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1v1从头h到尾甜宠 凌世成转过身

1v1从头h到尾甜宠 凌世成转过身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57:16

凌世成转过身来,就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站在他的身后。
“你是?”凌世成蹙眉问道。
凌冰冰直接对着凌世成翻了个白眼:“爸,要不要这么夸张?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听到声音,凌世成这才舒展眉头:“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这样不好看吗?”凌冰冰微笑着,跟凌世成撒娇,然后,在凌世成的面前转了一圈儿。
凌世成笑了起来,是这几天以来,最舒心的一次笑:“好看,我的宝贝女儿最好了。你什么时候到这边的?”
“刚刚到,我看到了凌一。”在说到凌一的时候,凌冰冰的脸上,刚刚还是一脸得意的微笑,此时,已经布满了阴霾。
凌世成伸手握着凌冰冰的手,轻声安慰:“冰冰,好好的,不要再去招惹凌一了,现在的凌一,我们招惹不起。”
凌冰冰在听到凌世成的话时,咬了咬牙,她很不想咽下这口气。她凌冰冰哪一点比凌一差了?凭什么?凭什么什么好事儿都被她一个人占了?她才是真正的凌家大小姐啊!
在她没有回来之前,所有人都将她捧着,现在,凌一一回来,全都变了,这些人,到底是狗眼看人低了。
凌冰冰气得握紧了拳头,凌世成探口气,指着前面1000米远的废墟,语重心长道:“冰冰,你也看到了,厉家,为了凌一,将你大伯的家都给炸了。而你大伯,因为刺杀凌一失败,也被凌一和厉行远扔进了监狱。所以,我们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凌冰冰顺着凌世成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了那一大堆废墟。
“二叔。”
“二叔。”
这时,凌淑清和凌浩也红着眼眶,来到凌世成的身边。
凌世成点头,看向凌淑清和凌浩。
“淑清,浩儿,好好记住我刚刚跟冰冰说的话,我们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要再去惹凌一了。”
“知道了,二叔。”凌淑清红着眼睛,吸了吸鼻子。
“知道了,二叔。”凌浩也低着头,声音闷闷的回答道。
凌世成这才满意:“走吧!先去我们家里,今天晚上,你们先搬到盛宇澜庭去住一段时间。我那边还有一套房子。”
“谢谢二叔。”
“谢谢二叔。”
凌淑清和凌浩一脸的感激。
凌世成点头,带着三个人,回到自己的家里。
回到家之后,舒红梅看了一眼凌世成,又看到眼眶红肿的凌淑清和凌浩。心里不屑,表面上又要装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淑清,浩儿。”
“二婶儿。”
“二婶儿。”
兄妹俩倒是很有礼貌的跟舒红梅打招呼。
舒红梅看着这兄妹俩,不住的叹气。
“真是没想到啊!凌一的心竟然这么狠,我们还一直觉得亏欠她的,所以,在凌氏集团的股份上面,我们是能弥补,尽量弥补,没想到,她却这般的心狠手辣,又欲壑难填。”
“二婶儿,你们还给了凌氏集团的股份给凌一了吗?”凌淑清疑惑的看着舒红梅,问道。
“是啊!”舒红梅好似在闲聊家常一样,又接着说道:“我们为了弥补这么多年对她的亏欠,拿了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给她,没想到,她竟然想要整个凌氏集团。你们也知道,凌氏集团虽然有她妈妈的份儿,但是,大多都是你二叔一个人支撑起来的啊!”
“就是。”凌浩立刻打抱不平了:“她妈妈死了都十二年了,这十二年来,要不是二叔,哪来的凌氏集团?凌一这也太贪婪了。”
“谁说不是呢?”舒红梅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也不再多说,就连忙招呼他们兄妹二人吃水果。
“二叔,我爸爸的律师......?”凌淑清看向凌世成,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们兄妹二人,哪里能够找得到厉害的律师,这方面,当然要依靠凌世成的。
凌世成听到凌淑清一问,也蹙起了眉头。、
他将手里的烟,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掸了掸,又将烟送到嘴上,猛地抽了一口。
放下烟,吐出一个烟圈儿,这才又开口:“大哥的这件事情,不好办呐!主要是,他还涉及到现场打死了一个人。被和谐当场给抓住了。还有,凌一那边还有很多证据。恐怕......”
“二叔,我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爸爸。”凌淑清恳求道。
“能救,我当然会救,你爸爸是我的亲哥哥,我怎么可能补救?”凌世成叹口气,又接着说:“但是,警方和凌一掌握的证据,对我们很不利。我只能请一个厉害的律师,这样,看能不能替你爸爸减减刑。”
凌淑清和凌浩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也只好祈祷,能够有一个厉害的律师,能够接手这个案子。
凌世成拿出手机来,便立刻拨打电话。
他先是找了S城最有名的大状,将事情讲了一遍,可是,人家一听到,对方是厉家的人,便直接不接他的案子了。
没有办法,他又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出去。都一无所获,大家都惧怕厉家的实力。
直到最后一个电话打出去,这个律师是个女律师,对方一听说是厉家的官司,竟然毫不犹豫的就接了。
凌世成都有些忐忑了,这......她到底有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于是,他再次开口重复:“谢律师,起诉我们的,可是警方和厉家的三少爷。”
“我知道啊!就是因为对方是厉家的三少爷,我才决定打这个帮你打这个官司的。”对方说得很是斩钉截铁,凌世成这才明白,原来还真有人不惧怕厉家。
既然找到了律师,那么,就要准备各种材料。
凌世成让谢律师去警局,看看能不能取保候审,结果,谢律师直接回绝了。
对于厉家的人,她了解得很,在官司没有全部结束之前,是没有人能够从警局将得罪厉家的人给捞出来的。
凌世成叹口气,目前,也只能这样了。还是好好准备打官司的事情吧!车上,厉行远看着凌一,似笑非笑。
凌一被他这眼神看得发憷,她直接往厉行远的怀里一趟,撒着娇:“我先睡会儿哈,到了喊我。”
厉行远深深地看着她,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揪起来:“休想逃避。凌一老大,我没想到,我的老婆竟然这么厉害,竟然是鼎鼎有名的Lancer的幕后大老板!”
凌一对着厉行远眨眨眼,满脸的疑惑:“啊?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啊!好困,我要睡了,阿行,让我躺一会儿。”
说着,她还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
厉行远在听到她喊那一声阿行的时候,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下。她是有多久没有这么亲密的喊过他了?自从她不再装傻之后,她就一直喊他全名儿。
可是,今天,不,不能就这样让她装傻充愣,糊弄过去,更不能被她的糖衣炮弹给收买了。这么想着,他又再一次将她扶起来,表情严肃:“交代完这件事情,我就让你睡。”
“没什么交代的啊!我可没有那么厉害。”凌一继续打着马虎眼,让她交代?想都别想。
“呵。”厉行远冷笑一声,继续开口:“昨天,爷爷给Lancer的负责人达蒙刚刚打完电话不久,你的电话就进来了。紧接着,你就出去接电话了。你接完电话,半个小时后,Lancer那边的达蒙就给爷爷回复了。你还真是厉害啊!我的老婆大人。你到底还有几层马甲?”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出去接电话,是因为钱多多给我打的电话,不信,我把通话记录调出来给你看。”凌一做着垂死挣扎。
厉行远就这么深深地看着她,见她真的去摸电话,而且,手机上面,昨天的唯一一通电话,确实是钱多多打来的。
凌一似乎是一下子腰杆儿都直了,将手机差点儿怼到他的鼻子下面。
“喏,你自己看,是不是钱多多的电话?”
厉行远是那么好糊弄的吗?他仍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凌一,这个鬼机灵的丫头,竟然这么聪明,看样子,今天想要让她自己承认是不可能了,他非得要把她的马甲给拔下来不可。
这么想着,他直接用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幸好,他有两手准备,要不然,还真的被这丫头给糊弄过去了。
电话被很快接起,手机那端,响起钱多多的声音。
“哪位?”
“啊,钱多多,你们到小区了吗?”凌一慌乱的赶紧抢先说话,然后,还尬笑着开口说:“我的手机没电了,所以,用的厉行远的手机给你打的。”
“哦,原来是这样。”钱多多不疑有他,回答道。
他们自从从凌世峰的别墅那边离开之后,就分开了。
厉行远让他的保镖送钱多多和颜荼,白鹿回家,他们则自己回颐景园。
此时,凌一这抢先回答的举动,充分说明了,她有鬼。
厉行远就这么深深地看着她,看了好久,直到凌一再也忍受不了这个目光,终于败下阵来,投降、。
她便正襟危坐起来,认真又严肃的看着他,直接承认了。
“没错,我就是Lancer的幕后大老板。现在,厉先生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她一副理直气壮的口气,仿佛,刚才不是她自己的顾左右而言他,仿佛,被抓到狐狸尾巴的人不是她,一点儿都没有心虚的样子。
厉行远好笑的看着她:“人人都说Lancer的幕后大佬是一个头发胡子都花白了的脾气古怪的老头子,没想到,竟然是我老婆,还真是与有荣焉。”
说着,他将凌一往自己的怀里一带:“老婆,我想抱你大腿了,怎么办?”
凌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哈哈。”厉行远哈哈大笑起来:“放心,回去,我就好好伺候你,保证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现在,你可是我的金主大人了。”
凌一:“......”
她敢保证,这丫的说的伺候,绝壁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伺候。
而坐在他们前排驾驶座的司机自然不敢分心,听到了自家夫人是Lancer的幕后大老板,心里震惊得无以复加。
而坐在副驾驶的阿刚,却直接转过头来,激动的看着凌一:“夫人,你......你真的是Lancer的幕后大老板?”
厉行远听到阿刚在怀疑自己的老婆,他脸色一冷,盯着阿刚,声音更冷:“阿刚,你在怀疑我老婆?你是不是想要去挖煤了?”
阿刚吓得一抖,连忙摆手,声音都在发抖:“不,不,爷,我不想去挖煤,我只是很崇拜夫人。”
厉行远终于满意了,他将凌一抱进怀里:“好了,睡吧!到了我喊你。”
“好。”凌一躺进厉行远的怀里,经过今天这么多事儿,她也是真的累了,想要睡一会儿。
厉行远用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样 的哄着她。
凌一惬意又安心的睡下。
没过多久,就传来了轻微又均匀的呼吸声。
厉行远听到这声音,唇角上扬,搂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
抬起头来,看向前面的副驾驶,轻声开口:“阿刚,说说今天的事情。”
“是。”
阿刚恭敬无比,小声的将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部对厉行远和盘托出。
厉行远在听到阿刚在说凌一今天遇到的这些事情的时候,心脏不由的收紧,跟着便心疼起来。
等阿刚讲完今天发生的事情,他立刻摸出手机来,给自己的好友打电话。
那边倒是很快就接了起来,声音里还有些调侃。
“哟,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三少。”
厉行远倒是没有心情跟对方侃大山,直接开口,直奔主题。
“回国来,帮我打个官司。”声音有些清冷。
“哈?”对方似乎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笑着调侃:“是什么样的大神,能够让我们的无欲无求的厉家三少爷这么动怒?竟然要用到我?”“废话少说,我让人给你订明天回来的机票,就这样。”
说完,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阿刚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厉行远:“爷,这个是我在打架现场拍到的,我想,您应该有兴趣。”
厉行远伸手接过来,阿刚已经贴心的将手机调到了视频那一面。
厉行远直接点开播放键,就看到了凌一那移形换影的打架姿势。
越看到后面,他的唇角扬得越高,看来,他的老婆,给他的惊喜,真是越来越多了啊。
他单手操作这阿刚的手机,将这个视频传到自己的手机上,等传输完毕,他又将阿刚手机上的视频删除了。
不光删除了这个视频,他又检查了其他的,照片或者视频,看看有没有凌一的照片或者视频。在确定了没有之后,才将手机递给阿刚。
阿刚接过来,本来还想要看看他家夫人帅气的打架姿势的时候,打开视频一看,竟然没有了,删除了。、
阿刚眼角抽搐,爷这会吃醋的小心眼,还真的是......一言难尽。
厉行远看着他的表情,眉眼一跳:“阿刚,你想去南非挖矿了?”
“啊,不,不,爷,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敢拍夫人的视频了。”阿刚连忙认怂,回过头来,一脸的讨好。
厉行远又深深地睨了他一眼,这才又慢悠悠的开口。
“好好保护夫人,要是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轨行为,小心我让你的狗头搬家。”
“是,是,爷,我知道了,知道了。”阿刚连忙点头哈腰。
厉行远这才满意。
车子飞速朝着颐景园开去......
------
就在当天下午,凌世成就带着凌淑清和凌浩去见了那个愿意为凌世峰打官司的谢律师。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谢律师竟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黄毛丫头。
看到谢律师的时候,凌世成和凌淑清还有凌浩,心里都忐忑了一下。
谢律师看着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她也不在意,只是淡漠的扫了她们一眼,然后,继续盯着电脑上面关于这次案子的资料。
“尸检了吗?”谢律师淡漠的问道。
“这......”凌世成停顿了一下,才开口:“没有尸检,尸体直接送到火葬场火化了。”
“什么?”谢律师一下子就不淡定了,她直接对着凌世成吼道:“你们是怎么搞的?怎么就同意火化了呢?这个案子,关键点就是那个尸体上面。如果我们从尸体上找突破口,也许,凌世峰还真的能够减刑,判个谋杀未遂,最多判个10年。现在,他们直接将尸体给火化了,这件案子,还怎么去翻?”
凌世成心里也苦啊!这件案子,本来就不是他们这单方面能够左右的,简单来说,其实就是离家单方面左右的。毕竟,这个社会,就是实力决定一切的啊!
他叹了口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下。越是往后面讲,谢律师的眉头蹙得越高。
“我原本是看不惯厉家仗势欺人,想要帮你们一把,现在,你们看看,所有的有力证据,都在对方的手里。现在,唯一能够抓住的一点,就是他们立刻火化了尸体,那说明他们心里有鬼。”
凌世成他们一听,也知道这件案子的胜算不大。
其实,凌世成也没有真正的想要把凌世峰给救出来。
一是真的是因为他得罪的是厉家,。现在,凌一在厉家的地位,那是显而易见的。他们不可能赢,这是最关键的。
二是因为这么多年来,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凌世峰就一直拿出大家长的威严和权力,处处压制他,甚至,他还想要从凌世成手里抢夺股份。
这一次,要不是因为凌一而让他们兄弟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恐怕,应该早就闹翻了吧?
但是,在外人看来,他们还是兄友弟恭,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特别是,现在,凌淑清和凌浩又求到他的门上来,他素来都是以一个好人的形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这一次,也毫不例外。
请律师,只是一个形式而已,他以为,是没有律师敢接这个案子,但是,还真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是一个不怕事儿的。
想了这么多,凌世成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又一脸歉意的看着谢律师。
“抱歉,谢律师,我公司那边,还有一个会,就先失陪了。我的侄女儿和侄子在这里,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他们就行了。”
谢律师抬起头来,扫了凌世成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没有说话。这件案子,她必须要接下,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看看,到底那个女人是不是有三头六臂?能够把他哄得团团转。
她看向电脑,但是,似乎又不是在看着电脑。她的思绪,一下子飘到了很远很远,远到,她都快要忘记了,那是她第一次情窦初开,第一次遇到那么完美,那么倾国倾城,如同天神下凡一样的男孩子。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秋天,她从图书馆借了几本书,从足球场旁边路过,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
他踢足球的姿势特别帅,就算是在挥汗如雨的球场上,也丝毫不减他飒爽的英姿。就那一眼,她便认定了,这是她一生都要嫁的人。
可是,后来,当她找到机会跟他表白的时候,他却冷漠的拒绝了。他不光拒绝了她的表白,甚至,还因为他是厉家的孩子,而迫使她转学。
就那样,她不得不听从家人的安排,转到了另外一个比起这个学校差一个等级的贵族学校。
就是从那天起,她就决定,一定要奋发努力,争取站到他的身边,跟他肩并肩。
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没有想到,她在不停地努力,却永远赶不上他的步伐,即使她现在做了知名的大律师,但是,连见他一面都难、。
所以,在听说这件案子是因为这个凌世峰想要刺杀她的妻子而未遂的时候,她心里还有些失落,没有想到,他才二十三岁,就结婚了。更没想到,派了那么多人出去,却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都杀不了,还真是没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厉老爷子当着

下一篇: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唐宁川和母亲

本文标签: 到尾 凌世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