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此刻,众人的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此刻,众人的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28:42

此刻,众人的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了五个字:
无招胜有招!
摔倒在地的宋司司尴尬地站了起来,虽然摔得很难看,但是爬起来的姿势还算优雅。
宋司司看向梁清子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不解,但她绝对不会相信这是因为梁清子功力高超,而是梁清子偷偷学了秘籍中的武功。
这让宋司司对秘籍的内容更加好奇。
秘籍可以让梁清子的功力在短期内提升这么多,如果自己修炼了秘籍,练成绝世神功指日可待!
场上梁清子还对宋司司的意外摔倒没反应过来,场外玄九却焦急不已。
“这一局,清掌门胜出!”
玄六第一个站出来不同意:“刚才梁清……清掌门都没有出招,这怎么能算?”
玄九不屑道:“招式未出,便已占尽先机,赢得比试。七师妹,你可服气?”
宋司司手中紧紧握着自己的剑,努力扯了一个嘴角:“清掌门的运气,是我学不来的。”
言外之意,刚才那一招只是巧合,但是我并不服气。
玄九可不在乎她是不是真的服气,眼下他只想赶紧把宋司司弄下去。若不是她在这里乱搅和,哪里还有这么多事?
“我的运气你的确学不来。”梁清子悠然地站在那里,仿佛遗世独立。“否则秘籍早就被你发现了,哪里还轮得到我?”
“你!”宋司司气急,“清掌门,刚刚你赢了我只是侥幸,在座的还有这么多位英雄好汉,你若是都能赢得过,才算你在这江湖之上站稳了脚跟!”
“好啊!”梁清子傲视众生,眼睛随意一扫。
“不过,小七啊~”梁清子故意学着道法圣师的语气,略带颤音地说道,“咱们可事先说好了。刀剑无眼,若是哪位侠士伤了我的性命,可得记在你的名下。”
宋司司一愣,不明白梁清子是何用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
梁清子淡然一笑:“我的命,只能让你拿走。”
说罢,也不管宋司司的反应,转身对着众人说道:“还有谁?”
一时间,各门派众侠士纷纷好奇梁清子刚才到底是不是“无招胜有招”,无论什么武功招式,都飞身上来过两招。
然而,就真的只是两招。
有系统做外挂,任何人在梁清子手下,都走不过两招。
放眼望去,如今便只剩下紫灵山庄的苏瑾了。
要对上苏瑾,梁清子多少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是原书的男主角,总会有点主角滤镜和不败的阴影。
但梁清子知道,今天这种场合,以苏瑾的傲气,是不会上来与自己比试的。
因为原书中,苏瑾是一个极其自傲又自负的人。他出身皇家,门派显贵,功力深厚。在这种背景下长成的苏瑾,有一个癖好。
那便是,从不主动跟功力低于自己的人交手。
果然,当梁清子看向苏瑾时,只见他打着一把折扇,飘飘若仙,没有半点要比试的意思。
这时,却有一道清亮的声音从末位席上传来:“清掌门,安好。”
梁清子循声望去,一个削瘦的男子从末席上走过来。
慌张的眼神,不安的神情。分明就像个受惊的大白兔!
梁清子看向男子,只觉得有点眼熟,仿佛脑海中有一个影子跟眼前的人重合,却又怎么都对不上号。
“在下潜宗山温一灼。”
温一灼?
梁清子眼睛一亮!
竟然是他?!
穿书之前,梁清子最喜欢的角色,并不是光芒四射的男女主角,而是这位表面笑嘻嘻,心里实疯批的假面男子——温一灼。
说起温一灼的身世,也是实惨。祖上原本是个名门望族,只因世代守着一枚可生白骨的古玉,被整个江湖的豺狼虎豹视为猎物,最终惨遭诬陷,而被灭门。惨案发生当天,尚且年幼的温一灼因贪玩私自出门,而躲过一劫。待他归来,只剩下满门的血迹和尸体。
由此,温一灼心性大变,他极为偏激,阴狠毒辣,且非常善于用毒,一生害人无数,最后被男主角苏瑾斩杀。实为男主剑下的炮灰一枚。
但不知为何,梁清子在看原书的时候,总是觉得,作者描写的温一灼人物太过单薄。也许因为他不是主角,所以没有太过用心的描写。但她认为,按照温一灼的人物经历来说,他的一生,本不该如此虎头蛇尾。
她心疼温一灼,很想改变温一灼的人生。
眼下,看着温一灼用瑟缩的眼神看着自己,梁清子心中微涩。
也不知他用了多少个日夜,才将这样的眼神演的炉火纯青。
梁清子的语气突然温柔了很多,再也不复刚刚的骄傲情况,她站在台上,蹲下身子,企图与他近一点。
“温少侠安好,你可以叫我清子。”
温一灼心中讶然!这么多年以来,任何人面对他这种惊慌讨好的眼神,不管掩饰的多好,他总能看出其中的骄傲与对他的不屑。可是在梁清子的双眼中,温一灼没有看到任何其他的情绪。
除了善意。
温一灼本能地怀疑,梁清子要么真的是一只兔子,否则,能一眼看穿自己的伪装,她就绝对是一只精的没毛的狐狸!
温一灼强按下心里的那一点不安,继续扮柔弱道:“请问,我可以吗?”
不安的神情,软糯的语气,尽管梁清子在看原书的时候知道这是温一灼惯用的伎俩,可心里还是受不住这种近距离的刺激。
近观小白兔!是我的温小可爱没错了!
是他是他就是他!
梁清子看了看他手中跃跃欲试的剑。凡名门正派中人的佩剑,都是自己最心爱和最重要的东西,主人一定会仔细佩戴,小心护理。但温一灼的剑上毫无光泽,就像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根本不是他的剑一样。
梁清子点了点头。
“当然可以,只是……”梁清子顿了顿,“得请温少侠手下留情。我,不是你的对手……”
此话一出,众皆哗然!
各门派皆败于梁清子之手。而今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个不知来路的、连佩剑都生了锈的野路子,梁清子只跟他说了两句话,就断言自己打不过他?!
为什么?温一灼显然也没有想到梁清子会这么说,只愣了一下,仍然装作很惶恐的样子:“这……不敢……清掌门客气了……我怎么可能是清掌门的对手……”
台下,刚刚被梁清子两招就打败的众人却早已不耐烦。
“絮絮叨叨的做什么呢?能不能打得过,过了招才知道。”
梁清子微微一笑,冲着温一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温一灼当下也不再犹豫,飞身上台,拔剑出鞘。
梁清子对系统说道:“统子,待会只需让我躲开他的剑风,不必出招。”
“啥?”系统有点蒙,“这样放水也太明显了吧!”
梁清子道:“就是要明显一点。”
双方的交战十分轻松,温一灼并不费力,梁清子躲得也很自然。眼看着已经过到了第九招,梁清子暗中催动系统,外挂帮助自己一个瞬移,夺下了温一灼的剑!
“这……刚才发生了什么?”
“那个人的剑被夺走了?”
“这个人功力虽然平平,但是空手夺剑,本来就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清掌门竟然夺的如此轻松?!”
温一灼的剑被抢走之后,只有一瞬间的愕然,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漠,随后很快又恢复了软弱惊恐的模样。
他向梁清子拱了拱手说道:“清掌门功力深厚,在下不敌,佩服!”
梁清子将温一灼的剑拿在手里,把玩许久。如果他她真的不知道温一灼的身世倒也罢了,但她总是觉得,温一灼这样的身世,这样的经历,行走在外绝对不可能拿着这样一把废剑,所以这把剑一定另有玄机。
果然,当梁清子注意剑的时候,温一灼的神情中闪过一丝紧张。
“你的剑,很不错。”梁清子将剑还给温一灼,“我知道,你没有尽全力。”
温一灼再次震惊,总觉得眼前这个人,对自己对计划来说,绝对是一个变数。
一场打斗索然无味,台下众人却看温一灼越来越不顺眼。梁清子哪一个门派的面子都没有给,偏偏对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臭小子一个天大的颜面,这不是打他们的脸吗?
宋司司看了看群情激昂的众人,心中暗笑,开口道:“清掌门,刚刚我看到你明显对这位温公子手下留情了,弟子不解,还请告知。”
宋司司一脸恶毒地盯着梁清子。这种问题,本就是进退两难,怎么说都不对。她倒是要看看,梁清子到底是不是真的不在意各门派对她的看法!
谁知梁清子只淡淡道:“他好看。”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打的宋司司哑口无言。
“所以,清掌门的意思是,你,好男色?”
这话一出,宋司司自己也有些后悔了。她的形象一向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怎能说出如此不雅的话来?
玄九看到宋司司对梁清子发难,刚要上前替梁清子解围,只听梁清子的声音传来: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人活一世,不好美色,好什么?How are you 吗?”
奈何宋司司及众人只听得懂前面两句的意思,完全不明白后面“好阿友”是什么意思。
梁清子这话说的露骨,却谁都无法反驳。毕竟谁都没有这个胆子,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自己就是喜欢丑八怪。
温一灼离场之后,全场未比试的人,就只剩下苏瑾一个了。
此刻,苏瑾仍在尊座上老神在在,一双含情的桃花眼弯弯地看向梁清子,仿佛在等着她亲自开口,邀请自己上台比试。
没想到梁清子却直接无视了他,转向众人拱手道:“绝世秘籍属于整个武林,而非我玄辩一门。这次门派大会也是想向众位传达我玄辩门的态度, 会后各门派均可派弟子前来修习秘籍。”
原本玄辩门发给各门派的帖子中,已经说明了会传授秘籍一事。各大门派纷纷前来,大多也是为了秘籍而来。但如今,此事经梁清子的口中说出,意义却是大不一样。梁清子是谁?是新上位的玄辩门副掌门,是绝世秘籍的发现者,就连这秘籍也是由她译出来的。如今她亲口承诺此事,便是板上钉钉。
一时间,梁清子的名声在江湖中几乎达到了顶点。短短几天时间,一个弱女子就凭借一己之力,从一个毫不起眼的外门弟子,成为门派副掌门,发现秘籍,还会译秘籍。如此运气,众人也只有羡慕的份了。
深夜,梁清子一袭青衫,独自窝在踏上,兴致勃勃地在看一本小册子。
突然,空档的房间中飘来一个声音:“诶?看什么呢?”
梁清子吓了一跳,抬头四下观望,去没发现任何人。她马上反应过来:
“吓死个人了!干嘛呀?”
系统道:“我说,你现在身份跟以前不一样的,也不是个无足轻重的外门弟子了,你现在可是玄辩门的堂堂副掌门!能不能有点正事?”
梁清子从榻上做起,反驳道:“我怎么没有正事了?这不是正在看花名册吗?”
系统道:“醉翁之意不在酒,你看着几个帅哥都好久了,眼珠子都快看掉了!明天就要给人家上课了,你好歹温习一下秘籍的内容啊!不然以你那点小破功力,给人家讲啥?”
“小破功力?”梁清子不乐意了,“老娘我可是打败天下无敌手的!任何人在我手下都没走过两招!”
“你要点脸吧!”系统不屑道,“忘了你那两招是怎么来的吗?”
梁清子撇嘴:“当然没忘!所以明天不是还有你吗?明天,你负责帮我讲课,我就负责看帅哥!这个……青山派的李桐、云城派的曹启明、襄山派的张子玉,还有紫灵山庄的苏……苏瑾就算了吧,还有我的温小可爱~”
系统却说道:“你可别忘了,温一灼可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个炮灰而已,对你的找死大计并没有帮助。”
梁清子向虚空某处瞥了一眼:“没有就没有~老娘我就是喜欢温小可爱~反正我算是看明白了,就算我拼命找死,你们也不会轻易放我回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系统突然背后一凉,警惕地问道:“你想干嘛?”温一灼从屏风后面湿身走出,身上带着隐隐的水汽,只披着一件薄薄的外套。他走向软塌,慢慢地将全身都卸在软塌之上。
真舒服啊!
“装了这么多年,还是没习惯。阿晨,你说我还能有几年?”
温晨恭敬地走上前来:“主子,只要找到宸曦珏,您的病就……”
晨曦珏?算了。这种自我安慰的话,这么多年来自己不知道听了多少回。每次都是自以为给自己希望,其实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温一灼打断了温晨的话:“你觉得,梁清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清掌门?”温晨略一皱眉,“主子觉得她有什么不对吗?”
“从来没有人能看透我的伪装。但这个女人,绝对是个例外。”
温晨大惊:“主子隐世多年,又费心藏拙,若是这个梁清子别有用心的话,岂不是会坏了我们的大事?”
温一灼将双眼投向窗外。
“想不到玄辩门的景色,竟与囚曦谷完全不同。”
温晨随着温一灼望出去,不太明白温一灼想说什么,只能附和道:“玄辩门之地,占尽江南风采,不似我囚曦谷苦寒,终日不……”
说到这里,温晨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合适,硬生生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温一灼自然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
是了,囚曦谷之地苦寒,终年不见天日,谷内一丝人气也无,一声欢笑不见。怎比得上繁花似锦的江南风采呢?
同样的,囚曦谷养出的人,又怎比得上玄辩门人杰地灵呢?温一灼在囚曦谷中浸润良久,自觉看透了人性险恶,也看遍了江湖中的人性挣扎,但对于梁清子,他实在无法看透。他不知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也不知她有过怎样的经历,更不知她到底有何图谋。这个人对自己来说,是一个谜。
“主子,金阳回来了。”
温一灼收回心思:“让他进来吧。”
很快,一个黑衣男子被带了进来。
“主子,属下刚刚探查到,有两个人影朝着梁清子的房间方向而去,但他们并未有什么动作,只是一直都在外面窥探,像是在监视梁清子。”
温一灼扬起头,展现出一个完美的侧脸。
“看来,经过昨天的比试,江湖中对这个清掌门感兴趣的人倒是颇多,明天可热闹了。”
秘籍班开课的第一天,温一灼就被孤立了。
前来修习秘籍的人,皆是各门派最优秀的子弟,门派与门派之间,又依祖辈世代的交情定亲疏远近。故而,像温一灼这种无门无派的闲野山人,自然就不受待见。
冰火两重天。这一边温一灼无人问津,另一边的苏瑾旁边,却围了不少人。
梁清子进到课堂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么一番景象。
这群人,居然敢欺负自己的温小可爱?!
很快,梁清子便察觉到了一抹毒蛇般的目光缠上了自己。回过头一看,苏瑾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眼神讨厌的一如昨天。那神情仿佛在说,昨天你忍得住不找我比试,今天还忍得住不跟我说话吗?
原本梁清子的确打算勾引苏瑾,气死宋司司,引宋司司对自己出手,完成自己的寻死大业。但穿书之后,梁清子发现苏瑾原来如此油腻,顿时便没了什么想法。于是她再一次选择忽视了苏瑾。
梁清子走到夫子尊座,双眼扫视了一下前来上课的各派弟子,计上心来。
看清姐我如何让你们这群江湖上的“豪门子弟”,明白什么是社会险恶!
梁清子坐定,众人很快就发现,梁清子并没有像普通夫子那样只带自己的书卷而来,而是吩咐吓人,将一摞厚厚的书本分发给每个人,这些就是日后大家要修习的内容了。
“出于对秘籍的保密,这些只是10天之内大家要修习的内容,10天之后会,我会对大家进行小测验,只有通过小测的人,才有资格进行下一阶段的修习。整个修习分为三期,只有通过三期的小测,才有资格修习秘籍的核心部分。当各位修习秘籍结束之后,玄辩门会给通过最终大考的人颁发一个证书,证明各位的确是在玄辩门门内修习过正统的秘籍之人,这个证书由玄辩们做担保,含金量极高,为的就是让各位日后行走江湖之时多一重保障。”
众人觉得新奇,纷纷翻起发的小册子,只见上面并非如自己平时所见的书卷。
青山派的李彤首先问道:“清掌门,请问如此书卷,是加密后的效果吗?我们如何才能解开此卷的奥秘呢?”
梁清子一愣:“什么加密?”
李桐解释道:“我们平日所用之书卷,皆是自右向左,自上而下。而这本却完全不同,想来是清掌门为了保密,将我们修习的课本再一次加密了。如此,解密之事,还请清掌门指点。”
梁清子明白了,这帮人是以为她将秘籍再次加密了。果然,要在古代普及现代的阅读顺序,还真是不容易。
改变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梁清子知道,所以她才没有强迫自己去适应古代那种自右向左的繁体字,反正现在是由她来教,如何教,怎么教,当然是对自己怎么有利怎么来。
“你说的没错,不过这不是什么密码,而是我将秘籍重新排列组合的结果。只要大家按照从左到右的顺序阅读,是完全可以理解秘籍内容的。”
众人按照梁清子的说法尝试了一下,果然如此。
李彤淡淡一笑,恭敬地向梁清子行了师礼,又露出一个清澈的笑容。
梁清子看到如此帅的美男朝自己微微一笑,简直要鼻孔喷血了!系统隐隐觉得有点控制不住梁清子了,赶紧暗暗说道:“挺住!挺住!你是夫子!要有点夫子的形象!”
梁清子稳了稳思绪,这才假装淡然地对李彤说道:“这位李彤同学,日后若是有什么不解之处,可随意提问,不必拘泥,我这个人最是随和不过了。”
梁清子一番话,说得李彤有些赧然。
“清掌门说的没错,她这个人最是随和了,什么人她都愿意亲近。”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梁清子看都不用看,便知说这话的人到底是说……
梁清子嘴角上扬:“逆天改命!”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公交车多肉短文300字左右 玄九说道:如

下一篇: 女孩子喘的文案厉行远的豪车

本文标签: 小东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