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不可以那个啦 玄岩洞内,居

不可以那个啦 玄岩洞内,居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19:33

玄岩洞内,居然出现了一个新的空间!
老三异常惊讶地问道:“大师兄、二师兄,你们以前有见过这个地方吗?”
老大和老二也惊讶地瞪着双眼,茫然地摇了摇头:“从未见过。”
老八看到此等异象,惊慌失措地叫道:“不祥啊!这是不祥的征兆!连三位师兄都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新的空间,如今梁清子一来,就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事情,先是她自己莫名其妙地被猛兽袭击,引得我们也深陷危险之中。今天她又不好好修炼,莫名触到了机关。我看我们还是赶快回山,把此事禀告师父,让师父来处理吧!”
老六也在一旁帮腔道:“没错,出现的新的空间,我们不宜擅自进入,如果里面就是那些猛兽的栖息之地,或者有一些玄门机关,我们岂不是全部都要命丧于此了?!”
老大和老二紧锁着眉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老五见三位主事,师兄无法下定决心,便开口讽刺道:“这新的空间是十一师妹发现的,既然如此就劳烦十一师妹进去走一趟吧。”
老九却跳出来反驳道:“我们来了这么久,都没有见过这个新的空间,你自己尚且不敢进去,为什么要害十一师妹?”
老五却不屑一顾道:“连师父都说她是天选之子,命定之人。既然师父让她来和我们一起修炼,为的不就是让她有机缘找出秘籍所在吗?如今突然出现了新的空间,我们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就贸然回去禀告师父,未免唐突。既然十一师妹的师父如此看重,不如就劳烦十一师妹进去走一趟吧。”
“你这分明就是……”
“可以,没问题。”
梁清子打断了九师兄的话。
“师兄没关系的。若这新的空间里面真的是传世秘籍,我岂不就要名扬天下了。”
“十一,你别冲动,你听我说,这个玄岩洞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梁清子却粲然一笑,对着三位主事师兄说道:“三位师兄,不如就让我先进去一观,若有不测,各位也好回去尽快向师父禀报。”
说完,也不等众人同意,梁清子脚尖轻点,便到了洞口。
徘徊在新空间的洞口,梁清子迟迟不敢进去。一方面是因为她的确害怕,另外一方面她不确定自己如果就这样死在这个新的空间里,到底算不算是原书设定,算不算自己死在了宋司司的手下。
若是按照原书的情节,这个新的空间里一定放的是传世秘籍,可自从自己穿书,很多情节都已经被改变。发现新的空间、取得传世秘籍,本是快要大结局的时候宋司司的一个主要成就。如今这才刚开局,秘籍就堂而皇之的出现,这并不符合原书的情节。所以梁清子并不确定新的空间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但豪言壮语放下,梁清子也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反正系统说过,如果不是死在宋司司的手下这个设定中,无论如何她是死不了的,顶多就是遭点罪。
新的空间存在于玄岩洞一处石壁的后面,石壁本就不厚,因机关处设的比较隐秘,多年来竟从没有一人发现。
梁清子小心翼翼地走近新的空间之中,只见着新的空间与玄岩洞的外面风格大为不同,仔细一看倒颇像一间书房。四壁悬挂着各类名家名画,当中一方超大的案几,桌上堆满了各种古籍善本,笔墨纸砚齐备。当中铺着一张上好的宣纸,上书两个大字:惠至。
梁清子在书房空间内茫然无措,不知该从哪个地方开始下手。
童子来指点一下这个秘籍,我现在到底能不能拿得到,
系统很快回答道:“既然为你开启了这个空间秘籍,你就是一定能拿得到。”
“那你快告诉我秘籍到底在哪里?”
统子打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哈欠:“原书中,人家宋司司来到这个空间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疑问,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三下五除二就找到了秘籍。”
梁清子在心里怼系统使了个白眼:“是,是,我没有人家秀外慧中,没有人家蕙质兰心,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秘籍到底在哪儿了吗?”
系统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左手边书架,第三排第四列,倒数第二个格。”
梁清子照做,果然发现了秘籍。
“什么嘛?居然是一本这么老旧又残破的书,我还以为会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小盒子上面再设个机关,只有打开了机关才能取得秘籍呢!”
系统不屑地说道:“你以为这是拍电视剧吗?所有的秘籍如果都这样保存的话,岂不是太此地无银了?真正的秘籍都是大隐隐于市,你现在去把这本书丢到外面那群蠢货的手里,告诉他们这就是传世秘籍,你看他们信不信。”
梁清子传秘籍拿在手中,转身就要出去,却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样的绝世秘籍,就被我这样轻易的拿走了,不会在我转身的时候有什么机关被突然触发吧?统子咱们可事先说好,如果我被机关杀死在这里的话,这也算是情节设定吧,我是不是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系统白了梁清子一眼:“你就死心吧,我是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放心大胆地将这本秘籍拿出去吧!本来这不是给你准备的,谁知道你瞎猫碰上死耗子,还真就被你找到了。你把人家女主的活都干了,让人家以后干什么?”
听系统说到这里,梁清子还觉得有些开心。
“女主就是要历经坎坷的嘛!我这也算是在她九九八十一难的道路中增加了第八十二难,虽然她的道路是坎坷的,但是前途是光明的。等她完成大业的那一天,我只求她给我一刀痛快。”
这是洞门口传来九师兄的声音:“十一你怎么样?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梁清子闻言拿着秘籍,阔步走出洞口,将那本破烂的秘籍往众人面前一递。
“我发现了传世秘籍。”看这梁清子捧出来的残破的书,众人表情皆是不同,三位主事师兄是惊讶和疑惑,九师兄满眼都是激动、疯狂,与不敢置信。
六师兄和八师兄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只一瞬间便转成了嫌恶的眼神。
“你说这本破书就是名动天下的传世秘籍?梁清子,你撒谎也先打个草稿好不好?师父她老人家穷尽那么多年,都没有发现这玄岩洞的奥秘,你以为就凭你在洞中一顿捣乱这么轻易的就获得了秘籍?你有没有脑子?”
老五在一旁不阴不阳地说道:“且不说这是不是秘籍,就凭十一师妹能够到新空间内走了一遭,一点伤都没受,反倒全须全尾地出来,没有触动任何籍贯,这本事倒是让五师兄我钦佩不已。”
老九一把将梁清子护在身后:“五师兄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希望十一出事不成?”
老五笑脸盈盈:“九师弟不要误解了我的意思,只不过新出现的空间,若说她梁清子一点机关都没有触发,我是不信的。除非她就是设计这个新空间的人,再联想到我们来玄岩洞之前,司司遭遇的一切,那么这一切也就都能够解释得通了。”
老五此言一出,除了老九和三位主事师兄,其他人皆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向梁清子,那一束束的目光就像一把刀子一样,刀刀地刻在梁清子的身上。
老五这话,分明就是说整个事情都是梁清子自导自演的一出大戏。从给宋司司下药开始,到后来取代宋司司来到玄岩洞修炼,再突然间发现新的空间,到取得这本秘籍……环环相扣,毫无破绽!在外人看来,一切顺理成章,她可不就成了师父口中说的命定之子,天选之人了吗?
这样的女人,心思果然深沉!
梁清子看着鸣然自得的五师兄,不由轻笑出声。
老五被梁清子笑得心里发毛,忍不住问: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梁清子轻声开口道:“五师兄,我只问你一件事,宋司司从小身中奇毒,这件事你知道吗?”
老五的脸色有些尴尬:“这么隐秘的事情,只有师父和大师兄知道,连二师兄和三师兄都不知道,我又如何会知晓?”
梁清子反问:“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一件连你们内门弟子都不知道,我一个外门弟子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老五不屑道:“你以为炸我一下,我就会认为你有什么隐藏的身份吗?这件事情有什么难察的,你那么多歪心眼,想要打听司司的身体状况,根本不是难事。”
“我打听宋司司?”梁清子好笑道,“那么请问五师兄,我为何要打听宋司司的事情?”
老五笑道:“你那点心思,谁不知道?梁清子我告诉你,不要白费苦心了,就算你真的发现了秘籍,在我们的心里,你连司司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好。”梁清子干脆利落,“就如你所说,我是为了取代宋司司才给她下的毒药,那么今天的事情呢?我们暂且不提这个秘籍到底是不是真的,是真是假拿回去给师父一看便知。但新的空间就在那边,如果你想知道里面有没有机关的话,大可以自己去走一遭。”
果然,梁清子话音一落,老五的脸色突然间变得惨白。
梁清子心中暗笑,原书中,这五师兄就是个胆小如鼠的货色。因而她知道,以五师兄的胆色,他是绝对不敢去的。虽然五师兄没有什么真正的坏心思,但是他也总是帮着别人在关键的时候落井下石。这样的人比真正心存坏心思的人更为可怕,一定要给他一些教训!
“我怎么知道我在进去的时候,你会不会故意触发哪些机关……”
老九看不下去了:“既然五师兄不敢进去,那么就有师弟我代为先行走一趟吧!若我也能毫发无伤地出来,想必五师兄就不会再有什么说辞了吧!可不要让人觉得,你就是在欺负一个小姑娘!”
说罢,也不管其他人同不同意一个飞身便进了洞口,不出一炷香的功夫,便完好无损地走了出来。
“恰如十一所言里面没有任何机关,倒像是一间雅致的书房,里面有许多珍贵的字画和古籍。”
这下子众人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在三位主事师兄的带领下,一个接着一个,从洞口鱼贯而入。
进到新的空间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老四展开折扇,轻轻拍了拍白衣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这么多的字画,这么多的古籍,我倒是很想知道,十一师妹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从这么多的古籍当中找到这本传世秘籍的呢?”
梁清子耸了耸肩,摊着两只手:“无他,看不懂。”
老四被这老实的回答结结实实地噎到了。老四为人圆滑,说话向来滴水不漏,最擅长与人虚与委蛇,却不曾想在“实诚”的梁清子这里遭遇了滑铁卢。
“什么?看不懂?哈哈哈哈哈!”老五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梁清子,这么拙劣的借口,你居然都能找得出来?!不过你这话说得也很对,真正的传世秘籍,就凭你的修为,也一定是看不懂的。大师兄,不妨我们将秘籍打开一起看看,想来大家都很想知道,十一师妹看不懂的东西,到底讲的是什么内容?”
老五太着急让梁清子在众人面前丢脸,却没想到被大师兄当头一盆凉水脚下:
“胡闹些什么?!如果这本真的是传世秘籍,怎么容你们随意翻看?老三,你在这里守着,其他人跟我回师门禀告师父。”
玄辩门。
道法圣师本打算今日闭关,突然,有门童禀告说,玄岩洞修炼的十人已经回来了九人。
道法圣师觉得蹊跷,按理来说,不到时日,这些徒弟是绝不会贸然回来的。
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次梁清子随行,道法圣师的心中燃起了一丝丝微弱的希望,却又不敢真的相信。
“快!快叫他们进来。”见到众位徒弟进来,道法圣师抑制住激动的心情问道:“怎么就回来了?莫不是秘籍有了消息了?”
大师兄将那本残破的秘籍呈给道法圣师:“师父猜的没错,这便是十一师妹找到的传世秘籍,请师父一观。”
道法圣师将那本残破的秘籍拿在手上,却又不敢打开。
“这……是在玄岩洞发现的?”
大师兄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如实讲给了道法圣师,当讲到梁清子无意间打开乐玄岩洞的机关,找到那本秘籍的时候,道法圣师激动的胡子直颤抖!
“这么说果然是玄岩洞中的玄机!那这一定是秘籍无疑了!”
道法圣师迫不及待地准备翻开秘籍,老六却突然一跪,大声说道:
“师父!弟子有事禀告!”
道法圣师不悦地看了一眼,“何事比秘籍还重要?”
“师父容禀。当时那间石洞中尚有许多古籍,我们不知为何十一师妹这么笃定,这本就是那个传世秘籍。而且十一师妹发现玄机的时机也太巧了一些,从前十一师妹可是从来都没有去过玄岩洞的,为何她刚到玄岩洞就发现了这处机关呢?”
老六说的这些话,是故意要引起道法圣师对梁清子的怀疑,只要道法圣师心中对梁清子起疑心,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救得了她。
道法圣师听闻此言,翻开秘籍的手迟疑片刻,然后将秘籍慎重地放在一边,表情严肃地走到梁清子面前。
“”我早就说过,你是命定之人,天选之子,果然我的猜测不错!这一次让你去玄岩洞修炼,足以证明我的预测是对的!清丫头,你果然有大慧根!”
梁清子嘴角一抽。
啥?慧根?
误打误撞发现个秘籍。
道法不会让她出家吧!
想到这里,梁清子心里打了个冷战,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这一边,道法圣师皱纹遍布的苍老的双手,颤颤巍巍地,终于翻开了秘籍。顿时,道法圣师脸色一变!
大师兄连忙上前问道:“师父,怎么了?”
老五也连忙问道:“师父,是不是这个并不是真正的秘籍?”
老六看到这事情居然有神反转,赶紧站出来指责道:
“梁清子!十一,你居然敢欺瞒师父,欺瞒师门!为了获得如此大功,你煞费苦心,居然使出如此阴招,你对得起师父对你的信任吗?师父,如此狼子野心之人,不将她逐出师门,实在难以服众!我们玄辩门可是名门正派,万不能容忍这些做恶之人!”
道法圣师从尊座上走下来,表情严肃。老六和姗姗来迟的宋司司,都用一种看好戏的目光紧紧盯着道法圣师,仿佛下一刻梁清子就会被逐出师门。
宋司司已经能够想象得到,如果梁清子被逐出师门,那么以众位师兄对自己的宠爱,凭借自己在师门中的地位,这发现秘籍的功劳,必然会落到她的身上。“命定之子,天选之人”的名头也会属于她。
没错,只要梁清子不在了,一切的美好,都将会是她一个人的。
谁都别想抢走!
正当宋司司做着美梦的时候,道法圣师却再次走到梁清子的面前,向梁清子行了一个大大的师礼!
!!!
什么情况?!
到底发生了什么?!
道法圣师!
玄辩门历来最权威的掌门!
居然向一个小丫头行礼了!!!
梁清子本人也被道法圣师的这个举动吓到了,虽然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梁清子,但让她一个年轻人接受一个老者这样的大礼,她也是万万承受不起的。
梁清子屈膝,侧身,躲开了道法圣师的大礼,然后跟大师兄一起,赶紧将道法圣师扶了起来。
“师父,万万不可,徒儿可受不起。”
道法圣师一把拉住梁清子的手,老泪纵横。
“是秘籍……果然是秘籍!四十年了!我承师命找了它四十年了!如今全靠清丫头你,我终于不负师命了……”
道法圣师此时看着梁清子,越看越满意。
“都怪我当初眼拙。若是我没有内外门徒之分,让所有的人所有的徒弟都能够去玄岩洞中修炼,想必这本秘籍早就会被发现了,也不至于徒耗了这么多年的光阴……清丫头,你可真是我玄辩门的贵人啊!”
在一旁静静等着梁清子出丑的宋司司,看到道法圣师如此态度,几乎要碎了一口银牙!
贱人!坏我大事!
宋司司忍着愤怒,从牙缝里蹦出话来:“请教师父,如何判断这本秘籍一定是真的?”
道法圣师稍敛情绪,随手翻开秘籍的一页。
众人贪眼看去,里面居然一个字都没有!
秘籍中,全部都是写奇奇怪怪的图案!
这算是哪门子的秘籍?
“这……师父,这……”
宋司司怎么也没有想到,道法圣师心心念念的、让众门派都趋之若鹜的、传说中得秘籍者得天下的传世宝藏,居然就是这种点点横横谁都看不懂的文字?!
开什么玩笑?
老六惊讶道:“这个秘籍上根本就没有字啊!”
道法圣师回到尊座,略带些回忆的神情说道:“没错,当年为师的师祖曾透露说,传世秘籍上的确没有文字,只是点点横横的图案,又或者说这些点和横的图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文字,只不过我们现在还无法破译。”
无法破译?
老二试探着问道:“师父,不知师祖可有留下破译这秘籍文字的方法?”
道法圣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从古至今,还没有谁能够破译这奇怪的文字,除了留下这个秘籍的那个人。”
宋司司听闻此言,计上心来:“师父,弟子有一法子,不知是否可行。”
道法圣师看了她一眼,本来刚刚宋司司开口质疑秘籍的真实性已经触到了他的逆鳞。如今再一开口,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事端。
因此道法圣师只是冷冷地说道:“既然不知是否可行,那就不要说。”
宋司司将要出口的话如半个苍蝇一样,如鲠在喉,满面通红。
老六开口道:“师父,七师妹天资聪颖,您不妨一听。”
道法圣师不置可否,只摆出一副爱说不说的样子,场面一度极其尴尬。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临城郊区的晚

下一篇: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清晨睁开朦胧

本文标签: 岩洞 不可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