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这是我们第一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这是我们第一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1:00:16

“这是我们第一次行动,时间仓促,就在今天晚上六点半,因为时间原因我们得到的支援只有一支防爆大队!”源宗神说到:“不带热武器,所以这次我只有一个要求,保护好你们自己,我不希望刚刚成立的部门就有人进到ICU里面,更不想刚刚成立的部门就需要用到烈士名单!”
“好了,各位好好休息,待会我会把这次行动相关情报发到各位的邮箱里,散会!”源宗神拿起公文包站了起来。
“宗神,这次行动真的危险吗?”九条玲子担忧的看着这些年轻人沉重的背影:“他们还只是新人啊!”
“不危险啊,甚至很轻松!”源宗神摇了摇头:“刚才只是吓吓他们,在他们看了我给他们的情报就应该知道这次任务只是一次普通搜查任务!”
“你……”九条玲子一头黑线
“话说,我给你的情报你没看?”源宗神转过头:“上面写了这次行动的地址,目标和配合机关啊,只要看过之后就应该知道这次行动绝对是安全的!”
“我哪有时间!”九条玲子没好气的说到:“你知道从东京地检破格升到最高检的手续有多难办吗,现在我还没办完呢。”
“回最高检吧,这次任务虽然简单,但是我有预感,收货可能不会很小!”源宗神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
晚上五点三十分
九条玲子和源宗神坐在由警视厅提供的防爆装甲车内,因为任务原因源宗神并没有开红旗。
车内弥漫着低气压
源宗神扫视过一张张带有想问又不敢问表情的脸:“你们想问什么,可以问出来!”
“那个!长官我们看了任务简报,虽然不想质疑上级的判断,但是这个任务真的危险吗,危险在哪?”一名检察官鼓起勇气问道。
“我很高兴你们问出了这个问题!”源宗神点点头:“这次任务并不危险,甚至可以说是平淡,这本来就只是侦测任务,就算不带这些防爆和谐我们也有能力保证自己的安全!”
“哦,长官我明白了!”那名被表扬的检察官立刻说到:“你希望我们敢于反抗权威,由于我们工作和警视厅有很大重叠,我们不能一味详细警视厅的情报,而要自己亲自查!”
“对,就是这个意思!”源宗神刚刚准备现场编一个理由,没想到这个检察官竟然洞察到了源宗神的尴尬之处。
“小伙子,有前途!”源宗神撇给那人一个眼神:“好了,各位放松一下吧。”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近二十分钟
“下车!”源宗神从防爆车后门下车喊到:“整队,持防爆盾牌的站在前面!”
不得不说防爆和谐虽然没有什么侦破案件的能力,但是关于队列站的还是很好的:“源检察官。”
防爆和谐队长来到源宗神敬礼:“这里距离目标地点还有五百米,为了不被发现下面这段路将使用步行!”
“没事,我理解!”源宗神拜拜手:“校对时间,现在是日本东京时间晚七点整,行动时间定为晚七点半!”
“校对时间完毕!”队长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电子表点点头,车辆熄灯熄火,防爆和谐和检察厅的人全部隐蔽在黑暗之中。
目标地点是一处大型日式宅院,周围灯光很少,想要隐蔽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
“源检,刚才有一辆出租车停在目门口,车上一男一女一儿童进入了目标家中,请指示!”源宗神的耳麦里传来防爆和谐队长的声音。
“按原计划进行!”源宗神考虑了一下说到:“取消催泪瓦斯和单向爆破,使用破门锤,二队架设梯子进入院内马上前往主厅,不要让他们动任何东西!”
收到!”
时间一份一秒过去了。
“准备行动!”源宗神一声令下,防爆和谐举着盾牌开始向目标院子摸索前进。
“一队到达指定位置,二队架设梯子完成随时突入。”耳麦里传来报告声音,一支大队由三支中队组成三队是负责支援的。
“三,二,一,行动!”源宗神下了命令。
防爆和谐使用破门锤砸开大门,二队使用三枚震撼弹,原本打算使用闪光弹但是因为闪光弹对儿童眼部会造成永久性损失所以改为震爆弹。
“不许动!”一队快速突入,把在院子中的五人用盾牌按在地上:“二队,控制屋内!”
二队从墙翻入屋子两侧,在从两侧撬开窗子进入室内:“源指挥官,已经没有安全隐患,可以带领检察官进入!”
“你们是谁?”玄氏集团董事长不停的扭着:“把你们领导叫来。”
“我就是领导!”源宗神带着日本检察官进到屋内:“会长啊,玄氏集团做了什么我觉得你比我清楚!”
“检察官,你最好看看这个……”一名防爆和谐走过来敬礼说到。
“喂喂,你们是谁啊,私闯民宅是犯法的:”一旁一个很猥琐的大叔叫嚣到:“调查令呢!”
“这位先生,你是哪位?”九条玲子走到哪位大叔的面前:“这次目标档案里没有你的信息啊。”
“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哪位大叔显得很自豪。
“你听过吗?”
“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
几名检察官窃窃私语到。
“侦探啊,那这位小姐和儿童呢?”九条玲子走到毛利兰面前问道:“我们档案里也没有你们两位,这可是一个大案件,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九条玲子已经习惯了源宗神最喜欢的口头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但是他不知道下一句,坦白牢底坐穿,抗拒回家过年。
“我是毛利兰,是他的女儿,这是柯南来寄宿于我们家的,这次受到委托他特地跟来!”毛利兰艰难的躺在盾牌下面指了指毛利小五郎。
“这位小姐,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啊!”毛利兰突然看着九条玲子说到:“你是不是和源宗神去过多罗碧加乐园?”
“你怎么知道?”九条玲子看着毛利兰感觉这个女孩她见过。
“我当时和新一在一起!”毛利兰赶紧说到。
“哦,是你啊!”九条玲子想起来了:“把这个女孩和儿童放开吧,她们没有嫌疑,只是被卷入了这次案件!”
九条玲子把毛利兰拉了起来。
“那我爸爸他……”毛利兰,显得很担心
“令尊还是本案嫌疑人,并且他还是个侦探更加具有嫌疑!”九条玲子说到。
“喂喂喂,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毛利小五郎还在一旁叫嚣。
“安静点。”按住毛利的防爆和谐也觉得吵加重了手中盾牌的按压力度暗室,暗室里只有一把椅子和一副充满整个房间的油画。
“你应该看看这个!”一旁的一名来自东京地检的检察官不知道在哪里拉动了一个开关,油画全部上升。
“真是壮观!”只见在第一幅油画后面全部都是一张张一万面值的日元,第二幅后面是由美元,欧元,人民币,英镑,卢布多国货币组成的墙,第三幅后面全部都是一块块巨大的金砖!
“联系日本央行,让他们派一组可靠的清点员过来报道。”源宗神看着这满屋子的金钱:“另外把嫌疑人带进来吧,现场指认审讯!”
“报告!”突然一名防爆和谐跑了进来:“在主卧床底发现第二个密室,里面意思发现大量毒品,目测超过两百公斤!”
“等等!”源宗神叫住了准备通知银行的检察官:“让组织犯罪对策总务课-毒品对策室也派人来一趟,并且让组织犯罪对策第二课准备好审讯室!”
“是!”
“谷义英,谷董事长,说说吧!”谷义英被带到了这个全是钱财的密室内:“这些所得应该是违法所得吧!”
谷义英沉默不语。
“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抵赖的!”源宗神把一袋刚刚搜出来的白色粉末在谷义面前晃了晃。
“高纯度冰毒,像这样的毒品足够叛你死刑了!”源宗神把袋子放在桌子上:“交代一下你的背景吧,说不定还能给你争取一个死缓啥的!”
叮铃铃,电话铃的响起打断了源宗神的质问。
“嗯!”源宗神示意九条玲子上钱接电话,九条玲子翻了一个白眼,在谷义英身上搜出了电话按下接听键放在桌子上。
“三亿元都准备好了没!”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把九条玲子吓了一跳,赶紧按下录音键。
“让人送台定位系统过来!”源宗神马上命令道。
“你到底是谁!”谷义英一反刚才的沉默嘶吼到。
“我就是绑架你女儿的人”预想之中的犯罪记录没有出现,反而是一起绑架案又出来了:“爸爸,救我!”电话中传来女孩的声音。
又是那个低沉男声:“我可是很没有耐心的,如果你不准备三亿的话你的女儿会如何我就不知道了哦!”
“拜托你,钱无论如何我都会准备的!”源宗神看出来谷义英是真情流露:“所以请让晶子安全回来。”
“长官!”一名防爆和谐端着一台笔记本跑了进来:“谷义英,继续延长话题,我们进行定位!”
“爸爸,是学校仓库哦,从窗户可以看见大烟囱”晶子的插话让源宗神心头一紧,他只希望劫匪不会介意吧。
“我一个小时后再打来电话,那时候钱一定要准备好”
电话被挂断,源宗神看向技术人员
技术人员摇了摇头:“通话时间太短,无法定位。”
“联系搜查一课,这种事情不是我们的范围!”源宗神揉揉头:“说好只是两部门协和行动,怎么越来越多了!”
“别别,我知道的都说,但是你们别报警!”谷义英激动了:“我在电视上看过搜查一课,他们没工藤新一没法办案的,求求你,外面的那个侦探就是被我请来办理这个案件的!”
“额……”源宗神虽然知道警视厅废物,但是他没想到警视厅废物的威名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行吧!”源宗神想了想:“玲子,麻烦你去车上拿一份同意书给我,走一下程序!”
“同意书!”谷义英显得很疑惑:“办案需要签什么同意书吗,我怎么不知道?”
“我们是检察院的,不是警视厅,但是由于你刚才说的那个原因,我们被给予独立自主的搜查权,刑事案件正常应交给警视厅,在警视厅办案之后把卷宗上来如果负责检察官有疑问认为需要调查和整理可以申请我们进行调查!”源宗神把一副玫瑰金色的不锈钢手镯丢给谷义英。
“那我这个……”谷义英很配合的带上了手铐。
“正常来说你这个案件程序是需要交给警视厅的,但是最高检出于人性化考虑如果对警视厅工作不放心可以花钱申请检察院代理侦查。”源宗神指了指后面的钱:“当然,这钱不是从这些违法所得中出,得从你合法产中出。”
注释:日本检察院拥有独立司法侦查权,可以独立不受干扰的对警视厅侦查的案件重新办理,这种权利多用于纠错程序启动之后,日本检察官可以接受民事诉讼,日本实行司法垄断制度,不管是民事,刑事,行政诉讼都有专门机关调查和起诉!
“申请书出来了!”九条玲子带着一打文件回来了:“签一下吧,顺便把银行卡号和密码填一下,回去后我们会交接的!”
………………
“源检察官,我爸爸他!”毛利兰看见源宗神从室内出来赶忙跑向前去,但被两名防爆和谐拦住!
“怎么了!”源宗神还记着这个女孩。
“我爸爸他就是来查个案子,绝对不会犯法的!”毛利兰显得很着急。
“家父也在这里!”源宗神有点好奇,转过头去源宗神就看见了被三名防爆和谐用盾牌按在地上的毛利小五郎。
“松开他吧!”源宗神把毛利小五郎拽了起来:“多有得罪了,但是这次案件牵扯太多,两位还不能离开,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让三中队队员帮你们。”
“搞什么啊!”毛利小五郎还是很不满。
“爸爸!”毛利兰用那种很酥的语气说到:“别给源检察官添麻烦了!”
“没事,两位在这里等一下吧,警视厅那边找你们做完笔录应该就没事了,我还有一些事,先走了!”源宗神哈哈一笑。
“嗯!”小兰鞠了一躬。
大泽健检察官,通知畑田真辉和五代裕作带一队去搜一下酒店,带着勘探器材去,搜查令已经发到你手机里了。
“是!”叫大泽健的检察官敬礼
“你们这次行动有带警犬吗?”源宗神看向防爆和谐的指挥问道。。
“带了,但是我们都是偏向攻击类的!”指挥官回应到。
“没事的!”源宗神摆摆手:“现在这个时间气味混乱少,绑架案不可能从闹市区经过,这附近也没有闹市区,攻击类警犬足够了!”
“那我去牵来!”
几分钟后,指挥长牵着一条德国牧羊犬回来了。
“好可爱啊!”九条玲子蹲下抚摸着德牧的头,可惜我公寓里不让养大型犬,要不我也想养一条。
“可爱!”指挥长看了一眼威风凛凛的德牧实在想不到和可爱有什么关联,检察厅都是这样的怪人吗?
“一队跟警犬搜证据,二队去调查酒店,三队留守和警视厅交接!”源宗神整理了一下西服:“出发!”
“诶,柯南呢?”毛利兰突然发现。
“有发现!”负责警犬的人突然喊打,德牧显得很激动,一直向前串。
“一队跟狗走!”源宗神感觉这句话哪里怪怪的,但是现在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地图给我!”街道上一群穿着防刺服手持盾牌和警棍的人追着一条狗跑,要不是半夜估计第二天头条就是震惊!警视厅竟然对一条狗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
“二桥中学……”源宗神看了一眼确定了位置:“烟囱不一定是烟囱,孩子才六岁,任何一个类似于烟囱的物体都有可能,比如那栋大楼!”
源宗神指了指远处的大楼,直线距离五百米的二桥中学符合这个条件:“让二队分成两路,一队去其他有关烟囱的学校,一队跟我们在二桥中学会和!”
“就是这里了,停下!”源宗神下令到,一重和谐分分停下,防爆和谐是硬底军靴,不适合跑步进去。
“盾牌手在前面,记住隐蔽自己,第一要务是保证人质安全,第二保证自己安全,第三保证同伴安全,第四才是确保犯罪嫌疑人被捉拿!”源宗神说到:“记住人民的生命安全极其财产安全高于一切!”
“是!”虽然在场人都觉得怪怪的,但是这句话说的并没有错。
“源检察官,你来一下!”突然一旁看仓库图纸的副指挥长面色一遍指着仓库图纸说到:“这个犯罪嫌疑人虽然没有经验,但位置和选址都很巧妙!”
源宗神俯下身子仔细端详图纸。
“这是一个封闭式小型仓库,建于65年代,嫌疑人所处位置与人质不足五厘米,这个位置使用警用狙击枪我们不能保证不会无伤人质,如果从顶棚突袭我们子弹反弹也可能无伤人质,这种小型仓库不管是使用催泪瓦斯还是闪光弹都会对人质身体造成永久性伤害,尤其是麻醉气体,如果不小心那就是下一个莫斯科剧院事件!”
莫斯科剧院人质事件,2002年10月23日,40多名车臣绑匪闯入一座位于莫斯科东南区的莫斯科轴承厂文化宫大楼剧院,胁持文化宫内的850多名人质,要求俄罗斯军队撤出车臣。10月27日,俄国军警及阿尔法小组以秘密化学气体麻醉表演厅内所有人,将车臣绑匪歼灭,事件导致39名恐怖分子被击毙,至少129名人质因为俄罗斯军队的麻醉气体而死亡,本书为剧情将其时间改变。
作者昨天跑了三公里,晚上码字时候睡着了,今天刚刚考核完,累死我了,还加班。“你的建议是什么?”源宗神沉默一会问道。
“等待自卫队的高精度狙击手,他们近期采购了美国CheyTac-M200狙击枪,这种枪的最为保险可靠!”副指挥官说到。
“长官,三队传来消息劫匪要求一个小时内准备好赎金,否则就撕票。”一名检察官猫着腰跑过来说到。
“来不及了!”源宗神看着图纸说到:“估计现在申请明天早上给答复都是快的!”
日本官僚形式主义严重,这种主义并不官威啊,腐败啥的日本笑呲了腐败真的挺少,这种形式主义是凡事都要走程序,这就导致了应急程序依旧臃肿。
而自卫队调动需要给驻日美军一份报告,还要上报内阁,为了一个绑架案召开内阁会议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这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孩。
“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源宗神扫视一圈。
“有一个…”副指挥犹豫了一下说到:“我们联系啦远程心理学家,他认为目前犯罪嫌疑人情绪并不稳定,容易一惊一乍,我们可以派一个人去引诱犯罪嫌疑人,我们的人从窗户进入在嫌疑人反应过来之前将其控制,关键是谁来当这个诱饵!”
现场有陷入了一片沉默,为了不漏破绽这个诱饵需要两好心理素质,并且不能带任何防护装备,置身暴露于嫌疑人的枪口之下。
“我去吧!”源宗神突然说到:“我是检察官,心理素质绝对过关,我没有战术意识,身体素质也不如机动队,我去当诱饵!”
“源检察官,不行!”指挥长赶紧说到:“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你,你要出点什么事我们都有连带责任!”
“什么责任不责任的!”源宗神拍了拍指挥长的肩膀:“你们的首要任务时保护好人民群众的安全和自己的安全,民者乃国之源,我自己安全我自己还不知道吗,这是命令!我去当诱饵。”
“好吧,但是必须穿上防弹衣,这是底线!”指挥长最终让步了
“行!”源宗神也同样重视自己的生命安全点点头答应了。
“等等!”源宗神喊了一声:“里面的人快投降吧,你已经被包围了!”
源宗神这一声大喊打断了正准备行凶的劫匪。
“什么人!”劫匪果然立刻放弃了人质跑到门口处,最让源宗神无语的是劫匪竟然胆子大到敢把头整个的露出来。
这个劫匪比我想象中的要废物啊!源宗神感叹到,但同时也在惋惜为什么不设置一个狙击位呢,就凭凶手现在暴露的这个面积警方狙击手在废物也是个狙击手,而目前的情形就是用射手步枪都可以射中。
“别激动,我是谷义英请来的侦探。”源宗神想起来了毛利小五郎的来这里的原因说到:“谷义英希望能够宽限一段时间,这个时间银行都关门了”
“你认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叫谷义英快点筹钱要不然!”那个劫匪哼了一声:“还包围,就你一个人包围我?”
源宗神嘴角抽了抽秒了一眼隐蔽在暗处的两个中队的防爆和谐。
“喂,你听没听见!”嫌疑人还拔出了刀炫耀了几下。
突然,窗户破裂声响起,机动队员踹碎玻璃索降下来,一个膝击击中嫌疑人的腰上,手中的警棍打在后背上一下子犯罪嫌疑人被控制。
“感觉也没那么难啊!”源宗神摸摸头:“是这个太菜了吗。”
“长官,银行那边清点有结果了,国际标准金砖七十一块,日元共计二十八亿,美金一亿,其他钞票换算日元共计五十七亿整!”指挥长说到:“毒品共计一百二十公斤,缉毒办审讯后认为这就是那一吨毒品其中一部分!”
“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源宗神点点头:“九条检察官,走了,这边交给防爆就可以,那边还有一群事呢!”
源宗神生拉硬拽的把正在和孩子亲热的九条玲子拽到了车上。
“长官,刚才有一个孩子和一条狗跑了过来!”突然一名防爆和谐提着一条狗和一个小孩走了过来。
“柯南?你怎么在这?”源宗神很诧异。
“嘿,叔叔那个……”柯南直接装傻。
“把他放到后座上吧!”源宗神摆了摆手,总不能放这不管啊。
回到住宅天已经蒙蒙亮了,银行的工作人员和缉毒办的和谐正在清点毒品和钞票搬运上车,而谷义英蹲在一旁,面上显露出焦急的神色。
“源宗神检察官!”一名缉毒办的和谐热情的走了过了:“真是谢谢你们啊,如果不是你们这一百公斤毒品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家庭呢,我还有点事感谢信和卷宗我会亲自送到最高检的!”
“没事,都是为了国家!”源宗神摇摇头:“卷宗写好点就行!”
“当然,我们和谐可不像搜查一课的!”那名缉毒办的和谐很是自信:“下次请您吃饭时候请一定要来!”
“嗯!”源宗神不知所措的点点头。
“源检,这是钱财报表!”一名检察官拿着从银河方面要来的报表走来:“目前还在清点,真是不可思议一个小小的公司董事长怎么会有如此多的财产!”
“那是你不知道他的背景!”源宗神指了指谷义英说到:“他可是玄氏集团的董事之一,金三角内有名的毒贩!”
“那我们抓到条大鱼!”那名检察官显得很激动。
“对!”源宗神点点头看着正在和女儿团圆的谷义英说到:“带走吧,时间不等人,我们的事情还很多呢!”
“是!那毛利小姐他们?”大泽建检察官想起源宗神和毛利兰的关系还不错询问到。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是一个笔录而已!”源宗神转身和九条玲子回到了红旗车上,刚上车源宗神就把车钥匙丢给了九条玲子:“助理,该到你的时候了!”
“哼!”九条玲子显得很不满,一把抓过钥匙,一脚踩油门车子缓缓的动了。
“这是什么破车怎么这么慢!油门都踩到底了!”九条玲子抱怨到
突然一股烧焦味传来……
源宗神撇了一眼,原本昏昏欲睡瞬间精神了:“你TM没拉手刹!”
“啊?”九条玲子愣了一下,但是脚下的油门依旧依旧没有松开。
“你没拉手刹!”源宗神又说了一遍。
“哦!”九条玲子点点头,之后干了一个源宗神这辈子也不敢的事情,在紧紧踩着油门的情况下松开了手刹。
瞬间,红旗HQE做到了赛车才能做到的龙抬头,弹射起步。
“踩刹车!!踩刹车!!踩刹车!!”源宗神一遍大喊一遍帮助九条玲子控制方向。
“那个是刹车啊?”九条玲子一句话差点没让源宗神气运过去:“你没有驾照吗?”
“有啊,就是三年没碰车了,考驾照之后就一直没开!”九条玲子说到。
“靠!”源宗神直接拉下手刹,汽车瞬间停下,但是由于惯性四个安全气囊全部弹出。
“咳咳咳!”源宗神爬下车来看着面前的红旗HQE:“要不下次换辆H7吧。”
其实源宗神更为偏向H9和L5(如果以90年代来看都没上市,但是都说以柯南后期指2020科技为标准了,各位就不要纠结了)
但很可惜源宗神都不能买,H9的碳排放量拆过日本对轿车限制,L5华夏根本不卖源宗神也无从购买了就连H7都需要源宗神从原厂直接订购。
“要不我赔你吧!”九条玲没有受伤,但看见源宗神的车变成这个样子也是不好意思。
“算了吧!”源宗神摇摇头:“你把拖车费和罚款,维修费给我交了就行,精神损失费就算了!”
说着源宗神打电话叫了拖车
“好贵啊!”九条玲子看着手中账单,拖车费三万一千日元,罚金八万日元,车辆维修费十万日元共计二十一万日元约合人民币两万余元。
“怎么现在才回来?”羽仁五郎看着源宗神问道。
“嗨,别提了!”源宗神摆摆手:“我让九条玲子给我开车了,这是结果!”
说着源宗神把罚单丢给了羽仁五郎,羽仁五郎嘴角抽动:“马路杀手啊!”
“对了,你有新案子!”羽仁五郎把一份卷宗交给源宗神:“德田有希检察长亲自给你的,说是挺棘手的!”
“天啊,我这头缉毒的案子和贪腐的案子还没办完呢!”源宗神简直要自闭,别看日本检察官领三份工资,但是他们一天忙的绝对比法官,和谐,律师要忙。
日本检察官即是司法人员也是公务员,也就是说和谐和最高检要同时向检察官发工资和补助,并且因为司法垄断制,检察官也是可以充当律师接案子不少检察官都在律师事务所挂名,律师事务所还会给一份工资。
源宗神接过卷宗看了看,他知道为什么这份卷宗难了,因为这个卷宗跟前世的一部电影《我不是药神》很像。
“脊髓性肌萎缩(SMA)”需要“一千零九十四万日元一支”的天价特效药续命,诺西那生钠在澳洲一针价格仅需41澳元,而日本目前没有一家公司保险会报销这种药物,一位患者每年需要打三针一年就是三千一百四十七万日元,这不是一个家庭能承受的。
犯罪嫌疑人审良静男,一家旅游公司的会长,利用职权在澳洲购买SMA超两万四千支,给诺华公司造成大量损失缺让1600个家庭有了希望。
“德田有希检察长怎么说!”源宗神放下卷宗问道。
“他就说上头很重视。”羽仁五郎想了一下。
“那就让他们重视去吧!”源宗神打开一份不起诉决定书的模板吐槽到。
“源君,你的未来会完的!”羽仁五郎赶紧阻止了源宗神:“你在考虑一下,实在不行就推掉,反正你接的案子够多了!”
“不用,我说不起诉就是不起诉,就是耶稣来了也是,我说的!”源宗神把一项项信息填入表格,最后发给法院。
“羽仁五郎,你对于正品药的定义是什么!”源宗神靠在椅子上问道:“靠那群废物的一张批文还是指望资本良心发现降价,放心吧除非专利到期,要不然天塌了诺华也不会降价。”
“可……”羽仁五郎犹豫到:“假药害人啊!”
“我管他娘的假药真药,能治病,人民买得起那才叫好药,要不然那玩意就是一个垃圾,让人民看到希望但又暗淡下去的垃圾。”源宗神说到。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小骚狗的羞耻任务 贺掌门,流清

下一篇: 大叔好棒快一点txt小说|小人参听到要

本文标签: 这是 放进 宝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