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我给主人当母狗的经历小说 现在不是饭口

我给主人当母狗的经历小说 现在不是饭口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05:39

现在不是饭口,店中客人稀少,娄小乙看小二闲着也是闲着,就喊过来问话。

其实对他来说也无需这么麻烦,神识一扫的事,整个轩辕城的建筑分布,大概功用,也就七七八八;但这就失去了身入红尘的乐趣,而且再听到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就未免尴尬。

道德,是一种无形的约束,就在于修士生命中的每一个细节,如果你在完全无人关注的情况下仍然能够保持某种底限,仍然能把尊重别人当成一种本能,那么,你基本上就是道德的。

“这条街道,铺子可就多了,我給您一一道来,

花记成衣铺,雪山陶瓷,大力铁器,松韵书斋……”

看了看客人的表情,没有留露出什么感兴趣的意思,于是接着道:

“联木家俬,富贵绸锻,银昌票号,金利典当……”

娄小乙微笑不语,小二于是又换了几家,

“西屋符店,四环法器,长生丹房,小白道场……”

小二就发现,这个客人仿佛很挑剔?对他所报的地方都好像兴趣不大?作为一名合格的食品从业人员,他当然不会介绍其它的酒楼食肆,但他还有一招拿手的……

“春来楼,胭脂阁,四季飘香,踏夜行歌……”

终于看到客人笑了,小二心中不屑,装了半天,还不是为的这个?

娄小乙笑,是真的听到这些很生活的名字就很亲切,这至少证明自己还活着,有血有肉!他怕的是,真等修到了一定程度,听到这些歪门邪道都不再心生涟漪,那才是人生的悲哀。

现在,嗯,还勉强正常。

结了酒资,在小二仍然热情,暗含不屑的目光中溜溜达达的走了出去,果不其然,是朝风月聚集方向走去!

“我呸,什么玩意儿!”小二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不是讨厌这种行为,而是像这种地方,他辛辛苦苦半年攒下来的钱也未必能进去消费一次。

……娄小乙开始了他无忧无虑的凡人生活,当然,是间歇性质的。

每过两年,他都会悄悄空外一行,也不走远,就以一年为限,对五环航迹前方的空域做个仔细的搜索!以他恐怖变态的速度,这一年中能飞到的范围可比其他人要多得多!

一年出行,就基本能囊括五环航迹上数年的距离!如此循环往复;他也算是看明白了,跑太远也没用,因为你也不知道那些天象会什么时间出现什么异变!

能确定保证几年就好,每三年出动一次,就能保证未来数年内航迹的安全在可控范围内。

这根本就是五环的超近空,没人敢来这里作怪,任由他畅所欲飞。

但也被人追杀过,比如,

“娄屎棍!你給我站住!有本事就别跑!不是自诩半仙无敌么?老子不爽你很久了,有种就放马过来,你我决一死战!”

娄小乙充耳不闻,跑的飞快,和传说中铁血无情,战力无双的娄押司判若两人!

他知道这人为什么发疯,肯定是被家里相亲逼婚給闹的,然后找机会和自己一样巡游近空,搜寻可能会出现的天象异常。

对这样的疯子,不理他最好!

这只是偶然,两人巡游近空的规律不一样,也很难再次碰上;他们都是责任心极强的人,又彼此信任,所以哪怕别人都走了,这个法呆子也不会走。

有这样的朋友在,就没什么可以担心的。

各有各的巡游规律,也没必要错开,不同的人看同一个天象都有不同的理解,有一些重复反而更好,就当是深夜出去飙车好了。

三年一轮,剩下的两年中,娄小乙把自己这些年在剑术上的成就体悟慢慢整理了出来,这是他的心血,不过在这个大家庭中也没什么舍不得的,就像他初来穹顶,轩辕对他没有任何隐藏一样,他也不会对后来者有所藏私。

修行这种事,其实和功法秘籍的关系真的不大,和凡人的理解完全不同,这是一个真正需要自身领悟的职业;在五环这样的修真世界中,普通入门功法比比皆是,大家都能接触到,但能真正走下去的却很少,全在个人,而不是你掉到某个宝藏中习得了某位前辈的传承。

论传承,还有什么传承比轩辕这些大派更体系,更全面,更深奥?

真正的传承,不在那些所谓的秘法上!而是一种精神,一个传统,一个理念!在于这个体系中无数剑修前辈的心得,游记,闲话,那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

在娄小乙的成长过程中,他最喜欢看的,就是这些前辈留下的各种心得,有趣的经历,莫名其妙的感触,那些直击人心灵深处的东西。

现在轮到他留下这些东西了!

这很重要!因为未来的路他很难有时间再去系统的整理这些东西,就不如趁现在下手,也是对自己三千年修道练剑的一次回顾。

等他立了道碑,有些东西涉及天道真相,那就真正说不得也;如果真的让人登仙成功,那就更不可说,这就是修真界的规矩,他个人感觉这样的规矩是有意义的,能够做到避免某些势力永远做大,压垮那些一心往上奔的新兴力量。

他在穹顶做的这些,青玄肯定也在三清做,其实就是对自己的未来有个隐隐约约的预感!

而佘舍和烟婾却没有这样的自觉,这其实就代表了某些东西,让人不愿深思的东西……你还不能劝!

剩下的时间里,他就把精力投入到各种异想天开的小制作中,有用的没用的,好玩的有趣的……

对此他也没什么计划,谁也不可能对未来可能数千万年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有什么具体的计划,神仙也不能,就只抱着一种游戏的心态就好。

所以他这个匠造执事和他的前任相比

就有些不靠谱,也没人来管他,只要轩辕城领没意见,别人也就懒得有意见。

他们只是一群道途已断的失败者,必然的,在处理公务上就不可能那么的上心。

人之常情!

喜欢剑卒过河请大家收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晚上睡不着 那种网站 封玄霆侧脸望

下一篇: 小东西敏感成这样揉弄 夜思缘心里竟

本文标签: 母狗 我给 主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