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乱合集200篇阅读 早餐吃到一半

乱合集200篇阅读 早餐吃到一半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42:41

早餐吃到一半,北凝就拍着肚子说饱了。
封迟暮也就没在吃几口,然后就放下了筷子。
两人坐在餐厅,看着外面明媚的天气,一时都没有开口,安静而又不会尴尬的气氛刚刚好。
北凝的视线从外面移到封迟暮的脸上,到是看得投入起来
“迟暮哥,你真好看。”
封迟暮看向她,笑容依旧宠溺
“我们挽挽也像妈妈一样越来越美了。”
听到夸自己,北凝到是显得没有那么的开心了
“妈妈是在我十五岁时去世的,当时她也说我长的越来越像她了。”
听到关于言渝的事,封迟暮的笑容渐渐消失
“挽挽可不可以跟我讲讲当时从封家离开后都发生了什么?”
他的声音很温柔,因为怕一不小心就会刺激到眼前的人儿。
尘封的往事被再次打开,那段不好的记忆慢慢的从北凝的脑海深处苏醒
“我记得当时…”
北凝是五岁的时候和妈妈一起从M国去到临城封家。
把北凝在封家安排好后,言渝又从临城回到M国,因为北凝的哥哥言墨尘当时因为先天性心脏病一直住在M国的医院里接受治疗。
言渝深知身处异国,她一个人完全照顾不好两个孩子,所以只能暂时将北凝安排在自己的好友季婕家。
等到儿子身体逐渐好起来在将女儿接回来…
可是言墨尘的病一治就是五年,这五年北凝一直是被封家扶养,期间言渝也会时不时回去看看这个亏欠了太多的女儿。
但还好,北凝很喜欢封家,还有封迟暮对北凝的照顾。
结果没过多久,洛培元不知从哪得知自己和言渝还有个女儿,如今被封家夫妇扶养。
然后带着一众人趁着封家夫妇不再的期间擅自把十岁的北凝带回洛家。
而等到封迟暮和父母从老宅回来时北凝已经不见了。
之后他们无数次去洛家要求把北凝带回来,结果每一次都遭到洛培元的拒绝。
洛家是世代家族,根基稳固并且在商都可以说是少有人敢惹。
而做为白手起家的封晨海,仅管在临城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但和洛氏相比却还是有差距
当时封迟暮比谁都着急,想了各种方法,却终究是见不到北凝一面。
那段时间他一度以为把小人儿弄丢是自己的能力还不够,
因此每天拼命学习,就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凭着自己的实力把小人儿从洛家手里要回来!
北凝在洛家一待就是三年,这三年里可以说她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洛培元先前对待她到是是极好的,不管北凝有什么要求除了离开洛家别墅外,其他一概满足。
但是洛家的那对母女却是想方设法为难她。洛培元的女儿比她小一岁的,却是实打实的心思歹毒。
在下人给她送的牛奶里加泻药,偷摸剪她的衣服,还总是指着北凝妈妈的照片说
“果然和你妈妈一样,都是狐狸精,下流的艺妓!和我抢爸爸,你真是不要脸!”
而北凝也因此和她打过很多架,可是每一次她们母女俩总是能在洛培元那里全身而退,却让洛培元把所有的错误都归结到了自己身上。
从最开始的:“小挽,和妹妹吵架是不对的”
到“小挽你不可以欺负妹妹”
再到“洛北挽,你太让我失望了!罚你跪祠堂,什么时侯知道错了什么时侯再出来吃饭!”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并自称是自己父亲的男人,北凝曾经还抱有过幻想。
因为她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没有体验过父亲的关爱,甚至可以说她的脑海里都没有父亲的概念。
但是当她去到封家,看到封叔叔对自己妻子的疼爱和对儿子的关心,她才慢慢对父亲这个存在有了些概念。
可眼前这个父亲和迟暮哥哥的父亲不一样,他不会教自己识字,也不会带自己去游乐园
甚至,他连大门都不让自己出去!
所以她不喜欢这个父亲,也不喜欢这个家里的任何一个人!
北凝想过很多次逃跑,可是每一次换来的都是被发现,然后有是被洛培元大骂一顿。
直到十二岁生日那一天,她穿着小礼服站在阳台前等着洛培元给她准备的生日晚宴。
结果却被不知何时从身后出现的洛婉莹狠狠地从二楼阳台推下一楼草坛上,导致右腿骨折。
或许是母亲知道了自己被洛家囚禁的消息,北凝在医院养伤的某个夜里,窗外突然多了很多黑衣人。
北凝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鬼使神差的给他们开了窗。
只见进来的男生看着比自己大很多,而男生在看到拄着拐的女孩,眼眶瞬间红润了,伸手将她抱在怀里
“挽挽,哥哥终于找到你了!”
北凝看着眼前的男人,听他称自己为哥哥…
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哥哥如今早已记不起他的容貌了,但是她一直记得自己在M国还有一位生病的哥哥。
在封家时她有时候总是会哭着说找哥哥,一开始他们都以为自己要找的是封迟暮。
但其实不是,最开始她要找的其实是自己的亲哥哥
只不过她太小,记不住哥哥名字了。
“你是生病了的那个哥哥么?”
这是她对那许久未见的哥哥的唯一印象了…
男生摘掉口罩,露出那张还有些稚气未脱的帅气脸庞
而眼前这个出落的越发漂亮的女孩眉眼间竟是和母亲如此的相似,他确定的不能在确定这就是他的妹妹!
当年他从母亲那里得知妹妹被洛培元带走囚禁的消息后,没有一天不在责备自己。
如果当初母亲不是为了照顾生病的他又怎么可能将小北挽送到临城挚友家。
而这三年来,母亲每天晚上都拿着妹妹的照片默默流泪,言墨尘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挽挽,是哥哥!哥哥这就带你离开。”
北凝听到要带自己离开,原本暗淡无神的双眸中立刻燃起了希望
“真的会带我离开么?”
男生点头:“乖乖躺在哥哥背上,哥哥背着你出去。”
只见北凝听话的照做,当两人从窗户跳到外面的阳台上时,北凝看到不远处一架直升机停在半空中
男孩背着她大步朝飞机走去,在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深夜的商都,对一旁的黑衣男子说了一句
“那个洛家也可以给点教训了”
然后转身带着北凝离开…
回到M国的北凝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只不过和十岁那年印象里见到的母亲已经大不相同了。
此刻的言渝骨瘦如柴,浑身像被抽干气的救生艇一样,好像风一吹就飘走了。
而女人在见到自己思念已久的女儿后,紧紧的抱住身前的小人儿,哭的撕心裂肺,嘴里一直说着
“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害了你,我该死,真的该死!”
一旁的言墨尘看着自责的母亲,心中更是内疚不已。
大概是从那时起他就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母亲和妹妹不被任何人所伤害。
而他,也真的做到了!
只不过在北凝被囚禁的这四年里,言渝的身体就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女儿的出现让她撑过了那个冬天,却终是没能撑过第二年的夏天。
言渝去世的那一天,躺在病床上握着言墨尘和北凝的手,不舍道
“小尘,你是哥哥以后要照顾好妹妹。挽挽,记得要听哥哥的话,不能太调皮,不要到处惹祸。”
北凝此时已经哭肿了双眼,上气不接下气
“妈、妈,挽挽都听你的,但是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挽挽,我还没有好好感受妈妈的温暖,你还没有给挽挽扎过辫子呢,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言渝看着小女儿,心中纵使有着万般不舍,却也是无力回天。
枯瘦的手指艰难的抬起来抚上女儿的脸颊
“挽挽乖,是妈妈没有做好母亲的职责,但是挽挽可不可以原谅妈妈这一次?
以后妈妈不在了,挽挽要自己照顾自己了。记得一定要找一个爱你的人结婚,记得不要进娱乐圈,也不要带着仇恨去生活好吗?嗯?”
“嗯!我都答应你妈妈,我什么都答应你,但是你不要离开我和哥哥好不好!好不好!”
病床上的言渝眼神慢慢涣散,呼吸也逐渐微弱
拼尽最后一口气说了句
“好”后便久久的没有了气息…
只留下一对儿女跪在床边哭的撕心裂肺。封迟暮看着眼前陷入痛苦回忆而久久不能走出来的小人儿,心疼的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
“都过去了,我们不想了。”
北凝抱着封迟暮,哭的很伤心。
她已经很久没有将这些往事提起过了,而今天当她再一次把那些回忆拾起来时,她发现自己的心里依旧放不下!
“迟暮哥,我真的想妈妈了。可是我梦不到她,连一次都梦不到…
我想问问她在那边过的好不好,下辈子还能不能继续做我的妈妈,
可是…
我都梦不到。”
女人的声音断断续续,言语间充满了难过与悲惋。
封迟暮的心好像被人拿刀子狠狠地剜了一下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想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到底过的怎么样?
却没想到,她过的如此不好…
而对那个所谓的洛家,早在几年前他就想动手了,如果不是父亲的阻拦还有忌惮她可能还在他们手里的话,他早就将心里狠了十几年的洛家搞垮了。
不过现在好了,洛家是吧,抢走小人儿,间接害死言渝干妈的账他倒是要和他们好好算一算。
“不伤心了挽挽,我相信言渝干妈在另一个世界会过的很快乐
她也一定希望你忘掉这一切,开开心心的做回曾经那个挽挽。”
是呀,妈妈那么善良的女人,相信她去了另一个世界后一定会遇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吧…
可是妈妈,我又怎么能甘心让那些曾经侮辱你伤害你的人安稳的生活呢?
我一定会让他们知道,你才是这个世上最值得的女子,你从来都不低贱!
……
中午,一身休闲装的北凝坐在宛居园的泳池旁晒着阳光发着呆。
封迟暮手里拿着温水,从别墅里走出来,坐到北凝身边,抬手将睡放到她的嘴边
“乖,张嘴”
北凝听话的张开嘴,喝了一口水,然后视线转向封迟暮
“迟暮哥,你教我游泳吧。”
把水杯放在一边,封迟暮好奇道:“怎么想着要学游泳,不是很怕水么?”
封迟暮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他带北凝去海边玩,结果因为自己的大意,不小心将不会水的北凝丢到了海里。
还好自己发现及时把她救了出来,不过也因此让她有了恐水的阴影。
“因为下个月我就要进剧组了,这次的戏是关于游泳题材的,虽然游泳戏份不多但我也不能太掉链子不是。”
“团队不知道你怕水么,为什么给你接这种戏?”封迟暮面色有些不悦
北凝点头,然后解释
“这事不怪他们,是因为这个戏的导演当初对我有知遇之恩,可以说没有李深导演就没有现在的我。
这几年他的作品整体越来越被观众诟病,而这个电视剧的筹备可以说的对他至关重要,既然李深导演都已经求到我了,哪还有不帮忙的道理。”
封迟暮听到这番解释后,身上的阴霾才消散了些
“既然是这样挽挽做的没错,想要学游泳的话就我来教你。”
听到封迟暮的话,北凝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真的嘛迟暮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说着,开心的坐到封迟暮的怀里,脑袋蹭着那坚实的胸膛撒着娇。
封迟暮一愣,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
虽然小时候两个人经常这样,甚至很多个夜里北凝都偷偷的跑到他的房间趁他睡着后然后跑到自己的被子里。
可是现在两个人都长大了,甚至说自己已经是个中年男子了…
而怀里的小人儿到底知不知道这种亲密举动意味着什么呢…
显然怀里的北凝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意味着什么,因为在她的记忆力,自己和迟暮哥哥就是这么相处的。
没有一点毛病!
“既然想学游泳,那就择日不如撞日,挽挽,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封迟暮说的认真,到是惊到了怀里的女人,
只见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问,北凝一脸“什么?!”的表情看着他
“迟暮哥,你说的是真的吗?现在就学,这么突然,可是、可是…”
封迟暮:“可是什么?”
北凝:“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
这种事情不得是选好日子,做好思想准备后在开始嘛?
怎么能这么草率呢?
封迟暮看出她的顾虑,摸了摸怀里人儿的头安慰说
“放心,有我在,一定不会让挽挽有危险的。难道你不信我?”
“才没有不相信!”
说着北凝站了起来
“那我去准备一下,我们一个小时后开始怎么样?”
封迟暮点头
“好,一个小时后在开始。”
就这样,一连三天,北凝都被封迟暮拉着泡在水里。
没想到平时对自己百般放纵的封迟暮在游泳这件事上是真的一点不让步。
除非是北凝真的累没力气了,不然连休息的时间都是掐着点来的
当然,在封迟暮魔鬼般的训练下,之前连下水都需要磨蹭好久的北凝现在至少是不怕水了,这倒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某日中午
此时,两个人还泡在水里练习时,封迟暮的手机响了起来。走到岸边打开手机直接接通。
“喂?”
只见电话那边传来吵闹的声音
“我说老封,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
兄弟几个可是把接风宴都给你准备好了!
人家佳璐都想你想的茶不思饭不想的。”
商都的尊皇私人娱乐会馆里,几个男人凑在一起,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
“段方祺,你是想死?”
那头的段方祺一听,立刻心虚起来,说话也收敛了
“我错了我错了老封!这不是你要回来了哥们几个太激动了。”
这时一旁的男人开口道
“唉!迟暮你可别听这老不正经的话,我们几个和他可不是一个心思的。”
段方祺立刻有种自己被卖了感觉,指着身边两个不厚道的队友,咬牙切齿道
“老封你别听他们放屁,刚才他们和老子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俩从来之后就一直给韩佳璐打抱不平,说你这小子吊着人家小姑娘那么多年也不和人家在一起。”
段方祺此话一出,立刻遭到来自身边两位兄弟的眼神警告,结果他就当没看见似的
“所以我说老封,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临城公司那边还没处理完?”
“我在Z国没回去。”
“什么?感情你还没回来呢!”
段方祺一脸的惊讶:“不是你在那边没工作也没什么事情,干嘛还不回来呀!难道…你小子不会在那边找了个小美女吧!”
封迟暮看向那边一直在认真练习动作的小人儿,笑了笑
“你家住海边?”
“不是老封,那你干嘛还不回来呀?哥们几个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就等着你回来呢!”
就在这时,努力摆着姿势练习的北凝在察觉到小腿处的异样后,连忙伸手握紧泳池的扶梯,朝正在打电话的封迟暮喊
“救命呀迟暮哥,我腿抽筋了。”
听到腿抽筋的封迟暮连电话都没来得及挂,整个人冲进水里快速的游到北凝的身边,将她打横抱上了岸。
留下了手机那边的三兄弟,在突然听到女人的声音后,眼睛一个个瞪的像铜铃一样。
“我去老婶儿,老凌,你们听没听到女人的声音?是我幻听了么?”
被叫老婶儿的男人点点头
“我好像也出幻听了…”
到是一旁被叫老凌的男人忍不住拍了拍两个人的脑袋
“你俩二百五呀!那明明都喊了迟暮哥了,什么幻听。”
“我去!老封真的养女人了?!”
“万年铁树开花了?”
凌梓云无奈的瞪了眼前这两个白痴一眼。
也不知道一个是在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博大国际医院,一个是冲出亚洲的方嘉娱乐传媒
他们是怎么被这两个缺心眼的白痴创立起来的?
“迟暮又不是出家当和尚了无欲无求,有个女人不是很正常。”
段方祺摇头,表示不赞同
“男人有女人很正常,但是老封有女人那是太不正常了好吗?
老婶儿你说,咱们在一块这么多年,你见过老封身边有女人么?
当然了佳璐除外,她那是上赶着往上贴的咱不算。”
沈锐摇了摇头:“真没见过,所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你说是不是!这就太匪夷所思了,不行!我现在就要飞去老封那,我倒要看看这女人是何方神圣。”
说着把目光转向身前的两个人
“怎么样?你们两个去不去?嗯?”
凌梓云直接摇头:“我还要回家陪老婆呢,不去。”
见都看向自己,沈锐也摇头
“我医院还有患者,晚上还有台手术,我也不去。”
笑死,他在傻也知道,惹谁都不要惹封迟暮!
人家和小女友在过甜蜜二人世界,自己去当电灯泡,那不是明摆着找死么。
“这可是你们两说不去的,那我可自己去了,到时候别怪我没带上你们!”
两个人看着眼前这个一只脚已经踏进坟墓里的人,眼里顿时多了一丝同情:
兄弟,一路走好…别墅里,北凝坐在床上,看着封迟暮走来走去收拾东西的身影。
手里抱着行李箱,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不甘心问
“迟暮哥,我们真的要提前回去嘛?”
只见男人神情严肃的点了点头
“今晚就走。”
北凝明显是不死心,继续道
“可是我喜欢呆在这里,我不想回去。”
知道她在撒娇,但是封迟暮还是狠了狠心回绝
“下午的时候医生怎么说的?说你身体各项指标都不好,你觉得我还能让你留在这么。”
说着走到北凝身边,摸了摸她的头温柔的哄道
“乖,我们就回去做个全身检查,看看到底哪里需要调整。
等到以后有的是机会来这里,所以挽挽听话好不好?”
北凝看着男人那真诚的目光,就如同被蛊惑了一般,整个人也乖巧起来,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听迟暮哥的。不过以后我想来可必须带我来,不带骗人的。”
封迟暮失笑:“好,一定不骗你。”
把重要的东西收拾好后,宋元连夜开着车将两人带到机场。
就在段方祺兴奋的走出飞机的下一秒,这边的三人也在同一时刻坐上了返回商都的航班…
回到商都后,封迟暮抱着熟睡的北凝走进自己的住宅,
提前通知好管家把房间收拾出来,然后轻轻的将怀里的女人放到柔软地大床上。
就在安置好了床上的小人儿然后打算起身离开时,
只见床上人儿翻了个身,胳膊顺势搂上男人的脖子
嘴里还呓语道:“宇轩,我讨厌你。”
这个突如其来的名字狠狠地撞了一下封迟暮的心,倏地收紧。
原本温柔的双眸顷刻间染上了些许戾气。
宇轩是谁?
看着熟睡的人儿,封迟暮压抑着心中的不悦,将她的手拿了下来放进被子里,掖好被子后照例留了展灯,然后转身离开。
在关上房门前,男人站在那里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人儿,宇轩两个字再次从脑海里浮起
轻轻关上了门,封迟暮没有回房间休息反而是去了书房。
打开手机,给宋仁发了条消息
“去查查临城叫宇轩的这个人。”
只见对方快速回复四个字:“好的总裁”
放下手机,封迟暮点了颗烟,然后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如果不是刚刚北凝梦中无意识的那声呓语,或许他都忘记了,在自己不再的这段时间他们家挽挽是交过男朋友的。
还有,他记得前几天北凝说过她有个哥哥。
可是对于这个叫言墨尘的男人不光是他,或许连自己父母都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按北凝所说的话,这个男人的年纪应该和自己相仿,可是洛家当年既然能查到挽北凝的存在就必然会查到这个男孩的存在。
但他们却只是接回了北凝而没有把那个男孩接回去,这对于那个向来传统的洛家来说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这个叫言墨尘的男人又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封迟暮发现,原来还有很多事需要他去了解。
虽然现在的挽挽对他还是当年的样子,会在自己面前放下所有防备和伪装,
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可以不去弄清楚这些年来关于她身上的事了…
沉思片刻,封迟暮想起了今天下午家庭医生给北凝看病时说她的身体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伤有很多,当时他的心里别提有多自责。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挽挽会进娱乐圈,但是这些年来她明明就在身边,自己却没有早点找到她。
想着,拿出手机,点开沈锐的通话页面,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听,而男人的声音显然是没睡醒,对着手机埋怨道
“我说迟暮,你人虽然在国外,但时差这个东西你总该了解吧。大半夜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太不厚道了你。”
封迟暮没理会他的抱怨只说了句
“明天上午我带个人去你医院,安排一个全身检查。”
电话那头的沈锐气的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一个全身检查而已,用得着大半夜特意打个电话来惊动自己?!
“就这事也值得你大半夜打电话给我?明天直接带人来不就可以了!”
“不,我要你亲自检查,所有项目。”
特意强调亲自两个字后,封迟暮在没给对方说话得机会,直接挂掉手机。
看着手机屏幕显示已经凌晨两点了,熄灭手里的烟,起身走了出去。
在经过北凝的房间时,不放心小人儿晚上睡觉的习惯,还是决定开门进去看一眼。
见床上的人儿老老实实的窝在被子里,会心一笑:
小人儿到是学会老实睡觉了。
还记得当初在封家的那段时间,一个人睡觉的北凝常常不老实,不是半夜踢被子,就是睡着睡着摔到床下。
因此,每天晚上封迟暮都要起身来她房间看两次,
踢被子了就把被子重新盖好,离床边太近的话就把她抱到中间,拿枕头将旁边挡住。
日复一日…
年纪轻轻还在上学的封迟暮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变成了对小孩子照顾的细致入微的大人,甚至对小北挽比大人都细心。
小小年纪就体验了养女儿的生活,甚至每次带小北挽去学校时,段方祺他们几个都笑他是妹妹奴。
但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封迟暮的心中至始至终都没有将小北挽当成妹妹看待过…
毫无疑问,第二天的早晨北凝依旧是被封迟暮从被窝里叫起来的。
也不知是怎么的离开封家后的这些年北凝其实早已经改掉了睡懒觉的习惯,
但自从和封迟暮相遇并且住在一起后,她真的是每天都不想起床。
不管是在宛居园的床还是现在寒园的床,真的是又大又舒服,和小时候封家的床一样。
北凝心不在焉的吃着早饭,一双大眼睛时不时的瞄一下对面的男人。
封迟暮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抬头挑眉:
“怎么?早餐不好吃?”
北凝见状赶紧摇头
“没有没有,只不过迟暮哥,我们真的要去医院么?我觉得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就是这几年拍戏落下了些老毛病,我都习惯了。”
放下筷子,封迟暮的眼神对上女人的视线
“要是不想在拍戏了的话我就同意你不去。”
“不不不!”北凝吓得,脑袋瓜摇的跟个波浪鼓一样
“去!我去!嘿嘿嘿…”
低头继续喝粥,北凝算是知道了,宠她归宠她,但是关键时刻迟暮哥还真是一点都不让步。
收拾完后,封迟暮就从寒居里驾着车带北凝去了沈锐所在的医院。
自从昨晚被封迟暮半夜突袭后,沈锐可以说是在没睡着过。
一大早顶着两个黑眼圈来到医院,吓得助理还以为他昨晚受了什么刺激呢。
两人从外面走下车再到走进医院时就一直被旁边的人注视着。
封迟暮看向身边北凝,若有所思后,将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转身戴在了北凝那张小脸上。
原本就巴掌大的脸在大大的墨镜遮盖下眼看着都要没了。
而北凝的心里却是一暖,咧嘴笑着说
“谢谢迟暮哥。”
牵上身后小人儿的手,一大一小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进来VIP专用电梯,来到院长办公室。
而办公室里的沈锐,此时正在没有封迟暮的三个人群里和他们吐槽封迟暮昨晚的非人行为。
听到开门声,男人抬头,看到了一身白色体恤休闲装的封迟暮走了进来,身后还拉着一个小女人。
沈锐被眼前的画面瞬间惊到,
难道…
万年铁树真开花了?
他没看错的话封迟暮是不是还牵着人家小姑娘的手。
放下手机,赶紧从靠椅上站了起来
“迟、迟暮,你这让我不好发挥呀!身后的小妹妹不介绍介绍?”
北凝被封迟暮带到沙发上坐下,摘下了脸上的墨镜后对走过来的沈锐露出甜美的笑容
“沈锐哥好,我叫言北挽,你可以叫我挽挽。”
沈锐被眼前女孩的颜值瞬间折服,在看到女孩伸过来的手,正打算握上去时,见一旁投来的危险的眼神吓得他赶紧收回手。
“挽挽你好,跟我不用客气,叫锐哥就行。”
“咳咳”
一直没开口的封迟暮干咳两声,缓缓道
“我要给挽挽做一个全身检查,你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了!”
就在刚刚沈锐还在想,到底是何方神圣,才能让封大总裁大半夜亲自给自己打电话!
而今天这么一看,果然是心上人儿呀。
“既然这样挽挽你跟我来,我带着你去做检查。”
说着又看向封迟暮:“迟暮你在这里等我们?”
封迟暮看了眼一边的人儿,长腿站了起来拉过女人的手
“我带着她一起去,”
而前话刚落,在看向身后的北凝时,眼神立刻又变得很温柔
“挽挽,我们走吧。”
北凝乖巧的点了点头,跟上男人的步伐。
沈锐被扔在后面,看着自己从小到大的兄弟现在变得这么双标,无奈的摇头,摸了摸心脏
是心碎的声音…
三剑客群里
手术刀在手啥都有:兄弟们,迟暮带女人来我医院了!
颜值扛把子:艹!老子刚到宛居园就这么错过了!
凌梓云:女人是谁?
颜值扛把子:对对对,老婶儿你快偷拍几张那女人的照片,我到要看看是哪个妖精竟然降住了老封这个唐僧。
手术刀在手啥都有:等着吧你们,我要被拽去给挽挽做检查了,回说。
颜值扛把子:挽挽?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我感觉在哪听过呢?
凌梓云:高三时迟暮上学带的那个小女孩儿。
手术刀在手啥都有:我去!我说看着那丫头怎么这么眼熟!不说了,迟暮喊我了…
颜值扛把子:我的天,所以说老封这畜牲在人家小姑娘六岁的时候就对人家心怀不轨了?
凌梓云:已截图…
颜值扛把子:我擦!老凌你真不厚道,你要是敢发给老封的话我就去找小夕告诉她你初恋是谁!
凌梓云:不好意思我老婆早发现我初恋是她表姐了,你威胁不到我。
颜值扛把子:对方已下线…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含蓄版虎狼之词文案罗太太变了脸

下一篇: 巨肉np车站 所有的检查全

本文标签: 合集 吃到 早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