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哥哥不可以 具体发生了什

哥哥不可以 具体发生了什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20:43

“具体发生了什么奴婢也不清楚,只是听说那同安派的靳可儿小姐私会外男,她的门口倒挂着几名男子,而且那几名男子……”
侍女说到这里,脸色飞红,说不下去了。
以梁清子一个腐女多年的观察,便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儿了。向来是温一灼为了替她报仇,将那三名男子倒挂在了靳可儿的房门前。
果然是我的温小可爱!做事就是干净利落!
“行了,我知道了。我换了衣裳,马上就去。”
“是。”侍女应声告退。
梁清子一边换衣服,一边心想着,这古代的女子就是胆子小,不就是门口多了几个被倒挂着的男人嘛!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此时,靳可儿的房间里只传出隐隐的哭声,而众人却都聚集在靳可儿的门口窃窃私语,甚至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进去。三位主事师兄都在门口等着。
玄九眼尖,最先看到了梁清子。
“三位主事师兄正在等你呢,发生大事儿了!”
玄一、玄二和玄三看到梁清子来了,像是得了救命恩人一样,连忙将一大清早发生的事情说给她听。
端阳节最后一日休沐,靳可儿睡醒开门,却看到门口有三个全裸着的男人,倒挂在自己房门前!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当下连脸都没有看清,便被吓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周围的人全都听到了这边如杀猪般的嚎叫,一股脑的全部都来到了她的房间门口!
一时间,三名全裸着的男人倒挂在靳可儿房门前的事情,便传遍了整个玄辩门。而靳可儿自己也没脸出去,索性便关了门,自己躲在房间里面哭。
饶是梁清子作为现代女人,听到这样的事情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温一灼,果然是好狠的心肠!在这样一个时代,门口莫名其妙地出现男人,已经是一件有损名节的桃色新闻了。可温一灼做的更狠,竟然还把三个人给扒光了!
虽然众人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单凭这三名裸男出现在靳可儿的房门前,她还亲眼看到了,她的清白也已然毁了,名声也已经完了。
靳可儿可是同安派的大小姐,她的名声完了,同安派的名声也就完了。
可怜同安派如今正蒸蒸日上,将来却难保不会因此事而日渐没落了。
但梁清子对同安派没有任何的愧疚,对靳可儿更是没什么好感。既然自己有了害人的心思,就应该想得到一报还一报。
虽然不愿,但她毕竟是副掌门,进门安慰靳可儿的事情,其他人进去都不合适。
突然间,梁清子的余光瞥到了隐在人群中的温一灼,今天的温一灼一反私下里跟她见面时的热情,又恢复到了一个受伤小白兔的懦弱姿态了。她看到这样的温一灼,心中只想笑。
有谁能够想得到,眼前这一幕惊天地、泣鬼神的场景,是这样一个“小白兔”的手笔呢?
梁清子整理了一下心情,在众目睽睽之下推开门,她走进房间,将房门虚掩着,里面的哭声越来越大。
房间内,所有的陈设已被砸得凌乱,桌子和架子上的东西悉数被扫到了地上,瓷器花瓶的碎片遍地都是……绕过凌乱的房间,梁清子终于在一处角落,发现了缩在墙角,哭成个泪人儿的靳可儿。
此时的靳可儿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傲气和虚伪,她双臂抱着腿,将头深深埋在两膝之间,肩膀不住地颤抖着。若是换一个男人进来,说不定会被眼前靳可儿这幅柔弱的样子打动,但这副模样落在梁清子的眼里,除了落魄和活该,找不到其他词了。
“别哭了,说说事情的原委吧!外面的人都在等着你呢。”
靳可儿抬起头,用一双怨毒的眼睛盯着。
“梁清子!是你干的是不是?我知道!是你!一定是你!”
“你自己自作孽,跟我有什么关系?”
靳可儿红着一双眼睛,不知道是因为哭泣还是愤恨。
“你昨天你去品茶之前就见过这三个男人了,对不对?!你居然能够在中了软筋散的情况下还能将这三个人撂倒!我真是小瞧你了!”
梁清子耸了耸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靳可儿用尽全力,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
“你给我们放了三天的假,不就是因为你知道了我们所有的安排吗?你知道我们会对你下手,所以就给我们留了充分的时间,你要请君入瓮,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只等着我们动手!你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刻对不对?梁清子,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如此针对我?!”
“我针对你?”
梁清子被气笑了:“难道这三个人不是你找来的吗?难道他们不是只听从你的命令吗?你说我针对你?我是玄辩门副掌门,你只是同安派的小弟子,玄辩门是江湖大派,同安派只是个排不上名号的小门小派。你说我针对你?你有什么可让我针对的?”
梁清子本不是个刻薄的人,奈何这靳可儿的不要脸程度着实突破了她的底线。本来她是受了众人的委托进来安慰的,没想到靳可儿现在反倒一副受害者的姿态,倒打一耙,将所有的罪名全都推在了她的身上,将自己做的事情撇得干干净净!
梁清子不由得感叹,以前看那些脑残的穿越小说的时候,总是觉得这些女配角都太没有智商了!很多明眼就能够看清楚的事情,为什么这些女配角偏偏要往牛角尖里面钻?
但现在她置身其中才明白,很多事情不是恶毒女配们不想明白,而是她们根本就不愿意面对如此丑陋的自己。
“你……”靳可儿一时语塞,她从来不知道梁清子如此伶牙俐齿!“你嫉妒我的才华和美貌!”
“……”梁清子彻底无语了。
“自作孽,不可活,与其在这里怨恨我,不如想想你以后该怎么办,门外那些都是等着要看你笑话的人,听说同安派的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一会儿要怎么跟你父亲和师父交代,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梁清子懒得跟这种人继续牵扯,抬脚便准备离开。想了想,她又回头说道:
“如果我是你,与其抓着对一个丝毫不熟悉的人的怨恨,倒不如仔细想一想,到底是谁引导着你产生了这些情绪,做出了这些事情。刚才你口口声声说的“你们”,到底还有谁?现在事情发生了,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受伤害?”
靳可儿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连这个都要我跟你解释的话,你也不配留在这里继续修习秘籍了。等同安派的来了,你就回去吧!”梁清子潇洒离去,最后只留下一句话,“你们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以后少在我的面前用,自己蠢,不代表别人跟你们一样蠢。”
纵使靳可儿罪有应得,但但此时的梁清子,心中却并没有半点轻松。往常只在小说中见到的情节,如今却在书中的世界里真实的发生了。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梁清子回头,最后看了一眼濒临崩溃的靳可儿。
可惜这个时代的女人,永远不会明白这个道理。
靳可儿经历了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除了死,以后便只有常伴青灯古佛旁了。除非有一个完全不在意这些事情,又爱他入骨的男人娶他过门,但以后两个人只怕也只能隐姓埋名,隐遁江湖了。
害人者,人恒害之。
见梁清子终于出来了,三位主事师兄赶紧问道:“怎么样?靳小姐情绪还稳定吗?”
梁清子摇了摇头。
“任何一个女子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未必能够稳得下来。如今她没有寻短见,就已经算是好的了,三位师兄与其守在这里,不如赶紧派人去调查一下,那三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他们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玄辩门,出现在靳可儿的房前,还是以这种不雅的姿态?这件事情传出去,纵然对同安派不利,但对玄辩门同样不利。唯今之计,是要赶紧彻查此事,给江湖一个交代,否则以后在我玄辩门中修行秘籍的人,恐怕都无法心安了。”
玄九看到眼前如此沉静的梁清子,不由得心生安慰。本以为梁清子上位之后,会不习惯身份的转变,一时改不了处事的风格,撑不起副掌门这个位子。自己还打算着,自己一定要一直站在小丫头的身后,为她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但这毕竟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如果清子想要得到玄辩门中所有的敬服,就必须自己服人。全部都假手他人,她永远都坐不稳副掌门的位子。
但如今看来,小丫头远比她想象得更加优秀,适应得更好。虽然出任副掌门的时间不长,平时让她处理起门中的事务,她也多有推脱,但遇到这种事关玄辩门的大事,清子还是有一种上位者的气质的。
如今的梁清子,身上多了一份担子,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会由着自己护在身后的小师妹了。
玄九暗自这样想着,一时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难过。
听了梁清子的话,玄一也不由得暗暗心惊,他叫来梁清子,本来就是为了让她进去看看靳可儿,至于后面的事情,本打算先禀告师父,再做安排。
但他没想到,梁清子进去的工夫,便给出了一条如此清晰的解决思路。
他点了点头:“为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众位先散去吧,这件事情我们玄辩们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请大家放心!这件事情我们可以保证,绝对不会再发生。”
众人见这里没有了好戏看了,都纷纷散去了。
宋司司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心中有些犹豫,有些不甘。她知道自己此时应该去见一见靳可儿,跟她商量下一步的对策,但是她又不敢,因为不知道刚刚梁清子跟靳可儿都说了些什么。她总觉得,梁清子进去一趟,再出来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劲。
正在进退两难之际,梁清子却叫住了宋司司。
“七丫头啊!”
宋司司脚步一顿,玄六陪在宋司司的身边,不满意地皱眉:“七丫头是你能叫的吗?”
玄九却挡在梁清子前面说道:“如今清子是副掌门,有什么不能叫的?哪怕她叫你小六,你也该受着。”
“你!”
看着玄九如此维护梁清子,梁清子还一脸感激地看着玄九,丝毫不顾及他的感受,玄六就止不住一股火!
以前这个梁清子可是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跑的,她对玄九不屑一顾,不管这个玄九怎么对她献殷勤,她就是连眼神都不施舍给他一个。
梁清子这样的态度,让玄六在玄九面前挣足了面子!论家世,论相貌,论天赋,论武功,玄六其实都不如玄九,若不是玄九晚来一步,排行第九,玄六连一声“师兄”都赚不到!
所以,玄六其实对玄九是有一种羡慕和嫉妒的感情在的,而这种羡慕和嫉妒的感情,终于在梁清子这里才得到了一丝平衡。
梁清子入门之后,成了第十一个小师妹,而不知为何,玄九竟然对梁清子格外照顾。
玄六曾经以为这玄九跟梁清子之间有什么亲属关系,但仔细调查之后才发现,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玄六觉得,玄九是单方面的爱慕。而梁清子作为一个外门子弟,面对同为内门弟子的玄六和玄九,一门心思只跟在玄六的身边,小意地侍奉着。这不由得让玄六非常自豪。
可是这份自豪持续了没多久,他便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梁清子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每天都黏在他的身边了。即便自己跟宋司司再亲近,梁清子都视若无睹。不仅如此,她跟玄九的关系也更加亲近了起来。
这个梁清子!难道是觉得在他这里没有希望,反而投到了玄九的怀抱中了吗?
而那个玄九,眼瞧着梁清子成了玄辩门的副掌门,如今就更如苍蝇逐臭一般地捧了上去!这两个人为了向上走,还真是不择手段!
昔日跟在自己身后的女人,如今却被玄九当个宝贝一样护在身后,竟让还敢对自己不假辞色!
这种落差让玄六觉得非常不舒服!
果然就是个朝三暮四的女人!
梁清子像是见惯了玄六和玄九之间的言语交战,当下也不在意,只是颇有深意地看着宋司司说道:
“靳可儿平时一向与你就好,我事务繁杂的,没空一直陪在她身边。在同安派到来之前,你在这里陪着靳可儿吧,别让她做出什么傻事来。”
宋司司看着梁清子似笑非笑的目光,心中闪过一丝狐疑!为什么?
梁清子记这么放心让自己跟靳可儿见面?
她不是应该防着自己吗?
玄六没有注意到宋司司的异常,以为宋司司不说话,是被梁清子欺负得狠了。
“凭什么?梁清子,别以为你是副掌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告诉你,今天有我在,你休想欺负司司!”
玄九气笑了:“清子是副掌门,本就有权安排门内的一切事务和一切人!这是师父亲口说的,就算你对清子有意见,难道还要违抗师父的命令吗?”
玄六被噎的说不出话。
可恶!居然拿师父来压他!
玄六小声嘀咕道:“难道副掌门事务繁多,司司就清闲了吗?她还要修炼呢,在这里陪着靳可儿,修习秘籍怎么办?”
梁清子笑得和“和蔼可亲”。
“好啊,那就按照小六说的,我在这里陪着靳可儿。这段时间没有我的督促,你们三天后的小测,可要自己努力啊!”
众人一听,这还了得!原本他们就听说第二次的小测,比第一次的小测难得多,还想着在最后的这几天多来请教一下清掌门,奋力一搏。要是清掌门真的留在这里,那他们岂不是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司司啊,清掌门毕竟是教授秘籍的人,你可不能因为自己,就把我们这么多人都害了呀!”
“就是呀!就算你通不过小测,你毕竟还是玄辩门的人,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继续修炼,可是我们不行啊!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啊!”
“司司你就牺牲一下自己吧!反正靳可儿私下里只跟你的关系好,我看还是你去比较合适。”
……
宋司司冷眼看着这些人,从前自己在这些人面前说梁清子的坏话的时候,他们没有一个站出来帮梁清子说话的,现在为了自己的利益,却要自己牺牲去成全他们?
凭什么?
就凭她是副掌门?
就凭她译出了秘籍?
那本该是自己的东西!
梁清子看着眼前这一幕,又看了看进退两难的宋司司,心中不仅冷笑。
这些人平时在背后是怎么议论她的,她不是不知道,之所以一直留着他们不出手,一是因为没必要,懒得计较;二是因为,这些人虽然爱人云亦云,但是这种特性用来对付善用人心、又要顾着体面的宋司司来说,再好不过了。
终于,宋司司为了保住自己平日的面子和形象,勉强展颜一笑。
“可儿是我的朋友,我当然应该留下来陪着她。”
玄六看着委屈的宋司司,心疼的不行。
但是宋司司自己都答应了,他也没有什么立场再开口为她说什么话了!
他抬头对上梁清子似笑非笑的眼神,心中只觉得有一股无名的怒火熊熊燃烧!
这个死丫头!
明明以前都是为他的命是从!
现在居然敢来回怼他!欺负司司!
可是偏偏她现在的身份狠狠压着自己!
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这种无力感和压迫感快要让他窒息了!
不过就是仗着自己译出了秘籍,得师父喜欢罢了!
早晚有一天,他要为了司司,将梁清子彻底踩下去!
他要让她重新匍匐在自己的脚下!
梁清子看着宋司司一脸不甘地进了靳可儿的房间,自己则在玄六怨毒的目光中,袅袅婷婷地离开了。
一大清早地就被叫醒,又处理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梁清子正琢磨着先洗个澡,再补个觉,谁想到刚一踏进自己的院子,便看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苏瑾!
此时的苏瑾,身着一袭白衣,正吹着一杆长萧。
微风拂过树枝,掠过衣袂,将清雅的萧声,送到了梁清子的耳边。
微风、阳光、碧树、白衣,配上苏瑾那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任谁来看,都会赞叹一声:美绝了!
原书里,宋司司就是在这个场景下,开始对苏瑾动心的。
可惜,梁清子骨子里是一个现代女孩,对这种附庸风雅的蠢事,实在提不起兴趣。
梁清子本不欲理他,但这毕竟是自己的院子,他一个大男人就赫然出现在这里妥不妥当暂且不论,不管她是作为院子的主人,还是玄辩门的副掌门,都不能由着性子过儿不理。
苏瑾看到梁清子回来了,便将长萧一收,动作行云流水,然后冲着梁清子一抱拳:“清掌门好。”
而梁清子只是白了苏锦一眼:“有事?”
苏瑾似乎没料到梁清子会是这样的态度,脸色有些难看。
“倒没什么大事,只不过……从前我竟然不知道,堂堂玄辩门的副掌门,竟然能够做出将男人倒掉在别人门前这种事。”
梁清子还以为苏瑾眼巴巴地跑过来要跟她说什么,没想到一开口,就这?
“苏公子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这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难道不是你做的吗?”
苏瑾满脸自信,似乎在试探。他言笑晏晏,梁清子对这笑容非常熟悉。
原书中,作者凡是在描写苏瑾的时候,总是免不了对他的笑容着笔一二。这让梁清子总是在幻想,若是这苏瑾是个真人的话,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笑,对自己来说该是多么的有杀伤力。
但是如今她真的看到了这样的笑,却觉得油得发腻,没来由的心中膈应。
“苏公子,有话您就直说,这弯弯绕绕的我听不懂。还有,您能别笑了吗?”
她终于注意到自己的绝世笑容了!
苏瑾一双桃花眼笑眯成了两个桃核:“怎么?难道是在下的笑容太好看,让清掌门受不住了吗?”
“那倒不是。”梁清子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对上苏瑾盈盈的笑脸,慢条斯理地说道:
“只不过,我觉得有点恶心。”
苏瑾一愣,一时没反应过。
“恶心?”
“没错,我觉得苏公子的笑容,油、腻、恶、心!”
梁清子几乎是咬着牙说完了这句话。
这下子苏瑾彻底绷不住了!
他!
堂堂端朝七皇子!
大名鼎鼎的墨南王!
江湖大派紫灵山庄亲传弟子!
让无数女子都为之疯狂的深闺梦里人!
这样的翩翩风采少年郎,在梁清子这里,却只有“油腻恶心”四个字?!
苏瑾做梦都没有想过,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他,竟然会被这样一个野丫头看不上!
很好。
苏瑾随即收了笑容。
“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清干净了还要放玉势呢 医院门口饭店

下一篇: 含蓄版虎狼之词文案杨旭和郝智慧

本文标签: 不可以 发生了 哥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