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热门 >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他现在,都走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他现在,都走

作者: 来源: 2021-10-23 10:42:03

他现在,都走了半个多小时了,还没有走到城堡跟前,目测,应该还有一半的路程。
凌世成一边擦着汗水,一边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想着,等凌氏集团的这次风波过后,他一定要带着老婆孩子来这里住一段时间,最好是长期住下来。
对了,马上,少杰的寒假就要来了,他还要带着少杰住进来。
凌世成一边走,一边计划着接下来的事情。
好不容易,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城堡前面。就看到一个老爷爷,一个老奶奶在花园里。
老爷爷正在修剪花草,而老奶奶,正拎着壶浇花。
这一定是这个庄园里的园丁,凌世成这么想着,趾高气昂的走过去。
“喂,你们两个,去帮我倒杯茶来。”
他实在是走不动了,看到花园里的石桌子,石凳子,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他得歇歇,再进庄园里。
可是,当他坐下去之后,抬起头来,再次看向那两个在花园里修剪花枝的老人时,看到他们也正好看着他。
“喂,你们两个是不是聋了?”看到老爷爷和老奶奶对于他的话无动于衷,气不打一处来:“没听到我的话?”
李爷爷和李奶奶就这么看着凌世成,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了一会儿,又低头,继续修剪花枝和浇花。
凌世成气得不行,想要站起来,可是,刚刚才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腿就像是面条一样,软得根本站不起来。但是,看到这两个佣人还如此的怠慢自己,他真的气得不行。
“我让你们去帮我倒杯茶,你们是耳朵聋了?”
李奶奶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抬起头来,看着凌世成:“你是谁?敢在这里耀武扬威?”
“嘿?我是谁?说出来,怕不是要吓死你这个不知道死活的下人。”
说着,凌世成就挽了挽袖子,一副要干架的姿势。
李奶奶蹙眉,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凌世成:“我们庄园里没有你这号人物。”
“什么?”凌世成吼道:“以前没有,并不代表以后也会没有。我不防告诉你,我是你们这庄园里尊贵的客人,是你们三少奶奶的父亲。”
李爷爷和李奶奶在听到他说他是凌一的父亲的时候,都抬起了头来。
他们立刻拍了怕自己身上的灰尘,走出花园来,看着凌世成现在这个模样儿,这样一副目中无人的态度,都蹙起了眉头。
这个凌世成,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过,心里想归想,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既然他没有认出他们来,那他们也没必要在这里,让他想起来。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么想着,两位老人直接出了花园,李奶奶跟凌世成说:“你稍等一下,我去让人给你泡杯茶来。”
凌世成在听到这老奶奶这么说之后,心里总算是平衡了一些,又开始趾高气昂了起来。
他抬眼打量着这座庄园:真的是好豪华,好气派,他从出生,到现在,这是他唯一见过的最大最奢华的房子了。
他坐在石头凳子上,等了一会儿,就有一个佣人给他端来了一杯茶。
他就这么坐在这里,一边喝茶,一边欣赏着这庄园里绝美的景致。
等他休息的差不多了,他抬腕看了一眼时间,这才起身,往城堡里走去。
刚走到门口,正好遇到了刘管家。
刘管家自然认得他,他也认得刘管家。
看到刘管家,可比对李爷爷和李奶奶客气恭敬了不少。
“刘管家,你好。”说着话,他便伸出手来,要跟刘管家握手,可是,刘管家并不理会他,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凌先生,您是要到客厅里等三少爷和三少奶奶吗?”
“是。”凌世成尴尬的收回手:“是一一让我过来的,没想到,这么不巧,她和阿远都出去了。”
刘管家听到他的自我解释,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呵,还夫人让他来的?真以为他不知道?夫人怎么可能让这种人到家里来?还不是他自己不要脸,硬贴着上来的?。
凌世成见刘管家仍然一副冷漠脸,心里不爽:哼,你算个什么东西?不就是个下人吗?有什么值得嚣张的?等着吧!等我成了这里的主人,一定将你们这群不识好歹的废物给赶出去。
这么想着,凌世成心里好受了许多。
他直接绕过刘管家,自顾自的进了大厅。
当他看到这城堡里的大厅的时候,也着实惊艳了一把。太奢华,太辉煌了。人生,自当如此啊!
他走到沙发区,一屁股坐下来。麻蛋,这沙发,太软了,他差点儿摔一跤,不行,他一个中年人,不能坐这么软的沙发,这个得换。
他刚坐下不久,就有两个保镖从外面进来,然后,一左一右,就像是两个左右护法一样的站在他的身后。
凌世成蹙眉:“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
“两个保镖没有理会他,仍然站在那里。”
凌世成有些无奈,东张西望的看了一会儿之后,又起身,他想要到楼上去看看,顺便去看看以后他该住哪一间?
可是,他刚走出去没几步,就被他身后的保镖给提溜住了。
“凌先生,不该去的地方,我们奉劝你不要去,好奇心害死猫。”
凌世成撇了撇嘴:“行了,我知道了,你们松手。”
两个保镖这才松开了手。
凌世成终于舒服一点儿了,可是,一想到自己今天的来意,再抬腕看了看手表,快六点了,凌一那个死丫头应该快回来了。
他又沉下心来,耐心的坐在沙发上等待。
又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终于听到了门口的动静。
凌世成立马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
他还没走两步,就看到凌一和厉行远进门的身影。
厉行远被一个保镖推着在前面,凌一在后面,正在换鞋。
凌世成连忙走过去,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
“三少。”
“有事?”厉行远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他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凌世成。
凌世成也不恼,还是一脸恭敬。
“三少,今天,我们凌氏集团的股票,受到了来自北美洲的恶意攻击......”厉行远听到他这话,让阿城停下脚步,他淡漠的看着凌世成。
“哦?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动凌氏集团?”
凌世成听到他这话,以为有戏,连忙走过来,一脸的讨好。
“三少,就是啊!您看看,他们那帮兔崽子,不把凌氏集团放在眼里也就罢了,怎么能连三少的面子都不给?连厉家的面子都不卖。”
“哦?”厉行远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关我什么事?关厉家什么事?”
他这话一出来,直接将凌世成给问懵了,他话,他该怎么去答?
思索半天,也没有想到怎么样回答,才能够不惹毛了厉行远。
厉行远也没有说话,就等着他的答案
凌世成考虑好久,急得额头上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看到厉行远似乎不愿意多说,他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开口。
“三少,不管怎么说,一一是我的亲闺女,将来,凌氏集团始终是要交到他们姐弟三人手里的。”
“呵。”厉行远冷笑:“你认为我厉家缺你凌氏集团的那点儿股份?”
“是,是,是,厉家什么都不缺,但,那始终是我对一一的一点儿心意。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凌氏集团被Lancer给侵吞了啊!”
“所以呢?”厉行远就这么看着他,看到到底要怎样才能够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所以......”凌世成停顿了一下,心里紧张得要死,过了好一会儿,才紧张的说出口:“所以,还请三少能够看在一一的面子上,救救我们凌氏集团。”
厉行远在听到他终于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之后,心里好笑,面上,却淡漠,他转头看向凌一。
凌一在接受到他的目光的时候,便开口:“爸爸,不是我老公不想帮你,而是......你也看到了,他现在的状况,在厉家根本就说不上话,现在,整个厉家,是爷爷在做主,而厉氏集团,是厉行楷在做主。”
凌一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凌世成如果有眼力见儿的话,应该就会知难而退,然而,并没有。
凌世成想的是,就算厉行远做不了主,说不上话,但他始终是厉家的一份子,是厉家的正宗嫡出的三少爷,所以,厉老爷子不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作为孙媳妇的凌一的娘家就这么倒了的。
想到这里,他又舔着脸说:“三少,一一,我知道你们也有难处,刚刚,你也说了,厉家的大权,还在老爷子的手里,那你们能不能帮我说说,凌氏集团,真的不能就这么被一家外资企业给吞并了呀!”
他说这话,正中凌一的下怀,刚刚,凌一故意提到厉家的大权在厉老爷子的手里,就是给他留一个缺口,给他一些希望。果然,他按照自己的思路在走了。
凌一咬着唇,一脸的为难:“爸爸,我们也很想帮你,但是,这凌家的股份,这......我手里也就百分之二十五,其实,按照爷爷的意思,我们不要也罢。”
说着,她立刻起身:“我去书房,把这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还给您吧!我们父女一场,之前,是我不懂事,揪着一些小事不放。现在,我想明白了,这些股份,我拿着确实没什么用。老公和爷爷对我那么好,我根本就用不上。”
说着,她已经迈开了脚步,就要往电梯那边走去,凌世成连忙出声阻止。
“一一,爸爸给你的,那就是你的。不管多与少,都是爸爸的心意。既然三少和厉老爷子对你好,那爸爸就放心了。只是,一一,爸爸还是希望,你能够请厉老爷子帮帮忙,希望能够保住凌氏集团。”
凌一的脚步没有停,直接往电梯口走去。
凌世成吓了一跳,如果凌一真的将所有的股份都还给他的话,那凌氏集团才是真的没救了。
他连忙走到凌一前面,拦着凌一的去路,苦口婆心的说:“一一,爸爸已经说了,给你的东西,那就是你的,爸爸不会再要回来的。”
“可是......”
凌一还想要再说什么,就听到门口响起了厉老爷子洪亮又底气十足的声音。
“凌丫头,你在家啊!”
凌一转过身来,就看到头发花白的厉老爷子,站在她家的门口。
“爷爷。”凌一咧嘴一笑,笑得很甜。
凌世成看到凌一叫厉老爷子叫得这么甜,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个逆女,每一次,喊他爸爸的时候,都带着讽刺挖苦的味道,却对这厉老爷子,喊得这般亲昵。
厉老爷子倒是没有在意凌一面前的凌世成,而是和蔼的看着朝他走过来的凌一。
“凌丫头,我过来住几天。”
凌一正要说话,就听到厉行远冷漠的声音响起:“谁答应了?”
厉老爷子厉目一瞪:“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只要凌丫头答应,我就住下了。”
厉行远的心脏,受到一万点的暴击,这老头,简直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总之,我不同意。”
“哼。”厉老爷子冷哼:“你的意见不重要。”
凌一正好走到他身边,伸手搀扶着他:“爷爷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乖,以后啊!要是厉行远想要欺负你,你就告诉爷爷,看爷爷不打断他的狗腿。”厉老爷子说到后面,声音里已经严肃起来,颇有一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凌一轻笑,这厉老爷子也是个活宝。
她搀扶着厉老爷子,来到一个单独的稍硬一些的沙发边,又扶着厉老爷子坐下来。
管家刘叔立刻沏了一杯茶端过来,凌一直接接过来,吹了吹,这才放到厉老爷子面前的茶几上。
“爷爷您喝茶。”
“嗯。”厉老爷子满意的点头。
凌世成亲眼目睹了凌一在厉老爷子面前有多受宠,他越发坚定的认为,只要他讨好了凌一,厉老爷子就一定会帮他。所以,他连忙走到厉老爷子面前来,刷存在感。
“老爷子,您好,我是一一的爸爸,凌世成。”
厉老爷子一听,掀起一边的眼皮,看了一眼凌世成。
“哦?那你今天来这颐景园是有事?”
听到厉老爷子直接问出来,他心里窃喜,既然他主动问起,那自己一定要抓住机会。
“老爷子,是这样的,我们凌氏集团,今天早上突然被一家外资机构恶意做空,现在,凌氏集团的股票都还在跌停板上面,所以,我是来请您帮个忙的、。”“哦?”厉老爷子疑惑的看着凌一,凌一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厉老爷子又将疑惑的目光,移到凌世成的脸上。
“国外哪家机构这么强势?”
“Lancer.”凌世成一边回答,一边看着厉老爷子的脸色。
见他脸色仍然一脸平静,自己的心,才稍微定了一点儿。
厉老爷子思考了一会儿,又看向凌世成:“我为什么要帮助你?据我所知,你们凌家,跟凌丫头的关系并不好。对于这种关系不好的亲戚,我又为什么要冒着得罪Lancer的风险,去帮助一个对我们厉家并无好处的集团?”
对于厉老爷子这样一番话,凌一直接在心里给厉老爷子竖起了大拇指,真是太给力了。
凌世成见厉老爷子不肯帮忙,也从他的话里,听出来了症结所在,连忙打着哈哈。
“哈哈,哪里?我们跟一一怎么可能关系不好?可能是一一刚刚回国,我们彼此都还没有习惯罢了。”
“我怎么听说,之前你给凌丫头嫁妆的时候,很是不情不愿。而且,就凌氏集团那个小公司,才那么点儿,对于厉家来说,一个月的生活费都不够。”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凌一:“凌丫头,把凌氏集团那点儿塞牙缝的东西还给凌先生,我们不稀罕。明天,我让你大哥给你个小公司玩玩儿。”
凌一差点儿给厉老爷子点一万个赞,她连忙起身,笑眯眯的说:“好的,爷爷,我刚刚也正好要去拿那些股权转让书的。”
说着话,她人已经朝着电梯那边走去了。凌世成见事情不对,连忙阻止。
“一一,你等一下。”
凌一顿住脚步,疑惑的看着他。
凌世成叹了口气,又看向厉老爷子。
“老爷子,我知道,我给一一的,确实有些少了,既然老爷子您不满意,那我,就再转让一些股份给一一,只求您,能够看在一一的面子上,救救凌氏集团。”
“那你打算转让多少给凌丫头。”
厉老爷子看紧他,问道。
“之前,我转了百分之二十五了,现在,我马上回去,再转百分之二十给一一。”
此话一出,凌一立马一副震惊的表情:“爸爸,你不能勉强自己啊!那些股份,你可是要留给冰冰和少杰的。”
她故意这么说,凌世成都快要气死了,这个逆女,就知道坑家里人,等着吧!总有一天,他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他心里恨凌一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凌一立刻是死,但是,表面上却是要装出一副慈父的表情。他生怕厉老爷子会生气,不帮他了,立刻开口。
“谁说的?冰冰和少杰都还小,况且,你是嫡出,是大姐,自然要多一些。”
“爸爸,您不要太勉强自己啊!您把股份给了我,舒阿姨会不高兴的。”凌一故意这么说。
“她懂什么?一个妇道人家。”
在舒红梅的事情上,凌世成终于霸气了一回,想必,也是为了能够争取到厉老爷子的帮助吧!
厉老爷子看着凌世成,心里冷笑,面上不显。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儿上,我也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回。不过,还是要等你的股权转让书送到凌丫头的手里了,我这边才会着手去做。”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凌世成点头哈腰,一脸诚恳:“那我就回去准备股权转让书了。”
厉老爷子对着凌世成挥了挥手,表示他可以滚了。
凌世成立马夹着尾巴,麻溜儿的跑出了这座奢华的城堡。
可是,当他一跑出来,才想起来,自己的车子还停在这庄园的大门外。
特么的,进来的时候,走路走了一个多小时,已经耗费了他很多宝贵的时间和精力,现在又要走回去,简直就日了狗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凌世成在这座庄园里,现在,屁也不是,只好认命的往外走去。
------
凌一看着厉老爷子这神助攻,很是感激。
她走到厉老爷子的身边,坐下来,嘴角噙笑:“爷爷,今天,谢谢您了。”
“傻丫头,都是一家人。对了,要不要,这一次,我们就把凌氏集团给夺过来?”
“不用,爷爷,我有我自己的计划。游戏才刚刚开始,不能就把玩游戏的人彻底踢出局了,那就没意思了。”
厉老爷子看着凌一,欣赏的目光就没有变过。
“咳咳。”厉行远假咳两声,为了引起注意。
谁知,厉老爷子转过头来,睨着他:“怎么?身体不好?”
厉行远翻了个白眼:“你怎么来了?”
“我来替你们解围啊!”厉老爷子说得理所当然。
厉行远看着他这理直气壮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也能解决问题。,”
“呵。”厉老爷子冷笑一声,没好气的看着他:“你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一个靠着厉家生存的蛀虫,你何德何能去帮凌丫头?你要是帮了,不就暴露了自己?”
“如果为了帮我老婆暴露自己,我也是心甘情愿。”厉行远逞强的说道。
“呵。”厉老爷子再次冷笑:“你的身份,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随便暴露。还有,你的毒......”
“放心,死不了。”厉行远没好气的说。
厉老爷子听到他这么说,提着的心,稍微放下来一些。
“你不会真要在这边住下来吧?”厉行远再次问道。
厉老爷子眉头一挑,看向他:“你有意见?”
“你住这边,会影响我们夫妻感情。”厉行远说道。
厉老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眼神,简直是洞悉一切啊!
“我住不住这里,跟影不影响你们的感情,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要是你啊!就想方设法的让自己的老婆爱上我。”
“你......”
厉行远气得不行。
厉老爷子才不理会他,直接看向凌一:“走,凌丫头,吃饭去。”
“哦。”凌一站起来,搀扶着厉老爷子往餐厅那边去。
厉老爷子起身的时候,还不忘瞪厉行远一眼,那眼神,很明显是在警告。
厉行远没有办法,只好跟在他们身后,往餐厅方向走去。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我给主人当母狗的经历小说 进来。&rd

下一篇: 含蓄版虎狼之词文案罗太太变了脸

本文标签: 小东西 都走
猜你喜欢