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伪装学渣肉车长文 梁清子将手探

伪装学渣肉车长文 梁清子将手探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08:51

梁清子将手探进口袋。
润石!
她眸光微转:“囚曦谷中有投石机吗?”
温一灼点头:“有。你想做什么?”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侍从们推来了投石机。
梁清子见这投石机与其他门派的大不一样。端朝的投石机大多十分笨重,五六个人才能勉强推得动,投石间隔时间非常长。
但是囚曦谷的投石机,显然经过了精良的改进。整体的体积只有一般投石机的三分之一,大大解约了人力,和运送的时间成本。
“好精巧的心思!这是谁改进的?”
温一灼得意地看着梁清子,目光嘚瑟地扫过玄九。
“不才,正是在下!”
侍从将投石机推到了指定的位置,正要装备石头,却被梁清子阻止了。
她让人在投石机上装备了几只大水桶,然后将三台投石机连在一起,绑在润石上。
“放!”
一声令下,三台投石机同时将水桶投射了出去!
囚曦谷外的苏瑾抬头便看到了三只大水桶。
“温一灼居然用投石机投射水桶?这么点水就像灭我的大火!异想天开!给我烧!再烧大一点!”
苏瑾完全忽视了三只水桶的攻击,但下一刻,泼天的巨浪从空中袭来!
那水浪直扑苏瑾等人!
凉!
透心凉!
苏瑾感觉当头一棒!再回过头的时候,发现身后的一些侍卫,几近冻僵!
囚曦谷风萧苦寒,凡是流动的液体,在室外皆会瞬间成冰。
苏瑾也被冻得不行。再这样下去,人没见到,他们先要被冻死在这里了!
苏瑾咬了咬牙,止不住身上的寒颤。
“撤!”
囚曦谷内。
“禀谷主,他们撤了!”
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苏瑾,真是疯了!”钟兰雪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苏瑾的厌恶。
玄九若有所思的看向谷外的方向。
“顾绮罗的死,给他的打击太大了。他克妻的名声,虽说只是民间流言。但是连咱们都知道了,皇帝不可能不知道。向来这件事情对他心中的大业来说,影响不小。”
温一灼脸色很难看。
“还没登上帝位,就先疯了。若是以后让这样的人上位,那我端朝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看他这个样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本想留你们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现在看来,咱们还是尽快上路为好。”
众人不再犹豫,立刻收拾行装,重新上路了。
除了囚曦谷,行不过二十里,气候突变,温暖如春。
梁清子和钟兰雪将马拴在一边,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终于没那么大的寒风了!囚曦谷实在是太冷了!温一灼,你到底是怎么在这个地方生活这么多年的?”
温一灼将两人的马牵到河边。
“习惯了,也就不觉得冷了。”
独自踱步到河边,见没人在意,他才苦笑,自言自语:
“心都够冷了,身上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不远处,一辆装饰一新的马车疾驰而过。
“那不是宋司司吗?”
“谁?宋司司?”
众人都围了过来,朝着玄九手指的方向,却只看到了车轮溅起的灰尘。
玄九若有所思:“这个方向通向哪里?”
“好像是要进城。要不要跟去看看?”
梁清子一向是最爱热闹的。但是奈何身上还带着润石,若是不尽快送到流清山,这一路上,不知道又要引来什么灾害。
“算了,还是送润石要紧。”
众人加紧行程,终于在十日后,到流清山。
这流清山地处端朝的东南边,气候温暖潮湿,树木遮天蔽日。最具代表性的,便是这树林之中,独有一抹轻薄的雾气,映在阳光下,别有一种神秘的美感。
“前面还远着呢!咱们且在这里歇一歇吧!”
梁清子下马,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这是原世界没有的,纯正的大自然的气息!
突然,一个黑影闪现!
她吓了一激灵!
暗卫出现在她身后,超凡的轻功,带着微风,吹起了她的裙角。
“主子,宋司司那边有消息了。”
梁清子一下子来了兴趣,凑到温一灼身边。
“你什么时候派人去跟踪宋司司了?”
温一灼淡笑道:“那天见宋司司行色匆匆,行事诡异,总觉得有些不放心。虽然她一直都跟在苏瑾的身边,与我们很久没有交集了。但这个人对你屡次下手,还是小心为上。”
梁清子心下感动。
没想到她的温小可爱,竟然如此可爱!
“那宋司司到底怎么回事?”
暗卫:“她怀孕了。”
“什么?!”
众人都大吃一惊!
暗卫继续说道:“属下探查到了她到医馆开的药方,已经怀孕两月有余了。”
“渣男!”
钟兰雪看着梁清子义愤填膺。
“那个……什么是渣男?”
“所谓渣男,”梁清子一本正经,“就是背信弃义的男子!他既然已经让宋司司怀了孕,一方面还来对我纠缠不休,不是渣男是什么?”
李桐难得皱起了眉头。
“若说男人,都想同时拥有娥皇女英。顾家那位千金猝然离世,苏瑾二失其一。本来他就惦记上了你,顾家千金一死,苏瑾难免多了一层补偿心理。也难怪他追着咱们这么近。”
玄九面色微冷:“他想要谁都没关系,只是不该把心思打在清子的身上!”
话音未落,一个鬼魅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清清,我终于找到你了!”
梁清子瞬间起了一批鸡皮疙瘩!
回头一看,果然是苏瑾那张令人反胃的脸!
见到梁清子,苏瑾才觉得自己终于活了过来!
自从顾绮罗离奇死亡,他就觉得,很多事情都不在自己的把握之中了。
那一刻开始,他疯狂地想要见到梁清子,仿佛她就是他的定心丸!
可是偏偏梁清子却对他避而不见!
但他坚信,这不是清清的本意。
一定是温一灼和玄九在背后搞鬼,所以清清才不待见自己的。
等自己见到清清,跟她好好解释一番,她定然能够理解他的苦衷,心疼他的不容易,感动他对她的感情!
苏瑾把马一扔,径直像梁清子奔了过来!
“清清,我好想你~”
但苏瑾还没走出两步,便感觉一股携带着怒气的黑影,朝自己飞速攻了过来!温一灼早就看苏瑾不顺眼了!
苏瑾迅速反应过来,丝毫没有手软,一掌便朝着他的百会穴拍去!
若是功力弱的人,这一掌接不住,必会丧命!
温一灼冷哼一声,凌空跳起!
“雕虫小技。”
苏瑾脚下生风,招式越来越凌厉,剑气也越来越狠!
但他很快发现,自己不管出什么招式,都能被温一灼化于无形!
他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用不上力!
五十招之后,苏瑾隐隐有了落败之势!
温一灼的功力增长得怎么这么快?
之前他就曾怀疑温一灼隐藏了真实的功力,但如今看来,这人的功力,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两个人激战正酣,玄九不敢贸然将两人分开。
“清子,得赶紧让他们停下来。否则即便苏瑾输了,温一灼也绝对占不到什么便宜。”
梁清子心里对苏瑾翻了无数个白眼。
“苏瑾,宋司司都怀孕了!你不去照顾她,反倒来寻我们的晦气,这是什么道理?”
苏瑾乍然听了这话,出掌停滞,分神,被温一灼一掌震飞了!
噗!
“公子!”
一众侍从赶紧上前扶起苏瑾!
他双膝跪在地上,脑中一片混乱!
宋司司怀孕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他随意擦了嘴角的血。
“你说的可是真的?”
梁清子半信半疑:“你不知道?”
苏瑾的神色有些焦急。
“你怎么知道她怀孕了?你们什么时候见到了她?各位,实不相瞒,半月以前他她从默南王府离开,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她。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
“现在知道也不晚。”梁清子冷声道,“她往流清城方向去了。找到她之后,希望你可以好好对待她。不管怎么样,那总归是你的女人,你的孩子。”
你的女人……
从梁清子口中说出这四个字,让苏瑾感觉有些无地自容。
自己口口声声说爱她,却让别的女人先怀上了孩子……
但这也没什么。
男人谁不是三妻四妾?
就算他有了宋司司,但默南王妃的位置,始终都为梁清子留着。
对于宋司司,他还没办法完全做到弃之如敝履。
毕竟是跟了自己那么久的女人。
更何况,现在她还怀了自己的孩子。
这是苏瑾的第一个孩子。
也是默南王府的第一个孩子。
当今皇帝子嗣虽多,但在孙辈上却不甚理想。
若是这个孩子能平安出生,就是端朝的第一个皇孙!
身份何等尊贵!
这个孩子,对他的大业,有莫大的助益!
看着苏瑾急忙离去的背影,温一灼又仔细研究了一下手中的药方。
他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没了苏瑾的干扰,梁清子一众的行程悠闲了很多。
钟兰雪见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长着五颜六色的小花,心生欢喜,正要过去瞧一瞧。
但脚下突然虚浮,一头栽到了地上!
“钟姐姐!你怎么了?”梁清子赶紧将钟兰雪扶了起来。
钟兰雪只觉得眼前一黑。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有点头晕,脚下没有力气……”
李桐接过钟兰雪的包袱。
“可能是最近风餐露宿累着了。坐下来歇一歇吧!”
钟兰雪赶紧挣扎着站了起来。
“没关系的,我不累,别为了我耽误大家的行程。”
梁清子一把按住钟兰雪。
“这怎么能叫耽误行程呢?反正我们也不着急,流清山就在那里又跑不了。听话,坐下,歇一会儿。”
温一灼抬头看了看天,突然间变了脸色!
“不行,我们不能在这里歇息,得尽快离开!”
“怎么了?”玄九顺着温一灼的目光望过去,喃喃自语,“这树林,有些奇怪啊……”
温一灼眉头紧锁。
“没有飞禽!”
玄九恍然大悟!
“我说怎么总觉得这林子不太对。这么大的林子,可是我们走过的这一路,没有看到任何飞禽,也没有走兽!一个活物都没有!这不正常!还有这雾气……”
“是瘴气!”
温一灼大喊:“屏住呼吸!”
话音刚落,李桐砰的一声,倒在了钟兰雪的旁边!
“李桐!李桐!你怎么了?!”
李桐只感觉头昏脑涨,眼前模糊一片。
他用力甩了甩头,眼前的景物慢慢聚焦。
“头很晕,浑身都没有力气,明明刚才还好好的……”
“空气有毒!”
温一灼顺手撕下了几块布条,分给众人遮住口鼻。
“大家尽量不要大口呼吸。”
梁清子在原世界中,闲来无事的时候曾了解过,若遇瘴气,可烧苍术。
可这偌大的森林,到哪里去找苍术?
“九师兄,你认不认识苍术长什么样子?”
一语提醒了玄九!
“认识!你们在这里休息,我去找。”
温一灼道:“我跟你一起去!”
与此同时,梁清子飞快地在脑中搜寻着关于瘴气的消息。
难怪她觉得这里的情景有点眼熟。
原书中,苏瑾曾被皇帝派到江南这里,来治理流清山瘴气。他历尽艰难万险,终于彻底清除了瘴气,却在返程中病倒了。
后来,还是宋司司找来了医治瘴气的关键药物,救了苏瑾一命。
因为这件事,皇帝才承认了宋司司的能力,最终同意,苏瑾可迎娶宋司司为正妃!
而如今,宋司司怀孕,苏瑾顾不上这边,这件事情倒是让他们摊上了。
“李桐!李桐你怎么了?你醒醒!不要睡!李桐!”
钟兰雪焦急的声音传来,梁清子回头一看,李桐已经彻底昏迷了!
她赶紧从随身的口袋中,取出一物,迅速点燃。
“这是什么?”
“雄黄。虽然效果不及苍术,但总比干等着强。”
燃烧的雄黄逐渐散发出刺鼻的味道,李桐终于有了反应。
玄九和温一灼带回了大量的苍术。
“还好这里树木繁茂,品种也多。苍术遍地都是!”
燃烧的苍术围成一个安全的圈,五个人坐在里面,谁都不敢放轻松。
“这样等着不是办法,我们得赶紧找人来……”
梁清子一语未毕,远处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清盟主,你们在哪里?”
是迟茂祖!
“我们在这里!”
众人全部高声回应,很快,便有一群人寻了过来。
他神色焦急:“主上,清盟主,你们怎么样?还好吗?”
“我们还好,李桐中了瘴气,必须赶快离开这里!”
看着温一灼和梁清子两个人还算清醒,迟茂祖的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
“”主上给我发消息的时候,我担心的不行,当时就想跑到瘴气林里面,把你们拖出去!但我又想,若是我也迷在了这片瘴气林里,没有人救你们可怎么办,所以立刻上了流清山,带找他们一起救你们。
温一灼扶起李桐:“贺佳年来了吗?”
“我在这里。”贺佳年快步走过来。“请各位跟我来,跟紧了,千万不要单独行动。”
流清山的人随身带着一一些草药包,又带着特制的面具,分发给了众人带上,相互搀扶着,慢慢走出了这片瘴气林。
终于到了流清山,众人都被折腾的不轻。
梁清子、玄九和温一灼三个人,虽然没有晕倒,但也被瘴气所影响,服下了解毒的药。
钟兰雪和李彤因为瘴气中毒太深,服了药,很快便休息了。
贺佳年说道:“我早就收到了襄山派掌门张世兴的信,知道你们要来流清山。本想回信通知你们,绕过这片树林,走远路进入流清山。但后来我们却发现,流清山现在四周都已经被瘴气所包围。若是你们这次不来,恐怕我们流清山就要被困在里面了!”
“这片瘴气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直都有吗?”
贺佳年眉头紧锁。
“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有的。刚开始的时候,流清山因为土壤肥沃,气候湿润,非常适合各种生物居住,这里四季如春,非常热闹。大概从七八年前开始,流清外围的树木,不知因为什么,开始发了疯的生长。哪怕是在少雨的季节,也长得非常快,很多树木,我们只能多次进行砍伐树枝,才能抑制它的生长。可是很快,我们便发现,这片树林由于湿气太盛,生物繁衍速度也很迅速,一些动植物的尸体没办法运出去……只能由着它愈演愈烈,以至于后来生出了瘴气……哎!这都是我们流清山监管不严啊!”
贺佳年的双眼中,满是懊悔和自责。
“这就奇怪了。”温一灼疑惑道,“按理来说,万物生长自有其定律,为何这流清山附近的树木会突然疯长啊?”
玄九问道:“端朝的其他地方,有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贺佳年摇了摇头:“我们曾经向周边了解过,似乎都没有过这样的问题。”
“这瘴气如今蔓延到了哪里?整个流清山都有吗?”
贺佳年的儿子,流清山的少主贺冬白解释道:“至少我们门派所在的地方,现在是安全的。很多树林中的百姓,都搬到了城里。城外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去了,去了便是有去无回。所以当我知道你们进入流清山的时候,便立刻派了人去寻找,还好去的算及时。”
贺家父子的话,在梁清子的心中留下来一个疑影。
“树木疯长之前,有没有什么怪事发生?”
“怪事?”贺冬白仔细想了想,“倒是也不算是什么怪事,就是在瘴气扩散之前,很多树林中的小溪,河流,都被生生截断了。偌大一个树林,像是要形成一个密闭的包围圈一样……”
梁清子的大脑飞速旋转。
气候潮湿、土壤肥沃、生物繁衍、阶段活水,同时没有外界刺激……
到底是什么催生了树木和土地的生长?
等等。
刺激?
催生?
西部是金属性的革石,北部是水属性的润石,按照五行分布,东部应该是木属性。
木!
难道是展石?!
梁清子心中一震!
非常有可能!
木属性的展石,若在此地释放能量,就像革石释放金属性的能量影响人的脾性,润石释放水属性,成为洪灾;展石若是放木属性的能量,催生树木生长,生物繁衍,再加上此地气候潮湿多雨,种种条件聚在一起,可不就幻化出瘴气了!
梁清子越想越有可能!
“对!没错,一定就是这样!”
众人正在商议,却突然听到了梁清子自言自语了一句,
玄九问:“清子,你在说什么?”
梁清子神情激动!
“九师兄,我好像知道瘴气是怎么回事儿了!”
贺佳年最为激动!
“果真?清盟主有何高见?”
梁清子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众人陷入了沉思。
若是在发现革石和润石之前,贺佳年是绝对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的。
他可不相信一个小小的石头,就可以引发这么大的灾难,而且一释放能量就是这么多年!
但云城派和襄山派的事情都传了出来,让他不得不相信。
贺佳年再也待不住了!
这瘴气困扰他流清山多年,若是能够早日将这瘴气治理好,流清山便可早日恢复宁静!
贺冬白却安抚住了他的父亲。
“别着急,瘴气这种事情非常危险,更何况,就算我们知道了是展石在作怪,但这么大一个流清山,那么大一片瘴气林,我们该去哪里找展石呢。父亲,此事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
贺佳年深深望了贺冬白一眼,知道自己的确有些着急了。
他坐了下来。
“清盟主,你们之前在寻找革石和润石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这类作怪的石头有什么共性?”
梁清子回想发现两块石头的过程。
“革石,是因为云城派一直在供奉着。润石,是在沼泽中挖了出来的。若这里真的是展石在作祟,我猜,应该在瘴气最深的地方。”
玄九分析道:“这瘴气也是分门类的。刚刚我们走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刚刚误入的地方,只是最浅层的瘴气,称为三彩。站在流清山上放眼望去,那青色的所在,便是五彩,那里的瘴气,比我们刚刚经历的还要更多更重一些。而那黑处的所在,便是九彩,那是整个树林中瘴气最深重的地方!”
众人一听,不禁浑身打了个寒噤!
他们刚亲身经历过瘴气林,深刻知道那里有多危险。仿佛多说几句话,多吸几口气,就会迷失在里面。
若是到了在九彩之中……
他们实在不敢想象会发出什么事情。
突然,梁清子灵机一动!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小东西敏感成这样揉弄 夜思缘心里竟

下一篇: 她在洗碗我在后面老扒 小娇娇总有一

本文标签: 车长 将手 梁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