要我陪你?”厉行远笑问道。
“滚。”
凌一拿起手机和那个瓷瓶子,起身便走出了休息室。
等凌一离开之后,厉行远这才摸出手机来,发了一条消息出去,然后,又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像个大爷。
凌一去了洗手间,将自己的妆容给卸掉,本来是不想卸的,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四哥,算了,四哥今天回来,她还是以真面目去接他吧!
她卸完妆,又上了一趟洗手间,发现时间差不多了,便去了接机口等着。
5分钟之后,一个一米八七的男人,穿着一件卡其色风衣,带着墨镜,手里拖着一个小箱子,从接机口出来。
他一出来,凌一身旁的那些接机的女人就疯了。
“天哪,这是哪个明星啊?这么帅?怎么没有在电视上见过啊!”凌一身旁的一个小姑娘,直接疯了似的吼了起来。
凌一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然后,唇角就扬起了笑意。“啊!好帅啊!天哪!怎么这么帅?”身旁的女人,一直在大吼大叫。
凌一听得耳膜都快震穿了。同时,自己也与有荣焉,几个哥哥,都是大帅哥,比起现在电视上的那些小鲜肉,简直帅了不知道多少倍。
突然,她有些想要恶作剧了,便朝着那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的大帅哥跑过去。
“帅哥,走,跟我回家呗。”
说着,她便扑进了大帅哥的怀里。
果然,那群刚刚还在尖叫的女人,此时,对凌一都嗤之以鼻了,。
“切,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羞耻,就这么直接对着人家帅哥生扑啊!”
“就是,太讨厌了,简直污人眼睛。我敢打赌,她一定会被帅哥毫不留情的甩在地上,就像一堆烂泥一样。”
“我呸,烂泥都是抬举她了。”
听到这越来越不堪入耳的声音,凌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踮起脚尖,还在大帅哥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众女人,只想要直接将凌一给薅开,让他们自己来。
甄少泽就这么看着这个恶作剧的小妮子,心里说不出的宠溺。
他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发,然后,还故意将声音给开大声儿了一些,尽量让众人都听到。
“亲爱的,没想到你能来接我,真是荣幸,走吧!去你家还是去我家?”
这句话一出来,让众人简直大跌眼镜。
凌一抬头来,笑看着配合她的四哥,心里高兴得很,嘴巴上却又将声音给拔高了好几个度。
“当然去你家啊!这几天,我老公在家里。”
说完,就看到那些女人不可置信的再次看向他们,同时,也看到了他们眼里,对于甄少泽的不屑与轻蔑。
甄少泽用手指在她的鼻尖上轻轻一刮:“臭丫头,现在好了,你四哥的名声,全部都被你毁了。”
“哈哈。”凌一哈哈大笑起来:“四哥,你会在意吗?”
甄少泽又伸手,宠溺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行了,我们走吧!再不走,恐怕一会儿,这些人的口水都能把我淹死。”
“好。”
甄少泽搂着凌一的肩膀,凌一搂着甄少泽的腰,嗯,有那么点儿......,在外人看来,简直不像话,可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甄少泽把凌一当好哥们儿,凌一是真的把甄少泽当哥哥。
两人都朝着贵宾休息室走,在快要接近贵宾休息室的时候,两人都反应了过来。
松开手,看着彼此。
两个同款双手抱胸,看着对方。
“你是不是有什么要跟我交代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要跟我交代的?”
两人同时出声,说的都是同一句话。
过了一会儿,他们又同时放下手来。
凌一先开口:“四哥,我结婚了。”
“所以,你刚刚的话,不是诓骗别人的?”甄少泽的声音有些冷。
“是。”凌一垂着眼眸,不敢去看四哥的眼睛,她背着家人,被凌世成卖了,到现在,舅舅,舅妈和几个哥哥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甄少泽气得胸腔起伏,声音也大了一些:“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跟我们说?”
“我......”凌一就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一样,站在老师的面前,认打认罚。
甄少泽看了她一会儿,实在是不忍心去责备自己的妹妹,便气愤的抬手指向离自己不远处贵宾室。
“所以......你嫁的人,就是那里面的那个混蛋?”
“对。”
凌一仍然低着头,一副做错了事情的样子。
甄少泽气得不行,这件事情,他不能找自己的妹妹出气,但是,有个人却是可以的。
他上前一步,来到凌一的身边,一把搂住凌一的肩膀。
“走,我们进去。”
甄少泽的声音有些冷,凌一以为是四哥还在生自己的气,便顺从的跟着他,走进贵宾室里。
可是,当他们一走进去,甄少泽的目光,直视着厉行远的目光。
当厉行远看到甄少泽的手还搂着自己妻子的肩膀的时候,脸色猛地一沉。
“甄少泽,拿开你的咸猪手。”
甄少泽气得不轻:“好啊!厉行远,你这个王八蛋,老子还没有找你算账,你还敢冲着老子发火?”
说着,甄少泽松开凌一的肩膀,直接大步流星的走进去,拎起厉行远的衣服,一拳便揍了过来。
厉行远此时,也气愤无比,这个甄少泽,简直瞎了狗眼了,竟然敢搂他厉行远的老婆,简直不可饶恕。
于是,他伸手,一把截住了甄少泽的拳头。
然后就......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
这贵宾休息室本来挺宽敞的,被这两个牛高马大的人一打架,瞬间变得逼仄起来。
本来还坐在沙发上,正在打游戏的司南珏,看到他们两个打了起来。瞬间就对打游戏没了兴致。
这两个之前好得跟亲兄弟似的,怎么?现在,为了一个女人就打了起来了?难道,他的女神也是甄少泽的女神,甚至是初恋女友。
这么想着,司南珏看好戏的兴致更大了:哼,亲爱的表哥,我不敢动你,自然有人敢收拾你。呵呵,看吧?现在找到对手了。你娶了人家的初恋女友,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简直活该。
这么想着,他更加的笃定甄少泽就是凌一的初恋,所以,他直接将自己的游戏界面退出来,打开摄像头,来给他们来一个视频录制。
凌一在看到这两个人打架的时候,心里也紧张。她四哥的武力值她是知道的,没几个人能够打得过,现在,为了给她出气,他现在在打厉行远,就是不知道,这个厉行远能不能扛得住他四哥的暴风骤雨的袭击。
如果不让四哥出气,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希望厉行远抗揍一点儿。
两个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像两只野兽一样的在这个贵宾休息室里打了起来。
放在桌子上的咖啡杯,巴黎水瓶子,水果,零食......
这些东西,全部被这两人打翻在地,特别是巴黎水的瓶子,直接摔碎了,散落在地上,到处都是碎玻璃碴子。
可是,这两个人,打得根本分不出来胜负。凌一看着他们两人打架,挑眉看着厉行远:这家伙还挺强的,竟然能够跟他四哥对打,都这么久了,还分不出个胜负来。
这都过去十五分钟了,该出的气也出得差不多了。
“四哥,行了,别打了,该回去吃饭了。”
“四哥?”厉行远在听到凌一的这声四哥,分了一下神。
可是,甄少泽还在气头上,他最好的兄弟,竟然敢背着他娶了自己的妹妹,简直天理难容,所以,又是一拳,这一拳,直接揍到了厉行远的胸口上。
“厉行远,你这个混蛋,你娶了我妹妹,竟然连我的家人都不知道,我打死你。”
“妹妹?”厉行远再次走神,然后,又是一拳,揍在了他的肚子上。
厉行远顺势一倒,直接倒在了地上。
凌一见他倒在地上,连忙跑过去,将挥着拳头,又要打下来的甄少泽给挡住了。
“四哥,行了,你俩打了这么久,他也挨了你几拳了,行了。”
甄少泽眉头一跳,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妹妹对别的男人这么在意过。
“一一,你。”
凌一转头看着甄少泽:“四哥,你气也出了,我们该回去吃饭了。”
厉行远这一次是确定了甄少泽真的是凌一的哥哥,可是,这,刚刚还跟舅哥打架,现在......
他看向地上的碎玻璃碴子,突然,灵机一动,趁着凌一去看甄少泽,连忙将自己的双手,往碎玻璃碴子上按,然后,还摩擦了几下。
“嘶......”
厉行远痛得倒抽一口冷气,而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的司南珏,瞪大眼睛,简直不可置信,他平时高冷禁欲的表哥,怎么能够这样?简直就是个心机婊。
果然,凌一在听到厉行远发出的嘶嘶声,连忙转头,就看到厉行远的双手上,全部都是碎玻璃碴子。
“怎么会这样?”
甄少泽听到声音,寻声望去,也看到了他的手上的碎玻璃,蹙眉吼道:“厉行远,你看到有玻璃,还把手伸过去,你是不是故意的?”
“啊!疼,好疼。”厉行远故意将喊得很大声,仿佛就怕凌一听不到似的,一脸的可怜巴巴。
凌一连忙将他的手抓起来,然后又扶着他起来,将到扶到轮椅上:“走,回家我给你处理。”
“嗯,谢谢老婆、。”
说着,他又转头挑眉的看着一脸恨得牙痒痒的甄少泽:“四哥,回家了。”
甄少泽在听到他喊这一声四哥的时候,气得恨不得拿刀宰了他:这个心机婊,他肯定是故意的。
“呵。”甄少泽冷笑,弯着厉行远:“谁是你哥哥?我不认识你。你骗了我妹妹,你休想骗到我。”
“四哥。”厉行远的声音,带了一些委屈:“我知道我和一一结婚,没有通知你们,是我的不对,以后,我们会补上婚礼的。”
“不需要,我们甄家,不承认你这个骗子。”甄少泽的声音,又冷厉了几分。
厉行远抬头,楚楚可怜的看向凌一:“老婆,四哥不承认我。”
“四哥。都是一家人,你打也打了,你的气也出了,适可而止。”凌一严肃的说道。
甄少泽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他的妹妹,跟别人跑了,他家的大白菜,被别人家的猪给拱了,心里好难受,关键是,这个男人,还是个心机绿茶婊。
司南珏看着自家表哥这一顿操作,简直瞠目结舌啊!这......还能这样?这分分钟,就将战局给扭转了啊!这手段,果然是高啊!
本来人家是相信相爱一家人的,被他表哥这一搞,好像人家甄少泽有错一样。啧,他不得不给他表哥竖起一个大拇指。
正想着呢,突然听到甄少泽的声音再次响起:“一一,你不要被他骗了,他的手究竟怎么回事,他自己心里清楚。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司南珏。”
这突然之间,就将战火燃到自己的身上,司南珏只觉得冤枉,自己只想着看好戏啊!怎么,这看戏看着看着,就殃及池鱼了啊?
司南珏一抬头,就接受到了他表哥那不善的目光,仿佛,他说错一句话,就会被千刀万剐似的。
司南珏缩了缩脖子,然后摇头:“表嫂,我一直在打游戏,可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凌一为这两个幼稚的男人叹气:“行了,该回家吃饭了。”
甄少泽真的是气的牙痒痒,但是,现在,他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现在,他妹妹的一颗心,全部都在那个贱人身上,他如果做点儿什么,恐怕,他妹妹会恨上他。
上车之前,厉行远看向司南珏:“你不是很喜欢街霸吗?”
“啊?”司南珏不明所以的张大嘴巴,疑惑的看着他亲爱的表哥:“我什么时候说了我喜欢街霸了啊?”
“你一直都在说,今天,给你个机会,去骑街霸。”
司南珏现在才反应过来:“不是,表哥......”
正想反驳呢,就看到厉行远冷厉的眼神:“要不要我去给姑姑提提,你该回去相亲了。”
“不,不,我喜欢街霸,我......我现在就去骑。”
司南珏缩着脖子,被他这无良的表哥威胁了,只好在他的淫威之下妥协。
于是,司南珏不得不拿过凌一的头盔和钥匙,走到街霸身边,伸手拍了拍,小声嘀咕:“街霸女神没有追到,倒是要骑一回女神的街霸了。这......算不算是一种安慰?”
这么想着,叹了口气,上了车,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他发动引擎,轰的一声,街霸轰出了机场的停车场。
甄少泽看着厉行远这作威作福的样子,心里为司南珏点了一根蜡烛。
“没想到,几年不见,你这性格,还是没变。司南珏可真是可怜。”
厉行远转头看向他,故意一脸我也没办法的样子,然后淡漠的开口。
“四哥,我也很可怜。”说完,他朝着甄少泽举了举他受伤的双手......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此刻,众人的

下一篇: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甄少泽满头黑

本文标签: 文案 女孩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