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撩到对象硬的虎狼之词在他的印象当

撩到对象硬的虎狼之词在他的印象当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24:41

在他的印象当中,这几个人当中,最老成的是梁清子。
她虽然外表看着柔弱,却可以有条不紊地处理所有的事情,看着弱不禁风,却可以在不声不响之间,将所有的人都笼络到她那里。
这样的人,是天生的上位者!
玄九可以游刃有余的跟各种人打着交道。
而温一灼却十分不起眼,他既没有玄九那样出众的交流能力,更没有梁清子那种天生的上位者的气质。
他更像是一个隐藏在人后的透明人。
要是不说话很少会有人注意的到他,但是一开口他却会惊艳众人。
就犹如这一次,对于刚刚进京的人来说,无论他以前是谁,都会被京城的繁华所诱惑。
而温一灼却有如一头躲在所有人后面、窥视着一切的豹子,能够精准的卡盯住某一个点,然后快速获取自己的猎物。
他问自己京中形势如何。
一介江湖中人,为何要关心京中形势?
魏星辰故作不察。
“”不知温公子说的是哪一方面的形势?
温一灼也跟着装傻。
“我们知道什么是形势,不过随口一问罢了。只不过我们初出进京,见这一切都是新鲜的,只希望魏大人能够不吝赐教,让我们少走许多弯路。”
魏星辰这才明白,温一灼这话,便是请他做个点拨。
果然是个极聪明的人!
“若说朝堂之事,也许各位觉得离自己很远。但若是能知道一些,想必对各位在将来京城中也颇有助益。如今,苏瑾与五皇子暗中夺嫡,已然不是秘密。只不过现在两个人势均力敌,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两个人一时间倒也相安无事,只是在暗地中较劲儿。端朝目前四方边境也很平静,没有发生大的动乱,朝堂之中也没什么波澜。至于各方朝臣,我这里为各位准备了一份明细,都是京城中的一些大官,他们属于哪一个阵营,在夺嫡中又持什么态度,都在这上面,你们看了,便可知道以后在京中如何行事了。”
玄九面上一喜!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记载得果然十分详尽。
这便有如他们以后在京城中生活的一份保命秘籍。
他拱手俯身。
“多谢魏大人。”
魏星辰却颇为感慨地说道:“各位不必谢我。当初若是没有清盟主的那一份救灾条陈,我也未必会成为户部尚书。如今这便当是我的谢礼。各位今天若是觉得无聊,可以先自行到京城中去逛一逛,如果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的管家。”
梁清子等人都一一受了。
“对了!”
魏星辰突然想起了什么。
“这京城之中任何地方都可以去。但千万不要去小通巷。”
“这是为何?难道那条小巷子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不是不妥,那巷子看上去与寻常无异,就像是京城中的任何一条小巷子一样,只不过十分怪异,进去很多人进去了,便再也走不出来了,犹如鬼打墙一般。”
???
怎么会有这样的巷子?
众人觉得有些奇怪。
“果真如此吗?会不会是人力所为?”
魏星辰摇了摇头。
“这小巷子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妥,只不过六七年之前,突然出现了这个问题,朝廷也曾经多次派人将这条小巷子封闭,奈何这条巷子已逾百年,若是完全封闭,会对附近的百姓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每年都会有一些外来的人,误入在里面,走不出来,没几天,人还没饿死,就先被吓死了。”
这简直太诡异了!
可是梁清子和温一灼却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信息!
六七年前?
又是六七年前?!
难道又和能量石有关?
金木水火都已齐了,若按照五行的分配,中部属土……
难不成……这最后一块能量石,竟在京城之中吗?
梁清子不由得有些欣喜。
原本进了京城,是想要安置炎石的,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碰到了沃石?!
事不宜迟,五个人赶快出发。
临行前他们带足了水和干粮,做好了一切准备。若是一时半刻走不出来,最起码不会被饿死。
有了魏星辰的指路,他们径直来到了小通巷。
站在巷口向里看,这条巷子与其他的巷子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里面还有几处人家。
院子里有袅袅的炊烟升起,门户大开。若是不注意,真的会走进去。
但往里面走几步之后,便会发现,自己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原本在外面看到的袅袅炊烟和门户大开,全部都是假象!
迈过第十步之后,所有的人家都变成了墙壁!
这是一个死胡同!
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在里面行走着,一步都不敢行差踏错。
每走一步,便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每过一会儿,梁清子就会在虚空中,唤醒一次系统,看看它有没有反应。
但这巷子走了大半,系统却仍然没有反应。
难道他们猜错了?
沃石并不在这里?
“你们看!”
这时,李桐指着天空上的某处,大惊失色!
那天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漩涡!
而由那漩涡四散而去的,是肉眼可见的,有如声波一样的东西!
这个东西将整个小通巷都罩在了里面。
看来便是这个东西作祟了!
温一灼抽出宝剑,飞身便向那漩涡中心刺去!
但还没等刺过去,便被漩涡本身的能量给弹了回来!
“小心!”
梁清子没犹豫,飞身朝着温一灼坠落的方向飞去。
温一灼迅速反应过来,一把揽过梁清子的腰,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看来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着它!我们还是要在小巷子里面找一找。”
钟兰雪觉得后背一凉,有些后怕。
“可是这巷子我们已经走了三遍了,仍然没有找到出口。”
李桐也有些害怕。
“这个地方我们已经来回走了好几次了,这是我做的标记……”
“这就是了。说明我们已经深入小通巷,大家跟紧,千万不要单独行动。”
但话音刚落,梁清子的衣裙被微风吹起,触到了小巷子的墙上!
那墙就有如吸力一般,将她瞬间吸到了墙里!
她只觉得眼前一黑!
“清子!”梁清子只觉得自己被吸入了一个异世空间一样,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眼前的景象完全变了……
熟悉的校园、图书馆……
她竟然回到了现代世界!
回来了!
她居然回来了!
没来得及兴奋,她就又愣在了原地。
远处那穿着牛仔裤和白色T恤、背着单肩包,逆着阳光向她走来的人……
正是温一灼!
这个场景她好像似曾相识……
等等!
这不就是她曾经梦中的场景吗!
难道竟然成了现实?
温一灼跟她穿回到了原世界?
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怦怦猛跳!
这一切是真的吗?
温一灼走到她的身边,对她温柔地笑着,又对她伸出了手……
“清子,我来陪你了。”
“陪我?你知道这里是哪儿吗?”
“我当然知道。”
温一灼笑得如春天般和煦。
“这是你的世界,我甘愿放弃我的一切,甚至放弃我的仇恨,来这里只为陪你,高兴吗?”
梁清子的心中像是瞬间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热乎乎的~
“高兴,我高兴!”
这一刻,她不想再去管什么系统,什么穿书,在哪个世界。
她只想抓住眼前的这个温暖。
这束光,仿佛此刻对她来说就是救赎一般。
“可是你是怎么回来的?我们经历了什么?”
温一灼笑得依旧和煦。
“发生了什么重要吗?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个世界再次相遇了。而且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相守,永不分开。清子,答应我,留在这里一直陪着我,再也不要离开好吗?”
陪着他?
难道不是他来陪着自己吗?
但梁清子却没有想太多,只觉得今天的温一灼温柔得有些异常。
她一直觉得温一灼是一个内敛的人,尽管他对自己的感情肉眼可见,但两个人毕竟没有实实在在地表白过。
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像是隔着一层窗户纸一样,看得见,但却没捅破。
回到了原世界,难道温一灼的人设就变了吗?
他变得这样温柔,这样阳光,似乎还带着那么一点微微的霸道总裁的范儿……
这一切都让他整个人更加性感。
“清子回答我呀!我们就一直在这里,再也不分开,也不要离开好不好?”
梁清子心念一动!
一个“好”字刚要说出口,突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滴滴滴的声音!
她将那个“好”字又吞了回去,惊讶地四处望了望。
“清子!清子!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快回答我呀,你在找什么?”
梁清子却觉得耳边的滴滴声越来越响,仿佛就在她的耳边一样。
但却怎么也找不到这声音的源头。
她有些好奇。
“你有没有听到一阵嘀嘀嘀的响声?”
温一灼笑得有些勉强,
“哪有什么滴滴的响声,一定是你出现幻听了。我们别管那些了,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们就永远留在这里,再也不离开了好不好?你快说嘛~”
虽然跟温一灼认识了这么久,却从来都没有见过他撒娇。
如今看着她这熟悉的脸庞,配着现代的衣服,又语带撒娇。
她再也忍不住了。
刚要回答“好”,突然,只听那虚空中的滴滴声越来越大!
震耳欲聋,甚至要震穿她的耳膜!
好疼!
她感到一阵头痛,双手赶紧抱住头,表情十分痛苦!
“清子!清子你快回答我呀!你说好,只要你说好,你的头就不疼了,快呀!快说!”
梁清子看着温一灼脸上不耐烦的表情,突然间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温一灼向来关心她,若是看到她这么痛苦,为什么第一句话问的不是她怎么了,而是催促她赶紧答应?
这个问题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温一灼还在不停地催促着她答应。
“快说!快说好!”
突然!
梁清子在温一灼的眉眼间捕捉到了一丝戾气!
这绝不是温一灼会有的表情!
她突然心神一动!
想起来了!
刚刚她在小通巷中,似乎被什么东西吸了进来!
难道这是幻境不成?
所以幻境中的温一灼才如此不对劲!
意识到这一点,她忍住头疼,与温一灼拉开了距离,表情冷漠!
几乎顺景,那“滴滴滴”的声音,减弱了不少!
她越发确定心中的猜测!
幻境!
“清子,你离我这么远干什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们就一直留在这里,再也不分开好不好?我们再也不离开这里……”
梁清子下意识地就要去拔剑,却发现自己在现代世界是没有佩剑的。
她双手握拳,做出攻击的姿势!
“好你大爷,你根本就不是温一灼!”
噗!
“温一灼”突然喷了一口血出来,表情十分痛苦!
他伸出一只手,向梁清子缓缓伸了过去……
“清子,我好痛苦,你快答应我,永远留在这里陪着我……”
梁清子神情冷漠,无动于衷。
突然!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把短刃!
她只犹豫了一秒,便将那把利刃狠狠刺入了温一灼的心脏!
温一灼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向她!
周围的世界慢慢化解。
她又回到了小通巷之中。
她努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从地上坐了起来。
怎么回事?
她明明记得刚刚自己被吸入了墙壁之中,现在竟然会倒在这里!
他们人呢?
梁清子放眼望去,只见温一灼、玄九、李桐和钟兰雪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想来他们是跟自己一样,遇到了幻境。
只不过不知她们能不能走出来……
正这样想着,温一灼也悠悠转醒。看到梁清子的那一刻,迅速将她拥入了怀里!
“清子,我好怕,这是真实的你,对不对?”
梁清子静静拍了拍他的背,安抚着他。
“你也遇到幻境了对不对?”
温一灼眸光一沉。
“我进到了一个很恐怖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你对苏瑾情有独钟,却对我不屑一顾。你恨我,甚至帮着苏瑾一起陷害我。我疯狂地叫你的名字,可是你却好像失忆了一般,只用非常冷漠的眼神看着我。而且,我身中剧毒……”
梁清子不由得大惊!
这不就是原书的故事线吗?
她努力稳住心神。
“那你是怎么破除幻境的?”温一灼面色一滞。
“苏瑾让你来杀我,我疯狂地对你说着我们那些往事,但是你什么都不记得,脸上出现的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表情。那一刻我仿佛感觉到了,你并不是我心中的那个人,这一切都不对,所以我拔剑刺向了你……”
竟然跟她的情景一模一样!
看来在这幻境之中,出现的都是自己幻想中,或者不愿面对的场景。
她最渴望的事情,是想要跟温一灼一起回到现代。
而温一灼心中最怕的,便是她有朝一日会跟苏瑾在一起。
只有看破这一切,才有可能逃出幻境。
若是按照幻境中的故事发展,将会被永远留在那里!
“他们三个人会不会也遇到了幻境?”
梁清子表情肃然。
“一定是的!可要怎么才能唤醒他们呢?”
“”对了,当时我们走的时候,端木神医不是给了我们一种可以解百毒的药吗?不如一试!
梁清子这才想了起来。
“对呀,我差点给忘了!”
她拿出一个小瓷瓶,在玄九的鼻尖晃了晃。很快,玄九便悠悠转醒。
他的眼神还有些浑浊,不甚清明,看着眼前的清子,眼神中晃过一丝惶恐。
梁清子便知他仍然沉浸在幻境中,没有缓过来。
“九师兄,你醒醒!那个是幻境,不是真实的!现在我们仍然在小通巷之中!”
玄九,这才反应过来。
他有些后怕,微微喘着粗气。
这小通巷之中的幻境竟然如此厉害,似乎能窥探人心!
用过药之后,李桐和钟兰雪悠悠转醒。
苏醒后的钟兰雪有些微微脸红,迟迟不肯跟玄九对视。
梁清子便明白,看来钟兰雪的幻境中出现的是玄九。
“这幻境如此厉害,我们该怎么办?就没有什么能够破的吗?”
玄九和温一灼将三人护在中间。
“大家注意千万,不要轻易触碰小通巷之内的任何物体,尤其是墙壁和石头,以免再次进入幻境。”
五个人边走边做记号,转眼,已经在这小通巷中超过了两个时辰。
他们越走越觉得头痛,甚至眼前会经常出现一些幻觉,足够扰乱人的心神。
温一灼抬头又看了看天空那个漩涡。
“我们应该快走到尽头了,你们看!这个漩涡不知被什么在源源输送着能量,而这能量的根源,就在前面不远处。”
五个人抬眼望去,只见前方不远的地方笼罩着一团黑雾,就有九彩瘴气一般。
钟兰雪对瘴气仍有忌惮。
“难不成又是瘴蚊吗?”
为了避免伤害,五个人纷纷用布遮住了口鼻,又服下了百花清露,然后互相对看一眼,眼中透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然后,他们走进了那团黑雾之中……
黑雾中的情况与外面不同,之所以笼罩黑雾,是因为这里的空间是颠倒的,整体全部都移了位置。
天空扭曲,陆地曲折。
原本十分坚硬的石头,却犹如一块破布一样,软趴趴地搭在墙壁上。而那原本应该软棉的云朵,却犹如坚硬的石块一样,棱角分外分明。
这里的时间,仿佛都已经停滞了。
梁清子看着这颠倒错位的空间,颇像西班牙画家达利的名画——《记忆的永恒》。
众人正不知所措,梁清子突然听到了虚空当中系统传来了强烈的声音!
且那声音非常强烈,持续不断发出滴滴的声音!
沃石就在这里!
按照以往的经验,她朝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转了一圈。
最终,系统的声音将她引向了巷子最深处的那一面墙壁!
那面墙壁看上去并不像是现实中存在的,周围笼罩着一团浅白色的白雾,像是虚空中飘来的某个幻影一样,仿佛用手一触,就会穿越到另外的一个地方。
“清子,离得远一点,不要过去!”
但梁清子却知道,这是她找到沃石的唯一机会。
死就死吧!
大不了再进入幻境,永远留在原世界当中,也不错……
她伸出手,闭着眼睛,把心一横,触碰到了那个墙壁!
砰的一声!
一束强烈的白光闪现!
周围的近况全都恢复了正常,颠倒扭曲的空间恢复了正常,墙壁上浅淡的白光也不见了,就连天空中悬着的那枚漩涡也消失了!
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洞,里面放着黑色的石头。
沃石!
梁清子伸手将沃石拿了出来,抛入虚空中。
被系统吸收能量的那一刻,小通巷的戾气突然全部消散了!
黑色的雾气消失了,整个小巷子都变得无比澄澈透明!
成功了!
果然是沃石在作祟!
这时,系统突然传来了一阵声音!
【叮!】亲爱的清清宿主,系统已修复完成,正在更新中……更新完成!
【系统任务】被皇帝赐死!
【任务奖励】自杀值20!
【任务倒计时】30天!
梁清子顿时面上一喜!
自杀值20啊!
她什么时候有过这么重要的任务!
她一刻也等不了了!
“走走走,咱们立刻进宫!”
什么?!
“清子,可是你昨天不是还说……”
“此一时彼一时,昨天那么想,今天我突然就想通了,走!咱们立刻就进宫!”
“进宫也不用这么着急呀,更何况要等到皇上下一次的召见,而且……”
钟兰雪话没说完,众人便惊呆在了原地!
那前面七扭八歪地躺着大概有几十个人,看样子似乎全都沉浸在了自己的幻境之中!
李彤眼睛最尖!
“那不是苏瑾吗?他怎么在这里?!”
梁清子感到一阵头疼!
这个人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但救人要紧。
五个人用尽全力,给所有的人都用了药。
众人悠悠转醒,而苏瑾看到梁清子的那一刻,眼中顿时绽放出惊喜的神色,张开双臂便要向她扑过来!
“清子!我终于等到你了!”
温一灼伸手一拦!冰凉的剑锋抵住苏瑾的脖子!
“站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苏瑾冷哼一声!
“难道我还怕你不成?我跟清子可是都已经有夫妻之实了,她已经是我的人了!”
“什么?!”
众人大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我们已经分手了补肉 安顿好李爷爷

下一篇: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凌冰冰的语气

本文标签: 在他 虎狼 之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