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女孩子喘的文案没有任何结果

女孩子喘的文案没有任何结果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16:18

“没有任何结果!”不一会儿警视厅派去的警员回来报道了:“哪里面没有任何证据!”
“没有吗?”源宗神沉思了一下:“不应该啊,根据口录和尸体死亡时间推定应该就是在隧洞之中!”
源宗神突然想到了警视厅的办案能力:“你们咋个勘察法?”
“什么是勘察法!”警视厅没有让源宗神和读者失望,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想让源宗神一个嘴巴子抽上去。
“你们是怎么确定哪里没有问题的!”源宗神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问道,源宗神已经发觉了,这些警视厅的人仿佛没有专业知识一样。
“用什么方法?我们都是直接看啊!”警员显得很茫然。
“就用肉眼看?没干别的?”源宗神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般:“你们一直都是只用眼睛看的?”
源宗神感觉警视厅没救了,就这,每年那将近几百亿日元的经费呢,公款吃喝嫖赌?不行得找个时间和督察去警视厅看看他们都在干啥。
“对啊,我们都是这样做的。”警员没有丝毫认识到自己错误很自信的说到。
“没用什么足迹勘察灯,指纹痕迹勘察灯啥的?”源宗神问道,紫光灯蓝光灯就是在检察院都有配备,源宗神根本不信警视厅会没有。
紫外线检查灯,可以用在刑警法医破案,检查指纹,体液,**,**分泌物,汗渍、血迹,使用的是365nm波段。
足迹勘察灯全名扁平宽幅足迹勘查光源,搜索潜在的指纹、足迹、血印、纤维等微量物证,特别针对刑事足迹搜索勘查,采用大功率LED冷光源,前置有广角扁平光光学系统。光照强度≥3500Lx。出射光型为扁平光,矩形光照面宽为80cm掠射地面。非常清晰显现地面痕迹,获得高反差痕迹采证图像。该产品具有扁平光光型的光学性能,色温达到6000k,光通量1600lm
像足迹勘察灯这种的并不专业足迹,他对指纹血液鉴别结果更为显著,但是在九十年代这个灯还没有普及,虽然警视厅会有但是多少人用就不知道了
而这些警员的反应却是:“这.些都是什么,我没听过啊!”
“鉴识课呢,过来别拍照了,你们出来是摄影的吗?”源宗神喊到:“我问你们几个问题,如实告诉我!”
“硫氰酸和硫氰酸钾有没有?”源宗神想了想说到:“茜素乙醇溶液呢?”
这三种是用来显现潜在灰尘手印的常见化学药品。
“或者说茚三酮溶液,硝酸银溶液哪怕就是有一个也行啊!”源宗神问道,这两种是用来显现潜在汗液手印的常见化学药品。
源宗神对么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这些年轻警员的反应是:“????,这些是什么东西。”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
“算了....”
“碘液,碘液你们总有吧。”
碘液适用于几乎所有非渗透体上的潜在血液的显现。
“碘液?”和源宗神预想的一样警视厅的成员一脸发懵:
“有是有,但是没带,出现场带那玩意干啥!”
“你...”源宗神被呛了一下:“你们以前说怎么勘察的,或者说是怎么负责的!”
连最基本的勘察设备都不配齐,警视厅的审核机制差到这份上了吗?源宗神很不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从临床医学毕业的。”
“我是名古屋大学的毕业生!”说起母校这个警员就极其的尊重。
“我会考虑给你母校写一份教学审查建议!”源宗神吐槽到,名古屋大学不错的,为什么就教出来这些玩意:“把你们鉴识课的工具箱拿来,我看看,在里面都装点啥!”
“胶卷……”源宗神看着工具箱里面整齐的胶卷陷入了沉思,是不是特搜部的工作最近降低了,要不要再内部审查一次,问题原因要从自身找。
只见工具箱最上面的一个不锈钢盘子里,可以看到好几把剪刀,这些弯头手术剪、直形手术剪,开口器一个不落的陈列在里面,对就是陈列,上面都落灰了,可见多久没用了。
正常来说在下面应有两个饭盒一样的器皿左边那个器皿里头,有些小塑料瓶,被称为液体样品管,出厂前经过严格消毒;其中还有些是里头抽成真空的,用来装液体证物。右边的饭盒里则有一次性注射器、塑料滴管,都是用来取样的;医用胶布,如果检查时手不小心弄破可以当创可贴用。黄色的小盒子里是备用的手术刀片。盒子里还有一些针线。
但现在这里面全部都是胶卷。
“能解释一下吗?”源宗神用危险的眼神看着警视厅的人:“我理解为啥卷宗里面总是没有鉴识课的报告,就这工具你能写出来报告算我输!”
“派几个人搜一下这些人的包吧!”一旁的九条玲子也看不下去了。
“你们,去给我勘察尸体在十分钟之内给我一份报告!”源宗神已经不放心他们了,但是检验尸体这活还得有人干源宗神不会,只能让这些废物来干
“几位,我是东京最高检的四级高级检察官源宗神,我们案件需要你们配合搜查你们的个人物品。”源宗神走到几名与死者同行的人旁边。
虽然没有纸质搜查令但是源宗神本身是最高检的检察官,九条玲子是地方检察官,完全可以行使搜查职责。
“哦好的!”几人也是很配合。
“对了,目暮警官!”源宗神突然对一旁打酱油的目暮警官说到:“你和工藤亲自带队去隧道里搜一下,听工藤的指挥。”
虽然源宗神很不满工藤新一日本警方救世主头衔,但是对比发现,工藤新一能力真就是远远超出警视厅一大截。
“是!”目暮警部看见源宗神对于下属的一顿训斥也在脸红,他知道自己属下都是什么人,这也是为什么他重用佐藤和高木的原因。
当然这里面也有佐藤和高木背景深厚的原因。者女朋友的包里找到了一把带血的水果刀!”
“什么?!”众人哗然,这个时候发现凶器可谓是爆炸性新。
一瞬间,死者的女朋友,名为爱子的女士,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不...不可能...”爱子小姐显得十分慌乱:“我的包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这把刀不是我的...不是我!不是我!”那位爱子小姐显然是被这场面给吓傻了,她一番语无伦次地辩解,更加加重了众人的怀疑。
源宗神摇了摇头,这种时候看表现没有任何意义,这种关头被怀疑杀人犯是人脑袋就会反应不清,语无伦次,如果这时候反应清晰反而加重了源宗神对她的怀疑。
“什么啊...凶手这么简单就找到了。”众人开始讨论了:“大概是情侣吵架吧...女人真可怕。”
“把物证给我看看?”源宗神走到九条玲子问道。
这是一把其刀刃长越为十二厘米,刀尖的尖度在65度左右的标准水果刀,就这玩意能切人头,那估计估计古代刽子手都得失业。
“你过来!”源宗神召唤了一名维持现场秩序的防暴和谐:“把你的防刺服和盾牌给我!”
“好的!”虽然这名防暴和谐不理解这位检察官的意思但还是造作了。
源宗神穿上防刺服举起盾牌:“爱子小姐,麻烦你全力攻击这面盾牌!”
“啊?”在场人一愣。
“请全力攻击这面盾牌!”源宗神重复了一遍话语
“那,多有得罪了!”爱子看源宗神坚持鞠了一躬,挥起拳头重重的砸在源宗神那着的盾牌之上。
“谢谢你的配合!”源宗神把盾牌放到一遍:“爱子情深,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你的嫌疑是不成立的!”
“啊,为什么啊!”在场人一片哗然。
“安静!”源宗神转过身面朝众人:“根据鉴定死者创面平整,创缘整齐,无重复切割形成的尖锐皮瓣,头部是从第四节颈椎切断,颈椎骨质断端光滑,无重复锯痕、砍痕、切痕,创伤属于一次性形成,水果刀长12厘米虽然沾染血迹但是刀尖大于六十度,加上刚才对爱子小姐力量测试,用水果刀造成这样的伤口是不可能的!”
源宗神举起手中的物证说到:“这种创伤只有目前只有三种方式可以造成第一种是使用电锯,在法医领域有这种光滑切割电锯,但声音很大,就是在过山车嚎叫之中各位也是可以听见的,第二种,断头台,在路易十六改良之后才会形成这种光滑的切口,而最后一种各位可能意想不到,那就是线!”
“线!”在场人一惊。
“没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被白纸划伤的经历,高等白纸十分光滑在拿纸时候触摸边缘可能照成划伤,过山车也是一样,只要找到足够坚硬的线就可以造成这种创伤,这种线不需要太锋利因为过山车自己的速度就可以让线拥有断头台一样的威力!”
“在目前生活中最常见的只有两类线可以造成这样的结果,那就是5号鱼线或者女士使用的珍珠项链!”源宗神说到,日常生活中最常见能照成这种伤口的只有这两个了,风筝线太细,切不断脊椎骨。
“源君,我们在隧道内发现了这个!”目暮警部和工藤新一回来了,工藤新一拿出了一个用证物袋装着的物品里面赫然是带血的线圈钩索,还有几枚散落在隧道里的珍珠。
“说说吧,这几个是你们谁的!”源宗神看向几人。
源宗神眼中这个项圈是谁的已经可以下定论了,三人中那名叫小瞳的女士瞳孔缩小,手指端抽搐而旁边那两人瞳孔微睁余光瞟向小瞳。
“其实凶手就是……”工藤新一刚准备出来装逼就被源宗神按下了:“不承认吗,没关系,三人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去鉴别一下珍珠上的皮肤残留,除了死者以外应该还有一人的!”
“我提醒一下,现在人错还算自首哦,我是检察官,说不定法官听了你的解释加上自首能免除死刑变为无期徒刑呢。”
(日本同时杀三人以上一定是死刑,自首加上理由充分说不定改判无期,保释也是一样三罪并发不能保释。)
“是我...人是我杀的!”
那位看着就心态不佳的小瞳女士,顿时神情崩溃地跪在了地上。
证物就在警方手里,一个鉴定的事情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狡辩的余地了,与其被抓后一定为死刑不如现在承认说不定还能争取个死缓呢
她就这样颓然瘫坐地面,双手捂住脸庞,泪如雨下:“都...都是岸田的错...是他抛弃了我!”
源宗神可没心情听这位女士的故事,挥了挥手两名和谐上前给她戴上手铐带走了。
“目暮警部,这次案件的卷宗麻烦写好点,如果依旧辣鸡,那估计就要请你去特搜部坐坐了!”源宗神拍了拍目暮十三的肩膀。
“那两个黑衣人呢!”源宗神突然想到,一开始源宗神就觉得他俩不像好人,只是因为没有证据加上案件没有管,现在有空了才想起来,但黑衣人早就已经没影了。
“再见了!”工藤和小兰也和源宗神点头示意一下后离开了。
“嘿,鉴识课的给我留下!”源宗神看鉴识课的也要走马上拦下:“你们走啥子走啊,去用请你们世界级摄影技术把现场给我整理好了收集所有散落的珍珠,再确认了抓钩在轨道上留下的抓痕,还有死者断头时留下的大片喷溅式血迹,这些全部都得写进卷宗。”
“还愣着干啥,不想进特搜部的就给我去搜!”源宗神看着警视厅一动不动就来气,劈头盖脸一顿骂。
“是是是!”
“没看出来你还会破案!”九条玲子走到源宗神说到。
“警视厅做不好的我们检察院来做,强化法律监督,维护公平正义这才是我们检察院改做到的!”源宗神不禁感慨一句:“没想到出了这事,走吧我送你回去。”
“行!”九条玲子点点头。
“你看那个像不像毛利小姐!”在入口处九条玲子指着远处一个人影说到。
“毛利小姐,你怎么在这?”源宗神和九条玲子走上前询问:“工藤呢?”
“但在刚刚准备回家的时候,新一好像突然在路上见到了什么可疑的家伙,就抛下我一个人匆匆走了。”毛利兰有些不安:“他让我自己先回去,但是...”
“不知怎的,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好像以后会永远见不到他一样。”
“应该是我自己胡思乱想,想得太多了。”毛利兰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新一以前就是这个样子,一碰到什么感兴趣的事件,就会不管不顾地冲上去。”
“估计新一查完案子,也会自己回家的。”说着,毛利兰向九条玲子和源宗神鞠了一躬离开了。
“可疑的人!”源宗神想了想,算了这里都是和谐应该不会有太大事情。
“走吧,我送你回去!”源宗神对着九条玲子说到。
第二天
最高检
“目暮十三!你这是什么神仙报告卷宗!”源宗神七窍生烟,只见面前是一份卷宗,来自目暮十三的报告。
“源宗神检察官,马上来检察总长办公室一趟!”一名检察官跑过来说到。
“嗯。我知道了!”源宗神面部马上变回平常,整理了一下领带。
“源检察官,把你手中案件放一放,看看这个!”来到检察总长办公室,德田有希检察长马上给他一份笔录。
“嗯?”源宗神面带疑惑的打开。
“这…”只见笔录上写着,近期可能有近100098克毒品进入日本。宗说到:“对于这次毒品案件你怎么看!”
“我认为应该立即召集五级高级检察官以上进行检察委员会,同时联动军方,国际刑警确定这次毒品交易的真实性,为避免打草惊蛇这次行动全部在暗中进行!”源宗神按着前世常规做法说到。
“很程序化的做法!”德田有希检察长点点头:“但是这次有一些不一样,甚至是说是很惊险的事情!”
“看看这个吧!”德田有希检察长把一个带有国际刑警ICPO标识的档案袋推到了源宗神面前:“这次贩毒行动是警视厅和海上保安厅在抓捕一次贩毒成员后,其中一名毒贩透露出来。”
源宗神点点头表示理解,像这种贩毒在五十克以上的日本可以判处十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缓,死刑立即执行,刚才源宗神了解过这个贩毒数量足足达到一千克,被判死刑是铁板钉钉子,现在供出这个案件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扰乱检察厅视野,干扰侦查公诉进度,供出这种大案件就代表接下来的侦破和防范都需要这名犯人的配合,在检方或和谐厅确认此事为虚假消息后这名犯人才能被起诉,无非想多活一段时间,因为已经是死刑了他们也不怕在加上一条罪名。
第二种,戴罪立功,希望从宽处置,在确认事件真实性后这名犯人依旧暂时无法被起诉,只有到他举报案件成员全部被抓后他上庭公证后才能被起诉,并且因为本案运送毒品数量巨大被从宽判处死缓,无期甚至是有期徒刑都是极其有可能的!
“这件事被警视厅上报到内阁,内阁很重视,在外务省联系国际刑警组织之后,国际刑警组织经过确定,调查确认了安静的真实性!”德田有希检察长说到。
源宗神打开了文件,这是一份全英文文件,源宗神还是可以看懂的。
毒品是从东南亚某港口运出,这次贩毒的是世界第五亚洲第二大阮隆集团和玄氏集团负责,其目的并不是在日本售卖这批高纯度毒品,根据推测这批毒品少部分在日本售卖,剩下的在混合面粉降纯之后将销往南韩,俄罗斯,美国。。
“玄氏集团……”源宗神看着这个名字:“内阁同意对玄氏集团下手了?”
“内阁同不同意已经不重要了,这次贩毒计划已经被国际刑警组织共享给了美国联邦调查局,俄罗斯联邦安全局,韩国安全与公共管理部,三国联合向我国施压,要求这次毒品绝对不能从日本流出!”德田有希检察长说到。
“那,检察长,您叫我来是……”源宗神不解,既然内阁已经同意那检察院这边只要配合调查即可。
“检察委员会特别会议通过了一项决议,最高检的代表由你担任参与这次搜查与抓捕!”德田有希检察长说到:“等会我会将参与这次行动的组织和机构名字发给你。”
“能告知我为什么选择我吗?”源宗神眉头紧皱,这次行动不是啥好事,要是成了升一级直接到三级高级检察官是保底,如果失败了,那估计来自上方对检察厅的责罚全部都会压在源宗神一个人身上。
“因为你姓源!”德田有希检察长摸了摸手:“你是天皇御赐贵族姓氏源氏贵族的分家之一,检察委员会认为,你的这个身份有利于对玄氏集团的调查!”
“这是什么神仙理由!”源宗神不禁吐槽到:“行,这个案子我接下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可以说说,在我能力范围内,不违法,不有害于人民和国家的我尽可量满足!”德田有希检察长点点头。
“我要你从东京地方检察厅调一名一级检察官当我的检察助理!”源宗神看着德田有希检察长说到:“九条玲子检察官!”
“嗯?我们的大少爷开窍了,懂得爱情了?”德田有希检察长调侃了一句:“行,回去我跟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那个老头子聊聊,他要是不同意,嘿嘿。”
“你抓着他什么把柄了?”源宗神看着为老不尊的德田有希检察长面无表情,源宗神其实很疑惑,好好一个副国级干部怎么就有精神分裂症了呢。
“没啥,没啥你下去吧!”德田有希检察长摆了摆手,然而源宗神刚刚关上办公室的门:“哈哈哈哈哼哼唧唧!”
“德田有希检察长这是疯了吗?”源宗神目光沉重的看着办公室,要不那天叫一下村上渡木部长带德田有希检察长去检查一下脑叶吧,这样下去不行啊!
“所以,你把我调到这里来干什么!”九条玲子坐在源宗神的对面:“最高检那么多人你找不到检察助理?”
“找不到!”源宗神低头整理着目暮十三的卷宗说到:“给你个任务,把这个卷宗整理出来!”
源宗神把卷宗推给了九条玲子,然而就在短短五分钟后:“源宗神你别拦着我,我要把目暮十三拘了,和谐怎么可以养他这样的废物!”
“冷静,冷静,你是没见过来自他其他的卷宗,这份卷宗是他目前写的最好的一次了!”源宗神走到书架前:“你看看这个卷宗,这是目暮十三之前办理的一个案子,左边是原卷宗,右边是起诉失败后检察委员会花了三天时间调查取证的信卷宗!”
2000 YEARS LATER
“我理解你们的难处了!”九条玲子深吸了一口气:“如果都是这样的卷宗你们最高检也是够忙的。”
“理解就好,不说这个了对于这次贩毒你是怎么看的!”源宗神问道。
“能怎么看,还抓的抓,该捕的捕你放心,缉毒办那群人写材料你可以放心,我见过,很全面。”九条玲子显得很随意:“抓人不是我们的事,办案,虽然我们有刑事侦查权,但是不用也没啥!”
“不,最让我头疼的是玄氏集团!”源宗神看着桌子上的图片说到:“玄氏集团近来的小动作很多,加上日本玄氏集团大BOSS是玄染之,缅甸阮隆集团大BOSS是玄阮隆,而玄染之是玄阮隆的女儿,不管是国际刑警组织还是FBI都在怀疑玄氏集团是一家表面正常背后进行毒品贸易的公司,但是因为她为日本提供大量税收,内阁一直在保护她,国际刑警没有证据,FBI也懒得管所以一直猖狂。”
“特搜部呢,用特搜部的职权如何?”九条玲子眨了眨她那蓝色大眼睛问道。
“可以,但是问题就出在特搜部的办案流程这里!”源宗神不禁头疼:“对付和谐笑呲了特搜部可以直接抓,但是对于这种集团特搜部需要先发邮件通知才可以进行搜藏。”
“用预防性逮捕权!”九条玲子突然想到:“这次行动不是有FBI的参与吗,他们在日本有预防性逮捕权,联系一下他们,让他们出具一个临时身份和权限!”
“对啊!”源宗神一拍脑袋:“走,跟我去美国大使馆!”
“等等,我干啥去啊!”
美国驻日本东京大使馆
“源,你的意思是需要我们给你开具一份拥有预防性逮捕权的身份?”美国FBI驻日本办事处主任卢·费里诺不停的敲着桌子:“源,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开局这样一份证明就代表你进入了FBI的中层权限,并且预防性逮捕权开具是不存在临时性质的,这就代表你至少拥有FBI特工身份至少三年!”
三年……源宗神想了想,别说三年,就是只有一年以目前这个时间混乱程度估计自己到死都是FBI特工。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源宗神把毒品信息放在FBI驻东京办事处卢·费里诺面前:“这份文件你们总部也收到了,我是办理这件事的检察官,我希望我们两方能够积极合作!”
“嗯……”FBI驻东京办事处卢·费里诺也知道这件事的可怕,整整一吨的高纯度毒品,在混合之后至少可以生成五吨优质毒品,就是流向美国一吨都是一个重大的失误。
“请稍微等一下,我需要和上级协商一下。”FBI驻东京办事处卢·费里诺最终考虑到责任问题松口了。
十多分钟后
“源,上级同意了你的要求,但是我们依旧没有临时性质的预防性逮捕权许可证,这是一份FBI外雇高级探员的协议,我们尽力缩短时间,但你如果签下这份协议依旧代表你会为FBI供职两年!”FBI驻东京办事处卢·费里诺那这一份文件说到:“但你放心,我们外交部会向你的单位说明情况,就算你失去了工作FBI每月定时向你汇入4750美金的工资和1000美金的补助,相信我,你是全FBI里面最幸福的人!”
“行!”源宗神签下来自己的名字,两年,估计自己一辈子都得用FBI这个头衔了,回国之路越发困难啊。
算了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再说“源特工,现在干什么呢!”九条玲子坐在源宗神红旗HQE的副驾驶上摆弄这头发调侃到:“用预防性逮捕权抓人?”
“那叫搜查,而且在这之前我们得去东京地检一趟!”源宗神把车驶入了樱田门。
“去哪干啥?”九条玲子好奇的问道。
“对于旧单位你没一点留念?”
“那是你不知道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在我要去最高检工作时候看我的眼神!”九条玲子摸了摸双肩:“那叫一个瘆人啊!”
“难怪呢,但是这次没事,我就是管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借几个人!”源宗神说着把一个徽章抛给九条玲子:“把这个戴上!”
“这是什么?”九条玲子看着那个徽章
徽章主体为金色和红色构成,图案是两把剑保护着一朵樱花,在樱花上是一杆天平。
“这是?”九条玲子看着徽章很不解:“我没有听说过日本任何一个机构是这个徽章的啊!”
“这是新成立的部门,隶属于最高检和特搜部,主要行使司法独立侦查权,最高检翻看了警视厅的卷宗认为他们不值得信任,这个部门还在审批之中,但是制服和徽章已经下来了,审批之后证件和配枪会一起下发!”源宗神说到。
“那这个部门有多少个人?”九条玲子把徽章别在胸口问道。
“就我们俩!”源宗神一句话差点没把九条玲子气倒影了。
“那这不就是一个空壳机构吗?”九条玲子翻了一个白眼。
“人会有的,钱也会有的!”源宗神把汽车拐进了东京地检:“我们就是来要人的,下车吧!”
“你们又来干啥!”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没好气的把两杯水放在源宗神和九条玲子的面前:“先说好,我这次怎么地也不会给人的!”
“放心,我们不需要你给人!”源宗神说出这句话让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放下心来,但只见源宗神从一旁的公文包掏出一份带有德田有希检察长和村上渡木部长印章的文件放在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面前:“我们是来要人的!”
“你!”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差点没气死:“给我看看!”
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一把抢过了源宗神手中的文书,在上面用公整的打印体写着,各单位积极配合源宗神四级高级检察官组建最高检犯罪调查取证课,不得有误!
“说吧,你要谁!”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没好气的把文件丢在茶几上:“要完之后不退不还!”
“还请麻烦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把花名册给我,谢谢!”源宗神恭敬的说到。
“等着!”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哼了一声站起来取来了花名册:“看吧,早点要完早点滚,我不想看见你!”
“九条检察官,你是这里曾经的检察官,你来选吧!”源宗神把花名册递给九条玲子,对于不了解的事情源宗神宗旨就是交给权威人士,如果身边没权威人士,源宗神记着现在的手机中不管是谷歌,必应还是百度都已经很健全了。
“行!”九条玲子丝毫没有理会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那央求的眼光,没有丝毫啰嗦的接过了花名册。
几分钟后,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双腿颤抖的像被男上加男一样的从会客室里走了出来,还不停的抹着不存在的眼泪。
“这样坑你以前的上司,敢想如何啊?”源宗神好奇的看向九条玲子。
“他说,要努力为单位争取利益!”九条玲子毫不在意的说到:“现在最高检就是我的单位。”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吧,吉田卫领着几名检察官进来了:“你要的人带来了,我先走了!”
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简直就是一刻也不想看见九条玲子和源宗神,飞快的逃离会客室。
“各位好!”源宗神也丝毫不在意东京地方检察厅吉田卫检察长的离开,他要的是这些年轻检察官而不是吉田卫那个老头子。
“我不知道吉田卫检察长给你们说啥了,但是如果你们想退出,很抱歉,不行这是一次强制性调令,想要推出只能辞职!”源宗神目光扫视。
“我先给各位解释一下我们这个部门吧!”源宗神笑了笑缓解了一下气氛:“我们隶属于最高检察厅特搜部,我们任务是行使检察官的司法独立搜查权,亲自和警视厅一起去侦查案件!”
“长官,侦查案件一直都是警视厅的事,为什么我们要去侦查呢?”一名检察官很不解举手提问。
“这个问题不错,是,警视厅是负责侦查案件,但是去年间检察厅公诉案件成功率百分之69.95这个数字大家应该知道意味着什么吧!”源宗神说到:“这个数字在全世界排名可不怎么好看啊!”
“最高检在之后召开了七次委员会后发现了问题!”源宗神看着众人:“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卷宗,我国(这里指日本)是诉讼垄断国家,这就代表卷宗的重要性超过了自诉加公诉国家!”
“而警视厅上交的卷宗,尤其是刑事卷宗,真要算起来,不合格的至少百分之三十,每年提到最高检这里疑难案件五分之一都是卷宗梳理不够清洗,再我们亲自带队侦查并整理后就迎刃而解了!”
“而我们这个部门为的就是在第一时间整理出合格的卷宗,不给警视厅擦屁股!”源宗神扫视了众人:“我很想给各位一个磨合期,但是时间不等人,我们接到了第一个任务那就是突袭检察玄氏集团!”
“特搜部不能负责吗?”另外一名检察官问道:“特搜部也可以检察企业啊!”
“但问题就在于传真!”源宗神说到:“特搜部检察公务员只要自己掉一份调查令即可,但是调查企业却需要提前一小时发传真!”
“我们不用吗?”
“当然用,但是那因为这次行动特别,所以这次有FBI参与,我们也就有了预防性逮捕权!”源宗神回答到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2021最新虎狼之词文案镇世宝塔就悬

下一篇: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临城郊区的晚

本文标签: 没有任何 文案 女孩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