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凌冰冰的语气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凌冰冰的语气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24:48

凌冰冰的语气,很明显就是在责备凌世成。
舒红梅一听凌冰冰的语气,连忙捂住她的嘴,并瞪了她一眼。
“冰冰,我看你是被你姐姐给气糊涂了,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爸?你知道今天你爸爸有多难吗?你知道厉行远和凌一有多咄咄逼人吗?快,给你爸爸道歉。。”
凌世成刚刚被凌冰冰那责备的语气弄得有一丝不愉悦的心情,也被舒红梅的话给抚平了。
他摆了摆手,毫不在意道:“没事,冰冰也是气急了,才口不择言的。”
凌冰冰立刻一脸笑意的伸手挽着凌世成的胳膊,一脸的撒娇。
“我就知道爸爸最疼我了。”
凌世成拍着凌冰冰的手,安慰着她:“当然,你是爸爸的小棉袄,是爸爸的掌上明珠,爸爸当然疼你。”
“那凌一呢?”凌冰冰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一提到凌一,凌世成就心里不爽,他重重的冷哼。
“哼,凌一她最好是祈祷一直都被厉家保护着,否则......就休要怪我这个父亲不讲父女情了。”
听到凌世成这么说,凌冰冰心里一喜,吧唧一口,亲在凌世成的脸颊上。
“我就知道爸爸对我最好了。”
凌世成对于自己宝贝女儿的亲近,很是开心。
这时,舒红梅给凌冰冰使了个眼色,然后对凌冰冰苦口婆心的说道。
“冰冰,你也看到了,凌一现在仗着有厉家当靠山,根本就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现在,我们在她的眼里,是想要欺负就欺负,以后,要是我们没有一个强大的靠山,我们还不得被凌一欺负死啊?”
凌冰冰听着舒红梅这话,立刻会意,她又去挽着舒红梅的手,一脸的亲昵、。
“妈,您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争气,将来,我的身份,只会比凌一尊贵,到时候,她从我们手里拿走的东西,我会让她一样样给还回来。”
说到后面的时候,凌冰冰的语气,颇有一些咬牙切齿。
舒红梅和凌世成听到她这话,心里安慰不已,唉,还是冰冰好啊!善解人意。
只有凌冰冰此刻,已经握紧了拳头,坚定了信心。对于厉行楷,她志在必得。
想到这里,她又想起来自己的牙齿被凌一身边的那条狗给打落了两颗,说不定,脸也被打得不成样子了。
不行,她不能像现在这个样子了,她要改变,她要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厉行楷面前。、她要惊艳厉行楷,惊艳所有人、。
这么想着,她又看向凌世成,又开始撒娇:“爸爸,我想出趟国。”
“出国?”凌世成疑惑的看着她:“出国干什么?”
“爸,我想要出国去弄弄被凌一打掉的牙齿。”
凌世成一看她的牙,也确实影响美观,所以,便点头同意了,他直接从公文包里摸出来一张卡,递给凌冰冰。
“冰冰,要弄就好好弄,这卡里有300万,不够,你再跟爸爸说,爸爸立马给你打过去。”
“谢谢爸爸。”凌冰冰开心的接过凌世成递给她的银行卡,然后放进自己的包里。
“爸爸,我的手也好得差不多了,要不我们今天就出院吧!今晚,我们一家人好好的聚一聚,我想明天就去H国。”
“好。”对于凌冰冰,凌世成宠溺得不行,基本上,她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对于凌一,简直是天壤之别。
舒红梅见凌冰冰的目的达到,便帮她收拾行李,准备出院、。
------
时间一晃,就到了晚饭时间,也正好,凌一他们的这局游戏结束。
钱多多看着阿刚,满脸的嫌弃:“切,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原来这么菜,好几次都自己凑上去送人头。”
听到钱多多嫌弃的话语,阿刚满头黑线,他的职业可不是打游戏。他的职业是保护自己的主子,哪像他,一个无业游民,整天只知道打游戏,所以游戏才打的那么好。
不过,这些话,阿刚不会说出来,他本身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更不会轻易的去怼别人,所以,他只能忍受着钱多多的嫌弃。、
钱多多见他不说话,也觉得无趣。
凌一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才看向沙发上还在认真看着那一大堆数据的两个人。
“怎么样?看出一点儿门道没有?”
白鹿抬起头来,看着凌一,一脸认真:“老大,他们的财务报表虽然做得很完美,但是,再完美的财务报表,都逃不过我这个华尔街出来的金融博士的法眼。”
凌一拍着她的肩膀,给她加油打气:“加油。”
然后,她抬腕看了一眼时间,就招呼着大家:“行了,今天就到这儿,明天再来。走吃火锅鱼去。”
“好。”
白鹿第一个响应,然后,将手里的笔记本往沙发上一扔,就跳了起来。
颜荼也将自己手里的笔记本电脑放到沙发上,去洗手间里洗了一下手,他们这才起身,离开。
路上,阿刚好几次欲言又止。
可夫人却总是在跟她的后妃们说说笑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
直到车子停在川渝府大门口,阿刚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走到凌一的跟前,看了一眼她的左拥右抱。
凌一挑眉看着他的动作,疑惑道:“阿刚,你有什么就直说。、”
“夫人,爷也还没有吃晚饭呢!”阿刚直接挑明。
“哦?所以呢?”凌一眨着眼睛,看着阿刚。
阿刚差点儿厥倒,他现在,是真的同情他家爷了。他都说得如此明显了,怎么夫人还是不懂他的意思?
“夫人,难道您就不打算打个电话给爷,让他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吗?”
这一次,阿刚已经说得够明白了,凌一就算是白痴,也该明白他的用意了。
但是,但是,凌一却开口了:“哦,那你要打就打吧!反正多一个人也就是多双筷子的事儿。”
阿刚差点儿将自己的眼珠子给瞪出来:“夫人,难道您不自己打吗?”
“我为什么要自己打?是你说的他没有吃晚饭的,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你要打就打,不打就算了。”
这一次,阿刚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他家那傲娇的爷了。原来,他家爷在夫人眼里,连这两个后妃都不如,真的什么都不是,实惨啊!
他连忙摸出自己的手机来,将电话给打出去。阿刚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忽视,不过,当自己想到自家爷的处境的时候,心里又稍稍安慰了一些些、。
至少,夫人是愿意带着他来吃饭的,总比爷那个无足轻重的角色要好得多。
阿刚这么想着,便走了进去。
被服务员领着进了凌一他们的包厢之后,阿刚看到,他家夫人的两边,已经被白鹿和颜荼这两个女人给霸占了。
他叹了口气,想要去提醒夫人,可是,又想到自己终究是个保镖,所以便忍受了下来。
为了自己的安全起见,他拉开了离凌一最远的位置。
钱多多看着他的动作,蹙眉:“阿刚,你一个人坐在那里,一会儿怎么夹菜?这么大的桌子,不可能把菜摆在你那边的。”
阿刚别有深意的看着钱多多,只说了一句:“你如果想要做夫人的姐妹的话,你尽管离夫人近一些。”
钱多多觉得阿刚已经被他家的主子吓得傻了,所以才说出这话来,不过,他又,想起了今天下午,厉行远离开的时候,说的那句话。
所以,钱多多不自觉的,就自己换了一个位置。
白鹿和颜荼看着这两个没骨气的男人,很是不屑。
火锅的锅底很快就上来了,然后,服务小姐又将他们的菜送上来。
阿刚作为这里唯一的......保镖,他只好来伺候这一群小主。
他先将荤菜放进锅里,他们点的是鱼火锅,所以,也就名副其实的基本全鱼宴。
除了一道牛肉和羊肉,还有一些蔬菜之外,全部是鱼。
阿刚一样样的放进锅里,等他刚将荤菜放得差不多的时候,周琛就推着厉行远进来了。
“我来得还真是时候。”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等他扫一眼在坐的人,看到他们的座位,嗯,稍稍满意。
至少,雄性动物都远离他的老婆了。
周琛直接将厉行远推到了凌一的旁边。
好在,颜荼和白鹿都是很有眼力见儿的人,他们直接起身,就让了位置。
因为今天下午,凌一也没有介绍他们认识,所以,这一时之间,颜荼和白鹿只好对着厉行远尬笑。
厉行远倒是不介意,也不尴尬,直接坐在了凌一的旁边,看着凌一的眼神,温柔了许多。
“菜都好了,快吃吧!”
凌一毫不客气,直接伸筷子,夹了刚刚烫好的鱼片,放进装了一大半辣椒和蒜泥的碟子里。
她在碟子里蘸了蘸,将鱼肉塞进嘴里。
厉行远看她吃得开心,也不由得嘴角上扬。
“很好吃吗?”
凌一转过头来,看着他:“你没吃过?”
“爷不吃辣。”
厉行远还没来得及开口,阿刚就抢先说了。
可是,当他一说完,就后悔了,因为,有一道视线,就像是刀子一样,从他家爷那里射出来,直接射中了他的心脏。
阿刚后悔不已,真的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怎么就这么最快呢?这个时候,怎么能够抢了爷的台词?怎么能降低爷在夫人面前刷的存在感呢?
凌一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笑了一下:“原来如此,那我们今天都点的辣的啊!”
说到这里,她还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
厉行远立马接口:“没关系,偶尔吃吃也不碍事。”
“那你吃啊!”凌一用另外一只手指着锅里。
厉行远立刻按响了服务铃。
很快,服务小姐推门进来:“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小姐温柔的声音响起、。
厉行远看向门口,开口道:“麻烦给我们拿两个大碗来。”
“好的,请稍等、。”
说完,服务小姐就出去了。
凌一看向厉行远,疑惑道:“你让人拿大碗来干什么?你不是有碗吗?”
“小了。”厉行远说道。
“小了?”凌一四处看看,眉头都蹙起来了。
“你这碗不跟我们都一样大的吗?你要多大的?”
“一会儿来了你就知道了。”厉行远淡定的说。
“好吧!”凌一继续吃。这家伙,说不定是让人拿碗来,是想要用水洗一洗上面的辣油。
这是怕辣的小朋友才这么干的,没想到,厉行远这么大了,还怕辣怕成这样,真是搞笑
想到这里,凌一竟然真的笑出声来了、。
“你笑什么?”厉行远疑惑的问。
“你是不是怕辣,想要用水洗一洗菜上面的辣椒?”凌一直接问了出来。
厉行远满头黑线,不过,他也没有解释。
凌一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是默认了,又笑了一下,这才又开始吃。
服务小姐动作倒是快,很快就拿了两个大碗来。
厉行远将自己碗碟里的调料和凌一碗碟里的调料全部倒进一个大碗里,然后让服务小姐将自己面前和凌一面前的碗碟全部收走。
凌一看得一脸的莫名其妙:“你让她把我的碗碟收走了,我吃什么?”
“你吃这个。”厉行远指着自己面前的那个装了调料的大碗回答道。
“那你呢?”
“我也吃这个碗。”
说完,他直接伸筷子,夹了一片鱼放进大碗里,然后将大碗往凌一面前挪了挪。
“吃啊!”
凌一看得满头黑线,这男人,哪根线搭错了?
不过,她也没有深究,直接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她也不是个鞠小节的女人,毕竟,嘴都亲了,也不在意这些了。
可是,凌一的想法归凌一的想法,在座的其他人却不淡定了。
对于钱多多这个单身狗而言,直接被塞了一碗大狗粮,直接被撑饱了。
而颜荼和白鹿,直接像是见鬼一样的看着凌一:我家的大白菜就这样被猪给拱了?
不过,貌似,他们家的大白菜好像也不太像是大白菜,更像是一头猪。
但是,对于阿刚和周琛而言,除了狗粮以外,还有另外一个疑问:爷的洁癖这是治好了?怎么一点儿都不介意夫人的口水了啊!
整个过程,只有凌一和厉行远还是一脸淡定,我行我素的吃着,特别是厉行远,他不光要自己吃,还要兼具照顾凌一的重任。次日,凌世成还在家里吃早餐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用餐巾擦了擦手,这才蹙眉接起电话。
“什么事?”
“董事长,不好了,今天,我们的股票一开盘就直接封死跌停了。”
“你说什么?”凌世成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手机吼道。
“董事长,不好了,我们凌氏集团的股票,今天一开盘,全部封死跌停板。”助理姜坤战战兢兢的的重复着。
“这怎么回事?”此时的凌世成,完全没有了吃早餐的心情了,他一边跟特助打电话,一边朝着书房走去。
坐在他旁边的舒红梅,也是一脸的焦急。
这可怎么办?这凌氏集团,可千万别有事情啊!她可是好不容易才爬到今天的位置,才挤进这S城豪门太太的圈子,这还没有享受几天,就被拉下来了,那多不好?
想到这里,舒红梅也顾不得吃早餐了,连忙起身, 跟着去了二楼的书房。
她一进去,就听到凌世成的咆哮声传来。
“你们到底干什么吃的?到现在为止,连哪家机构在做空我们的股票,你们都不知道?”
“对不起,董事长,我们也正在查,不过,请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会尽快查出来的。”对方恭敬的说道。
凌世成气得挂断电话,直接将手机狠狠地朝着地上砸去。
“这群混蛋,到底是谁?是谁要害我?”他气愤的在书房里走来走去,根本就坐不住。
舒红梅走进来,安慰他:“老公,这件事情,你想想,会不会跟凌一有关?”
凌世成猛地抬头,看着舒红梅:“老婆,你是说......?”
舒红梅点头:“对,你还记得几天前她说过的话吗?”
“可是,我不是将一部分股权都转让给她了吗?这个逆女,到底想要干什么?”凌世成怒吼道。
“老公。”舒红梅走到他身边,靠在他的怀里:“老公,我们将她当女儿,她却没有将你当做她的父亲啊!哪有女儿逼着父亲交出股权的?现在,凌一的胃口越来越大了,你转给她的那百分之二十五根本就满足不了她。”
“那她到底想要什么?”凌世成怒吼道:“我作为一个父亲,该给的已经全部给她了,难道她还想要要我的命不成?”
舒红梅伸手安抚着凌世成因为气愤而起伏的胸膛:“老公,凌一这次回来,摆明了,她是要整个凌氏集团,要你的全部产业啊!之前,她还在一步步的蚕食,现在可好,直接上手,想要一锅端了。”
凌世成听到这里,眼睛里闪现一抹狠意:“哼!她凌一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个黄毛丫头,她以为她想要整个凌氏集团,就能轻易得到?没有我的同意,她什么都拿不到。”
说完,他起身,拿起公文包,转身就走:“我现在就去公司,我倒是要看看,她凌一到底想要做什么?”
说完,他怒气冲冲的走了。
舒红梅也赶紧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又收拾了一下自己,这才叫来司机,她也匆匆赶去凌氏集团。
现在,她要跟凌世成站在一起,不能让凌一那个贱人得逞。
------
凌氏集团里。
凌世成急匆匆的赶来,看到员工们都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走来走去。
他的特助在听说他提前来公司的时候,也提前到楼下大厅去等着。一看到凌世成的身影出现,他便立刻迎了上来。
“董事长。”姜坤恭敬道。
凌世成拎着公文包,径直往总裁电梯走去。
“查到了吗?到底是谁?”
“查到了,是国外的一家叫Lancer的金融风投公司。”
“Lancer?”凌世成在听到这个公司的名字的时候,突然驻足,蹙眉看着姜坤:“你没查错?”
“没有,董事长,对方已经发来了一封邮件。”姜坤恭敬道。
“邮件?”凌世成的眉头蹙得更深,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对。”
姜坤立即将自己的平板拿出来,将Lancer那边发来的邮件调出来,给凌世成看。
邮件是全部用英文写的,大意就是Lancer已经看上了凌氏集团,并且,会收购它,但是,至于怎么收购,邮件里并没有讲清楚。
凌世成看着这封邮件,眉头一跳。对于这家才在华尔街站稳脚跟不足5年的新型风投公司,仅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风靡整个北美,他还是有所了解的。
这家公司其实很少收购别的公司,他们主要做的是风投,看到有好的公司,好的项目,直接投资。
这三年来,这家公司以他独到的投资眼光,投资了很多市场风向标的企业,并赚得盆满钵满,甚至有直接碾压同行业的趋势。惹得很多同行业的羡慕嫉妒恨,但是,又无可奈何。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惹到了这家公司,竟然用这么残酷的手段来收购他的凌氏集团。
想不通这一层,凌世成干脆走进电梯里,姜坤也跟着走了进来。
“董事长,我们凌氏集团,应该是Lancer收购的第二家大型集团。”
凌世成抬头看向姜坤,等着他的下文。
姜坤接受到自己老板的目光,咽了一下口水,又接着说:“第一家,是北美最大的奢侈品集团,据说,是因为当时那家奢侈品的太子爷调戏了Lancer的老板,Lancer一怒之下,直接将那家奢侈品牌给收购了。”
“那我们又是为什么?”凌世成忍无可忍,怒吼道:“我跟Lancer的人连面都没有见过,更谈不上过节了。这Lancer的人是不是疯了?”
“这......”姜坤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他们凌氏集团,好端端的,做梦都想不到,八竿子打不到的Lancer竟然会对他们下手。
凌世成气得不行,走出电梯,他又看向姜坤:“跟Lancer的人联系,我要见他们的负责人。”
“是。”
姜坤没有办法,只好去联系Lancer那边的负责人。
凌世成走进办公室里,烦躁得不行,刚刚坐在大班椅上,总裁室的门被急催的敲响。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撩到对象硬的虎狼之词在他的印象当

下一篇: 老公不要 “这虫子太危

本文标签: 小东西 语气 手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