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厉老爷子当着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厉老爷子当着

作者: 来源: 2021-10-23

厉老爷子当着凌世成的面,直接跟对方说,让对方放凌氏集团一马,他愿意用将厉氏集团的一个在北美的项目来交换。
对方在听到这个之后,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告诉厉老爷子,说要请示了他的上级,看看他的上级是否会同意,才能给厉老爷子答复。
厉老爷子表示,他可以等,希望尽快得到答复。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这一通电话打下来,彻底让凌世成看到了Lancer的强大,就连厉老爷子这样在南越国,甚至在全球来说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都不能跟Lancer的老板直接沟通,而只是跟一个下属去沟通。
凌世成的心,更加的忐忑难安,他害怕,害怕对方不接受厉老爷子的方案,更害怕,这样一个强大的集团公司,这一次的风波过后,后面还会不会再次威胁到凌氏集团。
正当凌世成内心焦躁不安的时候,凌一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挑眉,摸出手机来,扫了一眼,虽然已经知道是谁的来电,但......
她看向厉老爷子,歉意的开口:“爷爷,我先去接个电话。”
“嗯。”厉老爷子爽快的答应。
凌一拿着电话,便往外走去。
5分钟之后,她又走了回来,看到凌世成仍然焦躁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她心里好笑,也没有让他坐下来的意思,直接走到厉行远的身边,坐了下来。、
凌世成在焦躁不安中,度过了漫长的半个小时。
终于,半个小时之后,厉老爷子的电话再次响起。
凌世成比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激动,他一脸殷切的看着厉老爷子。
厉老爷子接起电话,慢悠悠的开口:“嗨,达蒙。”
“厉老先生,您好,关于您提出来的建议,我们经过认真的沟通与讨论,也征求了我们老板的意见,最终决定采纳您的建议。”
“那就多谢了。稍后,我会让厉氏集团的总裁厉行楷亲自去拜访Lancer,并将项目一起带过去。”
“好的,厉老先生,那我就在Lancer总部恭候厉总的大驾光临了。”
挂断电话,凌世成立马来到厉老爷子面前,对厉老爷子千恩万谢。
“老爷子,真是感谢您。”凌世成满眼的激动。
厉老爷子点头,看向凌世成:“我也不是为了你,要不是凌丫头,你就是给我磕头,我都不会管你家的事情。”
“是,是,是,老爷子说得是。”凌世成点头哈腰。
老爷子对着凌世成摆了摆手:“行了,你回去吧!我们还没有吃早餐呢。”
很明显,这是不想要留凌世成吃早餐了,而是在赶人了。
凌世成也不是没有眼力见儿的,立马就拎着公文包,又是点头哈腰的千恩万谢,然后就走了。
凌一看着他的背影,冷笑:游戏,越来越好玩儿了。
她转头,看向刘管家:“刘叔,去叫李爷爷和李奶奶出来吃早餐吧!”
“是。”
刘管家正要转身,就看到李爷爷和李奶奶已经走了出来。
“不必去喊了,我们早就醒了,只是不愿意看到凌世成,所以才没有出来的。”李奶奶说道。
李爷爷牵着李奶奶的手,走到厉老爷子面前,微笑着打招呼。
厉老爷子倒是个随和的,也笑着跟李爷爷和李奶奶打招呼:“老李啊!吃完饭,我们下几把棋。”
“好啊!”李爷爷爽快的答应着。
厉行远听到厉老爷子这么说,转头看着他,眼神淡漠:“你还不回老宅?”
“嘿,你这臭小子,我吃你的,穿你的了?”厉老爷子没好气的回怼他。
“你吃了我的,住了我的。”厉行远直接就点了出来。
厉老爷子脸色一黑:“我哪里吃你的了?上次,你还从我那里拿走了不少的营养品,我都没说什么,权当是这次的伙食费了。”
“那是我拿的吗?”厉行远反问:“那是你自己硬塞给刘叔的。正好,你这次来了,让刘叔炖了给你补补身体。”
厉老爷子气得不行:“你这臭小子,一天不跟我抬杠,你心里不舒服是不是?”
“我又没说错,吃了那些,你精神更好了,生龙活虎的,多好?”
“你这臭小子,我能吃那些吗?”厉老爷子没好气。
“能啊!你可以去给我找了年轻的奶奶就行了。”
“你个没大没小的东西,你非得要把我气死是不是?”厉老爷子是真的拿厉行远没辙。
“我......”
“厉行远,我饿了!”
厉行远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凌一给堵了回去。
说完,她又看向厉老爷子和李爷爷,李奶奶。
“爷爷,李爷爷,李奶奶,我们去吃饭吧!你们也应该饿了,这一大早上的。”
厉老爷子还不忘瞪一眼厉行远,然后手背在身后,朝着餐厅走去:哼,我治不了你,总有人治得了你。
------
凌世成一走出城堡,立刻打电话给自己的特助姜坤。
“姜坤,现在凌氏集团的股票怎么样了?”
姜坤一直守在电脑前,关注着股票行情,接到老板的电话,他立刻汇报。
“凌董,我们的股价正在缓步上升。”
“那就好,那就好,你关注着,我这边先挂了。”
说完,凌世成挂断电话,心里稍稍好受了一点点。凌一拿走的这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始终让他如鲠在喉,他不能让凌一就这么一直霸占着他的股权,他得想办法拿回来。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机,他得先慢慢稳住公司里的事情,然后再想办法拿回来。
凌世成坐上自己的车,发动车子,朝着凌氏集团开去。
车子刚开出去没多远,手机又疯狂的响起,他蹙眉,点开耳麦:“什么事?”
“凌董,不好了,我们的股票,在被人疯狂的吸纳。”
“谁?”凌世成在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惊,他连忙将车子停在路边。
“不知道,这股资金,好像是个人行为。”姜坤战战兢兢的回答。
“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凌世成咬牙,前脚刚把虎赶走,后面狼就追上来了,真特么倒了血霉了。
他挂断电话,将手机狠狠地砸在方向盘上。凌世成急匆匆的赶回到凌氏集团,回到自己的总裁办公室,刚刚坐下,姜坤就走了进来。
“凌董。”
说着话,姜坤已经将笔记本电脑放到了凌世成的办公桌上。
凌世成看着已经翻红的股票,抬眼看着姜坤:“查到了吗?”
姜坤摇头:“那人很狡猾,他的IP地址我们根本就追踪不到。”
凌世成一拳砸在办公桌上,这段时间,事情真的是特别的不顺。
“对方吞了多少?”凌世成又问,语气很不好。
“六点八亿。”
“百分之六啊!这人到底要干什么?”凌世成忍不可忍的吼道。
“怎么了?”
门口响起舒红梅的声音,随着声音落下,人也走了进来。
她看着电脑上的股市行情,看到已经翻红的股市,还是有些开心的,毕竟,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凌世成转头看着她,唉声叹气:“有人趁着这次我们的危机,大肆吞入我们的股票。”
“谁啊?”舒红梅走到沙发边坐下,双腿交叠,双手也放到膝盖上,一副贵妇的坐姿。
“不知道,还没有查出来。”凌世成摇头。
舒红梅看着他这无精打采的样子,心里疑惑:“有人趁着股价低,买进,等到股价高了,卖出去,这不很正常吗?唉声叹气的做什么?”
“你不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凌世成说道。
“到底怎么了?”舒红梅蹙着眉头,追根究底。
凌世成再次叹气:“如果是简单的低买高卖,那还好,但是,这次,这一个人,买入了六点八亿,这正常吗?”
舒红梅听到这话,大惊失色:“这么多?”
她还在震惊之中,就凌世成办公桌上的座机便 响了起来。
他伸手接起,就听到门卫急吼吼的声音响起:“凌董,凌大小姐来了。”
“凌大......”
前面没有反应过来,说到后面,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突然变得无比难看:“不许让他们进来,无论用何种手段,都不许将他们放进来,听到没?”
保安经理听到老板这话,有些莫名其妙,就像是见到了老虎一般。既然是自己的闺女,到自己的公司来,有何不可,但是,想法归想法,这毕竟是老板的家事,他也不好说什么,既然老板吩咐了,他照做就是了。
“是,凌董。”
挂断电话,凌世成咬牙切齿:“凌一这个逆女。”
舒红梅被他现在这个样子,也是吓得不轻:“你到底怎么了?又关凌一什么事情?”
凌世成转头,看向舒红梅,脸色阴沉的可怕:“背后买凌氏集团股票的,就是凌一。”
“啊?什么?”舒红梅想了想:“怎么可能?凌一哪有那么多钱?”
“她没有,并不代表厉家没有。”凌世成现在,真的是头疼。
“姜坤,快,快打电话,立刻召集股东们,半个小时之内,召开股东大会。”他对着姜坤吩咐着。
“是。”姜坤恭敬的退了出去。
刚想要关门,就被人从后面一把拽开。
然后,姜坤还没有来得及看看到底是谁将他拎开的时候,这一群人已经进去了。
“哟,都在呢!”凌一轻佻的声音响起,然后,啪,一个男人被扔在地上。
凌一双手撑在办公桌的边缘,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凌世成:“爸爸,这个看门狗不合格,竟然连主人都拦,所以,我单方面的已经将他解雇了。”
“你......”凌世成气得手指都在发抖的指着凌一:“你这个逆女,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之前不是跟爸爸说了吗?我要拿回我妈妈的一切吗?”凌一的声音,一如既然的玩世不恭。
“爸爸记忆力不好,看来,需要提前退休了。”
“你......”凌世成气得发抖:“我不是将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都给你了吗?你还想要怎么样?”
“NO ,NO,NO。”凌一摇着食指,摇头:“百分之四十五?你侵吞我妈妈的几百亿遗产,再加上从保险公司那里索赔来的三个多亿。你说你只给我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哈?你帮我当什么了?”
“凌一,做人不要太过分,我自问,对你仁至义尽了。”凌世成对着凌一吼道:“我对凌氏集团,做了那么多贡献,当初,要不是我,凌氏集团早就没了。”
“呵,没了?我看,不是你抗下了这凌氏集团,而是你和你的家人侵吞了整个凌氏集团吧?”凌一毫不给他面子。
“今天,我来,就是要将我妈妈的东西给拿回去的。”
说着话,她直接走到办公椅边,一屁股坐了下去,还将脚翘到了办公桌上,动作甚是嚣张。
凌世成看着她这个样子,恨不得杀了她,他直接走过去,伸手便要去拽凌一,却被颜荼一把抓住了手腕。
“凌先生,不该动的人,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动的好。”颜荼的声音冰冷得刺骨。
凌世成看着颜荼那个冰冷的表情,也知道这是个练家子,便没有再强求,但是,他也没有离开。
“凌一,你以为,就你一句话,就能将整个凌氏集团变成你的了?你不是在做梦吧?”
“哈?”凌一听到这话,有些好笑的转头看向他:“爸爸,我当然不是在做梦。”
说着,她示意凌世成看钱多多。
果然,钱多多走过来,从公文包里摸出来一沓股权证明书,摆在办公桌上。
“凌先生,我们老大,已经掌握了整个凌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现在,她是凌氏集团最大的股东。”
凌世成不可置信的翻看那些股权证明,越往后翻,心里越凉,也越来越震惊。
“是你,竟然是你。”
凌一仍然一副云淡风轻,吊儿郎当的样子。
“不是我难道是别人?”
“你......”凌世成气得抬手指着凌一的手指都在发抖:“凌一,你是真的要把我给逼死吗?”
“没有啊!”凌一一脸的无辜:“我只是拿回我妈 妈的东西而已,怎么可能是逼死你?你享受了我们带给你的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该清醒了。”“凌一。”凌世成怒吼:“我是你妈妈的合法丈夫,我理应继承她的一切。”
“呵。”凌一冷笑 :“合法丈夫?你婚内出轨,生了一个比我只小三个月大的女儿,这就是合法丈夫?凌世成,要不是看在你提供了那么一滴液体的份儿上,你以为,你还能像现在这么嚣张?”
“凌一,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现在还要纠结它做什么?”凌世成吼道。
“过去的事情,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凌一抖了一下腿,人虽然是坐着的,但是,那睥睨的眼神,却一点儿都没有改变:“行了,这个办公室,现在该物归原主了,你们都出去吧。”
“凌一,你以为你想要做这个总裁就能做的?”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舒红梅开口了。
凌一的目光朝着舒红梅一扫:“呵,不管我以为什么,也轮不到你一个小三在这里插话。”凌一冷漠的说道。
“你说谁小三。”舒红梅气得发抖,走上前就要跟凌一理论。
凌一冰冷的视线,直接射向舒红梅:“谁接话,谁就是小三啊!这还做了这么多年的小三,是做上瘾了啊!”
“你胡说......”
“凌一......”
舒红梅的声音和凌世成的声音同时响起。
凌世成伸手拍了一下舒红梅的手,安抚她,这才冰冷的看着凌一。
“凌一,适可而止,你舒阿姨并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
“呵。”凌一再次冷笑:“要不是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妈妈怎么会那么年轻就死了?你们侵吞了她的所有东西,现在还反过来指责我?真是贼喊捉贼。”
“啪”
一巴掌扇过来,凌一和站在她身边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凌一的脸,再次被凌世成打得歪向了一边。
凌一缓缓将头转过来,此时,她不怒反笑,看着凌世成。
凌世成却在看到她的笑容的时候,心里直发憷。
她直接腾地站起来,两步走到舒红梅身边:“给我把这个女人架起来。”
“是。”
阿刚和颜荼侧身架住舒红梅。
“你们要干什么?”凌世成满脸的慌乱,他伸手想要去扯舒红梅,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老公救我。”舒红梅也慌张起来,吓得不轻。
凌一冷冷地看着这对情深意切的狗男女,心里越发的荒凉。
“干什么?”她冷冷地看着凌世成:“凌先生,记住了,以后,你每打我一次,我就会报复在你最心爱的人身上。”
说完,直接“啪”“啪”“啪”“啪”。
打了四巴掌。
舒红梅的脸颊上立刻浮现两个血手印出来,牙齿也被打落了好几颗。
“哇”
一口鲜血喷出来,吐到地上,血水里,还和着几颗牙齿。
凌一看着这一幕,厌恶至极。
她厉目一扫,直接扫向那个还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保安经理。
“去弄干净。”
保安经理接手到她那冰冷的视线,吓得又抖了抖,这才慢悠悠地撑着自己疼痛无比的身体,起身去拿清洁工具。
他刚一拉开门,就看到总裁办的门口,站了好多人,全是凌氏集团的大股东。
凌一自然也看到了这些人,她看了一眼,又将视线转移到凌世成的身上。
“爸爸这做的准备工作做得很充足啊 !”凌一别有深意的说。
凌世成这下子,腰杆子突然就硬了起来。
他就不信,这么多人,这么多年了,这整个凌氏集团,全部换成了他的亲信,他就不信,这么多人,还镇压不了凌一一个小丫头片子?
所以,想到这里,凌世成又大胆的将目光迎视着凌一。
“凌一,他们都是凌氏集团的大股东。你想要坐上凌氏集团总裁的位置,必须要得到他们的认可。”
“是吗?”凌一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当然......”凌世成昂首挺胸,底气十足。
“呵。”凌一冷笑,然后,将腿从办公桌上拿下来,这才站起身来,看向门口那站着的一堆人。
“都想失业了?”
众人一愣,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凌一又是轻轻一笑,不紧不慢的开口:“我这里有凌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我是这凌氏集团最大的股东。拥有最大的发言权。各位要是还想要在凌氏集团待下去,就最好给我闭嘴。”
她的声音铿锵有力,穿透每一个人的耳膜。但是,他们可是久经商场的老狐狸,怎么可能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唬住?
凌世峰走进来,看了一眼凌世成,又看着凌一。
“一一,我们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么不愉快?你看,你已经得到了凌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是最大的股东,以后,光靠分红,都有不计其数的钱进入你的账户。这管理公司,不是那么容易的,公司的权利交接,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成的。今天这样,我们一家人也好久都没有一起吃个饭了,要不,今天大伯做东,请你们吃顿饭,你看如何?”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凌世峰这么一说,凌一也冷静了下来。其实,凌世峰的话不管他有几层意思,但是,却不无道理。权利的交接,不是一朝一夕的。更何况,她不想将母亲辛辛苦苦做起来的公司,给弄得稀巴烂,这也违背了她最开始的意愿。
想到这里,她的眉眼,也染上几分不太真诚的笑意:“大伯说得对, 那今天,就让大伯破费了、。”
“哪里哪里?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走,世成,你先带弟妹去医院看看,估计也没多大事儿。然后,你们就来川渝府,我听说一一喜欢吃鱼火锅,今天,我们一家人,好好聚聚。”
凌世成接手到凌世峰的眼神,立刻明白了,便点头:“行,大家都散了吧!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
那些股东们,见他们自己已经商量好了,便也没有久留,便离开了。
股东们离开之后,凌世成就带着舒红梅去了医院。
凌世峰则留在这里,他招呼着凌世成的秘书给凌一他们上茶,俨然一副主人的样子。
凌一深深地看着凌世峰,蹙起了眉头。
这个凌世峰,比她那个爹难对付。
果然,凌世峰在感觉到凌一的视线,侧过头来,看着凌一。
“一一,怎么了?”面上还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他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贱奴跪求主人玩弄惩罚|弗兰切斯卡和

下一篇: 1v1从头h到尾甜宠 凌世成转过身

本文标签: 对着 老爷子 卫生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