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车里,北凝的

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车里,北凝的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55:00

车里,北凝的小眼神时不时撇向一旁开车的封迟暮,想说话又不敢说。
两只手缴着衣角,显然把衣服都弄褶了。
身边小人儿一举一动都被男人看在眼里,但是就好像故意这样这么女人一样,封迟暮就是不主动开口。
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北凝终于开口道
“迟暮哥你不要一副很冷漠的样子好不好,我真知道自己错了。”
男人挑眉
“哦?哪错了。”
女人想着自己昨天晚上的种种
“其实我说的那句话也不是全为了高宇轩,我也是怕你真的冲动把他打出个好坏还给自己惹一身麻烦。”
“这么说来,是我误会你了?”封迟暮道。
北凝摇了摇头
“那倒也不是,还是我考虑不周。明知道自己一个人去不合适还瞒着迟暮哥你,你生我气也是应该的。”
“回来之后我反思了一晚上,想了想之前的种种才发现原来迟暮哥为我做了那么多。
一个人留在临城,做自己不喜欢的运动,只是为了找到我。可我呢,不但不争气,还惹你生气,真是坏透了。”
北凝说的认真,封迟暮听得也有些动容。
自己这一晚没回去,想来小人儿还真是想了不少…
沮丧的低着头,北凝的眼睛时不时瞟一眼身边男人,见他的深色柔和了不少后,继续问
“迟暮哥,你不说话是不是也觉得我坏。”
封迟暮抬头,看向了身边小人儿,嘴角笑意若隐若现
“不坏,就是理解能力有些差”
“嗯?”
为什么说自己理解能力差?自己挺聪明的呀,也就是在迟暮哥面前自己笨了点,平时在外面吵架互怼那她可是不在话下。
封迟暮没在继续解释,反倒是问
“吃晚饭了没?”
他不提北凝都没想起来自己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
“没吃,一天都没吃。”想了想有补充一句
“昨晚也没吃。”
男人皱眉
“不想要身体了么不吃饭。”
北凝委屈道:“那你都夜不归宿了我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女人的话顿时让男人心软了下来,手上的方向盘打了个急转,掉头开向另一条路。
北凝一疑惑
“迟暮哥我们去哪里。”
看了眼小人儿,低声道
“带你吃饭。”
原本皱巴的小脸在听到男人的话后瞬间多云转晴,开心的咧嘴道
“就知道迟暮哥心疼我,迟暮哥真好。”
男人浅笑,对上女人愉悦的视线
“以后和男人独处时记得保护好自己,不是所有男人都是好人。”
女人不停点头
“嗯嗯嗯,我知道了迟暮哥,以后我不会在和他单独见面了,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
封迟暮听到这话,心里仅剩的那点不悦也彻底烟消云散了,伸手摸了摸女人的头
“乖”
就这样,一大一小两个人一起带着口罩,走进了餐厅里。
封迟暮还是第一次有了偷偷摸摸做事情的感觉,在看着身前小人儿进到餐厅后左右观察,小心翼翼的样子,一双深邃的眼角多了一丝弧度。
两人来到包间后这才将帽子口罩摘下来,深深地吸了口气。
“迟暮哥,每次和你一起出来我都有一种密会情人的感觉。”
封迟暮皱眉,这是什么比喻,听着怎么有些不舒服?
“为什么这么说?”
北凝到是很认真
“因为我看到很多同居组的朋友,每次和男友见面时都是打扮成这个样子,甚至比咱们两个还严实。”
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封迟暮看着对面研究菜单的小人儿,勾唇,问道
“挽挽,如果我们两个被狗仔拍到了,你会怎么做?”
北凝把视线从菜单上移到男人身上,很认真的想了想这个问题
“要是我和迟暮哥被拍到了的话就说你是我哥哥喽,本来从小到大迟暮哥都是哥哥呀,是比亲人还亲的人。”
只是哥哥么?封迟暮在听到回答后眼里的光一瞬间暗淡了,心里感觉憋的很
“原来是这样。”
对面的北凝到是没有察觉到什么,还专心致志的研究着菜单上的菜。
顿时没了吃饭的心情,封迟暮修长的手指连续在桌子上敲击,另一只手放在下巴前心里揣摩着什么。
吃完饭,两个人开车回到了老宅。
走了一天,北凝跑回房间洗了个澡。
封迟暮坐在客厅里,拿着电脑处理着积攒的工作。
手机响起,是宋元打来的。
“喂?总裁,没有打扰到你吧。”
封迟暮边敲击键盘边说:“有什么事直接说。”
对面见状也不磨蹭,直接了当道
“是这样的总裁,请几天集团对外发出的那块地的竞标,刚才总裁办的人跟我说高家也参与进来了。”
手指停顿,男人拿起手机
“高家的胃口未免有些大了。”
宋元点头
“是呀总裁,以高氏现在的能力想要吞下那块地怕是要被卡脖子的,所以我们怎么做?”
封迟暮刚想开口,楼上洗完澡的人儿就走了下来,见状对宋元道
“这件事先别插手,明天到公司了在讨论。”
“好的总裁。”
挂掉电话,男人笑着对上坐到自己旁边的小人儿的眼睛
“洗完了?”
北凝拿着毛巾擦着还在滴水的发梢
“嗯嗯,洗完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
擦着头发,女人却发现怎么也擦不干,干脆把毛巾盖在头上躺到了一边。
封迟暮见状,放下电脑把女人拉到自己身边,大手覆上小脑袋,耐心的给小人儿擦着头发。
“湿着头发很容易感冒的。”
北凝任由男人弄着自己头发,一双大眼睛疲弊的闭了起来
“嗯,知道了…”
见着女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封迟暮看出了她的睡意,一张好看的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
“睡吧,头发擦干了我抱你回房间。”
女人闭着眼睛,嘴里不清不楚的“嗯”了一声,显然是睡着了。
手上的动作放轻,封迟暮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小人儿,
睡得很安静,脸颊上的肉挤到了一起,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捏一捏。
就这样,封迟暮一时看入了迷。
还是李嫂出来想要关灯时才把他的思绪拉回来。
“少爷,小凝小姐是睡了?”李嫂小声问。
男人点头:“刚躺下就睡着了。”
“也是,昨晚少爷你一夜没有回来,小凝小姐也是一夜没有睡,前半夜在客厅等你,后半夜我看着房间的灯一直亮着,应该是在房间等了一晚。”
封迟暮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人儿,嘴巴嘟嘟的,隐约还有口水在嘴角,轻轻笑了
原来是等了自己一个晚上,怪不得回来的路上一直打着哈欠。
弯腰将小人儿打横抱起,然后放缓脚步慢慢的朝楼上房间走去。清晨,阳光透过窗帘之间的细缝照进房间,床上的女人睡得香甜,嘴角还带着微笑。
就在梦里北凝刚要吃到手里的蛋糕时,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翻了个身,伸个懒腰,女人拿起手机
“喂?谁呀,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个好觉了。”
只见电话那边的郝晴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风景无奈道
“我说大小姐,都日上三竿了你还睡呢!快起来去微博看看。”
一提到微博,北凝的睡虫一下子全跑光了,还以为又发生什么倒霉事了,赶紧坐起来,点开微博。
热搜榜一:好牛奶粉事件当事人妈妈感谢北凝
热搜榜二:好牛奶粉事件查清,无责。
热搜榜三:多健儿孕妇保健品查出对儿童有害物质。
热搜榜四:多健儿代言人孙玫玫发文致歉
北凝点开榜一热搜,看到张静之前那个发好牛奶粉的账号又发了一个长篇文章,标题是:感谢善良的人
北凝认真的读着文章的内容,里面写的是从她丈夫执行任务受伤,到自己生子再到二女儿整个经历,还有那一晚北凝去找他们时对他们说的话和给予他们的帮助。
北凝读着读着顿时有些泪目,文章的结尾是张静写给北凝的一段话,她说
“亲爱的北凝妹子,我们一家人都无比的感谢你对我们的帮助,在你没有来到我们身边之前的无数个深夜里,我和我的丈夫从来不敢关着灯入睡,
因为我们怕自己睡得太死,怕我们的儿子在睡梦中就没了呼吸。
从我的丈夫入伍到受伤退伍,这些年来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的身份,但是那天晚上你对我们说的那些话让我的丈夫感受到了作为一个退伍老兵从未感受到的温暖,他觉得仅管当初在战场上受了伤落下了残疾,但是却也值了。
谢谢你把我们的儿子送到了最好的医疗中心,接受最好的治疗。你好像那束明媚的阳光,闯进我们这个本已经失去了光明的家庭,带给了我们重新活下去的希望。
而我之所以选择在网络上来结束这件事是因为,我希望网上的朋友们不要再对北凝妹子还有好牛奶粉进行攻击,
因为经过多方面检查,最终发现导致我的孩子中毒的是我在怀孕期间一直服用的多健儿保养品,
今天我在这里说出这些事情是希望善良的人可以得到她们应有的赞扬,而坏人可以得到该有的惩罚和改正。
最后我想对北凝妹子说:你是一个善良的女孩,我相信上天会一直眷顾着你,我和我们全家都要在和你说一句:谢谢!”
擦掉脸颊上的泪珠,此刻北凝的心里五味杂陈,她庆幸,自己的出现帮助到了这样善良的一家人。
刷到评论区,只见大部分网友都在夸自己。
一刻糖果:“天呐,被这篇文章搞哭了,军人好伟大,北凝也好善良。”
白云蓝天:“这家人真的挺让人心疼的,还好北凝帮助了他们,善良的人遇见善良的人,好温暖。”
黑黝黝:“记得前几天好多人都在网上骂这么善良的女孩,我们欠北凝一句对不起。”
花花:“一直都喜欢北凝,从她刚进娱乐圈时就开始关注了,这些年她也一直不停的向贫困地区捐钱,她的善良是骨子里就有的。
狗二蛋:“对对对!之前我还看到一张照片,是她去贫困国家给那些吃不上饭的孩子送衣服粮食还有书。她真的很好!”
调整好情绪后,北凝心里高兴的拿着手机跑到对面书房。
此时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前,身前放着电脑。
只见北凝开心的跑到他身边,一手搂着封迟暮的脖子,一边举起手机手舞足蹈的对他说
“迟暮哥你快看!静姐刚刚发微博感谢我们呢!”
男人抬头,薄唇轻轻勾起,意味深长的看向抱着自己的女人,低沉的嗓音缓缓道
“挽挽,我在开会。”
北凝一怔,抬眼看向正对着自己的电脑,只见屏幕上出现了好多的脑袋,而那些人此刻全部都在抬头看她,嘴巴张的一个比一个大。
手上的手机啪的掉到了地上,在停顿三秒之后,女人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捂着脸,头也不回的往外跑
封迟暮看着女人逃也似的背影,低头,笑了。
“好了,我们继续。”
被打断的男人继续看着手里的报告,讲述这个月部门业绩,而周围的其他人也是强压着心里的八卦,相互之间偷偷的你一眼我一眼。
而电脑前,男人的心思早就飞出这个房间了,想着刚才小人儿兴奋的搂着自己,再是羞红的小脸,以及门口掉的一只拖鞋,想着想着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一张俊颜上满是喜悦。
不过,做为事故的当事人此刻可就不是这样了
只见房间里,女人把自己捂在被子里,懊悔的拿着脑袋撞这身下的床。
“丢人丢到婆婆家了,呜呜呜…”
这让她以后还怎么去封迟暮的公司呀,而且是不是所有人都看出来自己是谁了?
完了…她辛辛苦苦在荧幕前塑造的形象都毁了!
男人拿着手机和单只拖鞋走了进来,看着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自言自语的小人儿,走过去在她的头上方小声道
“怎么,手机和鞋子都不要了?”
听懂封迟暮的声音后,北凝更是摇头
“呜呜呜…太丢人了,我不要见你。”
男人坐下,隔着被子摸了摸小人儿的头
“好啦,没人敢笑我们挽挽的,不丢人。”
被子打开一条缝,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
“可是他们都看见我抱着迟暮哥了。”
男人浅笑:“抱我怎么了,谁规定的男女之间不许抱了。”
“可我还是素颜…脸都没洗。”
摸了一下光滑的脸蛋
“我们挽挽化不化妆都好看。”
这倒是封迟暮的心里话,北凝在他心里任何人都比不了。
女人半信半疑
“真的?”
封迟暮确定的不能再确定了
“当然。”
北凝这才从被子里钻出来,理了理凌乱的头发。
“看来以后我不能再去迟暮哥办公室了。”
男人不解
“为什么?”
“因为我怕他们笑话我呀。”
封迟暮笑了笑,开口道
“没关系,刚刚的是封氏集团的内部高管。”言下之意,北封你还是可以去的。
原本好转的北凝,在听到这句话后整个人仿佛再次被雷劈头顶,直挺挺的倒在了床上
“完了,这下丢人直接丢到总部去了…”
两人吃完早饭后,封迟暮说是要给北凝一个惊喜,也不告诉她要去哪里,反正拉着她就上了车。
北凝还以为是带着她去看什么东西,结果到了机场大厅看到从出口处走出来的凌岑和米之儿后,整个人都激动的飞了出去。
三姐妹开心的抱在一起,北凝看着两个人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还不告诉我一声。”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给你惊喜嘛。”
凌岑指了指身后的几个男人道
“在商都遇见方祺哥他们,听他们说要来临城玩两天,我们两个正好没事就跟着一块过来了。”
米之儿点头,然后看着北凝,坏笑
“这回来到临城,我们俩可是要好好宰你一顿。”
“宰我倒是可以,但是你们俩个可别想着给我捣乱奥。”说着,北凝指向凌岑
“尤其是你,不许去找高宇轩听到没。”
见自己的心思被拆穿,凌岑偷偷给了米之儿一个眼神,对方瞬间心领神会
“这你可就冤枉岑岑了,我们俩这次真的是来找你玩的。
这不咱们两个下个月都要进组了,在不一起聚一下,下一次长聚就又得是好几个月之后了。”
凌岑在一边疯狂点头,北凝这才半信半疑的收回探究的目光
“说的倒也是。”
见女人不再起疑,两人这才放下心来
“快快快,我都要饿死了,咱们赶紧去吃大餐吧!”
走在后面的三个男人见前面的女人一股脑的跑没了影,段方祺笑道
“老封,你家挽挽被拐跑了。”
封迟暮白了他一眼
“知道还把岑岑他们带来,你不是存心的么。”
沈锐:“迟暮,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把她们两个带来,你还能抽出时间陪我俩?”
重色轻友在自己兄弟这里完全是一点不差。
段方祺附和着:“老婶儿说的对!”这三天可以说封迟暮连北凝的人影都见不到…
每天面对两个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的男人,他恨不得把这两个人丢回飞商都的飞机上。
而三个女生就不会了,上午逛街买衣服买首饰买包包,下午做美容,做按摩,做头发。
到了晚上酒吧餐厅KTV,真的是夜生活很丰富,行程很满。
这不,今天上午刚做完头发,下午三个人累了,就在附近找了一家人气不错的餐厅,吃的饱饱的。
感觉到水喝多,北凝起身走进一旁的洗手间。
要不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她刚走出厕所,迎面就碰上了同样出来的秦婉莹。
见到眼前那个自己讨厌的女人,秦婉莹一副不懈的神情
“呦,我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在这都能碰上北凝小姐,你说巧不巧了。”
北凝没想搭理她,抬腿走到洗手台,挤出洗手液认真的洗着手。
只见秦婉莹随后跟了过来,站在她身旁道
“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有句话我还是要说。如果你想对付我或者是宇轩的话,大可以只针对我们两个就可以了。没必要把高氏集团牵扯进来。”
北凝刚迈出去的左脚在听到高氏集团四个字后又收了回来,不解的看向身后的秦婉莹
“你什么意思?”
秦婉莹轻笑
“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明显了,虽然当初宇轩哥是把你抛弃了,但是你也没必要让你的那个情人利用北封集团来对付高氏吧?”
“一个什么地产竞标,前期不说明情况,等到高氏拿到竞标进行施工时才公布说所有资金是原来的五倍之多!
整个产业链已经动起来了,你们这样做无疑是想要掏空高氏集团,好让高氏倒闭是不是”
只见北凝听到一脸雾水,眉头紧锁
“你的意思是迟暮哥利用集团竞标想要搞垮高氏?”
“这不就是你们一早准备好的手段么?”
秦婉莹看向北凝的眼神里多了一抹鄙视。在她看来这一切不过是眼前这个女人报复他们的手段罢了。
“我想你是有些被迫害妄想症,就算我恨惨了你和高宇轩,也没必要做这种断人后路的事。
况且我和高宇轩说过了,从此以后互不相欠,我又何必浪费时间在你们身上。”
见北凝说的认真,不像撒谎的样子,秦婉莹心里到是有些拿不准了
“就算不是你,那也是封迟暮做的。他是北峰集团的总裁,这么大的项目我不信他会一点都不知情。
不管是你们谁,我都希望尽早收手,不然高氏破产了,你们也会损失惨重。”
“还有北凝,宇轩曾经至少是爱过你的,你就忍心看着他最后失去一切?
当初他为了你可是不顾一切的和他父亲反抗,要不是他父亲拿宇轩病重的母亲来威胁他的话,或许过几天婚礼上的新娘就是你了。”
虽然这是秦婉莹很不想承认的事,但却也是事实。
如果北凝能够帮助高氏,让北封集团收手的话,她向眼前的这个女人低一次头又能如何呢?
北凝听着秦婉莹的话,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高宇轩离开自己的真正原因,原来真的是有苦衷的。
而且看着她的样子,或许不假…
可为什么迟暮哥要对高氏下毒手呢?
难道真的是为了自己?
想到那天在庄园他向高宇轩狠狠地出拳,难道真的是这样么?
“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去问清楚。如果一切真的是因我而起,那我会劝迟暮哥放过高氏的。”
说完北凝转身回到餐厅,然后拿起手机外套就朝门外走去,丢下了两个一脸不知所措的女人,你看我我看你。
打车到了北封集团楼下,北凝拿出宋元给她准备的工作卡,进了电梯,来到封迟暮所在楼层。
电梯门刚打开,所有人都还没看清楚进来的是谁时她已经冲进了封迟暮的办公室。
只见办公室里三个男人坐在沙发上喝着茶,见到突然闯进来的北凝,封迟暮心中一喜,刚要站起来走过去,却听到女人充满质问的语气道
“迟暮哥,高氏集团竞标的事是你通过的吗?”
男人一怔,伸在半空的手顿住,没等他回答,女人又问了第二遍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样做高氏很可能会破产的迟暮哥。”
沙发上的两个男人见气氛不对,赶紧上前插言
“内个小挽挽,你先别对老封这么严肃,咱们有什么话好好说。”
“是呀小凝,有些事它可能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可能它…”
沈锐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封迟暮摆手阻止他继续,此刻的脸色有些难看,看着眼前的人儿一字一句
“让她继续说。”
北凝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继续道
“虽然高宇轩是有错,但是错不至此。秦婉莹告诉我说当初他订婚也是被他父亲逼得走投无路,其实他也挺可怜了。
所以说迟暮哥,你能不能放了高家这一次,就当我求求你了可以吗?”
男人抬头,看向女人的眼神里带着一丝诧异
“你是在为了那个男人来求我?”
不可思议,悲伤,气愤,封迟暮这句话里包含了太多的情绪。
一旁的两个人男人看着这样的场景,心里都跟着着急,一直给对面的女人使眼色。
奈何北凝却是一根筋,认真的点头
“嗯,我求迟暮哥放了高氏这一次。我不希望因为我而害了谁。”
“哈,哈哈哈哈”
听着眼前人的话,封迟暮突然大笑起来,只不过这笑声在明白人听来却是很悲伤,很冷淡…
“好,既然我的挽挽为了那个男人来求我,我当然要答应你,不然倒是显得我这个做哥哥的多残忍是不是。”
说着,封迟暮朝门外喊
“宋元!进来!”
门口的宋元听到喊自己,赶紧开门进来:
“总裁。”
一双猩红的深眸看向宋元,此刻的封迟暮好像一匹被彻底激怒的狼,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气息
“听北凝的话,终止和高氏集团的一切合作,收回那块地的竞标。”
宋元整个人都无比震惊
“总裁你在说什么?”
抬腿将茶几上的被子全部踹倒,只见此刻的男人整个人爆发到了极点
“你是耳朵聋么!我说终止和高氏集团的一切合作!在听不明白的话就给我滚蛋!”
一旁的北凝被眼前男人的样子吓到了,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的。
难道她说错了什么话么?为什么迟暮哥变得她都不认识了。
宋元被封迟暮此刻的样子震慑到,自己跟了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总裁发这么大的火
但是一想到终止合作的后果,他还是不死心道
“总裁你要想清楚,一但终止合作,北封损失的可不只是几个亿的问题呀。”
听了宋元的话,北凝的脸上更是震惊了,难道终止合作北封也会受到重创?
不知怎的她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刚刚说的话了,看着眼前如此愤怒的封迟暮,北凝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到是封迟暮,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了一样,沙哑着嗓子道
“立刻去。”
宋元握拳,看了眼一旁的北凝,无奈离开。
宋元离开后,男人背过身,不想再看身后的女人一眼
“你可以去和高氏有个交代了,走吧。”
北凝想要和身前的男人说对不起,但是段方祺和沈锐却制止了她,上前将她拉到办公室外面
“迟暮还在气头上,小凝你还是先别回去,等他气消了你们在把误会解开。”
北凝看着沈锐,有些懊悔
“沈锐哥,我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我好像不应该那样说迟暮哥的。”
沈锐为难的点了点头
“你刚刚的话别说是迟暮了,放在任何一个在意你的人身上都会让人很生气伤心的。
但是你现在也别太自责,一会儿我和方祺劝劝迟暮,其他的等晚上回去了咱们再说。”
眼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北凝只好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沈锐看着女人低着头自责后悔的背影,只能叹气,摇了摇头然后回到办公室。
离开大厦后,北凝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想到刚刚自己说的话,在想封迟暮砸东西怒吼的样子,她真的是想狠狠地抽自己两巴掌。
拿起手机,犹豫几秒后还是拨给了宋元。
而手机那边的男人在接到电话时,语气也是有些沉闷
“北凝小姐。”
“宋特助,你能不能告诉我如果和高氏终止合作北封会怎么样?”
电话那头,宋元顿了顿
“北封的资金会断条,所有投在这个项目里的资金会全部化为灰烬。如果后期融资不顺利或许北封也会破产。”
挂掉手机,北凝的心里一瞬间沉到谷底。
她刚刚是做了什么混蛋的事!为了不让高氏破产结果却间接害了北封,
那是迟暮哥一个人白手起家,一点一点做起来的集团呀…
太阳渐渐的落到了山,北凝还是一个人,像被抽了魂是的走在路边
还是凌岑和米之儿找了老半天才找到她,把她带回了老宅。
回到老宅后,北凝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她们两人,说着说着,蜷缩着身子靠在沙发上突然大哭起来
“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太蠢什么也不搞清楚就去质问迟暮哥,迟暮哥也不会被我伤了心,北封集团也不会面临破产风险。我就是个祸害!”
米之儿抱着北凝,拍着后背安慰
“别哭了别哭了,事情既然发生了咱们就想想怎么把它解决就好了,凝凝你不要太自责,毕竟你不是从商的,对他们的那些事情也不了解。”
凌岑看着自己姐妹难过,心里愤怒到极点
“该死的,我现在就去找那个秦婉莹!”
米之儿立刻喊住了她:
“岑岑,你先别激动。这件事还没有完全弄明白,去了也是不欢而散。”
就这样,三个女生在老宅坐了一晚上,却是一个男人也没等回来。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哥哥好厉害饶了我吧表情包 烟火在空中绽

下一篇: 贱奴跪求主人玩弄惩罚|弗兰切斯卡和

本文标签: 有个 车里 第一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