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清干净了还要放玉势呢 医院门口饭店

清干净了还要放玉势呢 医院门口饭店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20:26

医院门口饭店。
杨旭和张勇相对而坐。
张勇递出一张银行卡道:“杨先生,这里边有五十万,昨晚的事,我深表欠意。”
杨旭摆了下手:“不用,我没有损失,受伤的是你弟弟。”
张勇微微摇头苦笑了一下:“弟弟?想必你也感受到了,他从来没把我当哥哥,我又怎么会把他当弟弟呢?”
莫名的坦白,让杨旭微怔。
大家族的互相倾轧,尔虚我诈不是新鲜事。
但在他这个外人面前说出,就有些新鲜了。
杨旭没有接话。
张勇缓缓又道:“我十岁的时候,妈妈就去世了;然后爸爸把我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住着一个女人和小孩,他让我喊那个女人叫妈妈,喊小孩叫弟弟。”
“那女人很热情,给我买了许多许多玩具,小孩羡慕极了,拼命的向她哭诉。”
“一次偶然,我听到女人在训斥小孩,她说:我是让他玩物丧志,长大后才不会和你争夺家业。”
说到这儿,张勇冷冷一笑:“然后我把所有玩具都送给了小孩,让爸爸送我上了寄宿学校。”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必须优秀,非常的优秀,所以我拼命的学习,每次考试都拿第一。”
“而那个小孩,女人舍不得真管,成功的走上了她理想的玩物丧志之路。”
杨旭听得愕然胆寒。
十岁的孩子,都有如此心智,还真是挺妖孽的。
不用说,他嘴里的女人和孩子,就是张少阳和他母亲。
“杨先生,听我说起这些,你会不会感觉很突兀?”张勇突然问道。
杨旭微微摇了摇头:“我听出了你的不幸和心酸。”
“是啊!世人看到的总是光鲜亮丽,有又几个人能了解其中的心酸?”
感慨声中,服务员上菜来了。
张勇微微抬手:“你先请!”
“不用客气,一起来!”杨旭回应。
不得不说,张勇还是挺有手段的。
简微的一翻自术,使杨旭放下了大部分戒心。
甚至产生了共情。
因为,他也有一个母爱缺失的童年。
“我们之间从未有过兄弟情谊,甚至他能走到今天,还有我的推澜助波!”
“若没有那个女人,我妈妈不会早逝!”
“初三那年,我遇到了刘妈,她从我没出生就在我家当佣人,一直到我妈妈去世。”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那女人在我妈妈病重期间,多次抱着孩子去闹。”
“她最终如愿了,成了张家的正牌夫人。”
张勇说着。
眼眸中带着愤恨和泪水。
杨旭把餐巾纸盒往他那边推了推。
“谢谢!”说着,张勇抽了一张,擦去眼角的晶莹。
“我今天来,就是想向你表明,咱们是天然盟友,不是敌人。”
杨旭放下筷子,喝了一口茶水:“我不想参与你们这些家族内斗。”
“你已经参与了,而且张少阳不会放过你,许玉芬同样不会。”
许玉芬是张少阳的母亲,张振东的现任夫人。
杨旭一阵好奇,他只是把张少阳揍了一顿,怎么就参与家族内斗了?
张勇没有明说,他也没有多问。
而是淡淡回应:“不放过我,让他们放马过来就是!我这人最不惧挑战。”
“来,吃菜!总之你还是要多加小心,注意安全。”
张勇点透没说透,没说张少阳母子,会用什么方式报复。
杨旭点头道谢,表示会多留一份心思。
随后,张勇又一次把银行卡推到杨旭面前:“杨先生!不瞒你说,我除了想和你交朋友,还有一事相求。”
杨旭把钱推了回去:“有事情你就直说,不用这些。”
张勇沉吟了一下:“我想聘请你做顾问?”
“顾问?”杨旭下意识皱眉,这个词他不陌生,但还真不知道,顾问是干什么的。
“对!我了解了陆长鸣的病情,我听说了你用中医手段,医治白血病的伟迹;我们集团是生产药品的,如果能把你的中药医术,和我们强强联合,势必会制造出,更多有利于人类身体健康的好药。”
“当然,如果你有成效配方,我们可以高价购买或者以专利入股,都是可以的。”
我了个去,野心勃勃啊!
但杨旭却微微摇头:“我看病是对症下药,每个人的体质不同,病症轻重不同,下药的多少和药品种类也不同。”
事实上,他治病的最大助手是医皇经和丹田能量。
病气吸收,能量蕴养,再配以针灸刺穴,中药配方反倒其次。
若没了前者,仅靠中药配方一项,疗效不会比其它中医专家好上多少。
“你说这些我懂,只要对大部分患者有效就可以了!”张勇仍是一幅很坚持的样子。
他现在虽然进入公司高管行列。
但身上最大的光环,仍是张振北大儿子这一条。
想要扩大影响,摆脱父亲的阴影,最好的办法就是做出新的成绩。
杨旭点了下头:“我想知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父亲的意思?”
他的潜在词是,你做得了主吗?难道就不怕加剧家庭矛盾吗?
“是我的意思,但也得到了父亲的默许。”
杨旭有些搞不清这一家人的关系了。
听起来好像分成两派似的。
……
伏川市的一座豪华别墅里。
张少阳依靠在床头。
许玉芬端着一碗营养汤坐在床前。
岁月似乎没有在她那精致的五官上,留下丝毫痕迹。
已经年近五旬的人了,看着像刚满三十似的,韵味十足。
但此时,她却满脸愁容:“阳儿,听妈说,把汤喝了,身体要紧。”
张少阳猛然坐起,抡着手臂吼道:“我不喝,反正在那老东西眼里,也没我这个儿子!死了算了!”
“阳儿,怎么能说这种话?你死了妈怎么办?”
“我不管!他不让我报仇,还把我关在这破房子里,他就是想逼死我!”张少阳咬牙切齿再吼。
“他说了,等你伤好后,就送你出国深造,妈陪你一起。”许玉芬又劝。
“那是深造吗?那是流放!你告诉他,不让我报仇,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里等着他给我收尸!”
看着极端的儿子,许玉芬很无奈、很头痛,也很心痛。
最终妥协说道:“你别闹了!他不让你报仇,我让你报行吗”许玉芬从生下张少阳那刻。
她就开始盘算着,助儿子继承整个东成集团。
奈何,心强命不强。
张少阳处处不如张勇。
张少阳在张振东心里的地位,更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她曾经动过杀机,制造一场意外,让张勇消失,给儿子扫清绊脚石。
可是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张振东发现了。
计划胎死腹中,她也由此失势,从公司离职,不再参与管理。
每每想到这些,她就即愤恨又无奈。
张少阳听了许玉芬的回应,愤愤质问道:
“你让我报仇?你让我怎么报?钱、权、人,全在老家伙手里攥着。”
面对儿子的质疑,许玉芬心里极不舒服。
她脸色微微一沉:“在你心里,妈妈就这么无能?你懂什么叫伏蛰吗?什么叫隐忍?”
“我为什么会隐身而退?为什么又促成你小姨嫁入秦家?这都是在给你铺路!”
“可你呢?什么时候让我省心过?”
一连数句质问。
把张少阳惊立在当场。
随后急忙保证:“妈,我改!我一定改!”
“等报完此仇,我一定上进,把张勇踩到脚下。”
许玉芬的情绪没有太大波动。
因为类似的保证,她已经听过太多。
“妈,你相信我,我这次是认真的!”张少阳又一次保证。
他也知道自己劣迹斑斑,保证跟厕所纸似的,擦完就扔,从来没算数过。
许玉芬眼神微亮:“但愿你不会让我再一次失望。”
“不会的,一定不会。”
许玉芬点了点头:“我这就找人查那姓杨的底细,然后制定复仇方案。”
“你问老家伙,我看着江蔚然和他讲的。”张少阳回应。
“问了,但他不肯说。”
听到这话,张少阳握紧拳头,在床上狠狠的捶了几拳。
眼眸中闪过一道狠戾,恶狠狠说道:“他马子在蓝天小学当老师,长的很正点。”
“你让人把她绑了,我要让她千人轮万人骑,拍成视频发给那杂碎!”
“然后呢?”许玉芬突然冷着脸问道。
看到妈妈生气,张少阳神情微怔,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了。
“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报仇?”
“这就是你的计划?”
“如果仅是如此,这仇我看不报也罢!”
许玉芬的话,让张少阳大脑短路。
事实上,他更想用的手段:是当着杨旭的面,狠狠的上郝智慧。
但他知道妈妈不会喜欢,也不太现实,就没敢说。
哪知还是招惹了不快。
他感觉满腹委屈,咬了咬牙怒道:“我就知道!在你们所有人心里,我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哪里都比不过张勇,即然如此,为什么要生我养我?”
张少阳大声愤怒,许玉芬立马软了下来。
无奈的叹了一口长气,按着太阳穴安抚道:“阳儿,你是妈妈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好的、最宝贵的。”
“妈妈生气,是因为你的计划缺乏通盘考虑。”
“拿一个女人撒气,除了让姓杨的愤怒、疯狂报复,还能有什么好处?”
“我们要做的,应该是摸清他的底细,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彻底消失;等姓杨的死了,你说那漂亮女人就成了无根浮萍,想怎么样,还不是你说了算吗?”
听完分析。
张少阳眼前一亮:“妈,刚才是我冲动了,你看着安排吧!”
瞧儿子这表情,分明是对那女人动心了!
心说:女人!女人!一想到漂亮女人,你的脑袋就忘了怎么思考;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什么时候才能有张勇的心机和城府?
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
把营养汤向前一递:“趁热把汤喝了吧!我去打电话安排。”
张少阳这才热过营养汤,一饮而尽。
……
另一边。
杨旭没有直接答应张勇的邀请。
推脱说,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张勇很失望,但仍然笑着表示愿意等待。
回到医院。
王耀祖办公室。
恰巧碰到王雨在挨训。
小丫头气鼓鼓的,满脸都是不服气。
“怎么了这是?又犯错了?”
王雨嘴巴一噘:“我没错,就是没错!”
“我知道你是好心,但你要搞清自己的身份。你是医生,不是法官;连清官都难断家务事,你能断?”王耀祖拍着桌子咆哮。
见叔侄二人要杠起来。
杨旭连忙安抚说道:“王院长,你们先消消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冬雨她爸爸来了,他在外面欠了赌债,问阿姨要钱,阿姨不给,然后他要打阿姨,我……”
“她帮着出头,把人给打了,现在躺病房大吵大闹,不肯罢休!”
“是他胡搅蛮缠,我气不过才……”
“气不过你就打人?谁给你的权力?”
王雨很委屈的低下头。
总之,她不认为自己错了,认为张吉山不是个男人,就欠打。
“王院长,你们别争了,人在哪个病房,我去看看!”杨旭开腔说道。
王耀祖张了张嘴:“你还是别去了吧!医院已经报警了,交给和谐处理。”
“噗嗤!”王雨一下子捂嘴笑了。
笑得杨旭莫名其妙。
王雨一吸鼻子:“他是怕你再去惹事。”
杨旭傻眼,心说:啥叫再去惹事?我啥时候惹过事?
王耀祖纠结了片刻:“陈老太的儿子赵明理,从米国打来越洋电话,把你投诉了?说你服务态度不好,挂他电话。”
杨旭‘噌’一下火了。
“那种垃圾货色,还有脸投诉我?”
“我还没和他好好理论一下,什么叫糟糠文化?”
“她养我小,我养她老,是天道轮回!连这都忘了,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瞧到杨旭这火大模样,王雨差点没有笑抽。
王耀祖则是一阵头大,摆着手苦口婆心道:“消消气,消消气!我知道你是对的,也和院长解释过了。”
“也不知道是谁说,等那香蕉人回来,还不知道怎么安抚呢!”王雨嘟囔着插话。
王耀祖顷刻间瞪眼,心说你个丫头片子,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杨旭再次不诧了:“他敢闹,咱们就找媒体把这事拎出来评评理;怎么?我们把他妈救活,还救错了不成?”
“你们看着吧!我一定让老太太长命百岁,想脱手,没门儿!”又是一个刺头。
甚至还埋怨的瞟了王雨一眼,怪她多嘴。
理论上讲,把人救活是好事。
但也得分啥情况。
接到死亡通知时,赵明理话音里带着喜意,摆明了不想再赡养。
人家万里迢迢跑回来,只为骨灰和遗产,你却送给他一个活妈。
即便有苦难说,但肯定会挑刺撒气。
王耀祖烦闷的摆了摆手:“车到山前必有路,再说事情还没发生,咱们先别操心了。”
这时,王耀祖的办公室门被敲响了。
护士推门进来说道:“王副院长,和谐到了,让你和王雨过去一趟。”
王耀祖点了下头:“好,我们这就过去。”
说完,他们便往住院部而去。
路上,王雨向杨旭介绍了,张吉山是怎样一个混蛋。
年轻时不务正业,以和谐为生。
当张冬雨检查出白血病时,他直接玩消失,一连两年都见不到人影。
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得知,王秀兰得了一笔财富。
就突然找到医院,说外面欠了赌债,不还会被人砍死。
王秀兰坚持不给,他就要打人。
还说要死一起死,及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威胁。
王雨青春年少,没被社会磨去棱角,正是正义感爆棚的时候。
见义勇为,冲上去一顿狠揍,哪知摊上事了。
住院部,三楼。
杨旭他们刚靠近病房,便听到一阵叫嚷声。
病房里,两名干警和王秀兰等人,皆是满脸无奈。
床上缩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干瘦中年。
“我脑袋痛!”
“心口也痛,肚子痛,小腹痛,哪哪都痛!”
“和谐同志,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他们医生把我全身都打坏了”
听到这些说词。
王雨小银牙一咬,准备冲上去,再给他一顿暴击。
杨旭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出声说道:“让我给他瞧瞧。”
听到话音,张吉山猛然看向杨旭:“你是谁?我不让你看!”
“你们医生狼狈为奸,同流合污,没一个好东西。”
“张吉山,你闭嘴!是杨医师救了冬雨的命,他是神医,是我家的大恩人,你再敢诋毁他,老娘和你拼命。”王秀兰咬牙切齿发飙了。
张吉山刹那间懵逼,大脑也跟着短路。
女儿的白血病,他不是没了解过,正因为太清楚,所以才选择跑路。
用中药手段治疗,效果明显改善,这是前所未闻的事情。
杨旭借机上前,抓住了张吉山的手腕脉搏。
眉头顿时大皱说道:“你之前有心梗、胃出血的毛病,被这么一打恶化了!”
“对对对,你说的完全正确。”张吉山急忙搭话。
王耀祖和王雨等一帮人,则是一阵愕然愣神。
搞不懂杨旭为啥火上浇油。
心说,你这么一说,他不闹得更欢吗?
“你继续蹦跳吵闹,两个小时后就是死期,准备送火葬场吧!王阿姨可以和医院谈赔偿问题了。”
听了这话,张吉山直接坐了起来,吼道:“你放屁!胡说八道,你就是个庸医!”
“你才放屁,杨医师是神医。”王秀兰开腔,她是杨旭的坚定拥护者。
杨旭扬了下手,让她别出声。
然后冲张吉山说道:“不信是吗?来,按按你这个位置!”
说着,杨旭伸出一根手指,摁在张吉山心脏下三寸的地方。
“啊!”张吉山发出一声惨叫,汗珠立马从头顶飙出。
即便杨旭松开手,他还是一脸的煞白。
仿佛整颗心都在悬着,慌的不行。
“现在信了吧?没治了,等死就可以了!”
“不,不不,我不想死!你不是神医吗?快救救我。”张吉山刹那间急了。
瞧他的表情。
就连在场的其它人,都相信真没救了。
唯独王耀祖面带沉思,认为事情另有玄机。
“你若真想活,也不是没有办法,特别痛,怕你忍不住!不如死了痛快,还造福后人。”
“你这是啥话?好死不如赖活着,再痛我都忍得住。”张吉山急忙回应。
“真的?比王雨之前抽你,还要痛十倍,也忍得住?”杨旭反问,脸上挂着不信。
“她打的一点儿都不痛,跟挠痒似的;之前痛二十倍的我都体验过,过后啥事儿都没有。”
张吉山逼气十足的说着,脸上闪过一丝得意。
他是狗改不了吃屎的赌徒,没钱付赌债时,被人踩在地上打得像死狗死的。
过后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继续再赌。
王雨咬着小银牙,刚想插嘴。
被王耀祖一个眼神制止,他是老经验,似乎猜到了杨旭的意图。
只见杨旭摇了摇头:“我还是不能救你!”
“为什么啊?治病救人,不就是你的职责吗?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张吉山一下子急了。
“我救了你,就是害了王阿姨和张冬雨兄妹!你死了,他们还能拿到一些赔偿款。”
“不不不,不能这样说,我保证以后不再骚扰她们了,也不问她们要钱了。”张吉山急忙摆着手做出承若。
“我要你立份字据!”
“我……”张吉山迟疑了。
他已经打听清楚了,王秀兰那里有六十八万。
即便只分来一半,那也是三十多万。
哪里舍得真正放弃?
这是一个死要钱的人。
似乎在金钱面前,生命都没那么贵重了。
杨旭面露鄙夷说道“死性不改,贪婪无耻,我为什么要救你?”
说话的同时,他迈步向门口走去。
“我是在你们医院伤的,你不救我,就得面临巨额赔偿。”张吉山急忙大吼。
“这和你没有关系,至于是不是巨额,我们会和王阿姨商量,也许我说一毛钱,她就愿意呢?”
“你……”张吉山差点没被气死。
但怒气一涌,他就感觉说不出的心慌。
于是瞅向干警说道:“和谐同志,我告他谋杀!他摁了之后,我更难受了,要死了一般。”
干警摇了摇头:“我们都在看着,医生的行为不构成谋杀。”
“我要转院!我不让他们治了。”张吉山又说。
杨旭侧身交待:“王院长,安排救护车给他转院吧!市里其它医院不用考虑了,往省里送;能不能撑到,看他的命!”
“你少吓唬我,我……”
张吉山说着就要起身,结果没能站起来。 心脏一阵心慌刺痛,额头的汗珠,再次冒了出来。张吉山这幅状态。
把众人吓了一跳。
至于他本人,就更心慌了。
他似乎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
“我……我……我签!”
张吉山咬牙说了几次,终于下定了决心。
生命和金钱二选一,他最终选择了前者。
“王雨,拿纸笔来,让他写下保证。”
“我救了他的命,他不得再骚扰王阿姨一家,也不得追究你打他的事。”
很快。
王雨拿来纸笔。
在两名干警的见证下写好字据,签字、按手印。
一系列事情做完。
张吉山的心都在滴血,看起来仿佛又虚弱了几分。
心里把杨旭恨个半死,却不敢表露半分。
杨旭得到黑寡妇的高能预警,但丝毫没放在心上。
“现在你可以帮我医治了吧?”张吉山急忙催促。
“可以,但你中途不要喊痛。”
“我不喊痛。”张吉山回应。
然后。
杨旭出手了。
连银针都没要。
抡起巴掌就招呼。
力大且沉,一巴掌下去,张吉山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
“啊!”
“不许出声,出声我就不救了!”
张吉山吓得急忙闭嘴。
即便再痛,也比丢了性命强。
接下来,杨旭继续挥起巴掌。
这老家伙就像人肉面团一般,上下沉浮。
明明都痛抽了,仍紧咬牙关,一声不吭。
有这份毅力,若用在正道上,哪能不成功?偏偏用在和谐上。
做为妻子的丈夫,儿女的爸爸。
不肯承担该负的责任,遇到事儿了逃避。
事情过后,还特么跑回来要钱。
真特么不要脸,简直枉为人!
杨旭越想越气,一巴掌呼在他那老脸上。
清晰的五指印瞬间浮现。
“你怎么打我脸呢?”张吉山不干了。
“闭嘴!打脸也是治病!”
接着,杨旭又在他另一侧脸上,招呼了一巴掌。
这次张吉山没敢再吭声。
前前后后。
大概扇了三十巴掌左右,杨旭停了下来。
张吉山心说,还好你停了。
再不停,老子没病死,也要被你打死了。
这治病,真特么痛啊!
“你自己摁摁胸口,看还痛不痛?”
听到这话,张吉山急忙按在心脏下三寸处。
脸色一喜应道:“不痛了,真不痛了!心也不荒了!”
那是一种重获新生的喜悦。
说着,他还下床走了几步。
活动着腿脚,表示一切正常。
杨旭顿时愕然,这老东西也太抗打了吧?
他手掌都扇红了。
换成其它人来,最少要在床上躺小半天。
其它人则是满脸惊奇,心说这也太神了点吧?
“不用吃药,不用挂水吗?”
确认没有什么不适。
张吉山顶着猪头脸,仍有些不放心问道。
这老东西还挺怕死的。
“……”杨旭一阵无语。
接着回应:“用不着;你可以和和谐同志一起,去处理你和谐欠债的问题了。”
张吉山慌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处理。”
他欠债的大哥是道上混的,若让人家知道他报了警,报复起来不是开玩笑的。
剁手剁脚、干掉扔进化粪池都有可能。
“和谐同志,他涉嫌和谐,还索要女儿的救命钱,去还赌债,这种人一定要好好查查。”
更要命的声音响起,王雨开腔了。
张吉山愤怒了:“我同意不要了,字据都签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字据签了,不代表你没有违法,跟我们走一趟吧!”
干警一出声,这老东西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满脸苦逼着:“我……我……”
他话不成句。
实在找不到理由,只得把目光投向王秀兰。
祈求她能看在往日夫妻情份上,帮忙说两句好话。
王秀兰眼睛一瞪:“你赌十几年了,从来没改过,最好抓进去,关他一辈子。”
这绝命刀补的。
张吉山直接绝望。
“走,有什么话到派出所说。”
干警没再给他说话的机会。
一左一右带着他走了。
王秀兰两腿一弯,突然跪在杨旭面前。
“杨医师,谢谢!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们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杨旭上前一步,急忙把她搀扶起来:“王阿姨,千万别这么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你去看冬雨吧!她指不定还在怎么伤心呢!好好劝劝她,保持好心情,才有利于康复。”
王秀兰吸了吸鼻子:“那我先去看她,回头再好好谢你!”
杨旭点了点头。
看着王秀兰离去。
杨旭忍不住心有感慨,摊上张吉山这样的丈夫、父亲,真是太不幸了!
“你也太牛了吧!把人揍一顿,就把病给治了。”
王雨忍不住开腔了。
瞧她那满眼小星星的样子。
杨旭看着这个傻丫头道:“你真以为我是在治病啊?我那是在出气。”
王雨顿时傻眼:“可他明明……”
“我先在他身上做手脚,逼他立下字据,然后暴揍他一顿,并趁机把手脚解除。”
杨旭说完。
王雨惊愕了好一会儿,吐出了四个字:“你好坏啊!”
杨旭立马冒出一脑门黑线。
他不感觉自己的行为有任何问题。
也许不够光明正大,但恶人还需恶人磨。
张吉山那种人,靠讲道理把他说服,恐怕把唐僧叫来都没用。
“不过,我喜欢!”王雨又一次出声了。
这弯转的,让人措手不及。
说着,她还上前挽住杨旭的胳膊,来回摇摆波擦。
“旭哥,教给我好不好?我也想用你这一招,惩治坏人。”
手臂在低高低高的峰峦中起伏。
旁边还站个王耀祖呢!弄得杨旭好不尴尬。
没有丹田能量,王雨也根本不可能学会。
只得胡咧咧道:“这是我家祖传技艺,不能外传。”
“我可以嫁给你当媳妇,这样就不是外传了!”
杨旭急忙抽回手臂说道:“我有女朋友了,而且还不止一个,你还是趁早死心吧!”
“没关系啊!既然不止一个,再多我一个也不算啥!”
杨旭差点没被口水呛死。
他不惜自暴短处,是想王雨死心。
也想让王耀祖明白,别再把你侄女往我身边安排。
哪知这丫头这么彪悍。
“王雨,你也去看看张冬雨吧!我有点事和杨旭谈。”王耀祖忍不住出声了。
王雨看了看二叔,然后冲杨旭皱了皱鼻子:“你丰胸的药膏啥时间配好?冬雨和韩小茹都等着用呢!”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清晨睁开朦胧

下一篇: 哥哥不可以 具体发生了什

本文标签: 干净 门口 饭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