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我们已经分手了补肉 安顿好李爷爷

我们已经分手了补肉 安顿好李爷爷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23:44

安顿好李爷爷,李奶奶,厉行远又回书房去处理了一会儿邮件。
正好,凌一也要处理自己的事情。
她回到房间里,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不停地敲打着代码。
不一会儿,电脑上面已经被不认识的代码占满了屏幕。凌一的手并没有停下来,继续敲击着。
随着她手上动作的加快,那些代码越来越多,最后一下回车键,终于,她需要的数据,全部传输到了自己的电脑上。
她将收到的凌氏集团财务报表数据,全部压缩好文件,传到助手白鹿和颜荼的邮箱里。
做完这些,她才拿了浴袍去浴室洗澡......
------
当晨曦的阳光再次洒向大地,调皮的从窗帘的缝隙里跳进房间里,给寂静的房间里增添了一些活跃。
凌一缓缓睁开眼,发现身旁已经没有厉行远的身影了。
她连忙起床,吃好早餐,便带着阿刚出门了。
“夫人,去哪里?”
阿刚恭敬的问。
“机场。”
“是。”
阿刚将车子开出颐景苑,朝着机场开去。
刚开出去不久,钱多多的电话就打来了。
“老大,今天白鹿和颜荼来S城,你知道吗?”钱多多的声音显然有些兴奋。
“嗯,我知道,现在就去机场。”凌一平静的说道。
“什么?你要去接他们?”钱多多的声音突然拔高,震得凌一的耳膜生疼,她立刻将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些。
等他吼完,她才又冷漠的开口:“钱多多,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不是,老大,不带你这样玩儿的啊!”钱多多语气酸酸的:“我回国,你倒是......”
他话还没有说完,凌一直接就将电话给挂断了,她不想听钱多多啰里啰嗦的。
挂断电话,耳朵边清净了,她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陷入了沉思。
一个小时后,凌一他们的车子刚到达机场,她都还没有来得及下车,车门就被钱多多给拉开了。
“老大。”
钱多多将脑袋探进来,看着凌一。
凌一满头黑线,这家伙动作这么快?
她下车,扫了钱多多的一眼:“你倒是积极。”
“那必须的啊!老大都来了,我必须要为老大马首是瞻啊!”钱多多鞍前马后的阿谀奉承。
凌一就像个老佛爷一样,就差将手放到钱多多的手腕处了。
她下车,拢了一下自己的长款风衣的领子,帅气的往机场的贵宾接待室走去。
阿刚和钱多多就像是两个小跟班儿一样跟在凌一的身后。
到了贵宾接待室里,服务人员恭敬又客气的将凌一迎进去。
可是,刚一进去,凌一就扫到了同样在贵宾室里等待的厉行楷和他的助理。
厉行楷穿着一身黑的定制西装,看着,有那么几分禁欲系的矜贵在里面。
在她看到厉行楷的时候,厉行楷也正好转头看到了她。
“弟妹。”厉行楷微笑着跟凌一打招呼。
凌一淡淡点了下头,走过去,在厉行楷的左手边座位上坐下来。
“大哥这是要出差?”
“嗯,国外分公司出了点儿状况,我得去看看。”厉行楷的声音依然淡漠,但是,凌一却感觉到他的视线似乎自从她来到这个贵宾休息厅就没有离开过自己。
凌一蹙眉,抬腕看了一眼时间,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想被人这么盯着看,这让她很不自在。
厉行楷似乎看出来了她的不耐,开口问:“弟妹来机场是接人?”
“不接人难道是来这里度假的?”凌一反问,声音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厉行楷听到她这么说,也不恼,也不尴尬,他抬腕看了一眼时间,见差不多时间了,这才站起身来,声音依旧淡漠。
“弟妹,我先离开了。”
凌一只是对着他点了下头,什么都没有说。
厉行楷和他的助理一起,走出了贵宾休息厅。
等厉行楷他们离开之后,凌一突然觉得轻松了不少,至少,没有那么压抑了。
此时,阿刚也出去洗手间了。钱多多立马走到凌一旁边的位置坐下,挤眉弄眼的看着凌一。
“喂,老大,你有没有发现,厉行楷看你的眼神不对劲?”
凌一转头瞪一眼钱多多,声线冰冷:“你是不是皮紧了?要不要我给你松一松?”
钱多多连忙摆手求饶:“不,不用了,老大,我错了,我错了。”
凌一看着钱多多那怂样儿,嗤笑一声,站起身来:“走了。”
钱多多连忙起身跟上去,就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跟着凌一。
刚出门,阿刚就回来了,3个人一起去接机处接人。
站在接机处不过两分钟,就看到两个女孩子推着行李箱朝着他们走过来。
“老大。”性子活泼的白鹿直接扔下自己的行李箱,朝着凌一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凌一的肩膀。
而和她一起出来的颜荼无奈的笑了一下,拉上她的箱子,走到凌一面前,也跟凌一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大,见到你真好。”
凌一伸开双臂,左拥右抱,脸上更是满面笑容。
“走,大爷带你们去吃好吃的。”她豪气万丈的拥抱着她的后妃们,朝着机场出口走去。
跟在他们后面的阿刚:“......”这还是他们的夫人吗?怎么整得像个男人?
阿刚还没有腹诽完,肩膀就被钱多多给攀住,声音还有些酸溜溜的。
“啧啧,老大艳福不浅啊!”
阿刚转头扫了钱多多一眼,眼神有些冷:“放开。”
“啧,不解风情。”说是这么说,但是,钱多多还是松开了阿刚,跟着凌一屁颠儿屁颠儿的。
“白鹿,颜荼,你们怎么不跟我拥抱?我不也来接你们了吗?”
谁知,白鹿和颜荼同时回过头来,白了他一眼,然后又跟着凌一走了。
钱多多:“......”这些女人,真是没良心。
当然,这些话,她只敢在心里说说,根本不敢说出来。要知道,白鹿和颜荼这两个丫头,在老大这里可是很得宠的。要是他敢说他们半个字的坏话,老大一定将他揍得爹娘都不认识。
几个人来到停车场,凌一坐在中间,左右两边仍然抱着她的两个爱妃。
“亲爱的,想吃什么?”白鹿直接就靠在凌一的身上,像个没有骨头的人,她的手还趴在凌一的肩膀上,那样子,很像个古代祸国殃民的妖妃。
“老大说吃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跟老大在一起。”
坐在凌一右边的颜荼抖了抖,将身上的鸡皮疙瘩抖落,她转头瞪着白鹿,一脸的严肃:“白鹿,正经点儿。”
谁知,白鹿根本就不鸟她,还是像个没有骨头的人一样,趴在凌一的身上。
“老大,你看,颜荼凶我。”看,这还告起状来了,这个妖孽。
凌一倒是像个昏君,她还用手拍了拍白鹿的肩膀,大有一副:爱妃不怕,本王给你做主的架势。
“好了,颜荼,今天,我带你们去吃S城最贵的餐厅。”
听到凌一这么说,白鹿看着凌一的眼神又亮了许多。她直接一双手都圈住了凌一的脖子。
“我就知道,老大对我最好了。”
颜荼听到这话,满头黑线,倒是坐在副驾驶的钱多多不依了。
“喂,老大,你这也太双标了吧?我回来的时候,你可连顿拉面都没有请我吃,怎么,她俩一回来,你就请他们去吃最贵的?”
钱多多嘟着嘴,一脸生气的样子。、
凌一凌厉的视线射过来,差点儿将钱多多的脑门儿射个窟窿。
“我就双标了,怎么?你有意见?”
“不,不敢。”钱多多一看到凌一那视线,立马缩了缩脖子,认怂得很快。他还是怕他的老大的。
在开车的阿刚有很多疑惑,怎么一夜之间,他家夫人就变成老大了?而且,这左拥右抱的......不太对劲啊!
可是,想法归想法,他也不敢问出来,看来,这件事情,得告诉爷了,要不然,照夫人这么发展下去......
诶,想想都可怕。
阿刚心里的想法没人能知道,他还是专心致志,四平八稳的开着车。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旋转餐厅的大门口,阿刚看着躲在大门口旁边的女人蹙眉。
他转头看向身后的凌一:“夫人。”
凌一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了鬼鬼祟祟,东张西望的凌冰冰。凌一扯唇一笑,毫不在意:“下去吧~!”
“是。”
几人下车。
阿刚将车钥匙抛给泊车小弟,自己跟在夫人和这几人身后。
凌一拍了一下白鹿和颜荼的肩膀,让他们在原地等待,她自己一个人走向了鬼鬼祟祟的凌冰冰。
凌冰冰自然也感觉到了有人靠近,她转头一看,是凌一,她的眉毛就揪了起来,满脸的厌恶之色。
“怎么是你?”
这嫌弃的话语,听得凌一想笑。
“你以为是谁?”凌一双手插兜,将卡其色的风衣撩到身后,身体朝着凌冰冰微微前倾,笑得颇有深意:“亲爱的妹妹,你该不会每天都在这里守株待兔吧?”
“你......”
凌冰冰气结,压下心底的怒气,也是满脸假笑的看着凌一。
“我在这里做什么,你管不着。”
“哦,原来是这样。”
凌一了然的点头:“那你就慢慢等吧!希望你能够梦想成真。”
凌一说完,转身就走。
凌冰冰看着凌一那嚣张的样子,气得咬紧了牙关。凌一这个贱人,凭什么这么嚣张?
“凌一,你以为你是谁?还不是仗着你嫁进了厉家,你要不是嫁进了厉家,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呵。”凌一冷笑,停住脚步,回身,双手仍然插在裤兜里,嗤笑一声,看着她:“可惜你嫁不进去。”
“你胡说,当初,要不是我,你怎么可能嫁给厉家三少爷。”凌冰冰气愤的怒吼。
“对啊!”凌一又笑了起来:“幸好当初你不肯嫁给那个只能活一年半载,又是残疾的厉家三少爷啊!所以你们才抓了我去顶你的包。”
“你......”凌冰冰被凌一气得不行:“凌一,你嚣张不了多久了。”
“哦?怎么说?”凌一挑眉看着凌冰冰。
凌冰冰惊觉自己说错了话,立刻捂住自己的嘴。
“反正,我就是看不惯你。”凌冰冰吼道。
“哈哈,我没想要你看得惯过。”凌一大笑起来,然后转身,背对着凌冰冰摆手:“好好在这里守株待兔吧!说不定,能够等到你的桃花开。”
凌冰冰听到她这话,怎么想,怎么觉得她是在嘲笑自己。她咬牙,上前几步,想要追上凌一理论。
当她上前的时候,正好看到身后的两男两女,正双手抱胸,在看她的笑话
“哟,这是谁啊?老大。怎么看着像个怨妇。关键是,这个怨妇还长得这么丑。”
白鹿故意拔高了声音,声线也有些吊儿郎当。此时的白鹿,不再是那个只知道趴在凌一的怀里嘤嘤嘤的小女孩,而是一副痞痞的样子。
阿刚在看到此时的白鹿的时候,还吓了一下,我的天,这前后差距,也太大了点儿了吧?
只有钱多多和颜荼,还是一脸的淡定。
凌冰冰一听白鹿说她是怨妇,气得跳脚,直接怒气冲冲的冲着白鹿而来。
“你又是谁?从哪个山沟沟里出来的小贱人,竟然敢骂我?”
说着话,她已经到了白鹿的身边,扬起手,就要去打白鹿。
白鹿就那么看着她,双手抱胸,一点儿都不慌张。、
而凌一和颜荼,还有钱多多也是一脸淡定的看好戏。
就在凌冰冰以为就要打到白鹿的时候,她的手腕却被阿刚给截住了。
“凌二小姐,请搞清楚你的身份。”阿刚冰冷的声音传来的同时,他直接一甩,将凌冰冰给甩得踉跄了几步,才堪堪站稳。
凌冰冰怒瞪着阿刚,气得胸口直起伏:“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你不过就是厉家的一条狗而已。怎么?仗着主人的权势,就在这里耀武扬威的乱吠了吗?”
凌冰冰气得不行,她本来想要教训凌一身边的贱人的,没想到,这厉家的狗这么没有眼力见儿,竟然让她知道她的身份,她怎能咽下这口气?
正当她还想要对着阿刚再次发飙的时候,就听到凌一凉悠悠的声音响起。
“阿刚,打女人并不丢人。对于那种欠教育的女人,就应该好好教训,让她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凌冰冰一愣,没想到,凌一会这么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傻子,你有病是不是?你帮着一个下人而不帮我这个妹妹?”
凌一听到这话,就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的确,她也真的仰天笑了几声,然后缓缓朝着凌冰冰走过去。、
凌冰冰看着她慢慢逼近,看到她脸上的笑容,虽然她在笑,但是还是让凌冰冰莫名瘆得慌。
就在凌冰冰以为凌一过来,要打她的时候,就听到身后的颜荼开口了。
“老大,这种垃圾,还是让我来处理吧!别脏了你的手。”
随着颜荼的话音落,她人已经到了凌冰冰的身边。
“啪”“啪”“啪”“啪”
四个巴掌声,打得凌冰冰的牙齿都晃动了起来。
“呕......”
一口鲜血吐出来,吐到地上,凌冰冰气得直尖叫:“啊......我的牙......”
凌冰冰再也忍受不了,直接朝着颜荼扑了过去:“贱人,我杀了你。”
其他人听到凌冰冰的声音,低头一看,果然,地上的血水里,掉落了两颗门牙。
不过,他们并不同情凌冰冰。
还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凌冰冰朝着颜荼扑过来,然后,双手抱胸,一脸的看好戏。
颜荼淡定的站在那里,仿佛凌冰冰要攻击的人不是她一样。等到凌冰冰眼看着就要打到她的时候,她才抬起手来,轻而易举的接住了凌冰冰的手腕,然后轻轻一转。
“咔嚓”
骨头脱臼的声音。
凌冰冰本来就是娇生惯养的小姐,从小锦衣玉食,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直接痛得眼泪哗哗的流。
“凌一,你就这么看着一个外人欺负我吗?你还有没有良心?呜呜呜呜......”
凌冰冰一边痛得大哭,一边开口恶狠狠地质问着凌一。
凌一却站在原地没有动,甚至,连动作都没有动一下,还是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暴跳如雷的凌冰冰。
“我 不看着她欺负你,难道你希望我和她一起欺负你吗?不过,你这样的要求,我倒是乐意成全,毕竟,这样的要求,还是很少见的。”
凌一不紧不慢的说出来的话,差点儿把凌冰冰给气死。
“贱人,你伙同外人来欺负我,爸爸不会饶了你的,你给我等着。”
说完,她流着泪,抱着被颜荼弄脱臼的胳膊,转身,气哼哼的离开。
颜荼想要追上去再去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丑女人,却被凌一给叫住了。
“颜荼,不饿了?”
颜荼转过身,看到她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叹了口气,终是转身回来了。
几个人走进旋转餐厅。
陈经理知道凌一带着人过来用餐,连忙热情的招待。
钱多多更是毫不客气,专门点最贵的。
凌一看着钱多多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叹了口气。
“钱多多,你几天没吃饭了?”
钱多多将头从菜单里抬起来,莫名的看着凌一。
“喂,老大,你不能这样啊!我吃点儿饭你都要管?你这也太偏心了吧?”
凌一有些无语,最后,只能任由钱多多挥霍一把,毕竟,打击他的还在后面。
菜点好,几人坐在沙发上聊着天,等着上菜。
正在大家聊得投入的时候,凌一的手机响起。
她拿出来,扫了一眼手机屏幕,便接了起来。
“亲爱的父亲大人,找我有事?”
凌一的声音,挑高了一些,从声音里都能够听得出来,心情很不错。
“凌一,你给我下来。”
凌世成努力压下自己的怒火,对凌一说道。
“下来?哪里?”
凌一故意这么问,其实,她放凌冰冰离开,就知道,她一定会回去告状,不过,她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呵,好一个父亲。
凌世成听到她这毫不在意的声音,肚子里的火气更加压抑不住。
“旋转餐厅大门口,今天,你的人打了冰冰,你作为姐姐,不好好保护妹妹,竟然还幸灾乐祸。”
凌世成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冲着凌一吼道。
“哦。”凌一淡漠又毫不在意的声音传来。
凌世成更加生气,他冲着手机大吼:“凌一,你这什么态度?”
“你希望我什么态度?”凌一反问。
“当然是带着打了冰冰的人,下来去医院给冰冰道歉。”凌世成咬牙切齿的说道。
“道歉?”凌一再次反问:“我们为什么要道歉?是凌冰冰先挑起事端的,她不仅嘴巴臭,脑子还有病,遇到人就乱吠,我的人帮你教育女儿,你不好好感激,现在还要我的人来给凌冰冰道歉?哪来的道理?”
“你......”
凌世成听到凌一这话,气得话都差点儿说不出来了。
“凌一,你带着人给我下来。”
凌世成吼道。
“我为什么要下来?有本事你就上来。”
说完,她直接挂断了电话,不想跟凌世成废话。
白鹿和颜荼看到她这个样子,有些担心:“老大......”
凌一对着他们摆手:“没关系,早习惯了。”
说话间,他们点的菜已经上了桌。
钱多多立马给凌一端茶倒水:“老大,别生气,你还有我们。”
凌一听到他们这么说,心里暖暖的,她喝了一口茶,点头:“对,我还有你们。好了,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来吃饭。”
“对,吃饭。”
白鹿也招呼着大家吃饭,还给凌一夹菜。
凌一低着头吃饭,只是,鼻头稍微有点儿酸,她努力压下不好的情绪。没关系,早就习惯了,他缺席了她的生活12年。在她最需要父爱的时候,她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现在,她不需要了,所以,无论他怎么对待自己,她都不在乎了。
这么想着,她抬起头来,举起自己的红酒杯,看着自己身边最好的朋友们,言笑晏晏:“来,为了朋友,干一杯。”
其他几个人,在看到她这个样子的时候,也有些心疼,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于是,大家纷纷举杯,跟凌一干杯。
大家刚碰完杯,凌一的手机再次响起。她烦不胜烦,只好接起。
“亲爱的爸爸,还有事?”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含蓄版虎狼之词文案杨旭和郝智慧

下一篇: 撩到对象硬的虎狼之词在他的印象当

本文标签: 爷爷 分手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