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含蓄版虎狼之词文案杨旭和郝智慧

含蓄版虎狼之词文案杨旭和郝智慧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21:50

杨旭和郝智慧接下来的晚餐。
不复此前的恩爱状态。
他们没把菜品吃完,就买单走人。
回家的路上。
郝智慧突然说道:“旭,我想搬到学校去住。”
“为什么啊?”杨旭顿时郁闷了。
郝智慧咬了咬嘴唇,没有吭声。
“是因为今晚的偷拍吗?”杨旭又问。
郝智慧摇了摇头。
然后看向窗外,红着眼眶没有回应。
看到这情况。
杨旭哪能不明白,就是偷拍的原因。
一直以来,郝智慧都不愿意变成杨旭和关小琳的障碍。
但感情的事,真心难说,也不好控制。
今晚的偷拍,彻底引爆了郝智慧那不敢面对的负罪感。
杨旭伸手抓住她的玉手说道:“智慧,你没必要放在心上的,我和小琳不关你的事。”
郝智慧摇了摇头:“我没法不放在心上,你让搬到学校住吧!”
“我不同意。”杨旭竖定说道。
郝智慧沉默了一下:“旭,我曾说过,如果有一天影响到你和小琳的感情,就彻底消失。你想让我消失吗?”
杨旭瞬间急了:“说什么傻话,肯定不想!”
“如果不想,就请你尊重我的决定;等某一天,你处理好和小琳的关系,或者她肯接受我,我再搬回来住。”
“这辈子我都是你的人了,永远都不会改变,我只是不想在小琳这件事上,再有负罪感。”
郝智慧的话音很轻,却透着坚持。
她看似害羞柔弱,其实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
拿定的主意,轻易不会改变。
杨旭很蛋痛。
他此时有种掉头回去,捏死张芸的冲动。
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还怎么拒绝。
只得无奈点头同意。
回到家,郝智慧便开始收拾衣服。
杨旭急忙阻拦道:“要搬也不用这么急吧?再考虑几天。”
郝智慧笑了:“我已经考虑很久了,只是今天才下定的决心,再考虑下去,我怕自己舍不得搬了!”
“舍不得了更好!”杨旭急忙应道。
郝智慧摇了摇头:“搬,现在就搬,又不是很远,你若想我了,随时都能找到。”
听到这话,杨旭暧昧的笑了。
郝智慧脸色一红,给他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大白眼。
两人彼此心照不宣。
郝智慧拾掇好衣物,杨旭把她送到蓝天小学门口。
蓝天小学是封闭式教育,一开始就建议老师住校。
每个老师的办公室都是独立的套间,一间办公,一间休息,拎包入住即可。
看着校门关闭,佳人消失。
杨旭心里一阵失落。
然后驱车去了卫疆别墅。
开门的是宋娇。
今天没穿睡饱,也不是刚洗完澡,但能看出来,精神挺好。
她笑着招呼:“小惠刚还在念叨,我还说给你打电话呢?人就到了。”
“是吗?真是太巧了,小惠这两天情况怎么样?”
“挺好的,今天还下床走了!张医师做了复查,说没问题,康复的很快。”
杨旭点了点头,扫视了一眼四周:“疆叔不在啊?”
“他去京都看望老爷子了,可能要过几天才回来。”
说着,两人走进了小惠的房间。
“杨旭叔叔!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小丫头雀跃的炫耀道。
脸上那纯真的笑容很治愈人。
瞬间让杨旭忘记了烦恼。
一幅很惊奇的样子,说道:“哇!这么好?什么礼物?”
“你闭上眼睛,不许看!我要给你变个魔法。”
小丫头鬼精鬼精的,仪式感满满。
杨旭很配合的闭上了眼睛。
“巴拉巴拉,变!”
听完咒语,杨旭随即睁开了双眼。
瞬间尴尬了。
呃……小丫头手里拿着一个黑色蕾丝文胸。
“小惠,你干什么呢?”宋娇急忙上前,涨红着脸出声。
小丫头摆了摆手,红着小脸道:“我太紧张了,变错了,叔叔你重新闭眼。”
小大人似的话,差点没把人笑喷。
杨旭急忙再次闭眼。
一阵悉悉索索之后。
小丫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巴拉巴拉,再变!”
“好了吗?”杨旭留了个心眼,多问了一句。
“变好了!”
童真的声音响起。
只见小惠手上拿着一张画纸。
上面画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
“哇!这是你画的吗?太漂亮了!”
“嗯,叔叔,送给你。”
杨旭双手接过:“谢谢您小惠,叔叔太喜欢了!”
“这是我收到的,最漂亮,最珍贵的礼物!”
听到夸奖,小丫头兴奋得小脑袋连点,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随后杨旭转移话题道:“听妈妈说,你今天下地走了?”
“嗯,妈妈说我很棒的!”小丫头雀跃回答。
“小惠的确很棒,来,叔叔再给你复查一下。”
不等话落,小丫头主动撩起了小背心。
杨旭伸手探在他的胸口处。
骨骼基本已经长好了。
先心病也改善了许多。
杨旭还意外发现。
上一次注入的丹田能量,仅消耗了一半左右。
这可能和能量液化有关。
针灸按摩调理之后。
杨旭又重新注入了一些丹田能量。
然后交待道:“小惠的情况很好,应该不会痛了,等药丸服用完,我再来给她做调理。”
宋娇欣慰回应:“好的,阿旭,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用这么客气,我也经常麻烦疆叔,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
离开王卫疆别墅,杨旭往家赶去。
想到回家后,要独自一人面对空落落的大宅子。
他就懒得回去。
开着车子,在喧闹的都市夜色中穿梭。
使自己不感觉孤寂。
路过一家星级酒店时,杨旭意外看到了一抹梦魂牵绕的身影。
是乔娜!
这大美妞真来了伏川了!
她是来找我的吗?
但为什么不和我联系?
走神的刹那,杨旭下意识减速。
“滴!滴!”
后面响起一连串鸣笛催促。
他才瞬间回神,把车子停到路边。
看着乔娜消失在酒店大堂。
杨旭最终安奈住下车找人的冲动。
他不知道乔娜是不是一个人?是否方便?
点开V信,踌躇了好一会儿。
他最终没有发一条信息出去。
说不出为什么,似乎没多少兴奋。
回到家,洗了个澡。
杨旭坐在床上,吸收起房间里的天然病气。
这时,V信响了起来。是乔娜的。
杨旭丝毫不感到意外。
划动接听键。
绝美容颜在视频窗口出现。
湿漉漉的秀发,昭示着刚洗过头,甚至是刚洗过澡。
幸福的水珠在滑嫩白皙的肌肤上滚动,直至消失在镜头下。
“我到伏川市了。”
抚媚的话音响起。
杨旭似乎听到了某种暗示。
心跳不争气的加速。
脱口问道:“你是一个人吗?”
“对啊!想来找我吗?”
肯定的答复。
明示的话语。
让杨旭的心脏跳得更厉害了。
明知故问回应:“想啊!你住在哪儿?”
乔娜笑了笑:“不告诉你,能和你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我已经很满足了。”
说着,摄像头有意无意下仰。
黑色冰丝睡衣包裹着极致的傲人。
若隐若现的即视感。
展示着极致的魅力。
这大妖精,勾死人不偿命!
杨旭吞了吞口水,玩味说道:“你这也太容易满足了吧?难道就不想和我见一面?”
乔娜微微沉默了一下:“我们现在不是在见面吗?”
“你知道我的意思!”杨旭暗示了一句。
乔娜脸色微红,媚眼如丝,给他了一个大白眼道:“那你来找我啊!”
“这是你说的,如果找到了,你可不要耍赖。”
杨旭一下子火热了。
心说,人算不如天算。
苍天有眼,注定要成就我的好事,所以让我意外看到你。
乔娜却被他的话,吓得芳心一颤。
脸色郑重说道:“你该不会是巡安局方面有人,想查我信息吧?”
“我警告你,千万别这么做,会害死我,也会害死你自己。”
虽然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
但杨旭还是摆了摆手:“放心吧!我什么关系都不找,就凭自己的本事。”
“如果命运决定让我们相遇,自然会让我找到的。”
“就像龙脊山那次相遇,也是命运决定的一次垂怜!”
这货直接演起了神棍。
听到‘命运决定’这个四字。
乔娜就似乎感受到一种魔力。
喃喃接话:“是啊!我们都是命运的棋子。”
“这么说,你答应了?”杨旭脸色一喜追问。
刹那间,乔娜的脸红了,芳心紧跟着跳动。
神情中满是犹豫的味道。
“你可以把这当成一个名叫‘命运决定’的游戏,玩玩呗!”杨旭佯装随意建议。
乔娜抛给他了一个大媚眼。
偷偷跑到伏川来,就够冲动了。
这游戏更加疯狂。
明知道参与进去不理智。
但脑海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劝她参加。
伏川市的酒店不知有多少,找到的几率极小。
若真能找到,那真的是命运安排了!
终于。
乔娜下定决心。
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好,我陪你玩。”
“娜,把你房间号给我?”杨旭忽然想到一件紧要的事。
星级酒店管理很严格的。
房客信息,属于保密项目,不对外人提供。
他跑去问,别人肯定不会告诉。
“不行,说了交给命运,那就要尊重命运。”乔娜直接回绝。
“呃……”杨旭有种搬起石头砸种自己脚的错觉。
他满是幽怨道:“伏川这么大,酒店那么多,想找个人无疑于大海捞针,你总要给我提供一点信息吧!”
“如果你感觉难度太大,那就放弃游戏,老老实实陪我聊天吧!别想着干坏事。”
‘坏事’两个字。
勾起了杨旭的男人因子。
他心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还不信那个邪了。
咬牙说道:“放弃不是我的个性,你就等着我敲门吧!”
“好啊!我等着,十二点前有效。”乔娜挑衅意味十足回应。
杨旭看了眼时间,才刚过晚上十点而已。
结束视频通话。
他直奔星级酒店而去。
“先生,请问要住宿吗?”漂亮的服务台小姐问道。
“您好,我是来找人的,麻烦你帮我查一下……”
小姐摇了摇头:“先生,对不起!我们不能对外提供住客信息。”
杨旭眉头微蹙,果然是这种情况。
于是,他把医院的工作证拿了出来。
胡咧咧道:“我是一名医生,病人从外地赶来,在你们这儿住宿,我特意赶来给她诊治。”
前台小姐回应:“你可以给对方打电话,让他下来接你。”
“如果电话能打通,我也不会让你查了,我可以提供她的号码,你这里应该有登记。”
前台小姐再次摇头:“实在对不起,我帮不到你。”
“我真是医生,不信我可以帮你诊个脉,立马把你健康情况,全部诊出来。”
前台小姐依旧摇头:“对不起,我正在上班,不可以做工作以外的事情。”
太敬业了。
杨旭一阵无奈,细节决定成败一点没错。
他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没事说什么命运决定。
原以为掌握了命运,最终却被命运捉弄。
关键的临门一脚踢不进去了。
他总不能开个房间,然后跑去一个一个敲门吧?
一准被人送到派出所不可。
想到这儿,他突然灵机一动。
照着头皮猛拍了一下。
怪异的动作,让前台小姐姐一阵疑惑。
搞不懂,他在干什么。
“你等着吧!一会儿我再来开房。”
说完,杨旭快步走出酒店。
启动车子。
他哼着自编的小曲,往家的方向驶去。
“办法总比困难多,那个多!”
“只要开动那小脑筋,命运能拿我奈何?那个命运能拿我奈何?”
这货如此嘚瑟。
是因为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让黑寡妇帮助执行。
爬墙对蝎子来说,简直小意思,透过窗子一间一间查看。
找到乔娜的房间后,在她旁边开一间房,谁也不惊动。
之前想着出来办好事。
就没把黑寡妇那个电灯泡带上。
这会儿回去请!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一场不可描述的激烈枪战。
……
伏羲天墅。
杨旭刚把车子驶进别墅区。
“砰砰砰……!”
就听到一连串枪响。
是他家的方位。
发生了什么事?
杨旭下意识加速,把脑补中的美好忘在脑后。
这时,脑海里响起黑寡妇的灵识传音声:“主人,有四名杀手偷袭,被我全部干掉了!”
杨旭心里“咯噔”一下。
干掉!就是杀人。
当今社会,这不是开玩笑的。
强行压下心头的震惊,杨旭问道:“你们没事儿吧!”
“主人,我们没事儿!他们没有进屋,但是你需要想办法善后,外面来了不少人。”听到屋外有人。
杨旭更头大了。
毁尸灭迹的想法肯定不行。
好在黑寡妇与小蝎子们没事。
他随后再次问道:“可有探听到杀手的身份,或幕后黑手?”
“主人,没有听到,对方实力很强,我不得已才下的死手。”
“好,我知道了,你们全部影藏好,不要暴露了!”
杨旭想不到其它解决办法。
唯有装傻,不透露黑寡妇的信息。
让警方只查杀手的来历。
与此同时,杨旭驶到了别墅门口。
看到他的车子。
保安队长立马跑过来说道:“杨先生,刚才你家发生了枪斗。”
“啊?是什么人在里边枪斗?”
“你们的安保工作,是怎么做的?”
“还好我家里没人,万一有人怎么办?”
杨旭装出一脸震惊的样子,一连三问。
把保安队长问愣在当场。
随后,他拨打了郝智慧的电话,确定人身安全。”
这才快速下车,往大铁门跑去。
几名保安急忙拦住他说:“杨先生,不要冲动。”
“歹徒手里有枪,我们已经报警了,等和谐来再说吧!”
“杨先生,你家的电源已经被人切断了,里边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现在冲进去,只会增加无谓的损伤。”
“在和谐到来之前,我们必须保证你的安全。”保安经理也快步走过来说道。
杨旭很蛋痛,他明明知道里边已经安全了,偏偏没办法说明。
只得装着无奈点头回应:“还好我家里没人,这太可怕了!”
“你先仔细想想最近得罪了什么人,等会告诉和谐。”
“好的,我认识巡安局的江局,这就打电话给他。”杨旭回应说道。
保安经理点了点头。
杨旭当着他们的面,把电话打给了江蔚然。
“喂,江局!我家遭到了枪杀案!”
“什么?你没事儿吧?对方是什么人?”江蔚然被惊了一跳,急忙问道。
“我没事,也不清楚对方是谁。”
“我刚刚回来,在小区门口听到了枪声,现在和保安在一起,里边电路被切了,黑灯瞎火的,也没有声音,不知道什么情况!”
听到杨旭没事。
江蔚然微微松了一口长气:“你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组织警力过来。”
“伏羲天墅208号。”
“好的,我知道了,千万要注意安全。”
再次交待之后,江蔚然挂了电话。
杨旭也开始思索起来。
四名杀手,还带了枪。
阵容相当庞大。
是谁的杰作?
张振东?
洪海山?
亦或者刘氏家族?

和杨旭结下梁子,有能力办到此事的,也就这三方势力了。
各方都有嫌疑,至于哪家嫌疑最大,杨旭也说不准。
不过,这一次事件。
挑起了杨旭的怒火和杀心。
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
附近派出所的干警到了。
来了四个人。
听完情况之后,直接向上汇报,没有一个要主动进去查看。
弄得杨旭好不郁闷。
又过了二十分钟,江蔚然到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整队特巡干警。
杨旭把铁门打开。
特巡干警专业突进。
杨旭紧跟在后,旁边是江蔚然。
很快,他们在院子里发现了第一具尸体,通体漆黑。
干警检查了一翻,做出汇报:“江局,死者脑门似乎被利器所伤,一击致命,身中俱毒。”
“四十多岁,太阳穴外凸,虎口有老茧,是长期练武之人。”
江蔚然脸色郑重的点了点头。
然后侧目看向杨旭:“你认识此人吗?”
杨旭摇了摇头:“不认识,从来没见过。”
江蔚然点了下头,然后吩咐:“张队把照片拍回去,先在资料库里做比对,查明身份。”
“然后继续侦查!都小心点。”
事实上,杨旭已经吩咐黑寡妇率领小蝎子们,暂时退出208号区域。
敌人已经全灭,不会有任何危险。
侦查继续,最终又发现了三具尸体。
全都是练武之人。
一名脑门被刺穿,两名脖子被刺穿。
其中一名手上拿着短枪,子弹已经打空。
三人均身中剧毒。
死样惨不忍睹,看着都让人头皮发麻。
杨旭也是暗暗心惊,不愧有黑寡妇之名,确实狠啊!
进入一楼客厅。
里边的家具没有遭到一丝破坏。
仔细检查了一圈之后。
确定没有危险存在。
所有干警均皱起了眉头,下意把目光投向杨旭的位置。
现场死了四个人,必然有凶手存在,可他们丝毫没有发现凶手的痕迹。
“杨旭,你是否知道他们是被谁杀的?”江蔚然问道。
杨旭摇头:“我家里没人,走到小区门口听到的枪声。”
问不到线索。
江蔚然只得吩咐:“张队,安排一队人和我一起,把尸体送回去!你留下,继续侦查线索。”
说完,他看向杨旭道:“你和我一起走,配合着做下口供。”
杨旭只得点头同意。
车上。
江蔚然又问道:“你感觉杀手是谁派来的?”
“张振东,洪海山,刘家都有可能。”
“哦?说说你的原因。”
接着,杨旭把自己的理由讲了讲。
江蔚然听完,紧锁着眉头问道:“先抛开这三家的嫌疑不讲,你感觉杀死这四人的凶手又是谁?”
他思考了许久,仍感觉凶手和杨旭有关。
杨燃再次摇头,随后说道:“会不会今晚有两家展开了行动,然后碰巧黑吃黑了?”
江蔚然看了他一眼:“这可能性几乎为无吧?”
“江局,那你说凶手是谁?”杨旭一句反问,把江蔚然给问住了。
虽然他怀疑杨旭没有说实话。
但他们已经从保安那里得到证实。
杨旭的别墅里,只住着他和郝智慧两人。
当然,这并不能让江蔚然完全信服。
掌管一城居民安全的他,深知明面不等于真实的道理。
巡安局。
杨旭正配合干警做笔录。
江蔚然这边,接到了死者比对汇报,脸色刹那间郑重。
避开所有人,拨打了陆长鸣的号码。
“陆书纪,杨旭遭遇暗杀了!”
听到这话,陆长鸣顷刻间睡意全无,从床上坐了起来:“杨旭现在情况怎么样?”
夫人黄菊也跟着坐了起来,满脸紧张。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哥哥不可以 具体发生了什

下一篇: 我们已经分手了补肉 安顿好李爷爷

本文标签: 虎狼 文案 之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