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临城郊区的晚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临城郊区的晚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18:02

临城郊区的晚霞很美,男生坐在硕大别墅的花园里,手里拿着画笔,安静的看着天边的晚霞。
一双手在画板上描描画画,画面很是美好。
忽然,一个小皮球滚到他的脚边,男生的视线顺着球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粉色背带裤的女孩站在自己前面,一双小手搅在一起,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自己脚边的小皮球。
“内个大哥哥,你可不可以把小皮球递给我一下呀?”
封迟暮犹豫一下,然后放下画笔,弯腰将小皮球捡了起来,起身走到差自己一个身子还多的女孩面前,把球放到她手里。
女孩开心的抱着失而复得的球,小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别提多招人喜欢了。
“谢谢漂亮哥哥,哥哥你真好。”
这还是封迟暮第一次听人形容自己漂亮,与其说自己漂亮,他到觉得眼前这个小小的女孩更是可爱。
“挽挽!你跑去哪了呀挽挽?”
不远处传来女人呼喊的声音,封迟暮看着眼前突然冒出的小女孩,问
“是在喊你么?”
女孩听出来是自己妈妈的声音,大眼睛一转,然后露出好看的小虎牙说
“漂亮哥哥,我们和妈妈玩捉迷藏吧。我躲到树后面,你千万不要告诉妈妈哦~”
说着,迈着小短腿,一噘一噘地跑到了大树的后面。
还对着看向自己的封迟暮做了个“嘘”的动作,小声提醒说
“哥哥记得保密哦~”
封迟暮转身,看到一身素静装扮的女人朝自己走过来,是他妈妈总提到的言渝阿姨。
他记得妈妈说,言渝是自己以前做演员的时候和她是很要好的朋友,隐约记得在他很小的时候这位阿姨也总是会来看自己。
面容姣好的女人看到站在原地的男孩,露出温柔的笑容,弯腰问道
“是小封嘛?”
封迟暮点了点头:“小渝干妈好。”
“你好你好,真没想到小封都长这么大了?快让干妈看看,真是越来越帅气了呢!”
言渝看到出落的越发帅气的封迟暮,开心的简直合不拢嘴,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看得是仔仔细细。
都说老丈母娘开女婿,越看越顺眼,大概就是这样了。
“小封现在是上中学了嘛?”
“已经是高中了小渝干妈。”
女人很震惊
“果然是智商随了爸爸,十四岁就上了高中!我们小封呀真是越来越棒了呢!”
封迟暮对眼前的女人一直印象都很好,因为小时候妈妈和爸爸有事照顾不了自己时就会把自己放到小渝干妈那里去。
她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因为他感觉的出来女人对自己是真的关心,而不是像其他的那些人,对他好也只是想在他父母面前讨个好而已。
两个人聊的开心,却是把大树后面的小人儿忘的一干二净。
只见女孩耷拉着一张小脸,从树后走了出来
“妈妈,你怎么有了漂亮哥哥都不要我了呢。人家腿都蹲麻了你也不来找。”
言渝和封迟暮回头,看向一副受了气的样子的女孩,忍不住笑了出来。
言渝走了过去,蹲下来伸手擦了擦女儿脸上的灰,一脸宠溺的说
“哎呦我的小宝贝,原来是故意躲着妈妈的呀!妈妈错了,下次妈妈一定好好找!”
女孩嘟着小嘴,眼睛转了转:“好吧好吧,这次就原谅妈妈了。可不许有下次哦!”
女人带着女儿走到封迟暮面前说道
“小封,这是干妈的女儿,挽挽,快跟哥哥打招呼。”
女孩看着比自己大的男孩,主动的伸出了肉乎乎的小手
“漂亮哥哥好,我叫言北挽,你可以叫我挽挽哦!”
男孩点头,伸手握住了女孩有些脏兮兮的小手:“我叫封迟暮。”
“哎呦呦,挽挽,你看你这身上,怎么整的这么脏呀!快快,妈妈带你去洗洗。”
说着小脏包言北挽就被妈妈拽着离开了。
封迟暮看着那被遗落在地上的小皮球,伸手捡了起来…
回到别墅里,言渝带着女儿从洗手间出来,正巧季婕也从厨房走了出来。
“哎呦,找到我儿媳妇啦!快让我看看我漂亮的儿媳妇!”
季婕擦了擦手,跑到言北挽面前,眼里心里呀藏不住的喜欢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姑娘。
女孩也是一点都不认生,虽然没见过眼前的女人,却是自来熟的伸手保住了女人的腰
“漂亮妈妈好!我是言北挽,漂亮妈妈可以叫我挽挽哦!”
言渝看着把那不把自己当外人自来熟的女儿,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坐到沙发上对一旁看报纸的男人道
“这下好了,封晨海,你老婆可是要把我女儿拐去当儿媳妇了。”
男人推了推眼睛,宠溺的看向自己的妻子
“季婕在听说你要来的前几天就已经激动的失眠了,拉着我去给挽挽买衣服和玩具,说是打算让挽挽来了就不想再走了。”
“好呀季婕,你竟然已经谋划好了要抢我女儿!”
女人抱着怀里的小糯米团子,开心的嘴都合不上了
“那当然了,我儿媳妇我不得替我儿子看住了呀!万一被别人抢了那可怎么办!”
被人抱着的小北挽听到被抢两字,小眼睛一亮,奶奶的声音道
“那漂亮哥哥会不会也被抢呀?”
他们说自己长得漂亮会被抢,那漂亮哥哥长的那么漂亮,不会也被抢了吧!
在其他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糯米团子说的“漂亮哥哥”是谁时,拿着皮球的封迟暮走了进来。
小北挽看到漂亮哥哥进来了,小心的从季婕的怀里跳到地上,然后跑到封迟暮的面前
“漂亮哥哥,你回来了呀!”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漂亮哥哥指的是谁了,只见季婕得意的拍了拍言渝的肩膀说
“怎么样言渝,这儿媳妇我是不要也得要了呢!”
言渝笑了:“季婕,你可别被挽挽迷惑了,我们家挽挽可是出了名的花心,就喜欢长的好看的。”
“那怕什么!我们家小封就光随我老公这颜值以后也不可能差了!你说是吧老公?”
男人揽过妻子的腰,抱在怀里:“你说的都对。”
一旁的言渝看着自己闺蜜幸福的样子,心里顿时生起羡慕之意。
再想想自己,眼里的光顿时暗淡了下来…
“漂亮哥哥,我们去玩皮球吧。”
小北挽看着沙发边做的笔直的男生,圆滚滚的眼睛里直放光。
一旁端菜出来的言渝走了过来
“挽挽要吃晚饭了,哥哥一会还要去练习馆呢?我们不能耽误小封哥哥知道嘛?”
“还有呀,你不能叫小封漂亮哥哥,漂亮是形容女孩子的,你要叫迟暮哥知道嘛?”
小北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从沙发上滑下去,迈着小短腿走到封迟暮的身边
“那迟暮哥哥,我们去吃晚饭吧。”
封迟暮点了点头,放下手里的书,签过小北挽的手一大一小朝着餐厅走去。
季婕正巧从厨房走出来看到了这一幕,拉过一边的言渝开心的说
“你看,我儿子和我儿媳妇多般配呀!”
言渝也笑了:“都你儿媳妇了,能不般配么。”
餐桌上,小北挽坐在了封迟暮旁边,乖巧的吃着饭。
小脸几乎埋在了大大的碗里,伸着小短胳膊想去夹另一边的红烧肉,却是怎么也夹不到。
封迟暮看到身边小团子吃不到肉委屈的样子,眼里不知不觉多了些笑意。伸手夹了肉放到小北挽的碗里。
有了肉,小北挽那圆圆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看向封迟暮
“谢谢迟暮哥哥!”
说着又把自己碟子里的虾夹给他
“迟暮哥哥,妈妈说吃虾变聪明哦。”
一旁的言渝和封晨海看到这一幕两个人默契的相互看了一眼,没说话。
他们想知道自己这从不喜欢吃海鲜的儿子面对小团子的热情会怎么做。
谁知道封迟暮不仅点头答应,还淡定的把虾剥开吃掉了。
以前他没有吃过这些海鲜之类的食物,就是觉得不太干净。
不过刚才看着小团子吃的很香,他到是突然有些好奇是什么味道了。
这么一尝,到还不错…
“我的天,老公!儿子吃海鲜了!”
季婕一副震惊的样子,量是男人也没想到自己儿子的举动。
到时一旁的言渝,不解道:“小封以前不吃虾?”
季婕点头:“不只是虾,只要是海里的东西他都不喜欢。以前我也尝试过给他吃,不过都没成功。”
“我说言渝,挽挽这儿媳妇我看是必须抢了!”
言渝笑了,虽然两个孩子还小谈不上那些,但如果挽挽的未来真能够托付给封家到是再好不过了。北凝和封迟暮坐在咖啡厅里,两个人就这样一直看着对方,迟迟没有开口。
他们已经有十多年没见了,如果不是今天的意外,或许两人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还是封迟暮先打破的这份安静
“我去洛家找过你,但是洛叔叔说你离家出走了,动用了洛氏所有力量也没有找到你。”
听到父亲的名字,北凝的脸上露出鄙夷的笑容
“他应该是巴不得我从这个世界消失吧。”
封迟暮皱眉,他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然自己找了挽挽这么多年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当时甚至一度以为当初的那个小糯米团子真的就不在人世了。
“挽挽,到底是怎么回事?”
北凝收回望向窗外的视线,表情淡然,就好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
“当年洛家人把我从迟暮哥家接回去后我一直被关在洛家,哪里都去不了。后来,还是要感谢洛培元的女儿,把我从二楼窗户推了下去,虽然腿折了,但是在医院里我哥借机将我接走。离开了E国。”
北凝把事情说的很简洁,甚至毫无波澜,到是封迟暮在桌子下的手已经紧紧的握成了拳头,身上也多了一丝戾气…
他捧在手里都怕伤了的宝贝,竟然在洛家受了这么多的苦!
“挽挽…”
只有两个字,但是却充满了男人无尽的心疼。
北凝看着男人的样子,知道他是在自责。起身站了起来,转了两圈笑的很灿烂道
“没事的迟暮哥,你看我现在这不好好的嘛!而且我是不是比以前更漂亮了呀?”
男人也站了起来,抬手摸了摸女孩儿的头
“嗯,我们挽挽越来越漂亮了。”
看着曾经对自己最好的大哥哥此刻就站在身前,北凝顿时有些红了眼,撇了撇嘴上前抱住了男人
“迟暮哥,我好想你。”
就在女孩贴过来的那一瞬间,男人空了太久的心脏顿时被填的满满的。
伸手抱住女孩,摸着小小的脑袋,声音都变得柔软了。
“不哭挽挽,以后我在也不会让别人欺负你了。”
在两个人从久别重逢的喜悦缓过来后便一前一后的上了车。
“总裁,我们去哪里?”
驾驶座上的助理透过后视镜看到自家总裁两边的女人,心里升起好多疑惑,这怎么一个下午不见身边就多了这么漂亮的女人。
而且原本不近女色的总裁此刻嘴角带笑,满眼的温柔又是怎么回事?
封迟暮看想身边的女人,想了想开口
“让助理把你的东西送到宛居园吧,我在那边有房子,你住到那里还能方便些。”
北凝到是不见外,立刻点头
“好呀,那我可是不客气了呢!正好这几天总是住酒店,浑身不舒服。那我就去迟暮哥那里住!”
“不过迟暮哥,你是一直在Z国么?而且你怎么还是游泳冠军?我记得以前你是喜欢画画对游泳没有兴趣的呀?”
封迟暮眼神有些飘忽,到是没有很快回答
“可能就突然之间感兴趣了,每隔两年就要过来比赛,所以在这边安置了个住所。”
“哦~原来是这样。那迟暮哥,你比赛的时候有见到MAJOR
嘛?本人是不是很帅?”
封迟暮的眸中有着细微的变化,到是不易让人察觉
“怎么?还想着嫁给他?”
北凝撇了撇嘴,歪过头
“才没有呢,那都是小时候年少无知嘛!”
“哈哈哈!”封迟暮笑了几声
“七年前年他没退役的时候我们两个交过一次手,后来退役了到是没联系过。”
让封迟暮记忆最深刻的大概就是小时候北凝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国际泳赛时指着里面的冠军MAJOR说
“我以后一定要嫁给他,他游泳好帅呀!迟暮哥,你说我要是嫁给他了,是不是我就不会在被海水淹了呀!”
封迟暮抬眸,扫了眼电视上的男人,到是只用了一眼,他就深深的记住了男人的长相,而且记得很深很深…
北凝到是没有察觉的男人神情的变化,又问道
“迟暮哥,你计划什么时侯回商都呢?”
封迟暮没有直接回答,却是反问:“挽挽什么时侯回去?”
只见女人低下了头,眼神好像在躲闪些什么
“我这边拍摄结束了倒是想在这待几天。”
男人垂眸
“嗯,正好我也没什么事,既然这样就在这陪你几天然后再回临城。”
驾驶座上的助理在听到自家总裁这句话后,心里顿时一万匹马飞过…
不是上午还让自己订机票说明天一早就飞回去么?我滴亲总裁呀,你是忘了后天还有股东大会么?
“临城?”
北凝对封迟暮的话感到惊讶
“迟暮哥你竟然也在临城?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你?”
封迟暮微愣,没想到自己苦苦找了这么多年的人这些年其实一直和自己在同一个城市!
也只能说,说有些时候上天真的是很捉弄人。
“不过迟暮哥,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是老大不小了吧,那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呀?”
听着小女人的话,封迟暮的手指作势在北凝的头上弹了一下,到是没舍得用太大得劲
“小脑袋里怎么净是些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怎么?难道你有男朋友了?”
看似不经意的提问,但是却是封迟暮今晚纠结了好几个小时的问题。
不过他到不在意北凝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就算有又能怎样,扔去南非挖矿不就好了。
北凝摸了摸额头,视线望向窗外
“有呀,只不过跟别人跑了。”
这么说其实也没错,高宇轩确实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不是吗。
在听到“有呀”两个字时,天知道封迟暮心里有多炸裂,但是后面的那句话到是顿时让他舒服了不少。
只不过…跟别人跑了?
所以说他的挽挽是被别人抛弃了?
谁这么有胆子敢做这种事!
拉过女孩的肩膀,封迟暮敏锐的洞察到眼前的女孩那双红了眼。
手上的动作不禁放缓,将她拉到怀里,轻轻的拍着北凝的肩膀安慰说
“乖,告诉我谁欺负你了,迟暮哥回去帮你报仇。”
或许是好久没有感受过这样温暖的怀抱了,北凝感觉找到了久违的被宠溺的感觉,忍不住哭了起来,哭的很伤心。
封迟暮看着怀里的女孩一抽一抽的肩膀,心疼的恨不得立刻回临城给那个不知好歹的小子几拳。
过了很久,见女孩的呼吸慢慢放缓,许是哭累了,就这么睡着了。
修长的睫毛,白嫩的皮肤,嘴里时不时还嘟囔几句听不清的话,封迟暮看着看着就笑了。
他们家小人儿终于回来了,心中不由自主的暗暗许诺道:
未来的日子里,他一定会把这几年小人儿缺少的爱全部补回来。
渝妈妈,你看到了吗,我把挽挽找回来了…
突然,车子被猛地踩了刹车,受到惯性身体前倾的封迟暮下意识把北凝护在怀里。
只见怀里的人儿动了两下,嘴里还嘟囔两句听不清的话,到是没有醒过来。
封迟暮轻轻的拍着小女人的肩膀,温柔的哄道
“乖,继续睡,我在这。”
一瞬间回到了十几年前北凝一个人住在封家的第一天夜里,封迟暮也是这样蹲在床边哄哭着要找妈妈的小北挽,拍着她一抽一抽的肩膀道
“挽挽乖,哥哥在这,哥哥保护挽挽。”
安抚好睡梦中的人儿,封迟暮抬头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皱眉
“宋仁,怎么回事?”
助理心虚的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回答道
“对不起总裁,刚刚突然跑出来一直狗,我没看清。”
只见那双深眸剜了眼身前的助理,到是没在追究
“好了,下次注意。”
车子再次被启动,宋仁透过后视镜看向躺在总裁怀里的女人,忍不住小声问
“总裁,明天的行程是要取消么?”
封迟暮点头:“嗯,全部取消。”
“可是后天的股东大会怎么办?不是要把临城的事交接好然后回商都么?”
封迟暮看向怀里熟睡的人儿,顿了顿
“我改变主意了,先把股东大会取消,还有通知琳娜,公司的一切工作照旧,原本要调动的人员先放一放,一切等我回去了在说。”
宋仁汗颜,那可是公司内部策划了三个月才确定下来的人事调动呀!说暂停就暂停…
目光不禁又落向熟睡的人: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收起你的眼神和想法。”
封迟暮没有抬头,却是知道宋仁此刻内心的OS。
到是这一句话,吓得宋仁赶紧收回视线,一动不敢动的目视前方。
回到宛居园,男人将女人轻轻的抱到怀里,然后大步走进别墅。上楼时又故意放缓脚步慢慢的走,
怕脚步声将怀里的小人吵醒,然后来到主卧,将女人放到了自己的大床上。”
蹲下身子,贴近床边,封迟暮伸手轻轻的把女人脸颊上那多余的碎发撩到耳后。
十多年了,仅管两个人的样子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是小人睡觉喜欢咬下嘴唇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
封迟暮看着看着又笑了
“傻丫头,还是这么可爱。好好睡吧,晚安…”
给熟睡中的人儿掖了掖被子,在留一盏台灯防止她半夜起床看不清,然后封迟暮就小声地退出了房间。
站在硕大的走廊里,倚靠着门沿,男人陷入了沉思中…
今天的这一切对他来说就好像一场梦,偏偏是在他打算放弃并且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在见到自己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小人儿时,
她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这是不可思议呀,但这何尝不是老天对他的恩赐呢。
宋仁安排好工作从客厅走上二楼时看到的就是男人痴痴盯着自己房间的门,时不时还笑一笑的画面,别提有多诡异了!
要知道一个从来不苟言笑每天只知道工作工作的人,突然变得这么温柔,给人的冲击力会是有多大!
任凭宋仁再傻也看得出来,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对自己总裁来说一定非常重要。
没准以后就成自己的总裁夫人了…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
不过几年后的宋仁每当想起自己今天的长远见识后,可是非常庆幸自己当年明智的判断。
尽心尽力把自己未来的总裁夫人伺候好,以至于每次封迟暮想要送他去南非挖矿时,都有总裁夫人给自己求情…早晨
北凝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一张无比舒服的大床上。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房间里,温暖舒适…
拿过一旁的手机,看到好多条微信消息和未接来电。这才反应过来昨晚忘记给郝晴打电话了!
赶紧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我说小祖宗,你可是有消息了,昨晚拍完广告就一声不响的跑掉,你知不知道我找你都找疯了!”
北宁自知理亏,干笑两声
“嘿嘿,内个人家昨晚睡得有点早就忘了给你打电话了。对了,你白天让玥玥跑一趟把我的东西送到宛居园。”
“宛居园?!你怎么跑那去了?不还说今天要去逛逛Z国然后明天回临城么?”
“哎呀,计划有变嘛!我好不容易见到了这么多年没见的迟暮哥,当然要在他这多待几天。而且回去的计划也是找教练学游泳,我直接在这和迟暮哥学就好了嘛!”
“所以呢,你们把东西给我送过来后就自由活动吧,放心~一切消费我报销,想去哪玩就去哪玩!怎么样,我好吧!”
一旁玥玥听到电话那头报销两个字,开心的抢过手机对电话那头的北凝道
“真的嘛凝姐!你真是太好了!放心吧一会我就把东西给你送过去!”
“那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啦!郝晴姐,不要太想我哦~”
还没等郝晴把话说完,电话那头已经被挂了。
看着挂掉的手机,郝晴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都什么事呀!”
一旁的玥玥回想着昨天突然出现救了北凝的男人,感叹道
“凝姐的那个哥哥好帅呀,有钱有颜还有身材!”
郝晴也不得不承认,昨天突然出现的那个北凝口中的哥哥长的是真的很帅,但是她更想知道,怎么就冒出了个迟暮哥哥?
北凝不是只有自己老板言墨辰一个哥哥么?
不行,她得把这件事跟老板汇报一下…
转头一想,算了吧,要是被老板知道了,估计那丫头又要被遣送回国了。
北凝还躺在床上发呆呢,只见门从外面被敲了两下
“挽挽,醒了吗?”
北凝赶紧从床上走到门前,将门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帅气迷人的脸庞
“迟暮哥早呀!”
封迟暮看着眼前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的人儿,笑了笑道
“挽挽,光脚踩地板是会凉到的。”
说着将脚上的拖鞋脱了下来,蹲下身子穿在了北凝那光溜溜的小脚上。
大大的脚,小小的鞋,到是有了反差萌。
北凝感受到久违的被照顾的感觉,一双大眼睛开心的眯成了月牙形,踩着大大的拖鞋跑回房间拿起柜子的小拖鞋跑了出来,放在封迟暮脚前。
“那迟暮哥不嫌弃的话就穿这个吧~”
封迟暮看着粉嫩嫩的拖鞋,又看着眼前女孩小得意的样子,伸手刮了下挺翘的鼻尖
“调皮。”
嘴上说着,脚却是听话的穿上了拖鞋。还好都是均码的,除了颜色有点怪异其他都还好。
见女孩笑得合不拢嘴,封迟暮朝着那光洁的额头又弹了一下
“怎么,睡了一晚不饿?快去洗漱然后下来吃早饭。”
一听到早饭,北凝到是突然感觉到饿了,点了点头,然后进到卫生间里洗漱。
“迟暮哥,你先下去吃吧,我洗漱好了就下来。”
封迟暮看着女孩进到洗手间的背影道
“不急,等你一起。”
刷着牙的北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想到了以前住在封家的那段时间,每天早上自己都是被迟暮哥从被窝里叫起来然后背着下楼吃早饭的。
从小有着起床气的她可是谁叫都不行的,道是只有封迟暮才能把她成功带出房间去吃早饭。
当年妈妈把她从M国带着封家后待了几天就只身离开了,留下北凝一个人在封家。
母亲刚走的那几天,小北挽不吃不喝每天喊着找妈妈。
封家上下除了封迟暮以外,她谁都不跟,还记得那时候封迟暮早早跳级上了高中,为了照顾北凝,甚至中午午休的空隙都要回家看看这个小哭包有没有乖乖的,偶尔还会带着她去上课。
因为小封迟暮九岁,而且北凝从小长的就瘦小,所有人也就都以为她是封迟暮的妹妹。
那些暗恋封迟暮的女生为了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留下好印象,到是一个个都来讨好当时的她。
不过别看北凝当时小,小脑袋瓜到是聪明得很,见到那些女孩总喜欢粘着自己的漂亮哥哥,为了把她们赶走一见这些女生就嗷嗷大哭。
她一哭封迟暮就心疼,一来二去也就不让那些女生靠近自己了。
“唉…言北挽,迟暮哥都三十多的人了还是单是,是不是拜你当年所赐呀。”
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北凝却没有注意到身后出现的封迟暮。
“放心,你的迟暮哥不会光棍一辈子的。快点洗脸出来吃饭。难不成还要我背你?”
北凝拿起毛巾擦干脸上的水,回头看向门边的封迟暮
“好呀!不过我现在长大了,迟暮哥可能背不动了吧?”
趁着女人还在擦脸的功夫,男人抬腿走进洗手间,弯腰,把住女人的双腿,然后迅速的将人背到了身后。
而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到是引得北凝一阵尖叫
“迟暮哥你吓死我啦!”
“还质疑我的体力么?嗯?”
只见身后的小人儿头摇的跟波浪鼓似的
“不质疑了再也不质疑了,迟暮哥永远是最厉害的!”
听到被夸,男人脸上露出的笑容
“好呀,那挽挽可要做稳了。”
说着封迟暮迈着大步朝楼下跑去,北凝双手紧紧的搂着男人的脖子,时不时发出开心的笑声。
楼下买完早点刚回来的宋元好巧不巧正好撞见两人从楼上下来。
见到封迟暮这个样子,手里的早点差点掉到地上,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我的天,他刚刚看到了什么?向来高冷霸气的总裁竟然背着女人,还那么的高兴!
这个世界怎么了?是要世界末日了么?!
封迟暮将北凝放到餐厅椅子上,见门口的宋元傻呵呵的呆在原地,咳了一声道
“傻站在那干嘛,早点呢?”
宋元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早点送了过去
“总裁,按照你说的都买回来了。”
封迟暮看着桌子上一样不落的东西,点了点头,然后温柔的对桌前的北凝道
“挽挽,这是宋元,以后你有什么事解决不了就找他。”
北凝视线看向一边的宋元,礼貌的打招呼
“你好,我是言北挽,你可以叫我北凝。以后还要麻烦你啦~”
宋元这个千年单身汉哪见过长的这么好看人还温柔热情的女人呀,
脸上唰的红了起来,连忙点头
“北凝小姐客、客气了,这是应该的。”
封迟暮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对别的男人笑得那么开心,原本充满柔情的眼神立刻变得犀利起来,幻化成一把把尖刀投向宋元
“宋元,你该去处理公司文件了。”
这才从温柔乡里反应过来的宋元再接到总裁的眼神后整个后背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好、好的总裁,我这就去。”
说着赶紧转身大步离开回到书房,跟了男人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总裁的敌意。
只能说这个北凝不简单…
不对,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熟悉呢?
北凝…北凝…
一拍脑袋,宋元突然想起来,这不就是同事琳娜老提的那个很火的明星嘛!
当时自己还是从琳娜桌子上的杂志看到的这个名字,只记得琳娜一直都很喜欢她,总挂在嘴边那个!
之前没留意过,昨晚也是没仔细瞧,不过今天这一看,确实是可以担得起绝世美女四个字。
只不过她和总裁是怎么认识的呢?而且看着两人之间的举动像是很早之前就认识了。
要说总裁这么多年身边就只有韩小姐一个异性朋友,可是总裁虽然对韩小姐处处礼貌,却是隔了层距离。
不似对这个北凝,前后简直天堂地狱之差。
要说般配的话,目前看来这个北凝小姐还是和总裁很般配的。
帅哥美女,般配般配!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女孩子喘的文案没有任何结果

下一篇: 不可以那个啦 玄岩洞内,居

本文标签: 临城 郊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